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姐夫真会玩

苏玉瑶有一个比她大十岁的同父异母姐姐,小时候她最喜欢和自己的姐姐玩儿。在她的眼里自己的姐姐实在是太厉害了,什么都会,当姐姐出嫁的时候,苏玉瑶不过6岁,那时候她还伤心的大哭了一场,一年多的时间都不肯和姐姐见面。直到一年后自己和父母亲去姐夫家做客才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姐姐。


和自己的想象的不一样,姐姐没有因为嫁人而憔悴,反而像是一朵被灌溉的饱饱的娇艳花朵。想想姐姐出嫁时自己无意中看到的“妖精打架”的书,去问姐姐却被俏脸通红的姐姐打赶出来,自己就更加疑惑了。既然是坏坏的吃人的妖精,为什么自己的姐姐看上去更漂亮了?难道妖精没有来和姐姐打架吗?


带着好奇在晚上苏玉瑶偷偷的溜到了姐姐姐夫的卧室,透过门缝看到了影响她一生的一幕!


只见卧室里一张宽阔的三面装着铜镜的大床上,姐姐横卧在中央,没想到姐姐的腰细的惊人,却大得出奇,姐夫压在姐姐身上正在一起一俯的,在两人身下一根黑黑的粗粗的棍状物正在姐姐的身体里一出一入,而姐姐则是受不了一般高声着:“大哥哥,插死妹妹了,妹妹受不了了,大快快丢吧!”


姐夫这时候突然抄起姐姐的两条粉腿一直推到了姐姐的胸口,在这个姿势下姐姐毛绒绒的那小更显高高突起,姐夫得意的笑着,那粗壮的大黑更加快速的抽动着,往日里端庄贤淑的姐姐这时候真像是一个小妖精一般,一脸浪相随着姐夫的摇动着头儿高喊:“哎唷……我的大哥哥……浪死……妹妹了……嗳唷……亲哥哥……阴精又丢了……哎唷……真插死我了……”


姐姐摇着头儿浪叫着,姐夫却不理姐姐的死活狠插,浪水儿和淫精从里面由着大带出来,都顺着沟子流了下去,姐姐真被姐夫插死了过去;而姐夫却依然不停的,等到姐姐慢慢地醒过来的时候,姐夫的大手掌就在那大上狠狠的“拍!拍!”打了下去,姐姐不由得高声叫着饶,娇声的浪喊道∶“哎唷……亲达达……浪货受不了啦……你还不丢,怎么办哪……别打了……要破了……浪货给你含出来吧!”


姐夫像是同意了这个办法,把大拔了出来,仰卧在床上,姐姐慢慢的起身摸了摸,无限疼痛似的,慢慢的爬在姐夫身旁,用舌尖把大上的阴精和浪水,先舔了一个干净,然后张大了樱桃小口,含住了那鸡蛋大小的的,深舐浅吐的吮吸起来,姐夫却用手揉着姐姐的沟儿和那小儿。


姐姐吞吐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苏玉瑶清楚的看见姐姐甚至将姐夫的吞进了喉咙,姐姐纤细迷人的粉颈上都清晰地浮现出了姐夫的形状,但是姐夫就是不肯像是姐姐说的那样“丢出来!”


最后姐夫找来一根红色的绸带将姐姐四马倒攒蹄的捆了起来吊在床架子上,拿着一根玉石做成的和姐夫胯下那根丑陋的像是蘑菇一样的东西插进了姐姐的里,而姐夫则用自己的插进了姐姐的里!


那一晚上当姐姐高叫着全身痉挛和姐夫一起达到的时候,小小的苏玉瑶也软软的瘫倒在门外,最后好不容易爬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当自己开始用各种方法盘敲侧击姐姐婚后的生活是否美满如意的时候,更是在无意间透露了自己看到了姐姐和姐夫的房事,姐姐只是满面羞红打了自己的一下骂道:“小鬼头!调皮。”然后才说“你还小,不懂这些。你只要知道姐夫没有欺负姐姐,姐姐真的过得很快乐。”


从那时候起,不知怎么苏玉瑶在内心深处就认为只要能够给自己带来像是姐姐那样快乐的男人就能够给自己快乐和幸福,当自己日渐长大,不知怎么却竟然渐渐喜欢上了自己的姐夫!因为那些介绍给自己的青年才俊自己总是喜欢和姐夫进行对比,甚至自己依仗着自己的出色的武功还过这些男人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有姐夫那样壮硕的。自己自然没有一个满意的。


而有时候自己探望姐姐还会发现姐姐身上隐秘的地方总有一些留下来的痕迹,在自己的再三追问之下姐姐才羞答答地告诉自己,夫妻二人在闺房里的之乐。


就这样无数颗细小的种子就这样在苏玉瑶的心里生根发芽,直到今天落入郑庄之手破身,被,被,这一连串的事件却让苏玉瑶感受到了自己想象中的无上快乐,当年姐姐和姐夫的快乐自己真真正正的体味到了,而且她确信自己得到的快乐绝对要比姐姐还多!


如此一来,这位女侠就十分轻易的沦落成了一个卑贱的!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