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王大夫

近日由於年底了,公司事务异常繁忙,老婆的工作依然很有声色,并且也依然获得领导的赏识,为了晋陞,老婆很卖力,银行年底的工作也很忙,加之老婆的职位,所以她比我还要忙。

这件事情发生在上个星期一,再上个周五的时候,记得老婆洗过澡披着浴巾走到床边後打开浴巾,站在梳妆镜旁边开始擦乾头发。老婆的长发拧在一起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加之一丝不挂的出水芙蓉背对着我,一对丰臀、两条笔直细长的大腿是那麽的吸引人。冷美人老婆的我说过是我最爱的地方了,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想上去抓两把,捏个此起彼伏,再把老婆按到床上撅着大操……老婆放下浴巾,开始用电吹风吹头:「老公,你过来看一下,我那有点痛,不知道怎麽了。」我听罢,放下遥控器来到老婆身後,刚刚沐浴後的老婆身上散发着一种诱人的气息。

「哪里呀?亲爱的。」我问道,老婆把撅了撅,用左手扒开左边一瓣:「这里……你看看,有点痛呢!」我俯下身子,双手扒开老婆的两瓣,看到老婆菊花边上的褶皱处有两个小红包,并不大,根据经验那不是痔疮。

「呀,亲爱的,有两个红包。」我顺势右手中指碰了碰,老婆身子颤了颤:

「有点痛。咋回事啊?」我回道:「我也不清楚。是什麽时候开始的呀?」老婆说:「就这一星期。哎,行里工作忙,总加班在那坐着,也没时间心思管这个,今天洗澡感觉痛得明显呢!」我说:「哪天去看看吧,别严重了。」这事情那天就过去了,为了不让老婆痛,那天我强忍着没有碰她。

周末我们两人都要加班,也没有腾出时间去医院。周一的时候我正在给几个新员工开会,接到老婆的电话:「老公,刚才在QQ上和小丽聊天,她说在医院有个朋友在肛肠科,说可以给我做检查。这个人我以前就听说过,是小丽的姐妹淘,我刚才电话过了,她正好在,你能陪我过去看看吗?」「好好好,你什麽时间到?」

「我马上要给信用卡部门开个小会,一个半小时後能到。」「好的,有病要医,一个半小时後我们XX医院见。」我驱车来到XX医院,见老婆已经等在门口,一看就知道老婆是撇下工作过来的,还穿着银行的套装呢!天气稍微冷了,老婆上身加了个短款皮夹克,里面是深蓝色的套装上衣,下身是一件深蓝色的裙子到膝盖上面,里面穿的是一对黑色的厚。

银行的这款套装是老婆这个级别的中层领导特配的,依然很合身地包着老婆的丰臀,走起路来还是一颤一颤的。我发现老婆穿这种裙子或者裤子都是这种效果,因为她有又大又软的大。脚上依然穿着我给她买的黑色高跟鞋,167的身高加上这个5厘米左右的鞋跟显得比我还高。

老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我身边,右手挽着我的胳膊:「老公,我不会有什麽问题吧?有点紧张呢!」

「哎,别怕,让大夫看看就知道了。小丽的姐妹淘还不放心吗?我觉得没什麽大事,可能擦些药就好了,放心吧!」

老婆的高跟鞋「当当」作响走到肛肠科的时候,迎面出来一个清秀的女子,身穿白大褂:「呀,你们过来了啊?来,进来。」我和老婆走进了肛肠科,这个屋子有25平米左右,半个屋子是有屏风的,屏风有两组,中间有个空隙,可以过去一个人,我余光看到里面是两张床,我想应该是做检查的吧!

我们坐到写字桌前,小丽的姐妹淘姓严,比我们大几岁,严姐很热情地了解了情况後说:「来吧,咱们到里面做个检查看一下。」又看了下我,说:「你这个家属就在这里坐一下吧,正常我们检查的时候这里是不能休息的哦!」我说:

「好好好,我在这等着。」

老婆随着严姐从两组屏风中间进去了,我坐的位子正好可以看到老婆准备上的那张床,老婆正要脱高跟鞋,严姐说:「这样,你也不用费事了,你跪在这裙子上去吧,也不用脱了,直接脱就行。」老婆说:「好,省着费劲,高跟鞋我也不脱了。」

老婆跪了上去,双手把套装的裙子向上拉到腰间,慢慢地先把褪下来,虽然这款有点厚,但是却很紧,把老婆丰臀的形状烘托得更加诱人。脱下来後,我见老婆穿的是那款紫色的,老婆就是穿着这款在教学楼里和我……而且还便宜了那个紮小辫子的小子。我又想起了那一次,加之老婆在这里慢慢宽衣解带,我感觉我的老二有点反应了。

老婆双手把褪下来露出了那又大又白又软的大,和卡在膝盖处,我看到老婆的紫色上戴了护垫翻在上面。严姐说:「这样,稍微向前点,撅一点。」老婆说:「稍等,我把皮夹克脱了吧,这款有点紧。」脱下皮夹克,老婆上身就是银行的上身套装,俯下身子把撅了起来,我的位置正好看到老婆的大撅着,我站起身走了过去也想看看怎麽回事。严姐戴上手套,把老婆的分开仔细看着患处,我可以看到那两个小红包。

只见严姐噘了噘嘴,「严姐,是不是很严重啊?」老婆问,「这个应该不是痔疮,但是这里应该不会是湿疹,这个……这样,你们稍等,我叫我们主任过来看一下,他以前在皮肤科比我有经验,咱们别耽误了。」严姐说。

老婆支起上身,连忙说:「好好,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那麻烦你了啊,严姐。」

「没事,关键是别耽误你的病就好。」说着,严姐走了出去。我正站在屏风口,她看了我一眼後说:「你们稍微等一下啊!」就径直走了出去。後来才知道这个姐妹淘严姐才到肛肠科六个月。

老婆回身又趴了下去,双手拄着脑门。老婆今天紮的是马尾,前面照旧有一排很精致的浏海,我说:「亲爱的,没事,不是痔疮就没事。我感觉就不是,你这是小红包痔疮。是肉揪揪。」

「是,关键不知道是啥,还痛。」老婆双手拄着下巴,光着撅在床边,还穿着高跟鞋,和褪在腿弯,我真的禁不住溜号了……走进屏风,左手拍了一下老婆的大,臀肉一颤一颤的,老婆的大肉肉的,很白。

我在後面双掌放在她两瓣丰臀上向臀缝推挤,老婆的两瓣肉挤在一起,缝更深了;我又向外掰开,由於姿势,从後面可以清楚地看清老婆的菊花,不仅这样,鲍鱼也一览无遗。三十出头的老婆鲍鱼依然保养得那麽好,可能是天生的吧,颜色不深,淡淡的粉红色,两瓣黏在一起。

我忍不住用手扶着一线天游走下来,分开了两瓣,露出了口,停在老婆的上揉了揉,老婆突然支起上身,回头说:「好了,老公,别弄了……嗯……」说完,老婆又趴了回去。

我说:「你起来歇一会不行啊?」老婆说:「这姿势,腰挺舒服的。」「那你撅着吧,反正一会也得撅着。」我说完走了出来坐下来。

门突然开了,严姐进来了,说:「来,王大夫,我朋友在里面,你给她看看那块怎麽还有这种包。」接着进来的人吓了我一跳,一个男的,35岁左右,和我差不多大,很瘦小个字,也就1米7,长得很像孙红雷。『,他是你们主任啊?』我心想:『这怎麽行?』

严姐说:「这是家属,没事。他们也挺着急的,怕有问题,我这才叫你过来帮忙看看。」,我真不知道说什麽好了,怎麽会是个男的?可又是朋友介绍的。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个主任冲我一点头,径直走进去了。从我这里看到他走到我老婆後面,我老婆穿着银行的,短裙落在腰间,光着趴着,为了检查撅得老高,黑色和紫色褪在腿弯处,上还有个护垫翻在外面,脚上穿着高跟鞋,老婆1米67的个子,站起感觉得比他高不少。

我看到王大夫愣了一下,咽了下口水走了进去。老婆侧过头也看到了是男医生,但是已经容不得她作反应了,而且碍於朋友介绍,怎麽办?我见到老婆脖子都红了,把头低得很低,只留下长长整齐的马尾甩在一侧。

我硬着头皮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严姐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王大夫站在老婆正後面,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听严姐介绍,只看到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老婆的菊花和鲍鱼,他的眼睛距离它们只有不到一米。

王大夫又咽了下口水,舌头舔了下嘴唇说:「有手套吗?」「哎呀!刚才最後一个我用了。」严姐说。

「哦……来,小姐,你再挺一挺腰。」

老婆又把腰沉了一些,大更撅起来了,显得老婆的腰很细,菊花暴露无遗。王主任用专用的消毒湿巾擦了擦手,右手中指按了按红包,我看到老婆的菊花收紧了一下,整个人也向前倾了一点。

「很痛吗?」

「还行,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还有点痒。」

王大夫说:「来,还是刚才的姿势。」

老婆又一次用力撅起了又大又白的。操!我感觉我的老二硬了,想起上次在公车上的经历,我又硬了。我看了看王大夫,在这样的视觉冲击下,一个高挑美女穿着银行露出大撅着给你看,我就不信不硬!他要不是穿着白大褂,我想早就露馅了。

这时王大夫的双手突然放在老婆的臀峰上,双手拇指分开了老婆两瓣,因为王大夫是从臀缝中央左右开始分开,我知道这样同时也分开了老婆的鲍鱼,我感觉老婆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脑门贴着床垫子。

我说:「啊,大夫,没啥大事吧?」王大夫慢条斯理的说:「这个不好说,得检查一下。我也没有遇见过这情况,不排除是痔疮前兆,需要做一下指检。小严,把你刚才的手套先给我。」

王大夫戴上手套说:「小姐,你忍一下啊!」我望向老婆,只见老婆的马尾上下甩动了一下,没有出声。说毕,王主任一只手的中指擦了点润滑油後,慢慢地伸进了老婆的菊花内……平日我後入老婆时候就是这样把拇指伸进去,可现在却是一个陌生的大夫。我莫名的有点愤怒,又有点兴奋。

只见大夫的中指已经进去了两节,而且还在里面打转,同时左手扒着老婆左半个,我看到他的左手拇指伸出来在大边上的位置停下,按在那里不动了。!你检查菊花感受一下老婆肉就可以了啊,这还不够,还要揩油我老婆的鲍鱼吗?

我发现他左手压在老婆的几根上,老婆红着脸、咬着牙,尽量撅高用去迎合着王大夫的中指。过了两分钟左右,王大夫拔出中指说:「感觉不是痔疮。这样吧,我开一幅药你上几天试试,一星期後来复查。」说话时候,他的左右手并没有拿开。说完後,我甚至看见他五个手指稍微用力压了一下老婆弹性肉多的大才离开,老婆的左边肉微微小颤了一下。

老婆迅速起身提起紫色,王大夫说:「一会还要上药,咱们还是保持这个姿势一会就好。」老婆愣了一下,说:「哦。」然後转身坐了下去,也不提了。

这时王大夫看到了老婆上的名牌,说:「呀,小姐是XX银行的吗?这身衣服穿着很标致。」老婆苦笑一声,红着脸说:「嗯,对。」很快严姐拿来了药,王大夫说:「如果那个姿势累的话,你可以侧躺着。」可能老婆觉得在一个陌生男大夫眼前撅着的姿势也不舒服,於是就说:「好吧!」我站在屏风处见老婆把身体侧横过来,头朝里面,把褪下来。

王大夫又说:「这样,你把双腿蜷起来,膝盖尽量靠着。」老婆照着做了,可怜的紫色绸缎被折腾得翻了起来,卡在双腿中间,白色的护垫很明显的展现在大腿根部,我这次能看得清,想必王大夫更是尽收眼底,看到上面有些湿润的道道。

由於姿势原因,这样的话并不能完全露出菊花,鲍鱼也变成了一条缝,但是坐在椅子上距离老婆下身只有20公分距离的王大夫从他的视角看去依然是一个大,白白的一道臀缝分开两瓣,煞是诱人。

严姐说:「我来帮你弄一下。」说着双手过来扒开老婆的臀缝,露出老婆平日不见阳光的菊花,王大夫用沾了药水的中指擦着老婆的。老婆把头埋在胸前,双手把着双腿,王大夫给一个红包擦完之後说:「这样吧,我看你也挺别扭的,你趴在床上好了,把腿分开一点,这样舒服一些,我也方便,这样低着头我不好用力。」

老婆右手整理了一下浏海,翻身趴在了床上,头还是向里。我站着依然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不知道这时候是什麽心情,反应已经麻木,老二却胀得要命。

翻身时短裙盖住了老婆的,王大夫主动用右手把它拉到了腰间,我见到他的拇指划过了老婆的臀峰。老婆趴好了,一条深深的臀缝在丰臀中央,这样的姿势令老婆的显得肉非常多,让人有种非常想上去抓一把的冲动,我想王大夫也一样吧!

这时王大夫站起身,俯下上身,左手拇指和食指分开老婆的臀缝,右手在给另一个红包擦药,边擦边说:「这个需要轻轻一下,现在有感觉吗?」老婆说:「还好,没有刚才痛。」从後面我看到老婆微微分开的双腿中粉粉的鲍鱼,两瓣小分开着,异常湿润,水水的。

突然这时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小伙子推门进来了,说:「王大夫在吗?」我赶忙拦过去,说:「正在做检查。」他走前了两步:「王大夫,201的钥匙在你那吗?」

「哦……小崔啊?对,我把门关了。来,我把钥匙给你。」说着左手掏出钥匙。这时小崔突然从我身边走过去,来到屏风开口处去拿钥匙,他站在那愣了,看向老婆的方向十秒钟没有动。王大夫笑笑,说:「给你关在门外了哈,给你钥匙。」我真想他赶紧消失,但看着这两个男人看见老婆的大白,心里又有一丝异样的兴奋,我的老二又胀得不行了。

当时老婆趴着双腿分开肉肉的大白被小崔看个正着,小崔接过钥匙说:

「哦,那您先检查吧!」依依不舍的转身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我跟过去把门锁上了。

在王大夫的时候,我感觉他一直在看老婆的鲍鱼,分开老婆丰臀的手开始向下移动,这样可以顺带分开老婆的粉嫩的鲍鱼,我见到老婆的口了,它距离王大夫的眼睛只有10公分。

突然王大夫的右手放在老婆左边大腿根内侧说:「这里好像也有一个红包。

严,你再拿点药。」然後对我说:「你看,这里也有点迹像,也需要上药。」我看了一下,确实在老婆的大附近也有一个很小的红包,但是基本不明显。

王大夫说:「小姐,麻烦你把腿再分开一点。」老婆不情愿的把腿又分开一点,这时紫色卡在大腿不方便分开,王大夫便把左手伸过去慢慢地向下拉着到膝盖处,然後他用左手扒着老婆的左边大,开始用右手给那里上药,这样一来,老婆的口张得更开了,我估计王大夫的位置连尿道口都可以清楚看到。他轻轻的按着老婆的大,这时我见老婆的鲍鱼更加湿润了,水水的。

这时严姐说:「王大夫,你那边那个病人还等着你,这边我来吧!」我见王大夫愣了一下,手并没有拿开,接着才不情愿的拿开手说:「好,没事了,这边也上完药了,可以了。」说完又扒开老婆的臀缝看了一下菊花:「嗯,一周後过来复查一下,应该没什麽大问题。」说罢,王大夫起身用湿巾擦着手。

老婆迅速翻过身开始提,王大夫擦着手却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婆的下身,毛茸茸的黑森林一览无余。老婆迅速提上,下了床把也提了上来,高跟鞋跺一跺脚两声「当当」,穿好了,把套裙放了下去。

严姐说:「一周後过来看看怎麽样。王大夫是我们这里最有经验的大夫,药到病应该能除,放心吧!」老婆整理一下浏海,穿上皮夹克,红着脸点了点头,说:「好的,谢谢啊!」我突然反应过来,也说了句:「谢谢啊!大夫。」伴随着老婆「当当」作响的高跟鞋,我们匆匆的走出了医院。

我驱车送老婆去XX银行,一路无语。老婆下车时候说:「估计不用复查了吧?」我说:「看你。」目送着老婆走进银行玻璃门,只见一个年轻小伙子点头哈腰的迎上来给老婆一份打印好的资料,老婆说了些什麽就上楼了。

远看老婆高挑的身材,马尾左右摇晃着,丰满的臀部包在短裙里,我点燃一颗烟,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不知道老婆会不会还去复查?复查会不会直接找王大夫……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