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岛罗曼史

泰国普吉岛的夜晚五光十色,小街的夜市里熙熙攘攘,游客人潮如织。


「老公,你看这个好有趣呢!……哎呀老公,那边的人好多,我们等会也去
逛逛那边好不好?……」


「喂,我的老婆大小姐,老公已经陪你逛了一下午腿都要断了,求你看在明
天一早还要出海游岛的份上,今晚就饶了我早点回酒店了行不行?」我拎着大包
小包的购物袋,对兴致勃勃的妻子陪着笑脸。


「不要嘛,难得出国玩一趟,老是闷在酒店多没意思,」妻子倩儿像个小女
孩似地撅着嘴,她凑过来搂着我,悄悄摸着我的裤裆笑:「绿帽老公,你的小鸡
巴刚好禁欲了两个月,今晚就是放出来的日子吧?老婆刚才买的情趣内衣好骚,
等下回去我穿给你看,你会不会硬起来啊?」


倩儿身上的微香传来,让我心头微微一漾。今天的她一头亚麻色的波浪长发,
涂着鲜艳的唇彩和,长长的睫毛下是精致靓丽的妆容,白色露肩连衣裙下的
挺翘而又丰满,裙摆下的黑丝大长腿和红色高跟鞋诱人遐思,仿佛一切都在
完美诠释着美貌尤物几个字。虽然已经结婚多年,但熟悉我绿帽癖好的她仍能随
时准确刺激到我的兴奋点,果然听着她的骚话,我那裤裆里戴着贞操锁已经被禁
欲了两个月的小立马传来了热热的感觉。


「还说呢……人家医生只是要我注意节制,你倒好,直接让老公戴上了贞操
锁。」我抱怨地苦笑着:「老婆你这两个月不但不让碰,连换衣服都不准我看,
也不考虑人家受不受得了啊?」


「哼,那谁叫你老是不自觉偷偷撸管?医生都说了,你要治好毛病首先
就得禁欲戒撸。」倩儿脸颊飞起红晕:「再说了……你老婆这两个月不是也没找
男人,一直在守身如玉地陪着你吗?所以嘛……你今晚到底行不行啊?」


「行,怎么能不行?」我舔着脸笑,内心的绿帽又开始蠢蠢欲动:「知
道老婆你也憋辛苦了,那你今晚要不要先去约个炮释放一下?等明天回来,看老
公怎么硬梆梆地伺候你。」


「去,一有机会就想犯贱,明天一早我们还订了船出海呢。」倩儿眼睛一转
笑得骚骚的:「那老公你真想玩,等回来我约个人妖美女,像上次一样连你这个
绿王八也给一块操射了好不好?你上次被操后面的时候叫得比女人还大声呢。」


「喂喂,都说这么丢脸的事别提了,老公好歹还是直男好不好?」我顿时尴
尬得要命,「哈哈,就提就提,谁叫你这绿帽王爱犯贱又死要面子,再不听
本小姐的话下次让你穿女装给别人操。」妻子格格嬉笑着跑开,任由我拎着大包
小包气吁吁地追赶着。


我望着她的身影有些感慨,我叫江晨,今年三十九,妻子林倩比我小一岁。
时光回到二十年前的大学校园,当妻子还是个喜欢穿着纯白吊带的大一清纯小女
生时,那时起我就已经开始对她一见钟情了。可从前只有一米七的我在男生中其
貌不扬,而且还因为天生短小常常被别人嘲笑,所以有些自卑的我也从没想
过去大胆追求喜欢的女孩。不过其实上,倩儿她最初喜欢的人也不是我,而是跟
我同宿舍另一个条件优秀的高富帅男生,只可惜倩儿因为矜持始终没敢主动表白,
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男生和另一个校花女孩走到了一起。没错,倩儿那时候
失恋了,可这也提醒了我不应再放过为自己争取幸福的机会,经过我一番鼓起勇
气的死缠烂打,总算老天不负苦心人,才终于让倩儿跟我确定了恋爱关系。


其实话又说回来了,尽管我们这对情侣不是最初就走到一起,但两人交往后
才发现彼此原来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而且最难得的是互相都能理解尊重。我
认同她坚持丁克婚姻的想法,倩儿也不介意我短小的毛病,还接受了我最隐
私的重口绿帽癖好。我们大学毕业后很快就结了婚,婚后她陪着我尝试了各种各
样的淫妻游戏,她在网上约过无数的单男,甚至还当过老男人婚外恋的小三,但
无论我们怎样放肆疯玩,我们之间的感情始终都像当初一样牢固如一。


时光荏苒,一转眼已是我俩结婚的第十四个年头,虽然我们夫妻之间对那些
私密情趣的爱好依然还是无所顾忌,但马上就要奔四的我们也不能不承认青春即
将渐行渐远了。趁着这两年赚了些钱,我们渐渐把注意力转到了诗和远方的旅行
上,两人几乎携手走遍了大半个国内的山山水水,去年原本还定下了出国计划只
可惜被疫情耽搁了,好在今年大环境稍有好转,我们当机立断决定出发,首先就
是妻子心心念念已久的泰国自由行。


我们在普吉岛的夜市里边吃边逛,来到一个卖佛牌玉石的小摊上,我偶然注
意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玉石吊坠,我好奇地拿起来端详着,这块石头通体碧绿,
上面用金色颜料密密麻麻刻着许多看不懂的细小泰文。


「先生,这块石头名叫梵灵石,传说里面藏有让灵魂穿越时空的法力,能为
您和身边的人消灾解祸,您能一眼看到它,说明它跟您很有缘啊。」旁边穿得破
破烂烂,一副苦脚僧模样的摊主老头用蹙脚的中文对我说。


「这么厉害?拿着它会不会变成蝙蝠侠啊?」我调侃地说着,这种推销套路
我早就在国内景点无数次地领教过了,况且这东西看起来也不过就是块廉价的高
仿玉石而已。


「先生,您不相信我的话对吧。」老头双掌合十说:「可抱歉说一句,您看
上去气色很坏,恐怕不久就会遇到巨大的灾祸,我建议您还是带走这块石头比较
好。」


「喂喂,说什么呢?」我听了顿时来气:「你们泰国人都是这样让游客掏钱
买东西的吗?」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对不起啊老师傅。」倩儿生怕我吵起来,连忙拉着
我离开了小摊。可经过这下我总感觉像吃了个苍蝇似的别扭,连逛街的兴致也提
不起来了,倩儿也很默契地知道我,接下来随便转了转就打了辆车两人一块回到
了酒店。


「呼,累死了累死了!」一进酒店房间关上门,倩儿连鞋也不脱就把包一扔
扑到了床上,她伸了个懒腰才抱着枕头撒娇地对我勾了勾手指:「老公快来,帮
你美女老婆把鞋和脱了,然后赏你给我按按脚。」


「遵命,老婆大人!」我带着标准的舔狗笑容跪到床边,托起妻子的脚替她
除掉了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又替她脱掉了黑色长筒,妻子那双雪白的顿
时完整地显现了出来。常年坚持的瑜伽锻炼让她没有一丝多余的腿部脂肪,她的
大小腿修长脚掌精致,小巧玲珑的脚趾头还涂着鲜艳的指甲油。说实话,虽
然我并没有太多的恋足情结,但妻子这双漂亮的大长腿绝对是我见过最诱人
的没有之一,倩儿也对她的非常得意,记得她说过她给每一个上过床的
男人都做过足交,所有人都在她的脚下射出来过,当然这里面时间最快
的人还是我。


我托着妻子的脚轻轻替她按着大小腿肚,然后不轻不重地揉搓着她的脚掌和
脚趾缝,「唔……好舒服……」妻子一脸得意地靠在床头享受着我的服务,今天
泰国这边天气挺热,倩儿的脚也在和高跟鞋里捂了一整天,此刻我都能嗅到
她脚上传来的那种混合着指甲油和汗酸味的淡淡脚臭,可对于我来说这种味道反
而更像一样刺激着我,我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她小巧精致的脚掌,然后顺势
含住了她的一只大脚趾吸吮了起来。


「啊……老公,没洗这么脏你也舔啊?……」倩儿看着我又舔又吸,她得意
地捂嘴笑:「怎么样?你老婆逛了一天的汗脚香不香?」


「香,老婆你就算黄金圣水都是香的!」


「去你的,拍马屁能不能别那么恶心?……啊……那里不行……真的不可以!
……」她红着脸用手捂住了裙底,拦住了我想顺着大腿往上舔的企图:「你坏死
了,想干嘛啊?我还没洗澡呢!」


「别洗了,今天老公想尝尝你的原味。」我嘿嘿笑着说。


「好,你这的绿帽王八就喜欢这种重口味。」倩儿红着脸踹了我一
下:「不理你了,我先去洗澡。」她起身拎着手袋和化妆包进了卫生间。


「老婆,你真去洗澡啊,至少留条给我嘛!」「去你的,绿帽贱王八!」
从卫生间里飞出一团白色的东西扔到了我身上,我拿起一看原来是倩儿的蕾丝小
,上面还带着她湿湿的分泌物和温热的体温。「嘿嘿,谢谢老婆!」


也许是从前绿帽性事和撸管的刺激得太过频繁吧,和大部分的淫妻绿帽
奴一样,我也不可避免地得了前列腺跟的毛病,算起来也有三四年了。好在
倩儿一直在积极地陪我治疗,各种男科医院跑了无数家,最后都是两个字——禁
欲。现在我的情况算了稍微好了点,但主要是感觉自己没信心,性事之前还必须
要吃药和找东西刺激一下。我偷偷翻出伟哥剥了一片咽下去,然后脱了衣服赤裸
裸地爬,一边嗅着妻子的一边隔着贞操锁的缝隙搓着那缩成一团的小鸡
巴。上那带点刺鼻腥臭的倩儿气味传来,我那已经禁欲了两个月的
立马有了感觉,在鸟笼子里一涨一涨地想要昂起头来。


我正在床上陶醉地嗅着倩儿的,忽然发现卫生间的门开了,带着湿漉漉
水汽的倩儿正在门边笑着看我,她原来穿的连衣裙和乳罩全都了,现在身上
所谓的情趣内衣不过就是几根白色透明的蕾丝细带子,雪白的胴体几乎完全赤裸
着,她胸前那对蜜桃形的雪白乳房颤悠悠地晃动着,黑红色的大乳晕和乳头上还
挂着水珠,胯间那片黝黑茂盛的倒三角泛着湿亮的光泽。她腿上还穿着黑踩
着高跟鞋,注视着我的神情中仿佛带着点嘲讽的笑意和挑逗,迈着猫步一步步向
我走了过来。


「老婆……」她还在鼻子上的我有些尴尬,倩儿已经爬上了床竖起一根
手指封住了我的话音。她一边伸手到自己着一边从我手上拿过甩到
了床下,然后把我推倒了张开双腿骑到了我的脸上。倩儿胯间茂盛的让我有
些难以呼吸,我嗅到的全是她那熟悉的酸腥的味道,但我毫不犹豫地一
口含住了她顶端那颗紫红色勃挺的,用力吸吮的同时舌头上下扫动她的
口,倩儿立刻大腿一震,撑住了身子发出了「啊——」的一声娇呼。


我卖力地用舌尖刮动着倩儿的,自从被禁欲后已经好久没能给妻子舔逼
了,她的还是那股熟悉的酸腥味道,而且气味好像更加浓烈,也比从前
更稠更粘。还记得从前大学时倩儿的和乳头乳晕都还是十分清纯的粉红颜色,
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频繁性事,她原来的早已不再粉嫩紧致,两瓣黑褐色的
大松松垮垮地在口两边垂吊着,已经变成了一个鲜红色小洞的只要
稍微刺激就往外分泌着粘稠的。我伸手往上握住了她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
倩儿的胸型本身是漂亮丰满的蜜桃形,但现在雪白的乳肉上覆盖着的黑红色
乳晕,而且这两年也开始有些下垂了,妻子原本就是那种大乳晕的女孩,可自从
那几年做了某个老男人的婚外恋小三,经过几次意外怀孕被引产之后,她原来粉
红色的乳晕就变成了跟孕妇一样地又厚又黑,连乳头也变成了黑红色粗长的哺乳
奶头。


我每次一想起妻子给老男人怀孕的经历都满是绿色的妒忌,更用力地一面揉
着她的,一面卷起舌头不断捅插着她的,我的唾液混合着,把
她整个和周围的茂盛全都打湿了,妻子更是被刺激得胸前的双乳不
住地颤动,两手撑住床头从喉咙里不停发出「啊——啊——」的娇喘声音。


「绿帽老公……老婆的浪逼里面味道骚不骚?」她喘息着媚媚地看我:「…
…你不是说要尝原味吗?刚才我没洗里面哦……」


「骚死了,就跟的妓女一样又骚又臭,不过老公喜欢。」我在她胯
间一边舔一边贱贱地说着:「可惜里面少了野男人的,老公吃起来不过瘾。」


「哈哈……我让你吃了那么多的野男人的还不够啊?……」倩儿格格地
娇笑,她看着我说:「……老公,那以后我让你吃一辈子,好不好?」


「好啊,老婆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她握住我在她胸前乳房上的手,双腿用力夹紧我的
头:「……老公,用力舔我的逼……老婆想先一次……」


「好!」我更加卖力地吸吮着她顶端那颗已经被刺激得湿淋淋外凸的紫
红色,同时一边转动揉搓着她胸前的大奶头,一边不断用舌头插进她里
来回刮动。「……嗯……啊!……」她的喘息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她的大腿紧
紧夹住我的头,几乎整个紧紧贴着我的脸用力地上下蹭动,我被她茂密的阴
毛弄得几乎无法呼吸。「……啊啊……啊……王公……我了!……啊!
——」忽然她的身体狠狠一颤大腿不住地痉挛着,涌出了一大股气味特别浓
烈的,我连忙用舌头全都卷进了嘴里,她雪白的肌肤泛起了标志的片片
红晕,整个人倒在我身上不住地喘息。


好一会倩儿的余韵才缓缓散去,「老婆,你爽过了,该让老公的出
来透透气了吧?」在她身下的我说。面带潮红的她娇嗔地看我一眼,伸手从床边
摸出了一把小钥匙,起身替我打开了上的贞操锁。「……啊,爽!」胯间束
缚一松的感觉让我差点想,禁欲了两个月再加上伟哥的药效和刚才的刺激,
我原来软塌塌的小竟然真的硬了起来,虽然先天不足还是很短,但总算
能像个正常男人一样可以尽情勃起了。


「老公……你的小真硬了哦……老婆奖励你一下!……」倩儿对我一笑,
她用69的姿势趴到我身上撸了几下,然后张开嘴含住了我的替我一上一下地
了起来。


「啊……老婆……好棒!」我激动兴奋到不行,我已经不记得倩儿上次给我
是什么时候了,自从我有了毛病之后,就基本再也没有享受过她这
样的口舌服务,我也回应地舔舐着她那因为而变得有些外翻的深褐色。
记得倩儿的当初也是嫩嫩的粉红色,可自从被那婚外恋的老男人开了肛之后,
竟然被他调教得迷上了的感觉。再说句题外话,虽然倩儿不承认,但我知道
她当初对那老男人其实也是动了心的,要不然一直坚持丁克的她也不会让自己意
外怀孕几次被引产,幸好那老男人后来仕途落马,这才让倩儿得以顺利抽身,要
不然到今天还真不好说。


「呵呵……绿帽老公,老婆伺候得你舒不舒服?你别那么快射出来哦?」倩
儿大概担心我会提前,所以只是口了十多下就停下转过了身子,掰开对
着我的慢慢坐了下去。「……啊……老婆你下面好热……」我都不记得上次
和妻子是什么时候了,眼看着自己勃起的被她浓密的吞没,然后瞬
间感受到被熟悉的湿热包裹,我的兴奋得一抽一抽地,差点控制不住射出来。


「……呵呵……绿帽老公……你的小又操到你老婆的逼了……是不
是很喜欢啊?……」倩儿身体来回地磨动,胸前那对有些垂吊的来回晃悠着,
脸红红地说着骚话刺激我。


「喜欢啊,老公就喜欢的。」我故意说:「老婆,你以前大学
的时候那么清纯,现在怎么变这么骚了?」


「哼……那还不是被你们男人操的呗……」她笑着看我:「那你怎么知道,
我那时就不骚不想男人的啊?」


「哦?想谁的?是不是想高磊的?」高磊是我的大学舍友,也就是倩儿当初
暗恋的那个高富帅,一提起他果然倩儿带出了羞涩表情。


「哼,你管我想谁的,反正不是想你这个没用的小。」倩儿故意夹紧小
穴加快了摩擦速度,「啊啊……老婆我错了……射了!……」只是短短的几秒时
间,禁欲了两个月的我就再也忍耐不住缴械投降,我哀嚎了一声在她里
一抖一抖地喷出了。我痛快地感受着这直击脑髓深处的快感,直到彻底
射完我才软软地滑出了她的洞口,喘着粗气瘫软在了床上。【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