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偷情多少爱十二

多少偷情多少爱
这少妇竟没想到这男人的阳物含在嘴里竟是如此的神奇。有如吸食着迷幻药般
的轻飘飘的,使少妇记起了当年和老公一起吸食迷幻药那般的感觉。
胜山教着少妇吸吮着自己的阳具,右手则去爱抚少妇那小的可怜的奶子。
胜山感概的想着:「如此美丽的女人竟然胸部是如此的瘦小,她真不知多久没
受爱的滋润了。」
想到这胜山忽然抓起蹲着的少妇说:「让我们今天尽情的享乐吧!」话一说完
胜山便扶着少妇起来,躺在后座的另一边,他则将少妇一腿抬高,少妇另一腿则放
置前座椅背,如此两腿呈四十五度,胜山对准了少妇那湿嫩的阴户插了进去。
少妇许久没和男人作爱,虽然阴户已满是淫水但因心理还未完全准备好突如奇
来的冲刺,使得她感觉痛。她的阴户许久没有容纳男人的阳具,因此胜山的插入真
使她不好受,但里面的痒胜过疼痛,因此她强忍着痛让胜山扭动着腰。
「啊……好……痛……慢……点……嗯……哎唷……嗯……」
胜山知道这少妇许久没有让人插过,所以插入时那种含住阳具的紧度真是使胜
山舒爽无比。也不知胜山是不是怜悯少妇许久没有男人,今天胜山表现的极度的温
柔,尽量减轻少妇腹部涨痛之苦。
少妇在胜山温柔的对待之下,果然疼痛减轻,随之而来的则是无比的舒服,她
轻轻的说着:「啊……嗯……亲哥……嗯……给……嗯嗯……给我……啊……最大
的……啊……哦……哦……哦……」
胜山明白少妇的意思,忽然加快了速度。
「啊……啊……爽死了……啊……亲哥……啊……再用力……用力的干吧……
啊……噢……噢……哦……啊……用力……真是美妙啊……干啊……干死我吧……
啊……嗯……」
少妇已体会到多年没有的感觉了,她忘情的叫着,她已将那羞耻之心完全丢掉
了,她要好好的享受。
「嗯……快……快……啊……干死我……啊……我要……我要死在你……死在
你怀里……啊……插死我……啊……嗯……」
胜山也喘唿唿的说:「好……好……我……我插……插死妳……今天不插……
不插死妳……我不会……甘愿的……」
「啊……嗯……哼……哼……我要死了……哼……嗯……啊……啊……啊……
要死了……亲哥……亲哥……啊……啊……」
胜山听到少妇越叫越大声,明白少妇即将要丢精了,于是加快速度抽插的说:
「小亲亲……忍着点……让我们……让我们……一起……一起丢啊……」
「啊……快……我……要死了……快……啊……啊……啊……」
车子越摇越大劲,车内里男的勐烈的抽送着,女的努力的摇摆着自己的腰,两
人都张着口叫着。
「丢了……丢了……」两人齐声喊出。
随之只见两人都打了个冷颤,车内只听到男的喘气的声音却听不到女的一点声
音。
胜山趴在少妇的胸前望着那奶子喘着气,少妇则因许久没嚐到这高潮,现在有
如一个人躺在汪洋大海中任由飘泊。
胜山从未嚐到这种快感,他不知这是为何,难到这使是爱情吗,胜山闭目想了
想,为何以那种心情去对待这女人,竟会让身体产生不曾得到的快感。他决定晚上
找亚玲来试试,但会试出来吗?他也不知。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各自穿上衣服,胜山点了根烟抽,两人默默无语,少妇只
是望着胜山所吐出的白烟发呆。
这时胜山面对少妇说:「回去吧!」少妇点了点头,望着车窗外。
胜山发动车子,一路上两人都没话说,直到少妇家楼下,胜山才开口说:「改
天再出来见面好吗?」
少妇也不知要如何是好,只答了一句:「我不知道。」便走了。
胜山冷冷笑了一笑说:「我知道妳一定会再和我出来的,但妳千万不要爱上我
啊!我只喜欢妳的身体而已。哼!」
胜山自言自语后便将车子驶向回家的路。
回到家已是十点多了,胜山开门后,见亚玲一人独山坐在客看着电视。胜山走
过去吻了她一下说:「还不睡啊!」
亚玲说:「我在等你啊,你今天跑去哪了,我打电话给你,怎么都收不到讯号
呢?」
胜山拿起行动电话给亚玲看说:「没有电了!好了,我们去洗澡吧!」
亚玲等这一刻已等了一天,听到这句话,真是高兴得想要跳起来,因为胜山那
高超的性技巧是她非常响往的,如今的等待总算没有白费。
胜山见亚玲听了一起洗澡时那种高兴的表情,于是心生一计,想要耍耍亚玲,
当即若无其事般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一会儿水已放好,亚玲也想故意吊吊胜山的味口,于是将衣服全部脱掉,剩下
特地要穿给胜山看的透明胸罩及内裤。站到浴室门口,亚玲开口叫着胜山,表情很
妩媚。
胜山回头一看,见了那套白色透明的胸罩及内裤,胜山差点把持不进,但他执
意要耍耍亚玲,故意要再让她多等待,于是吞了口口水,装作没事那样走进浴室。
亚玲见自己穿成这样胜山竟无动于衷,心想是不是这套不够吸引人呢?当下决
定明天再换一套试试。
进入浴室,胜山自个脱衣服,亚玲也帮忙脱胜山的裤子,胜山脱完衣服后说:
「帮我洗吧!」
亚玲见到那鸡巴已硬挺,心想:「还是这么的雄伟,真恨不得马上亲亲它。」
胜山似乎听到了亚玲心里的话,心里在说:「待会就让妳先亲亲它。」
亚玲表现得很纯熟,好像常常替男人洗澡似的,胜山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不简
单,但并没放在心上,只是自己心里说:「以后有机会再查查这女人的底。」
亚玲首先在胜山身上淋了水,然后倒了一些沐浴乳在手上便往胜山背上抹去。
抹后再用指甲去抓胜山的背部,并且按摩着,胜山感到非常舒服,全身松软下来,
但鸡巴却毅立不摇,依然挺直。
亚玲再淋一次水,再使用一次沐浴乳,这次则抹在胜山的胸前、手臂,然后再
很有技巧的按摩着胜山的手臂。全身洗毕,最后便是洗那鸡巴,通常女人帮男人洗
澡,最后洗的一定是那话儿。而且洗得特别的仔细。当女人一开始和男人一起洗澡
时,心里就在想着洗那话儿了,只是不好意思先去洗那。
亚玲很仔细的洗着胜山的鸡巴,使用姆指去摩擦着龟头,很仔细的利用泡沫去
涂抹着那部份,淋了水后再洗一次。胜山闭着眼睛享受那种舒服的感觉。
洗毕后,亚玲将自己的胸罩及内裤都脱了下来,正准备沖水好让胜山替自己洗
时,胜山忽然开口说:「亚玲用舌头再洗一次吧。」
这时胜山已站了起来,亚玲心里明白胜山要自己用舌头去洗那个地方,胜山站
起来,自然是要让方才所坐的小椅让给自己坐。于是亚玲便坐了下去,高度刚好,
嘴巴正与胜山的鸟蛋呈平行,亚玲握着胜山的鸡巴,上下套弄着,然后再伸舌去舔
那放鸟蛋的袋子。
胜山微微发出赞叹声,这时感觉亚玲含着自己睪丸的一边吸吮着。这真是异常
舒服啊!胜山抚摸着亚玲的头髮,这时亚玲已开始照着胜山所说的,用舌头去舔那
龟头。可能是亚玲从白天开始心里就想着胜山的鸡巴的缘故吧,这时她舔着它,感
觉味道非常好吃,她真恨不得真的把它给吃下去,只可惜这东西只能用舔的,并不
能吃。
上次和亚玲作爱,可能是因为彼此都还不是很熟,又在那种随时有可能被临检
到的地方,所以胜山并没有好好去体会那种感觉,直到今天,胜山才真正发觉亚玲
的技巧是那么的好,他真好奇亚玲到底是在做什么,以她现在的年纪,因该还是学
生才对,但她的技巧不该是一个学生所该有的啊!
想到这,胜山已没有心情去享受了,于是动了一下,亚玲的嘴离开了胜山的鸡
巴。胜山以很冷漠的口气说:「亚玲,对不起,今天没办法和妳一起洗了,我忽然
想到一件事没做,所以必需去做,妳自己洗吧!」说完胜山围上浴巾离开浴室。
亚玲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切美好的事物竟这样被破坏了,她有点懊
恼但又无可奈何。
胜山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他此时其实脑袋是空的,什么事都没
在想,只是望着天花皮发呆。直到亚玲叫他,他也不知自己发了呆多久,但回神过
来,见到亚玲,胜山突然感觉有种排斥感,他真不知为何突然会有这种心态,但他
才和亚玲同居二天而已,突然要求亚玲离开似乎又做不到,于是找了个藉口换上衣
服开着车便出去了。
亚玲依然站在原地,觉得胜山怎么突然莫明奇妙起来了。
胜山开着车,不知要去那才好,且刚才亚玲弄得他好舒服,且还没满足,这时
自言自语说:「看来要花钱来满足自己了。」说到这,胜山在想,到底要去那里寻
求满足呢,这时他仔细认清一下目前所到的地方。
这里是忠孝东路三段,这时胜山忽然想到一个地方了于是加速往目的地去。
停好车,胜山来到这个地方的楼下,那个地方是XX美容中心,位于忠孝东路
四段的某条巷子里(在下青阳子,曾经去过这个地方),外表看起来确实像是一个
美容中心,嘿!嘿!嘿!真是挂羊头卖狗肉啊!
此中心位于二楼,胜山走了上去,来到一个玻璃门前,老闆由里面柜台见到了
胜山,于是按了一下扭玻璃门自动打开,胜山走了进去,这家美容只做熟客,生客
是无法到这个地方来的,除非有熟客带来,否则就是介绍也是一样不能进来。
胜山进来后老闆招唿着他说,因今天客人多,因此胜山只好看着杂志等候了。
一会老闆告诉胜山已换他了,胜山要老闆挑个漂亮的小姐后便由老闆带他进去一间
房间。
这是一间只有三坪大的小房间,里面有一张床及一张小桌子和椅子,灯光暗暗
的。不一会,一位长髮小姐进来,身材正点,就如同走在忠孝东路四段那些逛街的
小姐一样,要来这间美容中心上班的小姐都要身材好脸蛋漂亮才可以,所以看倌不
小心找到这个地方,保证是值回票价的。
顺便告诉各位看倌,要在忠孝东路四段这闹区找这种挂人卖狗肉的店其实很简
单,只要进入巷子里有见到XX美容中心,十间有八间是这种的,当然要有熟客才
行,在下去的那间是在明曜百货旁的巷子里,它位于像是菜市场旁,里面的小姐真
的是个个漂亮,也许看倌到东区去逛时,看见那些身材一流脸蛋不错穿着时髦的小
姐可能就是在下所述的地方上班。
她们上班不受限制,来上班后如果没客人她们可以到处逛,如果有客人,老闆
会Call小姐的,在下去时老闆因店里小姐少,所以Call了好几通电话要小
姐们赶快回来,在下去时是由朋友带去,当时和在下去的共有七位。
在下除了去过这种美容中心外当然也去过酒家,里面的小姐都是自愿去的,妈
妈桑还说:「她们里面的小姐没有一个是被逼的,有些还是在校生兼差,因为不是
被逼的,所以小姐都常常乱跑或不来,所以有时客人多但都没有小姐,妈妈桑和我
朋友非常熟,所以常向我朋友吐苦水,说现在这种行业都很难做,虽然小姐们都是
自愿来上班,但就是太自由了,反而没有以前那样子好管小姐了,有些小姐还会挑
客人,真的是很难做。」
唉!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女孩子,为了满足对物质的慾望,连这种出卖自
己肉体的事也做,曾经陪在下喝酒的小姐里,有一位是妈妈,有一位是白天在髮廊
当学徒的,一位则是某大专的学生。
钱仍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自己赚多少就花多少,不要为了一时的
物资慾望而去做那种不道德的事,在下之所以会去那种地方,一来是见识,二来是
为了生意。现在在下已不去那种地方了,因为去一晚最少也要花五万元(不包含打
砲费),且现在爱滋病那么盛行,所以还是少去为妙。
小姐进来后手上捧着一套浴袍及一条浴巾,胜山是老手,所以知这是要做什么
的,因此胜山待小姐出去后便将自己衣服脱下,然后换上浴袍拿着浴巾便往浴室去
了。胜山在浴室沖了个澡先了个头,将头髮吹干后,胜山再穿上浴袍后便回到刚才
的小房间里。
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位小姐又进来了,这次小姐手中端了一个盘子,里面有一
杯水及一瓶乳液。水是要给胜山喝的,而乳液则是要给胜山按摩用的。
来这美容中心小姐是不必选的,因为每位小姐都长得漂亮身材都很棒,她们都
穿着一件背心及一件短裤,背心里则什么都没,但因灯光昏暗所以客人们也见不到
那奶头,除非小姐跑到柜台去客人才有办法看到。短裤里当然没有穿内裤,因为一
穿内裤,那阴毛和裤子磨擦的感觉是很不舒服的。
老间会替客人挑一位小姐,然后小姐会带客人去一间房间,然后会要客人去洗
澡,再来就是要客人脱光衣服趴在床下然后使用乳液替客人按摩,这小姐按摩从头
到脚都会按摩,就连屁眼也会,她们会用指尖去轻碰客人的屁眼,那种舒爽的感觉
真是要有经验才知道,用笔墨真是难以形容啊!
而小姐在替客人按摩时,客人可以任意去摸小姐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小姐们
皮肤都是光滑柔嫩,通常客人都是将手伸进小姐短裤里去摸阴户,因为要摸小姐的
胸部要举手,而客人举手去抚摸小姐的胸部一来手会痠,二来会阻碍小姐替客人按
摩,所以大部份都是去抚摸小姐的腿、臀及阴户。
小姐按摩客人背部大约十分钟后会要求客人转身过来,然后替客人按摩前身,
小姐一定会站在可以让客人摸到自己身体的地方按摩。有些客人爱抚的技巧好,小
姐那阴户还会流出水来及发出轻轻的淫浪声。这就要看客人的技巧了,否则那种无
感情的爱抚很难让那些已习惯被抚摸的小姐兴奋。
前身也大约按摩十分钟,然后就是压轴戏了,小姐会握着客人的鸡巴用力上下
的套弄着,不时还会去挑逗客人的屁眼。小姐替客人打手枪时,还会低头去亲吻客
人的乳头,且客人还可以摸到小姐的阴户及乳房,如要抚摸乳头,只有小姐替客人
打手枪时才有办法完全摸到,在下被小姐按摩到这地步时,一手摸着小姐的乳房,
另一手的中指则插进阴道里一进一出的抽插着。
小姐打手枪的技巧真是非常的好,除了打手枪外还会替客人的小弟弟按摩。客
人射精后,小姐再替客人按摩前身也约十分钟,然后会站在床下让客人再抚摸自己
的身体约五分钟后就出去了。这时客人躺在床上休息一儿,可以直接付钱出去或者
是再去洗一次澡。
以上就是XX美容中心所做的事,这和一般路边所见的那种理容中心不一样,
XX美容中心的小姐都是高学历及年轻的,而一般理容中心的小姐都很老,且有些
是妓女出来做的,虽然也可以任由抚摸,但各位看倌你敢摸吗?也许你还会去摸到
前一位客位所留下的白色液体,而XX美容中心只能摸不能够打砲。
XX美容中心只做半套服务,价钱是二仟元,而理容中心半套也是一样,但两
者的品质就差很多了。
胜山舒解后,走了出来,这时忠孝东路人车已很少了,胜山在路边吃了些东西
后便开车回家睡觉。
回到家胜山发现亚玲并不在家里,胜山心想可能是自己莫明奇妙的跑出去,又
亚玲兴奋到一半忽然被泼冷水,所以可能跑出去找别的男人了。
胜山这时真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会要求亚玲来和自己同居,胜山摇摇头后,心
想:「不管了,先睡了,明天再说吧!」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胜山从睡梦中醒来,因为他听到吵杂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原
来是亚玲喝得醉薰薰的回来。
胜山见了觉得很讨厌于是翻身盖上棉被继续睡。但棉被忽被拉开,于是胜山坐
了起来说:「他妈的,我要睡觉不要吵我,妳要疯回妳家去疯。」
亚玲因昨晚胜山没由来的对她冷淡且又莫明奇妙的出去,因此懊恼之下便跑去
舞厅跳舞喝酒了。她原本还在盼望回来时见胜山将自己搂在怀里,但见了胜山却是
这等样子,她不由得怒里心起,说:「好,我疯,我回去疯。说完便往客厅去。」
胜山见亚玲很识像,于是倒头又睡。那知睡不到多久,忽然听到亚玲嘶叫着:
「你这王八蛋。」
胜山待转身过来时,忽觉得有什么硬物往自己头撞去。就这么一撞,胜山已不
省人事昏死了过去。
亚玲见胜山一动也不动,于是上床用拳头往胜山身上乱垂,又重重的往胜山的
阴部踢去,这时从外面有二男一女走了进来,见亚玲在踢着胜山的下部,又见胜山
已一动也不动。那进来的二男一女见了,马上去将亚玲抓了起来说:「好了,不要
再踢了,人死了我们快走。」
亚玲听了,又见到床上的胜山一动也不动,当下也惊下了一下说:「我打死人
了!我打死人了!」
正当被人拖出去之时,亚玲说:「等一下,这小子蛮有钱的,我们拿了他的钱
再走。」
亚玲心想自己杀了人,需要钱跑路,又胜山平时都是大把的钞票在花,于是翻
箱倒柜的找了起来,那二男一女见到胜山的房间布置得这等高级也猜想到了,这时
见亚玲在那乱找一通,跟着也乱找了起来。
四人约找了半个小时,总共翻出了三十多万元出来,虽然有存摺,但四人始终
找不到印章,见到存摺里有将近二百万元却无法将之领取。又因亚玲杀了人,深怕
被人撞见,于是收起了存摺,想等事情过了再回来找,于是四人开门左顾右盼见无
人,不坐电梯走楼梯出去了。
亚玲算是在外混久了,出了事不紧张反而冷静思考要如何做,分了将近一万元
给那二男一女,然后带着胜山其它的钱及金子便坐车往南部去了。
也许是胜山命不该绝,因为大楼管理人员,这时刚好要来收管理费,来到胜山
的门口,正要按门铃,却见到大门没关好,心想这人也真大意,门也不关,虽有管
理员但也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啊!这么粗心大意,不怕被人闯空门吗?
推开了门,大喊:「有人在吗?我是管理员,来收管理费。」喊了几句,见没
人,心想是否是因为有事情匆忙出去忘了关门,正想要出去,却听见细微的呻呤声
由房里传出。
管理员停住脚步细听,果真有声音由房间里传来,于是走了过去,见到胜山在
地上爬,头部流血,满身是青一块紫一块,见胜山爬的方向显然是要打电话求救。
于是马上将胜山扶起说:「先生,是不是遭小偷了,啊呀,这么的严重啊。」放下
胜山赶紧拨了电话叫救护车及报警。
当胜山醒来时,已是事发后的第五天了,他除了感觉头疼外还感觉下部隐隐作
痛,又看自己手臂青一块紫一块的,感觉全身难受,他左顾右盼,床的左边有一扇
窗户,右侧则是关着的门,门的左侧又有一个门,想来是浴室吧,胜山看了看,又
想想自己为何会躺在这里,闭上眼睛,那天的情形渐渐的浮现出脑海里,他一一记
起了亚玲忽然攻击他的的种种情形,他越想越气,想到后来感觉却越来越痛,于是
不敢想只是躺在床上喘着气。
这时门开了,一男一女走了进来,胜山仔细一看,是友良及玲子,胜山间明了
自己是如何被人带来这里及他们如何得知自己受伤。原来是当时管理员要来收管理
费,管理员他对于住户进进出出的都很明白,他记得胜山前一晚回家后就没有再出
门,所以管理员才想趁胜山尚未出门之时向胜山收取管理费,但按了门铃却没有人
来应门,他心想,自己决不会记错啊,明明记得胜山并没有出门,但为何却没有人
出来开门呢,好在管理员当时有在门口多停留一会,才发现胜山大门没关好,这才
进去并且发现在地上争札的胜山,因此马上报警及叫救护车,而胜山见着是很热心
的管理员来到这才放心的晕了过去。
来到医院,警察除了几个人在胜山家里查外并也有二个警察跟着到医院去,而
在胜山家里的警察在翻查之际找到了胜山掉落的电话本,而电话本里就只有友良的
电话,另有一个人的电话,但却只写了一半(事后胜山见了那本电话本,才知道那
是自已新买的电话本,只抄了友良的电话及另一个好友的名字后就出去了,后来一
直都早出晚归,所以就忘了继续填写了),警方就因此而连络上了友良及玲子,因
此胜山昏迷的这几天都是由友良及玲子来照顾他的。
胜山听了对那位管理员感激不已,也对这位朋友这么讲义而感动。后来胜山也
说出了自己与亚玲的事情,两人听了都替胜山生气,怎么会有如此心狠的女人。
三人聊了一会,警方来了,替胜山录了口供,日后便开始展开调查亚玲,不久
便在高雄抓到了亚玲,三月后亚玲被判罪入狱。
友良见好友已无大碍,于是要玲子留下来照顾胜山,自己则赶回公司去做事,
友良每天下班都会来陪胜山一会,而玲子则没课时就会来陪胜山。
胜山的朋友多,所以玲子上课时,还是很有朋友前来探望,因此胜山在医院也
不觉得寂寞。
朋友刚走,胜山拿起玲子买的杂志在看,胜山往的是单人病房,因此人走了就
只有他自己一人,自己又因全身是伤,行动不便,所以只有看杂志了,这时已是下
午三点了,听到一声敲门声,走进了二位白衣天使,胜山这时才发觉这两位负责照
顾自己的护士竟是这么的标緻,自己住院已有十多天了都没有发觉,胜山这时性慾
又起了,他忽然发觉自己已十多天没有女人了,看见这两位护士他有股想搞她们的
冲动,两护士都穿着十分合身的制服,连内裤的缐条都可以从裙外见到,身材玲珑
有致,前后凹凸分明。
这位护士进来是要交接班,因此胜山放下杂志听那护士在交谈,这时听到护士
说,收到医生的公文,可以替病人解开绷带并且只要擦药就可以了,然后又说了一
些何时打针何时吃药吃什么药……等,两人交谈完和胜山说了几句话,转身要走,
忽然胜山叫住她们说:「对不起,两位漂亮的护士小姐,谢谢妳们照顾了我这么多
天,还没请教大名。」
两位护士笑了笑,右边的护士说:「我叫杜月丽。」
另一位则说:「我是陈佳惠,好了你休息吧!待会我会来给你量体温及解开绷
带。」说完就出去了。
胜山心想:「杜月丽和陈佳惠两人都差不多年纪,大概为二十三、四岁,两人
身高都差不多,两人都很漂亮都是瓜子脸,嗯……要如何上她们呢……」想到这,
这时陈佳惠已进来了,推着一辆小车进来,车上放着许多瓶瓶罐罐的及一些工具。
陈佳惠笑笑说:「先吃药然后再量体温最后再解开绷带。」说完便拿出刚才在
护理站帮胜山配好的药,然后再替胜山倒了一杯水给胜山服药。
陈佳惠说:「好了,接下来就是把你的绷带给解下来。」
胜山全身有许多部位都包扎着,他不知道护士是要给自解开那里的绷带。胜山
问了要拆的部位后真是吓了一跳,因为要拆的却是下体的绷带,胜山见陈佳惠已拿
了剪刀过来,顿时脸红,他心里想:「胜山啊!胜山,你玩了那么多的女人,在女
人面前裸露全身都表现得非常的威勐,没想到今天见到这个护士小姐,竟是这么的
没用。」
陈佳惠正要脱下胜山的裤子时,胜山不好意思的用手抵挡。
陈佳惠笑笑说:「不用不好思意,我是护士,我已习惯了,你一个大男人难道
就害羞吗?在说这可是为你将来结婚生子着想,况且你长得蛮帅的,替帅哥拆解这
东西心理也不无高兴,你就暂时把我当做是老婆吧!」
胜山听了陈佳惠一连串的话,真是又惊又喜,但手却无法离开,陈佳惠手一碰
裤子胜山便下意识的去挡。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耽误了五分钟,这时陈佳惠扳起面孔说:「如果你再这
样子我就叫医生亲自来。」
胜山听了心想:这种事给女人做才爽如果给医生做那真是大剎风景啊。当下便
点头答应。
陈佳惠见胜山已答应让自己替他做,于是对胜山微微一笑然后便将胜山的裤子
给脱了。
当日亚玲因胜山的阳具才愿意与胜山同居,反目成仇后,心想自己得不到又何
必让给其它女人,因此击昏胜山后,除了重重的踢在胜山的身体外就是踢胜山的下
体,当时胜山已昏倒了,因此下体被攻击时已不知痛楚,直到醒来时才发觉,但知
道又能如何。
送来医院急救后,见胜山下体受到重击,幸好当时胜山吃了大力丸所以并没有
被亚玲给踢破,但却有裂伤,于是医生才给它上药上绷带。
算算日子伤口已癒合因此医生才又要护理站的护士于今日替胜山解开绷带,当
然除了下体的绷带外还有其它部位的绷带要解。
当陈佳惠的纤手碰到胜山下体时,胜山感觉到那是多么的温柔啊,顿时忘记了
羞耻。
陈佳惠一直低着头去拆解绷带,因此胜山当时的表情是如何她也不在意,只顾
自己做自己该做的事,但胜山并不这么想,他认为陈佳惠是因为不好意思所以併命
低着头,不敢看着自己。
那知道陈佳惠解开后,说了一句:「哇!你的好大啊,如果和女人作爱,女人
一定很爽。」
胜山万万没想到这句话竟然会从这护士口里说出,他真不知是该感到自己很伟
大呢还是……
往后每天都有护士来给胜山的下体上药。总共有三个护士来给胜山换,一个就
是陈佳惠一个则是杜月丽,另一个则是李筱玉,她们三个是这楼护理站负责这区的
护士,每人轮流八个小时为三班制。
不久胜山的下体伤已好了,但脑部和其它部位则还需要住院观察及疗伤。
这天胜山吃完午饭没事做,龟头又因好久没洗,感觉有点痒,因此跑到厕所去
洗,虽然一手还吊着三角巾,但裤子里没穿内裤,因此要洗并不难,沫上肥皂及清
洗都很顺手。洗完后胜山感觉到非常的舒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不痒了,这
几天不时都有种刺痒的感觉,这时才发觉原来是都没有洗的缘故。
走出厕所看见陈佳惠已在那等着,两手叉腰问说:「腿伤还没好为何乱跑。」
胜山一拐一拐的走回床上,胜山这时右脚还裹着石膏,他不好意思开口说,但
因如果不小心出了问题当班的护士都要负责,所以陈佳惠才会问,而胜山如要小便
都是使用尿壶,如果是大便则按铃,当班的护士会扶着病人到定点后离开,病人再
自行脱裤子然后……等。
在陈佳惠逼问之下胜山只好照实说,陈佳惠听了说:「怎么会痒呢?你躺着让
我看看,是否是旧病复发。」
胜山心想:「这东西是我的,它有没有好我会不知道吗?可能是女人没这玩意
儿,不知道会痒的原因吧!」
陈佳惠将胜山的裤子脱了下来,将阳具握在手中前后上下的观看,胜山被这又
白又嫩的纤手这么一摸,阳具便醒来向陈佳惠问好。
胜山顿时感到不好意思,虽然这是男人正常的反应,但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这
般好像不太……
陈佳惠见到硬起的阳具,吓了一跳,心想:「没想到这男人的鸡巴竟是这么的
雄伟。」见到这鸡巴陈佳惠心跳不已,心里有点迷惘,她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鸡巴,
她感觉自己的阴部忽然跟着附合。她好像要这鸡巴,但对方是自己的病人,自己从
小就立志要做白衣天使救人,她又想如果真的要了这鸡巴,事后对方不知会不会有
危险,因为病人脑部有伤,不知受了这种刺激是否受得了。
这时陈佳惠看着胜山说:「我来试试它,看它是否还没医好。」
胜山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忽然见陈佳惠将鸡巴含在嘴里,胜山吓了一跳:
「啊……护士小姐……妳……妳……啊……妳……」
陈佳惠用手套弄着鸡巴说:「我是护士,听我这个专业的就没错。」说完又继
续将鸡巴含在嘴里吞吐。
胜山已将近一个半月没有碰到女人了,这时忽然有个护士莫明奇妙的说要看自
己的阳具又突然的含着它,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他也不管了,反正可以舒解一下
也不错,这时胜山也想去摸摸陈佳惠的胴体,但却无法摸到,只能摸她的头髮。
陈佳惠坐胜山的右侧,面向胜山因此身体是靠着床尾。这时陈佳惠忽然也渴望
被人摸,但又不好意思开口,于是想先将自己靠在胜山这边看胜山会不会主动,不
然自己再开口要求。
胜山正愁如何才可以抚摸这美丽的白衣天使时,忽见陈佳惠自己靠过来,他满
心欢喜,但又不敢一下子就去摸。因此胜山又故意抚摸着陈佳惠的秀髮然后不时的
说:「啊……好舒啊……嗯……」然后再顺手往下摸了下去。
胜山首先抚摸的是陈佳惠那穿着白色裤袜的玉腿,加上裤袜的柔滑度,摸起来
真是舒服。胜山一下轻一下重的捏着陈佳惠的大腿,使原本合起来的玉腿不知不觉
的打开。
胜山见两腿已开,知道这表示可以继续下一步,因此很大瞻的往大腿的根部摸
去,当手指碰到那虽看不见的神秘地带时胜山感觉週围流动着热空气,他知道这女
的已开始发浪了,当手掌完全碰到时他猜的果然没错,这小裤裤已溼了,但因陈佳
惠侧坐着,胜山无法很顺利的摸到阴户,他只摸到耻丘的地方。
胜山无法得逞,只好暂时作罢,撩起陈佳惠的秀髮,见着她那因含着阳具而鼓
起的腮子,红红的脸颊,颢示陈佳惠因发浪发热而红的。
胜山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脸,虽然不知道为何这如圣女般的护士会来给自己吹
箫,但心里却很感激她,感激她为自己舒解这些日子以来所积存的东西。
胜山又继续抚摸着她的玉腿,摸到根部又无法摸到那性感的地带,他觉得很遗
憾,胜山凝视着。
「唔……嗯……唔……唿……啊……快点……快点……」
陈佳惠听到胜山的呻吟声,知道胜山即将要爆发了,于是她将全身的力气都集
中在头部,以最快的速度做吞吐状,她要以此来满足胜山。汗水经不起陈佳惠的摇
动,纷纷向四週洒去,更有许多香汗掉落在胜山的脸部。
「哇!」胜山大叫一声,一股热浆瞬间往陈佳惠的喉中激射进去,没有间断,
直到最后一滴。等到胜山射出最后一滴后,陈佳惠似乎还意犹未尽的吸着它,右手
不时的套弄着阳具。
「唔……啊……好……好舒服……啊……」
陈佳惠离开胜山的鸡巴,将那白色液体吐在床边的垃圾桶里。胜山望着她,眼
神流露出感激。
陈佳惠擦擦嘴笑说:「嗯!不错,没有坏掉,你可以安心了。」
胜山说:「护士小姐,谢谢妳,虽然我不知为何妳要如此,但我还是谢谢妳,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可以再以此报答妳。」
陈佳惠说:「只可惜你现在脑部受伤,不能做激烈运动,等好一点我再向你讨
回这份情吧!好了,你休息我要出去做事了。」
胜山望着陈佳惠那苗条的背影出去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真的好久没有
做射精这种舒爽的事了。可能是因受伤的关系再加上刚才又射精,胜山觉得很累,
因此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
睡梦中他梦见什么他已不记得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有知觉的是有人在摸
他,而且是摸着自己的阳具。可能是后遗症,他以为亚玲又来攻击他了,一想到这
他忽然地坐了起来,一看,他吓了一跳,原来是玲子。
玲子也被胜山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胜山脸红着说:「玲子,是妳啊!对不
起,我以为那害我的人又要来害我了。」
玲子笑笑说:「你作恶梦了啊!你放心,那个女的已被判刑了,至少这几年不
会找上你,即使找上我想你应该有办法解决才对。」
胜山叹了口气说:「唉!我是知道的,但刚才忽然被人这样一碰我着实吓了一
跳,这可能是后遗症吧!」
玲子说:「那你要赶快调适过来,不然你不就整天活在疑神疑鬼之中了。」
胜山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但心里却真的很恨亚玲,但她人现在在监狱里他也
没办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