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君安好

和这个女的发生过不少故事,前段时间又见面,认识了多年,也草过多次,故事也不少,最近闲下来便想上来记录下。暂且称这女的Z。身高166,
体重95左右,挺瘦的,颜值80吧,长的不赖。奶子很小,我一直嘲笑说捏了那么多次还不变大。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与Z练习,突然间微信上又聊上。正好她快生日了,我问她说想要什么礼物,她说想要一个吻,说有机会见面再说吻哪里。
过没几天她突然问说周末有没有空,说之前一起旅游没玩尽兴,想再游玩一次。最近刚在一个女孩子身上体验了爆菊,也想在她身上试试
能不能再体验下。
周五晚上的飞机,早早在机场等她。见面时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拥抱,在机场简单的吃了便餐便回酒店。多年未见,一路感慨人生无常,每个
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不会为谁而停留,一不留神就走到岔路口。穿梭在沿海城市的璀璨灯海里,容易使人迷失在无尽的欲望中。Z说想看看星星,
说好几年没看到你的城市夜空了。Z突然问你不想知道我想让你吻我哪里吗?说不想是骗人的,其实也猜到是哪里,只是想让Z亲口说,是期望,是恐惧,是欲望,我也分不清。回过头看她,烈焰红唇如Z敢爱敢恨的性格,以前及腰长发如今齐肩短发仍旧清纯,一时间看呆了。说,想啊。Z回头看向窗外,回去了再告诉你。
订了当地海景酒店,可能是国产视频看多了,想在窗户后入她。夏季的沿海城市闷热,到了酒店她就说黏糊糊的要先洗澡,叫我不能偷偷进浴室。
我抽了根烟,也不急着一时,心里想还装?等我洗澡出来,Z在床上看着我,可以看到眼里充满着欲望。我坐在床边说我想知道答案了,Z起身从背后抱着我说,想让我亲她奶子,原来我猜错了草,Z穿着黑丝吊带,自己脱掉一遍吊带,露出贫瘠的樱桃。这几年上过的女孩子很多,有各种胸型的,有大有小的,也不懂怎么像片子里啃的女人哇哇叫,只会含住用舌头挑逗,时不时吸两口,再重点对乳头玩弄,Z挺动情的,后面按住我的头发,那我也不客气,用力吸了几口,她像似委屈的小声喊疼,我抬起头说我喜欢用力吸,Z说你以前不这样的,拨开Z另一半吊带,摸着Z的奶子,嘴角坏笑地看着她。Z用蚊子声音说你喜欢就吸吧,佳人相邀岂能怠慢。Z低声呻吟,似婉转似痛苦。啃完奶子便相拥亲吻,天雷勾动地火,两人抱着趟床上喘气。我说,你还记得你欠我一个吻吗?Z说记得,你想让我亲哪里都可以。吻住Z的嘴,抓着Z的手按住小兄弟,Z白了一眼说你就知道欺负我,其实在Z嘴里不懂口暴过几次,也吞过精。女人就是矫情不是吗。Z说我是跪地上还是你躺着,我说你躺着我自己来,便跨坐在z头上,小兄弟一直晃着逗她,Z抬起头含住,乖巧的吞吐着,甚至还时不时深喉,可能是累了,Z说这下你满足了吧,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自己送上门的肉不吃。挺着屁股像在干骚逼一样干Z的嘴,干了一会,小兄弟抵住Z的喉咙深处,Z的嘴张的大大的,整根塞在嘴里,JB根处贴着Z的脸,足足有十来秒。来回几次Z可能有点吃不消,便放过。让Z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在后面玩她的骚穴,Z没有穿内裤,Z的逼草过太多次,也很熟悉,Z受不了指头进去捅,之前两个手指头进去很紧,这次伸了3个手指头,还顺便玩下菊花,Z一直叫受不了,说想要,我让她求我,Z也知道我的嗜好,配合求着说快点进来,让Z躺平,问她说要不要戴套,Z说不用,她有带药,这个小骚逼原来都准备好了,浪费我带了几盒玻尿酸避孕套。这个套之前和一个妹子搞的时候她用的,感觉还不错。很久没做,有点找不到洞口,磨了好几下才进去,Z深深的呻吟了一声,抱着她慢慢做活塞运动。Z也动情了要快点,双手撑在床上,抬起Z屁股,狠狠的干着,突然间用力插到最深,Z说,你好坏,得到鼓励便保持这个节奏干,Z一直啊啊叫,叫床一直很大声,但不会说骚话,这个姿势久了有点累,放慢速度把刚刚插她B的手指放进她最近玩着舌头。Z一直很喜欢抱着做,抱着她做了好一会,一边做一遍接吻,做了十来分钟有点感觉,便让Z趴在床上,准备后入,顺便休息会。后入一直抓着她的手狠狠操,Z是越叫越大声,做了一会射在里面。两人抱着休息,气喘吁吁,Z转过头来亲我,说很舒服,很久没怎么舒服。过了一会Z说要去洗澡,我懒得动。
我进浴室发现Z蹲在地上抠,走上前把JB放进她的嘴里,她嫌弃说还没洗就欺负她,我笑着这小兄弟你吃的还少吗。两人一起洗了澡,打了泡沫洗着,出来工作几年,生活不规律加上运动偏少,体质不比以前,每次做完都要休息好一会儿才硬得起来,今天倒是恢复很快,在帮她搓背的时候就插了进去,我比较高,每次站着做都比较累,后面做了一会,Z有点站不住,便到洗漱台,仍然是后入,Z扶着洗漱台承受着我的侵略,到后面整个人趴到洗漱盆里,已经站不稳,叫的很是激烈,嘴里一直喊着太大太粗,受不了。第二次一直没有射意,抽插频率很高力度又大,可能有二十来分钟,我自己也站不住,太累了,很久没有这么高强度运动。后面想射了,我说想射你脸上,Z说不行,说你射嘴里好不好,我不答应说今晚一定要射你脸上,以前口暴Z多次但没有颜射过,今天不颜射以后也不懂还有没有机会,我拔出JB,Z顺从地跪在地上,双手撸着小兄弟。快射的时候我抓着Z的头,自己撸着,射在几股在Z脸上,后面还涂抹下,有些射在头发上,眼睛也沾到了一点,把JB放进Z嘴里,Z也挺顺从的清理着。Z清洗的时候一直抱怨,说想好好洗个澡又被你这个禽兽糟蹋了。哈哈,能不禽兽吗。Z洗完头发,穿着浴巾,在浴室帮她吹头发,Z说好喜欢这个感觉,要是能每天都这样该多好。我也不懂怎么接话。
我穿上内裤,Z光溜溜的躺床上,两人抱着聊天玩手机。毫无睡意,毕竟心里都乱着,也知道这只是突然间的狂欢,再次分离,有无再见之期只能看老天爷脸色了。手伸到Z骚逼慢慢抚摸,玩弄着阴唇,在Z耳边说我想在窗户边干你。Z说这样不好,我说这在二十几层,对面就是海,没事的。Z突然转过脸盯着我问到,这几年你玩过不少女孩吧,现在懂这么多了。我没有回应反问,那你呢?Z幽幽的说,最后一次是和你做,你信吗?默然不语,这种情何德何能能遇到,只是爱情不等于现实。Z起身走到窗户边,从身后抱着她,看着海面上停驻的邮轮和货轮,是否船上的人也有着故事,他们是否都有思念的人儿。
伏在Z的脖颈间,慢慢的探索者,Z说等一下,转身去包里拿了东西,我问说你干嘛,Z说你不是最喜欢我涂着深红色口红给你口吗?我没想到Z一直记着这事,我也忘了我有说过。Z涂着口红蹲在地上,慢慢地褪下我的内裤,红唇轻轻的触碰着小兄弟,像是吃冰淇淋桶一样,慢慢地品着,眼睛抬头看来我一眼,舌头还在龟头打着圈,魂霎时间被勾住一样。不懂是做了第三次还是心情的原因,做了一半觉得索然无味,也没有太多感觉,Z下面干干的,我也觉得很没意思,像是在完成任务一样,做了一半就停下了。后面洗洗就抱着睡,第三次没有做完。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Z就盯着我看,说看你睡觉真可爱。说完Z就爬到被子里含住了小兄弟,闭上眼享受Z的服务,早上做了一次,我很喜欢女孩子趴在床上从后面干,Z挺瘦的,屁股也不翘,倒是很主动的翘着屁股,看着S型身材倒也不错。在后面又一次射进了Z的身体里。
白天带着Z在当地的景区逛了逛弥补下她的遗憾,吃吃当地的小吃。我跟Z说想爆你菊,Z说不行,没试过不敢。我说你是我的启蒙老师,好人要做到底,拗不过,小声的说去买下润滑剂。简直是意外之喜,之前也试探过好几次,这次也只是蛮说下。上次爆菊是有人安排,这女的处理过才过来的,很容易进去。我和Z都没有经验,在去买润滑剂路上还百度,也进论坛找爆菊的经验分享。晚上洗澡时候就涂了点润滑剂,出来她穿着丁字裤和丝袜,前戏做足后撕开她的丝袜开干,做一半的时候拔出来说试一下吧,Z也意会的翘起屁股,脑袋像鸵鸟一样藏在枕头里。但是怎么捅都进不去,Z又一直喊疼,后面就作罢。
第三天Z不想出门,在酒店又做了两次,她晚上的飞机。她安检前抱着我一直哭,说想要可以去找她,随时都可以。
此去,明日未知。愿君安好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