淫声浪语故事

故事内容是真实的,人名都是化名,做过一些艺术加工,但不过分夸张。几乎没有照片吧,我记得故事发生的时候,我用的还只是一部诺基亚的小手机。


简要的介绍下故事中出现过的女孩,基本上都在12年之前的事情,以后也就没有什么联系了,29中的张雪,目前已经嫁人,她的好闺蜜也没什么音讯了,27中的几个女孩,月童嫁人了,也自己开了一家服装店,小旭嫁给了一位军人,应该是之类的,小琳琳毕业了,去了南方。秀姐回家乡了,嫁个一个当地的公务员,大玲子12年的时候还见过,后来也回老家了,结婚生子。


好了闲线


26和以往的几篇文章不同,我虽然参与其中,但主要是哥们大聪口述我记录,大聪看了我过往的几篇文章后赞不绝口,非要我把这段记忆也写下来。


我认为,我自己没经历的事情,很难写的很投入和真实,试着描述吧看着阿根廷的比赛,我和大聪在家附近的烧烤店扯着皮,大聪有个想法,就是把我在10年住在他家的那段经历写进故事中,思量了好久,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直到大聪跟我讲述了一个小故事,一个关于她媳妇的故事。


大聪的媳妇,思宇,是我和大聪大学时的学妹,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女孩,不做作,大器,落落大方,个子在164左右,皮肤很平常的中国女孩的感觉,也许是育幼一儿一女的缘故吧,现在不见了少女的感觉,多了很多的韵味。大聪的孩子都送到爷爷奶奶那了,两口子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用思宇的话说,男人不能靠锁着,男人不能像家里的宠物一样天天锁在笼子里,而是要散养,天天都得出去溜溜,尽管思宇的这套遛狗理论我不是很赞成,但思宇确实做到了,每当大聪出去带团的时候,思宇总会给大聪准备几盒冈本的。「找小姐可以,但一定要带套,绝不能染上病」10年夏天,我和家里吵了一家,经济被封锁,工资卡被扣,兜里只有几十块钱,开着即将见底的破捷达,被父亲赶出家门。在单位办公室住了几天,几乎要走投无路。也多亏了兄弟们接济,大姐们奉献才勉强生存。


某天大聪要我到他家住,我和大聪是大学时的室友,又是校队队友,性格上也合得来,从那时起就结为死党。起初真的是不好意思,后来是盛情难却啊,就灰头土脸的住到了大聪家。


大聪把他的「电脑房」让给了我,思宇也是很热情,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让我这本来就很感性的山炮哭的稀里哗啦。


7月的东北已经很热,不是每家都装空调,所以在大聪家住的时候,多少有些不便和尴尬,我和大聪基本在家都是大裤衩,思宇穿着大聪在校队时的中国队服,里面几乎真空,好几次都不经意的瞄见了硕大的和,这让在最低谷中的我难免会心生,知道这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也几次都提出搬出去住的想法,都被他们两口子给否决了。


到了8月份,大聪要带团去老区,家里只剩下我和思宇,面对天天穿着松松垮垮队服的思宇,我承认,我想过上思宇,记得大聪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思宇也是做了一桌子的菜,我和大聪都喝了不少,我也吐的稀里哗啦,思宇来到卫生间帮我递水递茶,透过思宇那宽松的衣服,我看到了两颗大毫无保留的绽放着,当我无力的坐在卫生间地上,看着眼前问寒问暖的思宇,多少有些动情,我也看到了思宇那大短裤内,黑漆漆的和大腿根部裸露在屋的肥厚的。


当酒


醒以后,我躲在大聪的电脑房里,幻想着和思宇苟合。当的那一刻,我对自己是无比的失望。当大聪出差的那天,我选择了不辞而别,借口单位加班,就又回到了单位去住。思宇打过几次电话催我回家,我都含糊的拒绝了。


知道一周过后,大聪回来了,我才又回到这里,大聪回来了,少不了又是一顿喝,我、大聪、思宇,三个人都喝了不少,不胜酒力的我,很快就吐的乱七八糟了。


当我还在厕所里收拾残局的时候,客厅里面已经淫声四起了。


小别胜新婚,性欲很强的大聪,在老区好好的上了一堂课,那里没有妹子,没有小姐,只有正直的国家退休干部和老红军。就连酒店的服务员都那么一本正经,让这小子憋的难受。


我推开厕所的拉门,踉跄的走出来,看到大聪正摁住思宇的脑袋给他果,我知趣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玩电脑,本来是能够理解的,但大聪这B好像要让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他TMD回家了!大喊大叫,我心想被干的也不是你,你叫个JB啊。


「肏,舔,给老子舔,,憋死我了,破地方,天天上党课,唱红歌,娘们中最小的也都61了,我去他妈了B的,我再也不带这JB团了」起初思宇还是很乖的,也许是因为被塞到嘴里,说不出什么,也就是闷哼,可没过多久就开始放荡起来。


「老公,我好想你啊,我要啊,我要你的大,我不舔了,嘴巴都酸了」「要什么?」大聪挑逗着问「要你的大,别闹了,别逗我了,快给我,快给我」「肏,厥好了,让大爷我肏!」真不知道这两口子平时是怎么过日子的,刚住过来的时候,也能听到他们的声,但今天的思宇如此的,是我绝没想到的。


「啊,肏我啊,老公,别磨了,插进来,的小B里,肏我啊」「肏,多蹭一会,多出点水,我好的」「老公,给我,我好痒,受不了了,先插小BB,再肏」尽管我待着耳机,尽管我跟团下副本,打着boss,但我心早就飞到房间外面了。


这两口子是势头越来越猛,叫的也是越来越不像话,客厅里叮咣作响,也不是是干碎了什么,反正是乱七八糟,「啊,啊,插啊,全进去,全插里面来」思宇有些急躁,思宇的声比较粗,不像亚洲女孩的感觉,除了不说ohyehohnofuckme之外,那感觉和洋妞几乎一样。


「哦,嘶,哦,插的好深啊,好爽啊,」


「插死你,我给你买的假呢?一会用假的插前面,我要插」「好,老公,好老公,一起插,我要两个」这TMD淫声浪语,老子还打个JB魔兽了,索性altf4下线,打电话给会长说家里停电了,就开始翻大聪电脑里的黄片,这B的品味啊……肏,有总比没有强,2000年左右的黄片都TMD存着,真JB有瘾,就这样,一边是房间外的淫声浪语,一边是电脑里的亚麻跌,我门都没锁,大大方方的撸着,慢慢的闭上眼睛,幻想着房间外面的场景,幻想着插入思宇B里的感觉,那种温暖,那种柔软,那种……咣的一声,门被踹开了,吓我一哆嗦,都软了。


「肏,就知道你没睡觉,听我肏逼,在这手撸子呢」大聪这货不知道咋想的,突然跑来踹我屋门吓唬我。


「我肏你妈,吓死我了,滚,那么大声干JB啥」「呵呵,老公别逗老七了,快来」透过大聪的背后,我看到浪笑的思宇,几乎全裸的从客厅跑进了卧室。我的又硬了起来。


「等着,老七,哥明天给你找个妹子」说完,大聪就提着小跑回卧室。


老七是我在寝室的排行。


庆幸啊,庆幸我没被大聪吓到,庆幸大聪也没发现我的因为看到他媳妇的而又硬了起来。我知道我不能在待在这里了,我整理了一下就准备出去找个网吧继续我的魔兽,当我推开房间门的时候,对面的房间里,大聪正站在思宇的身后,插着思宇的,而思宇的里翘着一根黑色的假。这画面让快2个月没碰女孩的我血脉喷张,我真的好想冲进去,推开大聪,将自己的插到思宇的B里面,尽管我是很感性的,但那一刻理智更占据上风,我选择了默默的开门出去,找个网吧,没打游戏,没聊天,只是听听音乐让自己安静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电话响了,累的气喘吁吁的大聪让我帮忙稍些啤酒和花生米,我心想,要不是这B又饿了,我今晚没准得包宿了呢。


当我回到大聪家,思宇已经睡了,大聪躺在沙发上,像死狗一样,「咋的了,憋几个月了?没妞跟我说啊」大聪有气无力的「跟你说个JB,以后能不能小声点,再这JB样,要么我肏了你媳妇,要么我被你打出去」「肏,你不是那样的人,所以留你在家我放心,听小宇说我走了你就去单位住了?」「那TMD咋整,看着思宇我能不闹心啊」「找个对象吧,让思宇帮你找」


「经济封锁呢,再说吧」


「要不让思宇帮你?」


「滚蛋!」


第二天的早上,我在睡梦中又被吵醒,那两口子又开战了,当我决定提前出门的时候,看到只穿着和丁字裤的思宇出来找水喝。


「呀,吵到你了吧,」思宇也不躲闪,只是用手臂抱在硕大的前,这样的遮挡反倒让我更加欲罢不能,半个乳房露在外面,很大的乳晕被手臂挤变了型,那丁字裤几乎是夹在思宇茂密的当中,还有那黑色的渔网袜。我的又翘了起来、「啊,没事,啊,你们起这么早啊,啊我单位今天有早例会,早走会,怕堵车」我吱吱唔唔说不出什么,便夺门而出。后来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在大聪家住了两个月之后,便被吾皇赦免终于回家了。


故事到这里,算是我自己的回忆吧。接下来,是大聪告诉我的。


其实大聪离开家的第二天,思宇就跟大聪说了,我借口加班,一直没回去,躲出去了,大聪也跟思宇夸我值得信任。


我想我可能真的辜负了他们的信任,我承认我在他们两口子不注意的时候,偷拿了思宇的去,我也不只一次的幻想着和思宇。尽快这些都仅限于幻想。但当我们再次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还是很自责。


接下来大聪告诉我的事情,则真的让我觉得这两口子真是……无法形容。


大聪到老区之后,就和媳妇视频,本想找个老区的妹子体验下,可去的地方实在是太威严了,啥都没有。


「老公,我好看么?」思宇开始挑逗大聪「真JB像样,这新买的啊?


门锁好没?别让老七看到,再给你肏了」


「他都两天没回来了,你一走他就躲出去了,怕影响不好」「真JB够意思,你放心吧,老七我了解,从不吃窝边草,也从不害哥们,就算你了去勾引他,他宁可挺着也会躲开的」说到这里,插一句,真没试过,如果真的是思宇主动找我,我真说不准。


「呵呵,你这几个哥们就老七还行,别的都完蛋,老公,你看我这条,都勒到我的小B里了」思宇拉着哪条黑色的摩擦着自己的。


「我擦,啥时候买的?」


「前天,你走的那天」


「我走的时候买,你咋不早买呢?」


「我买来勾引老七的,谁知道他跑了」


「哈哈,真骚,肏,看我的,可一直给你留着呢」「呵呵,你是找不到妹子吧,好好学习吧」「肏受不了,叫几声」「等我拿假去」思宇拿来了假,黑色的电动涂了点口水就插到B里了,用大聪的话说丁字裤真好,不用脱就能插,方便。


「啊,老公啊,我要啊」对着视频,用假插着自己的思宇越发的起来,视频另一边的大聪也怒撸。


「媳妇,憋不住就把老七找回来,让他肏你,肥水不流外人田」真不知道大聪是怎么想,想找个借口做了我么?


「啊,我要,我要你的,我要老七的,我喜欢老七的」这事是后来听大聪说的了,有一次在大聪家洗澡的时候,大聪给我搓背,思宇就在门外看着我们,用思宇的话说,我的还是很嫩的,没那么黑。


「啊,我两个都要,一个,一个的小B」就这样,两口子借助现代化科技设备,来了一次视频,直到一边的思宇尿到床上,而另一的大聪也射了一键盘才结束。


后来才知道,原来思宇在我们上学的时候,就对我有好感,经常看我们比赛,但因为那时候的我多少有些眼眶高,从不看本校女生一眼,始终沉迷于艺术类院校的妹子,而选择了大聪,当然,他们最终结婚也因为两个人后面在网上的偶遇。


故事就讲到这里,毕竟真的没发生什么,所以不敖述太多,各位淫兄看多了淫声浪语的文章,到我这里解解腻吧,谢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