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时~老婆被干爆~子宫内灌满精液

环境和医疗设备比较落后,为免我的太太敏琪受苦,所以我唯有叫她独自留在香
港生活。
虽然明知这样有如戴绿帽,但是我亦很鼓励敏琪和多些男性交往。这样敏琪
便可以有人来照顾,另外,如若二来有生理需要的说,也可以找他们帮忙发洩一
下,一举两得。
敏琪起初都说不会和其他男性接触,但由于真的太苦闷,最后终于在酒吧里
和一个男性尝试了一次OneNightStand。自始之后,在短短半
年间,敏琪已经同四、五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由于我知道敏琪一个人生活很寂寞,所以不但我都没有阻止,反而鼓励敏琪
继续。可是敏琪必须在每次与其他男性造爱之后,也向我汇报,我不是变态,只
是不想自己的太太给其他男性干完也懵然不知。
直至最近,敏琪和我就认识了个一个大学生,名叫阿澄。敏琪说阿澄对她非
常体贴,所以很快他们就发生了关系。当敏琪与他亲热了几次之后,阿澄便开始
要求和敏琪短兵相接。由于敏琪对阿澄非常之有好感,所以,如果在安全的日子
里,敏琪都会让阿澄在不使用避孕套的情况下造爱。
起初敏琪都要求阿澄在体外发射,不过阿澄很多时候都专登在敏琪的身体里
发射。现在敏琪和阿澄无论在什么日子里,都会在毫无防避的情况下造爱,因为
阿澄说很想敏琪为他怀孕,而且他们都觉得这样造爱更疯狂,更彻底,如真的怀
了孕才再作打算!
近来敏琪向我说阿澄很想与他的朋友尝试下群交的滋味,起初敏琪都不甚愿
意,但在阿澄的不断游说下,敏琪都有点心动,最后都让阿澄得尝所愿。
那一天,敏琪与阿澄再加上他的两位朋友阿南和阿佑一起到郊外露营,为这
次「叙会」准备。
当到达一处很清静的地方作营地后,敏琪很识趣地换上了背心短裤,内里还
完全真空,将身材表露无遗,先给他们来过热身。其实他们早已老实不客气,时
常色迷迷地偷看敏琪的胸脯,还装作跌了东西,然后趴在地上偷窥敏琪裤里的春
光,不过敏琪也特意地把大腿张开,让他一窥全貌。他们最后还藉故碰撞敏琪的
乳房。不过敏琪郄对我说感到好兴奋。
黄昏时各人已按捺不住,脱光衣服,肉帛相见。听敏琪说,起初也没有什么
感觉,但当她赤裸裸站在他们三个男人面前的时侯,真的感到很尴尬,不过却还
有点兴奋,淫水已不知不觉的涌出来。
一开始敏琪很挑逗地装作情不自禁的自摸起来,还轻轻地呻吟着,他们越看
越兴奋,终于按捺不住,敏琪首先跟阿南和阿佑轮流湿吻着,然后从敏琪颈部的
两边舔起来,慢慢的往下移,至到乳头的位置,用力的吸啜起来,两粒乳头同时
享受着被吸啜的快感,他们的手还不时把弄着敏琪的阴核。
然后阿澄从后紧紧的揽实我,从后面用狗仔式把阳具插入敏琪的阴道,双手
不停捽着我的一双乳头,阿南就趴在敏琪面前,正疯狂地舔着敏琪的阴道,敏琪
的淫水不断地流出来迎合他的舌头。
之后他们要敏琪跪在地上,阿南和阿佑站在敏琪两边,要敏琪轮流为他们口
交,当含着阿南的阴茎时,敏琪的手也不断地为阿佑的阳具套弄着更用手指公狂
捽阿佑的龟头,弄得他整个身体也颤抖起来。
阿澄很疯狂地抽插敏琪,令敏琪很快已有了高潮!差不多约5分钟,阿澄大
叫一声,敏琪感到一股热辣辣的精液射进阴道里。然后是阿南睡在地上,要敏琪
再坐上他的阳具上,敏琪一路享受着敏琪摆动的身体,一路搓弄着敏琪那对丰满
的乳房。
阿佑继续享受敏琪为他们口交,敏琪的口和阴道不停的吞吐着阿南和阿佑的
阳具,似乎快要来临第二次高潮时,他们也同时在我的阴道里和口里射精。然后
我们四个人都虚脱地睡在地上。
但他们三人仍未觉得满足,休息了一会,他们三人站在敏琪面前,要敏琪为
他们口交,然后再与敏琪轮流造爱。
其实这时敏琪亦都很兴奋,当阿澄抱住敏琪在抽插的时候,敏琪双脚很用力
地缠着阿澄,身体跟随阿澄的节奏上下郁动,而双手亦同时为阿佑同阿南服务。
阿澄每一下都很似插到入敏琪子宫,弄得敏琪非常兴奋,不停地抖震。
由于阿澄依然十分兴奋,只插了几十下便已射精。一见阿澄完事,阿南便立
即补上。由敏琪仍在沈醉于阿澄的馀韵中,还来不及准备,阿南已经把阳具狠狠
的插入,所以一不禁的叫了一声。可是,嘴巴立即又给阿佑的阳具佔据,不能发
声。
地上的敏琪不断的呻吟,腰部的动作没停过,红嫩的嘴里含着男人的肉棒,
小穴里还留着阿澄刚刚射入的精液。
「不行……太爽了……我要射了……啊……全射进去了……」不管敏琪的喊
叫,阿南不断加快速度用力往内部冲刺射精,射完还用力地抽插了两下才拔出肉
棒。敏琪真的受不了,不管阿南是否射精了,竟然已经达到高潮。
「敏琪真的很骚,这样快便不停地高潮。」正在享受着敏琪口部服务的阿佑
刚说完,就立即加入战局,将沾满口水的阳具插入到敏琪的蜜穴中疯狂地进攻。
「啊啊啊……很粗……不要了……啊啊……再用力些插!啊啊啊……很舒服
啦!……要高潮啦!啊啊啊……用力插……用力……舒服死啦!……」敏琪兴奋
到说都说不清,连叫出口的声音都嫌无力。
敏琪一边迎合阿佑的动作,嘴里胡乱淫叫着,在兴奋中达到了高潮。身躯不
断颤抖着。
就算敏琪高潮了几遍,阿佑的动作仍没停下,还是不停地往深处插入。
见到阿佑这样兴奋,阿澄又提着阳具塞进敏琪的嘴里。但由于敏琪正被阿佑
弄到高潮叠起,没闲照顾阿澄的需要,阿澄只好捧着敏琪的头直接干起来。
阿佑这时也射精了,但他却不想射在敏琪的身体里,于是示意阿澄走开,然
后便抓起敏琪的头,将阳具塞进敏琪的嘴里,就这样射进敏琪的嘴里,还故意不
把阳具抽出来,硬是要敏琪将精液吞入,就这样敏琪的嘴里和喉头满是精液的味
道。
这晚,他们每人至少和敏琪干了二次,阿澄同他的朋友都虽然都很斯文,很
温柔地对待敏琪,但敏琪的下体仍然给他们弄得红红肿肿,休息了整一星期才复
原。
不过敏琪还是说最刺激的就是和他们三人短兵相接让他们疯狂地干了一晚之
后,敏琪感觉到她的子宫装满了三人的精液。虽然那晚并不是排卵期,但亦非安
全期,所以风险亦很高。阿澄一个就人没什么所谓,但加埋他们二个人,如果真
的怀了孕,就不知道谁是经手人,那真的不堪设想了。
这次之后,敏琪已经再没有和阿澄性交了。虽然大家都仍然仲有见面,不过
都只是吃吃饭,谈谈天,没有什么特别要求。反而由于敏琪很怀念子宫装满精液
的感觉,所以不时会主动相约阿南和阿佑玩三人游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