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KTV上班

老婆今天穿了一件毛衣,也是某宝上很流行的那种,脖子上是系住的,无袖,后面从脖子一直到完全是真空的,沟很明显的露在外面,两侧也刚好在旁边位置,下摆也很短,堪堪挡住阴部。这件衣服没有直接,却更加,也很容易。还特意让老婆穿了一条丁字裤,后面是一根线,前面是开裆的,这样更具视觉冲击,连老婆自己都很喜欢,配上红色的细高跟,准备妥当,就去上班了。


因为老婆的条件很优秀,她上班以来,从来没有被退过房,去晚了,就没机会了。当天也是八点刚过,老婆又和她的小姐妹们一起试房去了,当然,她的穿着又再一次让那些服务员过足了眼瘾。


但是这次却跟以往有些不一样,缘分是个奇妙的东西,这次,老婆遇到了熟人,当然不是现实生活中的熟人,而是跟她玩过多次的主人。其实遇到也只是早晚的事,之前老婆在会所上班的时候,就是他给我介绍的地方,所以老婆遇到过。而这里,同样是我咨询他以后,他给我介绍的地方,我才让老婆来的这里,遇到他,很神奇,却并不奇怪。


当老婆跟他们一起进到包房后,刚开始是灯火通明的,为了方便客人选人。


老婆走在中间,刚刚站定,一眼就看到了他!顿时感到大脑有些窒息缺氧,一股暖流顺着大腿根部流下,只是看到他,老婆内心就已经激动不已,不过表面上还是强装镇定。他也同样看到了老婆,只是微笑,也没有说话,跟他一起的另外还有三个人,老婆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来才知道是他手底下的小包工头,有一个过生日,还带着生日蛋糕。他主人做东,请他们来玩的。


一群女孩儿站成一排,可他们并没有按照常规那样选人,她的主人坐在沙发上,说了一句,「能放开玩的自己往前走一步。」那大姐头先跨出了一步,接着又有两个女孩儿跨出了一步,这种情况,她们肯定是需要老婆一起的,但是老婆这时候却有些发呆,居然愣在了原地。这样大姐头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儿都有些着急,平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应该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可今天怎么愣在那里了?


这时候,还是老婆的主人打破了僵局,用手指着老婆说到,「你也留下来。」老婆这才反应过来,跟着她们一起也往前走了一步。在大姐头她们看来,那客人肯定是看上老婆了,虽然看不到后面,但是乳房的侧峰确实若隐若现,她们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人选完了,其他几个女孩儿也自觉的退出了房间。


她们刚出去,大姐头就还是照常一样用卫生纸挡住了门上的玻璃。老婆却做出了一个在她们看来是惊人的举动!她快速的朝前走了一步,走到了他主人的面前,然后直接跪在了地上,将头伏在他的脚边,撅着,低声喊到,「主人。」声音不大,却十分清晰,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而老婆这个姿势,后背完全露了出来,而下面本来就很短的那一部分,也顺着她的滑向了腰间,整个都露了出来,只剩下一根细细的绳子在臀缝之间。


女孩儿们稍微有些吃惊,但之前见识过,倒还算是不怎么吃惊,都以为老婆是想把气氛调动起来,然后各自选了一个客人坐在了身旁。但是跟他主人一起来的那几个朋友就不这样想了,都清楚的看到老婆的暴露在空气中,一开始就这样,也都感觉兴奋。不过他们常年在外面玩的,不会那么拘束,不会那么不好意思,其中一个就对老婆的主人说到,「眼光不错啊,挑得挺好的。」她的主人就笑着说到,「我选的你们也一样可以一起玩,今天一定让你们玩爽。」老婆的出现,对他来说也是意外的惊喜,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呢。


而这时候老婆依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指令一样。其实,她也真的是在等待指令,看到她的主人,下意识的服从了。


这会儿的包房内,还有些安静,老婆的主人就说到,「先唱歌喝酒吧,时间还早,慢慢玩。」


于是大姐头陪着的那个男人就去点歌去了,而她就自顾着开酒。另外两个各自有美女陪着,也没太在意老婆这边,虽然其他女孩儿穿得不像老婆这样,但也都是的打扮,敏感的地带也是伸手可及,于是气氛也变得热闹起来。


这时候,老婆的主人还是没有对她说话,但是伸出了手,轻轻的抚摸着老婆的头发。而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老婆有了浑身触电的感觉!他的手顺着老婆的头发一直往下,摸过老婆的脖子,后背,接着再往下,摸到了老婆的翘臀,问老婆,「这是被别人皮带抽的吧?」


他说的是老婆上的一个皮带痕迹,那是第一天上班被大姐头报复的时候狠狠的一皮带留下的,痕迹还没有完全消失。


「是的,主人。」老婆并没有抬头,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回答到。


他弯下腰,手又游走到了老婆股间,接着又伸出了另一只手,摸到老婆的乳房,拽了拽她的乳环,又探到了老婆小腹处,一前一后,拉着老婆的丁字裤,用力的一拽。


「啊!」老婆发出了疼痛的叫声,的绳子深深的勒进了缝里。


这一声叫声,又将众人的目光再次吸引了过来,而他却没有就此停手,紧紧的拽着两端,来回的摩擦移动。


「啊,啊,啊啊啊。」老婆不停的发出叫声,绳子也早已被她打湿。眼泪也流了出来,不过头低在地上,没人能看见,但中却是夹杂着抽泣,而这时候另外几个女孩儿,担心的不是老婆受不受得了,而且老婆受不了的话,会影响到她们赚钱。


看到老婆虽然在喊叫,但还是坚持了下来,她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看到几个男人对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说到,「我们不行的,我们这里只有她可以做这些,我们做不了,随便摸倒是没问题。」平常都是循序渐进慢慢来的,她们也不明白为什么老婆今天一开始就像是要直入主题一样的。


不过只要事不关己,还有钱赚,老婆做什么都无所谓了。


她刚说完,老婆的主人也补充说到,「她们陪你们喝酒就行了,想玩就玩她吧。」


他的这句话,直接就将老婆定了位,不是陪酒,而是玩。说完这些,也才停下手上的动作,又将手滑到了老婆后背脖颈出,将老婆脖子系住的部分慢慢的解开了。毛衣立刻向两边滑落了,只剩下下摆的部分还挂在腰间。他抬起老婆的头,把嘴巴凑到了老婆耳边,对老婆说到,「我看你不是想挣钱,你是想挨炮,想被玩吧?」


他对老婆的了解,他的问话,直击老婆的内心,老婆心里又是一颤,回答说,「是,主人您知道的,母狗就是贱货,喜欢被人操,喜欢被人玩。」由于这个时候响着音乐,他们的对话,只有他们自己能听见,但即使别人能听到,老婆也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来,连续几天的刺激,让老婆达到了临界点,今天的偶遇正好给了她宣泄口。


「站起来。」他又命令到。


「是,主人。」老婆回答,这时候虽然这里上着班,但这一刻,老婆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母狗。接着,老婆站起了身,而已经被解开的毛衣,顺着腰一直滑落到地上,身上又只剩下了一条开裆丁字裤。修长的双腿,坚挺的双乳,在射灯的照耀下,是那么的完美迷人,但却不是用来欣赏的,而是用来玩弄的。而他,也不是那种半吊子玩家,老婆只是他玩过的女人之一,不过偶遇的情怀更让他兴奋。


「那上是什么玩意?」一个男人问到。老婆站起来后,他也才看到老婆乳头上的乳环。说完这句话,径直起身走到了老婆面前,用手指抠住一个,轻轻一拽。


「啊。」老婆微微生疼,叫了一声。


看到老婆已经被脱成了这样,而且已经被上手了,那大姐头也看得出来老婆的主人才是今天的大老板,她立刻拿过老婆随身带着的包,送到他手中说到,「老板,这里有玩具,你可以看着玩。」


他正愁没有工具在身边,因为没想到今天回遇到老婆,他看了看老婆包里,几个,几个小玩具,东西虽然不多,不过也聊胜于无。


「一会儿,我们要玩点刺激的,你们接受不了的就先出去吧,钱不会少你们的。」他对其他几个女孩儿说到。


听到她这样说,另外两个女孩儿多少有些心虚,就一人喝了一杯酒退出了包房,而大姐头怎么可能出去呢,越刺激的游戏越有机会拿到更多的小费,再说,她也不是没见过老婆的骚样。就在一边回答说到,「我就不出去了我没她厉害,但还是可以帮忙助助兴。」


但是另外两个男人不干了,好端端的把他们的女人给撵出去了,其中一个说到,「这样弄,我们玩什么呢?」


老婆的主人笑了笑,说到,「这不是还在这里吗?!今天就玩她,我们一起玩。」一边指了指站着的老婆。说完这些,从老婆包里拿出一双,递给大姐头说,「你去把她双手拷上,铐在后面。」


她也乐于做这些事情,接过,老婆也把手背到了后面,她也很麻利的将老婆的住了。老婆依然还是站立的姿势,只不过双手背到了后面。


做完这些,大姐头自己也脱掉了衣服,包括内衣裤,比老婆脱得更彻底,然后回到了他陪的那个男人身边。其实她身材也不错,只有有点微胖,也没有老婆漂亮而已。本来她也是很放得开的,老婆来之前,就是口爆各种情趣什么都来,只不过那些都是正常的范围,老婆这些,她是做不了的。


这下老婆的主人反倒不着急了,他的兴趣在于玩老婆,就对他的几个朋友说到,「好了,女人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但他的几个朋友并不是SM玩家,面对如此的尤物,更多的是性冲动,而不是玩虐。之前玩过老婆乳环那个,立刻走到了老婆面前,让老婆意外的是,她居然抱着老婆在接吻。老婆被无数男人操过,玩过,却几乎没有跟她接吻的,因为她的嘴,她的舌头,舔过,舔过,甚至舔过脚,喝过尿。所以这也让老婆有些受宠若惊了,主动的回应着他的索吻。他也一边亲吻老婆,一边解开自己的皮带,掏出自己的,不过这个站立的姿势,不好操作,他就干脆把老婆推到在沙发边上,这时候老婆就跪在沙发上,双手背铐在后面。接着,他一手扒开老婆的丁字裤,扶着老婆的腰,对着老婆的就粗鲁的插入了进去,而且是无套!


前几天,老婆不管怎么玩,都不会忘记提醒客人戴套子,而现在面对她的主人,她就像一只绝对服从的羔羊。


「,这好多水。」一插进去,他就惊奇的赞叹到,又接着说,「太他妈爽了。」


「啊,啊,啊啊。」随着他的节奏,老婆也开始了起来。


老婆的旁边,坐着另一个男人,正好伸出一只手来摸着老婆的胸,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拉链,接着弹出来一根,他也自己握住在老婆的脸上拍打着,老婆就像个贪吃的孩子,舌头跟着他打转,终于,被她一口咬到了口中,贪婪的吮吸着,混合着汗液,淫液。


大姐头在一旁,立马伸出手,每当老婆吞进的时候,就用力把老婆的头往下按。老婆的又一次伴随着干呕声,口水混合着粘液沾满了 .不过这次,她没能按几下,就被老婆的主人一把拉了过去,见他握着在自己眼前晃动,她也明白了意思,伏在他身上,舔起了,还主动把他的手放到了自己乳房上。


老婆的主人,就一边享受着口活,一边看着老婆被人操。大姐头也吃过不少,口活技术也不差,不过比老婆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只能偶尔深喉一下。


这时候剩下的那个男人看到如此香艳的画面,哪里还忍受得住,也连忙掏出了,没给大姐头反应的时间,同样的插进了她的。她就跟老婆一样,保持着相同的姿势,被前后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老婆双手被铐在背后,嘴里更是自己主动的深喉。另外还有就是,大姐头顶多算一个高级点的妓,而老婆却是母狗,身份也有本质的不同。


老婆的技术,显然更好,随着那人一阵颤抖,今晚第一次被别人发射在了口里。老婆也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就全部吞进了腹中。


这下老婆口中空了出来,不再是发出支吾升,而是大声的着。身后扶腰而操的男人,也把老婆翻了个身,让老婆躺在了沙发上,这时候老婆的双手还在背后铐着,金属的硌的后背生疼,老婆也还是咬牙坚持着,疼痛伴随着带来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那人干脆就把老婆的双腿扛到了肩上,大力着。


「啊,啊,好爽。」老婆迷离的发出着。


「啊啊啊!」接着她又发出了一声拉长了的叫声。原来这时候她的主人两只手分别拉着她的乳环,往上提着,老婆的乳头也被拉得老长,可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手被铐着,也被别人着,只能任由主人拉扯着,老婆也感觉自己的乳头都要被一台掉了,可是的冲击却是一波接着一波,这就是痛并快乐着。


接着,她的主人转头对旁边正在挨操的大姐头说了些话,意思是让她放开点,多给她点小费。本来她跟老婆分别在两边的,听了老婆的主人的话后,这下她就往老婆方向挪了挪,来到了老婆身体上方,将自己的阴部紧紧的贴在老婆脸上,老婆也伸出了舌头舔着她刚被操过的逼,满满的都是水,当然大姐头在上面趴着,并没有舔老婆的逼,她只是放得开,而不是像老婆那样贱。老婆刚开始条,一根接着又插进了大姐头的逼里,老婆也又一次舔着她的结合处,能感觉出来,大姐头也正享受着双重刺激,不断的流出来,茂盛的也在老婆脸上磨来磨去,沾满了。而大姐头身后的男人也在激烈的冲刺着,蛋蛋不停的打在脸上,老婆感觉到他的冲刺加快了速度,然后突然拔出了,一把抬起大姐头的,对着老婆的脸,发射了出来,老婆也张大嘴巴伸着舌头,一股一股浓浓的射了出来,老婆被他了,只有一小部分射进就老婆嘴里。脸上,鼻子上,眼睛上,头发上,到处都是,可自己伸出舌头也只能舔到嘴角边上的,眼睛被糊着都睁不开。


大姐头刚从刚才的舒爽中缓过来,也从老婆的身上下来了,伸出自己的手,抹了抹,送进了老婆的嘴里,老婆也将她的手指舔干净了,不过脸上仍旧是黏糊糊的。还在操老婆的那个男人也仿佛受到鼓舞一般,猛烈的着,在老婆大声的浪叫声中,也跟那男人一样,拔出,对着老婆的脸,射出了大量的,这次是正面对着老婆,倒是不少直接进了老婆嘴里,但更多的却是射到了她的头发上。


老婆总算是完成了第一轮的防御,她这时候最难受的反而是背后,被硌着,一直都很疼,姿势也很难受。她的主人也依然不紧不慢的,他并不着急操老婆,而且玩老婆。


接着,他转过头对大姐头说到,「今天我朋友生日,你去把蛋糕摆好。」这是他们之前就带着的。


大姐头也很听话的做着准备,不过也同样还是跟老婆一样裸着的。同时,将老婆扶了起来,也解开了老婆的,因为接下来,他让老婆做到事情,带着根不方便。他对老婆命令到,「躺到桌子上。」虽然开着暖气,但桌子还是冰凉的,老婆也躺到了冰凉的桌子上,像是一个被待价而沽的货物,也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一起看着他。他又让大姐头把蛋糕放在了她身上,肯定放不了,也只能放在小腹处,然后插上蜡烛,还在老婆的逼那里比划了一下,本来准备插上蜡烛的,但由于老婆是平躺着的,那样蜡烛就横着了,没什么作用,就干脆放弃了,只是把老婆当成底盘使用了。


蜡烛点燃了,却没有着急怕你过生日那朋友吹灭,而是对他说到,「来玩玩你没玩过的。」说完,就把刚刚点过蜡烛灯打火机,将头贴在了老婆乳头上。


「啊,好痛。」老婆发出痛苦的却无能为力。


接着他自己又带头拿了一根燃着的蜡烛,就近对着老婆另一个的乳头,倾斜着蜡烛,一滴滴蜡油瞬间滴到老婆乳头和乳房上。


「啊,啊啊!」老婆发出了一声声凄惨的叫声,可是却不敢动,蛋糕还在自己小腹上,也不敢用手去触碰。这生日蜡烛的蜡油,不不那专门玩SM的低温蜡烛,熔点更高,温度更高,但是比日常用的蜡烛温度又要低些,很烫,却还是不至于烫伤,不过烫红是免不了的。老婆粉红的乳头,也看不出来颜色的变化,只有紧紧地握着拳头,身体蹦得直直,承受着主人带来的温度。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出来,这一下,所有人也都看在眼里。


不管再怎么疯狂,其他人也还是有理智的,看到他这样对待老婆,也看到了老婆都哭泣,他们也并不知道老婆和他的真实关系,其中一个男人说到,「别玩大了玩出事了。」


老婆的主人很淡定的回答说,「放心,不会的。」然后又接着滴了两滴,对老婆说到,「你说呢?」他想要的是再次剥夺老婆的尊严。


「啊。」随着一声叫声,老婆带着哭腔回答到,「是的,我喜欢这样玩,别看我哭了,是因为特别爽才哭的,你们也可以来,我都身体都可以滴,随便怎么玩都行。」


老婆的回答刺激了在场的所有人,特别是那大姐头,毕竟对老婆稍微有些许了解,不过她也不敢先做什么。但另外三个男人可忍不住了。分别从蛋糕上取下一支蜡烛,三个人一起不约而同的把蜡烛拿到了老婆上放,对着老婆紧闭着的大腿根部处,滴下了一滴滴的热油。


随着蜡油一滴滴的掉落,老婆又一次发出了叫声,没有保护的肉唇,直接的接触着蜡油,眼泪也更是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而她当时的心理想法,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居然带着哭腔的对他们说,「好爽!」而这时候大姐头也乘机拿了一根在手里,也跟着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似乎比他们玩得更过瘾。


最后,除了蛋糕周围那一片,老婆的身体呗滴满了蜡,密度不高,但到处都有。他们也习惯了老婆的叫声,不再过多的担心,反而还是玩得很开心。那大姐头不愧是夜场老手,游走于男人之间,游刃有余蛋糕只是形式,也只是道具,没谁想去吃那个。而大姐头的身上,在玩闹的时候,也被他们抹了不少奶油,特别是和胸,因为男人喜欢摸这里,所以也抹得最多。


蛋糕也终于从老婆身上被移开,老婆的身体也还有微微的疼痛。没给老婆休息的机会,他的主人又命令到,「去把她身上的奶油舔了。」这项内容,对于老婆来说,算是恩赐了,并不难。而大姐头曾经尝试过老婆的舌头,她也喜欢这个感觉,于是干脆也直接躺在了老婆刚才躺的桌子上。老婆直接就舔上了她发硬的乳头和乳房,从上到下认真的舔着。


当老婆舔到她下面的时候,看到这样女人互舔的画面,几个男人又忍不住了,其中一个走到老婆身后,对着老婆还再发疼的,再一次插入进去,老婆又一次被填满了。可能这次的刺激感特别强烈,很快那人就坚持不住了,拔出,射在了大姐头的乳房上。老婆也立刻回头用舌头替他清理干净,接着又将她身上的舔进了嘴里。


这时候,他主人又说到,「还剩几根蜡烛,用完吧,别浪费。」那大姐头也算跟他们混熟了,连忙起身说到,「我来滴我来滴。」说完,接过蜡烛,一根根点燃。


老婆心想,「应该是要滴菊花吧,毕竟刚才躺着的,后面没滴到。」刚想到这里,她的主人立马又下达了命令,说到,「再躺下。」老婆就按照命令又一次躺下了。


「腿往两边分开。」他又接着命令到。


老婆练过舞蹈,身体柔韧性很好,一字马这些也都不在话下,所以听到主人的要求后,就自己把双腿分开呈一字,下面门户打开,水淋淋的,面对着几个男人。不管她内心多么的,这样的姿势对着别人,就算不会害羞,但同样会觉得羞耻,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老婆又被征服了。


不过他的主人还没完,按住了她分开的大腿,又让他朋友帮忙按住另外一条,再次对老婆命令到,「自己把你的逼掰开。」


老婆就伸出手把自己的逼掰得开开的,能看见刚被操过的,还在呼吸一般的蠕动着,也是一片通红。


「知道滴哪里吧?」他对那大姐头说到。


「知道知道了。」大姐头回答到,然后迫不及待的就将点燃的蜡烛再次拿到了老婆上方。


看着大姐头蜡烛靠近,老婆只觉得一阵痉挛,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可还是逃脱不了跟蜡油的亲密接触。


而大姐头,并不是循序渐进,一开始就将手里几根蜡烛并在一起,一起倾斜下来。老婆看着她这个动作,也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把自己的逼掰的大大的,等待暴风雨的到来。


果然,随着她手上角度的倾斜,这蜡烛上的蜡油就跟一股小水流一样,滴滴答答的滴在了老婆掰开的阴部,还有些溅到了手上。不管老婆内心多么勇敢,多么的敢于面对,也不管心里做了多少的准备,毕竟身体是诚实的,躲闪也是条件反射般的正常反应。


「啊,唔唔。」老婆的惨叫声随之而来,只不过刚叫了一声,就被她的主人用一只手堵住了嘴,变成支吾起来,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顺着眼角又流了下来,短短这一会儿,老婆已经被弄哭三次了!对于其他人来说,老婆的哭泣或许还能换来一些怜悯,而对于她的主人来说,只能是催化剂。


但老婆躲闪的动作并不大,下意识的双腿想收拢紧闭,可是被两个男人按着,动弹不得。自己掰着逼的手,也同样松了下来,毕竟这是正常的反应。可是她的主人却似乎并不满意,松开捂嘴的手,「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老婆脸上。


老婆也立刻再次掰开了自己的逼。而那大姐头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依然投入的往老婆滴着蜡油。老婆也只能用眼泪和叫声来转移痛苦。身体是疼痛的,内心却是充实的。后来老婆告诉我,当时她都快以为自己受不了了,完全是靠着毅力坚持下去。而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她也同样会毫不犹豫的接受。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几分钟,直到蜡烛燃尽,老婆也从一开始的哀嚎痛苦,变成了麻木,也同样变得麻木,可还是一阵阵的疼痛,整个都变得红红的,还带着一些浮肿。他们也松开了按住老婆大腿的手,老婆却仿佛忘记了一般,依然张着自己的大腿,并没有并拢过来。


她的主人同样不满足于此,对着还在抽泣的老婆问到,「爽吗?」「爽。」老婆颤抖着声音回答。


他接着又像是炫耀一般的对他朋友说到,「怎么样,这女人玩着爽吧,这才叫玩女人。」此时的老婆,哪里还剩下丝毫的尊严。


「累了?那我来帮你找找感觉。」老婆的主人对她说到,接着,拿起老婆自己带来的软鞭,对着老婆刚被滴蜡的阴部就是一鞭子抽了下去。


「啊,啊啊啊。」老婆又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刚刚停下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这几个字,也是她今天说得最多的话了。并且自己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腿分开,为了让她主人更方便的抽打。


她的主人也只抽了一下,就对着他们朋友说到,「都来试试吧。」他另外三个朋友也都分别拿起鞭子轮流抽老婆的。不过由于站的方向不一样。她主人是在身后,而他们是站在身前,面对着老婆的,所以也在老婆的肚子还有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


音乐声,鞭打声,或者着老婆的抽泣和声。


这个时候出了点小插曲,跟游戏无关,只是其中一个包工头工地上在加班,临时有点事需要他去处理,虽然不远,他也只有无奈的先行离去,还说一会儿再过来。


他走后,老婆的主人接着又拿出老婆带着的两个假,一起又递给了那个大姐头说到,「来,玩玩这个。」


大姐头显然是理解错了,连连摆手说到,「我不行,我受不了,太大了。」「不是要你用,是让你用这个。」他指着老婆解释到。


「这样啊。」大姐头回答到,然后很欢快的就接过他手上的假。之前她也这样用过,算是轻车熟路,先是将那硕大的狗插进了老婆逼里,并慢慢的全部插入,把老婆的慢慢的撑开,撑满。这时候老婆不是不痛了,而是有些麻木了,反正没有刚才叫得大声了,只是轻微的着。现在的快感更多的来自于心里,而不是身体了。


大姐头见老婆反应不是很强烈,就开始了高速猛烈的,突然而来的充实挤压,让老婆瞬间达到了,触不及防的就喷射而出,身体不停的抽搐抖动。


还好大姐头反应快,并没有被喷到身上。不过老婆的突然喷水,让大姐头有些不高兴,要不是怕被溅到身上,她都不会停下来。


等到老婆喷完,她又把另一根插向了老婆,但由于今天没戴肛塞,也没润滑过,之前他们也没有操过,所以有些紧,并不是很流畅,老婆也感觉到了一种撕裂感,不过好在老婆还有不少水,多少能起点润滑的作用。经过几次前后试探,也全部齐根没入。大姐头也两手并用,一起着,「噗噗」的水声不绝于耳。


老婆的主人就在她跟前,就将送进了老婆嘴里,这时候老婆还是仰躺着的,他也用双手抓住了老婆的乳房,老婆的乳房在他手里也被捏变了形,但是嘴里也只能发出呜呜声。他也不再需要老婆主动配合了,一边用力捏着老婆的乳房,一边狠狠的操着她的嘴。他是了解老婆的,对老婆也没有半点的怜惜,像是一个无情的工具。而在老婆的想法里,没有起身为友,跪地为奴的说法,特别是自从被他圈养过后,在她看来,虽然不是说什么一日为奴终生为奴那些话。但是主就是主,奴就是奴,不然根本得不到那种极致的快感。老婆在他的手里发生了质变!


面对这样香艳刺激的场景,另外两个男人哪里还受得了。不过老婆的下面现在还被满满的塞着,其中一个就走到正蹲着插老婆的大姐头旁边,把送到了她嘴边,她也很干脆的侧着头一口含住。另一个就走到她后面,扶起她的腰插入了进去。她被前后夹击着,也算是替老婆分担了一些,但是来得却没有老婆这样猛烈。她这姿势也不方便继续老婆,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专心致志的应付着两个男人。


而这一边,老婆的主人正抓着她的乳房着她的小嘴,老婆的喉咙一次次的被顶得鼓起来。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喷得自己满脸都是污物,混合着之前脸上残余的。她的主人也停下让老婆喘了口气,不然会被呛到。她的主人干脆就让老婆坐了起来,因为两个都是带吸盘的,命令老婆将后面那个吸在桌子上,菊花坐了上去,然后自己用手拿着那个狗插自己的逼,接着就站到老婆正面开始了新一轮的。她的主人本来就不小,功能也很强,短短几分钟,老婆被他操吐了两次,还不算无数次的干呕。终于,在她主人一阵更加猛烈的下,他射在了老婆嘴里。而这时候老婆的嘴唇也不停的抖动着,但还是把一饮而尽。


接着,「啪」的一声,出了点小意外。对面那男人给了那大姐头一耳光,力气不是特别大,但是声音还是比较响。因为他刚看到老婆这样,也想试着深喉,刚开始大姐头还配合,可只插了几下她就受不了不干了,就挨了这一耳光。


她也委屈的说到,「我是个人,你这样操谁受得了,你以为我是她吗。」她说的当然就是老婆,这口怨气也记在了老婆身上。


那男人也不乐意了,下半身虽然裸着,上面却穿着衣服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千块钱甩给她说到,「不行就滚。」


钱,她肯定会要的,她也当真拿着钱,穿上衣服就走了。只剩下身后那男人,还摆着姿势,尴尬的站在那里。房间里,也只剩下老婆一个女人了。


这样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老婆主人的兴致,老婆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她的主人笑着对他说到,「来来来,换这个来。这个不管你想怎么操还是想打耳光都可以。」说完后也并不说话,就看着老婆,似乎在等老婆表态。


老婆也连忙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您要是有什么不满意,就冲我来发泄吧。」


他也走到了老婆面前,老婆虽然也很漂亮,可是一看到老婆脸上混着着少许呕吐的污物,却不知从何下手。这时候老婆的主人,就对他悄悄耳语了一句,他也一边听着,一边微微的点头。


接着,他就将自己的放到了老婆眼前,,却没有急着插进去。老婆也看出来他的样子好像是准备撒尿了,这段时间对圣水的迷恋,让她也主动张开了嘴巴。


「啪」的一下,她的主人一耳光打在了她脸上,比刚才那大姐头的更响,当然也更重,并接着对老婆说到,「谁让你张嘴的,这是给你洗脸,不是给你喝的!」


刚说完,那人就尿了出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拍打着老婆的脸蛋,老婆也闭上眼睛扬起了头,任由他这带着浓烈骚味的圣水冲刷在自己脸上,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喜欢这个味道,手上也不禁加快了动作,用力的着自己的。而他的圣水,也顺着老婆的脸,胸,一直流到自己。在圣水的冲击,和自己的下,老婆又一次潮喷了!


就在那男人即将把送进了老婆嘴里的时候,老婆居然破天荒的提了一个要求,这也是她第一次提要求,她对那男人说到,「我可以下面先不插了吗,我想把姿势摆好,更方便您操嘴,您肯定也更舒服,等你爽完了,您接着再想怎么玩都行。」


他当然没有意见,老婆的主人也知道,老婆这不是逃避,是为了让别人更舒服,他也乐于看到老婆如此主动,也没有拒绝老婆的要求。就对老婆说到,「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吧。」


于是老婆就将假从双穴中退了出来,从桌子上下来,这时候的和,都微微的张着嘴,根本闭不拢,被假给撑开了,她采用了最简单最标准的姿势,跪在地上,努力的选着最佳的角度,然后含住了他的,盯着他的眼睛,动作并不快,慢慢一寸寸的吃进了自己嘴里,小嘴也被撑得满满的,直到自己的嘴唇亲吻到他的,鼻子也紧贴着他的小腹呼吸,然后用自己最拿手的办法,双手环绕着他的臀部,自己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臂。老婆知道,他要的是,是发泄,而不是只想享受。


如此投入的深喉,想来他也没有经历过,加上刚才的不满和怨气,老婆的小嘴就成了他的最佳发泄口。他也没有任何犹豫的起来,每一下自己的小腹都会撞击到老婆的脸上,老婆的舌头也在他上不停的打转,嘴巴用力吸着,紧紧的包裹住。


哪怕他们经常外面玩女人,比老婆更漂亮,身材更好的也有,但是承受力这么强,还这么主动的,老婆是第一个。老婆环绕着他的,他也顺势按住了老婆的头,就像那样毫无怜惜的着。


「唔,唔唔唔。」老婆含着他的,嘴里只有他的声,一阵阵的干呕也成了家常便饭,老婆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自己的嘴成了他的泄欲工具。这时候,她的主人也适时的拿出鞭子,抽在了老婆半跪着的翘臀上,一条一条的鞭痕慢慢浮现,在嘴里和鞭子的刺激下,老婆眼角又流下了痛苦并兴奋的泪水,也又一次潮喷而出,嘴里却仍然只能发出支吾声。


看到老婆喷水,他更是加大了力度,老婆的脸都被撞得生疼,这次也没把从老婆嘴里拿出来,连续的后,伴随着狂野的怒吼,深深的插在老婆喉咙里面,浓精射出,老婆只觉得一股滚烫的热流直接入喉咙。老婆的主人也停下了抽打的动作,留给了老婆一条条的痕迹。


连着几次抽动,射完最后一滴,才缓缓的把从老婆嘴里抽出来,上面还沾着老婆大量的口腔粘液。老婆来不及休息,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又伸出舌头替他清理着。他也对另一个男人说到,「这女的太爽了,赶紧来过过瘾。」另一个也没有太过于猴急,看到老婆身体不停的起伏,大口的喘着气,说到,「不急不急,让她歇会儿再来。」


老婆刚清理完他的,听到另一个这样说,感激的看着她,不过对于老婆来说,刚才的强度确实大,不过老婆的身体状态却正好,也正处于爆发的时候,自己又主动的爬到了他的身边,一口也含住了他的。他不像之前那个男人那样暴力,动作慢,不过也是每一次都插到底,显然,看到老婆主人嘴的那个架势后,都把这当成了标准。


这时候,之前出去临时办事那个男人也回来了,看到这个场景,二话没说,脱了裤子,扶着老婆的,对准老婆的逼,直接加入了战场。一边操一边说到,「操,这女人不知道被多人男人操过,逼都松了。」虽然老婆确实被不少男人操过,但他也显然不知道,老婆的刚刚被两个巨大的撑开过。接着他把拔出来,换到了老婆菊花,这是老婆今晚第一次被男人插菊花,但是也顺畅无比。老婆又一次被前后夹击,从这会儿开始,除了她的主人偶尔加入,另外三个男人,或轮流,或者同时,一次次的对老婆发起攻击。


从八点多开始,到现在差不多十二点了,老婆一直不停的被玩弄,被操着。


之后,又被她主人带出去过夜了,但其他几个男人毕竟不是SM玩家,毕竟精力有限,也只是分别操了几次,没再玩其他的。


不过累是肯定的了,也是折腾了大半夜,老婆也精疲力尽了。由于这是偶遇,她的主人手头上也有事,第二天跟老婆玩了会儿也离开了,不过还是带老婆去吃了饭。老婆也没着急回去,独自一人在酒店补瞌睡,恢复下状态。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