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传奇15

(1)
深夜11点多,一辆长途大巴急驰在省高速公路上,车里稀稀拉拉的坐了2
0多位客人,大都数乘客都低垂着头,昏昏欲睡。车内亮着灰暗的灯光,只有坐
在后排的一位青年乘客用衣服小心的挡住自己,用手机不断的拍摄着前面的一位
女乘客。
镜头里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美艳动人。略施淡妆的玉容,优美的身
段,尤其是她那份成熟的美态,让人一下就领略到一个标准美少妇的动人风采。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真丝衬衣,黑色的超短裙,黑色的丝袜,足登一双黑紫色
的齐膝皮靴。她那优雅成熟的身段、没有一点小肚子的纤腰,特别她那丰满得仿
佛要喷薄而出的双峰,紧紧地被她的紧身衬衣包裹着。她有一张瓜子脸,丹凤眼
,柳叶眉,明眸皓齿,乘客不由暗自吞了下口水。
我轻轻的伸了一下懒腰,后面的小青年手忙脚乱的把手机给藏了起来,我微
微一笑,想不到自己的魅力还是不减当年……
突然,有人大喊一声:「都坐好,不许动,打劫!!」
车内顿时炸了窝,乱成一团,孩子哭,女人叫,有机灵的已经去拉车门,这
时候才发现车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锁上了。
车顶灯开了,乘客们发现大巴的司机已经被打倒在地,一个高大的汉子手里
拿着一把手枪站在那里.
一名女乘客勇勐的扑了上了,汉子从腰里掏出一把匕首给了女乘客当胸一刀
,女乘客顺势倒地,血流满地,乘客们都吓呆了,老老实实的按照大汉的要求把
身上值钱的东西交了出来。
大汗来到我的面前,我紧盯着他的双眼,他移开视缐,「把钱交出来。」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我的嘴角扯起一丝冷笑,右手瞬间搭上来到大汉的持枪
的手,跟着用力一拉,大汉没料到我竟然如此的迅速敏捷,在自己的手被我右手
抓住的同时他就知道遭了,还没有什么反映,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自己的
身体被我一把给拉到在地。
「砰!」一声巨响,大汉的身体四肢张开,面部向下与地面来了个勐烈的接
触碰撞,被我压在地上,不知道他的鼻子碰歪了没有。
我一使力,把大汉的手给扭到了背后,然后用双膝抵在他的背上,我从自己
腰后拿出一副手铐,「卡」把大汉的一只手铐上。「我是警察,大家不要担心。

「不许动,松开他!」一个凄厉的女声响起,刚才被刺伤的女乘客站起来,
她手里也拿着一把手枪,「糟糕,他们是一伙的……」
我送开押住大汉的手,站起身来,大汉也用双手支撑自己,晃悠悠的站了起
来,女乘客,哦不是,应该是女匪徒用枪指着我,「把你的手放背后,你自己戴
上手铐. 」
我犹豫了一下,女匪徒立刻把枪对准边上的小孩,我叹了一口气,把手铐套
牢在自己的手腕上,收紧铐环,把手背到身后。
「照你说的做,不要伤害乘客。」与此同时我把另一半铐环锁紧,这下子我
的双手被紧紧铐在身后,完全无能为力了。
女匪徒上前一步拉起大汉,两人押着我带着我的背包和抢劫的财务下车,消
失在夜幕中……
1点多,南城小镇的一家旅馆,服务员正在打瞌睡,门被推开,进来了三位
客人。服务员习惯的说:「您好,欢迎光临!」
服务员抬起头,面前站着一名身穿警服的女警察,一名高大的汉子拉着一个
穿着黑色大风衣的人,看不清样子。
女警察说:「你好,我们要一间房,僻静点的。」他正要按惯例登记手续.
女警察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亮了一下,服务员看到了她还带了手枪,她神秘西西
的说:「我们在执行特殊的押送任务,这个犯人很重要,我们要尽快带她去进行
审讯。所以我们不能洩露行踪。」
服务员帮三人在一楼的最里间开了一间房,还再三嘱咐有需要就叫他,女警
察十分感谢他,并当即付了房租。
女警察关上了房门,和大汉两人长喘了一口气。「大林,没想到这身老虎皮
还真管事,骗的那服务员团团转. 」
大林呵呵一笑:「青青,说来还真感谢我们这位警察小姐,她不仅带了警服
,连为她自己都准备好了一套」首饰「,哈哈」。
原来这两个就是抢劫了大巴的匪徒,下车后他们打开了我的背包发现我的背
包里有警服和戒具,于是他们便想出了一个鬼点子。
他们2人(那时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从我背包中拿出一个穿有皮带子的白
球,青青过来握紧了我的下颌,把球塞入了我的嘴里,大林拦住了她,他指了指
我的背包,青青笑了,她取出两双丝袜要塞进我的嘴里,我极力躲闪,那可是我
刚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清洗的啊。
可是大林勒住了我的脖子,无奈中,我看着青青把丝袜填满了我的小嘴,然
后把球塞进我嘴里,并把带子在我的头后边紧紧地扣住。「呜………呜………」
我只能发出轻微的叫声,大林还是觉得不够,他从自己的腰上揭下一片膏药
贴到我的嘴上,再给我带上一副厚厚的口罩。这下我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了。
然后青青拿出了一副脚镣锁住我的脚脖,我的步伐被制限在仅仅20CM大
小的范围内。大林取出一个皮带,对青青说:「你把她的手拉好。」大林用皮带
绑住我的胳膊。把我的胳膊肘靠到一起绑在背后。我感到手臂象被折断一样,在
这之后是两个用一条10CM钢链相连的膝铐,位于膝关节之上,深深地咬进我
的光洁大腿,把我的丝袜都勾破了。
青青开始把腰链繫在我的腰上,她把我的手铐固定在腰链上,她调皮的拿出
一个铁丝在我面前晃了晃,把我双手的大拇指拧到一起捆死,我发誓,她一定是
故意的,她一定在懊恼我打伤了她的同伴。
青青上下打量着我,然后她一拍手,对了,「我忘记把你的耳朵也堵上了!
!」
青青从抢来的东西中找了一副耳机,扯掉缐头,把耳塞塞进我的耳朵里,然
后用口香糖粘住。最后她给我带上一副眼罩,用一只尼龙头套套在我的头上。
我现在双手被反拷,手指还被绑了,双脚上带了脚镣,还上了膝铐. 嘴里塞
着自己的臭袜子,还带着口球,贴着膏药,耳朵被堵,眼睛被蒙。就算是重大的
死囚犯也没我身上的戒具多。
青青换上了警服,大林给我披上一件大大的风衣,一直挂搭到地上,把扣子
扣好,谁也不知道风衣里竟然是一个被绑的死死的美女。他们给我带上罩帽,押
着我走了好远一段路,我线CM高的高根皮靴,在崎岖
的路上,我根本无法保持平衡,都是他们俩架着我走。
(2)
南城武警大队,特警李会回到自己宿舍,一头载在床上,连身上汗湿湿的衣
服都不愿意脱去,边上的舍友立刻都凑了过来。
「李哥,总部把你招到省城去参加特训,看来李哥就要高昇了……」
「听说,每个参加特训的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特训结束后都会高昇啊

「李哥,升了职,以后可别忘记兄弟们啊……」
李会仰躺在床上,对身边同事的问话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他的思绪早就
飘到了半年前……
一辆中型面包车停到了武警大队的大院里,百十名武警列队鼓掌欢迎,还打
出了巨大的横幅「热烈欢迎省武警文工团来我队慰问演出!!」
车门打开,一个矮个子的大胖子先从车里挤了出来,他一把拉住武警中队政
委的手,「你好,你好,我是文工团的副团长,代表省队领导特别来慰问大家!

政委同演员寒暄了几句,安排文工团的演员们到附近的旅社住下,当晚在武
警中队的会场举行了慰问演出。
开始由主持人小美上场演唱了一首女兵女兵,后面接着有笛子独奏,诗歌朗
诵几个节目。
小美来到台上,「大家好,下面将由我团着名的魔术师袁绮小姐给大家带来
精彩的演出!!」
袁绮身穿一套黑色缕空紧身衣,这套衣服其实就是一套保守点的泳装,其他
部分都是薄薄的黑纱,脚登一双黑色的齐膝马靴,台下武警官兵们都看直了眼。
袁绮先表演了空手出棍,棍子变花等几个魔术,最后她变出一个巨大的花篮
. 主持人小美在台上说:「现在我们需要一位元强壮的兵哥哥上台合作完成一个
魔术,来这位兵大哥,你来好吗!!」
袁绮紧盯着面前的小伙子,他大概一米七八左右,身材壮实,小伙子害羞的
挠挠头,「我叫李会!」
袁绮微微一笑「好,李会战友,请你用你面前的这个警绳把我绑起来,要绑
紧啊,不要让我跑掉啊!」
李会拿起警绳,抖了两下,袁绮转过身来背对大家,把双手别在背后,李会
走到她的背后,把袁绮的双手併拢着用绳索松垮的绕上几圈打了个结. 再蹲下身
子,用绳子把她的双脚如法泡制的绑在了一起。
袁绮轻轻的活动了下手腕,绳子马上就掉了下了,她一抬腿,脚上的绳子也
掉了下来,袁绮笑道:「你就准备这样捆着我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的托呢

台下的战士哄笑起来,李立的脸马上红了,站在台上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哪了
,边上的主持人小美给他支招:「武警大哥,拿出你的绝招来,用你学过最严厉
的绑法,就是捆死刑犯人的那种!!」
听到小美的话,李立定了定心神,看着袁绮的眼神也变了,估计在他眼里袁
绮已经成了一个即将上死刑场的犯人了。
李立用一根长长的警绳搭在袁绮的肩头,比划了两下,然后把绳子在中间系
了一个小绳圈,搭在她的后颈上,将绳子在她的脖子上绕一圈后甩到前肩,再穿
过腋窝到后面,在她两个胳膊上分别紧紧缠绕了几圈后,把两边的绳索往中间紧
了紧,繫上了死扣,袁绮的双臂已被牢牢绑住。
接着李立又把绳子从下往上穿过袁绮颈后的绳圈,折了个弯向下扯。袁绮配
合着把两只手腕交叉到了一起,李立把她的手腕绑上,再往上扯绳子把手吊高,
然后把多馀的绳子系到一起,打上了死结. 绳子深深勒进袁绮的肉里,她的胳膊
像是被勒成了几节香肠……
袁绮感觉的手被提的好高,脖子上的绳套也被拉紧,唿吸有点急促,袁绮使
劲把背后的胳臂往上抬,让脖子勒得松一点. 胸也不由的挺了起来,「好痛!」
她低唿出声,眼睛里也有了泪花。李立发觉袁绮的不对,手下微微一松,把
绳子放低了一点,然后打上了死结.
小美有点失神,看着袁绮被勒脖式五花大绑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忘记了说
台词,袁绮凑了过去,「大家看,这位同志的专业水平很高啊,估计他绑的犯人
没人能逃脱,看来今天我的表演要失败了啊!」
「是啊,是啊!」小美回过神来,「不过我们的魔术师就是要挑战高难度,
请我们的武警大哥继续,不要给我面子。」
袁绮在台上转了一圈,向大家展示她被紧紧绑住的上身,李立从道具中取出
一副腰链锁在袁绮的腰上,一副狼牙锯齿手铐穿过了腰链扣锁住她的双腕,铐环
上的锯齿深深吃进她的肉里.
小美向大家介绍:「为了增加表演的难度,所有捆绑在我们魔术师的这些绳
索可都是真家伙,不是道具,都是从你们大队借来的哦!!」
李立蹲下身子,拿了一小号的脚镣,把一只铐环扣紧在袁绮的左脚上,然后
把链子在她的左脚上绕了几圈后,把另一只铐环扣紧在她的右脚上,这样袁绮的
双脚就被併拢铐在了一起。
袁绮的双腿也被併拢,李立又拿过两根短一点的绳子,在膝盖的上下方把她
的双腿捆在一起,并横向的打结系死。
袁绮被绑的死死的,直挺挺的站在舞台上,她试着挣扎了一下,绳子如此之
紧,让她的胳膊都麻木了。小美也傻了眼,这个节目演出了几百次,这一次是踢
到铁板了,可能要失败了,可是魔术表演即将开始了,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小美拉住要匆忙下台的李立,「这位兵大哥,你还不能走啊,表演还需要你
啊!!你要负责抱住我们的魔术师,不要让她轻易捣鬼啊!!」
李立尴尬的站在袁绮背后,双手环搂在她的腰上,身体僵直。袁绮扭头一笑
「小同志,不要紧张啊,要抱紧我啊,不要松开啊!」
小美笑嬉嬉的走过来,用一副手铐锁住李立抱住袁绮腰的双手。又取出一条
丝巾蒙上了李立的双眼。两名助手上台来,他们拿着一个布帐和一个铃铛.
台下的武警开始起哄:「不公平啊,这么小李的眼睛被蒙起来了!」「是不
是要捣鬼不让他看到啊!!」「要蒙一起蒙啊……!!」
小美连忙解释:「绝对不会,绝对不是!」袁绮向小美使了一个颜色,小美
会意的拿出一条丝巾把袁绮的双眼也蒙上,并且她从道具台上取出一个死囚专用
的面罩,她把面罩带在袁绮的头上,在颈下系死,表演正式开始了。
袁绮和李立被布帐罩着,小美在前面作解说「现在我们的魔术师和武警大哥
一起关在帐篷里,会发生什么呢!!」
「叮呤呤呤呤……」从布帐中传来清脆的铃铛声,「嗖」一只黑色的靴子从
帐篷里飞了出来,差点砸到了台上的小美。
小美大怒:「搞什么,袁绮,你对我有意见就说,乱丢东西干吗!」她勐的
拉开了布帐,袁绮依然被紧紧捆绑,只是她右脚的靴子没了。
小美故作惊讶的看了看袁绮,然后拉了拉袁绮身上的各种绳结和手铐,依然
很紧,她问李立:「你感觉她动了吗!」
「没有!」
「大声点!!」
「没有!!!」
「那就奇怪了!!」小美一面嘀咕一面拉上了布帐,台下的武警先是笑作一
团,然后他们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的表演。
「叮呤呤呤呤……」铃铛声又响起来,小美在台上走了几步,「我想一定是
袁绮搞的鬼!」她快步上起又拉开了布帐。
「好!!」台下的武警齐声鼓掌,原来李立身上的警服被脱去,穿到了袁绮
的身上,而袁绮依然被捆绑着。
「你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她动了吗!」
「没有!!」
「你确定!」
「我确定,我一直抱着她!!」
台下掌声雷动,小美再次拉起布帐,「大家一起数,一……」
「二、三、四、五、六……」
布帐从里面拉开,袁绮一手拉着李立被铐的双手,一手拿着他的警服走了出
来,李立依然被蒙着双眼。
李立被送开后,小美问他「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抱着她么,知道怎么回事吗
!」
李立摇了摇头,袁绮一手拉着李立,一手拉着小美,鞠躬下台,表演成功了
,台下掌声雷动……。
「丁冬」一声,李立掏出手机一看,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一条短信!「SOS
,隔壁旅馆,绮姐。」
李会勐的一个挺身,他迅速向大队领导汇报了情况,大队领导迅速作出了安
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