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的长髮随意飘起来

唉!真让人没办法,这几天正好我忙得像鬼在后面追着似的透不过气来,可
老婆催办的事情我还得今天就要全部解决。
我蹙着眉头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把抽剩下的烟蒂狠狠摁灭在烟灰缸裏,拿
起床上放的衣服和一些必要的证明,「喀嗒」一声锁关上门以后就向楼下走去。
邓小平关于改革开放的风刚刮起来后,具有敏锐观察力和经营观念的我,就
结束了在一家公司看报抽烟混日子的小科员工作,毅然决然的停薪留职一个人去
了江苏扬州下海捞金。
到底有党的好政策支持再加我头脑灵活见机行事,短短几年的经营生意,就
在我和气生财、腿勤手快嘴甜、薄利多销的思想支配下,每月的收益倒也颇为可
观,96年就买了一辆桑塔那2000,而且还租住了一套两居室带卫生间和前
面有停车地方的二楼房间,活得倒也无拘无束地比较逍遥自在。
可越是忙碌又轻松刺激的生活自然就越有烦恼事情相磨,在宁波纺织厂工作
的老婆,因为才五岁的儿子她忙裏顾外的实在照料不过来,觉得我在外面又没有
什么厂规纪律和时间的约束,挣钱多少全都由着自己自由支配,所以就在99年
学生暑假即将结束时,因为下岗的缘故,她也就和儿子一同到我身边来了。
儿子尽管长得非常活泼可爱且又聪慧听话,可有这么还不怎么懂事的一个小
家伙待在身边,我和老婆在照料生意的同时,又要相互到处跑取货时就感到特别
不方便。
为了我生意以后的兴隆发达,更为了能让儿子将来比我这个老子更有出息和
发展,在扬州这个人头涌动如潮,到处繁华如锦的城市裏,我还是忙前跑后的费
了好大牛鼻子劲后,终于才在当时认识的一位老教师游说下,准备今天就把儿子
送进一个各方面设施都比较完善,教育品质也非常不错的幼儿院裏去上学前班。
楼下我开办的商店裏老婆正忙得头上都在流汗,她看到我就气不平的瞪着眼
说:「我说你快点好不好顾客这么多要买东西,儿子又在旁边挡手拌脚尽给我
添乱。你也不知道赶快带着儿子开车去拉上那个老教师,到幼儿院把他全托上后
给我也好帮些忙。」
我不满地也瞪了老婆一眼说:「就你心裏急我就难道不急谁不知道现在钱
难挣屎难吃。你没有看到我就要去吗正是女人家头髮长了就见识短,我就不知
道钱多了干什么都方便你以为儿子全托了就省了你我的心她如果在幼儿院摊
上个霸道班主任管的话,以后遇到的麻烦事还等着我俩给往干净裏擦屁股哩!」
老婆也知道我现在心裏面肯定比较烦,所以就很体谅地叹了一口气抹了一把
汗后说:「唉!咱们出门在外做这生意遇到的难肠事儿就是多,希望你能给幼儿
院的领导多说上些好话送些礼品后,但愿儿子能寄读的同时摊上个好班主任。这
样咱们以后干什么事情就不会再费那么大的心了。」
老婆说完这些话就对她脚下摆弄着一个小汽车玩的儿子说:「小明,快跟爸
爸去坐车到幼儿院裏去和别的小朋友玩。小明又乖又懂事,到那裏了可一定要和
其他小朋友搞好团结不能调皮捣蛋,而且还要乖乖听班主任阿姨说的话,千万不
要惹她生一点点儿气啊!」
小明听她妈妈这么一说,马上就抬起头来问我:「爸爸,那裏真的有好多小
朋友和我一起玩还有和妈妈一样好的班主任吗」
我不置可否地向着小明笑了一下,也只能用摸棱两可的话敷衍他说:「那裏
当然有好多好多的小朋友可以和你在一块儿玩,肯定还有个和你妈妈一样对你好
的漂亮班主任呢!」
小明马上就站起身来拉着我的手,眨巴着明亮的眼睛很懂事地对我说:「爸
爸,那我们就赶快走,在这裏我一人玩多没意思呀!而且还常常惹妈妈生气。你
又整天忙啊忙的顾不上我,有个像妈妈一样好的班主任一直管着我也好些。」
老婆一面应对着两个顾客对产品性能的询问,一面偏头对我说:「你去了以
后尽可能的多说上些好话,希望咱们有好运气降临到头上。」
我嘴裏「嗯」了一声,离开商店让小明坐在了副驾驶位置后,就开车去了那
个老教师的家。
当我和那个老教师在幼儿院院长面前,颇费口舌的说了不少好话,而身体肥
胖的老院长也看在我两瓶茅台和两条一支笔烟的份上,当下就笑吟吟地给我的小
明办理好了全托手续,打电话就叫来了具体负责小明生活的女教师。
当一个皮肤白皙柔嫩、长得珠园玉润的年轻女性,迈着轻盈的步子踏进院长
办公室后,我立刻就被她清醇靓丽的漂亮面孔,一头棕褐色的飘逸长髮,身上淡
淡发出的一股诱人香气所深深吸引。(由于本人鼻子特灵,常常能嗅察出每个女
孩身上发出的不同昧道。)
经过如此这般礼貌性地作了相互介绍,我再看小明对她乖巧地叫了几声阿姨,
她脸上顿时露着灿烂无暇的笑容,答应我们一定会好好照料他的衣食住行和行为
教育。
虽然我和王玉珍才算是初次相识,但由于对她已经有点着迷,所以当院长和
那个老教师坐在那裏絮絮叨叨拉家常时,我就以看看小明将会被安排在哪里住宿
的理由,一行三人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小明在林荫道前面欢笑着扑捉一只翩翩飞舞的花蝴蝶,我一面同她并肩向住
宿处走,一面则不时偷窥着王玉珍那眩目怡人的端庄神情,光彩夺目白嫩细滑鸭
蛋脸上两道细细的柳叶眉,波光滟潋的迷人妩媚大眼,高高挺直的鼻樑和樱桃一
般红润的性感嘴唇。
再加上充满无穷媚力的诱人身材,一对高耸挺起而且微微抖动着的丰满乳房
,走动起来时那微微颤动的圆翘屁股,短连衣裙下修长匀称的两条光滑柔嫩小腿
,禁不住地就使我心旌马上摇曳了起来。
我立即使劲抽动了几下鼻子,假意转动了头四下张望了一阵后,有些惊异和
困惑地对王玉珍说:「小王老师,这裏我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出名的鲜花栽种怎
么会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时不时的就往我鼻子裏面钻呀」
王玉珍将我用水汪汪的大眼斜瞄了一下后,就绯红着脸说:「这是我身上发
出来的香气,一般人是根本闻不到,你的嗅觉倒还真灵敏。」
我借机就向王玉珍点缀似的奉送了几句话:「想不到小王老师人长得像出水
芙蓉一般楚楚动人,身上竟然也会有当年香妃一样的气息存在,这可真是集所有
美于一身,不是锦上添花又是什么呀!」
现在的女孩子有哪个不喜欢让人说美王玉珍听完我的话以后,脸上立即布
满欣慰的笑嫣,眉飞色舞地说我这个人不但身材高大长得帅气,而且还挺会讨女
孩子心裏喜欢。
就这样我和王玉珍便笑便说着走到准备安排小明住宿的地方,又站在那裏神
采飞扬地通过相互间交谈家庭情况,我才知道她是吴江人,1999年刚到21
岁,是个幼教中专毕业生后,这才和她分手将那个老教师用车送回了家。
就这样我和王玉珍的初次相识,也为我俩以后的相知相悦到心心相印埋下了
情爱的丰硕种子。
小明因为是一个星期才接送一次,为了能同王玉珍的关系混得更熟更密切一
些,所以我每次开车去接小明回家的同时,顺便很殷勤地把她也就送回了住所。
因为我已经是心怀叵测,所以每次接送小明时我都要吹捧王玉珍年轻漂亮气
质高雅,具有非凡的爱心等等屁话逢迎她。
她自然也投桃报李的无非夸赞我小明如何聪明可爱,乖巧听话。
由于我经常要往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进货,所以到市场以后我就找些女孩子
喜欢的小礼品,在接送小明时送给王玉珍。
一方面是想让她对我的独生子用心照顾,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博取她的欢心与
好感。
我平时也用电话同她主动联络,以过问儿子学习与生活现在如何为藉口,随
便也关切地问她身体情况和有什么困难是否需要我帮忙等等。
虽然我也有时候趁闲暇之馀,带王玉珍和小明一起到瘦西湖去游玩。
当我看到她那春光明媚的倩影,不时地在有名的几个孔桥上下尽情飘逸,在
各个花团锦簇的花埔之间像精灵似的来回流动,再听她欢快的笑声如天籁之音一
般灌入我耳中后,我也用相机给她拍了不少值得遐想和回味的靓照。
但由于她在我面前一直都表现的很稳重矜持,尽管她和我的关系相处的越来
越密切,我心裏面虽然欲火蒸腾也不敢随便就把她怎么造次。
这样不温不火的交往了一年之后,2000年9月中旬的一个晚上9点多,
王玉珍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家裏因为有急事要办,问我能否从住所用车送她回家
因为她执教的幼儿院离她家庭住的城市有70多公里,所以急事来了当然就会
想到要我帮忙。
我从电话裏听她的声音凄婉悲切,急着问了几次原由她除了哭泣外只是希望
我赶快来,我同老婆说了原委后就立即将车开到了她的住所门口。
当我让在住所门口急切等候的王玉珍坐到了副驾驶位置,她已脸色苍白身子
颤慄着依在我身旁。
自己开车出了扬州城在高速公路上宾士时,她才泪汪汪地诉说这么晚叫我的
具体原因,是她父亲挤公车时从车上被挤掉下来立即压死了。
王玉珍失了父亲难免心裏特别悲痛。
我也只好陪着她安慰开导到第二天下午才回,她办理好丧事后回来的当天就
给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为了表达她的谢意要请我吃晚饭。
当时我心思机会来了自然是立马赴约。
吃饭地点选择了快靠近瘦西湖的一个小饭馆。
饭后尽管她一再力抢着要付帐,可我一个大男人家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掏饭
钱吧当然最后掏钱的是我本人莫属了。
当时我本想着晚上带王玉珍去上卡拉OK厅稍微散散心,可又见她的悲痛之
情常常溢于言表,我也就再没有过于勉强她上娱乐场所,只是带她到林荫道边上
慢满散步,顺便也问了她一些生活锁事和将来如何展望等。
最后送她到了住所门口时,由于她始终没有开口邀请我进去哪怕稍微一坐,
所以我也就没有死皮赖脸地强求她,而是很得体的告别她转身回家了。
由此我俩的关系就开始逐渐升温,接着就潜移默化地向火热的情爱方面很快
发展了下去。
有了王玉珍相约我吃饭,我也理所当然的主动约请她吃了几次饭,而且都是
心知肚明的二人行,碰到星期六我上娱乐场所时也会约她一同去。
王玉珍非常喜欢唱歌,并且嗓音还特别圆润甜美动人。
不过当她听我唱过一首新疆民歌《掀起你的盖头来》后(注:在娱乐界的圈
子裏我是大家公认可以获得唱卡拉OK一等奖的最佳得主),马上就对我佩服了
个五体投地,接着就同我顺理成章地一起来了几首博得满堂喝彩声的男女二重唱。
我在唱歌时会非常自然地借着酒意或歌词裏面表达的内容,触景生情地用手
搭在王玉珍的肩膀上,或者紧搂着她柔软细腰握她绵软的小手时,她看到我的朋
友们同其他女孩子也是俩人搂抱着一起狂歌乱舞,她逐渐习以为常而且不拒绝反
对了我的这种举动,当我朋友调侃她是我情人时她也没有提出任何抗议。
王玉珍当时可以说还沈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尽管我为了让她尽快走出
伤心人的隐影,在精心照料她各个方面的同时,行为上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特别
出格的地方,所以她在言谈话语裏也很钦佩我这个人大度明事理能够体贴人。
10月的某一天,王玉珍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空,因为今天是她父亲三七的
日子,她想回家去上坟让我用车送一下,我当然给老婆打招唿以后马上赶去了。
当时因为是南方常有的梅雨天,回来时迎着淅淅沥沥的绵毛小雨已经是晚上
9点多了,我照例送王玉珍到了她住宿的二楼下就想立马回头,结果她竟然出乎
意外的破例请我上住所的房间裏坐坐。
女孩子的心思确实就如歌裏面说的那样比较含蓄难猜,明明是想让我相陪也
非要说请我喝杯茶水坐那么一会儿。
当我把车停在了楼下单元门口,跟在王玉珍后面进了她一个人住的那个单人
房间,裏面的一切设施其实特别简单,不外乎就一张单人席梦思,一张还是学校
裏的办公桌和一张靠背椅,一个书架以及一个装衣服用的麦芝西柏。
所以当我一屁股直接坐在床上,王玉珍泡茶给我自己去洗脸,好了后同我坐
在一起谈她父亲的生平时尽是长吁短叹。
我为了转移她心裏始终存在的忧烦,就尽量另开话题说她模样长得如此漂亮
,在读书时究竟有多少人在追求引逗她。
其实我坐在床上时就已经发现床上有一笔记簿。
当我顺手去拿那本笔记簿想看一下时,此时的王玉珍马上沖了过来想抢回笔
记簿,嘴裏并且连连说着别看别看。
就在我俩挣抢笔记簿在床上翻磙嬉闹时,我无意中碰到了床上的电灯开关缐
(是一根绳子用手拉的那种),房间既然天作之合的完全黑了,我理所当然地也
就搂抱住了她,她欲拒还迎所谓性的挣扎抵抗了几下以后,也就没有任何反对意
识的让我开始了蓄谋已久的行动。
我热烈亲吻着王玉珍那性感迷人的湿润嘴唇,并试图用手从毛衣裏面伸进去
抚摸她的乳房时,头10秒钟左右她还半推半就地比较羞赧,接下来就很坦然地
配合我脱去了她全身的衣服。
谁知我刚刚脱光了王玉珍身上的所有遮挡物,自己也紧忙脱着鞋袜衣裤,准
备今晚上尽情享用她那垂蜒了很久的优美肉体时,她却打开了电灯从床上快速熘
了下去以后,就那个精赤条条的样子去拉遮窗户上面的全部窗帘。
顿时一个活脱脱的鲜嫩柔美酮体,就这样油然展现在了我色迷迷的眼前。
正是:
佳人靓脸似霞红,倩影轻舞如洛神;
柔体生辉显羞意,罗裳全解满屋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