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的故事

我家是一个大家族,我爹(家规得用正称)是族长,家中的事业是我爹说了算,几个叔叔、舅舅,也就只能在边听命办事。不说这麽多,谈些轻松的,我爹在外虽忙,但是在民初的时代,也没什麽规定能管到有钱人,我有四个娘,这麽说大家明白了嘛?

我妈是排第二,所以我对四个娘的称呼是:大娘、娘、三姨娘、四姨娘。大娘四十七了,但大家闺秀出生保养得好,我爹最是敬她,我娘就不怎样,傻大姐一个,但也就是在娶了我四姨娘後,三十二岁的她生了我,这方家族长的长子,也是之後我爹走了,确定唯一的独子,家业全由我一人继承。(这是後话,暂且不表。)我三姨娘那个生得壮啊!一看就知我爹娶回来是打种用的,可惜生是能生,但都没带把,我平空多长了二个姐姐、一个妹妹(还好有我爹的血统,都漂亮得紧)。我四姨娘就满漂亮的,不比我妈差,小家璧玉型。

我爹经媒婆推荐,看三姨娘真干不出带把的,三十多的时候又娶的。一进门没多久就有喜了,这被全家捧手心似的,碰都不准碰,这把我爹憋的才会再干我妈,嘿!我就是这样因缘济会,被我爹妈给一炮干出来的。

合着我大娘真是不下蛋的鸡,四姨娘这一进我家前後,我妈、三姨娘、四姨娘都各生一个,我娘靠着我这有把的诞生,从此在家跟大娘平起平坐,再没人欺负了(之前三姨娘丈着她能下蛋,着实电过我妈)。

有我以後,我爹也定心了,在外逢场作戏自是还有,但就没再往家里娶了,如果真这样,那本书就出不来了。对!我爹在快五十时,又娶了我五姨娘,这是我大娘第一次跟我爹唱反调,但大家闺秀的她,最後还是同意了我爹的意见,让五姨娘进门了。这是我第一次看我爹结婚,场面就是大,比起小家小户的正娶都强。

第二天,我爹没出面,是我娘她们给新进门的五姨娘立规矩。我是长子,总要见见新姨娘,偏厅里大娘、我娘坐在上首,三娘、四娘坐两边,跟三堂会审似的,我在我娘边坐的。

总管领着五姨娘进来,说句不怕看官笑话,我的魂煞时飞了。五姨娘生得美啊!柳叶眉、瓜子脸、樱桃小嘴一点点,皮肤白嫩的吹弹可破、晶莹剔透;穿旗袍内的身材,跟葫芦似的,脚下跟娘她们不一样,不是花布面的绣花鞋,而是上海最新的高跟鞋,细细的鞋跟,支撑着五姨娘婀娜多姿的身体。

我脸早红了,刚才三姨娘交代该如何修理她的事早丢光了,就这麽看着五姨娘,从大娘那开始敬茶,直到敬完四姨娘我都没回过神直,到我娘推我,我才省过来。

总管喊到「见过少爷」时,我赶快冲到五姨娘身前,没等她从丫鬟手里拿茶给我,我倒抢过给她敬上,嘴里小声说:「五姨娘,我是小威,我是方刻威。」指着我娘说:「她是我亲娘。」五姨娘浅浅一笑,又把我笑蒙了。

怎麽散的不记得了,是我娘拖死狗般的把我拖回去的,隐约中不知谁说的,怪爹吧!说搞个狐狸精进门,老的、小的都被迷住了,什麽跟什麽啊!虽然我真想被迷,可我哪有资格哩!那年我才十二岁。

从此我家的女人开始了小团体,大娘跟我娘一帮,三姨娘、四姨娘是一挂,五姨娘自成一挂,我?我找不到门路支援五姨娘啊!

转眼半年多过去,政局不稳,爹下了大决定,把家迁往香港。安顿好家後,从此香港、上海两边跑。

我在香港的头几年,那可苦死了,街坊都不见了,港仔说的话,刚开始一句不懂,任大的嗓门说话方式,我都以为骂人哩!金头发、大鼻子的洋人,满街都是,伊哩哇啦说的话,更是有听没懂,爹安排了老师来家里帮我们恶补,一年下来,除了几个管事的搞懂广东话,就只我跟五姨娘搞得懂英语(我们广东话早通了)。

十四岁过年,因为内地紧张,爹初六就回上海了,我们在这不熟,没像以前在上海,每天拜年送礼的,不搞到十五是忙不完的。爹一走这家就安静下来,有些当地请的下人,这会回家过年还没回来呢!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娘她们去寺庙上香,我嫌罗嗦没跟,三姨娘、四姨娘不知怎麽整的,反正五姨娘还没去到庙里,就被气回来了,这下我惨了,我在干什麽知道吗?(我想得好,一般上香许愿什麽的,中午一定在庙里吃斋,下午听完经不到黄昏是不会回来的,满屋的女人去上香,我唯一的自由活动啊!)我在五姨娘的房里偷看她的高跟鞋呢!

有红的、黑的、金的,一寸的、两寸的、还有三寸的,有包头的、也有镂空的……看得我是目不暇给。当我正拿着一双黑色、三寸、包头的鞋放鼻头闻呢!门「呀」的被推开,就看五姨娘瞪眼看着我,静悄悄,两人都没发出声音。

我慢慢把鞋放下,不知说什麽好,五姨娘说:「谁让你进来的?!这麽喜欢鞋是吧?你是少爷啊!叫下人去买啊!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嗯!喜欢闻脚臭是吗?

去闻你四妈那贱人啊!合着你犯贱,你三妈的脚够臭,你吃独屎去啊!少在我这丢人现眼!」一顿臭骂劈哩叭啦下来,我傻那不敢动。

再看五姨娘,她竟然哭了,这下事情大条了!我想要闹到大娘那,爹知道了这可怎麽办?我?五姨娘说:「五姨娘,今天是我错了,您别生气,我下次不敢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五姨娘哭得更凶,边哭边说:「谁是你娘!我是贱人,是,是你爹花钱买来的,是被包的,你爹想干、想肏,我就脱了裤子给他入。你那些妈,是正经的了不起,我跟她们一道,会贬低她们。你少爷高贵了,有什麽长短,都我这害的啊!这会你这贱样,又都我教的……」话没完,五姨娘昏了过去,人直直的往前就倒,本能反应,我扑过去接住她倒下的身体。抱在怀里那个爽啊!淡淡的胭脂香及五姨娘的体香,阵阵扑鼻。柔弱无骨的身体,跟四两棉花似的。我把她整个抱起来就往床上放,冲到里间弄了条丝巾,泡了点水回来帮她敷着。

====================================《鬼妻》之二

我不敢去叫下人,怕事情传出去不好办。五姨娘才来,没老下人跟来,她的下人就两港妹,来香港时用的,这过年到都回家休假了,临时从大娘那拨了个老妈子看着的,这会大概不知五姨娘先回来,所以在大娘那没过来哩!

大院子住久看多,这女人病我倒懂一点,听五姨娘这一骂、一说,我知道她定是路上被三姨娘、四姨娘合着点蜡烛了。她一个二十多的小丫头,哪斗得过两三十多的老怨妇,虽不知怎麽被骂,但肯定是毒到不行,这不,回来看到我这做坏,还单心被倒打一扒气昏了。

我一面帮她擦着脸,一面用颤抖抖的手帮她把旗袍第一排的扣子打开,雪白的胸头肉,看得我是性奋不已。没多少时间,我看五姨娘皱了皱眉头要醒了,赶快移回目光,装老实起来。

她睁开眼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别人,知道是我把她放到床上的,看着我说:「谁教你的?为什麽要这样羞辱我?」

我赶紧掏心掏肺的说:「没人教我,打从你进门第二天,我第一次看到你,就魂萦梦牵的忘不了你了。平时人多也不敢跟你说什麽,你又是爹的人,是我的娘,今天第一次逮到机会,只是想满足多年的,是想无法摸到五姨娘本人,鞋子也好。」

她听了我这番露骨的表白,脸也红了起来,感动的说:「这是真的吗?」我自是求佛、告菩萨的,从太上老君、道德天君、释迦牟尼到观音菩萨,都搬出来做保。

她信了我,拿手封了我的嘴说:「别再乱说了,会被天打雷霹的。」长叹一声就不说话了。

我问她她为什麽回来?为什麽哭?她犹豫了会,跟我说了,我猜得还真准,她们进庙时有人夸了一下她漂亮,她客气的回人家一个微笑,就被三姨娘、四姨娘逮着机会狠骂一顿,说什麽不守妇道,最後更拿她以前的职业骂她。

第一次,我第一次知道五姨娘是爹从青楼赎回来的。她问我,知道她曾经是妓女感觉怎样?然後自暴自弃的说:「这下好了,你应该不用再迷我了,赶紧走吧!

别被我这烂女人带坏了。」

我听了後是热血沸腾啊!冲口而说:「就算你是妓女又怎样?就算你被千人骑、万人压(这是三姨娘、四姨娘两八婆骂她的话)又怎样?别说爹要你,就算爹不要你,我要你!谁敢说你什麽,爹在没话说,爹不在我说了算!」五姨娘看着我没有说话,我没话找话的问她:「你哪不舒服?我帮你找大夫去。」她笑着说没不舒服了,听我这麽说她气全消了,想不到这家除了爹外,还有人支援她,她已很开心了。

她皱了皱眉头说:「就是脚好像刚扭到了。」(三寸的高跟鞋啊!摔了跤,我能赶着她没跌伤身体,扭到脚而已,算运气,也是我的运气!)可大过年就去请大夫,怕触霉头,到时又有人要说嫌话了。

我自告奋勇说:「我会!我会!我帮你揉揉就好。」五姨娘看着我说:「你是真会、假会?我看你是藉机想占你娘便宜吧!」这一说,把我的热血是冲得乾乾净净,我愣那直抓头,(说真的,小时家里护院武师有会跌打什麽的,我还真的有跟学了些啊!)这下可跳海也洗不清了,冤啊!

五姨娘看着我愣在那,说:「好了,跟你开玩笑的。我的少爷,你会的话就帮姨娘看看吧!酸酸、痛痛还真不舒服呢!要真不行,也只好等十五再去找大夫了。



我如或大赦,双手颤抖着捧起五姨娘的脚,差点就低头亲了上去,还是五姨娘抽了抽腿说:「怎麽,你到底是会不会啊?」我藉机说:「会啊!我这不是在仔细查看吗?」

凝了凝神,看着五姨娘的腿,还真是有点儿肿,我顺着筋先抓了下,是伤到筋了,骨头没事。我和五姨娘说,要她等我一下,我冲回房里拿了瓶虎骨酒,就又冲了回来,倒了点酒在手心,两手搓热了,顺着五姨娘的腿腕就慢慢地帮她放松,她脚这才扭到又没着力,一会我就帮她调顺了筋。

照道理,我应该把她脚放下的,可我拿眼瞧了一下五姨娘,她闭着眼在那享受哩!我这时色心大起,顺着脚腕开始往脚掌摸去,柔弱无骨似的。摸到她脚心时,五姨娘动了,睁开眼睛问我做什麽,我小声问五姨娘:「脚还痛吗?」她动了动脚说:「嗯!想不到你还真懂,现在真不痛了,可你还捏我脚做什麽?」

我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说:「姨娘我求你,我好想摸你的脚啊!让我摸摸吧!以後我决不再烦你啊!」

五姨娘说:「看不出你还真贱啊!一双臭脚有什麽好摸的?走了大半天的路脏死了!要摸,你去打水,帮我洗乾净了你就摸吧!」我这下像掉到了云哩!管她贱不贱的,冲屋里端盆水,蹲床边就帮她把双脚洗了起来。细白的脚趾,一根根似玉一样,豆蔻的趾甲,我像捧着古董似的。帮她洗完,拿着丝巾帮她擦拭乾,把水倒了回来,一看她把腿收回床上,我心想完了,没得摸了!

五姨娘看我愣着在床边,问我:「洗乾净了、摸也摸了,还想什麽?」我大着胆子说:「姨娘答应让我摸的,我要亲姨娘的脚。」她看着我考虑了一下说:「好吧!」

从床上坐起来,把脚朝我伸了过来说:「要做快做,等会你那些妈回来,撞见了我可担当不起。」

我蹲下来,抱着姨娘的脚放鼻子上就闻,伸出舌头顺着她的脚趾一根一根的吮着,很仔细地吮着,再沿着脚趾把脚心、脚背全都舔过,两只脚都没放过,把她的脚趾吸得是透红、透红的。

最後她终於忍不住了,收回了脚丫说:「难受死了,今天不给你舔了,改天吧!」把我轰了出去,看她表情,一点也没怪我的样子。

我急忙跑回房里,关了门,闻着手,掏出打着,两手轮流的打着,两手轮流的闻着,闻手上五姨娘的脚香啊!

打着、打着,身後传来五姨娘的叫声,我回转身体看到,五姨娘拿着虎骨酒站我门口,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人,我这精关大开,射出的喷出老远,正好部份射到五姨娘脚上。

只见五姨娘盯着我的,这下我是吓傻了,连忙说:「姨娘,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你会来,我也不知会喷到你啊!」她笑笑着走过来,伸手就往我的抓,刚射出精正要软下的,在她小手一抓下,又一跳一跳的抖起来。

她说:「好啊!你个死小威,摸姨娘的脚是用来打枪的,这会被我抓到,看我怎麽找你娘去算帐!」

我说:「别啊!好姨娘、亲姨娘,你就饶我这回吧!」====================================《鬼妻》之三

她把我的捏了又捏,越捻越硬说:「要我饶你可以,可有三个条件要答应我。」

我马上说:「别说三个,就是十个我也答应。」她说:「别乱说,三个就三个,要是你做不到,等你爹回来我会一五一十的全跟他说,到时有你没我,你看着办吧!」我直说一定做到。

她说:「一、从此不准打枪。」我一听,这不要命嘛!但看她板着脸,我只好答应;

她说:「二、今天晚上大夥都睡了,来我房里找我,让人发现的话,你就去死吧!你不敢来的话,也去死吧!」我心想,我们这一屋女人睡得早,这没问题,晚上除丫鬟,男仆是不准进後院的,我点头说:「去,一定去!也决不给人知道。」那第三咧?她放开我的,「啪!」的一声打在肚子上,害我跳了起来。

她说:「第三?等你晚上来了我再告诉你。」说完她放下虎骨酒,伸出她被我的脚,在我裤腿上轻轻的擦掉,调头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硬着,坐在椅子上硬得难受,刚想再打一枪吧!可记着答应她的不可打枪,我只好慢慢的等软下去。黄昏,大娘及娘她们回来了,吵吵闹闹的女人声,一直到了午夜才静下来。

夜深人静,我偷偷摸摸的往五姨娘房屋窜过去,一盏小灯从五姨娘房里透出来,我来到房门外伸手轻敲门,没锁,一碰就开,我吓一跳,赶快进到屋里就把门反锁起来。这会我可是看仔细了,确定门栓好了。上午的打枪,搞得我是尴尬万分,这会夜里要是被人撞见我在五姨娘这,那还真不要活了!

我进到卧房里,原来外面看到的灯,是桌上点的煤油灯,我朝床上小声的叫着:「五姨娘,小威来了,你第三条是什麽啊?」没反应!我走近床边,掀开蚊帐,床上空空的没半人啊!我听到里间有水声,心想莫不是姨娘在洗澡?这下是赚到了,赶紧瞄一下吧!

可不是,五姨娘正泡在木桶里,阵阵蒸汽漂着,五姨娘的一半在水里,一半在外水面荡着,五姨娘胸口白花花的一片,看着我是眼花缭乱。只见五姨娘两只白藕似的玉臂交互着身体,我吞了口口水,轻轻的说:「姨娘,小威来了,要不要小威帮你擦背啊?」

五姨娘这时才看到我,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说:「这当口还叫我姨娘?你怎麽不找你妈去?叫我小兰吧!(对,都没说我五姨娘叫朱玉兰)还愣那做什麽?来都来了,想做快做啊!男子汉大丈夫,扭扭捏捏跟女人似的。」我几乎是冲过去的,拿起边上架上的丝巾就要帮五姨娘擦背,嗯,该说是小兰吧!她一手把我推开说:「去!去!衣服不脱,等会弄湿了,今晚怎麽回去?明天天亮让人发现了,会怎麽样想啊!」

我放下丝巾,用最快的速度扒光了衣物,嘿嘿!我的这时已经顶着肚脐眼上了,还在抖啊抖的。小兰看我脱完,挪了挪身子让我进桶里,我忙往桶里跨去,她往旁边闪,我进得急,就隐约听到「咚」一声,我的敲在小兰头上。

这下我不好意思了,怎麽有这巧事?小兰抚着头对我说:「好你个小威,姨娘这给你三分颜色,你倒对姨娘来杀威棒什麽的?」说着,抓住我的就是一捏,唉、吆、喂、啊!那个痛啊!我站着、她坐着,这一用力,屌都快被她折断了,敢情她拿我的吊单杠了。

我这苦苦哀求、好话说尽,小兰才高抬贵手,饶了我一马。坐下来身体挤着小兰,我这手都不知先摸哪好,是她那对大?还是往下摸那跟球一样的大?眼睛上上下下看得头晕眼花。

小兰将她两只白细的小手按在我的胸口上,轻轻的对我说:「第三件事是不要瞧不起我。」然後眼泪噗噗的直掉。

我抓住她放在我胸上的双手,盯着她说:「不会的,不管你以前如何,我永远不会看不起你的。」她拉着我站起来,牵着我往卧房去,我们就光咪咪的一起,连水都没擦啊!

在床上我把她抱在怀里,她问我:「你做过这事吗?」我老实跟她说:「还没。爹管得紧,大娘跟我娘都不准我做这事,我是在爹的书房偷看《金瓶梅》才了解这事的。家里都是小丫头,我跟三姨娘的两个丫头不对盘,娘她们包得跟粽子似的,又老不拉鸡的,所以第一次看到她魂都飞了。」她转了身从我怀里出去,躺下来苦苦的对我说:「来,小阿威,五姨娘今天教你做大人,那两贱货说我勾引你,我今天就好好的教你。」我忙趴在她身上说:「不!小兰你没勾引我,是我自个要的,那两烂女人敢说什麽,爹不在了,我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她没说话,直接把我的头往她上按,软得跟棉花似的,大大的跟雪一样白,乳头黑黑的。我张开嘴把她整个乳头含在嘴里,感觉她乳头两边凹凸不平,我没经验这对不对,换了边继续吸着,一样凹凸不平的感觉。

吸了会我抬头看着她,她呼吸有点急,问我说:「有看过吗?」我立刻往下钻去。

美丽的啊!跟春宫图画的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小兰的穴鼓鼓的,用手摸去,那上面的毛软软的,黑得发亮,在油灯照射下闪闪发光;中间一条缝,有两片小肉从缝中伸出,就跟蛤蜊吐水时露出的舌肉一样,我当时不知道,这是穴中极品啊!

我将鼻子凑上去,淡淡的幽香,我伸出舌头对着缝舔,啊!那两片嫩肉在我舌头划过时,有吸力般的缠着我的舌头。

没舔多久,小兰的穴像蛤蜊一样打开了,中间的舌肉完全被我吸了出来,外面鼓鼓的向旁边分开,里的水像蜜一样往外流着,我往下亲着小兰的大腿、膝盖、小腿,然後是她柔弱无骨的玉足,将两脚恣意地放入嘴里品嚐着,小兰发出了低低的声。

我顺着另一条腿往上亲着,又来到她的上,这时小兰流出的水都盖过了她浑圆的,我伸出舌头刮起一部份,跟蜜似的黏稠香甜。

小兰拉着我的头发要我赶快,我爬起来就是一阵乱顶,她穴外的水经我一顶,涂得她满腿、满肚子。她白了我一眼,伸手抓住我的往她里带,终於干进去了,我终於告别了我十四年的处男生涯。

被小兰的包得密不透气,小兰的两腿缠我腰上,我往下用力一干,她便往上用力一顶,里像一张嘴似的,每当她往上一顶,就整个吸住我的;我往外拔,她就放松。我一干、一拔,她一吸、一松,没多久我就忍不住射了出去,全部射在她里。

我翻下身躺在她旁边喘气,她坐起来将头往我上凑,我全身无力,没力气拦她,她不怕脏地将我上那些我的、她的、舔了个乾净,又把我放在嘴里吮着,小小的舌头对着马眼一阵卷动,我的直接硬挺起来,她捏了捏够硬了,就跨在我身上,把对着她的坐了下来,跟着在我身上扭动划起圆来。

====================================《鬼妻》之四

上传来她紧紧的吸力,她的在我下腹摩擦着,「噢!」我爽快得叫了出来,但因为刚才射过,尽管她卖力地摇、卖力地吸,我总觉得就差那麽一点。

我抱住她一个翻身,把她又按到了床上,开始大力地,渐渐地她发出了「啊……啊……啊……啊……」的声音,慢慢的说:「对,对,就是这样……干我……干我……用力地干我……把干烂吧……我是……我是妓女……我天生就是给人干的……啊……啊……啊……啊……」感觉被一股热水浇灌,她泄出来了。

我抱着她没动,低头吸着她的奶头,用牙齿轻轻的咬,她醒过来抱着我,我开始再一次冲刺,这次更快,我只干了三下,她又起来,「啊……啊……」的,这次更是连「哥哥」都叫出来了。

只听得她喊着:「哥哥……哥哥……美死了……哥哥……哥哥……饶了吧……不要了……不要了……留着妹妹……以後干吧!」就在她浪得发烧中,我再一次射出,浇灌着她的,她被我一烫,也再次冲出她的阴精,我们同时泄了。

当我们回过神来,小兰抱着我说:「小威,你真厉害,刚刚欺负得我可够凶了。」我刚要解释,她的樱唇已经堵住我的嘴,香滑的舌头钻进我嘴里,我拼命地吸舔她的舌头,甜甜的口水流进我的嘴里,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抓着她的豪乳爱不释手。

没一会工夫,我的又是一柱擎天、跃跃欲试,顶在她肚子上。她低头一看,叫道:「唉呦!小冤家,你是怎麽生的?怎麽一会就又硬啦!别不是色鬼投胎吧?」

我顶着说:「还说我?没你这身肉,少爷我还硬不起来呢!」我反手拍了小兰的大一下说:「好小兰,心肝小兰,放我起来,我们再快活一会。」她嘴里说:「谁快活啊!是你一个快活,都被你抽烂了!」却一面从我身上爬开,转了个身拿对着我摇啊摇,跟大门的小母狗小白一样,就差她没尾巴。

我跪起来一巴掌拍了下去,由於是太热血,真用了点力,白皙皙的蛋上立时留下了五指山。她抖起来叫道:「啊!你怎麽这麽凶啊?」我一听不好意思,赶紧凑上去亲了亲,她说出让我不敢相信的话,说:「小冤家你再打啊!谁让你停了?狠狠地打吧!真能打爽我,什麽都给你。」「轰」的一声,顿时我血脉贲张,轮起两个巴掌在她上就是一顿乱拍,她的被我抽得是白里透红,就听她叫着:「你打……你打吧……打烂我这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我的大……天生就是给哥哥……打的……唉呦……你打啊!打烂我吧……」

「啊!」一声惨叫,她的冲出了水。操!她还真贱!光揍就能把她揍丢了。可我这还没干呢!於是把她叠起来(哈!她软成一滩泥似的),往她就插。

干了十来回,她又唉起来:「唔……唔……喔……喔……喔……喔……我要不行了……唔……唔……唔……唔……喔……喔……喔……天啊……你真是太猛了……喔……喔……喔……弄得我好快活……唔……唔……唔……喔……喔……快……快……深一点……对……对……就是这样……喔……天啊……你要把我插穿了……啊……啊……啊……」

她的一次次地来,让她体力越来越虚弱,直到她根本没有办法再继续配合我,求告着说:「亲达达,别再干了,我真受不了了……」我对她说:「小心肝,你爽了,可我的还没爽啊!我答应,它不答应呢!」接着又重重的抽了起来。

她说:「别啊!真的会被干死啊!别再干了,来干我的後门吧!」哇!这我能不同意吗?赶紧抽出了,小兰整个跪趴在床上,将小手用力从两边扒开了自己的蛋,小小的菊花就在我眼前绽放着。

我把顶在菊花上,吸一口气朝前用力地顶下去,哈!一下就没入了大半。只听小兰惨叫着说:「轻点!轻点!冤家啊!你也可怜老啊!干有你这麽干的麽?你口水什麽的都没抹,唉呦!这下全坏了!」我哪管这麽多,全当她呢!像拉风箱似的在她那小进进出出地干起来,「喔……喔……喔……唔……唔……呜……呜……快点……快啊!」在同时,她的也紧紧地夹着,这一夹,我打了个哆嗦,把射入了她。

天微亮的时候我跑回了自己屋里,今天真是太爽了,但也太累了,脱了鞋就倒在床上,连洗也没洗,这一睡就过了中午。起床後因为过年,一个下人都没,穿上鞋去厨房那找吃的,大厨师是我们家的老家人了,看到我去,马上帮我摆了饭菜,还要帮我热汤,我拦下了他要帮我弄点甜点,吃完了全身黏啊!屋里没下人,要我烧水、提水免谈!

考虑了下,我往娘那去,进屋我就喊:「娘!」结果大娘也在这,我就不好意思了。经她们一拷问明白我来的目的後,哈哈大笑说我是标准的臭小子(我说我那没下人,前天洗的是冰水,昨天没洗,可今天混身发痒,不想再洗冰水,来娘这骗热水的),娘吩咐她的老妈子安排帮我弄水去,我就陪着她们闲聊着。

大娘快五十了,但没生养,可看上去就跟娘差不多,根本分不出谁大。想着昨天嘴里含着小兰那双脚,我眼角就往娘她们的脚瞄去,好看是好看,三寸金莲没错!可那都包得死死的,该死的绣花鞋!(家里就大娘跟娘有受到旧社会的摧残,她们是裹小脚的,还有就是几个跟她们嫁过来的老姨子有裹小脚。)旧社会啊!脚跟她们的一样,是既不能看也不能摸,我坐那是越看越难受(是下面的胀得难过)。我那不自在,看娘跟大娘眼里就是我痒得难过,娘走过来,手放我背上轻轻的挠着说:「别急,别急,你小玲姨帮你烧水去了,一会就好。」

大娘笑着说:「臭小子,就算现在能洗了,你衣服呢?洗完还穿这身臭衣服啊?娘说得对啊!这小子来香港就没在我这呆过,我这还真没他的衣服呢!我叫人去帮你拿吧!」

我听到这吓了一跳,我房里这不摆着《金瓶梅》吗,要给下人说嘴给大娘知道,爹不扒我一层皮!我急急的跳起来说:「这水不还没烧好麽,我自个回去拿吧!

」说完我就跑,後面传来大娘跟娘的笑声。

跑回屋里一看,小兰来了,我吓一跳。她说她一人无聊闲逛,走着走着就进来了,看没人刚要走呢!我说:「我这没人,要去我娘那洗澡,没带衣服,回来拿呢!」

她「嗯」一声说:「那我先走了。」到了门口又回过头小声说:「有空多来看看我。」然後走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