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姻闹剧

今天晚上下着暴雨,我打印好最后一份计划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明天我
要飞往重庆,好好回家睡一觉,明天早点去机场吧。
我靠在电梯的按键旁,静静的想着怎么办,下大雨,估计不好打车。正在这
时,电梯在十楼停了,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往里站,害怕得背脊发冷。门开了,
进来了,还好,是一个人,我松了一口气,虽然是男人,好歹是个人。默默的站
着,谁也不说话,一直到一楼,电梯停了,我走了出来,他继续往地下停车场。
我在大厦门口站了很久,就是打不到车,没逢雨天就这样,广州人太多了。
正沮丧着,一辆银色的停在我面前,我抬头看,车窗打开,是刚才电
梯里的男人,他朝我招手,说太晚了,打不到车,坐他的车走吧,我看看表,忧
郁了一下,还是上车了。
车上放着钢琴曲,他问了我住什么地方,我告诉他,他很惊讶的说:“原来
真的顺路啊。”我笑了笑,男人都这样,装吧。
我看着窗外的雨,想起了和萍一起淋雨的日子。车很快就到了我住的小区,
我在B12 下车,向他道谢,就再没说什么了。他却把车开向了B15 的地下停车场。
难道他也住这个小区吗?不可能吧。我上了楼,洗澡后开了电脑,看了一会
小说就睡了。
重庆的天气真让人不敢恭维,天天阴雨绵绵,吃的又太麻太辣,整整一个星
期,我都是饿着肚子办事,还好,事情办得很顺利,签了一个大合同。看来今晚
可以放松了,明天下午的飞机,还可以睡个懒觉,来了重庆,怎么也要去看看美
女了。我选择了步行街,边走边看,难怪人家说做男人一定要活在重庆,太多美
丽女了,身材火辣,我们身为女人的人,真是惭愧。
回广州的飞机上,旁边坐了漂亮的女孩,我故意和她说话,原来是重庆人,
去广州探亲,我们攀谈起来,小美女话很多,很直爽,我喜欢,她问我是做什么
的,我说做服装销售,一说牌子,竟然是她喜欢的,结果她崇拜死我了。我们一
直聊到广州,最后留了电话,我直接打车走,她说她有车来接,我们就分道扬镳
了。
回来忙了一个多星期,这个星期天我决定不加班好好的休息,我很早起来在
小区跑步,结果撞见了那天送我回家的男人,他在练太极,哈哈,这么年轻练太
极,我第一次见啊,他和我打招呼,我笑了笑。大白天的,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长得很帅,可惜了啊,我不喜欢,家里有姐姐或妹妹,我会考虑让她嫁给他的。
跑完步,我就在水池边看鱼,他过来了,他说他和我同栋楼办公,是做广告
的,祖籍在重庆,真是的,重庆女人漂亮也就算了,连男人都长得那么帅,嫉妒。
这时有人在说重庆话,我回头一看,天,美女,那个重庆美女,竟然在叫这
个帅哥,最后搞清楚,是兄妹俩。
结果就是后来的日子我有事没事老去B15 找这个重庆美女,顺便在他们在蹭
饭,虽然菜都很辣,可我还是装着很享受的样子。重庆美女叫小小,哥哥叫旭,
我们混得很熟,我以为,小小会被我征服的,谁知道,闹剧开始了,旭喜欢上了
我,小小为我俩牵线,而小小喜欢的是旭的同事华。
我约小小吃饭,旭总是一起来,我每次都很期待,但每次都很失望。这个女
孩子很开朗,我喜欢她。可她和我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才能和她说明白呢,
要是她不喜欢我怎么办,她会觉得我的,可能连朋友也做不了。就这样拖拖
拉拉的,我们老是见面,可又没有任何机会,很心疼的感觉。
终于有一天,小小告诉我她谈恋爱了,然后和我说好多好多关于华的事情,
他们看起来也很般配,我始终是个女人,哪怕再喜欢她,说出来她也不会明白的,
我只好在背后默默的看她。
旭其实对我很好,是一个很细心的男人,做事很得体,我有时在想,要是我
是个正常的女人,或许会嫁给她,可偏偏就这样了。
我的工作照常很忙,齐总的海外计划也推广得很好,她最近也回到了广州,
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普通朋友,经常一起吃饭,一起聊天。
有一天我和齐总在吃饭,小小给我打电话,听声音都快哭出来了,我接了电
话就赶紧回去,在小小家里,我看到了哭得稀里哗拉的小小,好半天才止住眼泪,
原来华有别的女人了,我气得牙痒痒的,这个臭小子。可小小哭过之后又说,叫
我们都装着不知道,她也装着不知道,她要继续和他在一起,什么道理啊,这样
委曲求全?我太恨了。放我手里,我一定好好的呵护着的。
结果这小小也真是,华一给她打电话,就飞也似的跑去见面了,把我独自留
在他们家里,看到旭的冰箱里有不少啤酒,我就独自喝起来,我喜欢的人啊,怎
么就这样了呢,难道她的眼睛就看不到我的存在吗?
就这样喝着,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恍惚间有人扶我,有人给我擦脸,有
人抚我的额头,很细心很温柔的,像萍的感觉,终于我忍不住流下了泪,心里真
苦。
那双温柔的手啊,轻轻的拭去我的泪水,我真希望这一刻停住,永远不要醒
来,接着,温暖的唇吻了下来,这种温暖传遍了全身,我紧紧的抱住了眼前模糊
的身影,如果是萍,我再也不要再分开。
热烈的吻在我的脸上不停的亲啊,我觉得好晕,使劲的想说点什么,却一个
字也说不出来,只有紧紧的抓住这个影子,忽然我被腾空抱起,我不知道自己会
去哪里,只是心里好温暖,我又落到了软软的床上,我抱着的影子似乎要离我而
去,我怎么抓也抓不住,嘴里急得大喊,亲我,抱我,求你不要离开。
热烈的唇再次回到了我的脸我的唇,衣服被脱下了,身体被抚摸着,我无力
的到处乱抓,始终什么也没抓着,我被温柔的爱抚着,我梦咿着,下面忽然插进
来东西,很硬也很暖和,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它给我温暖,给我充实的感觉,
我低喊着,可是嘴巴很快被亲住了,就这样纠缠纠缠,我就这样半梦半睡、、、
忽然觉得阳光好刺眼,睁开眼睛,看到了蓝色的窗帘,怎么这么陌生,头痛
欲裂,我拍拍脑门,似乎想起了什么,我一看旁边,吓得我跳下床来,怎么会这
样?怎么会?旭也张开了眼睛,微笑的看着我,我看到扔在床下的纸巾,太荒唐
了,我大叫,旭赶紧过来抱住我,按住我的嘴,可是已经迟了。隔壁的小小听到
了声音,打开了我们的房门,她既惊奇又开心的看着我们,我把头埋在旭的胸前,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怎么可以这样。
慌忙的逃回家,我坐立不安,我做了这样的事情,太可怕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刻意的躲旭,我加班,我不回家,我出差,这样一躲就半个
月,旭写了信送了花到我的办公,信里说是真的喜欢我,那晚并不是趁人之危,
是实在太喜欢我了,况且我还拉住他不放,我看着这信就觉得丢脸,他说他要对
我负责,要和我结婚过一辈子,太可怕了。
为了躲旭,我主动申请去温哥华拓展市场,齐总也似乎看到我的不对劲作为
好朋友,她帮我申请了签证,就这样,我来到了温哥华,在温哥华的这段日子,
我并不轻松,脑袋里总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无法专心工作,而且总觉得体力不
支,老觉得累,除了工作,我就是睡觉,勉强过了一个月多总算是把工作上的事
情定了下来。
齐总也来温哥华了,这边的生意其实应该能做大的,华人很多,齐总来看我
的时候觉得很意外,觉得我胖了一点点,丰润了很多,我说那是肯定的,在这里,
我除了工作就是睡觉。这天和齐总去海边吃海鲜,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很喜欢的
海鲜,吃到嘴里竟然想吐,想勉强吃几口,最后还是没忍住,吐得胃都痛了,以
为得了急性胃炎,齐总赶紧送我去看医生,结果出来令我们俩都快晕到,我竟然
怀孕了。
齐总问我的打算,我摇头,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真是太意外了,我以为
那段可恶的男女×××可以一笔抹去的,谁知竟种下了种子,这个该杀的旭,我
该拿你怎么?要你负责么?腹中的孩子,我该拿你怎么办?你无辜对么?做为女
人,我不自觉有了母亲的那种慈爱,舍不得啊。
我只好把工作的事情撂下给齐总,回到了广州,打开空了一个多月的房子,
邮箱里塞满了信,全都是旭写来的,看完信,我更无语了,旭是一个很优秀的男
人,事业有成,为人又好,作为终身伴侣来说,是很不错的选择,可感情的事无
法勉强,我无法爱上他。
我决定约旭见面,给旭打电话的时候我的手在颤抖,我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
件事情,可还是要面对。
旭接到我的电话激动得语无伦次,在珠江边,我们见面了,他跑到我身边,
用手使劲的抓住我,狠狠的说: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你怎么可以这样离开?

看着比以前瘦削的他,我无语,他肯定找我找疯了,
“你可以打我骂我恨我,但我求你不要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我很惭愧我对
你做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真心的爱你,发生那样的事情
我是情不自禁的,绝对不是故意占便宜,我要对你负责,我要对你好一辈子。”
旭抱着我对我说了这一切。
那一刻,我动摇了,或许,我可以生下这个孩子的,或许我可以尝试接受这
个男人的,我该怎么?无数的问号在我心中。我缓缓的掏出在温哥华的医生纸,
旭接过一看,他笑了,他伸手过来摸我的腹,我躲开,他说他一定会尽快和我结
婚,我看着他那欢喜得像孩子一样的脸,心里唉气。
对于了腹中的孩子,我觉得惭愧万分,也忧郁万分,经不住旭半个多月的游
说,我终于给我的亲姐打电话了,我没有说太多,姐姐也不知道我的性取向,我
只告诉他,我怀孕了,这个男人是个好人,他想和我结婚,姐姐说,年纪也不小
了,结婚吧,我的姐姐三年前就已经结婚了,就是一直没怀上孩子,检查说身体
有点问题,也是因为这样,我才想留住腹中的孩子,我虽然是拉拉,但是我还是
想有个孩子的。就这样,和旭一起回杭州看父母,父母亲第一次见我交男朋友,
而且旭人长的一表人才,性格又好,事业有成,真是无法挑剔的,父母很爽快的
答应下这门亲事。
然后有跟旭回到了重庆,他的父母也很热情的接待了我,听说我有了孩子,
她的妈妈还再三叮嘱旭要好好照顾,什么都不让我干,皇后般的生活,我却没有
一点喜悦。
回到了广州,我继续上班,早孕的反应折磨着我,我每时每刻都考虑要不要
离开,我很茫然,甚至有点丧失了思考功能,总是傻傻的呆坐着什么也做不了什
么也想不到。工作也是别人帮忙做的多。
旭却热情得很,在考虑换更大的房子,希望孩子有更大的空间,在安排结婚
的事情,我告诉他说,我不想搞太隆重,我们旅游去吧。旭想想也同意了我的意
见,说我有孕在身,不搞婚礼也是好的,这样就不会太累了。
买房,装修,买家具,这些事情紧罗密鼓的进行着,我就像一个局外人那样
对一切都漠不关心,旭毫无怨言的打理一切,还担负起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有时
面对他,我良心发现,觉得这样是害了他,不爱他,但是又占据他整个人生。但
一想到自己同样被他害到这样,就冷冷的对他,矛盾啊!
新房很快的就入住了,我独自占据着大房间,旭被我赶到了隔壁的客房,我
对他说我孕期反应,睡眠不好,想一个人待着,他也同意了,其实他很疼很疼我,
什么都迁就我,绝对的好好先生,可是我无法接受他触碰我的身体。
这天父母从杭州飞来广州看我们。旭和我一起去机场接了父母,然后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父母和旭聊得很好,我在旁边看着他,英俊的面容,很好的脾气,
甚至觉得他有一颗善良的心,忽然就想,我们好好过日子吧,为了父母,为了孩
子,我们像朋友一样相敬如宾的过日子吧。
旭给夹菜,他抬头看着我,我对他笑了,很久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我对他笑
了,他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眼眶刷的就布满了泪花,我伸出手,在桌子底下握
住他的手,他也紧紧的握住我,那一刻起,我真的起了好好过日子的念头。
吃完饭出来,我们站在饭店门口等旭把车开过来,我和妈妈闲聊着,忽然,
我被狠狠的拖倒在地,我觉得背重重的着地了,痛得我泪水直流,接着听到母亲
喊:“抢劫啊,抢劫啊。”我才知道我被飞车党抢了,我的手提包带子断了,包
被他们抢跑了。我觉得浑身发痛,尤其是腹部,最后迷糊中听到了旭的声音,他
抱着我上了车,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守候在旁的父
母和旭,旭过来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哭泣着说:“孩子没保住。”我的头嗡的一
声响,孩子走了,我刚准备开始接受新的生活呢,怎么就没了呢?怎么就没了呢?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出院回家,父母很细心的照顾着我,我和旭住到
了同一个房间,旭很礼貌的和我保持距离,他不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孩子既然没了,我应该告诉旭要分手了,我不能耽误他一辈子,我也不想委
屈自己一辈子。
送走了父母,我们就去办理了离婚手续,一场闹剧啊,婚前的一次性行为,
导致了一场婚姻,短暂的婚姻,只有五个月的婚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