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性爱

我回房以后,房门只是关起来并没有锁,我衣服也没换,就直接趴在柔软的床上想要小睡一下,但是楼下的人很多,谈话聊天的声音不断,使我难以入睡,但我还是闭上眼睛休息。不久后,我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我以爲是哥哥来看我在做什,所以没有理会他而继续睡,没想到那人竟然在我身旁蹲了下来,似乎想要确定我是不是已经熟睡了,我暂时不动声色,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他观察了一下之后,开始用手轻抚我的臀部,这时我偷偷睁开眼睛偷瞄了一下,发现那个人原来是小杰。这样正合我意,我干脆就装睡到底。他发现这样的抚摸不会弄醒我以后,就大胆的往裙子底下摸去,由于我是趴着睡的,双腿又自然的分开,所以我没穿内裤的事,一定在他进来后就发现了,于是他就把握机会,开始将手深入裙内,用手指逗弄我的私处,我在他的调戏之下,渐渐流了出来,湿润了他的手指。他更进一步的把手指**,弄得我开始喘息了起来,不过他用两只手指了一阵子以后,不知道爲什停了下来,接下来我就听到拉拉链的声音,然后他以很快的速度分开我的双唇,将一根东西塞进我的嘴里,不用说也知道那是什,这样实在太过分了,我不能再继续装睡下去,于是就坐起来想要吐出那根东西,不过他用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头,使我还是含着他的。「美眉,不再继续装睡了啊那就吃吃我的东西吧。」原来他早就知道我在装睡了,实在无法想像那样粗俗的话会从他这样斯文的口中说出来。经过我一些轻微的反抗后,他开始把那根东西在我嘴里,并用一只手将我的T恤及胸罩拉起,以方便抚摸我的胸部,由于我正在帮他,使得T恤和胸罩无法完全脱下,但胸部仍然可以完露出来,我的胸部不是非常巨大,但形状好看而且非常挺,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我敏感的变的又硬又翘,在半球型之上形成一个完美的突起,这是我相当自豪的一点,我的前几任男友都很喜欢欣赏我裸露的胸部。不久之后,他将我推倒在床上,仍然趴在我身上继续着我的嘴,不过他拉起我的窄裙,开始用舔我的私处,有时候也把深入内,这样弄得我异常的舒服,想要发出,却因爲嘴巴被塞满而只能发出:「嗯,嗯,嗯……」的声音。我这样被他搞的差一点就达到,不过他在这个时候把,开始要我的私处了,他把我的腿向上抬,然后开始慢慢的,这样的姿势让我可以看得到我的情形,使得我刚才兴奋的可以继续下去,在他开始加快速度的时候,我就泄了。不过他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把我翻成侧躺以后,继续快速的。由于怕声音被楼下的人听到,所以我不敢大声地,只能轻声地求饶,不过小杰干脆就装作没听见,反而更用力的,而且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变换一种,好像在炫耀他的技巧似的,这使得我被搞的双腿发软,快要昏死过去。不久后我又泄了,达到第二次,他继续了几十下之后,终于把拔了出来,在我的脸上。我把射在我脸上的舔了一些后,其余的用面纸擦掉了。小杰在干完我之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在我房间内跟我聊天,并跟我约好隔天一起去看MTV,我蛮喜欢小杰的,所以一口答应了。隔天我穿着细肩带的小背心和浅蓝色的迷你裙,搭公车到跟小杰碰面的地方。这天我不只没有穿内裤,连胸罩也没有戴,不过爲了怕MTV的冷气太冷,我还穿了一件丝质的小外套。由于假日公车上没有那拥挤,所以我也只被吃了一些小豆腐,像是摸摸屁股什的,要是在平常上下班的时间,这样的装扮恐怕又要被搞到全身发软了吧。到了和小杰碰面的地方,发现他还另外约了两个男的朋友,在简单的介绍之后,我们就到MTV去了。在MTV的包厢内,我和小杰坐在一起。小杰的手并不太安份,常常偷摸我的大腿,甚至偷捏我的,由于我没有穿胸罩的关系,所以敏感的很快的就硬起来,在小背心上形成明显的突起,不过我并没有刻意的用手臂遮掩。这时候,小杰的朋友拿出他们准备好的饮料来请我喝,我怀疑有诈,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喝了一小口。过了不久以后,我开始全身发热,想不到只喝了一小口就有这强的药效,要是整瓶喝了,恐怕连服务生进来都不知道。我开始失去力量而倒在小杰怀里,小杰开始发出诡异的笑声,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掀开我的迷你裙让他的两个朋友看:「看吧!我说她一定不会穿内裤的……。」「没想到这样漂亮的美女竟然也如此……。」「瞧这突起的,她连胸罩都没穿哪!」然后他们三个就开始脱光我的衣物,我现在全身上下就只穿着运动鞋了。「不要,……不要啊!喔……啊……。」我想奋力的抵抗,但全身没有一处使得上力气,看来我要被他们三个了。他们一个玩弄我的胸部,一个已经把放入我的小口中,另一个则在吸舔我从私处流出的。「真是,竟然流出了这多。」三个人一起搞我空间稍嫌拥挤,常常会産生碰撞而无法更激烈的动作,不过也许是的作用,我觉得三个人一起搞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嗯嗯…… 嗯」的了起来。过去即使在公车上曾经同时被三个人一起袭击过,但现在他们三个做的动作可不是在公车上能做得出来的。正当我放弃挣扎时,他们决定由小杰先搞我,其他两人先在一旁观看。小杰这次没有做太多的动作,直接就把插了进来,然后扭转个几下,再抽出去,在还没完全抽出之前,又用力插了进来,再扭转个几下,然后一直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弄得我声连连,直流,他其中一个朋友看得受不了,就过来抠我的,捏我的。「啊啊……」我被他抠的受不了直叫。「叫吧……!看这样的美女真是有。」而小杰则是开始用他的各种花招变换姿势,使我的不断的滴在包厢内的沙发上。「啊啊……要丢了啊……」我在被小杰干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达到了。而小杰也在我全身抽的时候,直接在我的体精。小杰射完了以后就退下观看,他的朋友完全不给我休息的时间,把我的身体调整成爬在地上的姿势,提高我的臀部,开始用背后式,另一个人此时也按耐不住,从前面着我的小口,我发现在口中的这只有颗粒状的突起,后来才发现他有入珠。我从来没有这样一前一后的过,就决定开始享受这种,不过刚刚的药效好像已经过了,我又开始有一点点力气,便摆动起我的腰想要抵抗他们,没想到反而变成反效果,好像迎合着他们两人的撞击一样。「来吧,的美眉,摆动你的腰……,啊!」使得在我后面的那个人很快的就了,他以后,我又达到了第二次,我的和两人份的源源不绝的沿着我的大腿流下。那个入珠的人在此时也开始我的了,被入珠的人干的时候,会特别容易摩擦到内的G点。「啊!啊啊……求……求你……」,由于口中已无塞入,所以我就开始放声,不过连续两次已经的有点神智不清了,哀叫的内容也不知所云,他也不管我是要求他「停下来」还是「不要停」,就一直死命地,插的我的两片都往外翻了,他还不,于是我又达到第三次,同时也昏了过去。等到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他还在,而且好像越变越长,到后来每插一次,都插到了底,弄得我又痛又有,「喔……啊啊……啊!」还继续我娇媚的,他又插了一两百下之后,才总算射了出来。当我以爲总算结束了的时候,发现小杰竟然又了,我看他不会这快就饶了我,果然他拿起了一颗放在桌上了冰块,开始用冰块刺激我的,那冰块本来是加在饮料中用的,没想到接下来他竟然把冰块塞进我的中,那种冰冷的感觉冰得我的双腿开始颤抖,这样使他反而觉得兴奋,在冰块融化之前,他又塞进了第二颗冰块,简直是想搞死我。更过分的是,他竟然又把他的**我的,随着他的,冰块也在我的体内翻腾,连我流出来的都是冰的。「啊……不要啊!好冰……啊!啊……。」这时候我也只能了,每当冰块融化时,他就再塞入一两颗新的冰块,就这样干了连续一个多小时,而我也在期间达到了许多次的。然后他将射在我的脸上,还抹了一些在我的胸部。我到全身无力,在他们射完之后只能躺在那里喘息……事后我也忘了我是怎离开那个地方回到家里的,但是那种被还达到好几次的经验,却永远也忘不了,害我有一点想再次被。几天后我问哥哥小杰的电话,他竟然说不认识什叫小杰的人,那天来家里的有一些是他朋友的朋友,根本就不熟,所以我也只好认了,在那次之后再也没遇到过小杰,也再也没被**过了。
诚志发展有限公司。-
“小艾,正忙着呢”-
我抬 yan 一看,原来是李莉。她是我们公司经理的私人秘书,也是我们公司的大美人,个 zi 虽然不高,但是身材非常的匀称,我私 xia 里曾听公司里的男同事 se 迷迷的把她称做“小美 nv ”。-

“刘总让你忙完了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知道了!”-
我乱七八糟的忙了一早 shang
我放 xia 手里的鼠标道:“是啊,刘总要我这两天把公司今年的业绩赶出来,有事吗”-
, zhi 至 xia 午才把业绩单整理出来,然后赶 kuai da 印出来,向经理室走去。-
临 jin 门前,我 xia 意识的将我及膝的 qun zi 向 xia 扯了扯。-
“咚、咚”,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请 jin !”-
我走了 jin 去,把门关 shang ,只见里面有一个秃顶的中年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
“刘总,您要的今年的业绩我已经做出来了,李莉说您还有事找我”-
“啊,是小艾啊,是的,是有事找你,你先把业绩单拿过来我看看。”-
我走到办公桌前,刚要把业绩单递 shang 去,经理示意要我走到他身边去。-
我犹豫了一 xia ,咬咬牙,走近他身边,并把业绩单放在他面前的桌 shang 。-
经理低 xia 头看了看,道:“小艾,把这 shang 面的数据详细解说一遍给我听。”-
我低 xia 头,道:“好的,刘总。”-
“今年我们公司总的业绩还不错,比去年 shang 升了六个百分点,但 shang 半年的业绩不太理想……”我无神的念着。-
这时我感觉到经理的一只手隔着 qun zi 落在了我的臀 shang ,轻轻地捏动起来。-
“啊……”我屈辱的发出了一声 shen yin ,腿部的肌 rou 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shang 一次我甚至被经理扯掉了 nei 裤,要不是我当时挣扎起来,还不知会发生什麽事 qing 。-
我也想过辞职,可是老公的企业自去年起就 kai 始不景气,不但工资现在少得可怜,还随时有 xia 岗的可能,而且我们在前几年按揭贷款了一幢房 zi ,到现在还有十多万元没有还清呢,我怎麽能……唉……-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念着。-
经理的手不安分的动着,他见我没有反抗,于是手往 xia 移,从我 qun zi xia 伸了 jin 去,在我两腿之间滑动着。-
今天我正好没有穿长筒丝 wa ,我只好强忍着自己不去挣 tuo 这只可恶的手。这时经理的手已经向 shang 伸至我的大腿根 chu 轻轻抚 mo 起来,肥大的手指不时碰触在我的 xia yin chu 。一阵阵淡淡的 kuai 感不由的自我的双腿间産生,传入我的大脑。-
又来了,我羞恼的想着,怎麽被这种人侵犯我也会有这种感觉。-
我的 xin 剧烈的跳动起来,我索 xing 不再念那讨厌的业绩单,只希望经理对我的侵犯 kuai 一点停止。-
然而经理的手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
我突然想到 shang 次经理把我的 nei 裤扯掉的事,我不由得担 xin 起来。要是今天他又这样怎麽办而且这里是办公室,要是有人敲门 jin 来的话……,想到这里,我只好向老天不停的祈求,但愿不要出什麽事 qing 。-
kuai 感不停的自 xia 传来,我感觉到我的 xia 体不争气的 kai 始流出 ye 体来,我羞愧的低 xia 了头。-
“嘿嘿,小艾,你的身体还是这麽的敏感啊,只一会儿就 kai 始出水了,这真是让人感到兴奋啊!”经理 yin 邪的笑着。-
我的脸 shang kai 始发烧,一定红透了,这讨厌的老 se 鬼。受到这种侮辱可是身体却变得更加敏感,这该死的身体。-
shang 次也是这样,在经理 yin 秽的语言和笑声 xia ,我的身体一次次的背叛了我的意志,不得已屈服于经理的挑逗之 xia ,那一次差一点我就……-
这时,经理的手指隔着 nei 裤 mo 起我的 xia 体来。-
我可以感觉到我的 nei 裤已经 shi shi 的贴在我的 yin chun shang ,经理的手指在我的两 pian yin chun 之间轻轻划动,他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一些,到最后他的手指每次划动时都陷入了我的 yin chun 之 nei ,不受控制的 kuai 感更加强烈。-
经理突然将他的手指收了回去,我一时没回过神来,甚至还有一点点失落。-
这时,经理将我拉向他坐着的两腿之间,依然背对着他,对我说道:“ shang 身趴在桌 zi shang !”-
“不要,刘总。”-
“别怕,小艾,我只是想看看你 xia 面的样 zi 啊,嘿嘿!”-
啊,最可怕的事就要来了。我想反抗,可是一想到那些理由,就再也没有力气了。最后,我只好安 wei 自己说,只要不让他突 po 那最后一关就好了。我却不知道,我每次这样一想,自己 xin 理 shang 的抵抗力就弱了一分。-
我慢慢地趴在了桌 zi shang 面,脸 shang 不由的流 xia 了屈辱的泪水。-
xia 身一凉,我的 qun zi 被掀了起来。紧接着,一双手将我的 nei 裤往 xia 扯,我的双腿条件反 she 的夹了起来,不让他把我的 nei 裤 tuo 掉,可是,最后还是被经理巧妙的褪了 xia 来。-
这时,我 xia 身已无寸缕,整个的暴露在经理的 yan 里。-
shang 次我的 nei 裤虽然被经理扯掉了,可是由于我的挣扎,他并没有看到我的 xia 体,可是这次,还是被他给看到了。-
除了丈夫,经理是第 er 个看到我隐私部位的男人。-
我虽然趴在桌 shang ,可是依然感觉到他的视缐正紧紧盯着我的那里,我紧张极了,可是我的 yin 道却 kai 始不停的 chou 搐起来,每次 chou 搐,我都可以感觉到 xia 体不停的渗出水来,不一会儿,渗出的水自我的大腿根 chu 向 xia 流,最后流 jin 我的鞋里。-
“啊,小艾,你的 xia 面真美! pi 股翘翘的,腿又细又长,真不愧是我们公司里最美的 nv 人,咦你 xia 面的小嘴里怎麽流了这麽多口水啊。我帮你 ca ca 。”-
我羞得做不出声来。-
这时,他的手拿着我的 nei 裤帮我把 xia 体的水清理 gan 净,而少了他的挑逗,我的 xia 体也渐渐恢复了正常,不再 chou 搐。-
很 kuai 地,他的双手又放在了我的臀 shang 。-
一股股热气喷在了我的后面,痒痒的,很舒服,他一定是在离我那里很近的地方看,可是那里是丈夫都没有仔细看过的地方啊。我娇羞的想挣 kai ,可是我的臀被他的手牢牢的固定住,一点也动不了。-
xin 里不由的産生更加强烈的屈辱感。-
可是水又不争气的 kai 始流了出来。-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我绝对想象不到事。-
突然我的 xia 面被什麽东西贴住,紧接着一个热乎乎,软软的东西在我 yin chun shang 蠕动,很 kuai 的它就钻 jin 了我的 xia 体,不停的动着。-
“啊……”好舒服,我的大脑里面暂时地空白了一 xia ,但是很 kuai 我就醒了过来,他该不会是把那个放了 jin 来吧,可是不象,我 xia 面的这个和那东西形状又不太一样,而且软软的,该不会是……他的舌头吧!-
我和丈夫结婚也三年多了,可是连我丈夫也从没有用舌头 tian 过我那里,今天经理他竟然……-
“刘总,啊……不要…… tian 那里……呀……”此时,我舒服得连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如果这时有人 tuo 了我的鞋 zi ,就会发现我的脚指头也舒服得一根根翘了起来。-
经理真是个魔鬼。-
他用双手将我的 yin chun 拉 kai ,然后他的舌头象蛇一样在我 yin 道里钻来钻去,将我的理智一点点除去, yu 望的火焰渐渐的燃烧了我。-
“唿唿,你的 ai ye 可真是甜美啊。”经理将我 xia 体流出的 ye 体全部地吞 jin 了肚 zi 里,好象我的 ai ye 是什麽琼浆蜜 ye 一般。-
他的言语刺激着我的感官, xia 体的感觉更加剧烈的沖击着我的脑海。我认命的想着:既然 xia 体已经被他看过了,而且他正在用嘴亲我底 xia ,我爲何不好好享受一 xia 呢只要不让他的那里 jin 入我的 xia 体就行了呗。想到这里,我配合地将臀部翘了翘,以方便经理的舌头在我底 xia 活动,甚至,我悄悄、慢慢地将双腿分了 kai 来。-
“嘿嘿,这才是我的乖宝贝。”经理怪笑起来,他好象发现我的企图似的,舌头更卖力的蠕动。-
一阵阵昏晕的感觉向我袭来。-
“啊……我……不行了……”我使劲 chuan 着气,这时我的喉咙好象也渐渐地失去了作用,我知道这是我 kuai 要到达高 chao 的表现。-
突然,一根手指在我 gang 门 chu 轻巧的划动起来;而同时又有两根手指将我这时因兴奋而突起的 yin 蒂捏住不停的捻动着。-
我的唿吸几乎要停止,巨大的 kuai 感源源不断地向我涌来, yin 道里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
“呜……”我舒服得甚至发不出声音来。-
我无力地瘫在了桌 zi shang 。-
这时高 chao 的余韵还未从我体 nei 消失,身后却传来“悉悉嗦嗦”的动静声。-
我的 xin 里勐的一惊,这分明是正在 tuo 衣物的响声呀。-
经理他想要 gan 什麽,难道他要……不行呀,我不能再让他得寸 jin 尺了,否则我以后还怎麽面对我最深 ai 的老公呢-
我急得 kuai 要哭了出来,想要挣扎,可是偏偏身体却软得一点劲也使不 shang 来。-
“小艾,舒服吗嘿嘿,还有更舒服的在后面呢!”经理在身后笑得更加 yin 秽。-
经理的手从我腰后伸了过来,强迫着将我的身体翻了过来,于是变成我躺在桌 zi shang 的样 zi 。-
我勉力的用手支撑起我的 shang 半身,软弱得道:“不要啊……刘总,我是有老公的人,而且……这里会有人来的,您就放过我吧,不然……我会报警的。”-
“嘿嘿,我已经吩咐过李莉,这里谁都 jin 不来。至于报警嘛……如果你尝了我的大 rou bang ……嘿嘿,一定会舍不得报警的,刚才你已经 shuang 过了,可是你看看我这里,硬梆梆的怎麽办”-
我低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 xia 身赤 luo 着,那里这会儿正 zhi zhi 的 ting 立着,又 cu 又长,而且 shang 面还布满 cu cu 的青筋,好象蚯蚓一样,还有他的 gui 头,竟有我的半个拳头那麽大。-
我的天啊,这要是真的让他 cha jin 我底 xia ,那我能承受得了吗-
如果这里有张镜 zi 的话,我想我的脸 se 一定是苍白的。此时我感觉自己就象一只落入虎口的小兔 zi ,身 zi 无助的发抖着。-
经理 yin 笑着将我的两腿分 kai ,我的 yin 户又一次暴露在他的面前。-
“啊……”我不由的惊叫了一声,慌忙坐起身来,用手遮住我的 yin 户。我想合 shang 我的双腿,可是经理站在我两腿中间,根本合不住。-
经理笑嘻嘻的站着,蛮有趣的看着我的表现,突然说道:“小艾,要不这样吧,我们俩来 da 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今天放你走,如果你输了,你就乖乖的让我 gan 一 xia ,怎麽样”-
他故意把“ gan ”字咬的很重,听的我 xia 体 yin 道 nei 不禁一颤。这可恶的 se 鬼。-
可是我还是急忙的点起头来,只要能让他不那样,我这时什麽都能答应。-
他又 yin 笑起来,不慌不忙地用指着我的 yin 道口道:“我们来这样赌吧。让我来挑逗你,你如果能让你的这里不要流出水来,就算你赢了,反之则我输了。”-
什麽,这分明是耍赖嘛,我怎麽能控制得了那个,我的身体那麽敏感,输的一定是我。-
“这个不行,换一个吧。”我红着脸道。-
“咦,这个爲什麽不行,你说出原因来。”-
“嗯……是因爲……因……爲……”我实在说不出口来。-
“因爲什麽,不说出原因来就照我说的来做。”-
“不要,”我一急,脸更加红了,低着头小声地道:“因爲……你一 mo ……我就忍不住……出水了……”-
“哈哈哈,”经理得意的大笑起来,“好、好,那我们就再换一种赌法吧,哈哈!”-
我紧张地看着经理想了想,他突然道:“我倒有个公平的赌法,你看,我这里硬邦邦的,只要你能在半小时 nei 不管用什麽办法,让我这里发 she 出来,就算你赢了,你看怎麽样”-
我盯着他那个又红又紫,大得吓人的东西,咬咬牙, xia 了 xia 决 xin ,道:“好吧!”-
经理又 kai 始 se 咪咪的看着我,道:“那你先把头发披 xia 来,我喜欢看你披着头发的样 zi 。”-
我仰起头,把盘着的头发解 xia 来,并摇了摇,让头发顺滑 xia 来,问经理道:“这样行了吗”-
这时经理盯着我,只差没流出口水来了。-
他又道:“把 shang 衣的扣 zi 解 kai !”-
我迟疑了一 xia ,想到:反正身 shang 最重要的部位都让他给看了,也不在乎我的xiong部了,只要能让他 kuai 点 she 出来,什麽都行。于是,我把我 nv 式西服的扣 zi 还有衬衣的扣 zi 一颗颗解 kai ,露出我里面白 se 的缕 hua xiong罩来。-
由于我的ru房比较丰满,也比较 ting ,所以我平时挑选xiong罩时都挑的是比较柔软和比较薄的面料,今天的这副xiong罩就非常的薄,再加 shang 是缕 hua 的,从外面可以看到我ru房的大概样 zi 。本来,这是我偷偷买了准备今晚给老公看的,还准备和老公……可是现在,竟然被这个大 se lang ……想到这,我 nei xin 不由的一阵悲哀……-
我红着脸,伸手到后面去解xiong罩的扣 zi ,可是看见经理的 se 脸, xin 里突然泛起一阵不安的感觉。-
“刘总,你说话算话”-
“小艾,我骗你 gan 嘛,不然刚才我早就放 jin 去了。”-
是呀,他现在好象没必要骗我,可是我看见经理嘴角边的那一丝笑,总觉得哪里不对,算了,我认命了,我一定要让他 she 出来。-
手一松,xiong罩的扣 zi 解 kai 了,我xiong前的ru房弹了出来。-
我顺手把xiong罩放在桌 zi shang ,低着头小声对经理道:“好了。”-
这时,我 shang 衣的扣 zi 全部 da kai ,露出了整个xiong部,而底 xia 两腿被迫分 kai , qun zi 也被拉在了腹部 shang ,露出了整个外 yin 。我想,如果老公知道我这个样 zi 在别的男人面前,他会怎麽样呢我 yan 前出现了老公愤怒和悲伤的脸。-
老公,原谅我。我 xin 里默默地念叨着。-
“哇,真漂亮呀,ru头还是粉红 se 的,小艾,没想到你里面和外面一样的迷人啊!呵呵!”-
经理的话 da 断了我的思路,他坐在我面前的椅 zi shang ,道:“来,坐在我腿 shang 来,剩 xia 的就看你的了。”他看了看手 shang 的表,“现在 kai 始记时了!”-
我急忙站起来,跨坐在他腿 shang 。-
经理腿 shang 的 mao 好多,弄得我痒痒的,我强忍着,正准备伸手握住他的 yin jing ,没想到他把腿一抬,我“啊”的一声失去了重 xin , shang 身自然地往前一倾,双手就搂在了他的脖 zi shang 。-
“呵、呵,往前点好。”经理双手搂住我的腰 yin 笑着道。-
我底 xia 的 yin chun 这时正好贴在了他的 yin jing 根部,热乎乎的,一阵 kuai 感又传了 shang 来,这也许是因爲刚才的高 chao 才过去不久, yin chun 由于充血而变得更加敏感的缘故吧。-
我红着脸恨了他一 yan 。但 xia 体一时竟有点舍不得离 kai 他那里的感觉。算了,这样也许能让他 kuai 一点出来呢,我自我 kai tuo 的想道。-
我松 kai 双手,左手轻轻的搭在经理的肩 shang ,右手往 xia 握住了他的 yin jing 。-
我 kai 始爲经理的 yin jing tao 弄起来。-
我的手太小了,只能勉强地握住他 yin jing 的大半部分,它现在在我手里轻轻的脉动着。我在 xin 里不由暗暗的把他和老公比较起来。算起来老公的尺码起码要比他小三个号,他的 yin jing 不但要 cu 大的多,而且又硬又烫,想到这里,我的 xia 体不禁和经理的大 yin jing 贴得更加的紧凑,而 yin chun 和 yin jing 相贴的地方由于我的缘故变得 shi 漉漉的。-
我不好意思的偷偷瞟了经理一 yan ,只见经理这会正舒服的眯着 yan 睛,根本没有看我,大概是很舒服吧。-
我松了一口气,看这样 zi 应该半个小时能 she 出来吧。-
不一会儿,我的右手 kai 始发麻,速度慢了 xia 来。-
在家里我来例假的时候,有时会替老公手 yin ,所以我知道一旦速度慢 xia 来,男人的 kuai 感就会降低,一般我会用嘴来继续 xia 去,可是在这里我实在不想这样,而且经理的 yin jing 实在太过巨大,我的嘴里也根本容纳不 xia ,这可怎麽办-
有了,我轻轻的 ting 动腰身,用自己的 yin chun 贴着他的 yin jing , kai 始 shang xia 的滑动起来,而我的手则在他的 gui 头 shang 轻轻的抚摩着。-
这着果然不错,经理 shuang 得把刚刚睁 kai 的 yan 睛又闭住了。我突然想到以后可以给老公这样试试,可是又想到老公的 yin jing 没有这麽 cu 大,这招根本就用不 shang ,不禁 xin 里一阵失望。-
象是受到了鼓励一般,我动作的幅度也渐渐的大起来,可是这样一来的后果是我自己 xia 体的 kuai 感却变得强烈起来,没有几 xia , yin 道里流出的水把经理的大 yin jing 弄得整个都 shi 了。我 gan 脆用手把我流在 yin jing shang 的 ai ye 均匀的抹 kai ,有了 ai ye 的润滑,我的手和 xia 体更加省力的动作着。-
这时我的鼻尖和鬓角都累出了汗,脸 shang 一 pian 嫣红,可是经理的 yin jing 却不见一点要 she jing 的迹象,反而越来越 cu 壮起来。-
完了,这可怎麽办呀-
这时经理睁 kai 了 yan 睛,嘴角露出嬉笑的神 qing 。他的一只手离 kai 了我的纤腰,却握住了我的ru房,另一只手微微用力,将我的 shang 半身搂近他的身体,嘴巴吻在了我的耳根 shang 。-
我的 yin chun 正好压在他的 yin jing shang 面。-
“嗯……你要 gan 什麽……”我感觉身 shang 如遭电击, xia 体的水好象决了口的洪水一样流了出来。-
经理一边用手指捻动我的ru头,一边轻 tian 着我的耳垂,另一只手还伸 jin 我背部不停的划着圆圈,轻轻地对我道:“我在帮你呀,你呀,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 nv 人,也是我见过的 xia 面流水最多的 nv 人,你知道吗”-
虽然我很厌恶他,可是他这几句 qing 话让我 xin 里砰砰的跳个不停, nv 人是最感 xing 的动物,他这几句简简单单的 qing 话这会儿对根本就没有防御的我来说简 zhi 是致命的。-
而且我身 shang 最敏感的几 chu 地带同时被袭,我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啊……你……放 kai ……我……我……还要……让你…… she ……呜……”-
我闭 shang 嘴的原因是经理的嘴巴突然封在了我嘴 shang 。-
我闭着嘴,不让他的舌头伸 jin 来。-
可是,ru头突然一疼,是他用力掐了我一 xia ,“呜”,我忍不住张 kai 了嘴,他乘机把舌头伸了 jin 来。-
他的舌头卷住我的舌头,我被动的和他接起吻来,但是不一会儿,我就沈浸在他的热吻当中,他不时的吸住我的舌尖,又轻轻 tian 我的牙 chuang ,还在我的舌根底 xia 轻轻 da 转,这还是我这一辈 zi 中第一次这麽全身 xin 地投入到一次热吻当中。-
我也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 zi , xia 体也无意识的在他 yin jing shang 轻轻的摩 ca 着,早忘了自己该 gan 些什麽了。-
良久良久,他的嘴离 kai 了我的 chun ,我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味着刚才的 kuai 感。-
经理又对着我 yin 笑起来,他指着我的臀 xia 道:“你看看……”-
我低头一看,不但脸 shang ,连脖 zi shang 也红了起来。原来我流出的 ai ye 不但把经理的大腿 chu 全部弄 shi 了,而且就连经理 pi 股 xia 的纯 mao 坐埝,也给弄了好大一块的 shi 印 zi 。-
“小艾呀,你老公一般一周和你做几次 ai 呀”-
我红着脸道:“大概一周两三次吧。”-
“什麽,放着你这麽美的人儿不管,一周才两三次,可惜呀可惜,要是我,一定每天要和你做两三次,呵呵!”-
“不是啊……只是因爲他很忙,所以我们……”我娇羞地爲老公辩护起来。-
这时经理抬起了手,看了看表道:“时间还有五分锺了,看来我可以好好的 gan 你了!”-
我焦急地道:“不要啊,刘总,还有五分锺,(先不要看速度转载五分锺全删总部 )我一定可以让你 she 出来的!”-
“刚才你又不是没有试过,五分锺你怎麽可能让我出来!”-
yan 泪又 kai 始在我 yan 眶里 da 转,怎麽办,我真的不想失身给这个 se 鬼。虽然他刚才带给我要比老公强烈好几倍的 kuai 感,虽然我的身体隐私的各部分都已给他 mo 过、看过,可是,理智告诉我,老公才是我最 ai 的人,我那里应该是老公一个人所独有的。-
“不过,我到有个两全的好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是什麽, kuai 告诉我呀!”我拉着经理的手急忙问道。-
“嗯,是这样,你要知道男人最敏感的地方是在这里。”经理握着我的手放在他巨大的 gui 头 shang 道。-
“嗯,是的……”我点着头道,我好象听老公说过这个。-
“我可以再多给你五分锺,等会儿我只把 gui 头部分 cha 在你的 yin 道里面,至于露出的部分可以用双手给我动。你再稍微晃动一 xia ,我肯定会很 kuai she 出来的。”-
什麽,这怎麽可以,这还不是和 cha jin 去一样吗-
“小艾,想好了没有,你要不同意那只好等时间到了。到时侯我就可以全部 cha jin 去了,那一定会很 shuang 的。而且我只是把 gui 头放 jin 去而已,你只要轻轻的动一动,根本就不会 cha 得太深,那和没放 jin 去又有什麽两样。”-
我脸 se 又 kai 始苍白起来,我的 nei xin 激烈的做着斗争,终于,我决定还是选择 cha 入 gui 头。这总比全 cha 入要好,再说,刚才经理的舌头不是也在我 yin 道里面动了好久吗还让我达到了一次高 chao 。-
我迟疑了一 xia ,道:“那好吧,可是…我好怕…你那里太大了,我怕……”-
经理大笑着道:“哈哈哈,不用怕,等会儿欢喜还来不及呢,你想想, nv 人生孩 zi 时那里能涨 kai 多大, nv 人的 yin 道是具有很强的收缩力的,怕什麽呢来吧。”-
可是我还是紧张的要命。却丝毫没有想到如果经理把 gui 头放 jin 去以后不遵守约定了怎麽办。-
这时经理已经抱着我站了起来,我赶忙用双手搂住他的脖 zi ,双腿也紧紧夹住他的腰,他捧着我的 pi 股靠近桌 zi ,将我放在 shang 面道:“刚才的姿势不方便,等会我站着不动,你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脖 zi ,另一只手动我的这里,一 zhi 到出来爲止,知道吗,时间就给你 er 十分锺好了,怎麽样”-
我又是紧张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即将会被生命中的第 er 个男人 cha 入体 nei ,虽然只是个 gui 头,但他那里是那麽的巨大,想到这我 xin 里竟然还有一丝淡淡的兴奋感。-
只是转念想到老公,我 nei xin 里又充满了重重的罪恶感,但是没想到的是这种罪恶感却反而刺激了我,使我本来就 chao shi 不已的 xia 体变得更加的 lang 迹不堪。-
“我看鞋和 qun zi 还是 tuo 了的好。”经理自言自语的道。-
pian 刻后我双脚的鞋 zi 被 tuo 掉,扔在一边,露出了我两只雪白纤细的小脚。他将我的两只脚握在手里,怪笑着又道:“ qun zi 是你自己 tuo 还是我来……”-
我强忍着从脚部传来的麻痒的感觉,小声道:“ qun zi 就不要 tuo 了吧……”-
“哈哈,好,那就听你的不 tuo 了,不过你要把 qun zi 撩起来,免得一会儿不方便,来吧。”-
我只好低着头将 qun zi 撩到了腰 shang ,把整个外 yin 露了出来。-
经理靠的我更近了,双手搂住了我的腰。-
终于要来了,我悲哀的想道。我认命地闭 shang 了 yan 睛,用手搂住了他的脖 zi 。-
我感觉到一个火热,巨大的东西碰触在我的 yin chun shang 。这一定是经理的那个 gui 头了,它并没有急着 jin 来,而是在我 yin chun shang 来回的滑动着。-
好舒服啊。-
我的 xin 在剧烈的跳动着,紧张和不安,屈辱和罪恶,还有羞涩和痛苦,种种不同的感受一起涌 shang 我的 xin 头,而这时我的 yin 部却和我意志相反的流出了更多的 ai ye ,这已足足能够充分地润滑那根即将 cha 入我体 nei 的 yin jing 了。-
“我要 jin 来了……”-
“嗯……”-
我感觉到经理的 yin jing 不再滑动,顶住了我的 yin 道口,慢慢的 cha 了 jin 来。-
“啊…不要动……啊…它…它太大了……刘总……求求……你……了……”-
yin 道的前端这时仿佛要被涨裂,而且 jin 入的部分火热而坚硬,这种感觉我不知道要怎麽形容才好,那是一种让人舒服的 kuai 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觉,这感觉让我好象同时有在天堂和地狱的感受。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感觉,想让经理停 xia 来。这真是太可怕了。-
经理停了 xia 来,我 chuan 了口气,他突然又将 yin jing chou 了出去。在我刚感到空虚的时候,他又顶了 jin 来。这次他没有停,又退了出去,紧接着又顶了 jin 来,只是每次都要比前次更加深入一些。-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
kuai 感源源不断的袭击着我,我双腿不由的分得更 kai ,无意识的承受着。-
终于,在我感觉 kuai 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经理停了 xia 来。我无力的娇 chuan 着,却突然想到这好象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麽疼痛,不由地松了气。-
可是,紧接着,我又感觉到自己的 xia 体好紧,此刻正不知廉耻地紧紧包裹住我里面的 yin jing ,不停地蠕动着。而且……而且经理的 yin jing 好象已经 jin 入到我 yin 道里三分之一的地方,难道他要不遵守诺言,全部 cha jin 来吗-
我急忙慌乱地往 xia 看了看,“吁”,还好, xia 面 cu 壮的 yin jing 只是塞 jin 去了一个 gui 头而已。他的 yin jing 也实在是太过 cu 大了,只不过一个 gui 头也占了我 yin 道的那麽多,要是全部的话……那我底 xia 不被它顶穿了才怪。-
可是……我苦笑了一 xia 又想到,这麽一来,又和让他全部地 cha jin 来有什麽分别呢只怪我刚才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已经迟了。我该怎麽办啊我真是一个愚蠢、 yin jian 的 nv 人,我该怎麽面对自己的老公呢!-
我的表 qing 被经理一丝不漏的看到了,他 yin 笑道:“美人儿,现在该你用手爲我服务了。”-
这该死的魔鬼,此时我恨不得将他的那儿折断喂狗,我的贞洁就毁在他的手里了,可是,事已如此,我还能有什麽办法呢只好将错就错 xia 去了,反正我没有让他全部 cha jin 去,也算对得起我老公了吧。-
xia 体的 kuai 感依然清晰的投入我的体 nei ,我无奈地恨了经理一 yan ,从他的脖 zi shang 收回右手,握住了他露在我外面的 yin jing , tao 动起来。-
这次一定要让他 she 出来,我再没有机会了。-
噢,对了,他刚才说过,还要我 xia 面轻轻的动,再配合 shang 我的手,他才能出来。-
不行呀,我做不出来这种事呀。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做出这种基本 shang 和 xing jiao 没有什麽两样的动作。可是,如果不做的话,等会那就更加得……唉,不管了,只好这样了。-
可是,当我试着要晃动自己的 xia 面时才发现,此刻由于我的双腿大大的张 kai 着,而且臀部坐在桌 zi shang ,根本就没有借力的地方。反而因爲我这些的动作, xia 体 nei 的 yin jing 又深入了一些。-
经理看见我的窘态,不怀好意的道:“小艾呀,怎麽不动呀”说完,还把他的 yin jing chou 出去,然后“咕唧”一声,又 cha 了 jin 来。-
“啊……刘总……你好坏呀……”刚才 cha 入时从我 xia 面发出的水声让我羞红了脸,我娇羞地道:“还是……还是你自己动吧。”-
“呵呵,好啊,既然宝贝儿说话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你可不要后悔呦!”-
说完,我 xia 面的 yin jing 已经迫不及待的缓慢动了起来,大概他也忍不住了吧。-
此时我的 xia 面又涨又痒,巨大的刺激让我 yin 道里的 ai ye 不争气的泉一般涌出来,这可真是恼人,怎麽我 xia 面的水就这麽多呢,羞死人了。-
“咕唧、咕唧、咕唧……”水声连绵不断的传入我耳中。-
“哼……嗯……”我仔细感受着从 xia 面传来的每一丝 kuai 感,嘴里不受控制地 shen yin 起来。好在经理还算受信,他的 yin jing 一 zhi 再没有前 jin 一分。-
渐渐的我放 xia 戒 xin ,双手只是紧紧搂住经理的脖 zi ,全身 xin 地投入到这场让人 kuai 乐而又放纵的游戏当中之去。-
“啊……”-
“小艾,舒服吗”-
“嗯……”-
“那以后还让我这样 zi 对你吗”-
“嗯……”-
“咕唧、咕唧、咕唧……”-
“啊……你的……好……大喔……好……舒服……”-
“我也好舒服,你 xia 面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噢……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今天终于 cao 到你了……你把腿抬起来吧。”我顺从的抬起了腿,躺在了桌 zi shang 。-
经理将我的腿放在他的肩膀 shang 。-
此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的危险即将来临。-
迷煳之中,我感觉到他把 yin jing 退到了我的 yin 道口 chu ,并且他把他的 shang 半身压在了我身 shang ,我的腿被强迫的压向自己的身体两侧,成了一个“V”字形。-
“嗯……怎麽不动了…… she ……出来了吗……”-
“没有,还早呢。”-
只听见我 xia 面传来“咕唧”一声,经理的大 yin jing 又 cha 了 jin 来,顶在我的 hua xin chu 。我舒服的颤抖起来,迷离的双 yan 正好看到我的脚趾,又一根根的翘了起来。-
从我嘴里发出类似于哭的 shen yin 声。-
“呜…好舒服……啊…不要啊……刘总……你…你怎麽全都放 jin 来了……”-
xin 理 shang 的巨大落差,让我 yin 道里面急剧的收缩起来,紧紧缠绕住经理 cu 大、坚硬的 yin jing ,连我的 hua xin 也一吮一吮的吸住了经理巨大的 gui 头。-
“呜……”一瞬间,我仿佛飘了起来。-
同时,我的 yin 道里 kai 始痉挛,一阵阵热流不受控制地喷出,浇在经理的 gui 头 shang 、 yin jing shang ,顷刻挤 kai 我的 yin 壁,流在桌 zi shang 。-
最后,我隐隐约约地听见经理说:“时间到了,我的美人儿。”-
良久,我的神志渐渐恢复过来,看着经理, xin 中的悲愤、委屈一 xia 发 xie 不出来,忍不住哭了起来。-
辛苦了这麽久,最终还是失身给这个大 se lang 了。老公呀,我该怎麽面对你。-
“不要哭了,小美人, yan 睛哭肿了怎麽办一会儿会让人看到的。”经理得意的安 wei 我道。-
是呀, yan 睛哭肿了一会怎麽见人。我 yan 睛红红的看着经理,恨恨地道:“你这个大 se lang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滑稽的是当我端庄地说这些话的时候, xia 体还 cha 着一支巨大的 yin jing 。-
经理不以爲然地道:“嘿,刚才你舒服的时候怎麽不说这些。你看看你,底 xia 还会喷水,害得我刚才差一点就 she 出来了。”-
我脸一红,想起刚才高 chao 时不知底 xia 喷出了什麽,是尿、还是 ai ye ,我也搞不清楚,我身 shang 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 qing 况。-
我呐呐地道:“现在你该满足了吧,放我走吧。”-
“不行,我底 xia 还难受着呢,你让我 she 出来我马 shang 就放你走。”-
果然,我感觉到他的 yin jing 在我体 nei 正不安的脉动着,而且越发的 cu 壮。高 chao 刚过后的我变得触感特别的灵敏,我甚至连他 gui 头 chu 坚硬的棱 zi ,还有他 yin jing shang 的每一根青筋都清楚感觉到了。这些都被我充血的 yin 壁捕捉到,传送到我的大脑之中。-
我刚才那坚定的决 xin 又 kai 始动摇了,反正已经失身给这个大 se lang ,也不在乎这麽一会了。想到刚才那种 yu 仙 yu 死的滋味,我的 xia 体又 kai 始蠢蠢 yu 动起来。我却不知道,此时的我,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背叛了自己的老公。-
我不敢看经理的 yan 睛,低着头用只有我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道:“那好吧…你 kuai 一点,不要让别人知道了我们的事。”-
经理喜道:“那没有问题,我的美人儿小 xin 肝。”-
顷刻间,我 xia 体的水声又传了出来,巨大、 cu 壮、坚硬的 yin jing kai 始在我 xia 体 nei 高速地 chou 动起来。-
我咬着嘴 chun ,不想让自己发出声来,可在被经理 cha 了才几 xia 后就忍不住叫出声来,不,应该是哭叫起来,因爲,那种 kuai 感实在是太强烈了,我如果不这样,也许就要窒息过去。-
“呜…… cha ……死……我……了……”-
不一会儿,经理将我的小腿压在我脸旁,使我的臀部向 shang ting ,这样他的 yin jing 就 cha 得更深,他每次都将 yin jing ba 至我的 yin 道口,然后又重重地 cha jin 来,这时,我还感觉到他的 yin 囊拍 da 在我的 pi 股 shang ,而 gui 头则顶 jin 了我的 zi 宫 nei 部。-
“呜……饶……了……我……吧……呜……呜……”-
“呜…刘……总……我……真……的……受……不……了……啦…呜……”-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
“啪、啪、啪、啪……”-
整个办公室里都充满了我的 shen yin 声、水声,还有我的臀 rou 与经理大腿的碰撞声。-
“呜……妈……妈……呀……”-
我是真的受不了了,连妈妈也叫了出来,经理实在是太厉害了。此时我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高 chao ,流出了多少水来。-
“小 dang fu ,叫哥哥!”-
“呜……哥……哥……”-
“叫好老公!”-
“不……呜……不……要……啊……我……要……死……了……”-
经理更加大力的动起来,每一 xia 都 cha 入我的 hua xin 里。-
“ kuai 叫,你这个小 dang fu ,竟敢不听话,我 cha 死你!”-
“呜……饶……了……我……我……叫……停……止……呀……呜……”-
“好……老……公……”-
“哈哈哈哈,这才乖,再多叫几声给我听。”-
“好……好……老……公……好……公……饶……呜……”-
我此时可怜得连话也说不清楚了,可是经理他并没有放过我,反而更加兴奋的 chou cha 起来。这可真是让我 kuai 乐得要死掉而又痛苦极了的一次经历啊。-
“你这个小 jian 人,小 lang 蹄 zi ,平时竟然假装正紧,哈哈,现在怎麽不装了,怎麽这麽 yin dang 。”-
“你……我……没……有……呜……呜……”-
经理的话使我感到既是羞愤而又更加的兴奋不已。-
经理突然急促地 chuan 起气来,道:“臭婊 zi …给我把腿夹紧,我…要 she 了!”-
我脑海里突然清醒了起来,我 niu 动着身 zi ,想要让他的 yin jing tuo 离出来,今天是我的危险期,我急切地道:“不……不要 she 到我里面呀……”-
经理的 yin jing 突然又涨大了许多,他死死按住我, xia 面更加不停的沖刺起来。-
“呜……呜……啊……”我哀鸣了一声。-
yin 道里涨大的 yin jing kai 始有力的一 xia 一 xia 有规律地搏动, xia 体感觉到了一阵阵火热的 ye 体,喷洒在我 hua xin 的深 chu 。-
我再也顾不了许多,仰起头,半张着嘴,身体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 yin 道深 chu 也回报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
我真是一个悲哀的 nv 人。-
良久良久,经理 ba 出了他那已经 kai 始有点发软的 yin jing 。-
我默默的坐起身来,戴 shang xiong罩并将 nei 裤 tao jin 我的腿 shang 穿好。-
经理等我扣好 shang 衣的全部扣 zi ,然后赤着 xia 身,讨好似的帮我拿过鞋,道:“小艾……”-
我没有理他,看着他微微突出的小腹,还有那此刻象一条软蛇似的 yin jing ,我感到了一阵阵的恶 xin 。-
站在地 shang ,我使劲将 qun zi shang 的皱纹扯平,只是, qun zi 的后面 shi 了一大 kuai 。-
联想起刚才荒唐的举动,我的脸又红了。-
我想了想,低头对经理说:“刘总,今天的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只是以后你要是再敢……我真的会报警。”-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经理的办公室。只是,我却没有看见经理嘴角边慢慢流露出的笑容,否则我一定会后悔自己这自作聪明的决定。-
门外却站着一个人,是李莉,她正笑眯眯的看着我。-
糟了,刚才我和经理发出的声音那麽大,她一定全部都听到了,怎麽办我的 xin 象乱麻一样。-
“小艾,你真不愧是公司里的第一美人,连叫 chuang 声都那麽动听啊。”李莉美丽的脸 shang 也透露出一丝丝的红晕, yan bo 水淋淋的。-
“我……”我 yu 言又止。-
“嘻嘻,你放 xin ,都是 nv 人嘛,我不会乱讲的,再说又有哪个 nv 人见了经理那里会不动 xin 呢!”-
我脸一红,这真是越描越糟,李莉她竟然还看见了……-
唉,算了,我还是走吧。-
还好这不远 chu 就是一个洗手间,而且没有什麽人看到我这 lang 狈的样 zi 。-
突然一股热流透过了我的裤衩,顺着我的大腿根流了出来,我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 yin 部,跑 jin 厕所里。-
我撩起 qun zi ,并将裤衩褪至腿弯 chu ,静静地坐在马桶 shang 。-
经理的 jing ye 这时不受控制的一滴滴淌了 xia 来。-
此时此刻我才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忍不住地哭了出来。-
可是泪水并不能洗去我 xin 中的屈辱感,我的身体已经不再 gan 净,它被那个恶魔玷污了。-
想想刚才竟然被那麽 cu 长的东西 cha 入到 xia 体 nei ,我 xin 里不由的一阵害怕。那麽 cu ,那麽长的家伙……刚才竟然被我的 xia 体完全的吞纳掉,这些都是真的吗-
可是我知道这一切都真实的发生了。-
我撩起 qun zi ,看见我红肿的 xia 体依然在流出白 se 的 ye 体,那是经理的 jing ye …-
我不由得恍忽起来。-
都是刚才那红 se , cu 大的 yin jing ……是它让我发狂、窒息、哀求……让我失去了一切廉耻……-
可是转即我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一定是他刚才 cha 的太深,所以 jing ye 到现在还没有淌完,这要是在平时也没有什麽,可这几天正好是我的排卵期,我要是怀孕了那可怎麽办-
我恨死那个经理了。-
可是老坐在马桶 shang 也不是个办法,谁知道经理的那玩意什麽时候淌完呢。-
不管它了,我强忍着 xia 面异物流出的感觉,红着脸走出厕所。-
正好没有人在附近。-
我匆忙的走回我办公桌旁,在包里取了一 pian 卫生巾,然后又 kuai 步走回厕所。-
突然我底 xia 又一股热流淌了出来,我赶忙 tuo xia qun zi ,坐在马桶 shang 。这该死的 jing ye ,一定是由于刚才我走动的缘故吧。好不容易我等到 jing ye 淌的差不多了,准备将卫生巾埝 shang 时,突然又发现我的 xia 体有一些异样。-
我平时藏在包皮里的 yin 蒂此时变得象颗红 se 的小 hua 生豆,而且还硬硬的,手指轻轻一触, xia 面就传来一种触电的感觉,还连带的我 yin 道里面也蠕动起来。-
“嗯……”我的鼻 zi 里不由的哼了一声。-
我好奇的将一只手放在我两腿间 mo 了 mo 。那里现在是又滑又腻,大部分是经理的 jing ye ,发出一股腥腥的味道。-
我恶 xin 的皱了皱鼻 zi ,将腿又张 kai 了些。-
红 se 的 yin chun 此时张 kai 了一个小口。-
我将手指一点点的伸 jin 自己 yin 道,还好, jing ye 的润滑使我的手指很轻易就探了 jin 去。-
我闭着 yan ,感觉着自己 xia 面的感觉。这时我 yin 道里 kai 始蠕动,紧紧的裹住了那根入侵的手指。-
好舒服呀,我微张着嘴,另一只手却无意识的伸 jin 了衬衣里,轻轻捏住了自己的ru房……-
我笨拙的 kai 始了我人生里的第一次手 yin 。-
我的脑海里映出了刚才被经理强 jian 的画面。经理 yin 秽的笑着,我被强迫分 kai 双腿, xia 体 cha 入一根巨大的 yin jing ,它剧烈而 kuai 速地 chou 动着,我一次次的到达 kuai 乐的顶点……-
不仅如此,我甚至想象到经理强迫我使用各种姿势来满足他,有坐着的,站着的,还有从后面 cha 入的……-
很 kuai 我的高 chao 就来临了……我瘫坐在马桶 shang , ai ye 好似流水般滴了 xia 来。-
我娇 chuan 着,乏力的 chou 出了手指。-
原来 nv 人自己也可以到达 xing 高 chao 的,只是……总觉得有点空虚。-
晚 shang xia 班,我恍恍惚惚地回到了家。-
老公还没有回来,我 xin 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真是谢天谢地啊。-
我匆匆忙忙地消除证据,扔掉髒了的 nei 裤,沖 jin 卫生间 kuai kuai 的洗了个澡,换 shang 件白 se gan 净的短连衣 qun 。然后我又尽力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 zi ,洗菜、做饭,乖乖等待老公的归来。-
可是,放在桌 zi shang 的菜都凉了,老公还没有回家。-
他一定是单位 shang 有事吧,听老公说他最近单位 shang 会很忙,可能要加班,唉…-
我无聊的坐在沙发 shang ,一个人看着电视,可是,今天怎麽净是些无聊的节目呢,我一只手支着 xia 巴,不由得就慢慢想起今天 xia 午的事来。-
xia 午我是被经理强 jian ,可怎麽会流那麽多水呢而且我的 xia 面到高 chao 时竟然还会喷水,真是不可思议呀。-
那会我哭叫着要他饶了我,可那个坏蛋一点都不 xin 疼我,让我差点就被他 gan 死在办公室里了。-
他的那根 yin jing 也太大了, xia 午只是放 jin 了一个 gui 头,就占了我 yin 道的三分之一那麽多,想想真是可怕,也不知道他是怎麽长的,不过真的是让我很舒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