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拍卖会

后门有一个小广场,几乎荒废了,没有多少人去,广场上有一个只有一半的铁丝网单人床,床单很干净而且很软,跟周艳今天睡过的所有床都不一样,躺在上面十分舒服,床尾竖着一个单杠一样的不锈钢架子,架子横杠的两端有两个皮圈,床上有一个小帐篷一样的不透光的罩子,床尾两侧有一个黑黑的小盒子,一卷纸胶带和一块扣着的广告牌。周艳走到床边,咬着牙又羞红了脸,似乎意识到接下来的自己又是多么淫荡,她摇摇头排除了脑里多余的想法,顺从的把牌子扶起来立在右边,黑色小盒子放在身边。自己脱下高跟鞋,拿上纸胶带上了床,上半身躺在软软的床上,身体都陷了进去,周艳觉得一阵放松,高高抬起两只白嫩小脚伸进了横杆两端的皮圈中,稍微一放松,皮圈收紧把周艳的两只大长腿吊了起来并分开几乎90度,屁股微微悬空,两腿之间的粉红色小穴又像花瓣一样展开在空气中,拿起胶带,撕下六条,一边粘在小阴唇上,一边拉到大腿上粘住,小穴就被大大的打开,穴内的胵肉清晰可见。周艳的头被帐篷一样的罩子完全遮住,里面很昏暗。周艳把钱塞在枕头下面,心想反正看不见脸,又觉得好累好累,不一会就睡着了。
来看看牌子上写了什么:「骚货周艳小穴拍卖会,每周一三五下午4点准时开启,欢迎各位前来竞拍。」
看不出到底是有多淫荡,第一次看到的客人也很有可能不知道是周艳这个小极品,反正看不到脸,所以已经骚到极点的周艳,居然对这项淫荡的活动没有多么反感,几乎每周一三五下午都来这个地方大开着小穴,让参与的客人随意玩弄,每次摆好姿势后都会放松的睡着,然后被激烈的玩弄弄醒,一个小时内常常会密集的高潮好多次,小穴也常常被玩弄到肿得透亮,稍稍一碰就会全身发抖,这也是5点到10点都要休息得最大原因。不一会,一个瘦长的男人带着镜头超长的单反相机过来了,也不说话,对着这个场景和周艳得小淫穴拍了好多照片,从背后摸出一个药盒子,上面写着壬苯醇醚凝胶,打开包装,扭开药管盖子按上注射器,轻悄悄的塞进周艳的小穴,由于小穴被胶带绷得完全展开,所以男人毫不费力的塞进了药管,将凝胶全数挤在周艳的小穴深处,随后就拔出了药管走到了一边。
这个男人叫赵火,是一个私人摄影师,自从弄过周艳后就再也不弄别的女人,连拍摄私密照都没有了兴趣,只想要拍周艳的各种照片,家里满墙都是周艳的各种生活照,淫照,小穴照,在深爱着周艳的男人们里一直扮演着偷偷保护周艳的角色,幻想着那一天排除万难迎娶周艳全世界到处拍摄周艳的裸体照,并在有名的场馆展出。虽然知道周艳几乎不会怀孕,但每次排卵期那两天还是忍不住找机会偷偷给周艳弄一些避孕药。
四点十分,小广场稀稀拉拉来了好些人,一般来说全是男人,今天居然有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看就象是妓女,也不知道跑来干嘛的。赵火清清嗓子,开始了这项淫荡的活动。
「各位老爷下午好,周艳的淫穴拍卖会现在开始!谢谢各位光临,那么事不宜迟,马上开始第一项拍卖,周艳子宫颈自拍合照权十分钟,不得插入只能合照,具体方法自定,可使用黑盒子,起拍价1元,每次加价不少于1元!」「1元!」「2元!」「4元」「6元」……
一直喊到15元,再也没有人出价了,似乎大家都觉得15元跟周艳子宫颈拍个照就是最高价了,随着三槌定音,一个颇年轻看起来不满20的小伙子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小伙子一看就是个初哥,下身的帐篷撑得飞起,走上来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周艳的粉嫩小穴,对他来说可能黄色网站找遍了都找不出这么好看的小嫩穴来。小伙子走到赵火旁边,交了15元钱,然后就站在了周艳身前,鸡巴隔着裤子好似就要顶到周艳的小嫩穴上,半天了除了抖动鸡巴以外什么都没做,一直在喘着粗气。
「已经用了2分钟了兄弟,不知道怎么玩?」
「是,我……怎么玩?」
「这样我教你,你想怎么拍照摄像都可以,你去哪个黑盒子里找找有什么能把这骚货的小穴撑开看到子宫颈,然后跟暴露出来的子宫颈一起自拍一张。」「鸡巴杵上去拍照也可以,只要不插入。」
小伙子大为兴奋,先前前后后拍了好多照片和视频,差点就把手机镜头都贴在周艳大大掰开的粉穴上了,然后急急忙忙打开了黑盒子,立面有好些淫弄女人的东西,不锈钢的窥阴器,大号的同名试管,带屏幕的电子窥阴器什么的,赵火为了广场上的人都能看见,从旁边一栋楼里推了一台大电视出来,这边等小伙子淫弄周艳,那边迅速的接好了电视。小伙子明显不怎么会,但也见过窥阴器,拿起了不锈钢的,身体激动得发抖,向周艳的小穴插去,小穴掰得很开,里面很润滑,窥阴器顺利的就插到了底,周艳在帐篷里被弄醒,大概知道是什么在淫弄自己,轻声的哼了出来。小伙子吓了一跳,发现这似乎是愉悦的叫床,又兴奋起来,用力的扭着旋钮,不一会儿,周艳的小穴内部就大大的撑开了,周艳不自觉的发出了沉重的闷哼,似乎受不了这种撑开的感觉,小穴内部开始分泌爱液。
赵火非常体贴的连上自己的手机,打开电筒,周艳的小嫩穴被照得一片雪亮,内部密致的肉壁在电视大屏幕上清晰的蠕动着,粉粉嫩嫩的子宫颈羞答答的露了出来,上面还有一些白白的粘稠液体。四周传来感叹声和羞辱声,不少围观的人拿出了鸡巴开始打起了飞机,两个妓女一样的女人指指点点这似乎在讨论什么。
周艳虽然看不见外面,但是听到附近的人的淫声浪语,早已羞红了脸,小穴内部肉眼可见的分泌出透亮的爱液,阴蒂也早就挺立起来。
「可以打飞机么?」
小伙子兴奋的问道,一边憋不住了的准备拿出自己的鸡巴。
「当然可以,请随意!」
小伙子一边撸动自己的鸡巴,一边蹲下,脸靠近周艳撑得大开的小穴,调整了角度拍了一张自己的脸和周艳子宫颈的合照,闻到旁边香喷喷的爱液味道,忍不住就用舌头舔起了周艳挺立的阴蒂。周艳羞红着脸大声的呻吟起来,屁股不断一挺一挺的,不少爱液从撑大的小穴口流淌出来。年轻人憋了很久,又是初哥哪里受得了这种小穴淫香,不一会就捏着自己的鸡巴看了看赵火,放在撑大的小穴里,也没有抽插,就对准子宫颈喷出了好几股浓浓的精液,抽出鸡巴的时候大屏幕上显示周艳的子宫颈已经被白花花的精液盖住了。周艳被着浓精一喷,小穴也紧缩起来,两只脚趾努力抓紧,达到了淫弄的第一次高潮。旁边的人都被刺激得眼睛红红的,等待下一个项目。
这个项目由于小伙子的原因大约弄了15分钟了,小伙子射了精就跑了,赵火摇着头取下了窥阴器,周艳的粉嫩小穴微微红肿着慢慢合拢,最后剩一点点没有合拢的小穴口向外喷吐着男人的精液。
「下面开始第二项拍卖,周艳全身玩弄权二十分钟,不得插入只能玩弄,如需泄欲可使用除小穴和菊花外的其他身体部位,如需骚货露脸请征求骚货意见,射精次数不限,可使用黑盒子,起拍价1元,每次加价不少于1元!」「1元!」「2元!」「10元」「30元」……最后被一个稍微瘦弱的男人以150元拍到了玩弄权,这男人一看就是老手,上来就直接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瘦长的鸡巴,龟头顶在还在喷精液的小穴口研磨,一边发出舒爽的声音。
「真爽,这骚货小穴就是嫩。醒了没有骚货,我要你露脸!」「不……啊……不可以……嗯……不要……磨哪里……」随着男人的铁硬鸡巴不断滑动到周艳挺立的阴蒂上,周艳发出了好听的叫床声。男人被拒绝也不恼怒,走到侧面,那起周艳的小手放在怒涨的鸡巴上,周艳就自觉的温柔撸动起男人的鸡巴,小手沾着爱液和精液滑溜溜的在龟头上打圈圈。
男人并不打算让周艳的小穴和阴蒂闲着,重新用胶带固定了周艳的小骚穴,粉嫩的小穴又一次大开在众人的视线中,男人从黑盒子里拿出笔还有红色的食用色素,一边享受着周艳舒服的手交,一边滴了一滴色素到周艳的小穴里,随后就把毛笔杵了进去在小穴内左右搅动,周艳兴奋得全身都微微发红,不停的浪叫着,屁股不停的抬起放下,搅了好一会,男人才拔出毛笔,在周艳小巧的肚脐眼上把笔运好,在周艳的肚子上写下了「公用骚穴」四个大字,龙飞凤舞的红色字体在雪白的周艳身上相当明显,然后又把周艳的粉嫩乳头涂了红红的心形,周围的人纷纷叫好,周艳当然也知道了自己被如何的淫弄,羞涩的扭着头叫着床,一边开始趟泪。
男人被周艳撸得快射了,赶紧抽出鸡巴,顶着周艳的粉嫩小穴滑动享受着,不一会就顶着周艳的小穴口喷出了浓精,周艳被又一波男人的精液射得意乱情迷,模糊中想起自己还是危险期,凄凄哀哀的抽泣着,身体却又快要高潮。男人看看时间还有10分钟,把鸡巴放在周艳的小手上,周艳乖巧的又抚弄起来,男人从黑盒子里拿出了一双筷子,一边夹弄骚货的阴蒂,一边用手摸捏着周艳翘挺的屁股和柔滑的大腿,周艳被筷子夹弄得高声呻吟,阴蒂肿胀得像一颗红色的小珍珠,男人一边玩一边继续问。
「骚货,爽不爽,想高潮就露脸!」
看着周艳全身颤抖似乎要高潮,男人就停下玩弄,只揉捏屁股,感觉到屁股肌肉放松下来,就继续夹弄阴蒂,周艳被这反反复复的挑逗快搞疯了,轻声求饶。
「……啊!……不行……别……啊!……我……我露……求你……啊!」男人大笑,去下了周艳头上的罩子,周艳红着脸流着泪,清秀的小脸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周艳知道这约等于同意接下来的淫弄甚至是操干都在露天广场上进行,心理羞愤难当,却抵挡不住小穴和阴蒂处传来的阵阵快感,随着男人的夹弄,周艳两腿绷紧,屁股高高上抬,伴随着悔恨的泪水高潮了,小穴中喷出一股乳白色浓香的阴精,尿液也不受控制的一股又一股喷射而出。男人背着眼前的淫荡场景和周艳温柔的撸动刺激得又要射了,赶快把鸡巴插进了周艳的小嘴,随着闷哼和几下舔弄,喷射出第二次精液,享受了周艳小嘴的清理,满足的退下去了。
随后的拍卖是与周艳做爱,两次各15分钟,由于周艳已经露出了清秀小脸,参与的客人都很兴奋,两个打工仔分别以700和600拍下了剩下的30分钟,两个人在大白天捧着周艳的屁股操干了周艳四次,几乎把周艳的小穴灌满,周艳也在操弄中三次达到高潮,整个小穴被操得红肿不堪,走路都要走不稳了。最后的5分钟时间惯例的是周艳跳一段裸舞给大家看,周艳的舞跳得不好,穿着高跟鞋更是不好动,羞羞涩涩的红着眼眶扭动着屁股流淌着精液,在广场上努力卖弄自己的风骚,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几个人了,赵火也取收拾东西了,两个妓女一样的人围了上来,其中一个一把抓住周艳的头发,另一个一脚踢在周艳的肚子上,一大股精液喷了出来在地上湿了好一滩。
「贱人,就你骚!继续骚啊!」
「我……」
「妈的因为你,我们姐妹1年多都没有生意!还他妈不带套!你怎么不得艾滋!」
周艳痛得弯下身捂住肚子,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两个人正要进一步殴打赤裸的周艳,背后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把踢周艳的女人直接扇到了地上。
「妈的,小章也是你们能欺负的?!」
赵火一肚子火气,对着地上的女人一顿拳打脚踢,旁边还没走的几个男人也围了过来,两三下就把抓住周艳头发的女人拖进了旁边的小树林,一会就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周艳是你们这些贱人能动的??」
「小章就算每天被操,也比你们这些贱货干净几百倍!」「贱人,弄死这两个不长眼的!」
赵火扶起周艳,示意她自己回家休息,一边继续殴打地上的女人,后来这两个女人就从这附近消失了。
时间来到晚上8点,周艳在家休息了一会吃了个简单的晚饭,犹豫了好久,偷偷摸摸出了门。虽然周艳判断8点到8点半比较安全,但毕竟是裸体到后门游街,想到之后要是被人捉住,心跳就不断加快。周艳赤裸着身体,穿着一双4cm左右的坡跟凉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给自己的脚指甲涂了好看的红色指甲油,手上捏着一盒3个装的超薄套套似乎觉得别人会听她哀求带上。8点左右的后门确实没有什么人,周艳一路小跑从自己的楼栋跑道了后门,夏天的热风一吹,身上渗出晶莹的汗珠,后们是个小广场,后门的刷卡机有一个保安守着,两边是小树林,妓院和公共厕所。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