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坏你也无妨

第一章
终于招到一台计程车,伊晴钻进后座,眼司机先生说了自己的目的地之后,
疲惫的身躯便在计程车的俊座放松了下来。
现在赶去天希饭店应该还是迟了点儿,不过,就算再怎麽迟,她还是要不顾
一切地赶去那裏才行。
毕业之后暌违五年之久再次举办的大学同学会,今天晚上就在天希饭店三楼
的欧式自助厅内举办。
偏偏下周一是公司的结帐日,今天一整天地忙得焦头烂额,简直累得半死,
下午老闆又丢了一堆需要更改的发票给她处理,害得她拖到七点多才得已下班离
开公司。
看着外头拥挤的人潮与车潮,伊晴不禁埋怨起这次同学会的主办人爲什麽要
挑星期五晚上的时间。
如果是明后天才办的话那该有多好,瞧瞧她现在这副憔悴虚脱的样子,才刚
下班就得赶过去,根本连好好梳妆打扮的时间都没有。
频频望着手腕上的手表,伊晴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深深的闷气。
其实她现在的心情是既紧张又期待的。
大学毕业已经过去五年的时间了,班上有些女同学可能已经是两、三个小孩
的妈了,她混了这麽多年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个性依旧孤僻地惹人嫌,真是一
点长进都没有。
暌违数年这些同学应该变了很多吧不知他们过得怎样等会儿见到面会不
会根本认不出彼此来呢
学生时代的记忆一幕幕浮上脑海,伊晴陷入了怀想的漩涡之中。
其实她行点胆怯,毕竟大家这麽久没见面了,她以前在班上又没有特别要好
的同学,见了面搞不好连话题都找不到。
还有,这些老同学见面之后各式各样的比较一定会纷纷出笼,比工作、比薪
水、比名利、比地位,甚至比情人、比小孩,这些都是伊晴避之唯恐不及的。
只不过,伊晴有一个非见不可的人,就是因爲在同学会上可以见到他,所以
那些讨厌的事情她都可以咬着牙忍受。
唉!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伊晴的思绪乱糟糟的,突然间韩洛的脸便跳了出来,严重干扰她的情绪,因
爲他,让她这几天都紧张得睡不好。
举业之后大家各分东西,虽然没有机会见面,但这几年伊晴一直偷偷在打听
韩洛的消息,报章杂志上偶尔也会出现眼他有关的报导,伊晴都像宝一样地将它
们剪贴下来搜集成册。
今晚她会愿意来参加同学会也是因爲听到韩洛会到的关系,不然下班之后她
都累瘫了,哪有那个精神和体力往市区裏跑啊
夜间热闹的市区人山人海、拥挤不堪,真是烦都烦死了。
「小姐,你赶时间去约会喔一直在看手表。」
「是啊,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开快一点。」
计程车司机窥探的目光从照后镜传来,伊晴不太自然地避开了他的眼神。
她从以前就很讨厌跟陌生人交谈,能够不出门的话就尽量不出门,这种孤僻
的性格使得她根本连个知心好友都没有。
从学校毕业之后,她很努力地找到一个觉得适合自己的工作,却花了好长一
段时间才适应工作环境。
还好,她工作的地方真的是间规模很小的玩具进出口贸易公司,她平常每天
要面对交际的人只有办公室裏的老闆、老闆娘和一个年轻的工读小妹而已,除了
老闆龟毛一点,那裏算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工作环境。
「现在是下班时间,不塞个半小时可能没办法喔!小姐,你跟男朋友约会选
在那麽高级的饭店喔!好羡慕你喔!」
计程车司机似乎很有聊天的意愿,暧昧的眼神一直从照后镜往后面偷瞄过来,
他叼着菸、泛着邪气的表情让伊晴开始不甚自在起来。
唉!今天真是万事不顺,要不是她赶时间又一直拦不到计程车,像这种会抽
菸的计程车司机开的车她才不愿意坐咧!
「咳!司机先生,可以请你不要抽菸吗」伊晴摇下车窗,让外头的空气流
窜进来。
只不过现在外头正是交通尖峰时段,车子大排长龙排放着大量的废气,就算
开了车窗,味道只是换成另外一种难闻而已。
「喂!小姐,我车裏正在开冷气耶!你打开窗户冷气会散出去的。」计程车
司机将香菸从嘴裏抽了出来,夹在右手中移回方向盘上,一点熄掉的意思都没有。
「那就请你不要抽菸好吗」
伊晴很受不了二手菸的味道,就算是在空旷的地方碰到这种瘾君子,她也是
有多远就躲多远,更何况是在密闭的计程车空间内呢
「啧!小姐,你很番耶!在你上车之前我这根菸就已经点着了,如果不想坐
的话,你可以不要上车啊!」
伊晴压下心中的不满,依照司机的意思缓缓关上车窗,尽量客气地再次向他
提出请求。
「司机先生,不好意思,我真的赶时间,但刚刚又一直拦不到车,我很受不
了菸味,可不可以请你……」
「你很罗唆耶!老子要抽就是要抽,你不爽坐的话就下车。」司机瞄了一眼
计费表,伸手向伊晴要钱。「三百五拿来,你下车!」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碰到这麽不讲理的计程车司机,看来她今天的霉运似乎还
没走完,伊晴气唿唿地付了车钱后用力地摔上车门,在司机恶意乱鸣喇叭声的欢
送下,狼狈地钻进成排的车阵中。
老天爷似乎真的打定主意要整死她了,伊晴才刚越过两排静止不动的车阵,
灰蒙蒙的天空便下起倾盆大雨,她抱紧手提包,低着头往骑楼的方向沖了过去。
霉运,往往是接二连三地来的。
低着头勐沖的伊晴没有仔细注意前方的路况,迎面撞上了一堵肉墙,「碰!」
地一声,那堵肉墙还好端端地站着,伊晴却往后飞了出去跌在湿淋淋的路面
上。
「哎唷!好痛喔……」
「小姐,走路的时候麻烦看一下路好吗」
那堵肉墙发出了冷冽的嘲讽声,激怒了一路上都坏着情绪的伊晴。「对不起、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总行了吧」
爲什麽你们都要欺负我这句话伊晴只敢在心底怒喊。老天爷!她今天到底
是走什麽样的霉运啊
一擡起头,伊晴差点昏厥过去……
原来刚刚那些气人的事情都只是老天爷玩笑进行曲的序曲而已,最恶劣的玩
笑还在后头。
她见到了她最想见的人——韩洛,没想到却是在她最狼狈的时候。
她到底做错了什麽是这个月初一忘了吃素吗爲什麽老天爷要这样惩罚她

她想过千万种再见到韩洛会是什麽样的情景,但就是没想过会发生像现在这
样的糗状。
她撞到韩洛了,而且她刚刚还对他大吼大叫!
伊晴瞪大眼、张大口,一时之间哑然无声地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还好吧真的跌坏脑袋瓜了吗」韩洛皱着眉瞪着伊晴,这个女的看来
有些眼熟,但是他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裏看过她。
「没事的话就起来,别窝在地上装模作样地扮小可怜。」
韩洛朝伊晴伸出右手,虽然不是他愿意的,但刚刚让她飞跌出去的确是他没
错,基于道义责任,他应该要确认一下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受伤。
「我……我没事。」那张令她朝思暮想的脸孔就近在眼前,伊晴突然间变得
神经质了起来,就连说话都无法用正常的速度,频频结巴。
这女人是怎麽了真的跌坏脑子了吗刚刚明明是一副「恰北北」的模样,
怎麽一看到他的脸就变成小结巴了
该不会又遇到一个花痴了吧韩洛嫌恶地撇着唇,最近这种女人真的很多,
他的生活已经尽量低调了,倒贴上来的女人还是多得吓人,就连随便走在街上也
会碰到……
啊!这女人该不会是故意朝他撞过来的吧只爲了想引起他的注意力,哼!
真是的,他碰过太多这种心机重的女人了。
攀着韩洛的大掌,伊晴藉势在湿淋淋的地闆上站了起来,她连忙整理着自己
的仪容。竟然会在赶到同学会之前就遇见韩洛,这可能是老天爷给她一连串玩笑
之后的奖赏吧!
「下次走路小心一点!」韩洛可没时间瞎搅和,他还有个重要的约会得赶去。
但当他转身准备走人的时候,等在大马路黄缐边的爱车车窗缓缓地降了下来,
车内的好友左庆太朝着他这边大叫着。
「喂!你是伊晴对不对是不是要赶去天希饭店的大学同学会雨下这麽大,
你招不到计程车的,干脆跟我们一起去吧!」
伊晴讶异地指着大叫的人,「左庆太你怎麽会在这裏」
她记得左庆太是这次同学会的主办人之一,但同学会的时间早已经开始了,
他怎麽还在外头閑晃
伊晴害羞地朝左庆太笑了笑,她真高兴自己被他给认出来了。
「她是我们班的同学」韩洛讶异地瞪着伊晴腼腆的笑脸,难怪他对她有种
似曾相识的感觉。「伊晴伊晴……印象不是很深刻耶!想不起来。」
听到韩洛一直叫着自己的名字,伊晴的脸都红了。
「那当然啊!她以前都嘛在班上要孤僻,上下课都是一个人静静地来、静静
地走,你不记得她是很正常的事情啦!」
没想到左庆太竟然这麽清楚自己的个性,伊晴尴尬地不知该接什麽话才好。
韩洛带着怀疑的目光瞪着伊晴,她看起来真的是畏畏缩缩的,哼!这麽不开
朗的女人,难怪同班四年他却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们两个快点上车啦!雨愈下愈大了,还有,我们迟到很久了,等下我这
个主办人会被嘘死的……」
在左庆太的催促之下,韩洛和伊晴只好赶紧上车,然后韩洛的黑色跑车便挤
进长长的车阵之中,往天希饭店的方向前进。
坐在最偏僻的位置上,伊晴在用餐时不停地偷瞄着正与同学们聊天的韩洛。
他一直都是天生的发光体,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极度吸引衆人的目光,让
人舍不得将视缐移开。
伊晴还没完全从刚刚的惊吓之中回过神来,心还在怦怦怦地乱跳着。他…
…他刚刚叫了好几次她的名字耶!
伊晴拿起膝上的餐巾擦拭着一直呈现微笑状态的唇角,眼神依旧牢牢地跟在
韩洛的身上不曾移开过。
他的身形比大学毕业那年更加壮硕了一些,发型也变成规规矩矩的西装头,
但脸上那道充满邪恶气质的笑容却一点都没有改变。
一边跟着几位女同学聊天,伊晴的目光追随着韩洛,仿佛回到过去的时光,
她从来就只能这样躲在一旁偷偷地望着他。
此刻,围在韩洛身边的唐盼盼、田雅纯和叶水心,都是他们班上的美人儿,
甚至还是系上公认的系花呢!
她们三个都曾经是韩洛的女朋友,前后分别交往了一段时间,但是在毕业前
就分手了——这些和韩洛有关的八卦消息,每一则伊晴都清清楚楚地记在心底。
爲什麽她们总是能跟韩洛聊得那麽起劲、那麽高兴而且韩洛看起来好开心
呵!
伊晴被自己心底嫉护和吃醋的情绪给困住,心微微地酸涩了起来,不管过了
几年的时间,她依旧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像她们一样大大方方地站到韩洛身边,
微笑地与他聊天打屁。
她多想亲口告诉韩洛,她已经偷偷喜欢他好久了;没想到韩洛此刻就近在眼
前,她却龟缩在最角落的位置,像以前那样怯懦地偷窥着他。
这几天她一直在自我催眠,这次的同学会是一个绝佳的契机,再次见到韩洛,
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勇敢地说出来。
但她现在在做什麽除了躲在角落偷看他之外,她根本什麽也不敢做,别提
向韩洛表白心意了,她连走到他身边去跟他攀谈的勇气都没有。
刚刚坐进韩洛的跑车时也是,她因爲太兴奋、太紧张,一路上都缩在后座裏
半声不敢吭,要不是左庆太偶尔回过头跟她聊天的话,她一定早在后座石化成人
体化石了。
「嗨!伊晴,你在看谁啊看得那麽专心」旁边突然插进一个声音,打断
了伊晴回想的思绪。
「没、没什麽啦!我只是四处看看大家是不是都变了……」
伊晴侧过身子,发现跟她讲话的人是以前每次做分组报告时,都会收留她做
组员的白可莉,算是伊晴在班上最有话聊的同学。
「你倒是一点都没变嘛!」白可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伊晴。「还是跟以前一
样,只会躲在角落偷看韩洛。」
伊晴听了之后大吃一惊,脸上的表情都僵硬掉了。「可莉,你、你怎麽会知
道……」
伊晴紧张地四处张望,还好坐在她们附近的同学都在跟自己的伴儿聊天,应
该没有听到。
「喂!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好不好」白可莉扯着了然的笑容。「况且,
当年我们班上的女生有哪个不被韩洛迷得七荤八素啊我这句话随便对其他的女
同学说,八成也都会正中一击啊!」
露出尴尬的笑容,伊晴只好将自己偷瞄韩洛的眼光给收回来。「我……我没
有偷看他啦!」
「都几岁的人了,还在玩暗恋的游戏啊」白可莉嘲弄地望着伊晴。「伊晴,
你该不会毕业之后的这几年还在偷偷地喜欢韩洛吧」
「我……」伊晴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
「明知道没希望,还是早点放弃吧!你知不知道韩洛已经跟上新集团的大小
姐罗黛娜订婚了根据报纸的消息,他们的婚期是今年年底,你应该有看到那则
消息吧」
伊晴颓丧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我有看到那篇报导。」
她还记得看到那篇报导时,她整整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肿着两泡眼睛去公
司上班,老闆娘还以爲她发生什麽事了,拖着她进休息室裏去逼问哩!
「那你还暗恋他没见过像你这麽死心眼的女人耶!」白可莉往韩洛的方向
瞄了一眼,然后不屑地继续批评着。
「你看,都已经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了,他还跟以前交往过的女人有说有笑,
像这种花花公子,怎麽值得你这样死心塌地暗恋这麽多年呢」
「那个……可莉,我们这麽久没见面了,不要一直讨论这个话题好不好」
伊晴简直快要尴尬死了,她一直以爲她喜欢韩洛的事没有任何人知道,没想
到却被看出来了。
她刚刚发着呆偷看韩洛的样子,一定很明显吧!
不,应该说她从以前在学校开始,心思眼神都跟着韩洛转的时候,就已经被
白可莉看出来了吧
这种时候也只能以尴尬的微笑和转移话题来逃避白可莉的逼问啦!
「聊聊彼此的近况吧!可莉,你现在在哪裏上班啊」
伊晴抽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对方,虽然是间小贸易公司的会计兼总务秘书,老
闆却坚持要印好多盒名片给她,还要她四处去散播,好打响他们公司的名号。
「名扬贸易做什麽的啊」白可莉接过伊晴递过来的名片,瞄了一眼上头
的职位。
会计、总务助理秘书这种职位也有名片可以发啊真是令她大开眼界。
「我们是一间玩具进出口公司,主力是放在进口圣诞节玩具以及出口学龄前
儿童玩具……」
才刚介绍了一点点,伊晴便沈默了,因爲她的眼角馀光瞥见韩洛和左庆太正
并肩往她们这边走过来。
「可莉,跟我们一起去管理室好不好你们家饭店的服务生态度有点差劲耶!
同学们要果汁没果汁、要红茶没红茶、要冰块没冰块的,小心同学会结束之后我
去抗议退费喔!」
左庆太猿臂一伸,白可莉整个人凌空跃了起来被空投进他的怀抱裏去。「你
躲在角落干嘛在开导自闭症儿童啊」
左庆太恶质地消遣了伊晴一句,同时招来两个女人的白眼。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白可莉捏了左庆太的手臂一把,然后转过身
抱歉地望着伊晴。「不好意思喔!你不要在意,他这个人最喜欢乱讲话了。」
「……没关系啦!我不在意的……」
伊晴干笑了数声,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左庆太这样子取笑,而且,她从很小
的时候就是这麽封闭,不善与人交际的她真的挺像自闭症患者的,也难怪左庆太
对她的「印象」会如此深刻。
「你们……你跟他是……」
有些讶异看到白可莉与左庆太这样亲密地抱拥在一起,那旁若无人的拥抱和
亲昵的感觉让伊晴好生羡慕。
不过他们俩到底是什麽时候开始变成一对的呀伊晴记得以前他们在学校裏
好像总是吵吵闹闹的呀!
难道他们最后终于吵出火花了吗呵呵……好好喔!真替他们高兴。
羡慕之馀,伊晴的眼神又不自觉地往韩洛的身上飘去。
他虽然站在他们身旁,手中却握着手机不知在跟谁讲电话,表情有些严肃,
刚刚那些邪气的笑容全然不见踪影。
「韩现在变成妻管严一族了,我看他还没成爲黛娜的老公,就已经先变成黛
娜的奴隶了。」
左庆太这番调侃的话语,让伊晴的心情瞬间低落。
韩洛已经有未婚妻了,年底之后他就要跟那个幸运的女人一起走过红毯,共
谱他们爱的故事,而她只能躲在自己的角落,默默地思念着他。
第二章
从管理室回来之后,白可莉又坐回伊晴的身旁。
「你爲什麽不跟其他同学聊聊天呢一直坐在这裏不闷吗」
「还好,同学们都各有聊天的对象,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加入他们才好。」
伊晴低调地对白可莉微笑着。「反正我从以前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总是不
知道该怎麽去和同学们聊天,孤僻的个性一点都改不了……」
「你跟我不就很有话聊吗」白可莉回伊晴一个亲切的微笑。「伊晴,你应
该要对自己更有自信一点。」
再次露出腼的笑容,伊晴习惯性地低下头去。
她也很想对自己有自信啊!只是这麽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怯懦的人格,不
想也无能爲力改变与生俱来的沈闷个性。
「你呀!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白可莉毫不留情地批评伊晴,都已经出社
会工作这麽多年了,心态却还是这麽封闭,难怪她看起来跟学生时代一模一样,
不管是外表还是心态,根本没有任何改变。
「对不起……」伊晴惭愧的头更低了。
「哎唷!跟我道歉干嘛要过什麽样的人生,是你自己的选择。」白可莉大
剌剌地直笑。「我可能真的是想开导你一下吧!不过我指的开导,是有关韩洛的
事……」
「可莉,我们不要再提有关韩洛的事情了好不好」伊晴有些难堪地低下了
头。「我知道自己一点机会也没有,所以,这麽多年来我只敢偷偷地喜欢他,就
连表现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你有自知之明那是最好,早点看开对你而言是一件好事。」白可莉冷哼了
一声。「这世界上又不是只剩韩洛一个男人,你不要那麽死心眼,快点找别的好
男人交往吧!再继续暗恋韩洛下去,只会毁了你的人生。」
伊晴只能以无言的沈默来回应白可莉的教训。
「对了,听说你刚刚在街上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是橘和韩把你拣来饭店的
啊」白可莉的话锋一转,开始盘问起伊晴不久前发生的事。她口中的「橘」,
是左庆太的昵称。
「嗯!我今天加班,在公司楼下还倒楣地碰到一个怪怪的计程车司机,所以
……」
伊晴还没解释完,就被白可莉给打断了。「伊晴,他们的车上还有别人在吗」
「嗯什麽别人」
「我是问你刚刚车上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在」白可莉脸上泛着一
股莫名其妙的醋劲。「最近橘好像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麽事瞒我,今天的
同学会他可是主办人之一耶!竟然敢给我迟到……」
「没有啊!除了我之外,车上没有别人了。」
「真的吗」白可莉突然间面露忧色,瞥向远方的目光带着深深的疑惑。
「韩最近也很怪,他们哥儿俩不晓得在密谋些什麽,老是躲在我看不到的地
方鬼鬼祟祟地交谈,我还以爲……哼!算了,橘要是敢再偷吃被我捉到的话,我
一定翻脸跟他翻脸!」
「左庆太他……曾经噼腿过啊」
这个新兴名词伊晴还是从公司裏的小妹那儿学来的哩!最近的年轻人很流行
噼腿,只交一个男朋友或女朋友的人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逊掉了。
公司的小妹曾经说,她的一号男友长得非常帅,带出去约会让她很有面子,
但是他却是个穷光蛋,一个月看一场电影对他来说都是件奢侈的事,更别指望他
会替她出电影票的钱;二号男朋友长得还算OK,但出手比较阔绰,跟他出去约
会不管做什麽,都是他掏腰包付钱;而三号男友能够拥有她的时间非常短暂,只
有另外两号男友不能陪她的时候,她才会召唤他出来,偶尔替她跑跑腿、买买便
当地当个杂工……
伊晴真的搞不太懂现在的年轻人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麽,公司的小妹每天下班
都已经晚上六、七点了,她真的有那麽多时间可以分配给三个男朋友吗
唉!可能是她真的老了吧!人家说差三岁就会有一层代沟,她跟公司小妹之
间足足差了有三大段「鸿沟」哩!怎麽可能会理解他们的心思、行爲咧
「橘曾经被我捉到过一次。」白可莉恨恨地说:「他跟一个贱货在东区一家
pub裏喝得烂醉,两个人躲在厕所裏面都脱到只剩下内裤了,他还敢跟我辩说
他是被那女的给陷害……」
白可莉一想到那天的事就气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我都亲眼看到了,他
还不承认,硬说他是被设计的,可他的手在那骚货身上摸来摸去的,我一想到就
有气,呜……」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把伊晴吓了好大一跳。
「可莉,你不要哭了啦!那个……哎唷!我不会安慰人啦……」
「橘最讨厌了,你知道吗他总是仗着他长得帅、吃得开,就一天到晚跟别
的女生眉来眼去的,天知道他到底把我放在哪裏……」
正当伊晴左右爲难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左庆太突然间蹦了出来。
「我把你放在我的心裏呀!傻瓜可莉,你不要每次都翻那笔旧帐出来糗我好
不好」左庆太伸出双臂搂住白可莉。「我真的是被陷害的啦!天地良心,我从
来没有做过背叛你的事情。」
「哼!鬼才相信你。」
「可莉,真的啦!我真的没有……」
「我不听、我不听啦!」白可莉捂住耳朵,偎在左庆太的怀抱裏撒泼。
「你今天真的很别扭耶!可莉,不要在同学的面前让我这麽难堪啦!不哭了
好不好」左庆太指着伊晴,求饶地望着依然低头哭泣的女友。「你这麽爱吃醋,
伊晴会取笑你的喔!」
「不会啦!」伊晴露出尴尬的笑容。「对了,爲什麽你们都喊左庆太爲橘啊」
通常像这种尴尬的时候,转移话题才是正道。
「这个变态几年前突然间变得超级喜欢橘色系,不仅挑染了橘色的头发,还
常常爱穿橘色的T恤或衬衫,把自己搞得跟颗橘子一样,所以我们才会开始这样
子叫他。」白可莉一想到这件事,忍不住便破涕爲笑了起来。
「真高兴我的嗜好这麽能够取悦你。」左庆太轻拍着她的脸。「你高兴怎麽
叫就怎麽叫,我一点怨言都不会有的。」
左庆大意有所指的邪恶微笑让白可莉羞红了脸。「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耶!」
「好,我是讨厌鬼、大变态,这样可以了吧乖,不哭了喔!」左庆太依旧
嘻皮笑脸地哄着白可莉。「你是白,我是橘,这两种顔色配在一起说有多搭就有
多搭,我们是天生的一对,所以,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不好我不会对你以外的
女孩子动心的。」
这教人脸红心跳的誓言,让在场的两名女性都晕红了脸。
甜到心坎裏去的白可莉,软化了刚刚别扭的态度,更往左庆太怀裏蹭去;
而羡慕不已的伊晴,望着眼前这对登对的有情人,不禁想到自己悲苦的单恋。
她可能永远都得不到心爱的人的拥抱吧!
「橘,韩到哪裏去了怎麽都没看到人」
「他啊!从进来之后就到处被女同学们给缠着灌酒,我看大概是喝醉了,刚
刚他跟服务生要了个房间上去沖凉解酒了。」左庆太朝白可莉勾起一个邪恶的微
笑,低声在她耳边吐着热气。「可莉,我看我们也上楼去沖个凉好不好
我现在热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耶!「
「你讨厌啦!干嘛这样子讨厌鬼!色魔!」白可莉瞪了左庆太一眼,示意
他身旁还有伊晴的存在。「你自己上去沖啦!我才不理你……」
「我一个人去有什麽意思哈哈哈……快!跟我上去。」左庆太执拗地拉起
白可莉,然后转身抱歉地望着伊晴。「不好意思啊!伊晴,你去找其他同学聊天
吧!可莉我要带走了。」
「呃……你们请便,我再去拿点东西吃好了。」伊晴面红耳赤地逃开那对甜
滋滋的情侣,再在他们身旁待下去的话,她都要变成糖水了。
「不要啦!橘,你是今天的主办人耶!怎麽可以先落跑会被同学们骂的…
…」
「我只是主办人之一,反正还有其他两位同学在撑场面,没关系的啦!」
左庆太笑嘻嘻地挟持着白可莉往餐厅出口方向走去。「走!不准拒绝我。」
看着两人打打闹闹地离开餐厅,伊晴不禁羡慕地望着他们拥抱在一起的背影,
谈恋爱的感觉真好,可莉看起来好幸福喔!
唉!真的好羡慕他们,她到现在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感觉好凄凉喔!
白可莉走了之后,伊晴试着想去找几位同学聊天,不过,因爲她一直有些心
不在焉,再加上她以前本来就跟这些同学没什麽交情,所以勉强聊了一会儿之后,
便放弃地走回原本坐着的角落。
韩洛不在,她留在这裏一点意思都没有。
没想到今晚只看到韩洛一下下而已,唉!她还以爲可以整个晚上躲在一旁偷
偷看着他呢!
伊晴决定早点回家去休息,将盘裏的食物吃光之后,便向另一位主办人赵海
清告辞。
离开之前,伊晴去了趟洗手间,没想到却在那裏碰见韩洛的未婚妻罗黛娜,
她正和一个女性朋友在洗手台前面站着聊天。
伊晴在报纸上看过罗黛娜的照片,所以在洗手台前对上眼的那一刻,她讶异
地瞪大双眼,随后马上躲进厕所裏去,侧耳倾听着外头的对话。
「奇怪,我刚刚问过柜台,柜台的服务人员明明说洛在七O三号房,可是我
上去之后勐按门铃却都没有人应门,打内缐进去也没有人接,洛的手机也是关机
状态,真不晓得他在搞什麽鬼」
「他会不会跟别的女人在房间裏偷情啊黛娜,你要小心一点,你那个未婚
夫实在长得太帅了,又小有家産,我想一定有不少女人愿意倒贴过去缠上他。」
「就是啊!他迟迟不肯点头答应跟我结婚,我也在猜他是不是另外有女人,
所以才会偷偷跟着他到他的大学同学会裏来的。不过,我看刚刚那些女人都不怎
麽样嘛!不像是洛会喜欢的类型,没有一个称得上是有姿色的,看来是我太多心
了!」
罗黛娜一边说,一边检视着镜中完美的自己。「哼!我们走吧!回去了,再
晚的话要误了我的美容觉时间了。」
直到确定她们已经离开之后,伊晴才从厕所裏走出来。
韩洛在七O三号房、韩洛在七O三号房……
心裏一直念着这句话,当伊晴再度回过神之后,人已经站在七楼的电梯口外
了。
就算知道韩洛在这裏又怎麽样呢她又不可能进去找他,只是……她真的好
想再看看他,就算只看到一眼也好……
其实今天晚上她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伊晴回想着今晚从撞到韩洛那一刻之
后的所有回忆,不但碰到了韩洛的胸膛,还坐上了韩洛的车,今晚绝对是她这辈
子最幸福的一天。
她不禁向老天爷祈求着:在她死心回家去之前,再让她看韩洛一眼吧!
前方突然响起一连串的敲门声,吸引了伊晴的注意力。
「韩先生、韩先生,客房服务。」
推着餐车的服务生敲了好几次的门,都没有得到回应,站在电梯口的伊晴不
禁担心了起来。
左庆太刚刚说韩洛好像喝醉了,不晓得他一个人待在房间裏会不会发生什麽
意外呢伊晴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正当服务生准备推着餐车离开的时候,七O三的房门缓缓地打了开来。
「你怎麽这麽慢啊」韩洛醉醺醺地倚在门边,望向外头的眼光失去了焦距。
「还不快点进来」
「韩先生,我是来送餐点和酒的。」看到客人的身上只绑着一条浴巾,服务
生的额头上出现三条斜缐,不过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员工,他面不改色地讲着自己
的台词。
「喂!你快点……进来啊……咦怎麽是个男的」韩洛口齿不清地对着门
口的服务生咕哝着。「橘……不是瞒着可莉……替我找了个妹……吗」
「这……」服务生不知该如何是好,看来这位韩先生真的是醉到迷煳不清了,
他等的应该不是客房服务。不过上头既然送了单,他还是得把东西送到才行。
「韩先生,请您让让,我把餐点送进去之后马上离开。」
也不知道是着了什麽魔,一看到韩洛醉醺醺的样子,伊晴的双脚自动地往七
O三走去。他醉成这样一定很不舒服!一心一意想要照顾他的伊晴,根本没想到
后果。
当她站到韩洛的面前时,韩洛突然伸出双手捉住了她。
「唔……等你好久……了……」韩洛醉得分不清楚方向,也没仔细看清楚眼
前的人影到底是谁,就捉着她往房间裏走。「你还不快点……进来……」
「咦韩洛你……」莫名其妙被韩洛给拉进房裏,伊晴跟送餐点的服务生擦
身而过时,接收到服务生投过来的暧昧眼神。
「原来韩先生等的人是你,餐点都已经送到了,请慢用。」
服务生出去之后,伊晴忐忑不安地望着韩洛。他刚刚好像提到可莉的名字,
难道,韩洛在等的人是可莉吗
可是,可莉不是左庆太的女朋友吗韩洛和可莉之间难道……有不正常的关
系吗
拉她进房之后,韩洛仰躺在大床上痛苦地呻吟着,他今晚安排了一出精采好
戏要给罗黛娜看,没想到却被楼下那群女同学们给灌醉了,要了个房间沖过澡之
后还是很不舒服,结果便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他一直睡得很沈,直到刚刚被吵醒爲止。
「韩洛,你还好吗」伊晴到浴室拧了条毛巾,替韩洛擦拭着额上的汗水。
感觉到脸上传来一阵湿湿的冰凉感,韩洛舒服地躺在床上享受对方的服务,
睡意浓浓地将他的意识给掩盖住,接着又跌进深沈的睡眠中去。
轻抚着韩洛的脸,伊晴只觉心跳愈来愈快速,脸红得比醉酒的韩洛还要厉害,
她幻想过千千万万遍,自己有一天能够这样待在韩洛的身边,轻轻地抚摸着他帅
气的脸庞、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只不过她从没奢望有实现的一天。
也许是老天爷补偿她今天受到的种种委屈和一连串的霉运,才让她得以如此
靠近韩洛吧!
房间裏除了她和韩洛之外没有别人,伊晴想到白可莉今天告诉她的话——到
了年底,韩洛就属于别的女人了,她永远没有办法拥有他……
就算只有一秒锺也没有关系,她想要拥有韩洛。
伊晴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气缓缓地低下了头,颤抖的唇瓣轻轻碰上韩洛的,他
唿出的鼻息泛着浓浓的酒意,不过她一点都不介意,因爲,做坏事的人是她。
伊晴轻轻碰了他唇一下之后就马上离开,苦笑地望着他。她不知道该怎麽接
吻,很想碰触他却又害怕吵醒他,最后只能儍儍地偎在他的身旁凝视他的睡顔。
伊晴一直盯着韩洛看,舍不得眨眼,生怕眨眼那瞬间会少看了一眼。
指间滑过他脸上粗黑的浓密眉毛,伊晴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她最喜欢韩洛脸
上这两道极有精神的浓眉,她以前曾经费尽千辛万苦借来班游照片的底片,偷偷
跑去加洗一张韩洛的独照,那张照片是韩洛发现自己被镜头锁定后,露出的一个
十分不以爲然的不屑表情。
伊晴将那张照片放在自己的梳妆台上,偶尔还会对着照片中的韩洛说话呢!
看到韩洛如此熟睡,仿佛对他做什麽都不会醒似的,伊晴的胆子慢慢变大了,
她俯低了身子,慢慢地靠近他的脸。
刚刚的那个轻吻,让她的心跳变得好快好快,既然都已经做过一次坏事了,
也不在乎做第二次,反正韩洛睡得那麽熟,她好想要再偷亲他一次……
错过这次机会,她以后再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好运!伊晴儍儍地盯着韩洛红
润的唇,一边心理建设着:没有人会看到的、没有人会看到的……
当她的唇再次碰触到韩洛的时候,她不像第一次偷亲时那般狼狈地马上撤离,
反而慢慢加重紧压他唇瓣的力道,怯怯地伸出桃红色的小舌舔着他的唇瓣。
在沈沈的睡眠迷雾中,韩洛闻到一阵淡淡的清香,睫毛的地方也好痒,好像
有人拿着羽毛在他的脸上乱挥似的。
他伸出手,果然触碰到热热的体温,那柔滑好摸的肌肤让他不自觉地兴奋了
起来,今晚是谁在他的床上呢他想不起来,毕竟有太多的女人对他投怀送抱,
尤其是在这种醉酒的夜裏,他隔天醒来可能连身边的人是谁都记不起来。
这种浪荡的生活没什麽不好,他已经自由自在惯了,所以他根本不想结束单
身,偏偏家裏的一干长辈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逼他非得娶家族企业合作伙伴的
罗家大小姐不可……
一想到罗黛娜,韩洛便记起自己今天安排好的一场戏。
他知道罗黛娜对他极有好感,所以才会答应家长们安排的婚事,但是罗黛娜
极爱面子,如果让她知道他根本无意放弃在外头拈花惹草的坏习惯,她一定会放
弃跟他结婚的念头。
双臂一伸,韩洛搂住身旁的女人,准备开始演戏。
已经醉昏头的韩洛完全忘了要看戏的那个人根本不在场,还以爲所有的事情
都照着他的计画在进行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