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七周年

缘分二字,说不清道不楚。七年前刚刚从美国归来,学无所成,极度烦闷之下,背起背包放下电话,放下一切熟悉的人与物,溜达到江南水乡。那是一个古老的城市。运河旁,午后的阳光懒散的飘荡在空气中,窝在陌生的咖啡屋,闲手拿起了龙应台的野火集。

看着正入迷的时候,一个白衣女子坐到了我对面,身材纤细,长发飘飘,当时的场景我已记不清,唯一印在心头的就是晶姐那单纯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在那个午后,那对清澈的眼睛我此生难忘。

那个咖啡屋有许多的藏书供饮者浏览,万万没想到,那本野火集是晶姐已经买下,上午看过后遗留在店里的。一番解释后,我把书还给了晶姐。
那之后,我继续我的散心之旅,那个城市有个古镇,古镇内有两条街道。一条全是中医,一条全是饮食。

那天傍晚看到一家店铺门口坐满了等待的食客,好奇之下也拿了票等待着,在服务员引导我坐下后。那一身白衣又坐在了我对面,孤身一人,手拿一本野火集翻阅着。等待上菜的日子很无趣,我便坐了过去随意闲扯开。她还记得我这个陌生人。

晶姐在小镇的医院工作,家传学医,父亲母亲都是知名的中医,耳濡目染之下,她继承了父母的衣钵。有个未婚夫,在小镇开了几个厂房,互相了解之后我们留下了联系方式。

从江南回来我们断断续续的保留着联系,她是一个爱旅游向往自由的女性。她的丈夫非常的爱她,但是越爱伤的越深,她没了自由,没了翅膀,好比好多年年前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晶姐看后告诉我就是那个样子。

第一次聊到性的时候,她不说话,我说了半天,以为她不在了,问她,要么回复:哦,要么回复:不知道,几年相处。我们聊到过凌晨三四点,也视频过。但是从没过界,每次视频时看到她那清澈如水的眼神。一切都放下了。

后来她有了孩子,有了新的枷锁,她只能用繁琐的生活压抑自己,几年的交往之后那年春天,他丈夫带孩子回家,她跟着她父母来到我家乡旅行,有一种情感默契的,有一种感情是压抑的,压抑之下默契之后带来的是爆发。正如我告诉她的人生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走,什么都带不走,开心就好,什么都去体验下,什么都去尝试下。她以看望老同学为借口,我们窝在宾馆整整三天。记不得做了多少次,每次躺下后看着她清秀的脸庞,又忍不住。在床上她是羞怯的,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但是也什么都愿意去做。

从那之后,每年春天她都要来我们这把看望老同学,每年夏天我也去那小镇看看中医。

人生苦短,相遇是缘。不怕遇不到缘分。只怕缘分来时没有准备好。

七年过去了,我们一路走过,无话不谈,没有任何的距离,一切都可以坦然的说出。我在外,艳遇了,告诉她,她睁大眼睛问我万一得病了怎么办,安全措施做好没。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如果得病了她开药给我治。或许我们对我们的家庭父母付出的只有八分,但我们对对方付出的有十分,我们珍惜,我们爱护这段感情。 此生有她,不悔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