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老婆的心里话

1月24日


老公,不好意思,昨晚你是回复我了,可我也又怕又累,很早睡了。今早起来才回你。


你昨晚说了好多啊,我知道你紧张我了,你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 好吧!我也算是平静下来了,就告诉你那事是怎样发生的吧。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追问我在周大夫诊所的事,我还是不直说,扭捏一会才装作经不住他的追问才说出来。呀听说我被周大夫吃了好多豆腐这事,直接问我都摸过哪里,摸了多少时间!我当时心里好笑呢,这一通问,怎么感觉我好想一件东西一样,被吃豆腐都能量化了呢!也没先安慰我,却只问这些,我,我就有点气了,故意让他急,就告诉,我的和都被周大夫摸过好多遍了。嘻~ 果然越是气愤,说明天就去找人家算帐。唉!我还不懂吗,他就是个胆小鬼,哪够胆跟别人闹去。只是一时面子,搞点门面功夫,在自己儿媳面前装一下硬汉罢了。所以我也替他找台阶下,我就说那是亲人介绍的,不能就翻脸,不摸也摸了,也没到严重程度,不再便宜他就是了。另找一个老实本份的中医看就行了。听我这劝,也气愤了好一会才「想通」了,顺着台阶如此这般的就妥协了!老公,我都说了嘛,真是没底气。


吃过饭,我如平常一样到楼下花园散步,说收拾碗碟后再到楼下陪我。


谁愿意让他陪呢。不是我又嫌啦老公。明摆着,看到楼下那伙色老头对我露出一脸贱相色迷迷的,就当没看见,还堆着笑跟人打招呼,真是啊~ 真是不该说的我也要说了,他那模样跟公园里招嫖的老王八没差多远呢,唉!


老公,你见过刘六叔老伴没有?昨晚下了楼,经过值班室的时候,我看见了。


刘六叔和他老伴一起吃晚饭,他那老伴好像比六叔还老几岁呢!眉毛长得像极了一个八字,八字眉,苦相啊!不过跟刘六叔那苦瓜脸还挺配呢哈哈~经过的时候我跟他俩打招呼,老伴在场,刘六叔平常看见我的时候,眼中那股邪味这下全收住了。真是个老机灵鬼,在老伴眼中,可能还是个老实巴交的憨老头呢。不知为何,他那状态倒是让我有点失落的呢!可我也没太在乎,转身向花园中庭那小竹亭走去。


那竹亭也够恶心的,其实就是弄成大毛竹模样做成的水泥柱,刷成绿色装扮起来的凉亭,跟园子里的老家伙一般德性,都是装屄,外表都是下棋看报斯文范,里面都是淫秽好色猥琐样。这时,亭里边已坐上了七、八个老头子,高矮肥瘦白发秃头的坐成整齐一排。另外几个梅花间竹的插在亭子围栏外,明明里面还有地方空着,但老头那边却愿意挤成水甸鱼罐一样,就是不坐到对面的木凳去,因为那空着的座位是留给我的哈哈~


老公,那帮老家伙老有默契了。哪怕亭小人挤,总会空出对面一处,让你老婆去坐,目的就是让我坐他们对面。你想明白了吗?那一坐处是他们故意留给我的!我马上就告诉你哈!每一回看见我来了,他们就装做随随便便聊天乘凉,可有的却已急不及待的直勾勾的往我身上瞄,也不怪他们,谁叫你老婆年青漂亮穿着清凉呢!大院里大多是中年妇女老太婆,他们不偷看我看谁啊?总之呢,我也习以为常,昨晚照样的,随意点点头,然后就坐在他们安排好的那座位上。而那木凳上啊,早为我准备了几份杂志书刊,我坐下来,交叠双腿坐好,便将计就计的拿起来翻看,举起杂志两边展开后,刚好挡住我前方的视线。这样一来,大家都方便了。


方便什么?老公,这么做正为了满足他们对我的呀!之前不告诉过你嘛,我越来越享受被他们偷窃意淫的过程,所以最近,我天天吃过晚饭都特意下楼来散步乘凉,就为了故意的给他们看,当然是我才知道是故意的啦哈哈~ 其实嘛,用杂志书刊挡住我的视线,也是为了遮掩一下我那藏不深的羞羞与紧张。我就直说了老公,我真被你带坏了,已经自编自导那趣味来满足自己了!可虽然过程有慌有怕,但也特别的让我享受呢。知道两米外,一帮色老头翘首以盼,想偷看我的春色,十几双眼睛都渴望我在看杂志看入神的时候,不意的扭动身体,继而扯动裙子意外暴露或是等我左右腿交叠久了,不舒服了,换位交叠时,腿叉处的春光泎泄。


我呀当然会配合呀!可虽然是主动想让他们的眼睛吃冰淇淋,却不能刻意。


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自愿的,而且越弄得不经意而裸露,他们才越觉得稀罕。我嘛~ 也不会没有退路。于是,每一回都先看个几分钟,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然后才慢慢的作放松状,就是双腿不交叠一起,装作腿叠久了夹累了,不自觉的,忘记仪态的,让双腿自然过度稍为分叉开来。那时,一定会听到对面一阵很轻的燥动。是的老公,他们看到想要看的了。接着,我并排的双腿一松劲,短裙也就在我大腿上平直了,空隙立马就显现了。老公,昨晚我这么重施故技,那帮老家比之前兴奋多了,我还听到当中有人不住的吞口水呢!啊~ 我忘记告诉你,昨晚我穿的是那不怎么透明,却足够暴部,能勾勒出臀部的白色丝棉T 型小内内。比之前穿的保守些的,他们昨晚看得更多了,更兴奋雀跃了。


是吧,之前在家,我穿成那样,你看了也忍不住要马上把我推倒呢!那帮老家伙更不用说了,可是他们却不敢像你那样猴急呢哈哈~那时我双腿刚并排好,没想,晚风又一阵带劲的吹来,那方向也拿捏好似的,向我迎面来的,当然也就直往我裙里钻了,我那小部分没被盖住的,马上感受到那风的轻刮,轻薄裙摆也就随飘动。这下可真让我有意外的激动。怎么连那风也来协助对面那伙老头子来我呢!好气人啊嘻嘻~那时我的裙子被风吹飘,阴阜位置连着一带该让那伙老头看光光的了。


老公,看到这,你该开始吃醋了吧?可就算你吃醋也晚了,你老婆我那时,是收不住那野性了!不单装作没知没觉,任凭春光暴露持续五秒以上,风静下来了后,我就直接挪动,装作是坐久了不舒服,总之节奏得自然过度,不能让他们看穿是故意为之。而接下来,我的双腿又更「放松」了,叉开得更利害,裙子也随挪动,自然的往上退~BINGO~ 感觉大腿根也快全暴露出了,双腿深处那三角地带该看见得都让他们看见了呢!


那时,对面又一阵噪动,比刚才利害了好些,当中还有几个人发出明显的深呼吸,是在调节激动情绪还是缓和心梗发作呢?哈哈~ 这之操作过后,刚好风停下来了,树木花草不动不响了,可亭子里的人却没安静下来,我也是呀老公,那明知暴露在一伙眼前,又只能装作不知道默默忍受,我都听见自己的心跳了,还有~ 我好像也听到对面老头子们裤裆里有一种勃动的声响呢!他们的都~ 他们都想要对我~ 老公啊,这种强行隐忍却越是压抑越要泵发的太有劲了,太让人无发自拨了,比和你玩扮演刺激多了,可能~ 可能是非份之想所引发的越伦快感吧,那种触动很快就让我装不住镇静了,发觉时,已经湿不可止了,也很痒了起来,很想要那个了~ 但我却不能在当时要求那个啊,又不想被他们发现我有那强烈的需要,否则这下玩脱了,那帮老家伙知道我内心,还故意勾引,一定各施各法想着法子来弄我的,到那时候这房子就变成狼窝,你老婆随时都有可能被某只拐走或绑了去,接着被一通淫弄,给一根陌生人的疯狂输出,到你出差回来的时候,我都被园子里的干成了!


哼!是不是想想都觉得害怕呀你?可你老婆也没那么容易底线失守,当时用力憋着那股,但越憋就越难受,想要被插的想法很快占了上风,发情引来的那酥麻劲一发不可收拾,那时觉得快忍不住了,对抗了一会还弄得身子打起了颤,果然最诚实的是身体啊。这种亲身操作,比看A 片还刺激人,多想马上来一场淋漓尽致疯狂激烈的啊!可老公你偏偏不在我身边,好恨你,好恨你呀!可是~ 可是再这么僵持下去的话,过不了几天~ 不,也许就在明天,我怕再进到这亭子里,我就连都不想穿了,暴露也不装无意了,我就一狠心,直接张腿露屄,让老头子们看个够。如果他们敢上前来,我就~ 我就~嗯!老公,不说我可能控制不住自己,我想,如果这里不是什么花园而是一个无人荒岛,只要我一踏进这帮老头的圈子,一定会被他们按倒在地,衣裙被他们撕成布条,全身上下被他们毛手乱摸,一双被他们乱吸乱拱,肉屄还会挨他们的老一根根轮流。好,好喜欢啊!老公,你现在哪里啊,我好想你,你也在想我吗?我那阵子真快要乱了性了,好想要你的用力的填塞,止一止我那饥渴的奇痒,可你不在啊!我当时真有那么一刻想豁出去,直接扑进老头堆里,他们~ 他们爱把我怎样就怎样了吧!可肚子突然一阵律动,我们的孩子,孩子是不是不希望妈妈被一群老头子欺负呢?我马上深呼吸,让心智回复,稍为缓了缓劲,清醒了起来!我就放下杂志,抬手看表,然后作发现状,表现出不知到时候不早了似的,并拢双腿,放下杂志,扶着椅背慢慢的站起来。那扶椅背不是装的,是真的腿发软,要撑着东西才能站稳呢,我那下半身啊,当时好像不由自主了。老公,我站起来那时,老头们都「醒目」的将眼光扫向其他地方,可其中几个却还呆着,直勾勾的盯着我胸前的一对大奶球呢,刚才一定是看入迷了,没回过神来呢!怎样呀,你吃完醋了没呀?


老头啊有几个没回过神,我呢却也没回过那痒劲,人还觉得有点飘,但我知道我不能再留下来,今天玩得够嗨的了,要循序渐进呢嘻嘻~ 好吧,想要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那个对你老婆下手,赶紧回复我,不然你就别想知道啦!


1月25日


臭老公,后悔了吧,紧张了吧?虽然还是慢了点,但你这次回得还及时,我就接着往下说。


当我慢步走出亭子,身后一阵轻声叹息传来,他们那失落啊~ 就不用说了!


哼,你们这群老色鬼,太可恶了,连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你们也敢意淫,朝你们身上那股猥琐劲,怕连孕妇也敢推到呢。真是一群老坏淫。那~ 明天继续吧!


哈哈~ 老公,我是不是很调皮?我想啊,如果你还是不回来,如果老头们又坚持下来的话,说不准~ 过了几天,我会让他们看看~ 我不经意的露出的乳沟和没遮挡的大呢。怎么样,你同意不同意呀?


不过呀,那是我当时想来气你的话了啦!接下来呀,那事情的发展,真让我万万没想到呢!


从凉亭往回走,经过值班室,冷不防一把沙哑的声音问我说:「太太,散步完上楼了吧?」是刘六叔。他老伴不在里面,应该回家了吧。可我马上又看到他眼中那股淫邪劲了,嘻嘻~ 好刺激呀,这才象话嘛!我点点头应他说:是啊。继续走向楼道。


老公,我知道自己人需要往前走,可刘六叔还是会色迷迷地盯着我的身体看,不管是我胸前大奶还是背后肥臀,他都不会放过近远距离的偷瞄,什么叫秀色可餐,就是说你老婆这种女人咯。背后那蠢蠢欲动,不想才缓过的性触动又涌动起来,哎呀~ 就因为这样,你老婆我呀,又腿脚发软,刚踏入楼道,下身一下使不出劲,只好伸手扶在墙上,还感觉一时迈不动腿,只好停下来,让自己调整气息再说。


不一会,身后传来刘六叔的问候:太太,你身体没事吧?


我转过身对他笑笑说:可能刚才坐久了,脚有点麻,走着走着走不动,就休息一下。刘六叔马上说:那让我来上你~ 哦不不不~ 让我来扶你上楼吧。


哼!老公,那真的是他冲口而出的心里话,说漏咀了呢。可我装着没听见,见他说要扶我嘛~ 嘻嘻~ 我知道他必定会趁机吃我豆腐呢。那心念一动,我也不推辞说:谢谢六叔,麻烦你真不好意思。刘六叔就马上靠近来,搀着我手臂,扶我踏上楼梯了。


一步两步,我走得可慢了,真感觉身体没了力气似的。好艰难才上了二十级,来到二楼转三楼拐弯处。


这时头越发飘飘荡荡,有想晕的节奏。正想再迈步,身体却一阵脱力似的站不稳了,不由身子一歪,好在刘六叔察觉快,马上挺身把我搂住。老公,你说这刘六叔是好人还是坏人啊?他搂着我,让我没摔倒,可也顺势把我搂紧,却趁机让一只手落在到我一边屁屁上,手掌几乎罩住了我半个,由于他手是用劲的,感觉自己被他在玩弄屁屁呢。可这一下,我居然觉得挺舒服,男人的手摸在自己身上,有种治愈的满足!老公,当时搂住我的是你,那该多好呀!可你却把这个机会让给了一个意淫你老婆的色老头,接下来发生的事,你知道了一定会很后悔的。


太太,你觉得怎样,要不要紧?被刘六叔搂住捏住屁屁,我的欲念又萌动起来,也不反感了,我对他说:嗯!六叔~ 我~ 突然间有点犯晕。站不太久了~ 麻烦你让我坐下来吧!「


刘六叔当然不会就放开我啦,还想继续享受我那肥美的屁屁触感呢。他就说:


太太,你是腿软脚麻是吧,不打紧,缓一缓,站一下再走,不然摔着就麻烦大了!


我说:不行,真站不下去了六叔,有没有椅子让我坐下来,我身子重,你这么扶着很快就累了。


刘六叔想了想就说:这样吧~ 这走廊进头是管理处的小杂物房,有一张住户不要的旧张沙发。我带你进去做~ 坐一下。能走吧,我们过去吧!


不等我答应,他就扶着我走了,还一手穿过我腋下呢,为什么?老公你也能猜到吧,走着的时候,他的手臂有意无意的蹭我的奶膀子呢,这色老头是揩油的老司机啊。当时我马上也就想到,进杂物房里休息,他会不会还打着什么坏主意呢?不过呀,欲念要占上风了,我当时理智不在线,倒觉得好想体会一下被性侵的刺激。但老公啊,我当时绝没想过要让刘六叔他的屄,只是想试一试被他多吃点豆腐的感觉呢。也就不拒绝,跟他走了。


老公,接下来那事,已经发生了,要后悔也没用了!就是在这关键时刻你没出现~ 你没出现啊~ 所以~ 所以我呀~ 哼!只怪你了。


当来到那杂物房门前,刘六叔一手扶着我,一手拿钥匙开了门,伸手在门边墙壁上摸着了电灯开关,「叭」一声,灯亮了。我一看,那是个十平方不到的小房间,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纸箱和其他打包起来的杂物,然后有一张棕黑色,三座位的旧沙发在靠窗的一边墙下摆放着。


看到这张沙发,我不禁心不停的跳。那这老色鬼是不是想在这里对我~ 对我下手呢?想往下想又怕往下想,但却像迷了心智似的由他扶我坐到那沙发上。刘六叔关切的说:太太,你休息一会啊!他转身就去把门关上。我突然像读懂了什么,也不再答话,闭上眼睛,挨着沙发背作休息状,还装作全身放松下来的睡着了。当然,身体这一放松也是我的故意,我就这么一松劲,双腿就经意地叉开,短裙马上向上缩。这下,那裙子最多只能盖住腿叉处,但盖着和没盖没多大分别的了。


气氛好平静的过了一会,我听到刘六叔走近,又待了一会儿,他低哑的嗓音轻声问:太太,现在觉得好些了吗?我没睁眼,我知道自己不应该睁眼的,我知道他正在贪婪地观赏着我暴露的春光呢,不能就打草惊蛇!


老公,那时我心里有一种住想引诱他的想法,引诱他来~ 于是我就抛砖引玉,低声回他说:嗯~ 我好困~ 刚才在家里吃了安神药,很助眠的,现在~ 头很重~ 很想睡一觉~ 六叔请你让我休息一下,然后上楼叫公公来接我好吗?马上听见他答应:好的,我马上去叫他,你等着啊!说着他走开了。


但是,我只听到他的脚步声到了门边远吧,也听「卡嗒」的开门声,却是没听到关门声。他的人呢,自然也没出去了,只是装作一点声息都没了。老公,那老在门边静静的等待着,等待我沉睡过去的时机呢。我这时呀,心卟咚的跳得利害,想到刚才估摸的事是要真的发生了,心里既兴奋又着慌,待会老扑我身上来的时候,我该怎样对付呀?


我当然不会对付了,我知道接下来要是一动不动的话,刘六叔就会以为我昏睡过去~ 他~ 他就会来玩弄我的身体,所以我脑海里当时不停的想到的是,他会怎样来玩我呢?会我衣服把我舔个遍吗?会吸我,舔我的屄吗?他敢把插进我屄里吗?他会戴安全套还是直接的就那么插进来吗?他会不会威士忌的直接往我屄里呢?


老公~ 对不起~ 我当时给性欲冲昏头脑了~ 怎么办好呀?我快失控了~ 刚才只想让他玩弄一下身体,可接下来却希望直接让他干屄了!我这样是不是太过份了?但不用我纠结太久,我的昏睡姿态真骗过刘六叔了,终于听到他又走到沙发这边来,他又低声问:太太,你家是楼上的403 吗?


老公,他真狡猾呀!在这当保安那么多年了,他怎么会不记得你家几楼几房呢。但这就是他的步步为营就是了,那我~ 就继续装睡咯。刘六叔见我没回答,他呀~ 就蹲下来凑近了我又轻声问:太太,我记不起你家是几楼了,门牌号是603还是605 呀?着完他伸手轻拍我的大腿,但拍了几后直接就放在了我一只大腿上不动了,那手掌的热乎啊像要灼伤呢。我知道,他身体烧起那欲火更热更烫呢。


真是老坏蛋,老司机呀~


看我还不动一点声息,刘六叔确认我是昏睡了,他就大胆起来,先是手掌在我大腿上摩挲着,另一只手轻轻按到,五指一张一握,在我一只轻揉着。


噢!我马上像被电到了一样,那性兴奋感啊「噌」的一下往上飙升。老公,你老婆的被其他男人摸上了,你生气吗?


太太,你还感觉晕吗,我给你揉一下胸口吧?


哎呀老公,这~ 这刘六叔是再三试探呢,真老奸巨滑。可你老婆也不是吃素的,继续装做了睡美人,装得老稳呢。很快,刘六叔真放了心了,摸我的手加大了猥亵的力度,想是他受不了那兽欲冲动了,要体验我那一对大木瓜的美妙手感了,但他另一只手也不规举,同时往上游弋,探到了我那小三角位置了。


不得不说,真来感觉呀~ 隔着衣服被玩弄身体原来也很有快感,让我都好想了,还想叫,不是叫停,是叫他用力,大胆的摸个够呢哈哈~对不住呀老公,被刘六叔揉着奶摸着屄,真的给我止了痒,我对男人这抚慰越来越渴求了,而刘六叔当然不满足于此,不满足隔着衣服摸了,手从我衣襟探进去,迅速地抓去,他手指先撩开奶罩,轻轻易易的就把我一只大奶满手握持,半托半捧的就捏弄了起来!


啊~ 他好直接,好大的胆啊!是的,我知道,他真的以为我吃了那助眠药,会昏睡不觉呢。


老公,我不得不向你坦白,他摸奶的手艺可不比你差哟!怎么了,你有在生气吗?


那时,我内心不无纠结,想让他继续又怕他真的继续呢!噢,他开始下一轮入侵了,在我腿间的那只手往我钻,我那时腿没并拢,他是毫无阻隔的,但他真的好贱,你老婆明明穿着,他不把手插进去,而是从旁边撩开,往斜里插进两根粗大手指,我那时不禁暗地失声叫糟了,他摸上我的屄了,一带被占领了。我强忍着触动,拼命缓住那受了刺激的呼吸不匀,生怕他察觉到。但其实我多虑了,手摸到我那的时候,刘六叔也兴奋不已,听到他呼吸加快,手也在抖呢。老公,我这时以为他内心怕了,所以手也抖了,我真担心他接下来摸过了,占了便宜了就停下来,班师回朝。有那么一下子我真想张咀说别呀,我都一动不动了,你还怕?你这把年纪能玩到我这个年轻漂亮的,千载难逢呀,别怕呀,你不是当过兵的吗,唱着你平常那段雄纠纠气昂昂跨过潘长江啊!拿出那神气劲,继续弄我呀!


呀!他没有,他没怂,他真的有那打算的~ 他的手指在我撩动了一会,也是在试探,知道我都被这样摸了屄也不醒,他就动真格了。双手把我大腿两边慢慢分开,让他的手掌有足够空间玩弄我的屄!很快,他凑近了我下面,一手指撩起我的边缘,另外那两只手指直往我屄口轻怼,搓弄,那滋味啊~ 马上爽得我想张咀淫叫。老公,他在刺激我,刺激我的屄,想让我那里流,流了他就会来奸淫我了,他真的打算奸淫你老婆我呀!


老公~ 老公~ 都是你大意了,我当时独自面对这老,就算清醒着,能跑能抗拒也抵挡不住他想屌我的的,这种被充分调戏的情况下,也没几个女人的身体能不诚实呀!我那时也有些怕,有些后悔,不该让刘六叔多翻试探,支持了他想要干我的心。可当我想有所作为时,我彻底放弃了,因为我下面一被他起茧的手指触弄不久,马上流个不止,男人两根手指麻溜的一捅过半,我心里叫了声不好,属于老公的身体沦陷了,回不去了!


刘六叔发现我的肉屄已经湿成那样,两根手指在插进半截后,察觉我里在早就湿不可耐,两根手指再下落不一城!那一下,被两根骨节突出且又皮肉粗糙的手指同时突进,直抵宫颈,那刺激从下往上直击脑壳,让我半个脑袋都麻了!这刘六叔对女人那么敏感的地方搞那么大的动静,就不怕我会醒来幺?老公,他真的是不怕的。攻占我的肉屄后,刘六叔只不忘进攻我两只大木瓜。这下可把我弄得上下失守了。被他的淫指抠刮旋挖,胸前两只大奶也被他张咀就一顿乱亲乱吮。他是不怕弄醒我,因为他知道,侵犯都到那程度了,我就是醒来,挣扎起来,他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事办成的。


可想到这份上,我再想不出什么了,身体最敏感的两处都畀玩弄起来,巨大快感源源而来,我真的快爽晕过去了,全身瘫软了,往下就只有任由摆布的份了!


老公,你老婆被一个老头子随意侵犯着呢~ 你怎么不回来救我啊?我现在那样不都是因为被你害的?受了好一会双管齐下的玩弄挑逗,本来已陷入意乱情迷欲罢不能的了,可就是那么突然的,没被舔咬,肉屄里也没了撩拨,那阵阵加剧的快感一下子消失了!我当时不禁奇怪,这是~ 为什么呀?刘六叔现在怕了?要逃跑啦?急得我想睁眼看看,可马上就听到「嘶唰~ 嘶唰」的声音,那是~ 是解裤~ 是的,那刘六叔在服。老公,这老头在你老婆面前脱裤子了,他要把他的掏出来,插进你老婆的屄里了,你老婆真的屄要被其他的男人使用!


当时呀真为难呀老公!我知道自己太想要那个了,并不是在被刺激玩弄的时候没了理智,正正是在刘六叔他停下侵犯的那空档回复了理智的那一会,我更明白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想要了。哪怕~ 哪怕刘六叔那东西不耐插,哪怕他插进来后一动不动,我也要让他赏我一下痛快,哪怕就一下的那种,就希望有根狠狠的塞进来,重重的抵进来,完完整整的,管够的,一下子把我那地方填满。


我那太需要使劲冲撞了,太需要跟男人的肉捧任性厮磨了。


老公,我把当时内心想得都告诉你了,你相信吗?我说的是真话呀,听见那衣服牵扯的动静,我偷眯着眼,借微弱的光亮去看,刘六叔他呀那保安裤一褪,发黄的三角裤也一拼扯下,一根大松茸般长相的棒就翘挺在他肥肥的肚腩下。


那东西呀,虽然长的丑,但我当时却觉得它长得比它主人师多了,还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哈哈~ 我是想想疯了!


可是,你别说我那阵时只想着被屌呢!我心情复杂的呀,也想开动你打游戏时说的什么贤者模式,尤其是~ 看到他那根东西,真的紧张呀!为什么?因为懂啊!那是一根你以外的,但它也能跟我交配,也能让我怀孕也~ 也能让我舒服的男人的生殖器。它这根跟你那根东西的作用和目的都一样,找到女人,然后女人的生殖器,抽拉磨弄,一旦进入了,不把磨弄出不痛快。弄不弄大女人肚子还是其次,重要的是能让它主人一通性欲发泄,痛快的在女人肉屄深处射个爽。这些生理常识我上高中就都通透了,男人女人了衣服就为了干那事,那个正常男女不想享受那过程啊是吧?


但我当时毕竟面对的不是你呀老公,心里真的在反复想着,想着刘六叔那根东西要身体里,看他那身举动,是没有要戴安全套再和我来的意思,就只想直接进入,简单粗暴的完事,说不定在我肉屄里磨蹭到最爽的时候还不打算拨出来,就那么禽兽的,不负责任的,给我授精。虽然照目前的情况,就算他一连在我下面喷个十次,也不能让我怀他的孩子,但~ 但我和子宫如果装进了他的,那我就不再是只属于你的女人啦!想到真的要背叛你,我真有是怕了呢老公。我真的在乎你呀~ 可你偏偏跟我远隔万里,让我防备无意松懈了,给自己挖了坑也是~ 也是你导致我们一起挖了这坑了,我可是一脚陷里面时才知道害怕呢,可我正要鼓起勇气,想抽身不往坑里陷的时候,晚了~ 从肚子到突然感到一阵凉意!刘六叔他把我的裙子掀到肚子上了,还不止,紧接着,我的右脚被他提起,搁到了沙发靠背上,另一只则被他往外扳开,这下,我的是对着他中门大开了!


老公,那时我猝不及防啊,一下子就愣着不知怎样好了,心里想碰上,本来一直遮遮掩掩欲擒故纵的,暴露春光去逗都些园子里的老家伙玩,满足自己一些暗黑性趣,没想到这天被刘六叔给一技破防了,太意外了!跟我想象中要发展的会不会太快了点?老公,我那时真的慌了,没骗你。我要继续不动吧,那刘六叔的屌要进来根本就是眼前不到几秒的事,要动吧,刘六叔一定觉得我屄也湿了,又给看光了,他裤子也脱了,我总不会说一句:那我走?他肯定想都不想的就说来都来了,干了再走。


可是,当我想到这,我知道我跑不掉了。在我眯眼偷瞄着时,刘六叔都一脚踏沙发上了,他另一脚站地上,然后整个人向我压过来了。老公,我那时是不由自主了,掂量过利弊,我就忍耐个几分钟,让刘六叔把想干的干了吧。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的,但再怎样考虑,最好的办法就是默默的等待,只要事情不传出去,结果就是大家都接受得了的是吗?


可我那时也不是任由他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首先想到的是要护着肚里的孩子,我怕他太粗暴,冲撞起来会弄到我们宝宝呢,你放心好了,那一下子,我也是作好准备,如果一旦觉得受到危险,我会毫不犹豫的~ 醒过来,起码是装作被侵犯的感觉刺激醒过来的那样,然后~ 然后要求他温柔点弄下去。是呀,我当然只能要求他温柔一点啊,你想想看啊老公,他这种老粗,这种淫棍,屌都屄里面了,让他拨出不别再弄,是不现实的啦,给猫捋毛也得顺着捋嘛,但你别担心,刘六叔虽然干屄心切,但他毕竟年轻时当过兵,心理素质还在岗呢。他也顾及到我的大肚子,就没整个人一下压我身上,扑腾扑腾的就一味猛弄,而是用半跨半跪式,只让他的肚腹贴近我的腿叉处,使我们生殖器面对面的对峙般,再接着操作的。


接下来,我就一气呵成的告诉你好了,反正~ 反正已经是发生了的。可是,可是我写累了,哼!你想要知道接下来六叔把我怎样了吗?就看你赶不赶快给我回覆,要是明天早上就接到你的回信,我就再把事情往下说,要不是我就不告诉你,不让你知道,你老婆是怎样被老头子玩弄的了,让你这绿帽呀~ 戴得不明不白!最后警告你哈~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