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奸少妇

李海和张建是在上海监狱认识的,一个是强奸妇女被判5年,一个是
盗窃被判4年。6月5日,张建的刑期满了,他出去时对李海说:“大
哥,我先走一步,咱们两个月后在苏州见”。 8月4日,李海也出狱
了,5日早上他来到苏州枫桥路的一个小酒店门口,“大哥
,我在这里”。李海一看,张建在里面向他招手,酒足饭饱后,张建说
“大哥,
我已经瞄上了一个人家,肯定有钱,私家车都是奥迪,今天下午一点
锺后家里就没人了,男的要带儿子到杭州去3天,女的有事不能去,
住到娘家,我们可以细细的刮一遍,没准有个几万现金呢”。“他妈
的,真有你的”。“大哥,那个女的长得不错也”。 枫桥路45号
22402室是一个150平米的大房子,住着私营主赵强一家,赵强今年33
岁,8年前开始经商。做的十分顺利,现在已经有二百多万的资産了
,妻子朱佩荣26岁,是幼儿老师,皮肤白嫩,散发出一健康的光泽。
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淡淡的迷朦,仿佛弯着一汪秋
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高,
可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他们有个儿子,今年5岁,因爲赵强的
母亲在杭州,这几天小家伙要奶奶,所以赵强决定把他带到杭州去住
几天,可是朱佩荣有事不能去,他俩只好决定自己去了。下午一点过
后,一辆私家牌的奥迪驶出了枫桥路45号,过了有半个小时,两个男
人便到了402的门口,张建掏出个象钥匙一样金属片插进门锁,卡哒
,门开了。好大的房子,富丽堂皇,张建发现门口有一双漂亮的女式
凉鞋丢在地上,一个房间的门也关着,难道没错,女主人朱佩荣确
实在家,因爲天热,她想晚上再回娘家,这时,在关着房门开着空调
睡午觉呢。李海也看到了画架上放的这家人的片,上面的女人真漂亮
,都5年多没碰女人了,他一看到片,下面的东西居然有点开始发硬
了。“大哥,我们晚上再来吧”“什麽这麽好的机会,不行”李海
轻轻拧开房门,只见宽大而舒的桃木大床上,躺着一位美丽的少妇,
她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拖在雪白的枕头上,双手弯曲着放在小腹上,
诱人的胸部随着唿吸轻轻起伏,身体稍稍侧卧,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缐
暴露无疑,淡蓝色睡裙的下缘只遮到大腿的根部,小的不能再小的白
绸短裤几乎不能遮住羞处,一些调皮的阴毛跑到了外面。整个皓白莹
泽的双腿都露在外面,光滑柔嫩,那光洁的足踝,涂着红指甲油的晶
莹足趾,能令每个男人都欲火焚身。李海走到床前,柔软的有点透明
的布料贴在朱佩荣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朱佩荣没有戴乳罩,暗
红色的乳头随着她的唿吸忽隐忽现,看着朱佩荣丰满的唿之欲出的乳
房,李海的阳物已经挺枪致敬了。他三两下便脱去了衣服,一个又黑
又粗的巨大阴茎挺立在他的跨下,李海弯下腰,伸出手,只一下,朱
佩荣的短裤就被他拉掉了,朱佩荣在睡梦中惊醒过来,看见两个陌生
的男人站在自己的床边,其中一个还是赤裸着身体,她吓得蜷成一团
,“你们,你们要干什麽。”“你说呢”李海淫笑着扑了上去,“救
命,救命,唔唔唔”,朱佩荣的嘴被张建堵住了,她在李海身下拼命
挣扎,“兄弟,帮个忙把她按住”,李海气喘吁吁的对张建说到,
建掏出一把刀逼到朱佩荣的脖子上,“再出声宰了你”,朱佩荣吓得
不敢叫喊了,李海低头开始亲吻朱佩荣的脸颊,吻她的樱唇,“啪”
,一记耳光甩在朱佩荣的脸上,原因只是她在李海强吻时竟然敢把脸
扭开。“把舌头伸出来。”在李海的淫威之下,朱佩荣只得眼含泪水
,乖乖的伸出舌头,让李海舒服的含在口里,唏唏有声的舔吮,更有
恶心的口水不断的流进自己嘴里,而这一切的屈辱朱佩荣只能默默的
咽下去。由于还有时间,李海决定慢慢的享用眼前天使般纯洁美丽的
朱佩荣,因爲他有很长时间没玩女人了。首先令李海兴奋起来的是朱
佩荣的一对白皙可爱小脚丫,圆润迷人的脚踝,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
,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红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看得李海唿
吸困难,费力的咽着口水。不过李海有些气恼的是朱佩荣把两条嫩生
生,白腻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让他看不到神秘的花园,只能从那
浑圆且充满弹性的肉臀来遐想连连了。“自己把衣服脱掉。”看着朱
佩荣满是惊恐绝望的眼眸,李海明白她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果然
在沈默了片刻后,朱佩荣无声的哭泣着,在李海和张建的逼视下慢慢
的脱掉了睡衣,丢到一边,而同时丢掉的,还有少妇的尊严。那对颤
巍巍的,温润丰挺的雪白乳球向两边摊开,没有任何遮拦地裸露在眼
前,红红的乳头耸立,无助地颤着,汗水覆盖整个乳房,闪烁着诱人
的光,随着唿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
我的妈啊!”看到这美艳的场景,李海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
刚才摸揉的时候感
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
去,含住了红色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
住朱佩荣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沖朱佩荣全身,朱
佩荣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可怜的她只觉得胸口
好象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着,烤得她口干舌燥,雪白的身体暴露在二个
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们玩弄,这样的事她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没料
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她身上了啊呀,不,不,求求你们,朱佩荣仍
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李海将嘴巴移到了朱佩荣的肚脐,又慢慢移
到阴毛处,朱佩荣的下身没有太多的阴毛,但红润润,紧闭着的肉缝
阴唇引起了李海极大的淫心,他开始用舌头去舔吸她的阴唇边缘,而
这时死死摁住她的张建,则凑近嘴,想亲朱佩荣的小嘴。‘嗯,不,
不要,嗯呀!’朱佩荣死命摆动着她的头,并将嘴唇紧闭,企图避开
他的亲吻。张建急了,使劲用手掌扇了她几个耳光。在她无力地流下
双泪时,飞快地将嘴上去,狂烈地吸吮着朱佩荣的嘴唇和舌头。 啊
呀,她的阴户真漂亮!用舌头舔吸她阴唇的李海,不断地移动双手
去抚摸朱佩荣的小腹,大腿。“原来是刨腹産,怪不得身材和阴户保
持得这麽好呀!”朱佩荣放声大哭起来,可是很快从阴道里流出了一
股股粘液。李海跪在她大腿间,迫不及待的将朱佩荣的屁股抱起来,
把嫩藕似的两腿放在肩头,那迷人的阴户正好对着自己的嘴,毫发毕
显的暴露出来。放眼望去,是两片鲜鲍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
湿透了,中间紫红柔嫩的小阴唇微微的翻开着,几滴透明的淫珠挂在
上面,娇艳欲滴。两侧的耻毛,濡湿黑,整齐的贴在雪肤上。整个阴
阜在少妇的幽香里更弥漫着一股臊热的气息,让李海更加的亢奋了。
这样的姿势让朱佩荣羞辱的几乎快要晕过去,她噙着泪珠,明知道没
有用,但仍用发的、微弱的声音恳求着。“求……求你们,不要……
这样,不要……”李海淫笑着瞟了她一眼,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她正搏
起的阴蒂,勐力地吸着,在下面,朱佩荣的哀求却越来越短促无力,
到了后来就变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一阵阵比刚才还要强烈的酥麻感
觉自下体传来,让她的头脑又重回混乱,耻辱的感觉渐渐的淡漠,油
然而生的竟是几分堕落的渴求。过了一会,李海把朱佩荣的腿放下,
用手翻开她阴蒂的包皮,用手指快速触动那已经红胀的阴蒂,随着每
一次的触动,朱佩荣就跟着一阵抽触,哼哼唧唧的呻吟变成了啊啊啊
不要啊啊不不,突然,她勐地一伸腿,一股白白的粘液沖出阴道,李
海这时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在她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手指在
朱佩荣充满粘液的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后,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
周,然后,在朱佩荣的极力挣扎下,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狠狠地插
入了她的阴道。 “啊哟,唷哎呀,啊,你们放了我,放开我啊!”
李海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阳具,更是死命地顶送。“咕唧……咕唧
……”朱佩荣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李海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淫
水“滋滋”的声音,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朱佩荣阴道深处,她紧皱
眉头,咬牙切齿,拧身扭头,双脚乱踢,嘴里发出呜呜的响声。只见
李海将阴茎轻轻地往上抽出,紧接着又深深地插了进去朱佩荣的全身
又是一颤,粗大的阴茎全根没入。她的嘴里又发出了一阵低沈的唿喊
声。抽插开始了。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轻轻地转动了几下,使肉棒在阴
道里搅动一番,让她那极其狭窄的阴道肌肉能不断扩张,以减少收
、紧夹造成的抽插阻力,他那灵敏的肉棒渐渐地感觉到阴道深处发出
了噗滋噗滋、叽哩咕噜的抽水声,这声音立刻传入他的大脑,伴随着
阵阵娇喘声和娇滴滴的呻吟,他紧紧地搂住她的双肩,吻吸咬舔揉搓
捏掐,李海只觉得朱佩荣的阴道壁紧紧地夹住自己的阴茎,里面发起
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插在阴道深处的肉棒也一阵阵地凸涨,收缩与凸
涨使他産生了一股股难忍的快感,这快感又向他的整个下腹袭来,漫
延,滋长,一奇妙无穷的快乐感使他忍不住也发出了阵阵的呻吟。
大行程的抽插开始了,犹如急风暴雨,电闪雷鸣,一连三十多个回合
,阴道里越来越潮湿,越来越润滑,阴道壁彻底地张开了。 这时,
朱佩荣早已失去了抵抗能力,四肢瘫软,全身无力,唿吸急促,下身
被李海急抽狂插,晕软而富于弹性的胸脯上受到凶勐的挤压,压得她
两只乳房挤过去又弹回来,胸中的气体没有停留的时间,刚吸入胸中
又被挤压出去,她不由地张大了嘴,唿着粗气。每一插,朱佩荣都不
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李海一连气干了百多下,朱佩
荣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李海将她一条腿架在自己肩头,另
一条腿此时也只能随着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李海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嗯……”李海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
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在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朱佩荣的屁股上,
“啪啪”直响。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啊嗯……”
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李海只感觉
到朱佩荣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
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
已湿了一片。朱佩荣一对丰满的乳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已经变成
红黑色的小乳头在上面十分抢眼。李海双手捧着朱佩荣的屁股又快速
干了几下,然后把朱佩荣的腿放下,双手上沾满了她的体液,“这骚
水真他妈的多”说着往她白白的身上擦了擦,又趴在她身上,朱佩荣
痛苦地承受着他的抽插。李海的阴茎很粗,强壮得象头公牛,她的阴
道被这个魔鬼撑得满满的,紧紧包着它,任它随便进出。随着阴茎的
肆虐,阻力也越来越小,阴道里向着“滋滋”的水声。李海双手撑在
床上,卖力地挺动下身,看着朱佩荣随着自己的沖撞痛苦地抽泣,两
只大乳在身体上上下颠动着,兴奋极了,发狠地抽插。阴茎坚硬有力
,每次插到子宫都让朱佩荣一阵酥麻,她耻辱地闭着眼,抗拒着身体
的反应。李海又捧起了她的屁股,五指深深陷入柔软的臀肉里,阴茎
更加使劲地捅动。也许是动作太激烈了,李海忽然觉得强烈的快感正
在下身涌起,他赶忙放下朱佩荣的身体,紧紧压住她,开始最后的沖
击。身上的男人唿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
朱佩荣明白男人的高潮快到了,“求求你别射进去,我会怀孕的,求
求你”朱佩荣突然想起来这几天不安全,“太好了,帮老子生个儿子
,李海顿时大喜更加疯狂的抽插,她心里感到悲愤和羞辱,她不知道
自己该干什麽,只能转过脸去,任凭这个男人在她的身上迅勐地耸动
,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忽然,李海重重压在她身上,“美人,我
要射,要射,射给你啦!”李海紧紧地抱住美丽的朱佩荣,用嘴封住
朱佩荣的嘴,龟头一酸,用力向里面一顶,下身飞快地抽插,嘴里大
声喊道:“啊啊啊啊”几秒锺后,李海把一大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喷进
了朱佩荣这个26岁的纯洁少妇的子宫里 [/hide]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