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先生一起玩老婆

我有泡三温暖的习惯,除非有事,几乎每天都去报到。久了总会认识一些朋
友,下棋、聊天,说些笑话、打打屁,混熟了变成无所不谈。我跟一位张先生特
别聊得来,风花雪月,谈古论今,慢慢地了解,原来他一个人住在,全家移
民到澳洲去了,每天的工作就是玩股票,收盘后就没事了,经济情况还不错。
或许是常泡三温暖的缘故,他六十出头的人了,看起来像四十几岁。有一天
我问他:「一个人在不寂寞呀?」就这样开始了我兴奋又刺激的日子。
原来他需要时都会临时花钱解决,但都只是单纯发泄而已,真正想玩的是有
夫之妇。
我一听之下,心里便有了盘算,因为我是一个喜欢看婆被干的人,于是跟他
说:「找一天到你家吃饭。」他说:「吃饭到餐厅就好了,干嘛来我家?」我说
:「叫我老婆炒几个菜,喝喝小酒在家裡会比较轻松。」他不疑有他,就一口答
应下来。
星期六中午我着带两瓶酒,只跟老婆说到朋友家吃饭,也没说别的。来到内
湖张先生家中,他已买好了菜,我叫婆到厨房去,做点简单的下酒菜。因初到别
人家,厨房的用具比较陌生,所以由张先生带着婆进厨房,我则在客厅看电视,
准备酒杯。
我看张先生的眼神,从老婆进们开始,就一直偷偷的瞄着,好像怕我看到的
样子,其实他不知这是我故意安排的。老婆穿着大圆裙,没穿,走起路来摇
曳生姿,加上老婆大约知道我想干什么,所以也故意的有点挑逗的意味。
当他们进入厨房后,不一会儿我偷偷的跟了进去,只见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
面做菜,一面聊天。我看看张先生,他想吃又不敢太露骨的样子,藉着洗菜、拿
碗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吃着老婆的豆腐,婆装作不知道,还故意往他身上靠过去,
搞得张先生心猿意马,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这裡我故意出声,问菜煮好了没,只见张先生不知所措的赶紧跳开老婆
身边,回说快好了。
在客厅的沙发桌上,摆着几样下酒菜,我让老婆坐在张先生对面,把腿微微
张开。几杯酒下肚后,老婆的脸泛桃红,春情荡漾,完全配合我的意思,开始慢
慢地把裙子越拉越高,张先生也因酒精的缘故,不再那么拘束了。
由于是第一次跟张先生喝酒,他不知我的酒量如何,所以我装着不胜酒力,
醉倒在沙发上。
其实老婆是一清二楚我的心思,而且我在旁边看,老婆就会越,表现得
更贱,她知道我喜欢这样。
我故意睡着后,张先生开始慢慢靠到老婆旁边,帮老婆夹菜,不时摸摸大腿,
越坐越近,看老婆也没拒绝的意思,就更加得寸进尺,一只手搂着老婆的腰,一
面回头看我一下。我假装打起呼来,张先生也藉着酒意开始不老实起来,老婆更
是半推半就。在沙发上,就在我旁边,老婆开始轻声的,我从没看过老婆被
年纪这么大的老人肏过,我真想看看他要怎么满足老婆。
我眯着眼睛,看着张先生慢慢地将老婆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从嘴唇一直亲
到,沿着小腹亲往最敏感的地方,舔着老婆的。老婆的腿越张越开,两
只手抱着张先生的头,不断地扭动,声慢慢地大了起来。
或许是怕我醒来吧,张先生停了下来,在老婆的耳边说了悄悄话,老婆说:
「我老公醉了,要很久才会醒来。」张先生听了就起身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掉。
听到老婆很惊讶的声音,我睁眼一看,也不禁吓了一跳,原来张先生虽然有
把年纪了,可是却又粗又长,虽然我在三温暖也看到过,但那时是软软的,
也不觉得怎样。
他拉着老婆把往婆的嘴边送,老婆好像迫不及待的张开嘴巴,含着
很认真的舔了起来。老婆是属于深喉咙,试着将整个含进去,可是再怎么努
力,嘴巴塞得满满的也只含进去三分之二。
张先生大概不捨吧,把老婆抱起来放平在沙发上,跟婆说:「我这辈子碰到
过的女人,她们不要说用嘴,就是用下面的穴,能整根插入的也没有几个,如果
太深会痛的话你要告诉我。」
老婆听了好窝心,说:「没关系,我试试。」
张先生伸手摸着老婆的,老婆的已流得沙发上都是,我知道婆很久
没试过这么大的了,所以特别淫贱。他挺着在磨了几下,慢慢地
插入婆的,只见婆的表情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可是双手又紧紧地抱着不放,
也微微的往上挺。
张先生慢慢地做着动作,老婆开始发浪,我往下一看,只插进去四
分之三,还有一截留在外面,光这样老婆就被干得起来。张先生的每一次抽
插都把婆的翻了出来,我看得也硬到不得了,可是又不想醒过来(我想
经过这次之后,看张先生的反应如何,再做下一步的淫妻计划),于是我继续睡
觉打呼。
老婆那边的战况也开始激烈起来,婆跨在上面自己尝试着深浅,一寸寸的将
吞下……
突然两个一起大叫一声,看老婆的脸色,好像痛苦又像舒服的表情,而张先
生一脸惊讶又怜惜的样子,原来老婆将张的整根吞入内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张先生翻身将婆压在下面,整根插入的快感让他再也没有
顾忌了,开始慢慢加快速度,嘴裡唸着:「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宝贝,你让我爽
死了,以后跟我在一起好吗?」
老婆紧紧地抱着张说:「我也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你尽管放心干我,把我
干死吧!」
张在老婆的鼓励下就不再犹豫,狠插猛干起来,老婆开始语无伦次的淫声浪
语,把张先生刺激得兽性大发,将老婆当妓女般的变换着各种姿势,而老婆
也使尽浑身解数去迎合着张,任凭他恣意,直到两个都同时达到,老婆
的被灌满为止。
我则从头到尾都没「醒」来,让老婆又帮我戴了一次绿帽子,而张先生以为
我真的醉了,于是放心地跟老婆冲完澡后坐着看电视、聊天。我看时间差不多了,
就自然的「醒」来,寒喧了几句就告辞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老婆告诉我说这次棒极了,还说张先生邀约她下次找时间再
到家吃饭,他根本不知道我是清醒的。听老婆说着过程,我实在是受不了,干脆
把车停在阴暗处,让老婆用嘴帮我解决出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