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锦儿,我的爱,别人的主菜!

1、锦儿的骄傲与哀羞
———————————————————
作为第四章,在今天儿童节的时候,代表锦儿为大家献上礼物!
由于本文线索跨度拉的比较长,没有耐心追的大大请绕行!
对于肉戏有直观要求的可以关注幻想之神和鬼畜大大的文章!
再次感谢!
———————————————————
我的锦儿,可能不是最漂亮的,但是身材绝对是一流,因为锦儿的娇体,看着过瘾,摸着,享用着更是销魂!
锦儿在大学时候的单纯,已经在短短的两年里面消失殆尽,但是主要操办人却不是我…
每次我的锦儿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却都是中了某些人或者某些邪念的下怀了:
从最早胖斌,和他那只要一有机会就像先人一步的插取锦儿娇躯的叔伯,对于锦儿肉体的糟蹋和辱虐,让锦儿的精神上的贞节到了强烈的摧残!
虽然锦儿没有明显的说出来,那些断断续续的,噩梦般的情节。
我却以为锦儿是克服了就体验到阳具就呕吐的精神洁癖…实则是锦儿通过第一波开发,调教她肉体的两个肥丑淫虫,慢慢的从无奈接受,到后来的半推半就!
后来出现的人贩子,看似没有联系的偶然,但是却一同和胖斌他们,把锦儿奉献给了真正的幕后黑手!
在那个地下密室,飞机上,还有现在这个房间内,那个老态的,在睾丸和阴茎根部位充满的血丝,如果不是一个人那也太扯了吧?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病态老根的主人,锦儿肉体的主人,对于我的爱,锦儿有更大的阴谋!
「张总,你家夫人可真会扭啊,别看肉了点,协调性被你调教的不错嘛…!」
欢总没有在意,其实「张总」下床来别有寓意!
欢总扭着头,不识抬举的用带有长长指甲的爪子钳住了躺在他身下的少女,锦儿的腰,还有锦儿圆白的腿根:「好了,不闹了…嘛,乖,女女别怕,我应该是第一个…呵呵…」欢总斜瞟了一眼在身后的张总,马上补救:「除了你老公的第一根南傍国吧?你应该很荣幸的啦,我听张总说的,也一定会让锦舒服的,不会伤害你半分的,来…放松…软…果然软…还热呵呵的呢…」
锦儿眼角的泪珠,在锦儿不敢,或者不愿意睁开的灵眸的同时,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安慰」做出妥协…
相反,倒是因为那长长的,狠狠的抠入自己腰部和腿根的疼痛,嘴里面哼出:「唔唿唿…」,同时,头极力的往上抬着…似乎锦儿不愿意完全接受这头雄猪已经对准自己蜜肉洞的跃跃欲试!
「咦,张总,这小肥妞干起来挺有骚劲的!可是怎么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啊?」
欢总似乎对于锦儿不「应门」的现象感到了一丝尴尬……
「那是自然,她的穴算是极品,可不是一般的处女开苞所能比较的,她里面的穴肉天生肥厚,只要能拨开进入,就能感觉一双玉臂完全把你缠绕起来…你不是说你是开苞老手么?多少年轻的姑娘你都上过了,怎么样,你也不行了吧?」
「哼!怎么可能?你恐怕没有给她…吃够……吧?」欢总最后一击,双手上尖长的指甲抠住了锦儿膝盖内侧的嫩肉,死命的往两边撇开~!
「疼……哦……轻一点,感觉裂开了~!!」锦儿的玉手,白白嫩嫩的手掌,自然是想挣脱欢总的霸道的粗鲁!
可惜已经是晚了,欢总那微微的前挺动作实际上是想骗过锦儿的注意力,就在锦儿用力想挣脱欢总,强拉,狂压自己的白腿的手的时候,欢总毕竟老道,知道黄花闺女会有的反应,就等锦儿双手用力,不再护住自己肥嫩的那对玉球,肉肉的小腹以及暴露在一直老淫虫血红双眼下的,那对粉红色的扇贝肉!
欢总一个匍匐!是那么的熟练,我还居然嫉妒了!我也知道应该要做点什么,可是我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单纯善良的锦儿啊,重重的被一只老公猪「pia」的一下,只看见锦儿的头被这重重的一下,直接颠的一颤!
那一声「呃~」都直接压没了!
欢总在压下去的同时,屁股上疙疙瘩瘩不说,猪鬃一样的灰白色毛,包裹着整个下体,就穿着「内裤」一样,就连胸口一直到肚脐以下都覆盖雄性激素过旺的附带产物……欢总拼着最后的老劲,耸着锦儿「啪~!啪~!」两个肉贴肉的节拍!
锦儿在每次欢总重压的间隙,好不容易断断续续的说:「老哥……你……重压!!死了……温!柔点~!戳的我好疼啊~!」锦儿是真的被欢总捅了进去呢,还是猪毛戳到锦儿玉嫩的皮肤受不了呢?
「哈哈哈,欢总煳涂啊!那个洞我也早就进去过啦」张老头想推开欢总,只看见趴在锦儿上面的欢总「欢喜着」…眯着眼睛,以为自己帮锦儿破身了!
欢总低下头,看见自己的龟头实际上被锦儿的后庭肉拽着,紧紧不放,恼羞成怒!在离开锦儿的身体前,重重用嘴罩住了锦儿的左乳乳头!
看得见牙根骨有多用力!锦儿「啊……」的一声就急忙「安慰」没有尽兴的欢总的肥脑袋!
锦儿右乳上的指甲,又提又拉那个已经是接近李子色的锦儿乳头,在淫弄和虐掐下,乳头竟然是微微挺起的!
锦儿啊,这两个月,你的胸胸到底经历过了些什么啊?原来好不容易连骗带哄所看到的锦儿「尖尖」,是那种我用舌头寻找都基本上感觉不出来的,浅粉色的,和乳肉一样平滑细致的口感,现在的口感,经过了调教,应该更符合性交的要求吧?
欢总貌似意犹未尽:「你肯定喂少了!所以她还是那么倔,不肯开门…
要不是前几天还有一批新上岗的女公务员,你家夫人今天回去肯定对我的老弟……又疼又爱呢!「
张老头忍住了火气:「别急,之前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药物她虽然服用过,但是效果不明显!已经停止试验了,这个第三阶段的药物应该能激活潜意识里面的性需求,这个肉妞是个烈女,还是名器,如果她都没有问题,第三阶段的药物就可以准备量产了!…欢总的投资肯定没有问题……那个谁~!医生…进来~!」
我的欲火随着好奇心降低了,但是后面的一盆冷水,让我对他们的行为,尤其是正规酒店里面的明目张胆大吃一惊!
走进来,穿着得体!是胖斌的叔伯!刘老胖!领着两个黑色的箱子!
我擦,julian那边肯定出事了!还有,胖斌应该不远…我…小心~!!
后脑勺一阵剧痛,但是暂时晕不过去!转身一看,还会有谁?md胖斌!
西装革履的他不是应该再高寺进修么?看我没晕,还不好意思拿着酒瓶笑笑!
貌似喝了点酒?
「噼噼啪啪」的扭打中,我闻见了胖斌浓烈的腋臭还有其他各种的恶臭!
受不了,我抓住机会一脚把胖斌从阳台踢进了房间!里面再没有了调戏锦儿的声音,刚才的药物一说是怎么回事?我又该怎么面对锦儿,势单力薄的我,局面会是什么样?
我从容的进去了那个充满未知数的房间,我在各个方向冲进来的保镖殴打我之前,我看到欢总和张老头慢条斯理的披上了衣服…胖斌站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锦儿则是已经被刘老胖带上了手铐,和眼罩…固定在了床上…看不到刘老胖下一样拿着的东西,我直接失去了意识…
………………………………………
醒过来,还是那个阳台,但是我已经被绑在了阳台外的柱子上了,里面的场景,比我看到刚才预计看到的还要糟糕,我最坏的估计,锦儿就是边哭边抱着某个肥猪的腰或者背,因为开垦而带来的痛苦撕心裂肺……
实际上,锦儿被浑身缠上了纱布,脸上带着的唿吸器,不知道是什么气体,虽然锦儿看似已经入睡,但是脸上的红晕就犹如刚刚高潮一般!
身体还时不时挺起,落下!
锦儿的,还算小巧可爱的乳头上!我之前看到的突起,并不是单纯的因为锦儿受到挑逗而有春欲的隆起,而是因为已经在细嫩的乳尖上被穿环了!!
刘老胖,张老头和欢总再次穿着「伟岸」的,龌蹉的揪住锦儿肉胸上那两个类似奴环一样的东西!眼睛不是在看那个淫戏,而是在看一系列电子仪器上跳动的数据!
锦儿的下身,一条长长的管子连接到了仪器,还有锦儿下身,在锦儿下身的那里,是一根粗粗的,类似针管的工具,连着一个之前我最恨看到的东西,一个类似「贞操裤」一样的东西,一点间隙都不留的抱住锦儿肉腰下面,腿根,小腹,还有「小小锦儿」,我的玉臂飞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他们在对锦儿做什么啊?
胖斌做在我面前:「你别挣扎了,好好看吧!你原来的锦儿可是我们创收的资源啊,当然,和你不一样,锦儿被他们用完之前,是他们的,之后,就是我的媳妇,手续什么的都办好了!」
胖斌拿出来的证书,让我直接想暴走一般的扯断绳子!结婚证:上面锦儿穿得白白净净,很精神,肉肉的娃娃脸上甜甜的微笑!而在一旁的胖斌,先说那个眼睛里面的是不是眼屎什么的,鼠目小眼外加淫荡猥琐,怎么可能般配啊?
「不着急,看来是我最后有锦儿,…」胖斌只要一坐过来,身上的那股恶臭,和身上的西服完全貌似他是加入了张老头的私人保安?
我朝胖斌指的位置,看过去,我看到了更多我不能忘记,不想直视的画面…

之前,肯定锦儿是在多人的调教下,让我的勃起欲罢不能!现在,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一种哀羞!于锦儿,于我!
胖斌得意的小眼睛似乎并不在乎锦儿现在所受到的折磨:
「张总,药物虽然通过点滴打进去了,但是还是需要一点前戏来刺激药物本身的效果,我的配方是中药为主,所以,还是需要交欢的男性像这样…!」
刘老胖还没有说完,就把脸一个的埋上了锦儿的脸,做出最淫荡的舌吻~!
一只手不规矩的握住穿有奴环的锦儿肉胸,刺激着锦儿,仪器上面看不懂的数据激烈跳动!
刘老胖顺势拔掉了锦儿下身的「试管」,就在他的灰白色舌尖触到锦儿的肉缝之际,张总一拐杖打开了刘老胖的脸:「这个不用你,我知道我来,欢总,开眼界了吧?就和你说找我算是找对人投资了!」
如果说锦儿的私处没有真正经过几次开发的样子算是粉红色的扇贝的话,张老头的舌头和淫弄的手指就算是霸王海星的触角,黏上,撕开一个雌性,已经成熟的蚌肉,享受着侵占和餐食的快感!
锦儿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自己已经成熟丰满的肉体却在第一时间主动回应着!
「咚咚咚,快开门,有情况」门外面焦急的声音让正在享受的张老头很是不乐意!
「开门去,狗三!」门开了以后,我擦,是那对人贩子夫妇,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呢?
「完了完了,下面那个房间,也不知道哪个小妞的手机没有查出来,报警了,警察现在在上楼了!」那个曾经提过锦儿的欧巴桑急得跺脚!
「咦,怎么还是这个小子?又在这里?」男的似乎想报上次的仇!
「都别慌,下次你们别对女大学生下手,帮她们消成黑户会引起注意的!
医生,我二夫人什么时候醒?「张总你想干什么?
「点滴还有30分钟左右,在那之前是不会醒的…」我才注意到锦儿双手不只是点滴,还有一瓶抽血的袋子!
「胖斌,你去把……别他妈的的撸了,用完了这个妞,你把她再领回去,你驲多少次不管你,现在把血袋给我,一定戴手套!」
胖斌呆唿唿的看着锦儿已经被舔舐的嫩红色,亮晶晶的蜜肉肥嫩缝,居然是拉开裤子拉链的一揉一揉!
可能是因为好久没有洗澡或者是其他原因,在胖斌整理,拉上裤子时,走过去的时候带着的空气里面都是一股浓烈的污垢味!
这个味道就连欢总和张老头都皱眉头了!
这时候,大部分人,除了按住我的一个瘦猴,目光都停留在了门外,完全没有撤退的意思!
而胖斌则是傻乎乎的在边看锦儿下体,边带手套!
这时候,我一定要和外面的警察里应外合,说不定julian也在!现在不动手,
就没有机会了,我盘算过,只要他们一敲门,我就动手!
「嘭嘭嘭~!」低沉的敲门声就是信号!
我早已经把绳子握在手中了,勒住瘦猴的腿和脖子,推到墙上!冲进去屋子里面!
胖斌正好把锦儿的血袋拿在手上!你他妈的不配边拿边看!
我正要一脚踢开胖斌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两个反应比较快的私人保安回冲到我面前,在缠打的时候我尽量制造出声响!可惜…
我撞到了一个不该撞到的人胖斌
由于他身肿乳猪,又是个大号的,失去平衡的他直接扑到了锦儿的身上!
锦儿可是一丝不挂的安静的躺在那里,胖斌痛苦的哼了一声:「哦哟~!」
然后便是一声低吼:「哦……!」所有人的呆了,包括我!
只见胖斌的猪臀(其实胖斌的的屁股很鼓的),撑开了锦儿圆润肥白的两只大腿,一抽一抽的抖动了三五下!!
同时,胖斌的一只手死死的搂着锦儿的肉肩,另外一只则抓住了锦儿肥满的白乳,嘴巴最后吻上了锦儿双乳之间,我第一次看见锦儿时,令我最心动的那条乳沟之中!「
「滴答……滴答……」黄色的,粉色的液滴停留在了地摊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