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弄老婆让她暴露

(一)发生事件的现场
我在四年前娶了她,但在两年前存够了钱,才敢让她生第一胎。
话说今年六月底,天气闷闷热热的,而我老婆她在这两三年都习惯了在晚饭
后将全家的垃圾集成一袋,然后拿到门外楼梯间放置,中午会有人来从一楼收到
六楼。
对了,我买的是旧式的六层房子,是二手的,买在三楼,有电梯,但楼梯间
要再经过一度铁门,每层楼都是如此,有点类似独立式逃生梯;通常每层楼铁门
都关着的,大家都用电梯,所以,每层住户都会在睡前将垃圾集中到楼梯间,但
是放在通往下一层的中间楼梯转角处(楼梯间是待会事件的发生点)。
自从去年老婆生完第一胎后就习惯晚饭后直接忙完所有家事,然后洗个澡出
来,有时只套一件内榇衣,有时只套一件T恤(她好像已经习惯在怀小孩时都只
套一件连身孕妇装的模式了),然后她通常会利用洗完澡到睡前的这段时间把家
中的室内盆栽集中到客厅,坐下来慢慢地修剪,最后再把修剪下来的花呀、叶子
跟家中各垃圾桶的垃圾集中起来,拿到我上述的楼梯间转角处放置。
各位有没有注意到呢她就给我穿这样跑出去放置垃圾就单件衬衣虽然
只是出个大门,走两三步经过铁门走楼梯下半层楼再回来,前后只需五至七秒,
之前我也没去特别注意,可是在老婆生完小后后这一年多来,我忽然开始觉得她
这样是很令人兴奋的,因为她都认为开了家门暂时不关,只是往前走几步丢包垃
圾再摺回没什么,可是我想到的是:如果大门被风一吹关了起来,那她穿这样,
不就……
但是,因为我就在家里,就算真的被风吹关了门,我也是要帮忙开的,更何
况我家的大门很厚重(我选的门),所以,我老婆她跟本没放在心上是可以理解
的。
跟你们讲,一直到今年6月果真碰上了万一,意外就这样发生了。我做了一
件事——因为忍不住心中的幻想……唉!想起来我是有点离谱。
那天,我照往常一样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有点睡意(我常看着电视就
睡着了),可是我那天是故意装的,心里有个小小的计划想跟老婆开个玩笑。而
且等了两三天才碰到她洗完澡出来只套一件内衬衣,不过当然有穿内裤啦!
我装睡瞇着眼看她,衬衣只刚好遮住臀部而已,平时我是习惯了,不会有特
别感觉,可是今天不一样,心里在犹豫要不要开她这个小玩笑,所以一幻想到如
果成功……喔!当时一想到这就莫名兴奋。
听到老婆开门出去的声音,我马上跳起来,用脚尖快速地蹑手蹑脚过去把家
门一推,「喀啦~~砰!」的一声,关起来了。一般家门门上不是都有那个望孔
吗我赶紧凑眼到门上的望孔向外看,只见到那度通往楼梯间的铁门正缓缓地合
起来,因为这铁门上方有自己会慢慢合起来的气管,而此时正慢慢地合起来,就
表示我老婆才刚刚推开此铁门走下楼梯……
(二)暴露事件前半
在铁门快合起之际忽然停住了,就看到我老婆探个头出来,她这动作很容易
理解的是,她刚刚在楼梯间听到家门「砰」的一声关起来了,所以我猜她是先探
个头看看有没有别人,然后要过来按门铃叫醒我开门吧!
可是!我家门铃那鸟叫声这三个月来声音很怪,她叫了好几次我去换我都没
做,其实我是懒懒的没去换,再加上有点幻想说,如果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所
以呢,这三个多月来到我家的客人在按了楼下的大门门铃后,我跟老婆都会习惯
地顺便把家门开一缝等客人上来。
OK!回到主题。我当时透过望孔看到老婆只探个头,我就幻想:如果此时
有人从楼梯间走上来,不就会看到她除了头之外,只露出下半身在楼梯间而且
她又给我习惯穿这样,厚……真的,我当时一面幻想着就全身发热了。我好一阵
子没有这种方式的发热了耶!
然后,看到老婆一脸有点紧张地快速走出楼梯间的铁门回到家门前,然后按
铃,果然,门铃鸟叫声像抽筋似地一下有一下没的,最后就没声了。
老婆也知道我要是睡着了,除非用三个以上的闹钟才叫得醒我,或是用力摇
醒,所以这样抽筋似有气无力的鸟叫声吵我醒不来是正常的。就看她站在门外不
时地回头望向楼梯间的铁门,表情越来越焦急。(哈,过瘾吶!)
她之所以会不时往后看楼梯间铁门是有原因的:
第一,她怕好死不死有人或是邻居刚好心血来潮用爬楼梯的(我看完全不可
能);
第二,她在想楼下大门的门铃或许比较大声,想下楼去压那门铃又不敢吧;
第三,她怕5楼在装修的工人会忽然改成用走楼梯经过吧
然后老婆忽然用手使力拍着家门,试着吵醒我,可是,她好像没有很用力;
接着她又走回楼梯间的铁门前把门推开,用挡风石挡着使其保持敞开着。嗯,我
老婆还反应不错嘛!我都没想到,如果这样开着,听到楼梯间有脚步声她还可以
先躲一躲吧
再来看到她一脸很紧绷的又来敲家门,一次比一次用力与大声,并且开始用
中音量叫着我。嗯……我一直透过望孔一面看,一面幻想着。
不过幻想终归是幻想,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啦!哎……我想,该把门打开了
吧,可是,又有点想再多看一下,看她只穿这样站在外面。
我老婆身材我最喜欢她的腰,因为是剖腹生产,所以仍保持在25左右;再
来她那原本有点大的乳房,在生完后好像又大了些(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就看
她全身只靠一件单薄的内衬衣遮着,虽然不是很透明,但是光看臀部以下一双白
白的大腿,就使我忍不住一直胡思乱想。
「砰!砰!砰!」哇,这三下她敲得好大声呀!看来是决心要把我一次轰起
来吧算了,玩到这样差不多了,我想着……
就当我在犹豫着是否要开门之际,却都没注意到真的有一个男人从楼梯间由
上层走下来!因为我的脸就贴着家门,可以听得到外面的对话声。
当时,我老婆还没注意到身后已经有人走出来,她好像已有三分多钟没频频
回头注意楼梯间了吧我就看到那男人还停在楼梯间,向上层转弯处问道:「小
姐……妳怎么了」
(三)暴露事件中段
厚……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我那种剎那间莫名的兴奋感。虽然透过望孔不能清
晰地看出那男人的眼神,可是,看到他的头直直不动地望着我老婆的感觉,就觉
得他是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老婆只穿着一件衬衣的春光吧!
我看到我老婆一面羞涩地一手环胸,(想要挡住没穿胸罩的胸部吧)另一
只手垂下拉呀拉那衬衣的下襬。(好像希望能多遮住些大腿吧)
因为我的脸贴着门看着望孔,所以可以听得到外面较大声的对话部份。我看
到那男的不知是傻住了还是怎样的,也一直站在楼梯间通往楼上的转角处,听到
他有点结巴的问我老婆:「小姐要不要帮忙」或:「小姐妳是不是被抢了」
或是:「小姐别怕……」之类的。再来的一些对话次序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因为
我当时……头昏昏,很兴奋。
我也记得我老婆保持着我刚才形容的姿势,语无轮次地解释:「没事~~没
事~~」或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或是:「我没有被抢。」等等。不过她
最终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把她怎么被反锁在门外的事情解释出来。
后来我听到楼梯间传出别人的声音问:「楼下到底发生什么事」、「别人
家吵架或打架吧,别管闲事,快点上来赶工完。」等等的,我才知道那男人原来
是5楼在装潢贴磁砖的工人。
我当时还更幻想着:如果把4楼那四、五个同租一间屋的年轻小伙子也吵下
来,就更精彩了!因为那几个小伙子常染着一头怪颜色的髮,举动不太正经……
可是,这是可不能的,因为每层楼的住户平时几乎都把楼梯间的铁门关着,只有
那5楼工人为施工方便才会开着铁门,所以也才会听到的吧
接下来更让我兴奋的事发生了,就看到楼梯转角处又多了两个工人,还听到
原本先下来的那个工人说:「没骗你们吧不是别家在打架吧!」、「真的有小
姐要帮忙吧!」等等的。
我当时看到此情景虽然兴奋,可是我的另一只手也举起抓住我家门锁,准备
情况一不对劲就要拉开门,把我老婆拉进家来的,可是,又有点不捨……总之,
当时我心里又矛盾又High。
我又看到那三个工人走下楼梯去到楼梯间的铁门处,这时我更比刚刚看得较
清楚了,看到那些工人的脸不时刻意地上下微微晃动着,其中一个更是大胆地上
下晃动打量着我老婆(可惜看不太清楚他们的眼神),不过倒是记得听到那较大
胆的工人(以后简称工人A吧)说了句话:「小姐,不要害怕,我们只想帮忙,
妳说妳老公在里面睡死了,妳希望我们怎么帮」之类的话。而我也听到我老婆
一下子说希望他们回楼上去,不要管她;一下子又说希望他们能到楼下帮她按楼
下大门我家的铃,那铃声较大等等。
虽然那工人A还不断地说他们就在楼梯间口,不会靠近,安慰我老婆别怕,
可是,当我老婆提议他们去楼下帮忙按铃时,结果又都迟迟没人愿意下去,就听
他们说:「用楼下门铃应该也叫不起妳老公的。」或是:「我们觉得要换更好的
方法。」之类,我看他们根本是想多看与多保持这样的情况,好看我老婆这样穿
着的样子吧!
就这样,看着他们你一句安慰、我一句再想想方法,或是自言自语该怎么办
啦……等等的说着。
过了一两分钟,忽然有一个工人(他皮肤较黑,以下简称黑工人)提了个笨
主意。为什么说笨主意呢因为他说:「要不然小姐妳到楼上来吧,我们那有电
话,妳用电话一定可以叫醒妳老公的。」
厚……听到这,我想该把门打开拉我老婆进来了。我看我老婆这一跟他们上
去,别说打电话了,准会变成多对一的A片演出!
可是,我反而听到老婆说:「啊!对了,电话,先生你腰间的手机能不能借
我」(呵呵~~看到这,我又想再多看一下,我老婆反应很机灵嘛!)
然后就看到那黑工人慢慢地拿起他的手机,一面问老婆我家的电话号码。看
到这,我决定正好等他拨进来,我接起电话然后开门,好结束我这变态计划了。
(四)更高潮的后段
我于是回头望了一下电话,本想走过去拿,可是又想再多看一下。就在我回
头离开一下望孔这瞬间,状况又变了……
我又将眼睛凑回望孔,首先注意到工人A跟另一工人在偏头私语讨论,也同
时看到黑工人已站在我老婆旁边,拿着他手机画面给我老婆看,同时说拨不出,
怎么回事号码有对吗等等的。
而那两个正咬耳私语的工人这时也走过来,一面说道:「你怎么每次拨电话
都笨笨的啊」就看到那黑工人只跟我老婆保持一步多的距离说道:「真的拨不
出喔!」可是他将手机微微移动着让我老婆看,好像钓鱼般的让我老婆不得不凑
着头更靠过去看。
然后另一工人也走到我老婆前面说道:「他一定是又忘了加02,每次都这
样!」那工人也拿出他手机说试试他的,他拨的一定成。
此时我看到那三名工人一个站在我老婆左边,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右后方的
围着我老婆,一个说:「小姐妳看这号码对吗」当老婆侧头过去看,另一个就
头上下动着窥看她身体。而当另一个插话说:「那样不对,换我的拨看看。」就
又换另一个看,他还边偷窥边把下身靠贴到我老婆的屁股上勐吃豆腐。仔细看,
几人裤子的前面都鼓起来了。
此时我觉得真的该开门了,再下去说不定老婆会被他们骗到楼上轮姦掉。可
是,又觉得好久没有感觉自己兴奋得如此发热、如此High。
才在犹豫间,又听到工人A一面走向楼梯间铁门,一面说:「小姐,我知道
了,楼梯间有窗户,这边的收讯比那边多一两格,妳过来看。来,给妳自己拨,
免得我老是拨错。」于是,就看到我老婆走前两步伸手去接手机。
我记得老婆当时是用挡着胸部的右手去接的,那她这样一伸出手去,虽然是
背对着我,但是可以想像得到她那没穿胸罩的样子,两粒乳头一定可以透过薄薄
的衬衣被清楚看见。而黑工人与另一位此时也跟前一步靠在老婆身后,立即把我
的视缐挡住了,但可以见到他们的头都晃呀晃的低下去看老婆在衬衣下露出的大
腿和臀部。
我看到他们这样前后包围住老婆,并且藉故在她身上左揩右擦的,说不准撩
起他们的慾火,忍不住就将我老婆就地正法了,于是我又再度伸手要去开门。可
是,「喀啦」一声,不知道是没给好还是没接好,老婆伸手接手机时竟然掉到地
上了!就看到我老婆一面道歉,一面要蹲下去捡,可是工人A却伸手挡住她说:
「让我自己捡就好。」(当时实际上的动作是怎么发生的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大
概就这样发生的吧!)
当工人A阻止我老婆去捡电话时,我看到他伸手的动作好像有碰到我老婆的
身体了,因为我同时听到他跟我老婆说:「啊,对不起,不是有意要碰到的。」
我这才注意看一下,原来他双手已有意无意地按到我老婆的胸部上了。
然后就看到老婆身子急退一步,撞到后面的工人并失去重心要向后倒,后面
那工人双手一伸,竟然搂住老婆的腰把她稳住了。我当时只见四只手在老婆身上
摸摸捏捏的揩着油,想马上拉开家门,结果竟然手又没动作,因为……我也不知
道该怎么说,反正就是继续静静地看着。
这时那工人一手扶着老婆的腰,一手抓着她的手腕说着:「小姐,别吓我们
喔,妳还好吧」好像有听到老婆很小声的说:「啊……没事,没事……」但上
身那件衬衣明显已被拉高了,把她下面整条内裤全露了出来。由于老婆内裤是白
色的,相信从前面看,一定隐隐约约可见到她两腿中乌黑的一片。
混乱中又听到工人A讲了一句自此改变状况的话:「哎!妳没事,可是我手
机有事啦!妳看,这一摔,好像坏掉了啦!」接下来不知是那扶着老婆腰的工人
有出力,还是老婆也顺势向前走过去看,就看到老婆靠过去工人A身旁凑着头看
手机,还一面说:「对不起啦!对不起……」也看到工人A故意靠贴着老婆身体
说:「妳看,没画面了。」
哇!我这才注意到,在老婆身后扶着她腰部的那个工人,双手不知是故意还
是巧合,手掌因扶腰而使力压着腰际,并慢慢向下移,结果使到因衬衣被拉高起
来而露出的内裤也逐渐往下褪,老婆白白的右下臀开始暴露出来,肉乎乎的,连
臀部中央的股沟也清晰地露出了上半部份。黑工人则站在右后方看着我老婆的屁
股,头动也不动的。(我想他是在放胆地欣赏吧!)
而老婆却仍懵然不觉,注意力只集中在手机上面,双手小心地拿着手机,嘴
里不知道在嘟嚷什么(真的忘了)。只记得工人A又说:「可以了,重开机又好
了。」然后说:「到转角那窗口前试看看能不能拨。」同时也看到扶着她腰的工
人一手指着楼梯间上楼转角的窗口,一面使力向前推的样子。
老婆听话地真的往楼梯走上去,可是只踏上一级,我看到那对扶腰的手掌又
稍微换了一点角度,顺势把老婆的内裤再拉低一些;彷彿有默契地,抱着她上身
的工人装作扶她上楼,一用力就使得衬衣又往上拉高了许多,这时老婆整个腹部
都露了出来、臀部也露出三分二有多了。
黑工人在后面跨前两步跑到老婆前面,仍是低着头动也不动的僵在那边,不
用说也知道他是在看我老婆小腹下的阴毛露出来了没有啦!
当时我虽然更加兴奋,可是马上回头找门旁鞋柜上的棒球棒了,因为我怕场
面会失控,要开门出去制止了,但是他们有三个人,我必须要找个武器!
找到球棒后我轻放在门后,就听到老婆的声音说:「开机后没事的样子,可
以拨看看了。」然后一面往楼梯上再走几级,并一面说:「谢谢,不用扶了,我
走得很稳。」等等。
可是我又看到那工人一面将手离开她的腰,一面手指着再上几级楼梯到转角
窗口处,同时前面的工人A又将老婆手中的手机拉了过去,说什么:「小姐,都
说要到窗口拨,在这拨没用。」之类,一直想把老婆哄上转角处;又看到在头梯
间门口的黑工人摔得好假,装作被挡风石绊到,一面说:「这石头真是的……」
一面移开它,然后就看到楼梯间的铁门逐渐关起来了。
此时我感到事态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了,老婆一上到那个偏僻的位置,肯定会
被这三个工人轮姦,但与此同时,从来没有过的全身发热感跟兴奋感直冲脑门。
一想到当这度铁门关起来后,我老婆很快就被他们剥得全身赤裸,不知道这
三个工人会在楼梯间怎么对付我老婆一个一个轮着来,还是搞大锅炒想到老
婆下体被别的男人抽插着,一边还要吸吮嘴里的肉棒,两个奶子又被第三个工人
握在手里玩弄着……虽然我觉得相当不妙,可是心内又非常兴奋,使我当时竟然
会这样犹豫而迟迟没开门出去制止。
那楼梯间铁门都合起来有十多秒了,而我的脑袋竟然还在幻想着那种情结,
天呀!这是我半年来每一次回想起就觉得自己一定有严重的精神方面疾病。后来
是我家的电话响起才让我回神过来,当然不是我老婆或工人拨的,是我岳母!因
为前一天我把小孩放在岳父母家,而他们打来问能不能再让小孩子多留一日,他
们很喜欢我的小孩。
而就在我跟岳母讲没几句时,就听到门外有很大的敲门声和七嘴八舌的讲话
声,包括老婆的声音:「老公!老公!开门……赶快开门……」还有工人你一句
我一句:「小姐,我们刚刚没恶意。」或是:「小姐妳别误会乱说啊!」还有:
「妳刚刚真的是被扶手勾到的啦!」或是:「我们道歉就是啦!别这样……」等
等。
我连忙对岳母说:「五分钟后再回电给妳。」然后回身马上一手拿起球棒,
一手拉开大门,就看到老婆的衬衣左下角竟然破掉了一块手掌大小,一脸要哭要
哭的抱住我,躲到我身后。
然后那三个工人有两个一直退上楼梯,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先生,别
误会呀!」或是:「先生,我发誓没恶意。」还有:「先生,你要打我,待会让
你打,但是你一定要听我说刚刚是怎么回事。」等等。
那个站在最前面也不退的黑工人不断地弯腰鞠躬说:「先生,你先冷静,拜
託,一定要冷静。如果有对不起的,我一定站着让你打。」反正当时的我脑子很
乱,那种又High又被突如其来岳母电话吓一跳,又有点想发飚他们是不是真
的对我老婆非礼过,可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而且又……
哎呀!反正我也僵住了快十秒,或许是因为我身高182,还有长得本就不
和善吧,加上再来我终于勉强讲出几个字:「你们是楼上的工人吧先上去,待
会我上去找你们……」
===================================
先贴到这,最后一段《五、自己造成的代价》明天再贴,因为打了快四十分
钟的字,眼花了……Sorry!
(五)自己造成的代价
我就看到那黑工人和另一工人都不断地跟我弯腰行礼退至楼梯,一面还说,
他们会一直在门外等我的,只希望待会我冷静后一定要让我知道他们没恶意,然
后我用力地关上大门,回身轻轻的紧抱着我老婆。
想不到竟然「啪」的一声被她轰了一巴掌!是用轰的耶!我真的当场眼冒金
星!她又哭又骂:「你是死人吶睡到你老婆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厚!从认识她以来,第一次看她发这么大的火。然后就看她进房间拿衣服又
进浴室了,于是我在浴室门口不断地道歉与安慰。
见老婆迟迟未回应,于是我便有点担心的直接开了浴室门唤她小名,就看到
她带着倦容的脸蹲坐在浴缸内。见我闯门进来,她马上很紧张地用手遮住赤裸的
身子,看着老婆丰腴的乳房与白嫩的肌肤,再想到刚刚她在门外的情景,我竟然
有点热热的冲动涌上脑际……
可是,忽然晃眼间好像见到一件景像,让我冷却了下来,并僵傻在浴缸前。
于是我想更加以确定,便弯下腰伸手急速拉开她双手想挡住的地方,然后抓着她
双手向上压住,就看到她身上有两三处布满了红印子。
一处在臀部左侧至阴毛附近,横着三、四条不平行的红肿抓痕;一处是我最
先看到的,在她白白的右边乳房下方有着三条向上的略红指印,我将老婆的右乳
托起,竟能见到一个完整的深红色掌印痕迹;然后第三处是在右臀上,整个臀部
都有着不少纵横交错的短短红条印,像是被人用五指指甲用力抓出的。
这……这……我脑中先是反射性的一阵怒意涌上来,可是随即又马上被设想
着当时门后那两分多钟内发生的情景所僵住了。这三个工人是怎么样对待我老婆
的又抓臀又摸阴,还撕裂与扯破了衬衣左角,更会怎样粗暴地对待她的右乳
想到刚才门后的淫糜景像,我的怒意竟然被一阵阵涌上来的热感冲消……
又是「啪」的一声,老婆挣脱出我的手再轰我一记耳光,娇喘地瞪着我。这
一掴把我完全打醒了,赶忙直接站起讲了一句:「我上去找他们理论。」就转身
想走出浴室。
我只记得,好像老婆从身后撞过来还是想抓住我什么的,结果害我们两人都
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在地上她又紧搂着我说了一些不希望我上去的话,我当时想
她一定是受到极大的惊吓,我开始后悔这次玩笑开得过火了。
我又扶起老婆回到浴缸,安慰着说:「没事的,我只上去一下就下来。」可
是她就是紧抱着我不让我上去……就这样,那晚我不知道那些工人是否真的在门
外等,我几乎都陪在老婆身边,搂着她让她有安全感。(唉,真想K自己一顿)
第二天我和老婆都向公司请了假,可是9点多就有人按楼下大门的门铃了,
自称是那些工人的工头,于是我让老婆继续在房间睡,自己在门口等。一看到他
们五人(哟!五个人!想做啥)迈出电梯门口,我便又手提着球棒站在家门前
等着,就看到带头那位胖胖的家伙马上跟我行礼直说抱歉,后面那三位也跟着行
礼,另一位把捧在手上的礼金(是礼金哟)移到我面前来,说要约我到楼下餐馆
好好跟我解释与道歉。
详细过程不再多述,直接跳到我晚上才跟他们在餐馆的内容(白天整日陪老
婆在家)。他们大致上是叙述那天的过程,前大半段在门外的都跟我看到的大概
类似,只是他们少说了一前一后放胆地窥看我老婆的右臀,另外也将借手机的事
叙述得极自然,完全不像是我看到的有计谋似地设计我老婆曝光。
我也不想在门外的大半段周镟,因为我急着想要知道在门后那两分多钟里发
生的事。他们大致上叙述铁门合起后,我老婆听他们的建议爬上楼梯到窗口处,
臀靠着转角扶手站着拨手机,而手机怪怪的,所以他们都在帮忙看着。我心想:
『是你们把手机你一手我一手的接来接去,不让我老婆拨吧』可以想像得到,
他们当时一定都围着我老婆身旁,不知在打什么算盘。
他们接着说,我老婆拿过手机后又不想拨了,想下楼梯回家,可是她原本臀
部靠着的扶手有生锈部份,结果衬衣下襬就被紧紧的勾住了,我老婆又急着移开
身体,没注意到一用力,结果就「嘶」的一声把衬衣撕裂开。他们都纷纷过来帮
我老婆解开勾住的衣服,可是我老婆因为衬衣裂开而春光尽露,加上心中又急又
羞,一阵拉扯后,竟然失掉重心往楼梯下跌去。
他们又说,当时状况有点乱,几人只想快快扶住她免得摔伤,所以都很用力
地去抓我老婆,谁知越帮越糟糕,有人拉住她衬衣、有人扯住她内裤,可是我老
婆还是往下磙,接果最后不单衣角撕破了一大块,连内裤也几乎被扯脱了,而且
忙乱中好像有抓伤了我老婆的身体……
说到这,那五人都又深深点头道歉。
我一面听,一面想着当时较合乎实际的状况:嗯,我认为首先是他们三人一
前一后地藉由手机转移老婆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将我老婆的衣角勾住扶手铁锈叉
出的部份,要不然哪会那么巧再来是用门外那招假装不小心吃我老婆豆腐,使
我老婆感到羞耻而移动身体,然后再绊一跤使我老婆失去重心,几人以去搀扶她
为名,其实是藉此去非礼她才对,而且又可趁机让衬衣扯破。
然后当我老婆在梯级上磙下时,他们假装去救助而乘机秽亵她的身体,混乱
中更将老婆的内裤拉脱,令她几达全身裸露的情度。一定是我老婆有所挣脱,结
果使得他们抓乳房的太用力、摸臀抚阴的又抓不太住我老婆的丰臀,结果身上多
处地方都留下指甲的刮痕。
于是我冷冷地先将门外我看到的与他们没讲到的,用假设语气讲出,就看到
他们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先生,你别乱说呀!」、「不要因为生气就冤枉我
们呀!」等等。
然后我又继续冷冷地说出我刚刚心里推测在门后发生的那段假设情景,他们
才忽然静默下来,看来离实际情况虽不中亦不远矣!然后黑工人忽然冒出一句:
「我们诚心道歉,还是用礼金的方式。」而且还再次强调他们绝无恶意,如再不
接受,干脆让我该口怎么说他们照办就是了。
说到此,我觉得与其把气氛闹僵,不如先顺水卖个人情,反正他们想以礼金
的方式摆平,显然是自知理亏。而且这事件又因我自己想戏弄老婆一下而引起,
再加上老婆也很怕此事会在邻居间传开,所以我同意先这样好了。
(不过,在两个月后,那黑工人帮我解决了一件事,现在我们是好友,只是
老婆不太知道就是了。)
事件到此告一段落了,自己造成的代价是什么是我老婆好一阵子都没安全
感,我陪着她心理建设了好久她才逐渐开朗些,唉!还有,也害我好一阵子想跟
老婆做爱都遭拒绝,惨了,她好像变性冷感了,不过,幸而在三个多月后慢慢又
回复了享受性的乐趣,只是,累死我这三个月来不断想尽各种浪漫与心理建设的
方法来对她。唿~~代价真大!
回想一句,值得吗唔……我不敢想,因为我想出的答案,会让自己想一枪
毙了自己这个变态……各位一定知道我的答案是什么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