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打出

娴走进卧室,老公已经熄灯了.远处的灯光透过窗帘,室内的东西依稀可辨.她掀开丈夫卧房调教之傲凤低头身上的毛巾被,钻了进去. 丈夫抱着她,大手顺着她的肩,背,缓缓向下抚去.蓦地,他说:怎么磨蹭这么半天才来?是责问的口气.我在浴室冲凉呀!娴心想,真是明知故问.你敢跟我顶嘴!皮子痒了? …… 去,把那棍子给我拿来! 哇,原来是这回事!娴浑身一下子直痒到骨头里去了.不,不嘛……她扭股糖似地抱着丈夫撒娇.心里埋怨:打人还要人家自己拿来棍子呀,我真贱到骨头里了. 你拿不拿?不听话,多打一下,……两下……当老公数到五下时,娴连忙叫道:我拿,我拿!那棍子就放在她这一侧的床头柜边,是一根五,六十公分长,二指宽的厚竹片,打磨得很光滑的.伸手就拿到了.拿着!她把东西塞到老公手里,嘟囔着:你这黑心鬼……等着老公指示今天要用什么样的姿势挨打.谁知他要她趴在床沿还是跪在床上打还是站在他身边让他打. 趴到我身上来!娴象是赌着气,但还是乖乖趴到了老公身上.把睡裙掀到背上,把裤衩拉下去.听到这命令,娴浑身颤抖的照着做了,赤裸裸地暴露在清凉的夜气中,令她既紧张又兴奋.你……可要轻点呀,没良心的…… 自己说,是想先打左边还是右边? 还不是随你呀.她低声嘀咕着,恨死你了,打人家还要自己要求呀……快说,否则多打三下老公威胁道.娴连忙低声呢喃道:左边……把头埋进了老公的脖颈,心里甜丝丝的.凉冰冰的竹片在她丰满的上移动,是在找哪儿的肉最饱满.那麻酥酥的感觉迫使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起来.老公想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终于,竹片扬到了空中.我要开始了呀!老公发出警告. 你可是给我轻点呀!娴恼恨地的说,心都提到了喉咙了,她闭上眼睛等待着竹片打在可怜的光溜溜的上.可是,竹板迟迟不落下,她反而成了在焦急的期待……就在她神经放松地一瞬间,呜--啪!竹片带着空气被撕裂的声音,击打在她的左蛋上. 哇!象是被烙铁烙了一下,她失声叫了起来,全身肌肉在刹那间紧缩,她双腿乱蹬,丰满的身子在老公身上狂扭.因为疼,也因为撒娇. 老公嘻嘻地笑着:舒服不舒服呀! 你狠心……我要下来了.娴作势要下来. 你敢,而且,刚才这一下,你没有数数,不算的.从现在开始 呜--啪!竹片又一次重重打在娴粉嫩的光上. 一下.娴全身抽搐扭动的同时,可怜巴巴地报出数字,要不然这一下又不算数了.竹板又一次高高举起,我又要打了老公警告说.娴下意识的紧闭双眼,做好了准备.可是竹板只是轻轻的在她的上划了一下,正当娴诧异竹板为何没有重重的落下时,竹板又一次带着风声重重的落了下来,在娴的右蛋上狠狠的来了一下,打的娴跳了起来,并且没有顾得上报数,于是老公高兴的宣布这一下又不算!待娴重新在老公身上趴好时,泪水不自觉的从眼角溢出,她开始低声的啜泣了!于是,老公放下了竹板,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娴上的伤痕,并在娴的耳边温柔的问:疼吗?娴半嗔半羞的横了老公一眼:你说呢?老公说:那你说还打不打?娴用低的不能更低的声音呢喃道:还不是随你,没良心的!老公说:还有七下,要不要我少算一下呀,不过你不许再大喊大叫,也不许再下来了,好吗?娴娇羞的答应了.老公又坏笑着说:那你要违犯规定呢?!娴一楞,老公得意的说:那一下就不算,还要多打一下!又上当了!娴心里埋怨着自己,并全身绷紧的做好了准备.老公看到娴紧张的样子,不禁微微一笑,并用手中的竹片轻轻的拍了拍娴上的伤痕说:别紧张,放松些.就在娴稍一放松时,竹板又一次狠狠的打在她的左上,在第一板留下的已经变成紫色的伤痕下面又隆起了一道红红的印迹,娴刚想大喊,可是又忍住了,并可怜吧吧的数道:两下.但是老公紧接着又毫不留情地迅速挥下了第三板,竹板狠狠地打在了娴左上两道伤痕之间,这一下打得是又快又狠,娴终于失控的叫了起来,老公说:这一下也不算,还要再加一下!娴不依道:你下手那么狠,谁能受得了!老公说:你还敢顶嘴,看样子今天非上正式的家法不可了!三种家法你选一样吧.娴立刻讨饶,并用甜甜的语气央求:相公,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别动家法了.我保证再不叫了.老公说:我说的话改变过吗,你再不决定,是不是想三样都尝一尝呀?娴抱着老公摇晃着讨饶,望着娴亦嗔亦喜,又紧张又害羞的红扑扑的俏脸,老公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咬着她的耳珠,低低的说:再给你一分钟,还不决定的话就三样一起来.娴羞不可当低低的说:那就选二号吧,你这没良心的……(娴为什么那么害怕三样家法呢?娴家里的家法是他和她在新婚燕尔时制定的,一号叫青丝驯凰,是吊在曝凰架上,用青丝抽打,二号叫傲凤低头是趴在卧凤台上打PG,三号叫凤凰点首,是用梅花型的小烙子烙后背上的肉,所以又叫梅花烙这三种家法疼痛的程度与刚才的竹板打PG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并且每样最少十五下,如果三样都来一遍非昏死不可,所以娴连忙选了一种.) 当娴自己把傲凤低头的刑具抬到丈夫面前后,双手低垂着站在 卧凤台旁,等待老公的下一步指示. 老规矩,绑起来打二十下,自己趴着打十五,自己选吧.老公说(为什么有五下的区别呢?原来不绑起来的话,除了挨打后喊叫和忘报数加打一下外,挣扎也要多打一下.有时反而要多挨几下.)娴权衡了一会儿后,恨恨的说:绑吧! 卧凤台的形状像一个平放的十字架,高度大约在八十厘米左右,娴乖乖的在上边趴好后,老公用细细的尼龙绳在她的双手双脚上缠绕了数圈后,狠狠地与卧凤台固定在一起,细细的尼龙绳深深的陷进了娴白皙的手腕和脚踝的嫩肉里,使她一点也动不了,老公用手轻轻的托起娴的下巴颏儿,使娴带着泪珠的俏脸扬了起来,娴紧张的闭上了眼睛,老公微微一笑,在娴的樱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把一个中医用的迎枕垫在了她的颏下,使她在挨打时也始终保持仰着头.(这就是傲凤低头难低头了)做好这一切后,老公温柔的俯在娴的耳边说: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不可以怕疼啊……说着,把碧玉红丝杖在她的眼前晃了一晃(所谓的 碧玉红丝杖就是用血来浇灌的湘妃竹制成的一根长三尺, 直径半寸的竹杖,由于它在生长时常受鲜血滋润,碧绿的杖身隐隐透出几缕红丝,打在身上,疼痛异常,却又只伤皮肉,不伤筋骨.又由于这根杖曾经用二人心头的情血滋润过,且娴经常在匍匐在它的下面滴洒情泪,所以又有恋人血,情人泪的别称.)老公轻轻的解下了娴贴身的衣裳,使娴全身暴露在轻凉的夜气中, 娴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但是一点儿也动不了,老公绑的很紧,她感到了一丝无助与害羞,飞在脸颊上的红云更红了,老公用竹杖在娴的粉颈上,嫩背上,上和结实的大腿上来回滑动着.娴开始紧张起来,全身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起来.终于竹杖扬起在空中,可是迟迟没有落下来.老公想了一想,将一个圆枕头垫到了娴的小肚子下面,这样,娴丰满,白皙的便高耸了起来. 这次真的开始了,老公发出了警告,娴以为又像前几次一样欲擒故纵,可是这一次老公却是说打就打,碧玉杖狠狠的抽在娴左的伤痕上,这一下真是痛彻心肺,但是娴紧紧的咬住了牙关,没有叫出来,并报数:二十 老公对娴没有叫感到了一丝诧异,于是在她的耳边小声的威胁道:我要加劲了,你可要准备好!娴听了,更加紧张了,全身的肌肉紧紧的绷了起来.老公却不慌不忙的用一根鹅翎在她柔嫩的脚心上轻划了几下,就在来自脚下的刺痒使娴挂满泪珠的俏脸刚露出一丝笑容时,啪啪啪一连三下,狠狠的落在了她的右上, 三条隆起的红痕整齐的排列在她光滑的上,娴终于失声的叫了起来.这样这三下不仅不算,还要多加三下.老公凑到娴耳边得意的问:还有多少下?娴恨恨的说:二十三老公立刻说: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娴悟到了自己说错了,连忙更正:不,不,是二十二.老公得意的说:已经晚了,就是二十三下.这样,娴不仅白白挨了四下打,剩下的数目反而增加到了二十三下. 老公并不急于打下去,而是轻轻的拍了拍娴的俏脸,用丝巾替她揩去脸上的泪痕.老公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安慰娴不安的心情,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延长惩罚的时间,并且防止由于连续的抽打使皮肉的神经麻木.大约经过了一分钟左右,老公又高高的举起了竹杖,娴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这一次竹杖打在了她的左上,正好落在了左边的前两道伤痕之间,痛的娴全身狂扭,但是终于忍住了没有叫出声,并正确的报出了数字:二十二……这时,加上开始用竹板打的几下,娴的左上已经隆起了四条肿胀的伤痕,而右边也有四条. 老公又想故伎重施,他又用鹅翎划了划娴的脚心,然后迅速的在娴的左臀上打了三下,这三下真的是又快又狠,但娴坚强的忍住了,并报出了数目:十九……老公笑着说:这回很坚强嘛,看样子我要加油了!说着,便走到娴的面前,双手拢了拢她飘散的长发,然后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在她的耳边说:我要用力打你的了……听得娴娇媚的横了他一眼,然后闭上了俏目,做好了准备. 老公用鹅翎扫了扫娴火辣辣的左臀,使娴以为他会在自己左臀上的伤处再狠狠的来上几下时,接下来的三棍却是毒辣非凡的打在了右面,这三下果然比前面几下都重,但是娴表现的相当不错,只是在第三下时叫了一声.这样,剩下的数目还有十七下.不过这时娴的两边已经疏密相间的各有八条伤痕了. 由于这些伤痕的存在,使得下面的每一次抽打都会落在旧伤上,娴清楚的知道碧玉红丝杖打在已经受伤的皮肉上的痛楚,她害怕的低声啜泣了起来.老公用手轻轻的抚摸了几下娴光滑的粉背,然后递给她一杯温热的开水.这时的娴由于上的伤痛和几次难以遏制的痛叫已经消耗了身体里大量的水份而感到了口渴,这杯水像玉液琼浆一样滋润了她的心田,娴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老公用左手托起娴美丽的俏下巴,右手食指轻轻的刮了刮娴小鼻子尖上的汗珠,说:水喝完了,我们又要开始了. 老公取出一条黑色的纱巾蒙住了她的眼睛,这样娴便无法用余光看到他的动作了,老公站到了娴的后边,手中的竹杖在娴已经伤痕累累的上来回滑动着,这种连续不断的滑动使看不见老公动作的娴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可是竹杖却迟迟没有落下来,就在她在再也无法绷紧神经时的一瞬间,啪,啪两下与前面抽打方向呈九十度的杖击狠狠的在她两边的上各打了一下,这两下杰作是老公蓄谋已久的动作,在娴神经放松时重重的打到了她两边上的十六条伤痕,娴怎能不被打得失声尖叫.委屈的泪水从纱巾里渗了出来.于是这样,娴在上的伤痕增加到十八条时,却还要再挨十九下.满隆起的红肿伤痕只换得了减去一下,而且,在接下来的受刑中,还不知会因为叫出声而增加多少呢. 娴不禁想抱着老公撒个娇,求他少打几下,可是全身被绑得紧紧的,她只好用羞不可当的声音央求道:老公,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下次我再也不敢顶嘴了……老公说:下次不敢下次不打,这次打你是因为你这次的错误,要是再有下次至少打你六十下,你还敢有下次!说着,又狠狠的在她左的伤痕上打了一下,打得娴俏脸一阵抽搐,但终于忍了下来.不过,娴感到再也无法在下一棍时不叫出声来,她央求老公用东西堵住她的嘴.老公用手拍了拍她的脸,然后坏笑地问:堵住嘴就叫不出声了,这属于变相降低惩罚,看你苦苦哀求的份上,我答应了,不过只能用你或我的袜子,你选择吧谁的?娴是一个十分爱干净的女人,即使是她自己的袜子也难以放入口中,何况是老公的臭袜子.她坚定的摇了摇头,说:你还是接着狠狠的打我的吧,你就是把我的打烂了我也不含袜子! 老公素知娴爱干净的个性,并且对她坚强的行动打动了.于是,他凑在娴的耳边说:看在你这样坚强的份上,你再叫出声我就不加刑了,但剩下的十八下中的每一下,我都会让你记很长一段时间的! 接下来的一下平平的拍在了娴的上,使两边本来已经紫红的伤痕更加肿胀了起来,疼痛又一次使她叫了起来,连续的几次尖叫使娴原本像百灵一样的嗓音有些嘶哑了. 替她揉按被捆得有些麻木的手脚,并解开她蒙着眼睛的纱巾,乍见光明的娴嘤嘤的哭了起来,老公将娴抱了起来,用轻轻的吻封住了她的低泣. 到了浴室,老公将娴缓缓的放入浴缸,虽然水温正合适,但是上的伤痕刚一接触水时依然使她感到了阵阵刺痛,等娴适应了水温时,老公开始慢慢的使水温升高,慢慢升高的水温使娴紧绷的神经渐渐的松驰了下来,上的伤也不那么痛了……二十分钟后,老公将娴轻轻的抱起,使她俯卧在浴床上,一双大手开始为她温柔的,从嫩颈到粉背,从伤痕累累的到浑圆结实的双腿,最后又用左手挟住她的双脚,右手在她的脚心上挠了起来.娴一边挣扎一边老公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看着娴娇笑的模样不禁想起了他们洞房时的情景……老公温柔的问:今天打得重吗,上的伤现在还痛吗?娴本来就红扑扑的脸颊更红了,她贴在老公的耳边说:我知道相公喜欢我,相公打我再疼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于是老公说:那现在你也休息够了,剩下的十七下是不是该开始了?娴立刻抱着老公不依地撒起了娇来,可是老公立刻把她抱出了浴室. 当娴再一次被绑在卧凤台时,可能是因为刚洗完热水澡的缘故.她感到深深勒进皮肉的尼龙绳带来了钻心的疼痛.她刚想哀求老公绑松些,老公竟像看透了她心思似的说:缚凤不能不紧.然后在她上大力一拍说:我去收拾一下.扔下痛得大叫地娴离开了. 娴一个人躺在卧凤台上紧张的等待着,回想刚才挨打的过程,娴感到既兴奋又甜蜜.而对剩下的十七下既害怕又紧张却又掺杂着一些说不清的期待.就在她紧张与期待下全身微微战栗时,老公已经悄悄的站在了她的身旁.突如其来的一下打在了娴已经通红的左上,娴在一声尖叫后又哭泣了起来.老公怕娴再连续地尖叫使嗓子充血,他停了下来,温柔地问:你再叫下去的话,明天我可爱的百灵就要变成雌老鸦了,我还是把你可爱的小嘴堵上吧,好吗?娴说:那你要用干净的东西.老公促狭的从厨房拿来了一个馒头,又在中间放上了一匙蜂蜜,蜂蜜虽然可以润喉,但这么浓的蜂蜜却会使大量出汗的娴加倍的口渴.老公一手轻轻地捏开娴美丽的小嘴,一手将馒头压在她柔软的小舌头上.馒头吸收了娴口中的唾液更加膨胀了,使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老公高高地举起碧玉红丝杖啪啪啪啪啪地一连五下,从上到下平行的在娴的上留下了五条伤痕,由于娴的嘴被馒头堵住了.使她只能发出一连串模糊不清的娇吟,一双美丽的俏目流出了两行珠泪.老公安慰道:只剩十二下了,坚强些. 老公站在娴的左后方再一次举起了红丝杖,娴心里一阵紧张,全身开始瑟瑟发抖.老公先是轻轻地拍了一下娴的,在她全身一紧一松之后才狠狠地落下来,又是一连五下,与娴身体呈四十五度角的火辣辣地抽打整齐排列在娴已经满是伤痕的左上.娴全身一阵挣扎,拼命想甩掉上的疼痛,老公停下手,默默地欣赏着娴像美人鱼一样扭动着的娇媚身姿.待娴好不容易停止下来,老公又是一连五下准确无误地打在了与刚才相同地位置.娴开始了今天挨打以来最猛烈的挣扎.美妙的身体曲线在卧凤台的束缚下像西湖里荡漾的秋波一样美丽而持久,一双美目更是珠泪连连.老公把馒头从娴胀得鼓鼓地小嘴中取了出来,娴并没有失声尖叫,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息了一会儿,然后低低地哭了起来,后来,哭声也渐渐地小了,只剩下低低的娇吟声.老公欣赏了一会娴动听地像仙乐一样的娇吟后.把她从卧凤台上解了下来搂在怀里,温存了一会儿后.说:还有最后两下,我想让你扶着床,把小撅起来挨最后两下,好吗?娴羞怯地趴在老公的耳边说:遵命,夫君. 说着,便并拢一双玉腿,摆好了姿势.老公说:最后两下了,难度要增大些,你如果手脚乱动或者叫出声就重打一下以示惩罚如何?娴温柔而娇媚地说:一切遵从夫君大人吩咐,夫君大人尽管责打奴家好了. 老公站在娴的右边,狠狠地挥下了一棍子,斜斜地打在了她右上肿得最厉害地一条伤痕上,娴全身一颤,忍住了没有出声.老公拍了拍娴灼热的蛋说:最后一下,忍住了.只见碧玉红丝杖又快又狠地在同一地点抽打了下来,娴被打得双手捂住跳了起来,并倒在床上连哭泣带娇吟地扭动起来.然后,主动站起来重新摆好挨打的姿势,双腿颤抖地并拢,等待老公重新来打自己的最后一下.这时,那出伤痕已经肿胀的像要渗出血了,可是心狠手辣的老公第三次还是在同一伤痕处打了下来,但这次娴只是轻轻地了一声.老公问:这下你自己说算不算?娴望着老公挑战的目光,坚定而又不失俏媚地说:夫君大人说打,奴家就继续撅着,随夫君大人打多少,就是打烂了奴家的奴家也心甘情愿,只要夫君高兴.说着,娴又转过身去摆好了姿势.但是,老公只是轻轻地挥了挥竹棍,娴全身就不禁一打哆嗦.于是,老公只是用手不轻不重地拍了娴一下后,就说:看在你这么坚强的份上,今天对你的惩罚就到这儿了.说着,一把把还在娇吟不止的娴拥入了怀里,用大手拢了拢她飘散的秀发,一边轻吻着娴如玉的额头,一边温柔地问:今天一共打了你二十九下,打得疼吗?娴轻轻地嗔道: 你打得那么狠,能不疼吗?黑心鬼.老公低低地说:还敢顶嘴,看样子打得还是轻,还得再打几……慌得娴连忙献上香吻,封住了老公的嘴.并顺手关了灯。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