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骚货

去年五一期间回丈母娘家,去之前已经做好在丈母娘家过夜的准备,好找机会在丈母娘眼皮下和老婆操逼,出门前特意让老婆打扮骚一点看看丈母娘看到后的反应,老婆穿了件深V领上衣,下身穿的短裙,随即出门。到了丈母娘家门口就听到里面打麻将的声音,丈母娘开门后看到老婆的打扮明显愣了一下,老婆笑了笑我俩就走了进去,进屋后看到三个中年男人,我对老婆邪恶的笑了笑,接着我俩先进了卧室,进屋后就开始羞辱老婆,对老婆说:“你妈怎么总喜欢和男人打牌,一次还叫三个,是不是一个满足不了她,你妈有没有让这三个男人操过“?老婆说:”具体不清楚,反正有人传过我妈在麻将馆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我说:”那你妈这个骚逼肯定让人家操过,不然怎么会叫三个男人来家里打牌“。说这我和老婆从门缝里面往外看,丈母娘揭牌的时候对面的男人摸了一下丈母娘的手,丈母娘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这时另外一个男人说了一句:摸一下还不好意思了,丈母娘说:你小点声音,这个男人说:怕你女儿听到吗?,你看你女儿穿的衣服还挺不错嘛,丈母娘听后笑骂了一声。这时刚才摸手的男人对丈母娘说借用一下卫生间,说着就走了进去,没一会儿着男人出来后手里竟然拿着丈母娘的一条紫色蕾丝内裤,走到几人面前故意展看,几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丈母娘一把夺过内裤后打了那男人一下,接着说:今天不玩了,改天再玩。我和老婆说:”你妈这个骚货,咱没来之前说不定怎么和这三个男人玩呢,老婆说:“你不就喜欢骚货嘛,再说了,你不是也想着操我妈呢,我俩正说着呢听到那三个男人出门的声音,等人都走后老婆先出去客厅,丈母娘看到老婆后说:你看穿的衣服,刚才三个男人都在看你,老婆说;看就看嘛,再说了,你们那是打麻将吗,丈母娘听后打了老婆一下。
午饭过后,丈母娘要午休,我和老婆就在客厅看电视,期间听到丈母娘在屋里打电话说:一会儿就过去,我对老婆说你妈是不是又要和那几个人玩了,老婆说:玩就玩嘛,我说:你和你妈还真是骚货,说这手就伸进了老婆的内裤掰开老婆的阴唇就搓了起来,老婆说:我妈还在呢,我说:就是要当着你妈的面操你,另一只手掏出老婆的奶子就吸了起来,老婆低声呻吟了一下,接着就开始享受起来,我的手速越来越快,老婆的叫声也大了起来,卧室离客定很近此刻丈母娘一定听得到声音,想到这里一把拉起老婆的裙子,让老婆趴在沙发上翘起屁股直接长驱直入,此刻老婆的呻吟声夹杂着撞击屁股的啪啪声,我对老婆说:爽不爽,说点骚话让你妈听一下,老婆说:爽,老公大鸡吧快干我,我说:要不要老公连你妈也一起操,老婆说:操吧,我妈的骚逼就是让男人操的,大屁股和大奶子都是让男人操大的,我接着对老婆说:你这骚婊子怎么知道你妈让别的男人操过,老婆:附近的人都知道我妈是骚货,喜欢和男人玩,肯定让操过,老婆说话间丈母娘从卧室走了出来,这时我还正抱着老婆的大屁股抽插着,丈母娘看到我俩后说:不能进屋里吗,急成这样,听到声音后我急忙把鸡吧从老婆的骚逼里拔了出来,丈母娘看到我硬邦邦的鸡吧忙扭过头说了句我打牌去了。丈母娘出门后我和老婆又开始继续抽插了起来,插了一会儿我抱起老婆进了丈母娘屋里,进屋后老婆说:刚才你看到我妈后鸡吧是不是更硬了,想不想操我妈的肥臀,我听后说:你和你妈母女俩都伺候老子,现在找一条你妈的内裤给老子撸鸡吧。老婆听后从丈母娘衣柜里拿出了一条黑色蕾丝内裤用裆部包住我的鸡吧开始撸了起来,撸了一会儿,让老婆把内裤穿上我拽着内裤开始摩擦老婆的骚逼,边摩擦边问老婆:用你妈的内裤操逼爽不爽,你的淫水把你妈的内裤弄湿让你妈闻一下你的骚味,你妈现在是不是已经被刚才那三个男人骑在胯下了,老婆说:我妈打牌输了钱肯定是肉偿,让那三个男人轮番操,都是内射。我说:那三个男人用力拍打你妈的大屁股和大奶子,把乳头都刺激硬,你妈被操的发情了一样,自己把阴唇掰开让大鸡吧干她,老婆听到我说的这些羞辱的话也兴奋的受不了,脱了内裤撅起屁股自己把阴唇向两边使劲掰开让我干她,我对着老婆的阴唇拍打了两下感觉到已经非常湿了,接着挺起鸡吧就插了进去,鸡吧插进去的同时老婆又淫叫了起来,听到老婆的叫声对着老婆的肥臀使劲拍打了几下,老婆被打的叫声更大了,说到:老公使劲打我,越打越刺激,快捏我乳头,乳头已经硬了了,听着老婆的淫语我插入的速度更快了,对老婆说:你妈让三个男人都内射她,怀孕了生的孩子是谁的,老婆说:我妈的骚货才不管这些,年轻的时候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大屁股让好多男人摸过了,奶子比我的大多了,都是被男人玩大的,听着老婆羞辱丈母娘的这些话我的鸡吧更硬了,大力的抽插了几下后说到:你这个骚逼这么想你妈让别人操吗,老婆说:一说我妈你鸡吧就硬了,你不是也想操我妈,我说:那你让不让老公操你妈,老婆说:让,让我妈跪在床上翘着屁股我帮老公把我妈的阴唇掰开鸡吧插进去,我说:
给你妈操怀孕怎么办,让你妈再生个孩子…… 最后在我和老婆淫语羞辱丈母娘的对话中我射进了老婆的骚逼里。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