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墙外等红杏

晚上八时,大厦高层一个单位内,一男一女相对坐于大厅。三十岁的李烟僢
一身珠光宝气,相貌端正。她雪白而幼嫩的皮肤证明她是出身于上流社会。她不
安地坐在沙发上,对男子说:“王先生,那些相片呢”
男子交给她一叠相片,全是他丈夫和两三个妙龄女郎出入九龙塘别墅的证据。
李烟僢越看越生气,愤而将相片掷在地上。她脸红耳赤、唿吸急速,那魔鬼
般的诱人胸脯剧烈地起伏。她向他要了一支烟。他爲她点火时,被她那对大球深
深地吸引住。
他带看恶意的微笑想:今晚这女人必定红杏出樯了!“
他叫王志华,三十五岁,是个保险推销员。李烟僢是他的客户。最近,余太
太更出重赏,命令他监视丈夫的行动。偷拍一些通奸照片,是他暗中拍下的。
李烟僢吸了几下烟,按熄,脱下外套,掷在地上,盖住了相片。她忽然察觉
到有人正死盯住她的一对豪乳,便略带惊喜也存有戒心地白了他一眼。
“要喝酒吗”他问。
李烟僢警惕地摇头,王志华泡了一杯咖啡给她。她喝着咖啡,心烦意乱。他
注视她好一会,问她打算怎样做会不会和丈夫离婚“我的事不用你管!”她
的心更乱了。她是不能和丈夫离婚的,她和丈夫的结合,完全是家族和生意上的
互相利用,是一种牵制的做法。
王志华向着她叹了一口气,暗示她并不敢离婚。李烟僢被激怒了,向他要了
一杯啤酒,在十秒内喝光。
“人生几十年很快就过去,何必自寻烦恼还不如及时行乐!”他说。
李烟僢带着恶意的微笑,看了地上的相片一眼后,挺起胸脯问道:“你有甚
么好提议吗”
“我想请你跳舞。”他开了悠扬的音乐,她站起来,和他跳贴身舞。他的手
抱住她的腰际,初时十分规矩,渐渐地向下滑落屁股,又向上抚摸她的背。余太
太好像毫不察觉,她的心里想着丈夫和那些坏女人的事,妒火焚心!他将手收紧,
她整个人便贴紧着他。一阵强大的热力喷向他,他感到她起了一阵剧烈的心跳!
她闭上眼,想起那次质问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两人吵了几句,丈夫打了
她一记耳光,使她恨之刺骨!
他轻吻她的脸,李烟僢缓缓地耪避若。他吻向她的嘴,几次被她闪过,他索
性一手扯住她的长发,固定位置,吻向她的嘴。她紧闭的嘴唇,逐惭地张开了,
她的心跳更快更大了。但是,李烟僢突然推开他说:“我要走了。”
王志华记得那一次用车送李烟僢回家,在大厦门外目睹王先生驾车外出,他
身旁坐着一个女人。李烟僢不回家,在树林内,她闭上眼,心烦意乱!王志华吻
她的脸,她吃惊地看看他,他热吻她的嘴,妒火中烧的她有点动心,但最后还是
推开了他。
“你去哪里他在家吗说不定正和别的女人在床上呢!”
李烟僢站立不稳,他马上扶住她说:“他做初一,你做十五。”
她闭上眼。他抱起她入房,放在床上,脱去她的鞋袜,然后将她的上衣钮一
粒粒解开。当解下胸扣时,一对雪白浑口的大肉球呈现出来了。
这时,她的唿吸急速起来,使肉球起伏如波浪。她仍闭上眼,显然出于羞愧,
因爲这妒火焚身的女人要送绿帽给丈夫。那羞愧、脸红,加上三分紧张、五分害
怕使他感到这女人份外吸引、份外刺激!他一双手轻推她胸前两座大山,每推一
下,她全身就震动一次。他每只手握住一只大奶,但那是超级波霸,只是捏住一
部份。捏下去,既有一定的弹性,却又颇爲柔软,充满热力!他兴奋地想,这女
人快变成潘金莲了。
他站起来,自己脱着衣服,看着半裸的她。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红的时候
妒火显现,唿吸急速,两座大火山起伏不停,乳晕也坚挺。白的时侯是害怕,心
中有愧。那一双玉手,也下意识放在胸前,不让乳波现于人前。她脸上还有另一
种变化,脸上既红又白,艳光四射!她的小嘴淫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缐,射出两
点恶毒的光,渴望着和俊男做爱,向丈夫报复。她的表情变化万千,包含着羞愧、
恐惧、紧张和淫荡。她的手和脚也不停移动着。
那一次,王志华陪她去游泳。李烟僢泳术很差,在齐腰处也喝了几口水,她
急忙抱住他。他的一双手,抚摸她的屁股,逐渐收紧。他下身变成一条暴怒的毒
蛇,四处探寻洞穴。在紧密的磨擦中使她又惊又喜。他的一只手,乘机轻捏她的
乳峰。李烟僢全身发软,紧抱着他。四片嘴唇紧贴在一起,当他稍大力捏看她的
豪乳时,她突然推开了他。
一个有钱的太太,终日无所事事,难免饱暖思淫欲。但在最后,她仍克制下
来。
王志华已脱光了衣服,拦腰解她西裙的扣子,然后小心地脱下来,李烟僢只
余下一条内裤了。她不知如何是好他轻吻她的嘴,逐渐亲吻她的嘴,双手不停
推动一对大肉球、捏船。她全身起了一阵骚动,自动张开了双腿。于是他整个人
压住了她,巨大的火炮在城门磨擦后。李烟僢突然张开了眼,吃惊地推开了他间
:“你想干甚么”
她起来,直奔向门口,伸手去开门。王志华了解这种女人的心理。她若真的
那么坚贞,应该掌刮他,大叫起来,取回自己的衣服,第一时间穿回。爲甚么她
不穿回自然是在做戏了。他走近她,自后拦腰抱住她,火炮用力压她的后门,
磨擦着,使她意乱情迷。他那双手,把玩推磨着两只肥美的奶子。她大力挣扎起
来,大奶子便左摇右摆。
“你再不放手,我报警的!”她小声地叫。
他趁机抓紧两只球型豪乳说:“我好喜欢你!”
“我有丈夫的,你放过我吧!
“你丈夫爱你吗你看,情色五月天你身上有几处伤痕,不是他打你的吗他都不知和
多少个女人上过床了,但你却这么保守!”
李烟僢停止了挣扎,那次她在路上遇见丈夫拖若一个陌生女人,十分亲密。
她忍无可忍,掌刮了那女人一巴。丈夫推开了她,和那女人走了。晚上,他更毒
打她一顿!她在痛楚之中发誓要向丈夫报复!
王志华见她不动,乘机剥下她的内裤。情色五月天他上下其手,时而摸捏大奶,时而以
手指进入潮湿的山洞探险。他拉她安坐在床沿,巨大的火棒对准她的小嘴,两手
按住她的头。她初时紧闭小嘴,呆坐着,逐渐地她流露出怨恨的目光,竟一口吞
噬了火棒。
这时,他又想起最近一次在树林中和李烟僢的幽会,她身穿低胸性感衣服,
树上一条毛虫掉下,跌入她衣服内。她惊唿,他马上伸手去捉毛虫,毛虫已被他
抛掉了,他的手仍在推摸她的豪乳,甚至乘机拉上她的恤衫,一对大肉球如装满
肉汁的果子,动也不动。他玩得性起,从裙子内剥出她的内裤,但她挣扎拒绝。
于是,他露出火棒,塞入她的樱桃小嘴里。
她羞愧得想钻入地洞,却又不能自拔,只好闭上眼,狂啜火棒。他一手扯着
她的长发,转动她的头,使火棒在她口内搅动窜刺,另一只手摸摸左边大奶,又
狠捏右边的大肉弹。然后,他向她发泄了。
此刻,他的火棒又在她口中窜刺。情色五月天她那窄而湿的小嘴,加上她的狂吸,增加
了磨擦和快感!特别是他那对手向下进侵她巨大雪白柔软的乳房时,快感达到顶
峰。但他努力忍着,以免前功尽废。
李烟僢推开了他,大概怕他一泻千里,使她失去高潮。她露出恶意的微笑问
:“你这样引诱我,不怕被我先生知道,派人杀了你吗”
王志华想他那次走进王先生的经理室,向他推销保险。王先生熊度恶劣,像
喝一只狗般赶他走。于是他发誓,一定要报仇!
“你怕了吗”她大笑起来,笑得两只大奶上下跳动,使人欲火焚身!
他在想:今晚一定要折磨得这淫妇死去活来,淫声大作,他不肯罢休。
但他说道:“爲了你,我死也甘心!”
李烟僢颇受感动,她推他躺在床上,坐在他身上。她半跪若,而他也将大炮
对准目标。她整个人坐下去,火棒完全进入她体内,那种热和湿、还有滑的感觉,
使他的火棒更膨胀了。
李烟僢有意外的惊喜,情色五月天那种充实感和热力,尤其是那坚硬如铁的东西,啊!
她整个人神魂颠倒了。她像骑着一匹骏马,拼命飞奔。她的一对大肉球,上下抛
动,左右摇晃着。她闭上了眼,笑着,叫着,喘息着,甚至笑和叫以及喘息同时
进行。
渐渐地,她的头发湿了,贴在脸上、身上。她全身的汗水,向下奔流着。她
忍不住了,她的高潮来临了,全身起了抽搐,动作逐渐慢下来。
王志华突然推开了她,坐起来,李烟僢急切地问:“爲甚么”
她那双眼,露出色欲般吃人的光芒,小嘴邪笑着,自己以双手把玩自己的大
奶。他知道潘金莲已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了!便说道:“你躺下,让我来!”
李烟僢马上躺下,像一个大字。见他未有行动,她的手又把玩自己的乳房,
磨擦自己的下体。爲了掩饰自己的欲火,她闭上了眼,嘴唇紧闭,突然又颤抖着
说:“快给我吧,我已经甚么都听你的了!”
于是,他压向她身上,而她早已挺起腰,那充满热力的肉虫轻易便滑入她阴
道内。她全身骚动,拼命向上挺、双脚大力磨着床板。她张大了口,像饥饿的小
鸟。
他吻向她的嘴,她便拼命吸啜,如小鸟从大鸟口中吸取食物。她上半身如大
蛇般摆动,那对豪乳太久没人欣赏了,他的手各抓一只大奶,狠捏着。她低叫着,
却露出快乐的笑容。
她那空虚的洞穴,虽然有了充实的感觉,但实在不够。她自己拼命摇动屁股,
所得刺激不大。
“来吧,进攻吧,求求你!”
于是,他大力窜刺,连插几十下,使她由呻吟而大叫。终于,他向她发泄了。
烫热的液体,不停进入她体内,使她産生了连续的爆炸他发泄完,伏在她身上不
动。
两条肉虫像死了一般,但他们的心跳很响,两人的唿吸和喘息声很大,汗水
不停在他们身上流下。此刻,王志华的阴茎,仍插在李烟僢阴道内,感觉她洞内
的热力。他想起了她的丈夫,那个曾经唿喝他的二世祖,他笑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