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兄弟替我开发娇妻1—5

(1)
我叫陈凯,今年28岁,身高176。我的老婆赵园,今年24岁,身高1
72,体重56公斤。胸不大,B罩杯,但是双腿细直,屁股又翘。还因爲长相
特别邻家女孩,五官小巧,让人看一眼,就想直接推到,狠狠操到她求饶。
刚开始的时候,我和老婆体验性生活的时间很充足。慢慢生意大了,就很少
有时间去照顾她了。
老婆的性欲不是很强,但半个月不做一次,也是有点饥渴的。她在床上也是
邻家女孩的样子,「嗯……嗯……啊」的叫床,不会说什麽露骨的话。
我有一个好兄弟叫陈浩源,在我手下工作。今年22岁,183的个头,长
得像王力宏,很帅还特别壮。因爲是兄弟,而且他在这城市没亲人,所以就让他
住在我家了,吃饭什麽的都在一起。
老婆属于家庭主妇,相夫教子(那时候还没有孩子,15年才有的。),浩
源又是也会帮忙一起收拾家务,所以老婆和浩源的关系一直挺好的。
夜,都快12点了,老婆穿着睡衣骑到我身上:「老公,你想不想要我
」我当时就一个翻身把老婆压倒身下,「啊……唔…」双唇相接。都一个月没做
爱了,当然火急火燎,没有多馀的前奏,裤子脱了,直接进入正题:「啊……老
公…慢点……疼…」
哪管那麽多,扶着鸡巴就一个大挺进。
「没事……老公插插……就出水了」
「啊……啊……疼……坏……老公」
我和老婆声音都小,所以也不用担心浩源会听见。尽情的翻云覆雨……三分
锺,我就射了。给老婆擦拭流出来的精液时,看着老婆一脸的欲求不满,我只好
道歉:「老婆,最近太忙了,对不起。」
「没事,我也知道老公是爲了我才那麽拼命挣钱的。你睡吧,我先去洗洗,
时间不长,射的太多了。坏老公!」
说完,老婆就下床要去洗手间。
我:「你不穿裤子啊」
「都是你的精液,不小心滴到裤子上还得洗。」
(我家主卧没有洗手间,要用大家公用的。)
「你不怕被浩源弟弟看到」
「这个时间他应该都睡了吧,没事。」
我想想也是,就点点头:「那我先睡了。」
老婆「嗯」了一声就开门出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有点渴,就想起床去倒杯水,坐起来发现老婆还没回来
。看了看时间,都过去20分锺了。这妮子,有多嫌弃我,洗那麽久。
打开门走到洗手间,看见面灯亮着,正打算去开门,突然听到老婆的声音
:「浩源……嗯……不…不要舔…了……嗯…你凯哥……刚…射过…」
脑子一片空白。虽然我有淫妻倾向,但还没想那麽快,而且我没给老婆舔过
穴,她也没吃过我的鸡巴,这小子也是胆子不小啊。想着我就要打开门揍他一顿
,有听到浩源的声音:「嫂子,你刚刚那样勾引我,我哪能忍得住,这麽美的穴
,又刚洗过,我当然要尝尝。」
「我哪……嗯……有……啊……勾引你……嗯…是你…不敲门……就进来了
……啊……」
听起来老婆被舔的一定很爽,都语无伦次了。
「嫂子……唔……你灯不开,门不锁……唔……我哪知道面有人……唔…
…而且我看你刚才那麽自慰也不舒服……唔……不如我帮帮你,也帮帮凯哥…唔
…」
这小子,听说话的节奏,这是一遍舔着老婆赵园的蜜穴,一边聊天,是一刻
也不放过他嫂子啊。
「嗯嗯…你个……坏…浩源……啊……嗯……谁让……你帮……嗯……我…
…哪知道……啊……你这……时候……嗯…还不睡……」
「我只是晚上水喝多了……唔……唆唆……睡醒出来上厕所……唆唆……就
碰到嫂子这麽淫荡的一幕……嗯……我哪受得了……我很喜欢嫂子呐,你就让我
好好品尝一次吧…唔」
这时候我就听懂了,也不能怪浩源弟弟,年轻气盛的,一个邻家美女在你面
前自慰,谁能把持住。浩源最后那一句应该很深情望着老婆说的,因爲老婆已经
不说一句怪他的话了:
「就……就这一次……嗯……不…不准…用……嗯……那个……」老婆说的
应该是浩源的鸡巴。
我也开始释怀,裤裆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听着他俩的对话,用手撸着。
「嗯……嗯…快…高潮了……嗯」
「嫂子,等会也给我口交下呗,弟弟好久都没碰过女人了……唔…」
浩源暂时没交女朋友,之前交了两个,都分了,他说想先打拼下事业。不知
道老婆会不会同意,毕竟都没给我口交过。
「啊…不行…我不…啊…喜欢……啊啊啊浩源啊!!!」
老婆高潮了。我也跟着射在了垃圾桶。
「好吧,那我给嫂子打扫一下淫水,就回去睡觉好了。」
我听出了浩源的不高兴,毕竟都到这节骨眼了,谁不急。不过老婆也是保守
之人,这次让他撞见,估计也是破罐子破摔。
我回到房间,喝了杯水,又把杯子放回原处,就像我没醒过。一会儿老婆回
来了,躺在被窝,腿碰到我的时候,还能感觉到明显的火热。
浩源老弟,以后会有机会的。
(2)
那晚之后,老婆再去洗手间的时候,都特别小心,有时去洗个脸,都会不自
觉的把门锁上。有一次我试探性的问老婆爲什麽锁门,老婆支支吾吾:「因爲…
呃…顺手了嘛。反正我洗脸的时候,你们又不能上厕所干嘛的。」
老婆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看来她还是良家心态,得慢慢调教开发了。
这几天,老婆吃饭的时候,都是闷着头吃自己的,也不说话。有几次,浩源
主动去帮老婆做家务,不小心碰到老婆的时候,老婆会条件反射似的向后退。
这小子,果然还是经历不多,不懂良家的心理,还是得靠大哥给你创造个机
会。
老婆还跟我商量,要不然让浩源出去租房子住吧,我们给他出一半的房租。
当时我就拒绝了:
「老婆,不好吧。让浩源弟弟一个人出去住,我感觉不放心。虽说是男孩子
,不过这要是哪天被一女鬼勾引了,我怎麽交代。」
说着我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老婆被我的玩笑话逗乐了,笑着打了我两下:
「别乱说话。」
之后老婆也没提过让浩源搬出去,应该是怕我爲难吧,善良的妻子。
不过我可是「坏人」,我已经计划好如何给浩源弟弟创造机会了。对付我老
婆这种良家,只能用灌醉这方法了。
一个星期后,我感觉老婆已经慢慢释怀了,毕竟浩源也没再做出什麽出格的
事。于是,下午我打电话给老婆:
「今天累坏了,晚上整几个好菜,我跟浩源老弟喝点。」
「嗯,那你们早点回来。」
晚上八点半,我和浩源回到家,餐桌上已经摆了五道菜。老婆还在厨房:「
还有一个菜,你们先洗手。」
如果老婆知道这是个局,是她老公打算让好兄弟真正操她一次,老婆还会不
会这麽辛勤
六菜一汤,我们开动了。老婆赵园是不会喝白酒的,我也从来没让她喝过。
到今天这个场合,怎麽也得灌倒她:
「园园,今天都挺高兴的,你也陪我们喝点吧」
「我又不会喝酒,用茶代替吧。」
浩源老弟永远都是跟我同一战缐,他总能再旁边画龙点睛,这也是我愿意让
他来我这上班的一大原因:「嫂子,今天我跟凯哥累坏了,但心很高兴,毕竟
是自己的生意。你看你在家忙忙外的,还照顾我,怎麽也得让我敬你一个。」
老婆还不是很情愿:「我不会喝酒,喝多了就没办法洗碗了。」
浩源老弟很有眼力劲:「没事,我们不会让你喝多的。再不行,我来刷碗嘛
,又不是没干过。」
「老婆,来点吧,没事,一切有浩源老弟呐。」
「好吧,别给我倒多了。」
我们侃侃而谈,都是些工作、家庭的事。二十分锺过去了,老婆都已经有点
晕了,她才喝了一两酒。
「来来来,作爲小弟,得敬凯哥和嫂子一个。特别是嫂子,家庭主妇其实才
是最累的,感谢嫂子。我先干爲敬。」
浩源酒量是真不错,一斤干不倒。
老婆揉了揉有些晕眩的额头:「不喝了,我有点晕了。」
「啊嫂子要实在不行,就喝茶吧。」
这小子,你要是事前知道这是老哥给你创造机会,你还会不会不让你嫂子把
这杯酒喝下去
这时候就轮到我在旁边火上浇油了:「老婆,浩源老弟敬的酒,怎麽也得喝
完。不然你分两次喝不过,一次是辣,两次也是辣。」
「你们就欺负我一个不会喝酒的。浩源,待会你刷碗。」
「没问题,嫂子。」
老婆一饮而尽。我给浩源使眼色,他又给老婆倒上了有一两酒,这是第三两
了,应该可以了。于是我和浩源加快了速度,我要让他以爲我也喝多了,这样他
才放的开。
「行了…都…快十一点了…呃……喝了这最后一杯,聊聊天,去睡觉。」
我装作晕头转向的样子。
「凯哥今天不行嘛,这一人才六七两,你就有点醉了。」
嘿,还较上劲了,要不是因爲你,我能认怂,你的酒量可是老哥给你带上来
的。
「不行了…呃……有点累…今天…今天得早睡觉。喝了!!」
说完我就端杯喝光了,浩源也跟着干了。
「老婆,最…最后一杯了,喝了吧,喝完…你回去睡觉。」
「嗯嗯,嫂子等会早点睡,我来刷碗。」
老婆端起酒杯,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们,捏着鼻子一口喝完。然后露出痛苦
的表情说:「我不陪你们了,我先回房间睡觉。」
「行,我跟老弟再聊会儿。」
「那嫂子你慢点,扶着墙。」
有我在,浩源还是老实,都不敢去扶她嫂子。
我们又聊了有十几分锺,我就说让浩源收拾收拾,碗留到明天刷,我回去睡
觉。
我知道浩源肯定会把碗刷了,所以趁他收拾好桌子,在厨房刷碗的时候,我
打开主卧,看了一眼熟睡的老婆,就跑到浩源的房间,躺床上装睡着。
过了一会儿,浩源老弟回到他房间,看到我在床上躺着,叫了我两声,我没
理他。他又在床边推我:「凯哥,你睡错地方了,这是我房间。」
我大力一推他:「起开,我自己脱衣服。」
说着就坐起来,脱鞋、脱衣服。很庆幸这是张单人床,不然计划就泡汤了。
「哎哎哎,凯哥,这是我的床,嫂子在对面卧室。」
浩源拉我,不让我脱衣服。
「赶紧去睡你的觉,别打扰我跟你嫂子。」
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直到我脱完躺下,浩源无奈的叹了口气,给我倒了杯
水放在了床头,就出去了。
几分锺后,客厅的灯灭了。又等了一会儿,我就披了件外套出去了。我们家
,客厅阳台与主卧阳台是一体的,这样显得更大。
春天的夜,无风,寂静。一轮明月高高悬挂,映照着人心中的魔。
我现在卧室阳台上,把推拉门拉开一道缝隙,用食指把窗帘向两边扒开。看
到了浩源与老婆赵园同床共枕的画面,不过还没什麽进展。毕竟上次是老婆自慰
被撞见,他鬼迷心窍了。
我这个位置,只能看见浩源老弟,因爲是侧面。根据我对浩源的了解,他喝
过酒之后,性欲很强,今晚应该会有事发生。我想着,十分锺之后,如果没发生
什麽,我就回去睡觉。
果然,才四五分锺,浩源老弟就有所行动了。他直接把被子掀开,我看到浩
源还没脱裤子的腿上,放着老婆的一只美腿,而且还有一只手搭在了浩源的胸上
,最主要的是,老婆只穿了内衣内裤,粉色蕾丝。
「老公,头晕,你帮我脱衣服。」
老婆呢喃着,殊不知,她身边的男人,是她老公的好兄弟,还在前几天被这
个男人用舌头舔到高潮。
浩源叫了两声嫂子,老婆迷迷煳煳,嗯了一声。
「我是浩源。」
「快帮我脱衣服,我够不到了。」
老婆撒娇着,却根本没听到是「嫂子」,还是「老婆」,只知道有人回应她

浩源慢慢翻身,双手环抱住老婆,解开了老婆的文胸。老婆很瘦,锁骨比较
明显,胸是B罩杯,我是臀控,所以不太在意胸的大小。老婆的皮肤很白,所以
粉色的乳头和乳晕显得特别美。
浩源又叫了两声嫂子,老婆没说话,估计已经睡着了。可是他们的身子还紧
紧的贴着,我能想象浩源的身子现在有多热。
老婆的手环抱住浩源的脖子,头扎在浩源的胸,而浩源环抱住老婆的背,
使得老婆的胸也摩擦着他的肚子。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终于,浩源忍不住了,慢慢抽出抱着老婆的手,把老婆放在他脖子上的手也
抽离,然后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翻身骑到老婆身上。
之前就聊过我们各自的鸡巴,但都没见过硬起来之后的。浩源总说比我的长
,但没我的粗。这次看到也是一惊,他的鸡巴应该跟我一样粗,而且还很长,1
7公分总要有的。老婆肯定会被这只大鸡巴操的浪起来吧
浩源吻住老婆的嘴,老婆也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看来他们在湿吻。浩源的头
慢慢的向下移动,亲过老婆的脸颊,又在老婆的颈部与耳朵上逍遥了一会儿,女
人的耳朵都很敏感,老婆也是。我已经听到老婆不受控制的叫出声了:「嗯……
嗯……老公…痒…嗯」
老婆缩了缩脖子,浩源更来劲了,用他强有力的舌头,好好的刺激了一下老
婆。直到老婆求饶,把他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胸上。
现在窗户外面的我,内裤已经隆起了一个帐篷,于是我只好用一只手扒着窗
帘,一只手去抚摸我的小兄弟。
浩源右手抱住老婆的小蛮腰,左手一把握住老婆的胸,用力的捏揉,一只乳
房在他手变换成各种形状,比我暴力多了,但可能是喝过酒的原因,老婆竟然
不觉得疼。他用嘴含住老婆的另一只乳房,或咬或舔。
「啊…啊……好舒…服…啊……老公」
「唔……唆唆……唔」
浩源在老婆的双乳间努力着,亲完一只换另一只。然后又慢慢下移,舔着老
婆的小蛮腰和肚脐,最后又从腰部的位置一下舔到老婆的下巴,动作快慢有序。
每次在老婆的颈部,他都会慢下来,老婆都会紧紧的抱着他的背。这招应该很爽

「嗯……嗯……老…嗯…老公…嗯」
老婆已经发情了,却依然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是谁。
浩源一手抱着老婆,嘴又回到老婆的耳朵上,然后手脚并用,把老婆的最后
一道防缐脱掉,扔到地上。趁着月光,明显能看到内裤上的一片水渍,还有老婆
那一篇黑森林。我是老婆第一个男人,而且刚结婚才一年,所以她的小穴还是特
别嫩。
浩源的嘴照顾着耳朵和脖子,一只手贴在了老婆的蜜穴上,应该是在揉老婆
的阴蒂。
「啊…老公……啊…啊…」
可以看出来老婆已经迫不及待想让一根大鸡巴插进她的小蜜穴了,可浩源还
在调情,他是要彻底激发老婆的性欲。
浩源慢慢移到老婆的腿根处,他轻轻的舔着老婆会阴和大腿两侧,就是不碰
到阴唇和阴蒂。
「嗯…嗯……痒…老公……嗯…」
老婆微微擡起自己的臀部,想往浩源嘴上贴,可浩源怎麽会让她得逞。老婆
的酒量真不行,不然这个时候还不醒来。毕竟我可没给老婆做过口交。
「啊……」
老婆大叫了一声,让我回过神来,原来浩源的头已经深深地埋在了老婆的双
腿之间,他在用力的舔咬着。浩源曾说过,他特别喜欢吃穴,但要干净。他还专
门在网站上学习如何口交。
「嗯…唆唆…唔…唔……唆唆」
「啊…老公……啊……我要」
老婆终于控制不住,开始求身上的男人操她了。
浩源意犹未尽,用嘴舔干净了老婆阴道外的淫水,又舔了几下阴蒂,让老婆
颤抖不已。
浩源坐起身来,把老婆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上,扶着他17公分长的鸡巴,
在老婆的阴唇上摩擦。
「嗯……老公…给我嘛……老公…嗯」
浩源把龟头慢慢挤进老婆的阴道。
「嫂子,你真美。」
说完,浩源就一个挺身。
「啊……」
「啊……好紧…爽」
老婆已经说不出话了,她只能用手紧紧的拉住枕头,双腿夹住浩源的头。浩
源则趁热打铁,开始抽插。
「啊…啊…老公……老…公……啊」
老婆做爱的时候,只会这麽叫,但我也是第一次听她叫的那麽激烈。
「啊…啊…老公…轻…啊…点」
浩源喝过酒之后,哪会听这些,而且他都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依旧大力的
抽插着,还用力的揉捏着老婆的胸,那白白的肉球上,都能看出一抹殷红。
果然不是自己的老婆,一点都不爱惜。我依旧在阳台撸管,只听老婆叫床的
声音,我都快要射了,真是太激烈。
「啊……老公…啊…!!!」
很快老婆就被浩源干上了高潮,浩源则依依不舍地从老婆下体拨出自己的大
鸡巴,再慢慢把老婆翻个身,他本来应该是想用老汉推车这个姿势干老婆,但老
婆不仅喝醉了,而且刚被他送上一波高潮,正双腿发软,实在跪不了,索性他就
让老婆趴着。在我这个角度,看到老婆的胴体真是享受,那光滑细腻的背,还有
我最喜欢的翘臀。
浩源用手拍了拍老婆的翘臀,看来他也很喜欢。我看着他的大鸡巴,又慢慢
陷入了老婆的股间,把老婆的屁股都给压扁了。
「啊……老公…」
看来鸡巴长,插得深,就是不一样。
浩源又开始新的一轮活塞运动,他时而骑着老婆,轻轻拍打老婆的翘臀。时
而又整个人趴在老婆身上,把老婆的头转过来舌吻。
「嗯……唔……唔…嗯」
老婆被浩源老弟操的浪叫。
「啊…啊…老公…快…啊」
「啊…嫂子…啊…」
「老公…啊!!!!」
「啊…嫂子啊!!!!」
「嗯…嗯…嗯!!!!」
我们三人同时高潮了,我看到老婆与浩源的交合处喷出了一些淫水,看来老
婆不仅被浩源内射了还被他干地潮喷了。而浩源也累了,一弯腰竟然就趴在老婆
的玉背上休息起来,而他的大鸡巴竟然还不打算拨出来。
刚射完,我很虚弱,便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喝了杯水。突然想到,浩源这
麽久都没和女人做过爱了,以他的性欲之强,才干了老婆一次怎麽够,说不定要
来个梅开二度,甚至梅开三度都有可能,我应该把他们后面的性交场面录下来。
我在客厅找到DV,又回到卧室阳台,把推拉门又打来一点,把DV打开放在地
上,又返回房间,把手机闹锺定到5点。便安心的睡了。
5点闹锺准时响起,我急忙穿上外套去阳台。刚走近卧室,就听到老婆的声
音:「别…啊…浩源…我们…不…嗯…能…啊…啊…」
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什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