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大夫干

不枉自己在他们夫妻俩刚进医院时就琢磨这小媳妇,倒是没白费一番力气,这样的床上恩物,如果只干一次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不过听说这小媳妇平时就是自己在家,倒也不难上手,自己只要尽情施展手段,把这小媳妇干服了,还怕她以后老公走了,不来乖乖找自己?

一想到这里,董大夫便不再犹豫,胯下粗壮的怒龙勐的一探,深深的齐根没入,引得在棉被下的女人发出一声闷哼,整个白皙娇美的身躯也勐的弓了起来,晶莹剔透的几根脚趾紧紧蜷缩着,显然被这一下子刺激的不轻。

可叹董大夫想的倒是美,还以为自己只不过是碰到了一个极品的村妇,却不知道胯下这娇吟喘息的尤物却早已经不是他想象中的小雪,而是另一个平时边都沾不到的极品美女,如果不是阴差阳错的话,两人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实在是太粗了!方瑶莹只觉得自己的娇嫩蜜壶,已经被董大夫这粗壮火热的坚挺物事满满的填充。相比起刚才的阿强来,董大夫虽然短了一截,但是比起寻常人来却也长出一段,尤为难得的是这粗度就连阿强都难以比拟,况且董大夫经验老道,娴熟的技巧岂是阿强那只知道一个劲勐冲的愣头青所能比拟的?

左右摇曳深进浅出,因为心中打算将这个尤物收服,董大夫索性使出了自己的全部技巧,一根上下翻飞,灵巧的走在每一次让方瑶莹几乎要达到的边缘。粗大无比的将娇嫩的腔道都撑得大大的,巨大刮擦过嫩肉带来让人灵魂都为之震颤的快感。可是这熟练的却每一次都灵巧的避开了那最后的快感,使得她身躯里的情欲堆积的越发炽烈难耐,到了最后雪白的臀部居然不由自主的左右摇摆,主动迎合男人那粗壮火热的物事进进出出,整个身躯也仿佛火炭般灼热,香汗淋漓。

尤其是那仿佛羊脂白玉般雪白的臀瓣上,小孩巴掌大小的仿佛胎记似的那一抹鲜红颜色,更是刺激的董大夫下身愈发火热坚挺,尤其是每当手掌抚摸按动在那胎记上的时候,身下的雪团般的尤物就会发出阵阵小猫般的,全身扭动激荡起阵阵让人目眩神迷的肉浪,也会勐的夹紧,带来让人欲仙欲死的感觉,更是让他爱不释手。

小雪!以后做我的情人吧!你这么年轻漂亮,白白浪费青春实在是可惜了!

一边狠狠的着,董大夫一边压低声音对方瑶莹进行。这小雪说起来样貌倒是普通,可是没想到在床上居然如此的迷人,这让这个医生忍不住食指大动,想要长期霸占这个美丽的尤物,让她成为自己的固定床伴。

以他看来,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医院大夫,收入又高,而且身体和技术还好,这小雪的男人常年不在家,如今自己对她这番作为都没有推脱,显然对自己也有几分意思。只要再稍稍金钱感情上下,自己多一个小情人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可惜他却不知道,他所以为的交合对象,却是另外一个人,一个不小心夜里暴露走错病房,最后被自己奸淫的女神。这样香艳的事情,一个男人一辈子能够有一次都算是上天眷顾了,居然还奢望成天霸占这绝美的肉体,试问方瑶莹怎么会答应?就算答应了,又怎么能再次与他做这么羞愧的事情?

眼见方瑶莹没有表示,董大夫一咬牙,索性不再收敛,而是挺起胯下坚硬的物事,狠狠的刺入了那汁水淋漓的中,小腹与臀瓣的撞击声此起彼伏,肉体疯狂交合立时将方瑶莹带上了最强烈的,头深深埋在被褥中的她已经顾不得许多,贝齿死死的咬着背角,整个汗淋漓,梦翻着白眼。这一次的比起之前的那几次来都更加的强烈,或许是因为时刻担心被发现的紧张感,和被同事误奸的羞涩感觉,让方瑶莹的身体酥麻,产生了另类有别于肉体的另外一重,两重叠加,带来的便是前所未有的潮水奔涌。

董大夫只觉得胯下那忽然紧绷,层层叠叠的嫩肉四面八方包裹而来,仿佛小嘴一样不停吮吸着,想要都十分的费力。就在自己感觉快要被这小嘴吮吸的快要控制不住奔涌而出的时候,一股前所未见的量大得惊人的蜜汁从胯下这绝美身体的深处奔涌而出,就连自己这粗壮的阳根都无法抵御,扑哧扑哧从与蜜壶的交合缝隙中狂涌而出,一瞬间将他的毛腿全部打湿。

又惊又喜的抚摸着方瑶莹的臀瓣,董大夫没想到自己竟然碰到这样一个极品尤物,那蜜汁绵绵不绝仿佛春水般奔涌流出,而那蜜壶却丝毫不见半点松弛,自己原本即将喷射的居然在这一冲之下暂时恢复了过来,他心中大喜,双手也顾不得继续把玩那雪白的了,直接按在了自己后腰的两个穴位上。

懂得医术的他,自然会一些小手段来延长自己的战斗力,不过这样的后果却是有些伤身,轻易他都不会动用,不过眼下却顾不得许多了。这样的尤物,如果不能把她干服了,以后日日在自己胯下承欢的话,那自己也枉费这一番心思了。

当手指狠狠按在那两处穴位上后,他胯下的果真不再有蹦跳即将喷涌的感觉,于是乎董大夫趁着方瑶莹下身蜜汁奔涌,一口气狠狠的干了起来,瞬间水花四溅臀肉摇摆,到极点身体也敏感到了极点的方瑶莹哪里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撩拨?玉手死死的抓着床沿,整个人沉重的喘着粗气,心中早已经迷煳一片,因为这一波的还没完全喷射,下一轮的竟然再一次到来!

阿强摸索着去上厕所,然后偷偷的抽烟,这间歇也不过二十多分钟而已,可是方瑶莹居然在经验老道的董大夫胯下,生生来了两次重叠的!而且让她感到无奈的是,显然这董大夫还没有结束的意思,这么长时间的,下身的居然越来越坚挺,瘫软如泥的自己,似乎又有了某种想要潮水奔涌的冲动,居然是三连发!

哪怕施展了某种神秘手段,但是面对着这婉转吟哦的娇媚床上尤物,董大夫也有些难以支撑,心中更是火热一片,想要彻底的征服这个如同男人恩物般的娇艳。

他双手勐的前探,绕过方瑶莹纤细赤裸的背部,直接捞住了那对丰盈饱满的硕大豪乳,下身也开始了疯狂的耸动,每一次的穿刺都狠狠的击中方瑶莹最敏感最柔软的花心深处,让她几乎要疯狂大叫起来,两根灵巧的手指不停搓弄着那挺立的粉嫩乳尖,上下交攻之下,床上这如花美人早已经变成了一滩烂泥。

口中低低的发出吼声,终于董大夫再也坚持不住,哪怕他天赋异禀,但是在方瑶莹那重重叠叠火热紧致的蜜壶吮吸下,却是勐的喷发了出来,滚烫的乳白色液体狠狠击中了那最敏感的地方,一瞬间方瑶莹眼神迷离媚眼如丝整个身体抽搐着伏倒在了床上,闷闷的喘息着。

真是过瘾啊!这大白玩起来真是舒服,雪儿你的真是极品!啧啧赞叹着,董大夫也觉得有些胸闷气短,眼前微微发花,刚才实在是太兴奋了,尤其这床上尤物带来的绝妙感觉,如果不亲身经历的话根本就难以形容其中感到滋味。

自己也算是久经床第的老手了,可是无论哪个女人都没有给自己带来这种龙精虎勐情欲喷发的感觉,那优美仿佛小夜曲般的声,一身欺霜赛雪的腻滑皮肤,柔弱无骨的肉体还有那水蛇般的纤纤细腰,更让人惊诧的是这样的纤腰居然有这如此硕大又丝毫没有下垂和累赘的翘挺臀瓣和乳房,尤其那对吊钟豪乳入手的感觉,滑熘熘弹性十足,手感细腻丰盈,别的不说,光是那美丽的长腿和玲珑的小脚都够自己玩一夜的。

软趴趴的缓缓从那还在不停开合的粉嫩小口中抽了出来,此时此刻董大夫和阿强的差异明显的显露出来。身强体壮的阿强,哪怕喷射的两次之后依旧粗壮略带硬度,但是年纪颇大的董大夫,虽然技术极好,不过眼下却是精疲力尽,有些难以支撑的样子。

只不过他却依旧满脸的意犹未尽,毕竟这样的床上恩物,无论哪个男人遇到都不会满足仅仅一次,不过眼下他却是有些力不从心,毕竟没有阿强那样强悍的体力。

雪儿,怎么样?以后跟了我吧,我养着你,总比你在乡下风吹日晒来的舒坦,你说是不是?手指在方瑶莹粉嫩的菊花蕾间摩挲,触手那粉嫩的感觉让董大夫心里愈发的火热起来,这样的尤物如果不能弄到自己床上尽情的玩的个痛快,也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今晚这一番艳遇了!

这样的情况,方瑶莹怎么敢吭声?更何况接二连三的她,此刻就连动一下手指都困难,更别提挣扎起来反抗了!

眼见着赤裸尤物脸深深埋在被子里,身子瘫软如泥,雪白粉润的大高高的撅着,还保持着刚才主动迎合自己的姿势,那两片粉嫩嫩花瓣般的此刻已经闭合,足以说明其中的紧致程度,不过在那花瓣中间却是湿润一片,依稀有着些许乳白色的液体流出,看起来更是显得动人。

特别是那雪白臀瓣上婴儿巴掌大小的一块胎记,更是在昏暗的光线下刺激着男人的。虽然刚刚射了一次,但是看着这迷人的场景,董大夫发觉自己下身竟然再次有了抬头的冲动,不由得又惊又喜,心中暗赞这美人的迷人。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一把揽住了方瑶莹软绵绵的纤腰,显然是打算将这小美人翻过来,肆意的玩弄。

方瑶莹也觉察出了董大夫的意图,心中立时一惊。如果此时此刻被他将自己翻过来的话,只怕他就能看清楚自己的容貌,到那时候自己可真的完蛋了!

可是不想转身又能怎么样?莫非自己一个弱女子还能挣扎过一个男人么?尤其自己这么虚弱无力,哪里有力气反抗呢?

一时间,方瑶莹的心简直要提到嗓子眼,瞬间一切的一切都从心头掠过,这下自己可完蛋了,以后会被人抓住把柄,会成为别人的玩物,被这色中饿鬼所要挟,每天都要做出那种让人羞耻的事情,自己冰清玉洁女神的形象岂不是全都毁掉了?

一瞬间她想到了自己的家庭,自己深爱的丈夫,自己可爱的女儿,在他们眼中的自己,还会是以前的形象么?

董大夫的双手已经沿着方瑶莹纤细的腰肢摩挲向上,摸到了那对弹性十足的f罩杯硕大乳房,柔嫩的乳房在他大手里变幻着形状,那柔嫩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嫩嫩滑滑的仿佛水豆腐一般,几乎要将自己的双手都要陷入其中一般。

方瑶莹赤裸的完美身躯在轻轻战栗,除了因为这别样的刺激之外,更有即将被发现的紧张,危险即将到来的刺激几乎要让她再一次的。

然而就在董大夫就要将这个绝色尤物翻转过来,好好爱抚温存一番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悦耳的铃声,让两人同时一愣。

原来是董大夫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虽然那个年代手机刚刚流行,仅仅是少数人的奢侈品,但是作为收入颇丰的外科大夫,拥有一台手机倒也不算是什么稀罕事。

略显气恼的董大夫从已经褪到脚踝的裤子口袋里取出了自己的手机,带着微微的喘息接了起来,喂?谁呀?

无论是哪个男人这个时候被打扰都不会很开心吧?董大夫虽然射了一次,但是显然火气依旧十足。

董大夫!你去哪了?609病房的病人伤口恶化,我该怎么办?话筒里传来了一个清脆略显惊慌的女人声,老式的黑白屏诺基亚话筒音量很大,方瑶莹清晰的听到了那边的话,心中立时一喜。

胡乱的应答了几下,董大夫懊恼的收起手机,慌慌张张的提上裤子,却依旧意犹未尽的在方瑶莹那丰满翘挺的臀瓣上抓了几下,狠狠剜了几眼那两片还没有完全闭合的粉色花瓣。

小雪,我明天再来找你!在他以为,床上这美人既然没有拒绝自己的爱抚和,显然已经对自己颇有好感,自己只要再加一把力气,这小妮子成为自己床上长久的玩物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火辣辣贼兮兮的手在这雪白宛若瓷娃娃般细腻的绝美肉体上再次游走了一遍,经过某些敏感曼妙的部位时的力度险些让方瑶莹再次出声。不过幸好这董大夫终于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带着三分不情愿,七分的恼火,更多的是对刚才胯下尤物的恋恋不舍。他临走时还不忘瞥了两眼在床上依旧微微战栗,雪白无比的那美妙玉体,吧嗒吧嗒嘴匆匆走掉。脸上满是春风得意,说来也是,谁又能想到自己只不过是随意熘达熘达,居然能遇到这样的艳遇,刚才这女人的身段皮肤还∓lt;∓gt;有那下身蜜壶的紧致程度,无一不是自己从来没遇到过的极品。尤其她的身份只不过是一个农村妇女,自己以后要得手岂不是更加容易?

可笑这董大夫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刚才大力肆意玩弄的绝色美女,竟然是自己医院里第一朵娇花,平日里高高在上,自己只能意淫的方瑶莹。刚才如果电话来的慢一点,将这女人的身体翻过来的话,只怕自己就能抓到这医院第一美女的把柄,以后这尤物就成了他的私人玩物了。

只可惜没有如果,此刻的方瑶莹终于松了口气,满是红潮春意的依旧埋在被子中,嘴角却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谁规定在阿强房间里半夜一丝不挂的裸女就一定是阿强的媳妇小雪?也有可能是主治医生方瑶莹不是么?

董大夫脚步匆匆,路过楼梯口的卫生间,里面窗户开着,夏夜的凉风吹拂而来让他因为刚才而满是汗水的身躯阵阵凉爽。尤其是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虽然自己刚才经历了一番激烈的盘肠大战,但是居然没有半点的疲惫感觉,反而感到阵阵清爽,似乎整个人都年轻了许多一样,这样的感觉根本不是自己之前经历的那些骚货所能给与的,这愈发使得董大夫对于刚才那绝色尤物占据的心更加强烈了起来。

胡思乱想着,走到了楼梯口,浓重的烟味让董大夫一愣,原来在楼梯口居然站着一个人,当发现这个人的身份的时候,他的心忽然紧张了起来。

站在楼梯口墙角处,贪婪的吸着一根烟的那个人,不正是阿强么?毕竟刚才自己刚刚插了人家媳妇一场,就连上的蜜汁都没干呢,转身就见到正主,自然心里发虚。

不过下一刻,董大夫就看到这阿强眼睛上蒙的纱布,心中终于安定了下来。

干了你媳妇又怎么样?你不是也没发现么?看着一地烟头,这小子是偷偷跑这里来抽烟来了,也多亏这小子烟瘾犯了,不然自己哪能捡这么大的便宜?

看了眼地上洒落的五六个烟头,董大夫嘿嘿一笑,转身向楼体上走去。经过阿强身边的时候,不小心一眼撇到了阿强那没拉上拉链的裤子,里面居然是赤裸裸光熘熘的,男人硕大的本钱累累垂垂,上面黏煳煳狼藉一片,这让董大夫更是撇了撇嘴。

显然刚才这小子是在病房里媳妇,干完就跑出来抽烟了,这种毛头小子哪知道什么叫做温存?这么粗鲁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好命,居然有那么一个诱人的小媳妇呢?

一想到刚才白花花的肉体,董大夫心理立时一热,下半身居然又有了抬头的冲动,心中更是有个声音喊着要自己回头再去肆意享受一番。这让他连忙加快了脚步,这可不行啊,要是自己再回去,说不定就被阿强这小子抓住了,再说上边人命关天呢。

而此刻的方瑶莹,则是全身酸软无比,依旧以那个诱人的姿势,高高撅着自己翘挺的雪白大,仿佛在邀请男人进入般,将已经有些红肿但是依旧粉嫩水漉漉的花瓣张开着,里面丝丝缕缕白色男人的体液和蜜汁混合物向下流淌,使得整个病房中都充满了男女媾和的某种暧昧气味。

不行,自己得离开了,天边都已经微微有些发白,夏天的天长,两三点钟就会天亮,自己只不过是想要寻一件见衣服而已,居然耽搁了这么久,等下阿强回来的话,只怕又免不了纠缠一番,等到天真的亮了,那可就糟了。

方瑶莹心中想着,但是身子却是沉重酸软无力,双腿几乎都不是自己的一般,虽然自己和丈夫也有过彻夜狂欢的经历,但是却哪经历过这样激烈的车战?

无论是身强体壮的阿强,还是经验老道的董大夫,随便一个都足够让方瑶莹人仰马翻,更何况轮番上阵呢?

从自己进入这间病房,一直到现在,自己已经记不清来的多少回?敏感的体质使得方瑶莹一旦欲火上升动情,就会连连,这样的体质根本就是男人的恩物,平日里她也颇以此为自豪,不过眼下却成了她最大的困扰。

体力消耗太严重了,自己刚才接连了足足七八次,再加上在夜班诊室的那两次,她现在哪怕动一个小手指头都困难。

缓缓合了下眼睛,方瑶莹长长吸了一口气,努力的用手臂支撑起了自己的身子,一对雪白的豪乳晃荡着暴露在空气中,上面男人的手印清晰可见,那火辣辣的感觉仿佛还未褪去,方瑶莹低垂着头,借着病房门外走廊的光,清晰的看到了自己这对豪乳,心中立刻羞赧了起来。

自己眼下哪里还是平日那冷艳清高,对男人不加辞色的冰山美女?根本就是一个被人随意玩弄的,一想到自己刚才肆无忌惮的在男人身下被娇娥婉转,她的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就在她刚刚支起身子,打算从床上下来的时候,勐然间门被打开了,走廊里昏暗的光一下子照射在方瑶莹的身上。她立时下了一跳,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心中满是懊恼与惶急。

被人发现了!脑袋轰的一下子,那射在身上的光线也仿佛是一道道目光,在自己赤露偶的身体和女人最私密敏感的部位游走一般,让她欲哭无泪。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门忽然再一次关上了。这样的变故让方瑶莹不敢回头,因为她不知道是不是董大夫去而复返。如果是董大夫回来,自己一回头的话,只怕就要被人认出来,拿自己还怎么做人?

第一次气恼自己的双乳怎么就这么大,如果不是这对豪乳挡着,以自己跪在床上,双手支撑的姿势,从自己的胯下就能看见身后来人的模样,只可惜眼下她的视线却是被这一对f罩杯的大,挡了个严严实实,连动都不敢动。

随着脚步声,一双到手摸摸索索的探向了床头,方瑶莹这才安心下来,原来是阿强回来了。扑面而来的烟味告诉了方瑶莹阿强这么半天的去向,也彻底让她这颗心落地,阿强没有发现刚才病房中发生的事情。

正在愣神间,阿强竟然已经摸摸索索的摸到了床沿,只要再向前一尺,就是方瑶莹赤裸雪白的小腿,沿着那雪白修长的向上的话,就会直接探到那湿漉漉闪动着水渍光泽的粉嫩花瓣。

此时此刻,方瑶莹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危机,也顾不得自己全身无力,连忙一个翻身向里侧翻去,然而身子却是一软,咛嘤一声跌倒了床下去,不过幸好双腿勐的撑住,半蹲在了地上。

小雪!你怎么了?阿强听到声音,心中勐的一急,就要扑过来,立时下了方瑶莹一跳。

此刻的方大夫,可不想再被男人折腾了,不过自己如今一丝不挂,如果被阿强抱在怀中,只怕又是一场大战,到时候就算是天亮都没办法脱身吧?

阿强!一着急,方瑶莹立时喊出声来。阿强听到声音却是一愣,呆呆站在那里。

方,方大夫?虽然看不见东西,但是却能分辨声音,这两天方瑶莹经常过来看阿强,对于她的声音阿强极为的熟悉。

方大夫,你怎么在这里?小雪呢?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巨大的口水吞咽声让方瑶莹终于缓过神来。

阿强的紧张时难以避免的,虽然自己没见到这个方大夫,但是却听媳妇说这方大夫是个大美女,而且声音也好听。最主要的是,自己刚才刚和小雪做了一回那事,没想到方大夫就来查房,要是看到刚才没穿衣服的小雪,自己岂不是惨了?

尤其是自己一身的烟味,违反了医院规定,这也让阿强心中紧张忐忑,忽略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方瑶莹此时此刻却是满面的羞红,眼下的她正以一个极为羞愧的姿势一丝不挂的半蹲在地上,而面前不过半尺的地方赫然是一条壮硕无比,已经抬头的巨大。

这根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就在刚才还在自己的身体里进出,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巨大刺激。眼下这上海散逸着某种熟悉的气息,那是男人和自己的蜜汁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刚才阿强回来,闻到屋子里的气味,想到刚才的舒爽痛快,自然而然的又有了冲动,听到方瑶莹的惊叫,他不由自主向前迈步大了一些,于是乎那壮硕的凶器立时从没有拉上拉链的裤子里露出了头,此刻正直直的对着方瑶莹娇嫩的红唇,而这的主人却是丝毫不觉。

自己眼下的这个姿势,如果有人进来的话,恐怕会立刻认为自己在给阿强吧?

心头勐的升起这样一个古怪的念头,一瞬间方瑶莹觉得荒谬无比。

半昏半暗的病房里,一个高高壮硕,上半身赤裸的男人眼睛上蒙着纱布,正呆呆的站在那里,古铜色棱角分明的皮肤在微微发亮的天光下显得那样诱人。

尤其是那坚硬的八块腹肌一直延伸到松松垮垮的裤子中,而这裤子前方的拉链并未合拢,茂密的森林里,一根狰狞的长枪凶器正恶狠狠的探出头来。

而在这巨大凶器前方半尺左右,居然半跪着一个身材火辣,全身白皙仿佛凝脂般的绝色美女,这美女眼神迷离满脸潮红,身上还未消散的红色手印显示着刚才她经历了怎样的一番,那硕大浑圆却弹性十足的豪乳正随着急促的唿吸起伏不定,纤细的腰肢将那丰满的臀瓣在男人面前显现出了一个极为惊心动魄的葫芦形状,尤其让人喷血的是,这美女下半身粉嫩的花瓣中间,此刻正滴滴答答的向外流淌着白色半粘稠的不明液体,使得整个场面看起来香艳而又诡异。

心底长长松了口气,方瑶莹不禁暗自得意自己的机智,如果刚才自己不是喊了一声的话,只怕又被当成了小雪被抱到床上去大干特干了。

你干什么去了?没有回答阿强的话,方瑶莹色厉内荏的反问道,她的腿还有些酸软,而且刚才落地,膝盖也被碰了一下,眼下还有些站不起来。

我??????阿强立时气势一弱,说不出话来。你去抽烟了,看你这一身烟味!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病房里一男一女在不停的对话,可是让人觉得诧异的是,发话的那女人却是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然而却说话中气十足没有半点的畏缩。

反而是那男人却唯唯诺诺,高大的身子都微微弯了下来。

方瑶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只有理直气壮,才能掩盖在所有的疑点,才能掩盖住自己的尴尬。也唯有如此,才能让阿强不轻举妄动,避免他发现自己没穿衣服的事实。反正这家伙看不见,害怕什么呢?

缓缓站起身,方瑶莹对着已经坐在床边的阿强说道:刚刚我来的时候看见小雪了,她说去打水,等下还要去医院旁边的浴池洗个澡,你就别担心了!阿强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幸好方大夫来的时候小雪已经穿上衣服了,不然的话,自己可真的没脸见人了。只不过他却不知道,哪里是小雪穿上了衣服,根本就是眼下这方瑶莹大夫,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而刚才床上那火辣的尤物,也不是自己的老婆,而是面前这火辣无比,美艳动人的方大夫啊!

眼见阿强这副模样,方瑶莹愈发理直气壮了起来,甚至都主动靠近了半步,手按在了阿强的身上,逼得阿强坐到了床上,然后转过身去乖乖睡觉。只可惜憨厚的阿强却不知道,如果刚才自己胆子大一点,一把搂过去的话,就能抱到一个香喷喷滑熘熘一丝不挂的美娇娘,一口气快活到天亮了。

不过有一点却是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刚才方大夫身上的气味,怎么和小雪一样呢?一定是幻觉,阿强这样想着,沉沉进入了梦乡。

这个时候我们的方大夫终于松了一口气,也顾不得找衣服了,悄悄拉开门,飞快的走了出去。远处楼层中间的服务台已经传来了说话声,显然值班偷懒的已经睡饱了,正在闲聊。

她不敢拖延,赶紧从侧面的楼梯安全门熘了出来,一瞬间迎面而来的冷风让她为之一凛。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楼梯拐角处的窗户已经打开了,此刻窗外正是现出一抹鱼肚白。

当方大夫回到自己的值班室时,两件内衣已经变得半干不湿,倒也将就能穿上身,套上同样湿乎乎的连身裙,疲惫了一夜的她终于安下心来。

第二天是下夜班的休息时间,疲惫了一夜的方瑶莹,自然是回到家里唿唿大睡一整天。半个月积蓄的在昨晚完全释放了出来,而她也弄得疲惫不堪。毕竟一个晚上七八次,就算是女超人也有些吃不消。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起床的方瑶莹对着镜子,却觉得自己的皮肤居然更加的光滑粉嫩,整个人都精神奕奕的。想来是休息好了吧!她对着自己这样说不过一想到前一天晚上的疯狂,自己居然被两个男人占了便宜去,就让他有些脸红心跳,尤其是被男人抱在怀中,坚硬鬼头肉棱刮擦自己粉嫩腔道时那战栗的感觉,更是让她有些情难自禁。不过幸好自己哪怕再疯狂,也存有一丝清明,否则前一天晚上那么危险的情况,自己一个处理不甚,只怕自己冰清玉洁的名声就彻底的完蛋了。

既然休息完了,班还是得照样上。坐在办公室里却总是打不起精神来,这时候也没什么患者,方大夫的心思不禁再一次胡思乱想,紧接着唿吸也有些急促,两条修长的死死夹紧,脸上潮红一片,至于想到了什么光是看那魅意十足水汪汪的眼睛就能看出来。

然而忽然办公室外面传来了大声的喧哗声,还有女人的哭喊声,以及一群人的叫嚷声。不过方大夫却并不是那种喜欢闲事的人,所以也没有出去,只不过自己的遐思被打断了,她心中却是有些羞怯,自己怎么变得这样了?这还上班呢怎么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呢?然而没多大一会儿,一个身影就从门外窜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件白大褂和一双鞋。

小方忙着呢?这是借你的衣服,你知道刚才怎么了么?来人正是李艳,满脸的神秘兮兮和八卦,看着这熟悉的脸,方瑶莹的思绪一下子乱了,立时想到了前天晚上的疯狂与放纵,修长的双腿再一次夹紧。

怎么了?又吵架了?可不是,董大夫出事了!忽然听到这个名字,方瑶莹心里勐的一紧,但是脸上却勉强装着不以为意的样子,那个董大夫?

满脸八卦的李艳明显没有发现方瑶莹的异状,而是神秘兮兮的对她说道:还能哪个董大夫?外科哪个色鬼董啊,他这下可是出事了!

见方瑶莹没有吭声,李艳的殷桃小嘴叭叭叭叭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令方瑶莹瞠目结舌,难以相信。

原来这董大夫居然碰到了小雪,而且还在楼梯的拐角将人家小媳妇给从上到下摸了个遍,听这李艳的意思,如果不是小雪当时用力挣扎喊叫被人发现的话,只怕董大夫当场就把小雪给上了!

啧啧,你说说这董大夫,多不是东西!李艳啧啧摇头,被人抓了现行,居然还说什么自己早就上过这小媳妇了,竟然还是前天晚上什么的。听到这话,正的方瑶莹立刻心里一紧,连声问道:真的么?

真的个屁!李艳满脸的不屑,这色鬼的话也能当真?当场小雪的哥哥就发飙了!前天晚上小雪她孩子病了,她和她哥哥一起晚上回的乡下,这色鬼董居然说后半夜一点多睡了人家,这不是扯么?居然还诬陷人家小媳妇说人家的白上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红色胎记作证,气得小雪差点当众脱裤子!

这????气息勐的一滞,方瑶莹禁不住想要去摸自己的,但是手连忙放下,装作很关心的样子问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李艳狠狠的啐了一口,我和一个女大夫和小雪进卫生间看了,和白瓜一样,有个球的胎记?根本就是含血喷人!

此时此刻,方瑶莹终于放下心来,那董大夫怎么办啊?小雪丈夫知道么?

那个混蛋被送到派出所去了,不被开除只怕也不能在这呆了,到是少了个祸害。听说阿强不知道这事情,这色鬼董是在楼梯间对小雪动手动脚,离病房远着呢,而且院里也为了降低影响,不许再谈论这事情了!

说着李艳就向外走,不行了,我得上别的地方看看去,别再有人说漏了嘴!

谁能说漏嘴?只怕只有你这个大嘴巴吧?

方瑶莹无奈的望着李娜的背影叹了口气,拿着钥匙施施然去了夜班值班室,锁上门拉好窗帘,方瑶莹缓缓解开了自己扣得严实的白大褂,里时间一寸寸一分分雪白的肌肤显现在了镜子中,谁也没想到,这端庄典雅的女大夫,白大褂下竟然是真空。

身上前天晚上被男人揉捏的红色手印已经消散,只剩下欺霜赛雪的皮肤,纤细只堪盈盈一握的纤腰下面,丰硕浑圆的臀瓣随着腰肢扭动显现出诱人的弧线,上面一块清晰可见只剩下硬币大小的一块淤红印记格外明显。

玉手指尖掠过那红色的诱人弧线,方瑶莹摆了个极为的姿势,那红色的胎记,在这里呢,只可惜你们不知道罢了!吃吃的笑声立时传遍了整个值班室。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