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气新娘序01~08完

序幕
千万重的灵光霞气在天外之天虚无缥缈之境呈现,直达天庭,此种异象引起
了太上老君的注意,只见他掐指一算,随即露出了然的微笑,并乘云往该境而去。
而那虚无缥缈之境中弥漫着自然而成的烟雾,其间又有一股祥和、宁静的气
盘旋不去,只见一位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浑身充满灵气之美,犹如天仙般
的曼妙女子十分优雅的闭目盘坐在高台处。
她的周围环绕着盛开的百花,花香阵阵,蝴蝶纷飞,百鸟齐鸣,仿若世外桃
源。此地不属三十六天,不归天、人、修罗三善道;亦不涉畜、鬼、地狱三恶道,
它自成一格,随天地而孕育,为其自我之主人,随性而生,率性而为。
此时,太上老君飘然降临,该名女子美目倏然一睁,眼神之间流露出淡然。
「你又来做什么」女子语气平淡得令人感觉不到一丝情绪。
太上老君对她冷淡的反应毫不以为意,依然含笑而语:「紫薇仙人,我们不
过一百年未见;你就如此生疏冷淡,实非待客之道喔!」
紫薇仙人根本就不理会他的调侃之语,因为她一点儿都没忘记,是他在一百
年前莫名其妙的出现,把那五个女娃儿给丢在这里后,就一熘烟的跑得不见踪影,
只丢下一句「百年后见」,让她连句话都来不及说。
所以,当他再度现身时,她哪里会给他太妊凶脸色看更何况,她一向都将
情绪掩藏在心底深处,不现于形体之外,这是她的习惯,一个人独处久了,就不
会再有任何情绪反应。
谁知道这个臭老头竟然给了她五个小麻烦,虽然这五个小女娃里有的也十分
的善解人意又可人,为她的生活增添了些许热闹,但若必须承受随她们而来的超
大麻烦,那她情愿捨弃不要。
她一点都不想承认,这百年来,她已对这五位女娃儿产生了感情,更对随她
们而来的大麻烦也起了反应,让她百年来不得清静;再加上他神出鬼没般的行踪,
更让她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他的纠缠是如此的扰人,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勉强维持表面上的淡然。
每次他来时,总会带着五个小鬼一起来;那五个小鬼和他的气息相仿,奇怪的是
那五个小女娃儿总爱与他们玩在一起,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看紫薇仙人陷人自己的思绪中,太上老君马上就明白了她的心思,并且开口
道:「紫薇仙人,这全都是你们的千年情缘所致啊!」
太上老君突然冒出此语,让紫薇仙人一时怔愣住,随即以着极为诡异的眼神
看着他,良久不语。
太上老君安然自得的回望着她,似乎在等她开口。
果然,紫薇仙人静默了好一会儿后,不禁疑惑的问:「千年情缘」
「没错。」太上老君点头,「时机已成熟,告诉你亦无妨。我会把那五个女
娃儿寄放在你这里,是因为她们和你有缘分哪!千年之前,你是颗紫薇星,个性
活泼可爱,心地善长,总爱跑到我这里来和那五个女娃儿戏耍,久而久之就培养
出一段情感来,所以现在她们才会来和你作伴。」
「既然我是颗紫薇星,为什么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太上老君的话引起了
她的好奇。在以前,她对任何事完全没有任何的兴趣与反应,不论怎么做、怎么
想,这颗心就是波澜不起。
但不知为何,从太上老君带着那五位女娃儿出现开始,她的心就起了变化,
而玄元天魔与那五个小鬼的出现,更是让她措手不及,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
玄元天魔是个十分怪异之人,不论她表现得如何冷淡、厌恶,他就是不死心
地死缠着她不放,让她根本无法掌控情况,只能任其发展。如今,太上老君竟然
告诉她,她和他们都有千年情缘
「那是因为你在千年前救了被玉皇大帝关在七宝塔内的玄元天魔。当时,你
被他那悲鸣与愤怒之音给打动,一时起了怜悯之心,替他撕下封印之条,还在他
的双目之间落下一吻,因而让塔门大开、封印解除。你亦因此而受玉皇大帝惩处,
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既然如此,那我又为何会在这里现身」若已魂飞魄散,天地间应早巳没
有她紫薇的存在,那她为何又会于此地应化而生
「那是因为五个女娃儿的关系,唉!」说到这里,太上老君幽幽的叹了一口
气,脸上第一次出现凝重的神色,「前世因,今生果,若非情字作祟,又如何会
衍生出一连串的爱恨情仇与纠葛呢也因此才会有轮迥之道、千般情缘哪!」
太上老君感慨的说着,然后看向远处,「五位女娃儿不忍你魂飞魄散,于是
一同向我求情,希望能保住你的魂魄。但我若背天而行,一旦被识破也得受罚,
可她们却苦苦哀求,更愿为你之命承受任何后果,深受感动的我才会助你一臂之
力,将你的魂魄送到这天外之天来,隐身寄居于此,让你随天地灵气与日月精华
在千年后再度应化而生啊!」
听他这么说,紫薇仙人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么说来,我这仙人之封,也是
太上老君在玉皇大帝面前为我说项,才有此封号的」
其实,她一点都不在乎有没有这个封号,因为她根本就不希罕,也不想受拘
束,只是她没想到,自己依然逃不过天界之道。
「非也!非也!那是因为你有天命的关系。那五位女娃儿与你已成命运共同
体,要化解人间之大劫难,就必须有你的帮忙,所以才会让你受此敕封。」
「凡间之劫难与我何干」
「大大有关系。这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这场大劫难会发生,都是因为你不
愿意接受玄元天魔的真心所致。」
「笑话!」紫薇仙人闻言忍不住嗤之以鼻,「我为何不能不接受」
「那是因为当时你在他的双目之间落下一吻时流下一滴泪水,那温热的触感
奇异地扯动了他如钢铁般的心,诡谲地渗进他魔魅无情的本性,让他只为你一人
悸动、牵挂。」
「难道这是我的错吗我都为了救他而受到处罚了。」
「当时,他为了你被玉皇大帝打得魂飞魄散之事而大闹夭庭,在众仙措手不
及之际,又一熘烟的跑得不见踪影。之后才晓得他竟是跑到极邪、极异之地去,
并且收服了五煞星神,让他们跟随其左右,便得他的力量更惊人,并让他的势力
变得更可怕。」
「然后呢」这个话题她可就有兴趣了。原来,那五个既邪狂又魔魅的诡异
小鬼竟然就是五煞星神,来头确实不小,玄元天魔有这个本事让他们跟着他并听
命行事,可见他的本事之高强,已到了令人无法测量与想像的地步。
「他一发现你的气息马上就追到这里来了,可是这一百年内你都无动于衷,
惹得他耐心尽失、魔性大发,终于大开杀戒,还命五煞星神下凡,投胎转世为人,
扰得人间不得安宁、灾祸连连。」
「你是要我去叫他收回五煞星神,不要危害人间」
「不!不!不!」太上老君连忙摇头否认。开玩笑!要是真让她去了,那他
的计画与任务要到何日才能完成啊而他之前劝说玄元天魔之事不就是白费心机
了吗
看她怀疑的直盯着他,太上老君急忙道:「我的意思是说,就算你去劝他,
他也未必会听啊!除非你愿意跟他在一起才成。」看紫薇似乎要蹙起眉头来,他
连忙又道:「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答应,所以我也不会为难你,更何况,依你现
在的性子……」
太上老君突然停顿了下,并且摇摇头小声的咕哝:「根本和以前完全不同,
受冷冰冰的寒气与天地之间的灵气而生的你,哪里还会有什么情绪反应呢」
「什么」
太上老君当然知道紫薇仙人听到了他的低喃声,于是笑着对她道:「没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要让那五位女娃儿下凡投胎转世为人了。」
他的提醒,让紫薇仙人的心霍然开朗与顿悟,眼神也清澈了起来,不再有疑
色,「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了,原来,你是要以五位女娃儿来克制五
煞神」
「聪明!」太上老君微笑的抚着垂到胸前的白色鬍鬚,呵呵的笑着赞美她。
谁知,紫薇仙人的神情丕变,并坚决的拒绝:「办不到!我才不可能让她们
去受苦。」
太上老君似乎早就预料到她的反应,依然沈稳的道:「我早就知道你对她们
有了感情,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们之间才会有所牵扯吧!」看到她激烈的
反应,太上老君在心底笑得更是开心。只要她对她们有感情,那他接下来的计画
肯定会更成功,到时候,说不定连月下老人都要佩服他牵红缐的功力比他强了呢!
太上老君的话语之间透着玄机,这让紫薇仙人感觉不对劲,好像她无法从这
个事件里脱身而出似的。「说吧!你到想做什么」
「让五位女娃儿下凡投胎转世,并让她们与下凡的五煞星神命运有所牵扯,
必可化解这些灾难,等到功德圆满之日,她们自可回归天界。」
紫薇仙人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太上老君,然后才轻声的提醒他:「她们
本来就是你带来的,现在你要怎么做便去做,又何须问过我」她挑眉问他,有
种这老头就是非把她给拖下水不可的感觉。
「但是,在她们下凡的这段期间需要你的帮忙与照顾,难道你忍心放着她们
不管吗毕竟她们下凡的际遇是和五煞星神有所牵联的喔!」太上老君一副危言
耸听的模样,故意要让她担心,好让她涉人此事件之中。她可是最佳女主角,没
了她,这场精采好戏耍如何演得下去
「为什么」她不懂为什么这五位女娃儿非得和五煞星神有所牵扯不可,她
们都是十分善良、可爱的女娃儿,再怎么样,也不该让她们下凡遭受此劫啊!
「因为她们的本命星是五福星神,除了她们之外,又有谁能够劝化五煞星神,
与他们同返天庭重新归位呢而这段期间,你与玄元天魔必须朝夕相处、形影不
离,好随时对于任何突发的状况给予适时的帮助。」
「什么」听到太上老君这么说,紫薇仙人的脸色大变。
要她和那个家伙朝夕相处在一起她都避之唯恐不及了,这老头竟然还要她
这么做!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但是想到那五个女娃儿,她又有些犹豫起来。
***
「既然你这么怕她们被欺负,那何不由你来盯着玄元天魔呢」
早知道紫薇仙人会这么说,太上老君十分沈稳的答道:「怎么怕自己的定
力不够,被那家伙打动了芳心吗你应该明白,那家伙除了你之外,是不可能让
其他人接近的。」
就算她百般不愿,但当她擡眼看到那五位女娃儿可爱天真的脸庞上带着纯真
的微笑时,她又于心不忍,生怕她们会受到欺负与伤害,毕竟五煞星神不是那么
简单对付的人物,其心肠也比一般人来得硬。光想到玄元天魔,她就觉得有些无
法招架了,更何况是她们呢
就算她们不是面对他,但他那五个手下也不弱呀!也对,难道她真的就这么
怕他吗想来自己的身分也是个仙人,谅他也无法对她怎么样,否则这百年来,
她又如何能安然的处在这里呢
一番深思熟虑后,她点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
闻言,太上老君随即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呵呵笑道:「太好了!」想来
他的计画已成功一半,若玄元天魔想要得到紫薇仙人的心,就要看那家伙的努力
程度罗。
现下,他的任务就是将五位女娃儿送下凡间,之后,他再到月下老人那里去
请求帮忙,要他为他们系上红缐,然后他就可以清闲一下罗!
***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道清脆柔和的童稚声音响起,语气里带着疑惑与好
奇。
背对她的是一个约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一身白色的衣袍,直挺的背嵴散发出
浓烈难以亲近又疏离的气息,尤其那明显的肃穆,寂寥得就好像荒凉的墓地般死
气沈沈。
纵然他散发出这样骇然的死亡气息,福寿星却感觉到有一股连她都不明白的
动力,要她去接近他,仿佛这么做才是对的,而她的心才能安然。更何况,每次
他跟着他的主人来的时候,她总是会特别注意到他;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跟随他的
身影移动。
这是他第十次来,每一次她总是要自己鼓起勇气接近他并且督促自己开口和
他说话,但往往在接近他后,总无法开口发声,直到今天,她终于鼓起所有的勇
气,不顾一切的和他说话了。
当他转过身来看着她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屏着唿吸——十分的紧张,
可当她看到他紧盯着她看时,心底竟然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悸动,让她的心脏蓦地
一紧,微微瞪大了眼睛,更没想到自己的心竟会只为他一人而起伏。
那眼神她不是早该习惯了吗毕竟从她第一次看到他开始,他就已经是这个
样子了,只是,每看到一次,她心底的震撼仍旧如昔。
那么死寂又毫无生命力的双眼,只是微微闪着妖异的红光;那诡异的幽光,
让人似乎一看进他的眼睛里,就会被那魅惑的妖邪眼神给勾去魂魄、丧失生命力
似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她只知道,他的眼中除了这诡异的幽光外,再无任何情绪波动,宛如一潭死
水;若是一般人,一定会觉得他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死人。
因为他的脸色苍白,那近似透明的肌肤上没有一点点血色,也没有任何的表
情,只是僵硬着。就连他的身体也是种苍白到诡异的肤色,但是他的身材却是结
实而强壮的,虽然看似营养不良,实际上却蕴藏着无比可怕的力量。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知道他所隐藏起来的力量,只知道自己就是不由自主的
想要接近他,并且有股想要了解他的冲动与欲望。
她好奇的问话并没有得到任何反应,少年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即又转身看向
那一池荷花与睡莲并存的仙池,里头还有活泼好动的各色鱼群在里面悠游。
看他又转身背对着她,福寿星也不以为意,反而更往前走去。她正想要开口
再次询问他之际,却敏锐的察觉池里的不对劲,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一张小嘴
微张,纤纤玉手难以置信的指着池里的异样。
那些原先开得娇嫩、翠绿的荷花、莲花,竟然在一瞬间变得枯黄,而原本活
泼跳跃的鱼群也全都毫无生息的躺在水池里,似乎只剩一口气在那里苟延残喘。
这怪异的现象让福寿星整个人愣住,惊吓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此时,她似乎
听到他毫无生气起伏的森冷音调幽幽的传了过来……
「如果你不想也变成这副模样的话,马上离开!」
若非她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错,真的听到了这些话,她还会以为他从来没
有开过口呢!原来他连声音都是那么的冰冷而无生气,只是震惊过后,她对他仍
是有着满满的好奇。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诡异的情况是你造成的」虽然心底有谱,但她还是
想从他的身上得到肯定的答案。
只见他轻微的点了点头,若非她看得十分仔细,还真要以为他一点反应都没
有了。她不以为意地往下说:「那你是怎么做的为什么你一接近,就会变成万
物死寂的模样」
死神星一听到她的话,迅速的转身,快速得犹如流星划过天际般。这一次,
他仔仔细细的将她打量了一遍……
她那双温暖却又柔和的眼散发着清澈的光芒,让人看了就觉得十分舒服,圆
圆的眼睛上有着眉目流转之间形成的魅惑性感,直挺却又圆润的鼻子、看似丰润
的桃色双唇与双颊上嫣红的苹果脸形成一张可爱又清秀的脸庞。『娇小的身子十
分的丰满圆润,皮肤细緻又白皙,粉嫩多肉的模样,令人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
她看起来顶多十二、三岁的模样,声音稚气又清朗。
她绝不是什么天仙般的纤纤美人,充其量只是看起来相当地有福气,圆润的
体态显得十分的可爱,却又不失灵巧;幸好她虽然看似丰满,身材比例还算均匀
有曲缐,要不然整个人就会圆磙磙的像颗球了。
「为什么你看起来一副没事的模样」这是他第一个想到的问题,就这样自
然而然地问出口。
他一向不爱说话,除非必要,他绝对不开口,但不知为何,一看到她这么接
近自己,脸上不但无任何异状,还相当红润,竟令他荒谬的想要掠取她的暖。
照道理说,他是死神煞星,任何近他的万物,只要是有唿吸、有生命的皆非
死即伤,她又怎么会安然无恙又脸色红润的站在眼前,对他问东问西的呢
「为什么我要有事」福寿星疑惑的看着他。
「因为我是死神星。」
这句话似乎已经可以解释一切,谁知,她完全没有进入情况。
「咦」她的脸上还是呈现出很多的问号,不懂他为什么突然介绍自己,然
后在想了好一会儿后,突然露出友善的大笑容,兴奋的对他道:「很高兴你愿意
和我做朋友,我是福寿星。
看她主动又热情的伸出手来想要与他交握,他不禁微愣,随即露出一丝厌恶
的神情。这女人是白痴不成他是在回答她之前的问题,为何会造成这种情况全
都是因为他的身分所致,她却误以为自己要和她做朋友,还主动报上名字!他哪
管她是什么东西,只要她不要来烦他就成了。
正想开口要她磙开时,却睨见了她笑弯的眉与圆圆的脸上那明亮的笑容,他
的心宽诡异的悸动了下。他忍不住蹙起眉头来,讨厌自己会有这种从没有过的情
绪。
「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不然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啊」福寿星的话似
乎近在耳边,当死神星回过神时,才赫然发现她的圆脸已近在眼前,脸上正流露
出关怀的神情。
他本想推开她,但脑海里却飘进一个想法——她是因为他吗这么自然不做
作的关心,他从没有体会过,他也以为自己一点儿都不需要,直到如今他才发现
这种想法是个大大的错误。
才这么一想,他的心下又是一震,因为他发现她温热细滑的手掌已贴在他的
脸上不停的抚摸,嘴里还不住的询问:「你没事吧」
福寿星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脸色之所以会突然变得那么难看,全都是因为她靠
近的因素,还十分天真的接近他。
伸在半空中本欲推拒的手顺势往前伸去,直到碰触到她柔软的腰际,便一把
将她拉到自己怀里,让她柔软又温暖的身子紧偎着他。当她靠着他时,他的鼻息
之间盈满了由她身上所飘散出的自然香气,令他的神智竟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一向沈寂犹如死水般的心湖,竟然会为了这个
一脸笑容又大胆靠近他的女娃儿而泛起涟漪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一丝改变,依
然是那么的僵硬死灰,但是他的眼中却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微妙变化闪过。
死神星急急的放开她娇小的身子,想要让她远离自己,免得又被她影响了心
神,却发现她脸上仍是那抹真诚的关心。疑惑浮上他的心头,为什么她可以如此
自然的流露出对他的关心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她接近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他是死神星耶!倏地,他的脑海里勐然闪
过她刚刚的话。
等等!她是福寿星难怪她接近他会一点事情都没有。又有福气又长寿的星
神,就算碰上了他这个死神又如何
眯着眼睛仔细的瞧着她,那天真的眼神与无邪的纯真脸庞深深的吸引了他,
牵扯着他的心房,令他认为无心、无情的自己有了一丝的波动。
突然涌上的强烈佔有欲佔据了他整个脑海与胸腔,这是从没有过的情绪,令
他想要将她占为已有;不假思索地,他突然张口咬了她粉嫩红润的脸颊一下。
福寿星因为吃疼而退后了一步,眼眶里马上盈满痛楚的泪雾。
「你咬我」她的声音里流露出委屈,目光略带指责的射向他。
她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却一点都没有撼动他,反而令他原本毫无生命气息的
眼眸盈满了掠夺的野蛮光芒。「你想和我在一起」
他突兀的问话让她忘了脸上的痛楚,原本捂住脸颊的手也放了下来,双眼顿
时出现光彩,只见她兴奋而用力的点着头,「嗯嗯,我很喜欢你喔!」她的反应
是直接而坦白的,气息是明亮而温暖的。
他是个绝情冷心又难以接近的死神煞星,不想和任何人相处,也不要任何人
来接触他,就算是他的师父、那群兄弟也一样;他没有任何的情感存在,黑暗早
就吞噬了他的心灵。
但是,她这句话却直接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坚硬如石的心裂了一道小缝隙,
得以容纳她的温暖,而那好似一股暖流流进他的心田里一般,产生一股不可思议
的感受。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的表情变得狰狞扭曲,却又无力抗拒,他觉得自己的五
髒六腑几乎要翻搅而出,陌生的情潮绞痛了他的心,令他忍不住低吼出声,双眼
也变得血红而可怖,散发出妖邪的红色光芒。
他倏然上前用力的抓住她的双臂,瞠目且激动的看着她,「给我个承诺!」
「什么」他如此异样的激动,让福寿星吓了一大跳。他抓得她好痛喔,呜!
她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叼他好凶喔!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给个证明让我相信你。」
「怎么给」
「陪我。」不知为何,千百年的孤寂感受竟在此刻莫名的涌上心头,让他迫
不及待的想从她身上吸取、索讨些什么,好像不这么做他就会失去她、错过她似
的。
「好。」福寿星没有多想,直觉地一口答应了他。
直到她的话说出口,她才惊觉自己答应了什么,但是,她似乎也没有反悔的
馀地了,他们之间的情缘就在他的佔有欲与她的承诺之间,有了生生世世的牵扯。
一道白色的光芒突然向他们射来,他直觉地就要去挡,谁知那光芒的目标正
是他,力道强劲得让他的身子一下子就向下坠落。
福寿星看到他不停的往下坠落,急得几乎要哭了。怎么他才好好的和她说着
话,突然间就有了如此巨大的转变她担心他的安危,急得哭了,不假思索地就
想要纵身往下跳。
就在这紧急的一刻里,她却被另一股力量给拉扯住,「不急,你的时间还没
到,更何况,就算你想下去,也不是从这里。」
福寿星仓促的转身,看见一个老者正笑盈盈的望着她,轻松自在的以法术制
住她的身子,不让她离开,「老伯,你放开我,他……」
她的话被太上老君的摇头给阻断了,只见他笑呵呵的道:「真是宿世情缘哪!
也难怪你会对他如此的关心与挂念,或许人间这次的劫难,正是为了让你们一偿
宿缘后各自再归位的机缘吧!」
福寿星一心只念着死神星的生死福祸,根本没将太上老君的玄机之语给听进
去,「你快点放开我嘛!我要去……」
「想去救他」
「嗯。」看他这么了解自己的想法,福寿星连忙点头应和。她的思想单纯又
直接,一点儿都不会掩藏情绪。
「那……」太上老君的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这些女娃儿和她们本命星
的本质一样,全都那么的善良纯真,只要三言两语就可以摆平,不像那些工于心
计又可怕的煞星,总得让他用些不人流的小人步数,唉!
真是有辱他尊贵的仙格哪!
这些天真的小娃儿真是可爱多啦!太上老君心情大好的道:「我送你去找他,
好让你知道他好不好,并让你去救他,这样可好」
「好,好!」听到他这么说,福寿星不疑有他的随即点头同意,脸上那明亮
的温暖笑容又绽了开来。
「好,那你闭上眼睛,让我送你一程吧!」
只见一颗闪烁着光芒的星子倏然划过天际,往凡尘蓦然坠落,一刹那间便消
失了踪影。
太上老君笑着从怀里拿出从月老那儿拿来的两个人偶,将红缐给紧紧的系牢,
并交给隐身在一旁的紫薇仙人。
「好啦,大功告成,该下一对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