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岁的妓女素纯

我今年25岁,由十几岁涉足性事以来穿梭于不少野间花丛寻欢,在这几年来玩过的女人极多,由10几岁少女到60多岁的祖母级熟女都玩过。
其实我较喜欢身材丰满的中年熟妇,尤其对40多岁皮肤白的丰满熟妇更是喜爱,这类熟妇大都生养过,身材也多为丰乳翘臀的丰满型;一来喜欢她们多数奶胀屁股大摸起来有手感、二来这类妈妈级的中年熟妇床上经验极丰富,玩的性爱花式较多而且熟练,重点是放的开。
去年小弟经朋友介绍试过一位南部知名的50岁妓女,却是熟妇妓女之中的经典,除了她是我玩过的妓女之中年纪较大之外,招唿服侍也是令人十分满意的。她的上围很丰满,戴的奶罩是38E罩杯,皮肤白但是有些松弛,有些不足之处是已停经。
停经的妇女在前戏时如果不略多调弄,下阴分泌得就会不太够。她的服务很周到,和她玩弄一会如果分泌得少,就会叫你花多些时间作前戏,也不计较时间,如果还嫌不够,她就会涂些KY(润滑剂)在阴户然后扶持着阴茎很温柔帮你纳入自己体内。
但通常插入后抽送一轮总有不少津液分泌的,这点也是和她做爱时投入的表现有关吧,除了不计较客人做的时间和次数,而且任你想怎样玩都笑呵呵的不反对,她有贤良慈母型的长相,可是床上的表现却是极其淫荡,所以我近年来上去光顾了好几次。
后来玩熟了才知道她原来是姓陈的,名叫「素纯」,丈夫在海外工作,二个儿子也在外县市工作不常回家,她已经暪着家人私下兼职当妓女已有10多年了。
我曾问过她为什么当了这么多年的妓女?是钱不够用吗?
她说不是钱的问题?赚钱只是顺便而已,她是真的是喜欢和不同男人做爱的感觉,不喜欢阴道空虚的感觉,一天没跟男人做爱,一天没吃到精液就会觉得浑身不对劲,才会一直当妓女,就算不当妓女,她也会主动出去勾引男人跟她做爱,只要有男人愿意干她,就算对方是乞丐或流浪汉,她也会主动张开大腿让人操,如果都没有男人要操她时,就算是条公狗,她也愿意趴下来当条母狗让公狗操,反正只要有鸡巴就可以,因为她陈素纯就是个淫荡的女人,是条千人操万人骑的母狗。
我和陈素纯熟络后,通常在她的工作室做完后,都会坐一阵聊聊天才走。
闲聊之时据她说,时常有些20岁上下的大学生,甚至未满18岁的高中生来找她破处,而且大部份都是要跟她玩角色扮演,扮演恩客的「妈妈」,玩这类的近亲角色扮演性爱游戏多了些刺激感,我则喜欢她的外表身材像日本AV片中「近亲相奸」片中的中年母亲角色,尤其是那对有点外扩外垂的丰满肥硕的木瓜状巨乳,也就要她扮演「妈妈」的角色,于是每次都和她玩母子乱伦的性交游戏,她也知道我的嗜好,于是在边干着边叫她「妈妈」的时侯,她也喘着气答叫着配合我,逗得我每次都很痛快地大泄一轮。
她的收费是2小时2千元不限次数,熟客还可以玩口爆或颜射,也可以不戴套在她的淫穴中出射精,其实她的尺度很大,只要客人提出要求,基本上她都会满足客人的需求,就连SM捆绑、多P杂交或者户外野炮都能接受的,她最喜欢户外多P暴露调教之类的。
相信熟女爱好者都会很喜欢她这类经验丰富,配合度高又服务好的中年熟妇。去了两三次后,她就对我说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在那里过夜,夜渡费只收5000元,由夜晚八点玩到次日,之后我试了两次过夜,年轻力壮的我几乎没怎么睡,由晚上玩弄到凌晨,已射了四、五次之多,累得陈素纯疲倦不堪,早上睡醒还来个晨炮,再干她一次。
每次媾合她都是很投入地迎合,就算早上刚睡醒被我再干一次还很累,但弄了一会她还是乐得大叫吃不消,走的时侯仍然热忱送别令人回味。
上周又打给陈素纯约时间,已是第3次上她那儿过夜了。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句,她说今天可以早些上去,比之前的8点早2小时,这足够我多干她一次了,而且她说才刚买了两套性感的情趣内衣裤作陪睡的穿给我看。
前2次过夜后,走的时候我向她要了她穿过的透明蕾丝内裤作留念,说是留念其实只是我的小弟弟有需要时作慰藉之用,她也知道我的用处,所以把自己穿过的透明蕾丝内裤脱下给我,还弄了些她私处分泌的淫液残留在裤裆给我分享。
于是这次也没和她讲价,晚上6点多就上去找她了,陈素纯穿着件丝质的透明吊带睡衣迎我进去,她平日也都是这样子穿着很暴露来迎送客人的。
进屋后她就把电话搁上,以免有其它客人打来找她,据我所知她每天最多会有7、8个人光顾。
这里是一栋旧大楼3F的分租的一个套房,没有大厦管理处,楼下大门开着走3层楼就到了,只有房间和厨房、浴厕,不够200呎大的面积。
那件睡衣是很薄很透明白色吊带型,长度只遮到屁股,露出两条雪白的浑圆大腿,下身仅穿着条黑色透明蕾丝内裤。陈素纯的脚也很白,露出擦满十指红色甲油的脚趾头。上次过夜我干完后本想搂着她睡觉,睡了一会陈素纯用她丰白的脚掌逗弄我下体,令我再次勃起,结果忍不住捉住她的足踝用脚掌在阴茎上亵玩了好一会,陈素纯见我性趣勃勃,还特意迎合我,用足掌夹着帮我抚弄阳具渎弄,结果令我更加兴奋不已,捉住她的脚一边自渎着打起了手枪;最后她肥白的脚掌终于磨到我又泄了一次精,逗的陈素纯放颜开怀大笑,说她几十岁人还是第一次替男人玩脚交呢。
「我洗过身子了,你去洗洗吧!」陈素纯笑着对我说,拉开浴室门示意我进去。
通常在约定的时间前,陈素纯自己都会先洗干净,替客人省回不少时间,不过如果客人要求残废澡的话,陈素纯还是会再陪客人洗一次。
「那你也得帮我洗呀!」我边脱下T恤牛仔裤一边笑着道,她穿着睡衣也踏入浴室,我把内裤脱了跟在她后面。「来,素纯!我帮你脱了吧!」
我说着从她肩上一把拉下两条吊带,她里面没戴奶罩,一对肥硕的大奶子登时弹晃了出来,有些松弛地垂晃着。我握着自己半硬的阴茎套弄开包皮,撸了几下就勃举起来,然后搂着她让肉棒紧贴住她的大腿,「哎!……」
她吓了一跳,明白过来又笑着拍打我的屁股:「快点洗,我在外面等你呀!不然弄湿我的睡衣了。」
我就说:「那好,妳就在门口等会吧!不过不要再穿了,给我看着也好爽一下!」
她见睡衣反正拉下了一半,就脱了下来,这样仅下身穿着条布料少到可怜的透明蕾丝内裤,光着上身站在浴室门口等着。
我望着门口近乎全裸的陈素纯,顿时把肉棒举起来老高,还用沐浴液搽上套弄着,揉搓得又硬又粗壮,开了花洒5分钟就快速洗完。
这时她还在浴室门口,两手捧着一对肥白的大奶轻揉着,我抹干身子挺着勃起的阴茎走出来,站在陈素纯前面把包皮套弄开来自慰起来,胀得发亮的龟头足有冬菇头般大小、呈现着青筋暴怒,胀得通红。
挫了几下,陈素纯知趣地握住我的阴茎接手帮我套弄起来,在陈素纯温暖手掌熟练的把玩之下,我越发的热血沸腾,肉棒微颤地一下一下抖着……翘得更加硬邦邦了!
陈素纯拨了一下头髮,伏下身张嘴一下子吞入口中,再一前一后地吞吐着,双唇紧紧套住了阴茎,直吞弄了数十下。
我双手捧着她的头享受着她的吞吐,下身也挺送起来前后抽动着,直到我快忍不住这股快感时,用手按她示意她放松,陈素纯才张嘴吐出来松几口气。「嗯……怎样!很爽吧?!」陈素纯仰起头甩一下长髮带点意淫地问道。
「很舒服啊!素纯!我们到沙发去玩,继续来……」我抚着她的头髮答道。
这次我坐在沙发扶手上,她半蹲在旁边帮我口交,又一口吞入吮弄着,套弄了十数下就吐出来,接着侧过头用温暖带湿的舌头舐我下面的两颗袋袋,一边眼望着我,那挑逗的眼神感觉比吮吻肉棒还要来得亲切兴奋!
我唿了一口气,双手往下抚摸她的胸部,「嗯,帮我揉心口了?!」陈素纯意会到我的下一个动作了,用手托住双乳放在我的腿上,这令她一对下垂的肥硕巨乳上升不少,看起来乳肉也多了些,显得胀满点。
我双手并用地搓揉着她的乳房,她则紧紧握住阴茎的根部开始挫着,双唇包含住龟头部分,暖湿的舌头挑逗地舐着(马眼)尿道口,我在她的手口并用下差些要爆浆了!忙按住她的头,把阴茎抽出来叫她暂停,「噢!差点交货了……」
陈素纯的乳头则在我手指的捏弄之下,已明显胀大起来,发黑得翘挺起发硬,我一手握住她一只奶子,软软的肉球被我用力揑握住搓揉得变型。「陈素纯,喂我吃几口奶吧……!!」我说着,扶她起身坐到沙发,两手仍握着她的奶子揉着。
「嗯!怎么肚饿想吃奶了?来,妈妈要喂你吃奶了!」陈素纯很开心,她知道要扮演母亲的角色让我干她。「吃吧,来!吮住妈妈的乳头吃啊,别咬痛我了……怎么不叫妈了?呵呵!。」陈素纯笑着低声说着,在我吮啜下,她从喉间发出「嗯嗯……」的沈重低吟声。
这时变成她坐着搂着我互望着,我偎在她胸前,一口咬住她深褐色的乳头,贪婪地大口大口吮啜起来。她的一对奶子因年纪的关系巳略呈八字形垂晃下来,乳晕很大有点暗红色,乳头是经过不少男人的品尝,早已是黑黑的深褐色,但两只乳房都胀胀的乳肉很白,颇诱人。
我一口含住乳头吮住,手上也搓揉着另一只,舌头不住地舐着乳头打圈,嘴上吮得「啜啜……」有声。
陈素纯低沈的声音已忍不住提高为「嗯啍……噢!……嗯嗯!!」的呻吟声了。
「老妈,妳想操穴了要叫我啊!」我说着吮完右乳吮左乳,两颗乳头都被我的舌头撩得挺起,如两颗大黑枣似的又大又硬地挺在乳尖,她的整个乳晕也沾满我的口水。
这样渎玩了好一会,我又站起来,挺着翘起的阴茎晃在她面前:「老妈,用妳的奶夹着玩一会……」我右手握住肉棒撸着,令龟头充血胀得发紫。
陈素纯道:「儿子!你还真会玩」双手托起双乳夹住我的阴茎,顿时玩起了乳交,她还不时地趁机用舌尖舐弄我的龟头,玩了一会只见我的龟头已兴奋得分泌出晶茔的粘液。
陈素纯问道:「乖儿子怎样了?是射在妈妈的奶子上还是射口里?」我也想先泄了火,一会儿第二次可以玩久一些,便道:「随便啦!老妈,来了!噢……爽啊!我要射了,快、快……」
快意中我巳忍不住把部份精液射在她口中,然后在兴奋的快感中陈素纯的右手紧握住阴茎快速套动自慰着,她一手托着半垂的左乳,龟头又涌出后继的大量浓白精液,都喷涌在她的乳房上。这一轮泄完,陈素纯拉我去浴室一起洗了个干净。
洗完出来,我拉她到房间,房间对着街外的墙身是一幅大玻璃窗户,里面贴了反光纸,所以只能里面望出街外,外面看不见屋里。我把她拉进来,「怎么现在又要做了吗?」
陈素纯问道:「不聊会儿?」
我抱起她放在発上:「边聊边做吧!我想试一下边看着街上的人边干妈妈,这样很刺激的!」
我说着亲了几口她的奶,「来吧!老妈,反正街外的人看不见我们的。」
陈素纯知道我又想让她扮妈妈,玩母子相奸的角色扮演,轻声哼啍着:「那就快来吧!孩子,妈妈受得了!」她拿出准备好的套套叫我戴上。
我摸着她的下阴,她的阴毛由肚脐往下就生了一大片,又浓密又杂乱的遮住整个阴阜,我从来没看过有女人下体的阴毛长的如此浓密的,都说阴毛多的女人很淫荡,我想这话多少有点根据,至少用在陈素纯身上是很符合的。我用手掌按在她私处,搓揉着她一大片浓黑的耻毛,把手指往阴唇口摸索着伸入。
「湿了没有?」陈素纯问道。
「有点湿了,要不要我帮你舐舐它……」我另一手摸着她肥白的屁股。接着我干脆蹲下来,再把她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这样她的下阴正对着我眼前。
「我洗干净了!你喜欢就吃几口吧……嗯?呵呵……嗯哼!嗯啍!!……」她亳不介意地张大双腿任由我扛着,「来,来,舐穴,舐舐妈妈的淫穴,妈会好爽的……」陈素纯开始浪叫地逗我。
我也忍不住陈素纯的挑引,用手指拨弄开她覆在外阴的浓密耻毛,两块又黑又肥厚的大阴唇裸露出来,翻开微张着。我的鼻子凑在阴毛处闻着,嗅到一阵沐浴液的香味,忍不住把舌头伸出舐那两块黑唇,只舐了几下陈素纯就大声呻吟起来,我仰头望望她,刚好陈素纯也低下头来看。我把食中二指伸入她穴口抠弄起来,「老妈,我再帮妳撩几下这穴!」我迎接着她的眼光说着,又吐了些口水在手指,直插入阴道口内挖着。
「呀!你怎么用口水?」陈素纯急道。
「怕什么,我身体健壮,就算是口水也没事呢,刚才不是用口水舐湿妳的穴口了吗?」
陈素纯哼咛道:「嗯!行了,够湿的了,你还是快些上来操吧,我也好想要了……」她叫我撕开套子,又帮我戴上,用手摇了摇雄纠纠的小弟弟:「喔!好硬,好粗壮的喔!!」陈素纯每次都是这般惊叹着。
我扶持着阳具一举挺入,眼看着肉棒没入她毛茸茸的肉隙丛中,陈素纯发出动人销魂的「啊!……啊!啊……」的高吭叫床声,我再把她的双腿抱起架在腰间抽送起来,她在我的强烈套弄中越发投入了,房里断断续续满是她低沈而淫荡的叫春声来。
抽送了好一会,感觉双手也有点酸累,因为双手一直抱着陈素纯的两条大腿架着干她也颇吃力的。我把阴茎退了出来,套子上湿粘粘的沾满了陈素纯内阴的分泌,不过还没射精,怒张的肉棒仍高举着处于备战状态。
「操累了吧?」陈素纯问道。
「不累呀!老妈!不如我坐着抱着妳来做好吗?」我搂着她问。
陈素纯点点头笑道:「你还挺会玩的呀!那就扶我起来吧。」
她仍半躺着,我扶她起身坐过来。陈素纯扫了几下屁股张腿跨上来。「这招观音坐莲你是每次上来都用的呀!」她自行用手持住我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户一下子坐下纳入,登时整根都吞入她体内。
这样两人就可以互相搂着贴住很紧,我说:「不是观音坐莲,现在这招叫『陈素纯吞鸡巴』!我知道你也喜欢这姿势的。」
我说完逗得陈素纯嘻嘻笑,于是我就这样捧住她肥白的屁股搂抱着,她边说笑着边张开大腿耸动着。两人的下体互相交媾住契合在一起,我低头看看下阴的媾合处,两丛黑黑的耻毛杂乱地交错着,陈素纯也往下望,还特意扭着腰轻轻地挺动着。
「先别忙着,让我再亲几口吧!」我说着,侧头捧起她的肥硕的垂乳咬住乳头吮起来,这样子坐着越发突出她那对外扩下垂的乳房,要比躺着的时候大上不止一个码了。
吮了一会儿我也挺着下身动着,陈素纯一下一下地晃腰迎合着我,这样她的两只奶子更是上下地抛晃得更厉害了,这动作很消耗体力,任况是年已50岁的陈素纯,很快她就喘着粗气停下来,我也停下来抱住她略为休息。一边仍揉捏着她的奶子把玩着,而手指揑着她发黑且胀硬的乳头,亦令她快感得哼叫不已,两颗胀黑的乳头都已被我吮得沾满口水了。
其实另一方面我也很喜欢她自然的一面,就是陈素纯平时没怎么剃腋毛,这下干了十多分锺陈素纯巳累得有微汗了,停下来休息时我就让她举高手臂,看看她腋窝的腋毛。她腋窝的毛可没有下阴的茂盛,有点半曲地卷着很柔顺,这时有些热了还带微汗,我抱住着陈素纯的腰身,嘴巴由她的乳房往侧边一直吻到她的腋窝,疏落的腋毛丛中散出一股中年妇人特有的汗香味,令我舐得愈加兴奋了。
「来!老妈……搂住我!」我叫她环搂着我的头部,这样正好可以舐吻她的腋窝了,我嗅闻着陈素纯的腋香、边舐着她微带汗味的腋窝、舐着那微湿的腋毛丛,继续挺着腰抽送着……终于一泄如注,陈素纯也知道我的性高潮来临,因为我舐着她的腋毛时已忍不住打颤了一下叫着:「嗯……老妈,快!我要射了!」
「呵、呵……射吧!都射进来呀!噢呀!……噢!噢!……」
陈素纯挺着腰肢迎合着,同时她以纯熟的技巧收紧下阴,令阴部一下一下吸夹着我的肉棒,再加上她特意的喘着气的叫床声。顿时令我一泄如注,下体的一股热流在快意中由小腹直涌出体外,我在抽搐中紧紧搂抱住陈素纯,把脸凑在她的腋窝用力舐着闻着,抽动的阳具在她阴户内跳跃着直动了十多下,感到涌出了大量精液,射完后我仍硬邦邦地挺着,仍饶有馀味地插在陈素纯阴户内没有退出。
「嗯?都泄了吗?……」陈素纯被我紧抱着射精一轮,这才回过气来问。
我笑着点点头偎靠在她胸前,一手握住她的奶子捏着,用嘴吮住她发黑的乳头,「轻点……噢!噢!……」陈素纯拍打我的肩膊啍着,「舒服嘛?」她问。
「嗯!老妈,妳好会叫床,叫得我射得精光了,又缩穴地吸我的精……」
「呵呵……不吸怎么应付,你很快又要来了!」
好一会儿我们的下体仍契合着,于是我放陈素纯躺下,包着套子的阳具也因为缩小了而滑了出来……
这样静了下来歇了大半个钟,我望着半倚在床头的陈素纯,仍袒胸露乳的赤条条地仰着,就又有再来一炮的冲动,反正这时陈素纯还没穿回衣服,我爬上去跨坐在她的大腿上,撸着阴茎翻弄龟头的包皮,一下子又竖起来很硬了,一手往陈素纯毛茸茸的私处掏弄。
陈素纯知道我又要想干她了,伸个懒腰张开腿等我,我摸到她下体的阴毛还是湿淰淰的没抹,「来,上来呀……都这么硬了。」陈素纯知道我精力旺盛,主动拉我压上去,用手扶持着我的阴茎套弄着往自己下体纳入,我也没多想连套子都没戴就往那儿塞进去了。
没戴套果然舒服,陈素纯的阴户很紧又很湿,由于是肉贴着肉,那感觉就很舒服了,我狠狠地捣了上百下狂抽一轮,然后抽出来看!嘿!整根阴茎湿淋淋的又粘满白白的体液,青筋怒张得雄纠纠挺着。
陈素纯很体贴地在床头上抽几张纸巾帮我抹几下,「哎!这么多水……嘿,看你多劲,把老妈的白带都捣出来了。」
我也很开心:「老妈,我知道妳停经了,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白带分泌呢?我还以为是我刚才射的精呢!哈哈……」接着我也帮她抹去阴毛丛上的淫液,握着她的足踝架在肩上把她的双腿都扛起来,这样压上去令陈素纯弓着身子整个阴户暴露出来,可以插入很深!操了上百下……
接着又玩了骑着后入的狗交式和侧卧式,前后直干了半个多钟头,陈素纯忍不住向我求饶,我见这样子光着身子玩不少时间,也怕弄着凉了,就抱着陈素纯拉上被单,但这样下体契合着转动抱着不大方便,才一转身我的阴茎巳滑脱出来,忙又要套入抽送,接着用手拍打陈素纯的屁股,她巳浑身打抖地颤着,因为刚才我肉棒一滑出就用食指掘她的屁眼,令她快感叠起。
陈素纯抖抖簌簌地叫着「噢!呵呵!!不行了……快,快!用力……大力插呀!!太好了……妈妈是贱货……快操死妈妈!操死妈妈这个贱货!!」
「噢!妈妈、妈妈……爽、爽呀!……我要射了!快……我也来了!!操死你、操爆妈妈妳这骚货!……」
我叫着,她侧着身抬高右腿让我扛着,我一阵激动!一手抓住她的股肉一手用力捏揉着她的右乳,这样快速抽送着「啪啪!……啪哒!」地撞击着她的阴户,加上她淫荡的叫床声「太好了、噢噢!……呀!乖儿子、射吧、射吧!……妈妈快爽死了……呀!呀!!」
我捏住她的奶忍不住喷了几注,这次可把精液涌入她体内了,接着抽了出来,陈素纯松了口气,见我的肉棒仍雄纠纠地挺着!问道:「都泄了吗?」
我把阳具凑在她阴户口,一手翻弄她的大阴唇一手快速地套弄着,把馀下的都喷在她的阴唇和杂乱的耻毛上,陈素纯看着:「噢!射这么多呀……好了、好了。」
我知道她这般年纪玩这么久早已累透了。末了陈素纯还用口含住舐干净我的龟头,休息了一会然后一起去沖洗。
洗完澡到房里到11点钟了,我喝了半罐啤酒就和陈素纯搂着一起裸睡,直睡到凌晨5点多快天亮了,我醒来又恢复体力回过气来,我挥动着肉棒用它拍陈素纯的脸来叫醒她,这次一直玩到7点多,其间陈素纯还从床头柜拿出条电动阳具和跳蛋助兴,令我又泄到脚软。
我出齐双宝:用跳蛋震她的乳头,假阳具则塞入半根,足有10cm长深入她淫穴,弄得她终于也来高潮了,我在陈素纯浑身开始颤抖中扛起她两腿压上去,令她承受我的深入冲击,把脸伏在陈素纯软绵绵的一对乳房上,吮着她发硬的乳头轻唤着:「老妈、老妈……我来了!」
陈素纯面颊潮红,大口地喘着气:「来了,泄吧……孩子」
我见陈素纯抖完双脚仍抽搐着,于是配合着她特意抽搐着下体,突出射精的动作,在她双目反白的抽搐中我也满足地一泄如注,把所有的精液都泄入她阴户内,然后便软摊在她身上歇着,过了好一会儿收缩的阳具才被她阴户排挤出来。
小歇了半个钟,半睡中陈素纯已出去煮面吃,陈素纯捧着面边吃着走进房了,我剥下她穿的那条黑色透明蕾丝内裤收好,这才放下2000块走人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