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隐忍的

夜里十点,到了谢文涵家,晚餐的几杯白酒让两个女人都有些微醉。


「露露,罗大队长这几天把你操的够呛吧,小别胜新婚啊。」


陈露趁着酒醉,比平时也多了几份大胆,说道:「没有呢,那就知道忙,那
有空理我。」


谢文涵放肆的大笑道:「可怜的露露啊,这么漂亮的妹妹,却独守空房,你
知道么,没有性生活滋润的女人会老的很快的。」


「我知道啊,文涵姐,可我又能怎么样呢?」


「怎么样,自己找啊,不过也是,这世界上那个男人敢动大队长的女人
呢,估计他们也就冲着你的照片打吧。」


「去,别这么说,我也快老了啊。」陈露娇嗔道。


「那就和姐姐一起,找个小狼狗得了,那,那体力,那腰力,好几个小
时,闹着玩似的。」


「啊,好几个小时啊?」陈露惊讶道。


谢文涵一听心中便得暗笑,陈露这没有像以前一样羞羞骚骚的躲避性方
面的问题,反而对于时间有了反应。哎!这个女人啊,缺爱就是不行,再坚贞的
女人也需要舒筋活穴啊。


谢文涵马上添油加醋的说道:「可不是,就像吃了药一样,而且你知道最关
键的是什么么?」


「什么?」陈露面颊微红的追问道,也顾不得当初那还带着几分少女羞涩的
面具了。


「是硬,像铁南傍国一样,和老男人的完全不一样,捅一下顶十下。而且啊,
小年轻,就是为了爽,没别的心思,肯定不和别人说,我们何乐而不为呢?男人
厉害的时候也就这么几年,我们女人可不一样,等这个虚了,再换一个,更爽。」


「啊!!!!换??」听完谢文涵的循循善诱,陈露轻轻的惊讶了一样,还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自相矛盾的举动,没有躲过谢文涵的观察。堕落,往往
就是需要有人推一把,然后她想停都停不下来。


「露露,你看,你的脸上皱纹似乎多了不少呢。」


「真的啊,在哪啊?」


「在哪不好说,哪都有,不过我知道为什么,你肯定是欠操了,快点让姐姐
给妹子美美容吧。」


说到这里,谢文涵已经是按捺不住,把陈露一把推倒在床上,压在床上一路
从胸啃到胯下。陈露硕大的乳房坚挺而不下垂,躺在床上竟然也没有向两边流去,
然后还会微微的隆起着,让谢文涵这个女人看起来都有些蠢蠢欲动。


谢文涵贪婪地渴饮着陈露的花蜜,双手揉搓着陈露的双手。谢文涵知道,已
经食髓知味的陈露,已经不需要自己的循循善诱了,她需要的是快感,更多的快
感。陈露好久没有得到满足的肉体,借着酒意,在谢文涵的挑逗下,花蕊肆意的
绽放着,花蜜汩汩而出。


陈露浑身发热,渴望被触摸,渴望被同样舔舐,谢文涵用上了自己的全部技
巧,含着外面的豆豆舔吮画圈,时不时把舌头伸进去逗弄外部敏感的神经。手也
不忘揉捏着那浑圆饱满的。不消几分钟,长期欲求不满的陈露就已经被撩拨
的接近了巅峰。陈露娇喘着,着,快感在不断的攀升。


这一次谢文涵没有丝毫的欲擒故纵,3分钟就准备让陈露快快的爽一次。没
想到陈露却娇嗔的道:「别别,太快了太快了。」


谢文涵一听,心想:「陈露。你真是个大啊,肯定是太久没被操过了,
搞的太快,觉得不爽了,妈的。」


听到陈露的央求,谢文涵没有丝毫的迟缓,一边加紧进攻,一边说道,「不
想爽么,露露,我知道你快要到了,就让我帮帮你吧,你说对吧?」


「文涵姐,别别,别太快了,我我我……」陈露害羞的说不出口。


谢文涵心知肚明,却装糊涂,嘴上和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慢。


无限的快感在沸腾,可是这种飞快的,让陈露觉得意犹未尽,就好像猪
八戒吃人参果,吃了是吃了,却不够舒服。现在陈露只感觉自己的湿乎乎的
一片,乳头被谢文涵捏得爽中带疼,可身体连热身都没有。这让已经有所渴求的
陈露,不太甘心,却真的羞愧的不好说的明明白白。


谢文涵一看陈露的忧郁,决定趁热打铁,说道:「露露,是想让我慢点,多
玩一会儿,是吧。」


说到这里,谢文涵用中指轻轻地刮了一下陈露的G点,让陈露尖叫了一声。
谢文涵知道,陈露真的是比自己想象的浪骚和欲求不满多了,这不单是自己的功
劳,恐怕梅姨的功劳也不小。简单的陈露已经不好满足了,而是希望慢慢的
享受。


谢文涵又轻轻的刮了一下陈露的G点,陈留的心就好像在悬崖边上趔趄了一
下,马上就要跳出胸膛来。


谢文涵又问道:「真的不要么,露露?」


「不要,不要。」


「是想多玩会么?」


「5555555……文涵,不要……不要再玩了……」陈露的声音里面已
经有了哭音。


「快说是不是,不说的话,我可就让你喷了啊,是不是不信你谢姐的本事啊
。」谢文涵决定一次性的去掉陈露的伪装。


「别别,我说我说,……我想慢一点,慢
一点……」


谢文涵听了,一下子从床上做起来,说:「露露,是不是觉得挺好玩的?」


陈露轻轻地点了点头,谢文涵继续说道:「我们女人本来就用不着那些臭男
人,长个就了不起啊,我们两个不还是玩的挺好的,罗大队长对露露不好,
我可是稀罕我们露露呢,露露这样子的好妹子,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有大,
小逼又紧,那个男人见了,不得当时就射了。」


陈露没有答话,微弱的灯光把陈露的脸色照的异常的红晕。


「露露,都这么大的人了,谁还不知道呢,男人女人不就这么点事么,有什
么不能说的,不干我们,还不让我们说啊,你说对吧,露露?」


「嗯……」陈露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谢文涵转身从枕头下面拿出来一个栩栩如生的褐色假,一下子
伸到陈露的鼻子前面,那硕大的橡胶衬托的陈露的脸庞都衬的更加的小巧了。
那黑色狰狞的,纹路清晰,连条条静脉都刻画的如真的一样。


看着陈露睁大的眼睛,谢文涵浪笑了起来,「露露,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啊,
没有男人,我们就靠这个了,虽然还是比真的的差好远。」


没等陈露反应过来,谢文涵用假的在陈露小巧的鼻子上点了一下,
然后自顾自分开双腿,把假捅进了自己的里,伴随着谢文涵里面汹
涌的,进进出出的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让陈露看的目瞪口呆。虽说
两个人已经是无话不说,甚至已经有过亲密接触的闺蜜。可是这么逼真的真人秀,
陈露还是第一次见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干死我了,太爽了……」谢文涵的右手握着假飞
快的进进出出着。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让陈露看的心潮澎湃。陈露看到谢文涵的,被巨大的
的带得翻卷了出来,还有咕咕的冒了出来,白色的粘液粘在上
面,翻腾着泡沫。


这香艳的一幕,让刚刚还在边缘的陈露一下子又情欲高涨了起来,她看
着谢文涵投入忘情的样子,不得不也被这情景带动。微微分开双腿,一只手轻轻
地抚摸着自己的。


谢文涵在旁边尽情的表演,却用余光看着陈露的一举一动。谢文涵看着陈露
一只手在不停的摸索,但由于拘谨还是不能放开。


谢文涵对陈露说:「露露,过来,坐到我脸上来。」


看陈露没动弹,谢文涵又大声的说:「快点,快点,快点,骚货快点。」


本来拘谨放不开的陈露,仿佛着了魔一样,跨腿坐在了谢文涵的脸上。陈露
这时候需要的是命令不是思考,谢文涵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谢文涵一边插着自己的,一边先从陈露的四周开始,彻彻底底但轻
轻舔起,那些嫩肉很柔软,还有这陈露刚刚流出的。因为的比较少,陈
露的明显比谢文涵的味道清淡了很多,让谢文涵平添了几分妒忌。谢文涵漫
不经心的轻轻地舔舐着,不急不慢,巧妙地控制着陈露的快感。


陈露体会着从下身传来的快感,充斥了全身上下,陈露的表情似是万分痛苦,
但十分舒畅受用,四肢百骸都爽得透了,双手撑在床上,把她的粉逼往下紧压在
谢文涵的脸上挤寻求更高级乐趣,寻找着谢文涵的舌头。


谢文涵会意,但偏偏不让陈露得逞,把重点放在两片滚热的荫唇之上,吸啜
亲吻,来回拨动,挑逗着阴阜的肥肉,伸出香舌,钻进那未被开发的圣地,舔那
湿滑肉璧,陈露乐得忘了形,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臂部和两腿不住摆动,脚趾
用力地屈曲,小腿收缩得肌肉也凸了起来。


「文涵,太舒服了,你太会了。」


谢文涵没有答话,不停地舔着,然后猛的一翻身,把陈露翻倒到了床上。陈
露啊的一声。还没等陈露反应过来,谢文涵就扒开了陈露的双腿,把刚刚从自己
的里面抽出来的假,插进了陈露已经被自己的口水和自己的滋润的
无比顺滑的。


这假实在是太大了,但由于充分的润滑,陈露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反而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谢文涵没等陈露说话,右手握住假飞快的
的着。陈露双脚朝天,不停地抖动。陈露雪白的双腿如同吊线木偶一般,在
空中抖动,弯曲,伸直,分开,并拢,一切随着谢文涵的速度和角度不停地
变换着。这刺激太多强烈,陈露似乎正在经历着一场不是的,谢文涵没
有手软,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把大的电动功能打开了。


为了增加,陈露的羞辱感,让她更加的投入,谢文涵大声的命令道:「露露,
用手扶住自己的腿,不能放下来,快,要不我就拔出来。」


陈露这时候那还顾得了这么,插都让插了,扶住双腿又算是什么,可是这姿
势也太羞辱了,不过快感让陈露没有迟疑太久,双手扶住雪白的双腿,摆出了一
个冲天的V字型。


「啊啊啊啊,不,不,不,不,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陈露语无伦次,马上就要迎接第一次被假操出来的。


「文涵,文涵,我好到了,快快……」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