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小雅的毒瘾

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吧。那时候我还在南方,毕业以后经过几年的打拼,生活渐渐好了起来,有着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还娶了一位温柔漂亮的妻子,美满的生活曾一度都是朋友们都羡慕的对象。
那时的我也自信满满,觉得一切都是对自己努力的回报,渐渐变得自大愚蠢了起来。可笑的是,当时意气风发而又筹措满志的我并不知道,其实地域的大门早就已经为我打开了,而亲手为我推开这扇大门的就是我那一直深爱着的妻子。
事情发生在那个夏天,我记得当时天烤人的热。
因为客户方面的原因,我出差回来的时间比预定的早了两天。临上飞机的时候我没有联系上妻子小雅,当时打家里电话也没人接,手机也关机了。不过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我当时也没在意,下了飞机也没再联系,就直奔家里而去。
在我预计中,小雅是不在家的,因为那时候是下午三点左右,平常这个时候她不是去做头发,就是和她的一帮小姐妹们去梦园喝茶什么的,也或者去打球、游泳,反正是不会在家的。
所以当我掏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卧室传出的足足使我愣了有十秒钟才反应过来。而明白这声音代表什么后,我的心脏一下子似乎停止了下来,脑袋嗡嗡的不知所措。
抱着最后的一丝侥幸,我来到了半掩着的卧室门傍。里面清晰的声打碎了我最后一丝期盼,尽管声音高亢的有点走样,但我还是分辨出了小雅那熟悉的声音,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全身上下都失去了力气。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自己能早早的死去。但可悲的是,我自己也非常清楚,即使时光能够倒流,我也没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
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可能莫过于此了,即使每天像条赖皮狗一样,也还要活着。明明认识到了自己的懦弱无能,却又因为种种困难,下不了决心去改变它。
反而一边哀怨命运的不公,一边又为自己的行为去努力地寻找藉口。
关于小雅,最后的时候我对她已没有多少怨恨,更多的只是可怜罢了;但当时卧室里那一刻,她却深深打击了我。即使这以后小雅的作为越来越离谱,我所受的伤害都没有当初那么深。
那是让我永远都不愿记起的屈辱画面:卧室里,小雅光着雪白的身子像狗一样半蹲在床上,高高突出床外,而一个同样赤裸的瘦黑男人正站她后面,对着她噘起的一下一下的耸动着下身。
这幅画面,以后的时间里又无数次地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每当深夜回想起来的时候,我都像被抽空似的,浑身上下泛起深深的屈辱感。
黑白相映的两具赤裸肉体,给我带来视觉和心里上的强烈冲击,使我出现短暂的思维停顿。看着自己最亲近熟悉的女人,像条母狗一样被人操弄,我的心理复杂得连自己都不明白。她完全摧毁了我平时所有的高傲和自信,甚至连一点做人的尊严都没给我留下。
痛苦、愤怒、强烈失败感瞬间涌上心头,除此之外,还有一丝令人难堪的感。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我并没有冲过去把他们怎么样,看着这个光着身子耸动着下身的黑瘦男人,我只是有一种厌恶感。小雅无耻的背叛才是我伤心、愤怒的原因。
这就是那个和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小雅么?好几次我都想直接冲过去暴打她一顿,然后问她为什么这么下贱?但两脚却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自始至终都盯着两人,一动没动。
人心真是复杂而又无法把握的东西,没经历这之前,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料到自己的反应。尽管心里有着无边的屈辱和愤怒,但看着男人如此玩弄小雅,我却渐渐生出丝丝的兴奋感。尽管事后回想起来非常难堪,但我无法否认那种夹杂在痛苦与屈辱中的感觉。
站在床下的男人动作很恣意,耸动的节奏不是很快,但每一次都用力把自己的性器往小雅身体里送,把她因半蹲而无处着力的身子,顶得向前一拱一拱的,发出一顿一停的声。
这种姿势应该会带给男人很大的征服感,我甚至隐隐能够把握到他心中的得意。小雅身材高挑,再加上比别人要白皙的皮肤,这样趴着让他为所欲为,这种征服感应该更加强烈。
仿佛是为了印证我心中的猜测,我看到男人停下了动作,猥亵的笑了起来,声音不是很大,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小雅的声也跟着他停了下来,男人没再动作,搂着她站在床边,两人就保持着那个姿势。
没有了床的“吱呀”声,卧室里一时间静了下来,我能听见男人急促的喘息声,才想到原来男人是体力不支了。但又禁不住想到这以前两人进行过怎样的剧烈运动,心里恨得牙直发痒。
“快……点……啊……”见男人半天没动,小雅催促了起来。声音也喘得厉害,没有了平时的清脆,沙哑得让我产生一丝陌生感。话音故意拉得好长,带着讨好男人的撒娇味。
‘下贱的女人!’一瞬间我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出奇的没有再感到愤怒。
“啊!……”小雅惊叫了一声。男人重重的巴掌打在她上,把我吓了一跳。而她半蹲着的身子,一下子像失去了力气般跪趴在床上。
我这才发现她上早就通红了一片,与白皙的裸背对比起来格外显眼。而刚才的一巴掌并不足以造成这种后果,显然是这是男人之前的杰作。我不禁又心疼又恨小雅自甘下贱。
男人接着又用力地拍了几下,直到小雅忍不住求饶了起来,才赞叹的说道:“这白……真他妈绝了!”语气中有掩不住的得意之色,跟着又抓住两瓣左右揉了起来。
我明白男人话里的意思,小雅虽然身材高挑,但却很大,平时我没少拿这点和她开玩笑,但这刻却只觉得心酸无比。
男人好像发泄什么似的,揉动的幅度很大,带动小雅缝里的一丛也跟着上下翻动,让我有种从没有体验过的淫秽感。
揉了一会儿,可能性欲又来了,男人用一只手撑开小雅的缝,让中间粉红色的部位外翻了出来,接着用手扶着自己性器对准刺了进去。
男人刺进的动作很慢,让我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性器,很黑,可能是因为太长的关系,看起来有点细;它又光又亮,根部积着一圈白沫。一瞬间我想到,按着小雅这么顺从他的样子,刚刚肯定给男人过。而想到不久前这根肮脏东西曾在小雅的嘴中进进出出,我就觉得恶心无比。
随着男人性器的尽根而入,两人同时发出深沉的声,只不过男人声音里带着猥亵,而小雅的声中则仿佛有无限的满足感。
接着,男人激烈的动作起来,冲击得又重又快,发出“啪啪”的撞击声,在空旷的卧室里显得格外响亮。
卧室里没发现两人的衣服,床上的被子都掉在了地板上;灯也全开着,地上靠床头柜上旁边放了一个塑胶盆,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淫糜气息,让我难看之极。
床上的两人,随着男人动作的频率,小雅传出的叫声也高亢起来,因为脸埋在下面的原因,呜咽着像哭泣一般。我知道她可能要了,想到男人才刚刚动作还不到三分钟,心里顿时翻起痛苦的酸涩。
男人可能也感觉到了,不过却使坏的故意停了下来,接着,就听见小雅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声音高得吓人,里面的不甘表达得清晰无比。没想到小雅会有这种反应,大异与她以往内向的性格。
“不要……逗我了,快……”小雅几乎是哭着说道,勾头看着男人,伸手想抚摸自己的,却被男人阻止了。接下来的话也因为男人的动作停止了。
我看到男人也爬上了床,把小雅刚才弓起的后腰压下来,让她跪着的双腿向外岔开。他骑在了小雅上,然后用手把自己的性器向下竖起,插入小雅臀缝那一片狼籍之中。接着他弓着上身,一上一下的往下压下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小雅也配合得很熟练,看得出两人经常这么干。
不过,我的注意力很快被接下来的淫秽画面吸引了过来。
一上一下的两个迭在一起,上面的又黑又瘦,覆满了长长的黑毛;而下面的又圆又大,雪白得像刚出锅的馒头一样。而男人长长的性器则把两个连在一起,从男人吊着的卵子开始,像根棍子一样,直通到下面小雅那紧夹的臀缝当中。因为角度的关系,男人的性器蹦得紧紧的,带着把小雅的阴部完全外翻了出来,让我看到两人性器结合的部位。
因沾了贴在雪白的肌肤上,粉红色的阴口被男人的性器粗鲁地带进带出,白沫围着外阴积了一圈,像一道分界线一样标出了男人性器的占领范围。
“骚货!稳着点,我要来那招猴骑马了!嘿嘿……”男人无耻的声音响了起来。小雅呜咽了一声,有种哀怨的味道。
不过我没有时间体会小雅的声中的意思了,因为在我惊奇的目光下,看到男人用手按着小雅双肩,渐渐把两脚从床面上提了起来,全身的种量都压在小雅那硕大的上,然后一噘一噘的动了起来。
看到这个姿势,我不用想也知道“猴骑马”是什么意思了,而小雅的哀怨也瞭明于心。本来已经澹下的屈辱感觉又强烈了起来,愈发的恨起小雅的下贱来。
因为男人的重量,小雅的双膝深深的陷进床垫里。双腿被压成大大的“八”字,重重的喘息声,随着男人的动作一顿一停,像打嗝一样,让我明白她被男人压的多么辛苦。
“陈雅,……就你这身子……不玩这招还真浪费了!”男人一边动作,一边感叹似的说道:“他妈的!以前要跑几百里路……去找……毛子的洋马!”
作贱了小雅好一会儿,男人才放下了腿,显然是长时间提着双腿有点累了。
不过身体的大部分重量还是压再小雅的身体上,冲击的动作也加大了幅度。
等小雅的声越来越高时,男人又停了下来,这次小雅没有再大叫,埋头呜咽着,像是在歇气。
停了一会儿,男人拍拍她的背说道:“来,转过脸,叫几声来好听的!”
由于角度的原因,我看不到小雅的脸,但她接下来回应男人的话却把我生生的定在那里。
“爹……亲爹……”
声音很小,但小雅那下仨的话语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不再有愤怒,心中只有说不出的苦涩和失落,我发现自己的下身被小雅这句话一下子叫硬了起来。小雅下作的叫声我有种无处发泄的感觉,但那个男人显然非常满意,“嘿嘿”的笑了起来,又开始耸动起来。
“……真他妈带劲啊!说说,咱俩这是在干啥呢?……把脸转过来。”
我的心随着男人这话突然狂跳了起来,的甚至开始有点期待小雅从口中说出那个让我屈辱的答桉。
“操屄呢!求你了……啊……别停……”小雅的声音很大,像在回答男人,又像在宣泄什么。我觉得下身硬得有点痛。
“妈……别说,这张脸还就是……标致啊!等会非得给你画画地图……
操谁的屄啊?说清楚!“男人又问。话里的意思我却不太明白,不过小雅这次却回答得很快。
“操我呢!我不行了……啊……”小雅下作的声音里带着哀求:“快让我泄了好么……你要怎么都行……”
听到小雅的回答,男人满意地笑了笑,不再说话,专心操弄起来。
没几分钟,小雅的声再次高亢起来,像是在尖叫。最后随着一声长叫,她再也支撑不住男人的身体,雪白的身子崩塌在床上。
我知道——终于她了。
世间许多出人意料的事,事后想想,总又是合情合理。
事情败露后,小雅那惊慌失措眼神。还是让我心里起了一丝同情。
虽然心里有着无限的愤恨,但我还是愿意希望她能给我一个听的下去的理由。
听小雅说完以后,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原谅她。
小雅竟然染上毒瘾了。
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我事前无论如何也意料不到的。在那个男人逃离以后,小雅跪在我面前倒豆似的说出了一切。
事情是起于半年前,有一家她经常去的叫“蓝月亮”的发廊,老板娘叫红霞,三十来岁,大家都叫她红姐。
由于小雅经常在那里做头发,大家又都是女人,一来二去就熟识了。
认识几个新姐妹,经常在一起打牌什么的,有时候也去酒吧、迪厅玩玩。
开始小雅还有一些犹豫,后来经不住人劝,再加上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渐渐的就玩野了。
和红霞她们掺和到一起后,小雅和以前的几个姐妹也渐渐没了来往。只有一个同样爱玩的姐妹叫小敏的,也跟着小雅红霞她们一起玩。
然后,有一次蹦迪,经不住人激,摇上了头。再后来就像警世小说里一样,慢慢发展到麻果和冰。
刚开始都是红霞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货,给小雅也不提钱的事。后来小雅和小敏上瘾了,才开始收钱。这时她俩就是再傻也知道被人套上了。不过那时已经断不掉了。
手里的私房钱花完以后,又接着把存款花完。
至于刚刚那个男人,是红霞他们一伙的,自己手里有点的私货,小雅没钱了以后,怕我发现,不敢跟我要。就问那个男人舍货。几次以后那男人就趁小雅犯瘾的时候,引诱着把她睡了。
小雅和这个男人睡了有四、五次的样子,她说大部分都是小敏陪他的,要来货她俩用。只有小敏身子不方便的时候,她才偶尔一次。
我问她床上为什么那样下贱,她说刚抽玩,有点兴奋,还吞吞吐吐说大家都这样。我不是很了解毒品也就没再问什么。
不过看她说话的时候目光躲躲闪闪,我知道她肯定是怕我再生气,少说了什么。
但又有什么意义呢,都成这样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请了长假,跑了很多专门戒毒的地方,也去了很多医院。
让我欣慰的事小雅毒瘾才半年,不是很深,而且是冰和麻果,属于软性的,不是我相像的那么厉害。还有戒掉的可能。
小雅也说自己瘾不是很大,就是一个人管不住自己,这样,渐渐我也有了信心。
把小雅的手机收了起来,家里的电话也拆了。就这样陪她过了一个多月,她的身瘾总算初步戒掉了。
本来想报警抓那伙人的,后来问了一个这方面熟悉的朋友,被朋友说是天方夜谭,先不说他们都在局里有人,也不提他们报复,单证据这一条就没有,弄不好反到小雅倒霉。也只好不了了之。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