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老婆真贱

「主人,您终于来了。」眼里还含着泪花,这是兴奋高兴的泪水。


刘哥并没有说话,抬起老婆的下巴,作势要弹烟灰,老婆连忙张大着嘴巴,做了他的烟灰缸。接着刘哥又将烟头放到了老婆胸前位置,不再移动,就这样看着老婆。老婆知道,现在不仅是公交车,还是她主人面前的一条母狗,居然自己主动把胸凑上去,「啊啊!」疼痛的叫声不可避免的从老婆嘴里传了出来,刚洗过澡,身上又出了一身汗,烟头也被熄灭了,老婆的乳房上又多了一根烟疤,一共三个,有两个都是刘哥留下的。


这时候,刘哥开口说话了,没有过问之前老婆发生的什么,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累不累?」「不累,母狗不累,主人别把我当人就行。」老婆兴奋的回答。确实,看到她主人的到来,浑身的疲惫一扫而光,也根本没去思考她主人是怎么来的,只想着自己被他高压无情的玩弄。


「好,不累就跟我走。」刘哥说到。因为在他考虑看来,老婆在这里能做的已经差不多了,再继续的话,怕出问题,出乱子,也是时候该走了。然后拉开了箱子,这箱子是刘哥花钱专门为老婆特制的一个箱子,内嵌式的,接着对老婆说到:「进去。」里面的构造,让老婆惊呆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箱子,里面有一个人形的凹槽,材质还是比较柔软,箱子下方正中间有一根醒目的粗大的假固定在那里,至少20公分。


刘哥手扶着箱子,靠着床,免得箱子到处滑动,老婆就比着箱子里面的凹槽蜷缩着进去,箱子没那么大,两腿分开蜷缩着,呈M形,下半身先进去,不需要她主人提醒,自己就把瞄着自己的坐了进去,坐到了底部,然后再蜷缩着身体退进了箱子里面,手臂也退进了上方的凹槽中。


接着,刘哥用胶布将老婆的双腿和手臂都固定住,老婆也完全嵌入了箱子中。


这时候老婆的又开始出水了,刘哥直接用脚踩了踩,说,「真贱,又出水了。」老婆也留下了他的脚印,她低着头不说话。


刘哥的准备还没有结束,递了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放到了老婆手里,只有一个按钮,对老婆说到,「这是一个连接到我手机上的程序,如果你受不了了,就按这个按钮,我的手机就会报警,我就会及时把你放出来,明白吗?」老婆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点头回答到:「母狗知道了,母狗明白了。」接着,刘哥又将一个漏斗式的封闭口塞塞进了老婆嘴里,一根管子一直往上延伸到箱子顶端,直到伸出箱子,上面有个圆形的小盖子盖着,侧面有一排孔洞,保证老婆在这封闭空间的呼吸流畅。然后又将老婆的眼睛带上了眼罩,老婆的视线就变成了一片漆黑,这也是她主人喜欢的方式。


此时的老婆,就仿佛一个人形玩具一般,被她的主人摆弄着,老婆也只感觉自己的水越来越多。很自然,老婆的正面,他也肯定不会放过,现在固定好了老婆,方便调整正面的位置,他在老婆的乳头上夹上了夹子,又在乳房上分别夹上了一排,老婆也难免发出了轻哼声。最后,刘哥盖上了箱子,当然也少不了最后的环节,箱子的正面,同样嵌着一根粗大的,他摸索着瞄准老婆的逼,对准插了进去,关上了箱子,拉上来拉链。而这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只是一个普通的箱子而已。


此时的老婆,完全在一个狭小黑暗的空间中,却没有一丝害怕,内心充满着渴望。


做完这些,刘哥就拖着箱子出门了,然后我也看着他慢慢下楼去。


老婆现在在箱子里面,虽然周围都是软胶,对身体还是保护得很好,但她主人是拖着下梯子的,而不是提下去的,老婆只感觉到自己下面的两个洞受着剧烈的撞击,乳房上的夹子也产生着强烈的摩擦。她虽然看不到,却感觉得到,自己下身湿了,喷了出来!


而这边,我却还蒙在鼓里,不知道老婆已经被他带走了,一直到过了一会儿,老婆昨天的回头客又去找她的时候,才发现门大开着,人却不见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老婆肯定被他装在箱子里面拖走了。


为了确认,等他走后,我也慢慢走到楼下,到了老婆住的房间,只看见满地的,还有几件被丢弃的情趣内衣,早已人去楼空,这下就确定了,老婆被她带走了。我一下也失去了目标,反正没事做,就干脆在这住几天吧,听听他们的闲聊也好。


而另一边,刘哥带着箱子出了这栋楼,一阵强烈的颠簸后,终于来到了平地,这个过程中,老婆已经潮喷了一次。


刘哥把箱子放进了老婆的后备箱,又是一路颠簸,虽然没有人玩老婆,但她仍然多次感觉到了极限,不过始终坚持着不按动手中的遥控器,终于到了一段平缓的路段,在这样的环境中老婆竟然睡着了,毕竟昨天太累了。


没有了时间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总算是停下来了,装着老婆的箱子也再次被他主人拉了出来,又是一阵颠簸,老婆下面的水也不争气的又流了出来。


突然,毫无征兆的,老婆喉咙一热,一股带着骚味的热流袭来,原来是她主人拖着箱子去了公厕,不过并没有尿到便池里面,但是打开箱子顶端的盖子,对着那根管子尿了进去,也全部流进了老婆嘴里。老婆本来就口渴了,加入身体抢强烈的刺激,很轻松的就全部喝了下去。


旅程继续,再次的一阵颠簸后,似乎是到达了目的地,刘哥终于打开了箱子,前面的被带了出来,全部是水,刘哥首先打开了老婆的眼罩,老婆只感觉强光刺眼,适应了一会儿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刘哥也看到了箱子底部全部是水,但并没有过多追问,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只是打开了老婆的口塞,因为他有话要问老婆:「准备好了吗?」老婆只觉得全身酸软,特别是大腿内侧,但还是很认真的回答:「母狗准备好了。」「我先给你提个醒,这次不管是从身体还是精神上,我都要给你高强度的调教和压榨,不要和我说你的底线,一切我说了算,如果你还没准备好,可以现在就走。」刘哥对老婆说。


老婆毫不犹豫,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母狗准备好了,母狗愿意服从主人的任何命令,在主人面前,母狗也不需要任何底线。」此时的老婆已经完全被情欲和羞耻带来的快感占据了整个身体和大脑。


老婆说完,他的主人就再次将箱子关上,老婆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再次进入了黑暗,只不过这次就没再蒙上老婆的眼睛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有男有女,这箱子隔音并不好,老婆也能听到。慢慢。听出了大概,应该是一对夫妻主,带着一个男m一起。这是老婆的判断,但实际上不是,他们也是情人的关系,并不是夫妻。


只听见一个女人说:「不是说给我家公狗介绍的女朋友吗,还没来吗?我这小奶狗可是挺帅的,丑了可不要。」刘哥就说到:「放心,肯定配得上你家的。」


「那在哪儿呢,什么时候到?要是不错的话,让我老公先过过瘾。」那女人说到。


「你们要是看得上,那你们拿去玩一天再给我送回来吧。」刘哥又说。


听着他们再外面把自己当成物品在讨论,老婆的身体又有了反应。


这时候,那女人的老公对刘哥说:「你们先聊着,我去上个厕所。」「等等。」刘哥阻止了他,又对他说到,「就这里就行了。」然后拍了拍箱子。


老婆明白了她主人的意思,做好了准备。那女人也有些好奇的问到:「这里面是什么?那母狗吗?打开看看。」「别急,一会儿就知道了,等你老公先上厕所。」刘哥不紧不慢的吊着她的胃口。然后再次打开箱子顶上的盖子,对那女人老公说到,「你尿这里面就行了。」他慢慢踱着步过来,很自然的掏出了自己的,他们经常一起玩的,也不会觉得尴尬,开口也还是挺大的,对着那个洞就开始尿,这一下的量也不少,不过由于里面看不到,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没了后文。


但那女人明显是感觉到老婆在里面,又对刘哥说到:「这下可以把箱子打开了吧。」「你自己打开看吧。」刘哥回答,没有打算自己动手。


那女人弯下腰拉开了箱子的拉链,有点着急看里面是什么,所以猛的一下就拉开了。老婆里面插得紧紧的大也被一下带了出来,突然的强烈刺激,让老婆受不了,「啊」的一声,又一次喷了出来,第一次展现在他们面前就是以喷水的方式。她打开的一瞬间就看到了老婆,被嵌在箱子里面,嘴里密封着插着一根管子,上都是夹子,下面全部是水,刚才又喷了一次,还溅了一些在她脚上。


「你果然把她藏在这里。」那女人对刘哥说到。


「怎么样?还满意吗?」刘哥没有回答,而是直接问她。


「这看不太清楚,出来看看。」她说,接着又连忙说到,「先别急,你憋了有很长时间了吧,现在放水尿这里。」她对着旁边站着的一个男孩说到,那就是他们带着的男m。


老婆这才仔细看那个男孩,看起来很帅气阳光,穿着一件白衬衣,看起来很干净,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他会是一个男m。虽然老婆可以做到来者不拒,但是对帅哥更是没有抵抗力。


那女的刚说完,就又对刘哥解释到,「正在让他憋尿,这下遇到了,就让他放出来,顺便看看这母狗怎么样。」这下箱子被打开了,老婆也完全暴露在他们面前,一根管子朝上固定在箱子上,直通她嘴里。


那男孩走到了老婆面前,拉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里面没有穿,但上面被金属环束缚着,不过看起来尺寸应该不小,及时是软着的状态也有那么长。


而当时老婆心里第一想法就是把他含在嘴里!


他将自己的生殖器瞄准了那个洞口,因为一直憋着尿,所以很快就出来了,老婆的喉咙不停的吞咽着,不然跟不上他的速度,而他也仿佛是一个关不上水的水龙头一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才结束,他一个人赶得上正常两个人的量了。


旁边那女人很满意,拍着手说到,「不错不错不错不错,很满意,弄出来看看。」刘哥就动手撕开固定老婆的胶布,取掉了老婆嘴上固定的口塞,又将老婆从箱子里面弄了出来了,「噗嗤」一声,里面的假也被拔了出来。


老婆手脚都很酸,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他们倒没有催促老婆。趁这会儿,他们也取掉了老婆乳房和乳头上的夹子,疼得老婆全身冒汗。等老婆稍微休息了一会儿,那女人就对老婆说到,「站起来我看看。」老婆手撑着地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他们。


「抬头,挺胸,手放后面。」刘哥突然下令到。


「是,主人。」老婆回答了一声,然后按照她主人的要求,抬着头,挺着胸,手也在后面背着。


这两人同时上手了,一个摸着老婆的,一个翻弄着她的,老婆就像是一个待价而沽的货物等待着她的买主。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那男人说到:「这妞看着挺正的,样子挺漂亮,身材也不错,奶头还挺粉嫩的,就是不知道玩起来怎么样。」「我看这也是个吧,你看她下面,看她逼和,合都合不拢了。」那女人一边说,一边翻弄着老婆的逼。


「这两天工作量比较大,差不多被20多个操过,挨较多,正常的。」刘哥在一旁补充说到。


「这么好的货,你不先带来我们玩玩。」那女的埋怨的说到。


「这不是给你们带来了吗?要不你们先拿去玩一天?但我也得一起,我得看看他的表现。」刘哥又说到。


听着他们的讨论,老婆又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没有留给自己一丝尊严,但内心里却喜欢这样的感觉。


正当老婆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的时候,刘哥的话又把她带回了现实,他看着老婆说到:「我现在把你借给他们玩一天,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没有,母狗都听主人安排。」老婆回答到。


「别丢我的脸,明白我的意思吗?」他又问到。


「母狗明白,母狗一定不会让主人丢脸的。」老婆信誓旦旦的说到。


「这箱子也给我用吧,正好带她去我那里。」那女人说到。


「那就走吧,对了,她一天没吃东西了,给她弄点吃的。」刘哥最后说到。


就这样,老婆再次像之前那样被装进了箱子里面,被他们带上了另一辆车,这车空间比较大,老婆没有被放在后备箱,而是放在前面,平着放在座位上,一路上,她也听到那女人不停的在打电话,似乎是在邀约她的伙伴一起来玩。


时间不是很长,到达了目的地,又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这是在成都,绕城高速下面的一个库房,周围基本没什么人,也算是他们的调教室。到的时候,已经有车在这里停着了,那是那女人叫的朋友,比较近,先到了,车上也不止一个人,也算都是圈子里面的玩家,但都是女的,这几个女的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除了一个稍微胖点以外,其他几个看起来都还是挺有气质的。


老婆被他们带进仓库里面,然后放了出来,一群女人逗围过来叽叽喳喳的,看到老婆这种状态,其中一个女人问到:「她是自愿的吧?别玩出事了。」「当时是自愿的,不然你自己问她。」胡姐说到。就是最开始那女的,她姓胡。


没等她们开口问,老婆自己就说话了:「我是自愿的。」「你们都多先多喝点水。」胡姐突然说到。


老婆以为是让他俩喝尿,但并不是,她想多了,就是普通的矿泉水,一人喝了两大瓶。


女人,跟男人是不一样的,男人玩老婆的时候,都几乎是以性入手再加上各种玩弄虐得,而女人,就纯粹是玩虐了。


一阵简短的交流后,刘哥和另一个男的被她们支出去了,剩下四个女人坐在一个长条皮沙发上,老婆就和那个并排跪在她们跟前,不同的是,老婆全裸一丝不挂,那男孩还穿着一身衣服。


作为临时的主人,胡姐开口说话了:「我把你介绍给我这条公狗当女朋友,你们两个有没有意见?」「没意见。」「没意见。」两人分别回答到。


「好,那我们刘来做个见证,你们俩先在这里把事儿办了,伺候好我的小奶狗。」胡姐又说到。那男孩儿也确实全是小奶狗了,看样子也就行二十出头,不光胡姐,其他几个女人也都挺喜欢的,他时不时还有机会能和她们。


那男孩子自己脱掉了衣服裤子,不过下面被锁着,胡姐拿出钥匙替他打开了锁,接着胡姐又命令到,你们两个自己去浴室,洗干净,互相灌肠灌干净,然后再出来。


女人,不分年龄,总有聊不完的天,她们也一样,一边聊天一边等着。老婆就跟那男孩儿一起去了浴室,做着准备工作,一切准备妥当,两人又一起跪在了她们几个女人跟前。


这时候,胡姐一把拽着老婆的头发,把她按到了男m的后面身下,说到:「贱货,快舔。」老婆立马调整了状态和心态,因为那男m也是跪着的,这样的姿势,老婆不方便舔他的,老婆只有舔他的,趴在地上,努力的舔着他的。


胡姐也趁这个时间,去换了一套衣服,毕竟是她自己的地方,肯定有这些东西。这时候,沙发上微胖的那个女人笑着对那男孩说到:「来,过来,乖。」「是。」那男孩回答了一声,跪在往前爬了几步,到了她面前,接着,被那女人将头按在了自己双腿之间,拨弄开自己的,男孩儿也伸出舌头开始舔起来,瞬间,那女人刘发出了舒爽的。


而他身后的老婆也跟着一起往前爬了几步,然后干脆换了个姿势,躺在了那男孩儿下面。


「嘴巴,用力插。」旁边一个女人对那男孩说到。


于是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将插进了老婆嘴里。这时候他下面也早就硬了,硬起来之后特别粗大,由于角度的问题,虽然也深深的顶着老婆的喉咙,但是却没有全部插进去。


老婆感觉都快要窒息了,但是女人都是狠心的。这时候那胡姐出来了,换了一套漆皮女王装,穿着一双高跟鞋,径直走到了老婆面前,伸出一只脚,用脚跟踩着老婆的乳房,还专门瞄准老婆的乳头在踩下去,然后用力的扭动。


「呜,呜呜。」老婆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呜呜声,的,加上胸前传来的疼痛,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双腿也蜷缩了起来。


「啪」胡姐手上拿着的鞭子,落在就老婆的大腿上,老婆的大腿一下就红了,她说到:「腿放下去。」接着又换了老婆另一个乳房踩上去。


又一阵疼痛传来,老婆也只有把双腿再次放平了。而同时,另一个女人,走到了老婆旁边,推着那男孩儿的,让他能插得更深,在她们眼里,根本没考虑老婆是否受得了。


老婆的呕吐感越来越强,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刺激了着她,又一次渗出来的水渍。


「这母狗真贱,好多水,都还是肿的,欠操了。」这一切也自然看在胡姐的眼里。然后他拍了拍那男孩儿的背,又对他说到,「去,操她逼去。」说完这些,对着老婆的就是一鞭子,根本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又对老婆说:「起来,趴着。」老婆的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那男孩儿刚从老婆嘴里抽出,老婆来不及休息,又趴着撅起了。她跟那男孩儿一前一后换了个位置,不过老婆始终都是在下面。


刚才小小的热身,让这几个女人慢慢都来了兴致。坐边上的一个女人对老婆说到:「过来给我舔,舔舒服了有奖励。」她穿着一条短裙,也算是超短裙,当然是那种正常尺寸的超短裙,而不是老婆那种根部遮不住的,但让老婆意外的是,那女人居然也是真空的,下面什么都没穿,露出了她的大黑逼,老婆爬到了她跟前,伸出舌头就开始为她服务,卖力的舔着,很快老婆满嘴满脸都是。她也顺便总裙子把老婆投盖住,按着老婆的头。


「噢,好舒服,这贱货舌头镇厉害,啊啊啊。」她一边一边对其他几个女人说到。


「愣着干什么,操她。」这时候,胡姐也在一旁对那男孩儿发话了。


那男孩儿唯唯诺诺的爬到了老婆身后,甩着一个巨大的武器,站起身,扶着老婆的,无套一插而入,直接到底。由于老婆之前已经被不少人操过,而且现在下面也有很多水,即使他的很粗大,也是很顺利的就一插到底了。


胡姐站在身后,因为这是她的男m,所以玩起来也更得心应手。她站在男孩儿的身后,抬起脚,将高跟鞋的鞋跟踩进了他的菊花,然后在后面发力,一边用力踩一边嘴里该念着,「用力,用力操这个。」随着她每次用力踩,男孩儿也就用力插老婆一下,这些话听在老婆耳朵里,无疑也强烈的刺激着老婆,自己的逼也不禁发力,紧紧的夹着的。舌头也舔得更快,更深。


「主人,我快射了。」身后传来那男孩儿的声音。因为他也是长期被女人玩,所以武器虽然巨大,但实际上性功能并不强,加上老婆这湿滑还会内吸的,前后不过刚操了两三分钟而已。


「真不中用,滚开。」胡姐丝毫不客气的对他说。然后收腿退出来插在他里面的高跟。


他不敢反抗,顺从的从老婆逼里抽出了自己的,又跪在了边上。


胡姐穿的这套皮装,裆部是拉链的,接着她又用同样的方式,把高跟鞋踩进了老婆,然后拉开了裆部的拉链。那男孩儿也很自觉的跪在她裆下给她舔起逼来。


现在的姿势就是一个女s坐在沙发上,老婆的头埋在她双腿之间给她舔着逼,后面另一个女s,高跟鞋踩着老婆的,并以此为着力点站着,胯下一个男孩儿为她服务着,边上还有两个女人钥匙看着热闹没插手。


这姿势就这样暂时保持着,没过一会,老婆身前那女人突然双手一起猛然按着老婆的头,嘴里说到:「快点快点,快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阵悠长的叫声,那女人身体连续抽动着,一股股带着温度的液体喷得老婆满嘴满脸都是。老婆用舌头把她舔喷了。


老婆慢慢减慢了节奏的,继续用舌头爱抚着她的逼,并舔着刚喷射而出的。那女人背靠沙发,瘫软着对旁边的女人说到:「这骚货舔得太舒服了,不知道吃过多少,舔过多少逼。」说完这些,她稍微缓了缓,坐正了身子,抬起老婆的头,对老婆说到:「表现不错,我要奖励你,把嘴张开。」老婆没有说话,顺从的张开了嘴,也闭上了眼睛。


那女人果然朝老婆嘴里吐了几泡口水,然后站起来,又一次将她的逼贴在了老婆的嘴巴上。


老婆下意识的吞了口水,然后伸出舌头去舔她的逼,但她却突然伸手给了老婆一记响亮的耳光,说到:「谁叫你舔了?嘴巴张着别动。」老婆不敢去摸被抽得发烫的脸,又转过头去重新贴住了她的逼。只见那女人一泡尿,对着老婆的嘴就开始了,老婆张大嘴巴接着,可是女人的尿跟男人不一样,虽然都是一股出来,但尿得老婆满脸满嘴都是,顺着脖子一直流到了自己的处。


那女人很开心,大笑着再次说了一遍:「这真的太贱了,有意思。」说完就用双手捏住老婆的两个奶头,用力的拉拽。这一下直接就把老婆的眼泪疼出来了,嘴里不停的叫着。


老婆的反应更加激起了他们的兴趣,那个微胖的女人也来到了老婆面前,脱掉了自己的,也把逼放到了老婆的嘴边,老婆也接着开始伺候第二个女人。


女人跟男人不一样,男人射了过后,会有一个短暂的冷静期,入佛期。


但是女人的话,后还能继续,对喜欢的东西也一定要玩过瘾为止。


她们这几个女人也不想像男人那样排着队玩,干脆一起来,老婆被她们要求仰躺在地上,那女人一坐老婆脸上,不停的来回摩擦着,再次沾满了老婆的脸,她的两只手也分别按住了老婆的两只手,让老婆不能动弹,一直没动的最后一个女s走到老婆跟前,来回拍打着老婆的乳房,很快就打红了,又像之前那个女人一样,时不时的揪住老婆的乳头扭动,猛拽。在她们看来,老婆虽然胸不会比她们大多少,但是比她们漂亮,身材也比她们更好,就更想羞辱折磨老婆。


胡姐还在享受着那男m的口舌伺候,命令他按住了老婆的双腿,这时候最后一个女人蹬掉了自己的高跟鞋,用脚踩了踩老婆的说:「这水还真多。」然后伸出自己的脚往老婆逼里面捅。老婆的挣扎,扭动,都是徒劳的,她用脚慢慢的撑开的老婆的逼,将整个前端全部塞了进去,用脚着老婆的逼。


她脚上穿着,已经全部被老婆打湿了,前面半个脚掌都塞进了老婆逼里,这会儿老婆身上几乎全被她们刺激着,逼里被脚插着,乳房乳头被别人玩弄着,脸上也贴着别人的逼,手脚更被压着,连动弹都做不到。感觉都有点呼吸不过来了,大脑被一阵阵的刺激着,快感,羞耻感,疼痛感迎面而来,脑袋出现了短暂的真空期,舌头也只是机械的舔着。


那女人站在老婆下面,一阵后,退出了她的脚,退出来的瞬间,老婆却又一次喷了出来。这时候的老婆,哪里还有丝毫的尊严的完全刘是沦为了她们的玩物。


她抽出脚的时候,坐在老婆脸上的那女人也起身了,虽然没有被老婆舔喷出来,但是却让老婆脸上沾满了。


老婆躺在地上,胸膛不停的起伏着,同时又一次大口的喘息气。


这时候胡姐又想出了一个花样,拿出来一把荧光棒,细的那种,然后对着地上的一男一女说到:「都把撅起来,看谁差得多,就有奖励。」地上的两人又再次换了姿势趴着撅起,几个女人围在了一起,你几根,我几根的开始塞了。


虽然那个很细,但是架不住数量多,老婆不知道旁边那男的插了多少根,也不知道自己后面插了多少根,只感觉到后面越来越涨,慢慢的几乎没有了一丝的空间,被撑得大大的。老婆虽然是女儿身,承受能力却不比男人差,那男孩插了30多根,老婆的里面却有四十多。


插完以后,又被这些女人轮流骑在身上,骑马那样,两人比赛,输了的就会挨一鞭子,老婆虽然承受能力强,但是体力耐力负重能力肯定比不上男人,每次都是她输,而这些女人抽起来,也毫不留情,老婆的背上,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女人跟男人玩的侧重点不一样,但胡姐的情人也是s,所以房间里面该有的东西基本都有,而她们也更喜欢聪身体强老婆。她们的兴致短时间内似乎不会消退,刚做完这些,又开始了下一个项目。


这时候,那男孩儿得到了缓冲的时间,被几个女人叫了过去,仿佛男宠一般趴在她们跟前,被那几个女人肆意抚摸着,但毕竟也得到了休息的时间。


老婆就不一样了,老婆表现得越好,就越激起她们的。


房间的中间有一个滑轮做的悬吊装置,老婆以前被人玩的时候也同样被吊过不少次,对于她来说,也并不意外。几个女人一起动手,将老婆吊在了正中,但不是那种直上直下的悬吊,而是手脚被分开,呈大字型,为了加固,上面是有四根绳子,每只手上挂了两根。而老婆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弄好老婆后,那几个女人也都围在老婆身边,仔细的打量着。这时候,那胡姐拿出来一个弹弓,对其他几个女人说到,「我们来瞄着她打,看谁打得准,我先来。」说完,她就站在老婆身前一米出准备了,老婆看着眼前的场景,也只能咬着牙等待着。


「啪」的一声,一颗打在了老婆乳房上,这虽然是纸做的,但是打在人身上也特别疼,老婆的乳房上一下刘出现了一个小包,承受不住,一下就哭了出来,四肢也扭动了一下,不过都是徒劳的。


她们似乎很喜欢这个游戏,一个接一个的来,直到第二轮的时候,其中一个女人打中了老婆的乳头,她们还很兴奋的击掌欢呼。而老婆的哭声一直都没停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停不下来,两边乳房强都有几个小包,其中一个乳头更是肿了起来。


她们一阵欢呼过后,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把目标转移到了老婆。老婆的下面一根毛都没有,形状也漂亮,这也让她们看着不爽。胡姐抢先瞄着老婆下面就是一下。「啪!」又是一击命中。


「啊!」老婆的疼痛还没有消退,又传来了一阵疼痛,老婆都哭成了泪人。


这时候胡姐才假装问老婆:「怎么?疼吗?」


「嗯,疼。」老婆边哭边回答。


「受不了了吗?这老刘还说你承受力多强的,吹牛的吧!」胡姐又说到。


听到她这样说,老婆一边流着泪,一边回答:「没关系,我受得了,既然我跟你们来了,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你们继续吧。」她们等的就是老婆这句话,再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又一次轮流开始,到后面,干脆拿着橡皮筋直接弹老婆的。老婆还在继续哭泣着,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就像是被蜜蜂蛰过一样,肿得老高。


这时候,胡姐对她的男m命令到,「过来,又来操她。」不过他这会儿是软着的,明显被玩多了,刺激点更高了。胡姐就只好又对他说到,「来,咬她。」他便一楼咬住了老婆的乳头,不需要别人提醒,越来越用力。老婆的挣扎也毫无用处,胡姐手也没闲着,撸着那男孩儿的,很快就硬了起来,在老婆的洞口摩擦着。轻微的接触就让老婆觉得疼痛无比,但老婆的痛苦就是她们快乐的源泉,那男孩儿对着老婆的逼,强行的插入了进去,粗大的瞬间塞满了老婆的。老婆就这样悬在空中被他着,疼痛感和羞耻感早已强过了快感。


时间不长,那男孩儿又快射了,对着胡姐说到,「主人,我。」这次胡姐没让他停下,而是对他说到,「继续操,射进去。」男孩儿便没有停止动作,一阵猛烈的,射进了老婆逼里。拔出来的时候,一滴滴的顺着老婆的流出来,滴在了地上。


老婆以为告一段落了,结果旁边一个女人又拿出一个酒精喷雾,对老婆说到,「我来帮你消消毒。」接着对着老婆的就开始喷。


这也是这会儿老婆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这一下超过了她的零界点,一下疼晕了过去。这算是一个相对危险的状态了。


那几个女人稍微紧张了一下,很快就淡定了吗,那胡姐就是医生,简单做了及时的处理,将老婆从空中放了下来,掐了掐她的人中,老婆又悠悠转醒过来了,但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感依然强烈,她们也让老婆休息了一下。其他几个也都有着光鲜的职业,但内心却都住着恶魔。


这就苦了那个男孩儿了,刚射完,又被那几个女人各种刺激着,被她们带着假轮流操。老婆躺在沙发上,斜着眼看她们,内心里面又开始发热,身体又开始发烫,强烈的渴望着她们玩的是自己。老婆现在的脑海里都是被别人玩弄时候的场景。


话最少的那个女人,看到老婆慢慢活动起来,来到了老婆旁边,毕竟只有一个男人,不够分着玩。她有些关心的问老婆:「怎么样?好些了吗?」老婆点着头说:「好多了。」最后还不忘说了一句谢谢。


「那你陪我去上厕所吧。」她又对老婆说到。


老婆心里明白,是想让她伺候她,想让她喝尿吧,又点了点头回答说,「好的。」然后起身,跟着她一起去了厕所,每走一步,都会传来一阵疼痛感。那女人还对另外几个说了一句:「你们先玩着,我去上个厕所。」老婆跟着她一起去了厕所,进去之后,那女的锁上了门,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跟老婆一样一丝不挂的,而是那女的下面同样剃了毛的,乳房比老婆大些,乳头也更黑,她轻轻抚摸着老婆的乳房,对老婆说到:「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你可以来找我玩。」见老婆愣在那里没说话,她干脆低头吮吸起老婆的乳头,舌头轻轻地舔舐着。


后来老婆才知道,这女的,是双向的,既是s,也是m,并且还是同性恋,她看中了老婆的条件,对老婆发出了邀约。要知道,老婆被男人女人都玩过,但是像这样被女人这种认真的亲吻,而不是sm的活动环节的,这还是第一次,心理也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老婆肯定不是同性恋,不然不会那么喜欢被男人操,只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感觉有些新鲜刺激。


那女人贴着老婆的身体,从上吻到下,也不在意老婆之前被别人射过的逼,还用舌头带出了里面的部分,然后又缓缓往上,将那一部分液体回馈到了老婆嘴里,并跟老婆舌吻起来。老婆收到这样的刺激,也开始回应她,两个女人紧紧的抱在一起热吻着。


持续了好一会儿,那女人才停下来,并再次询问老婆,「怎么样,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可以一起玩。」老婆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告诉了她自己的号码,但手机并没有在手上,而是在她主人那里,也只有回头再加了。


这女人之所以把老婆带到厕所来,是因为其他几个并不知道她这个倾向,只知道她也作为s玩游戏。而她自己也不想让她们知道,所以找了个机会把老婆单独带到了厕所,就是想说服老婆,没想到这么顺利。


她们也没在厕所里面呆太久时间,再次出来的时候,老婆的精神也好多了,自然也再次成为了她们的目标。不过老婆的依然灼热般的疼痛,奶头也是,一碰就疼。她们怕老婆再次疼晕了,这下就专攻她的后门,几个女人还是带着那个假,轮流攻击着老婆的,她们也更喜欢把老婆践踏在脚下,显得自己高高在上。


从下午到晚上,老婆被她们玩得精疲力竭了。这时候,胡姐对老婆说,「对了,你主人说你没吃饭的,我来给你弄点吃的吧。」老婆还不得不对她说谢谢。


胡姐端来了一碗白米粥,然后用扩阴器扩开开那男孩儿的,慢慢往里面倒,还一边倒,一边用假往里面挤压,一直到倒不进去了,接着取出了扩阴器,很自然的挤了一部分出来,一部分在他周围,一部分洒落到了地上,然后对老婆说到,「过来,舔干净吃了。」她们事不知道老婆连黄金都吃过,现在只不过是作为容器而已,对老婆来说并不难。


老婆先是舔干净了地上的,然后又舔干净了他周围的,最后连假上面的都舔干净了,这下就只剩下他里面的了。


看到老婆这么麻利的就做完了这些,胡姐又说话了,「饿坏了吧,躺下。」老婆又再次平躺在了地上,双手放平,一动不动。还没开始,几只脚又踩在了老婆身上,一边才一边辱骂着老婆。老婆的注意力也没在她们那里,只见那男孩儿也被胡姐叫起来,蹲在在了老婆脸上,对着老婆的嘴。


老婆看着他的菊花伸缩着,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看到老婆这么主动的动作,胡姐就让那男孩儿直接坐在老婆脸上,零距离接触,而不是蹲着了。


因为是刚灌进去的粥,所以很容易就能出来,刚接触到老婆的嘴,老婆就感觉到了他的扩张,连忙把嘴张的大大的,但这并不是固体的东西,大部分直接喷射进了老婆的嘴里,还有不少溅到老婆的脸上。


这不是圣水,不能直接一口吞下去,老婆也只有大口大口嚼着,然后咽了下去,并没有太大的异味。


胡姐蹲在老婆面前,鄙视的看着老婆问到:「贱货,好吃吗?」老婆点头回答着,「好吃。」胡姐觉得到这时候老婆都还没有被她摧毁,有些恼怒了,对那男孩儿命令到,「全部排出来,让她吃光。」他遵照着主人的吩咐,再次发力,老婆也又一次张大了嘴,不过这次跟刚才有点不一样,之前虽然灌过肠,但毕竟也过了这么久了,除了还有少量的白米粥,跟着出来的还有一节带着浓烈臭味的黄金,那男孩儿自己很快就夹断了,但还是有不小的一截掉进了老婆嘴里。这一切都看在她们眼里,她们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会出来这么大一截黄金,更没料到老婆还张着嘴接住了。


这时候老婆心里想的却是,既然你们都觉得我贱,那我就贱给你们看。她没有吐出来,而是混着嘴里的白米粥一起嚼了吞下去。


「继续!」胡姐看到老婆这样,又继续命令那男孩儿。


接着那男孩儿倾尽全力,朝老婆嘴里排泄,还好,并没有多少,老婆也都嚼了吞了。但那几个女人只是想玩老婆,而不是想玩这些,没有了之前那么大的兴趣,毕竟时间也晚了,女人跟男人确实有区别的。


其他几个女人也都各自回去了,只剩下了胡姐以及老婆和那个男孩儿了。女人的兴致是说没就没了,她交代了一下,让老婆和那男孩儿把这里卫生做好,让他们晚上睡一起,但都不准穿衣服,自己就先去休息了。


这会儿只剩下他们两人,那男孩儿对老婆还算体贴,还真把老婆当成他女朋友了,让老婆洗澡了先睡,他来慢慢收拾。


老婆也没推辞,洗完澡就去了他床上,是个单人的行军床。老婆也确实累坏了,这几天也没怎么休息,这会儿紧绷的神经一放松,一躺下,一分钟不到就睡着了。


可睡了没一会儿,就感觉到一根温暖的舌头在逼里游走,那男孩儿正在舔着老婆的逼,老婆被他舔醒了,感觉还是挺舒服,这是她这些天第一次被温柔对待。


那男孩儿短暂失神,问到:「怎么了,不高兴吗?」「没有,高兴呢,现在我是你的了,来我身上爆发吧!」老婆回答。再次跟她的临时男友进入了深层次的交流。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