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妈身体真好

奶奶就生了我爸和姑妈。那时候家裏穷,没有找个好人家就把姑妈给嫁出去
了。当我们都进了城裏时,姑妈还在农村。
姑妈和姑父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比我小三岁,可惜的是俩孩子五岁时,在
河边玩耍时,不小心掉到河裏面淹死了。因为有了两个孩子,所以姑妈做了结扎
手术,不能再生孩子了。
姑妈觉得自己在家没照顾好孩子、而且不能再生了,感觉对不起姑父,于是
对姑父千依百顺,家裏的事,从来不要姑父去做,都她自己完成,她还跟着瓦匠
后面做小工。姑父受到两个孩子死了的打击,脾气变得暴躁起来,动不动就打骂
姑妈。姑妈的逆来顺受使姑父越来越变态,姑父对姑妈提出了各种变态的要求,
姑妈竟然都满足他了。
因为没有孩子,姑妈特别喜欢我,经常要接我去她家玩。我不想去,那个小
山村几乎没人了,大都搬走了,姑父没有好工作,没什么钱,于是没搬走。可是
爸爸看姑妈没孩子,于是逼着我去陪陪姑妈。
时间飞快,我已经6年级了,快要小升初了。这时姑妈又受到了一个打击,
姑父在建筑工地上被一块楼上的砖头砸死了。爸爸带了一些认识的朋友到工地上
闹事,结果工地老板大出血,赔了40万。那时的40万还是很值钱的,爸爸和
奶奶都劝姑妈改嫁——反正姑父家一个人也没有了。但是姑妈竟然没答应,这是
我们都不能理解的,我也是后来才明白。
姑妈把钱存到了银行,还住在那个小山村。小学终于毕业了,我又一次被爸
爸送到了姑妈家。姑妈特地买了冰箱,为我批发了冷饮,买了我喜欢的猪肉。虽
说吃的很好,但是只有姑妈和我两个人实在太无聊了。我经常和姑妈说,我要回
家。那有好多山,路难走,要不然我自己就走回去了。
一天,姑妈对我说:「小宝,我带你去爬山吧。」
「不去,爬山太累了。」
「我背你去,在山上烤红薯。」
我很喜欢吃红薯,于是同意了。姑妈在家习惯赤脚,没想到她背我去爬山竟
然还是不穿鞋。我小时候好吃懒做、不运动,长得挺胖的,可是姑妈轻松地就背
起了我。
趴在姑妈背上,我问:「姑妈,你怎么不穿鞋啊」
「在家习惯不穿了。」
「脚不疼吗」
「我不怕疼。」
「真的吗我掐你试试行吗」
「嗯。」姑妈竟然同意了。
我试探着掐了下姑妈的胳膊,她竟然毫无反应。
我逐渐加大力道,可是当我用上了浑身的力气时,姑妈还是觉得不疼。我用
大拇指的指甲将姑妈的皮都掐破了,这时我高兴地问姑妈:「疼吗」
「不疼。」
「这怎么还不疼啊」
「比这更疼的我都习惯了,这个自然就不疼啦。」
「哦。」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姑妈背着我继续爬着山。终于到了山顶,我从姑妈背上下来了。我让姑妈抬
起脚,让我看看她的脚掌,脚掌上长了许多的老茧、裂了些许口子,和我那光滑
的脚掌有着天壤之别。
姑妈带我走到了种红薯的地方,教我怎么挖红薯。挖完红薯后,她拿出了打
火机,点起了火,将红薯放入火堆中,不断地向火中添加树枝。
我呆在一边,思考着为什么姑妈不怕疼呢,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不够疼。
我鬼使神差地用根枝条点上了火,然后在姑妈的后背上点燃了姑妈的衣服,
试试她怕不怕火烧的疼痛。那个化纤的衣服立马就燃烧起来,火很大,我吓得直
哭。可是姑妈既没尖叫也没吓呆不动,她飞快地脱掉了衣服和被引燃的裤子。她
不但没责怪我,还安慰着哭泣的我:「姑妈不疼,别哭别哭。」
看到姑妈没有责怪我,我抹干眼泪,破涕为笑。当看到姑妈光着的身体时,
我几乎惊呆了,姑妈的身上遍布深色的伤痕,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再仔细看
看,不像是刚才的烧伤,我问姑妈那些伤痕是怎么回事。从姑妈口中得知,这些
伤痕原来都是姑父的杰作。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在我的不断追问下,姑妈终于向
我讲起了她和姑父这些年的事……
和往常一样,上完班的姑妈回到家后,立即脱掉了全身的衣服和鞋袜,然后
在厨房烧完饭,端到桌上、跪在一边、静静等待姑父吃完。姑妈然后吃些剩菜,
清理干净后就立马到农田裏干活去了,估摸着时间回家穿上衣服再去上班。
到了晚上回家后,姑妈将迎接姑父的变态虐待。在吃完饭收拾好后,姑妈跟
着姑父回到了卧室,接受几个小时的虐待。
姑妈自觉地跪在床边,舔着姑父的鸡巴,一直舔到姑父射了出来。姑父终于
射了出来,接下来便是对姑妈的虐待了。
姑父拿来了两个苹果:「把你的臭逼和屁眼塞起来。」
姑妈拿着苹果抹了点淫水然后扒开了她的逼,将那苹果向她的臭穴塞去,一
前一后竟然塞了进去。姑父从墙上拿了根粗大大麻绳,并非是将姑妈捆起来,而
是用这粗大的麻绳抽打姑妈的身体。每一次抽打,姑妈的身上就多了一道深红的
鞭痕,不一会儿姑妈的身体就浮肿起来,可是姑父竟然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姑妈也不求饶,任由姑父鞭打着。
姑妈那干枯的皮肤又一次被姑父打破了,血流在了地板上,姑父终于停了下
来,将那条染红的麻绳挂在了墙上的钉子上。
姑妈从床下拿出了一盒图钉,递给了姑父,然后捧起了她那下垂而且破皮红
肿的乳房。姑父将那图钉按在了姑妈的奶头上,姑妈嘴裏发出了嘶嘶的呜咽声。
每个奶头上都按上了5个图钉,乳尖一个、周围四个。
姑父将图钉扔给了姑妈:「自己全部按到奶子上面去,要是没按得紧、掉下
来一个,我就抽你十鞭子,打烂你的奶子、抽烂你的屁股。」
姑妈咬着牙,将图钉一个接一个地按进了她那遍布伤痕的乳房,为了防止掉
下来,她自己用力拍打了自己的乳房几下,确认图钉都深深地钉入她下垂的像个
空布袋的胸脯。
姑父拿起床边的拖鞋,狠狠地拍在了姑妈的背上,那个力道真大,直接将姑
妈拍趴下了。姑妈迅速地爬了起来,她的乳房上的图钉竟然一个都没掉下来,可
见她按得有多深。
「扶着床撑好!」
姑妈顺着姑父的意思双手撑着床沿,弓着腰,让姑父继续拍打。
姑父打了一会儿也不高兴再打了,毕竟打人也会累的,姑父终于将拖鞋丢在
了地上。此时姑妈的后背已经被打得红得发紫了,可是姑妈竟然忍受住了而没有
反抗。
姑父拿起了姑妈脱下的奶罩,丢给跪在地上的姑妈,命令道:「戴起来,把
奶子上的钉子包好,不要掉出来,明天就这样去上班。」
「嗯。」
「明天早上不要穿内裤,下面塞的两个苹果不准取出来,就这样去上班。」
「嗯。」姑妈顺从地答应了。
姑父躺下来睡觉了,姑妈忍着痛到卫生间冲了下澡,然后带上乳罩、躺下睡
了。
到第二天早上,两个苹果已经掉了出来、姑妈身上的浮肿竟然已经消退了、
破皮处也结了痂,身体素质真好啊,这种伤都能好得这么快,应该是适应了吧。
姑妈不费力地就将两个苹果重新塞入了阴道和肛门,松弛得厉害啊,套上了
短袖和中裤就去打工了。
日子就是这样周而复始,而姑妈的忍耐力也不断地提升着。
姑妈的讲诉使我第一次了解到女人的忍耐力有这么强,而且就在这时候我有
了探究女人忍耐极限有多大的想法,这也是我后来在我的姑妈身上施行变态虐待
的根本原因。
「被你姑父虐待多了,现在也就习惯了,所以不怕疼了。」
「哦,你下面真能塞进苹果啊」
「嗯,你姑父经常往裏面硬塞东西,撕裂了几次后,就松得不得了了。」
「我要看。」
姑妈竟然答应了,身无寸缕的她叉开了双腿,我看到了两片长长的肉片垂在
两边,中间张开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我情不自禁地将手往裏插去,一只手进
去了都还没满,我又将另一只手插了进去,虽不如第一只手轻松,不过还是插了
进去。这时我注意到姑妈的脸上露出了舒爽的表情。
我在裏面用手捏了几下,姑妈嘴裏发出了呜呜的呻吟,我觉得好玩,便用手
在裏面捣动着,姑妈被捣得淫叫连连,骚水直淌。肥胖的我很快便觉得累了,于
是将手抽了出来,姑妈的下体顿时变得空虚无比。
一旁的火堆已经熄灭,姑妈从灰烬中拿出了烤好的红薯,仔细地替我剥掉了
皮。我狼吞虎咽地吃掉了4个红薯,喝了点带来的饮料。
看着没有吃完的红薯,我舍不得丢弃,可是又没有东西来装红薯。我突然想
到了姑妈的大穴,把红薯塞到姑妈的大穴裏不就行了。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姑妈,急于想满足空虚的下体的姑妈,高兴地同意了。
还有些烫手的红薯被她塞进了下体。为了防止她那宽松的阴道装不住红薯,
我塞得很紧,姑妈的阴道绷到了极限,我都不能插入三根手指了。
赤裸的姑妈背着我下山了,趴在姑妈背上的我又不安分了,我的手游走在姑
妈的乳房上左捏捏、右掐掐,时不时揪揪奶头,姑妈依旧稳稳地托着我的屁股。
当经过一棵树下时,我被带刺的枝条刺得大叫一声——真的很痛,姑妈立刻
停了下来,问我要不要紧。我没回答,而是让姑妈折下了那根带刺的枝条,姑妈
将那根枝条折了下来,手也被扎破了。
姑妈将枝条递给了我,还不忘嘱咐我小心别刺到自己。我重新趴到了姑妈的
背上,姑妈托着我的屁股,继续向山下走去。带刺的枝条成为了我折磨姑妈的工
具,我挥动手臂,将枝条抽打在姑妈的身上,皮立刻被打破了,血淌了下来,我
不是害怕,而是变得兴奋起来,更加用力地抽打着姑妈。姑妈的身体早已习惯了
这样的虐待,这种程度的虐打更激起了她的受虐欲望。
一些刺被抽断了,留在了姑妈的肉裏,我用力地按着那些刺入肉裏面的刺,
姑妈发出了舒爽的淫叫:「啊,用力,我就喜欢被虐待,我喜欢疼,狠狠地打我
吧!」听得我热血沸腾,手上的力道也更大了。
那根枝条上的刺全部刺入了姑妈的身体裏,我又让姑妈折了几根给我,我将
带刺的枝条扔在姑妈前进的路上,看着姑妈踩到了刺上,姑妈忍受力惊人,没有
拔出脚掌上的刺,就这样背着我一路走回了家。
到家后,我从姑妈的背上跳了下来,姑妈蹲在地上,将红薯一个个地生了下
来,她的阴道此时已经无比巨大,难以合拢了。接着,姑妈坐在地上,开始拔除
脚上的刺,我看到脚掌和足弓上深深地插着几根硬刺,真的难以想像姑妈是忍着
多大的痛苦走回来的。
身上的刺最终也被拔了下来,姑妈告诉我这些伤都是小伤,一夜就能好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