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文文真骚


九月份一个星期五,她便自导自演了一次三人行的淫乐事儿。那天,文文早早让我约沈江来家里吃晚饭,席间从我跟沈江喝酒时她就有心布局,放任我们比平时多喝了两成,以致醉意朦胧昏昏然然,然后她以轻挑的言语剌激沈江,在我面前挑起的氛围。

从文文反常的言行里我洞察了其中含意,就即兴暗中配合她的言行,随着她的思路将情节一步步向纵深推进。老婆所说的话越来越露骨越来越放纵,在她循循诱导之下我和沈江渐次入局,作为她的老公我自然要表现出一种醉酒状态,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只能醉却不能睡。

我知道这是文文主导这场游戏的目的所在,她不经意的言语挑逗,激起沈江的色心浮动,又见沈江畏首畏尾不敢在我面前造次,她就欲擒故纵诱导蛊惑、百般扶慰乱其心智,而且当场主动又大胆地表现出盈盈的骚情,让沈江目瞪口呆淫欲高涨!

沈江终于绝对相信了文文所说我已经喝醉处于迷糊状态,相信了我虽然没醉酒昏睡,但第二天醒酒过后什么都不会记得,可以在我面前放心大胆地玩我老婆。当即在老婆诱导之下,预演了餐桌下的……老婆张开双腿让沈江去餐桌下舔屄,同时用手套得我暴射!

好戏开场了,欲火在三个人心里熊熊燃烧,餐桌下的艳情已经远远压不住越烧越旺的火焰,文文并没有就此收场的意思,她继续花言巧语迷惑沈江放开胆量尽情地玩,教他如何应付醉酒的我带我参与其中(去玩沈江老婆),然后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表示去房间。

沈江色令致昏也不再含糊,为能够与我一起玩弄文文而乐不可支,然后哄着醉意的我一道共赴内房……大家经过几番调情几番挑逗,淫欲浪潮一浪高过一浪,随后就正式进入了淫乐的天堂,但见我那的老婆开心地笑了,向沈江张开了自己的双腿……

文文将头枕在我的大腿根部,就象躺在我的怀里一样,沈江色迷迷地盯着文文诱人的肉体上下扫瞄,眼里发出一道道贪婪而淫邪的目光,他心里一定美极了,马上就要当着我这多年的老朋友面搞我老婆,剌激得他的大粗屌更加坚硬挺拔!他淫笑着看了看文文,又看看刚在桌边被老婆放水的我说:“大哥对不住了!我先上了!……”


我醉醺醺地叫好:“好……好……江子厉害……快上你老婆……她喜欢你……大粗屌……搞她最快活!……”沈江一手扶着自己大屌一手扶住文文膝盖看看她的说:“哈哈!小仙女发骚了,都流出来了!太好了!”其实老婆早已发骚,刚才在桌子底下她就被沈江舔动情了。

文文着急了催促沈江:“江子磨蹭什么嘛!快点,我想死了!”沈江听令端着大粗屌顶住老婆,然后下身用力一挺直入,我看那粗壮的大屌捅入老婆瞬间,她的猛然往上一挺,接着落下阴部又高高地挺起,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沁人心脾的叹息“哦!”

说实话当我看到沈江又长又粗的大屌奸入文文屄屄时,心里都为之一震,就象自己感受到一种充实的快感!一种神秘力量的剌激!我真的十分钦慕沈江,他那粗壮的给予我老婆的快乐是一般人不能做到的!所以全身为之震奋,伸手紧抓着老婆乳房一个劲地搓揉。

沈江开始缓慢抽动随之越来越快,上很快泛起白浆,那在老婆里磨擦的快感迅速传遍她的全身,剌激得她浑身扭动起来,阴部不停地向上挺起,配合着沈江大粗屌的进出,嘴里发出一串串动人的:“哦……江子哥哥……真是太好了……大宝贝……太厉害了……哦……舒服……小好喜欢……江子哥哥……搞得我……舒服死了……哦……”

文文的声激励着沈江越战越勇,他把老婆的双腿架到肩膀上猛烈地捅插,拍拍拍的声音不绝于耳,老婆的声也更大:“啊……老公……我被江子捅死了……啊……屄屄捅开花了……烂了……啊……舒服……太舒服了……啊……”我低头亲亲老婆的额头,双手扶慰她的大奶。

沈江一阵猛操之后缓和下来,他伏下身子压上文文身体,喘着粗气问她:“小仙女舒服吧!得是不是最舒服最快活?”文文着说:“哦……舒服……舒服……你是搞得我……最快活的老公……大宝在屄里胀胀的……特舒服……哦……里面火烧火燎……舒服……哦……”

文文的头一直枕在我的大腿根部,沈江一抬头正好跟我面对面,他淫笑着边捅插老婆边对我说:“大哥,小仙女屄屄好紧致哦!水又多,几巴在里面舒服透了!”我心想你当然舒服,操别人老婆那有不舒服的道理,老婆的一直都很多,操起来特别润滑我又不是不知道。


文文的收缩功能非常好,在那么多大屌情人日复一日的轮番捅插下,正常状态洞口都没有大变,不过这黄豆粒那么大了,特别是在沈江、黑鬼威勒和那个尚不知道是谁的大屌捅过之后,我的屌进去时还是感觉比以前松了很多。

我醉意朦胧地说:“是吗……你老婆……怎么跟我老婆……屄屄都一样……水也多啊……水多好……搞得特舒服……特爽……快加油……让她更舒服……更快活……”文文看我和沈江近距离交谈怕露馅,推了推沈江说:“哦……死江子……快点啊……你起来……哦……压得我喘不气了……”

沈江不再跟我说话,他将粗大的从文文里抽出,那根二十公分长的大粗屌被老婆的浸润得湿淋淋的,整个上一片白浆,上正往下淋着淫液。看到这我心里又是一阵燥动,真想上去舔一舔老婆发骚时分泌出来的香蜜,但在沈江面前又不好意思。

文文起来换成跪趴式,两人又开始新一轮猛烈,沈江一次次深度插入抽出,搞得老婆又大声起来:“啊……小被捅死了……啊…………又涌出来了……不行了……太骚了……哦……”老婆双臂支撑着上身昂头看着我叫唤,脸蛋潮红洋溢着无比享受的神彩!

我看到文文真的已经骚情涌动,沈江大屌剧烈冲击使她两只大奶悬挂在胸前甩来甩去,她不时腾出一只手揉搓自己乳房,又拉着我的手让我帮她揉捏乳头,更加增强了她的快感。我看到老婆里涌出的从两胯之间直往下淋,有些从大腿上流了下来。

此时我的也已恢复活力向上挺着,看到老婆快活的样子我非常兴奋,这与其他男人一起搞自己老婆感觉确实不一样,剌激得自己大屌坚硬如铁,我就自己用手扶慰。老婆注意到我的举动,知道我已经憋得很难受,伸手抓住我的大屌玩弄,一双眼睛迷离地看着我。

文文已经被沈江连续不断的捅插操迷糊了,她对我说:“老公……江子真厉害哦……把你老婆操烂了……哦……老公……江子操我……真的好舒服……好舒服哦……”我装出惊奇地问道:“你这小骚货被江子操晕了吧,口口声声叫我老公,你到底是江子老婆还是我老婆啊?”

沈江赶紧说:“是我老婆!”文文故意大声娇吟:“嗯~老公你真是喝多了……连自己老婆都认不清……嗯~你知不知道……江子把你老婆……屄屄操开花了哦……嗯……”我傻笑着说:“呵呵……开花好……操开花了就舒服……江子再加油……你的小仙女……”


文文已经淫骚得不能控制自己,坚持说她是我老婆,也许是故意这样说才剌激,不过此时个个情欲高涨说什么已无关紧要了。她一只手支持不住就伏下上身,高高地翘着接受沈江猛捅,同时张嘴含住我的舔吸套弄,快活得我也大声叫唤起来:“哦……小骚货真厉害……哦……没想到沈江插得你……这么骚哦……真快活……快活……哦……”

我深感沈江不光阴棒超好体力更好,已经连续操了十几分钟都没歇一会儿,现在又开始以九浅一深方式更猛烈地冲击,文文的身体有点发抖了,这是她到来的前兆,沈江一鼓作气越战越勇,那招式如同板上钉钉,先在浅处轻抽几下然后猛捅下去直捣花芯!

循环往复搞了二十分钟,把文文捅得快活上了云端,失声大呼:“啊……快活……舒服……小快活得要死了……啊……江子真是……我的好老公……啊……我要你……天天操……”沈江放慢一点速度,每次将大屌几乎完全抽出,再哧溜一下猛捅进去,这样冲击百十来下的时候,老婆突然吐出我的大叫:“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啊……泄了……泄了……啊……”

文文了!快感浪潮剌激得她全身痉挛高高挺着,里倾泄而出!沈江的大屌被强烈收缩的肌吸住,那种特殊快感加速了他的兴奋,又猛烈抽了几下大粗屌重重地钉进就不动了,身上的肌肉一块块隆起,紧紧顶着老婆将直接射进深处。

我看着沈江扒在文文上向她里注射,一种快感由然而生,大屌猛地抖了几下,差点没射出精来。我想起上次在舞厅,老婆引诱沈江在“醉酒熟睡”的我身边与她,兴奋时埋怨沈江,说他既然是我多年的好友为什么不早点搞上她,那该多快活啊!

当时沈江说担心我知道会杀了他,文文说跟我谈恋爱不久她就不是外女了,就是搞了我也不会知道,沈江又说那时我们还没结婚假如怀上他的孩子怎么办?……哈哈,虽然老婆是被操兴奋了说糊话但也是大实话,幸亏那时她还没有,不然的话在她跟我恋爱直至结婚后成为期间,一个已经不是的女人,背后怎么跟别人搞被别人玩我真的不知道哦。

如果文文象现在这么,当年的校花在四年大学生活中不知让多少男人搞了,肚子也不知会搞大多少回!那时的我肯定受不了,不过肯定也不会知道。当然,如果以我现在的心态,会很高兴她被许多男人操,说明她长得漂亮骚得可爱,自己不过早收几顶绿帽而已。


沈江慢慢直起身子从文文里抽出软下来的无力地倒在床上,而文文今天兴致很高,仍然坚持跪趴着没有倒下,她又含着我的大屌呑吐了一会昂起头说:“老公……你休息好了吧……我想你了……屄屄好难受哦……快去看看你的咪咪好吗?……”

男女的事女人与男人完全不同,男人后非得休息一会才会恢复战斗力,而女人后可以让男人接着干,接着享受连续。现在老婆就是这样,她被沈江搞得特别兴奋,整个人都被淫欲包围,急切地要求我接着上她,让我的大屌填满她火热的淫洞。

我大声说:“好啊……我……可以……没醉……我……太喜欢……发骚的……小美女了……”说着便往起爬故意又爬不起来的样子,沈江伸手拉了我一把,我就爬到老婆的后面。刚才一直在她的前面看不到,这下那美妙的地带全然展现在我眼前,看得我鲜血直往头上涌。

文文周围糊满白浆,这种白糊糊的东西在我跟她发生性关系的前几年也常有,那时她从变成女人,再从女人变成,特别生产前她的屄屄很紧,我的屌在她的性生活中就是最大的屌,所以捅插起来威力也很大,一阵磨擦之后她那紧致的里就会泛起白浆。

后来,文文红杏出墙了,第一个情人是她大学同学王兴,她俩从校园开始播种的情愫终于修成正果。因为王兴是个小屌男,虽然搞了老婆但她的没什么变化,后来被几个比我屌大的男人搞了之后,她时白浆就很少见了,只有沈江和黑鬼威勒操她才会白浆泛滥。

我看到除白浆以外,由于沈江巨粗阴棒刚刚抽出,口还兴奋地大张着,似乎在向我微笑,告诉我大阴棒捅得多么快活。里正向外缓慢溢出乳白色淫液,一缕淫浆正牵成丝状悬挂在口下方,象只水滴项链晶莹剔透闪着淫光,两条大腿内侧也流出两道河。

文文的布满了她和沈江酿造的淫液,滋润得象一片水汪汪的湿地,看到这些我的欲火直线上升,双眼贪婪地盯着那个地儿不愿离开。想起这两年在舞厅玩,老婆在里间被沈江操了之后,有几次故意说跳舞累了躺在沙发上休息不出来,让沈江唤我进去的情景。

我每次进去都看到老婆地躺在沙发上,上面还淋了大滩,老婆故意将扔在沙发角落,身上随便套上裙子拉链仍然大开,暗示我她刚被沈江操了。当我看到老婆里满溢淫浆,什么都不顾立即扑上去舔吸,舔得老婆极为兴奋后拉着我的大屌插进她滋润。


今天不知怎么啦,看着文文那诱人的淫液令我直咽口水,但总是顾及沈江在一旁放不开手脚,我意识到这样下去反而容易穿帮,就突然傻笑起来:“哈哈哈……江子……你老婆真骚哦……哈哈……蜜汁汪汪流了……太骚了……太骚了……真是……骚……我喜欢……”

然后又傻笑着对沈江说:“江子……你老婆……真漂亮……是个可爱的……骚……好骚哦……我真想搞她了……”沈江爽快地回答:“我老婆骚得出了名了,她就是个特骚特骚的骚,喜欢给男人操呢!什么男人都可以操哦,大哥你放心搞吧!把她的搞烂了就好了!”

文文经常被男人搞兴奋了说自己是小,但沈江这样说却不太愿意听,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让他在我面前太放肆,毕竟我是她的老公嘛,外人都在老公面前说她是自然不好听。古人云:又想当又想立牌坊就是这个道理,当的女人也是要名声的哦。

然后,文文却又娇滴滴对我说:“老公……我是人人都可以操的小……江子操得我好过瘾哦……我还要……还要……”她摇动着白晃晃的求操,直截了当对我说:“老公~人家咪咪好难受哦,快亲亲!”平时老婆只会说快看看咪咪向我发出舔屄请求,今天大不一样了。

我又笑着说:“嗯……小美女真是个骚,想舔屄快活了,好好好我来帮你!”说着就伸出舌头开舔,先舔净周围的白浆,那是沈江的大粗屌在老婆里磨出来的香蜜,味儿比较地道,似酸似骚还有点清香味道,接着开始舔老婆淫骚的肉缝,舔得她轻声。

文文被我熟练的舔屄技巧剌激得身体扭动开始收缩,兴奋得大张的洞口一开一合地煽动,里她和沈江的混合淫液被一点点地挤出,我用舌头挑逗,使老婆更加兴奋淫液流出更多,她似乎懂得我的意思,干跪双臂撑起抬高上身,淫液就呼啦啦地尽数流出。

我贪婪地品味着文文里丰盛的淫浆,味道与白浆大不一样,这里面含有沈江的大量,刚射进去的还没融化,有果粒橙状的感觉,充斥着一股如鸡蛋清的腥骚味儿,但几年来老婆让我舔惯了她和别的男人后的屄屄,并没因此而排斥,而是津津有味地舔着吸着。

舔完淫液我开始用舌头文文,她快活得连声:“哦……老公真好……舔得小舒服透了……哦……快上来……小要老公的大屌……捅了……哦……”沈江看着我把他跟老婆造出的淫液舔得干干净净,又扶着大屌插入老婆的淫洞,他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文文的刚刚被沈江大屌捅插了近半个小时,还没有恢复原状,就象在海滨她被黑人威勒和周总捅了一个通宵,我第二天中午搞她时一样,非常松弛,失去了往日的紧致。但因我心里有着强烈的淫欲邪念,喜欢别的男人玩自己老婆的剌激,所以基本没受大的影响。

我加紧在文文宽松的里着,里面尚有很多淫液滋润得很,我和老婆的情人们都特别喜欢多多,大屌在润滑的淫洞里钻来钻去十分舒服,只几分钟老婆又被我捅插得外流,她着说:“哦……老公厉害……象江子哥哥一样厉害……哦……小……好舒服……老公加油……把小骚货屄屄操烂了……才更舒服……哦……”

沈江来到文文面前,让她舔吸沾满淫浆的,老婆没有半点迟疑伸出一只手扒在沈江上,舔起上的淫液,柔舌在半软的上百般爱扶,舔光了上的淫液又含住两只蛋蛋摇着头拉扯,随后含住吮吸套弄,不一会功夫就把沈江的大粗屌撩拨得活力重生。

文文两头淫洞受到我和沈江奋力兴奋不已,我变换着各种方式操弄,捅插、旋转、撬动、九浅一深交替上阵,沈江双手抱着老婆脑袋也在用力,但她的屌太粗进不了老婆深喉,两头的进攻使老婆快活得不停哼哼,里的和口水淋到床单上湿了一遍。

经过大约二十分钟激战,文文里多次泄出灼热淫液,我和沈江也达到兴奋顶点,我们对视了一下发起最后的冲剌,“啪啪啪……咕滋咕滋……”的声音连成一片,捅得老婆象发情的母狗一样嚎叫,“嗯~嗯~嗯~”就在这的交响乐中,我们三人几乎同时达到!

我全身肌肉紧绷躬曲着脊背,下身象蜜蜂一样将肉剌一次次剌进文文深处,沈江则紧抱文文挺着大屌压向她喉咙深处喷射,老婆这回被剌激得兴奋过度,浑身颤抖抽搐产生,强烈收缩紧紧缠住我的,深宫涌出滚烫浇灌在上特别舒爽!

当我退下的时候,沈江就迫不及待上阵,文文软绵绵地躺在床上张开胯子,任由沈江玩弄舔吃我们的淫液,直到她恢复元气接受沈江第二次奸淫。那天晚上我们一直玩到凌晨三点,我和沈江用上了各种姿势,一起把文文操得翻滚,让她一次又一次达到!


沈江和我也分别五六次仍余兴未尽,正有大战通宵的阵势,但文文考虑留个不相干的大男人在家过夜,怕别人发现影响不好,最后跟沈江快活了一回,果断地结束了三个人的快乐游戏,她对沈江说我快要醒酒了,让他趁着夜色离开了我家大院。

这一夜真是太爽了,没想到第一次醒着和别的男人搞自己老婆是这么剌激!这么舒服!这么爽!这和“醉睡”状态与别人同乐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沈江一走后老婆就装睡不理我了,可能是不好意思面对自导自演刚刚发生的事儿,她的作风只要躲过当夜什么都成泡影。我真心希望文文能够再次给我机会,最好跟他所有情人都玩玩这种,那才开心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