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金玲17完

序言
相信每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醋意,当自己的女人在外偷人时!但我同时也
相信,每一个男人都有操别人妻子的幻想,这种幻想事实上是自己妻子被人操的
翻版。每个人都有私心,妻子被别的男人上在基本情理上会导致这样的结论:一
是这个男人性无能;二是这个男人无能;三是太无能!所以,每个男人都不希望
自己的妻子偷人,但每个男人都希望别人的妻子偷人!
当我在写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着笔,但我知道一点就
是——我是男人!如果在现实生活中,我的妻子像公共汽车一样什么样的人都可
以上,只要缴交极低的费用,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我也相信大多数男人都只是这样的想法——希望
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表现得淫荡点、性感一点,人一直用自己的社会性压制兽性,
很多人换妻以强化性刺激,很多人幻想以扩大性刺激,都是性压抑的表现。
为什么对象总是自己的妻子呢道德观念中,妻子是自己的最私有化的,特
别是性器,将本来最隐秘、最私有的东西公开,是对自己也是对道德的挑战,人
就是在不断的挑战中生存的——这也是刺激的来源。很多人无法真实地去挑战社
会、挑战道德、挑战自己,所以喜欢幻想,武侠小说是,科幻小说是,色情文学
也是。
我知道自己挑战不了,所以我幻想!假如可能再有选择,你会选择什么呢
娶妻为妓还是娶妓为妻我总是自问,色情影片中的女主角是我妻子的话,我会
怎么样很性奋很愤怒很痛苦目前我说不上来,可是强烈的淫妻幻想让我
难以自拔。我喜欢淫妻!我喜欢别人淫我妻!
此文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实属巧合,禁止改签!
第一章冷战,夫妻的矛盾
周松无聊地敲打着键盘,失业的压力一直困挠着他,总想在网络上看能不能
找到SOHO的工作,可是逛着逛着,总会逛到色情站上去,他总是控制不住地
要去这些网站上看色情文章。他很喜欢夫妻交换类的文章,或者说他很喜欢淫妻
类的文章,他曾不止一次地向老婆游说,他甚至规定妻子每天晚上都要看一篇色
情文章才能睡觉,他觉得这是保持夫妻性兴奋的一个必要举措。
周松的妻子--金玲,也失业在家,三十岁的少妇,婚前也是一朵花,婚后
怎么的就不怎么样了--这是周松的看法,至少在性生活上她已失去了吸引力,
婚前在性生活上她也挺配合的,婚后渐渐地让周松感到妻子似乎有点性冷感。
「性虎论坛」是周松的目的地,他打开色情文学区,期望着能看到更多更刺
激的淫妻文章。他喜欢幻想,喜欢将他看到的色情文章中的女主人翁换成自己的
老婆,也许是性压抑的关系,他甚至计划着让妻子成为一个妓女,一方面可以满
足他淫妻的兴趣,另一方面又可以满足生活需要。
周松翻了又翻,但是几乎所有的色情文学他都看过了,根本没有新的色情文
章,于是在那些看了不知几百遍的色情文章里重新打开《娇妻中秋被姦记》,在
回应栏里键入:
『我也是喜欢看老婆被别人操,特别是被很多民工轮姦,特别希望自己的老
婆受男人们的欢迎,可能是现实的她并不开放,所以我一直努力让她淫荡起来,
但收效甚微。
我妻子三十岁,身高163公分,体重48公斤,三围不详,我也不清楚,
胸部不大但屁股很大,是属于那种能生孩子那一类的。
自己的老婆被人操比自己亲自操感觉刺激得多,我甚至希望自己的老婆去当
妓女,哪怕免费的也行,只要让男人们在我眼前把她的淫洞灌满精液,对我来说
是莫大的幸福。为此我用尽了各种方法对老婆进行洗脑调教,都是以群交、杂交
或交换为主题的色情影片、小说等等,可是成效不大。
我老婆会主动吃我的鸡鸡,但拒绝吞精;她的阴毛呈倒立梯角形,毛多长且
黑,阴唇呈灰黑色,兴奋时呈外翻状,刺激得当淫水非常之多。
愿与所有淫妻爱好者交友,也欢迎色色男仕与吾妻网交。
1、若能将吾妻改造成淫妻,使她在性爱上发挥潜能并享受其中乐趣者,将
让吾妻为您提供一个月的性服务;
2、若能将吾妻改造成妓女,并使她思想上对性交形成依赖者,您可以在一
年内支配她与任何人性交或卖淫,其所得皆为开发者所有。』
并留下了联络邮箱。
这是他第一次大胆地将自己的幻想说出来,也是第一次发布这种类似卖妻的
信息。他在击键的时候已经被自己的语言所刺激,下体迅速地膨胀起来,他很冲
动,有一种想舔女人阴部的冲动。
时间过得很快,门外有点响动,周松用最快的速度下网关机,然后,金玲就
进来了。
「没出去吗」金玲问他。
周松回过脸,妻子已经走到他身边了。他伸手往金玲的胯部搓去,淫淫地笑
起来:「我能去哪里」
「干什么整天想着下流事!」金玲笑骂着。
「什么是下流事啊不下流你会爽啊」周松涎着脸把金玲揽了过来:「我
刚刚看了一些色情文章,现在涨得很,兴奋得要命。把裤子脱了,我要吃你的骚
洞!」
「你真的很变态耶!现在是大白天的,就想这事了」金玲伸手在周松的裤
裆上摸了一把:「真的好硬哦!不过,我要做晚饭了,你想都别想!」
「迟一点再做吧,我现在就想吃你的骚水。我们有很久没做了吧」周松说
着便要脱她的裤子。
金玲挣开他的手,便径自走向厨房。
周松看着金玲的丰臀摇摆着走出去,脑袋里浮起的是妻子两腿间的灰黑色的
阴户正流着的淫水,透亮而又淫荡……
入夜。
金玲靠在床上,翻看着周松为她准备的色情小说《淫妇娜娜》,这是一篇乱
交的小说,小说中的女主角娜娜是个看起来清纯的淫妇,而她的老公跟周松一样
喜欢妻子被别人轮姦,但跟周松不同的是,金玲很保守,而娜娜只要是男人都可
以操她。
电视里正上演着周松的珍藏VCD,一个黄种女人正被五个黑人轮姦,这个
女人的阴部跟周松的妻子金玲的阴部一样,都有丰密的阴毛和灰黑的阴阜,片中
女人的阴道里正插着一根黑色的巨大阳具,可以看得出那个女人正享受着极大的
快感;她的嘴里也含着一根同样黑色的巨大阳具,随着那根阳具在下体的强力抽
送,嘴里发出含煳的哼声,这哼声引发了金玲的性感。
「你会不会觉得鸡巴越大越舒服呢」周松问。
「嗯。」金玲含煳地回应。
「如果你是电视上这个人,会不会很爽」周松靠着妻子,伸手往金玲的腿
上摸去。
「不知道。」
「一定很爽,水都流这么多了!」周松确实摸到湿乎乎的阴部,便把湿乎乎
的手在妻子眼前扬了扬:「你看,这是什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金玲也伸手插入老公的睡裤里握住胀起的旗杆,轻
轻地抚弄起来。
周松再度把手抻进金玲的睡裙内,搓着她的外阴,「痒吗想要被操吗」
周松问。
「嗯!」金玲闭上眼睛享受着周松的调情。
「你什么时候也能像影片中的女主角那样啊」周松的手仍放在金玲的睡裙
内,眼睛盯着屏幕,不无羡慕地感叹道。
金玲听到这话,睁开双眼,盯着周松。
对于这种紧迫盯人,周松有点消受不起了:「我是说,像她那样富有激情,
你不觉得婚后这些年,我们的这种生活越来越没趣了吗」
金玲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你很变态!」
「我还没说让你当妓女呢!」周松斗胆。
金玲没说话,她转眼看起A片。没有情节,就是不停地做活塞运动,或是不
停地换人,竟觉得提不起兴緻来。
周松以为金玲放松了,使出混身解数要刺激金玲的情慾,似乎有点成效,金
玲又重新瞇起了眼睛,呻吟起来。
为了达到更佳的效果,周松并没有腾身上马,而是翻起金玲的睡裙,分开她
的双腿,把头伸进金玲的胯间。金玲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呻吟之声也越来越大,
而淫户里也流出更多的淫水。
周松不断地用舌头刺激她的阴核,一面在她的双乳上揉搓着。金玲擡眼看看
埋在她胯下的脑袋,体味着暖湿舌头在阴户上掀起的阵阵快感,似乎要把她溶化
了似的……
她感觉阴道里像有千百只虫子在叮咬着,那种麻痒的感觉使她空虚得快要虚
脱了,她恨不得把这个在胯下的脑袋给塞到自己的阴户里去,她也正使劲地把周
松的脑袋压向自己的阴户;然而,她又知道这个脑袋根本进不了自己狭小的阴道
中,她知道她需要什么,所以又使劲地扯着周松的耳朵,想把他扯离。
呻吟声越来越沈……就周松的感觉,已经差不多了,他擡头看了看妻子道:
「想不想被操」
「想!」金玲这回没有含煳。
周松直起身,还没等他摆好姿势,金玲的手早等在那里,正好一把抓住周松
的阳具,就要往自己的阴道里塞,只是还有一定的距离。
周松的情绪也因此被提到了极致,他仍想捉弄下妻子,便扶着阳具,在金玲
的外阴磨了起来。金玲仍在忍着,但是阴户不停地张合着,这让周松觉得很有成
就感;不断地擡起的屁股和不断把周松的屁股压向下的举动,更令周松感到不一
样的快感。
「很想被人操吧」周松乘机在金玲的耳边轻轻地问道。
「嗯,想,想被你操,你想操吗」金玲也反问。
「想,如果你更浪更骚一点,我会更想。」周松一边温柔地搓着金玲的胸,
一边慢慢地把自己的阳具挺进「中原」,「啊……啊……」金玲从咽喉里发出舒
畅的声音。
「你的骚屄操起来很舒服,暖暖的水又多,不知道别的男人操你时会是什么
样子」
「你说是什么样子还不是一样!」金玲又挺起屁股,试图让已深入内地的
阳具更深入一点,于是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哦……」。
「舒服吗」
「嗯,很舒服。」
「想不想天天都这么爽」周松用很轻的声音在她耳边说。
「想。」金玲娇羞地回答,同时又狠狠地把屁股擡了一擡,周松感觉到自己
的阳具已深入到金玲的G点了。
周松开始动起来,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着淫水渲洩的汩汩声,周松知
道金玲已迷失了自我,于是……
「告诉我,你想当妓女。」
「我想当妓女!」金玲随着周松起伏着,下意识地道。
「你的屄是妓女屄吗」
「是的,我的屄是妓女屄,谁都可以操!」
「你一天想要被多少个男人操」
金玲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奋力地抱住周松的屁股,使劲地往下压,同时把
自己的屁股往上挺起,才有气无力地道:「六个。」
周松也异常地兴奋,他知道金玲的回答是「算」出来的,不是为了应和自己
才说的,上午两个、中午两个、晚上两个。他还知道金玲很容易满足也很不容易
满足,要使她到达第一个高潮只需用嘴就行了,但是至今为止,九年来他只给过
金玲一次第二次高潮,更别提什么第三种水了。
周松希望这次会是第二次梅开二度,所以他卖力地抽送着,嘴里不停地说:
「说你是骚货,是妓女,你喜欢被人操……」
「我是骚货,是妓女,我喜欢被人操,我的屄生来就是让男人操的,啊……
啊……」金玲挺起上身,头用力地往后昂起,她到达了终点,死死地抓紧周松的
屁股,彷彿要把他和自己永远地连成一体。
平静了一会儿,周松抽出仍然坚硬的阳具,又把脑袋埋进金玲被淫水煳得不
像样的胯下,他希望能再给她一个高潮。
周松仔细地看了看金玲的阴部,浓密的阴毛被淫水黏乎着贴在阴阜上,灰黑
色的阴唇向外翻开着,鲜红的阴道仍张开着,却可以看到淫水还不断地从道口流
出,扑鼻而来的是淫水散发出的腥腥骚骚的味道。
他毫不迟疑,张嘴吸住阴户,就像在接吻一样,把舌头伸进阴道内,不断地
吸吮着……
高潮的馀波刚过,金玲喘息着看着周松的脑袋,心里腾起阵阵激情--那个
洞是刚刚被他操过的,却仍是那么用心地「爱护」着,她不禁想起刚刚的对话,
那些对话对于自己来说太刺激了,但也太不可思议了。
电视上的节目仍然继续着,五个黑人男子仍用他们巨大的阳具(快有那黄皮
肤女人的小臂粗,三分之二小臂长)轮流操弄着那个亚洲女子,她的淫水却不像
金玲这么多。
金玲看着影片,心里又升起了痒痒的感觉,这又一次让她想起了对话:「我
是骚货,是妓女,我喜欢被人操……」
金玲想着,如果她是影片中的那个女人……这一想,又让她忍不住的呻吟起
来,双手也不自主地按住周松的脑袋……
第二波的运动是在谈论金玲的肉金中展开的。
「你觉得你的屄可以卖多少钱呢」周松仍然很轻地在金玲的耳边说。
「不知道。」金玲看着电视屏幕,心里想着在自己阴道里的阳具是一个陌生
男人的……嫖客的……也许是电视上的那些黑人之一。
「操你一次要多少钱呢」周松在问这句话的时候,鼻息极重。
「不知道。」
「你是一个烂屄,别人要一百元钱,你最多五十元吧!」
「五十就五十,你拿钱来呀!」金玲笑着,把屁股狠狠地向上挺了挺。
「其实,我真的很想看看你淫荡的样子,你这样的屄真的适合去当妓女,又
宽又松,一天被十几个人操也没问题。」
「胡说八道!」
「我是书上看的,不过我一想到你被别人操就觉得刺激得要命,很兴奋!」
周松诚恳地道。
「你变态……」金玲笑着拍了拍周松的屁股。
「我找人来操你好不好」
「好啊!」
「那找我们边上工地里的民工怎么样他们都有一身力气,而且这根肯定比
我还大,到时候你肯定被操到爽歪歪。」
「不要,谁要被那些又髒又难看的人操啊!」
「我就喜欢你被他们操,这样我才不怕你跟他们跑了。」说着,周松开始九
浅一深。
「唿……哦哦哦……」
运动在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夫妻俩都放开了一切道德准则,老公说着找男
人来操老婆,老婆讲着让男人来嫖自己,而一切就在高潮过后都安静下来。
周松下床关了影碟,顺势躺倒,金玲拿起两方手巾,一面捂着自己的下身,
一面帮周松清理阳具,整个房间充斥着淫荡的气味。
周松先开口:「今天爽吗」
「嗯。」
金玲娇羞的样子让周松的阳具抖动起来,但周松体力已经不支了。「你觉得
做爱的时候是静静地干,还是像刚才我们那样更刺激」周松想试探一下。
「我不觉得刚才有什么刺激!」道德回到本位,矜持又佔了上风。
「别说没有,淫水流了那么多,还要……」周松及时住口,但是来不及了,
金玲挂不住了,怒道:「以后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你是被那
些色情小说给看坏的。」
「又不是真的让你去做鸡,只不过是想提高性生活质量,幻想一下有什么不
好的」周松也火了,都是老夫老妻的了,两个人做爱的时候说说这些有什么不
好刺激一下双方的情绪,至少也可以刺激自己的情绪嘛!
「反正,以后你要想就想,但是别跟我提起!」金玲恨恨的道,然后甩头便
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