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可馨真

事实证明,女人一旦放开了玩,往往比男人玩的更疯,就像此时,我从未想过可馨和董周仁之间,竟然是可馨先主动,而且是如此大胆。


董周仁楞了一下,看着可馨眼神有些複杂,还没来及说话,突然就看到可馨坐在床边,微微向他挪动了少许,然后红着脸,带着一丝迷离和道:“不敢吗?那就证明您是在骗我,校长!”


故意加重着校长两个字,可馨一边说着,一边赫然是抬起了自己微微颤抖着的右手,轻轻咬着嘴唇,一点一点将自己的上衣向上掀了起来。


“可馨?”董周仁的身体猛地一颤,伸了伸手似乎想去阻止,但随着那抹白嫩呈现在眼前,他不由又咽了咽喉咙间的唾液,抬起的手当即坚硬在半空中。


可馨看着董周仁的表情,心中也是羞耻的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在上衣被完全掀起,露出自己白嫩的乳肉之时,一刹那,董周仁那挣扎,火热,颤抖的目光就像是化作了实质一般,让她整个乳房上当即就像是有着一股电流涌过一般,连同乳头都是一麻,整个人也酥软了几分。


可能是因为两人的关係带着一丝禁忌的味道,也可能是今晚的自己太过主动大胆,可馨原本还有些紧张,但真的用颤抖的手将自己一双浑圆的乳房从掏出的瞬间,一股滚滚浪潮一般的情慾刹那间便汹涌在她整个脑海,让她浑身都是一个激灵,随着蜜穴中猛地一阵抽搐,瞬间便变得滚烫而泥泞。


“校长,您硬了吗?”可馨一边用手臂托起着自己两个白嫩浑圆的乳房,一边轻咬着嘴唇,不由将目光缓缓下移到了董周仁的胯下。


神情间带着娇羞、紧张,也有着一抹情慾的潮红与,随着红唇微启,喷吐出一缕缕炙热和略显急促的呼吸,让董周仁整个人如坐针毡,只能僵硬而又颤抖的喃喃着:“可馨~”


“嗯……”此时此刻,可馨心中不由回蕩出一声无力的嗯嘤,前期积累的情慾在此情此景的勾动下,不由疯狂的被点燃而起,即使没有去触碰,但那已是翘立到极致的乳头,却还是如同要涨奶了一般,一点点发热、发涨。


尤其是看着董周仁那胯下明显鼓气的一片时,一股异样的悸动当即蔓延在心扉,化作了最强烈的煎熬与渴望。


这份渴望,与其他男人不同,并不仅仅是生理的渴望,更带着心理某种异样的情愫,促动着她,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满足怜惜眼前这个老男人。


一声“校长”不仅刺激着董周仁,更也在同时深深刺激着她。


看样子,董周仁虽然激动,但却根本不敢主动,而其实可馨也没想着董周仁会主动。


身体愈发燥热煎熬的同时,她不由微微夹紧了双腿,呼吸突然急促的瞬间,她咬着嘴唇,带着一丝羞意,突然再次挪动到了董周仁的身旁。


赤裸的上半身先是与董周仁紧紧一贴,接着一只纤细的颤抖右手赫然是隔着裤子缓缓抚摸向了董周仁的胯下。


“可馨……”董周仁颤抖的回应着,而可馨在隔着裤子触碰到董周仁那已微微硬起的瞬间,整个人不由也顿时酥了下来。


一咬牙之间,她豁然下蹲,然后扶着不知所措的董周仁站起,一双纤细的手掌顿时抓住了董周仁的裤腰,向下拉扯而去。


“可馨……”董周仁只是颤抖的喃喃着,却始终无法,或者捨不得去阻止眼前的一切。


直到可馨拉着他的裤腰,连同齐齐拉扯而下,一刹那,一根刚刚微微硬起,但看上去格外粗壮的,顿时在可馨的脸前飞快的坚挺而起,甚至一下子正好击打在可馨滚烫的脸颊之上。


“可馨,我……”董周仁一下子激动到了极致,甚至不自主的踮起了自己的脚尖。


可馨目睹着眼前这根属于董周仁的,红着脸,迷离着,先是仔细端详了一下,接着不由就伸出右手缓缓握住,轻轻撸动了几下,顿时引得董周仁发出一声吸气声。


“看来校长您没有骗我。”


可馨半蹲在地面,仰头看着董周仁,脸颊上满是情慾的汗珠,再次轻咬了一下嘴唇。


“不管校长您怎么想,当我是报答校长您的教导之恩也好,当我是一个蕩妇也好,今晚,让我来满足您。”


说着,她不由加快了撸动董周仁的速度,同时让自己的脸颊与那贴合的更近,更是在羞涩中喷吐出一缕缕炙热的鼻息缠绕在其上。


或许是美好来的太过突然,董周仁接连吸着气,一张脸直涨的通红,但还是强行道:“可……可馨……我们这样做……有……”


“校长~”董周仁的话没有说完,便被可馨打断道:“其实,校长那次趁我喝醉,对着我和猥亵的事情,我都知道。”


“啊……”董周仁顿时大吃一惊,但与此同时,那原本就坚挺而起的,当即再次激动的抖了抖,甚至连那处都分泌出了一缕兴奋的液体。


可馨见此,脸颊顿时变得更加滚烫,但当即却是手指沾染了少许那些粘滑的液体,然后围绕着董周仁的缓缓转着圈,直刺激的董周仁激动兴奋的几乎站立不住。


“可馨……我……我……”


董周仁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可馨突然再次带着浓浓的羞意。


“校长,再告诉您一个秘密,其……其实……我老公喜欢我这样。”


“啊……”董周仁一时没有反应想过,其实事实证明,这件事过后,很长几天内,董周仁都不敢确定可馨这句话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至少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无法再想这么多了,因为伴着自己“啊”一声疑惑,刚刚发出口,还来不及细想,顿时化作了一声舒畅到极致的“哼唧”。


却是可馨红着脸,在眼神中迷离之色突然浓厚的瞬间,红唇一张便将董周仁的含入了口中。


我正是在可馨说出那句“其实我老公喜欢我这样”的时候来到了炮房窗户前,待看清房间内的一切时,我不由也意外的张大了嘴巴,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那轰然汹涌到全身每一个角落的慾望和兴奋。


“可馨,可馨……”耳边,回蕩的全是董周仁那一声声伴着粗重喘息的低喃,回应她低喃的则是可馨那一次次更加卖力的吞咽和舔弄。


伴着“哗叽哗叽”的淫霏吞咽声,可馨每一次都将董周仁的尽数含入到口中,更是不时摇晃着脑袋,捲动着舌头,给董周仁带来一次全方位的服务。


这时,可馨突然就感觉,虽然自己依然倍感情慾的煎熬,但到了此时此刻,她所做的一切,早已将自己的情慾抛在了脑后,就是想要安慰满足一下这个自己尊敬的老校长。


从董周仁的视角看去,只能看到一个原本自己最喜欢像学生一样的女子,此时此刻却微微有些下贱的蹲在自己身下,晃颤着两个白嫩浑圆的大,的吞咽着自己的。


“她,她这样吃过几个男人的?”


不由自主的,董周仁脑海中竟是浮现出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这种念头不带有任何的侮辱兴致,却是不知为何的当即让他的快感暴增了数倍不止,一股酸麻之感顿时顺着涌遍全身。


我不知道董夫人到底有没有为董周仁过,也可能是因为憋的太久了,几乎只是在可馨两三分钟的快速吞咽下,只可听见董周仁的喘息愈来愈粗重,猛然间一声嘶吼,双手赫然是无师自通的扶住了可馨的头部,然后耸动腰部向前重重一顶,身体剧烈颤抖间,还在不停的喃喃着。


“可馨……我……可馨……啊……”


“呜呜……”可馨快速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感受着董周仁的在自己口腔中,似乎又猛地涨大一圈的同时,却又极尽可能的捲动着舌头,一次次舔吸在那滚烫坚挺的之上。


直到一股股强有力的腥臭液体在自己口腔中,疯狂的喷射而出,她呜鸣中,却是尽数接纳而入,直到董周仁就像是耗尽了浑身所有力气,鬆开扶着可馨头部的双手间,轰然瘫坐在床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才紧裹在红唇,将那一寸寸的吐出。


感受着浑身的滚烫,再看到董周仁那满足而又複杂的神情,她不由也羞耻的红了脸,接着神情又是微微迷离间,随着红唇微微一张,顿时就看到一缕缕了乳白色的顺着她的嘴角滑落而下,一缕缕滑动在她那白嫩浑圆的乳房之上。


董周仁看着这一切,嘴唇张了张,却最终坐了起来,叹了口气,神情更加複杂道:“可馨,我,我这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等我,等我想通了再来找妳吧。”


说着,他顿时慌乱的穿起了衣服,逃一般跑到了门口,却又停下,转头看向了可馨道:“可馨,谢谢妳,真的谢谢妳。”


后来通过交流才得知,董周仁则狼狈逃离一般的举动,不是因为紧张,也不是害怕要负什么责任,完全是因为在他看到可馨最后那吐出自己举动的瞬间,自己那释放过后的竟是当即有了再次硬起的迹象。


他很怕自己真的忍耐不住,在一切都没有想通之前,就对可馨真的做出了自己都无法原谅的事情。


看着董周仁逃离,我也连忙躲开,直到董周仁彻底离开,我才喘着粗气,直接冲进了包房。


“老公~”看到我的闯进,顿时知道刚刚的一切被我尽收眼底,可馨脸上顿时浮现出浓浓的羞耻感,但下一个刹那,在看到我疯狂脱掉自己衣服,露出那怒涨的之时,前前后后所有挤压的情慾顿时轰然爆发而出。


眼神猛然一酥之间,她的呼吸刹那间变得急促,带着浓浓的迷离看向我道:“老公,操我~”


无需多言,我喘着粗重的气,直接将可馨扑倒在床上,坚挺的几乎无需刻意寻找位置,直接应着“噗嗤”一声和无尽的滑腻尽根插入。


“嗯……嗯……老公……啊……”


只是瞬间,可馨四肢便如同八爪鱼一般缠绕在我的身上,在我疯狂的下发出如同哭泣一般的,同时无力的喃喃道。


“嗯……老公……嗯……别贴太近……嗯……我身上有……有校长的……啊……”


“呼……”面对可馨赤裸裸的挑衅和刺激,我呼出一口炙热的气息,只能用更加猛烈的来回应,一时间耳边回蕩的全是可馨那猫一般,低婉而又悠长的娇喘。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