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媳妇是妖怪

“一拜天地、再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高家庄鞭炮长鸣,这是高
老头独子克廉娶媳妇,新娘子是王家的姑娘桂英。

高老头前年丧妻,族中就只有他和堂弟高明算年高德重,他为了解决家产问
题,所以千挑万选,才拣到白白胖胖的王家闰女!

“克廉,你要早生贵子,则高家庄承继问题就解决了!”

高老头吩咐儿子克廉:“桂英下身肥厚,一定好生养的!”

红烛高烧,王桂英羞答答的让克廉宽衣。

他剥掉了她的裙褂,解掉她的胸兜,两只又肥又白的跃了出来,那双乳
头小而腥红,娇艳欲滴!

“夫君……”桂英用手掩着两奶的奶头:“你…你吹熄红烛光…好不好?”

她娇羞无限。

“不!”高克廉拉开她的手:“为夫就是要看清楚……”

他一推,两人就倒住绣榻上!

“唔……”桂英粉脸通红,她是第一次在男的面前。

克廉一手就摸落滑不溜手的豪乳上,他跟着俯头就嗅她的乳沟:“好香!真
香…”

桂英的身子抖了抖,整个人软了下来。

克廉的鼻子她上不所的嗅,弄得她断续的喘气:“唉…啊……”

他忍不住张开口,就咬着她的奶头吸吮。

“啊…喔……”桂英被他啜得两啜,变得“两眼翻白”。

她想,又怕克廉笑她“淫”,只得连连喘气。

克廉亦是第一次亲近女色!

他一边咬着桂英的奶头,一手搓着她又大又滑的,的阳物已经昂起
发硬!

“娘子…我要……”他一手就解她亵裤的裤带。

“夫郎…你…你吹熄蜡烛好不好?”桂英混身乏力,她羞得用被子遮着自己
的面。

克廉并没有吹熄红烛,他双手一扯,就将她的裤子褪到足踝上!

“啊!”他看到她的牝户了!

不过,他反而吃惊的站了起来。

桂英的牝户是粉红色的两扇皮,贲起像桃子一样,但牝户上却是一根也
没有!

“女人那里毛的?”克廉解开自己的裤子,望望裤裆内!

他的勃起,在肉茎上是团团的黑毛!

他松手,裤子就掉到地上,跟着,他就压上桂英身上。

克廉是初探蓬门,他的在她的牝户上左揩右擦,就是找不到“洞口
”。

桂英让他啜了好一会奶,本来是有淫汁流出的。但到他脱除了裤后,她
在指缝中看到阳物昂起时红红的,有五吋长,比擂鼓的棍还粗,她一紧张,牝户
就变得干巴巴起来。

“桂英…我要……”他捧起她的腰就乱挺。

但扭了三几下,他突然打了几个冷颤:“不好…宝贝都出来了!”

他射出几道白浆,都喷往她牝户外。

桂英羞得不敢看,她以为有“剧痛”,但只有粥浆似的流在她牝户外!

她张开眼,就见克廉拿着烛台,靠到床畔去照她的牝户。

“你看甚么?”桂英脸红一热,她想用手遮住赤裸的,但,他的手提高
烛台,就照着那两扇红皮。

“洞在那呢?这粥浆似的东西,会不会把洞口封起来?”

他用手指将在她牝户外揩了又揩。

桂英被手指扒开,露出来,克廉要看得真切,将红烛倾侧。

“哎唷……”桂英哀叫起来:“损了…痛……”

原来他将红烛的蜡,滴了落她的牝户上!

热蜡滴到嫩肉上,桂英不禁眼红落泪:“你…你…鸣……!”

克廉亦慌了手脚,急忙用手去抹,幸而姒只滴在皮,只是红了一片!

她双手掩着牝户:“不许看!”

“娘子!”克廉柔声:“对不起,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俩再来!”他放回烛
台,光着亦爬。

他毕竟是血气方刚,搂着羊脂白玉似的桂英,半盏茶不到,又再次昂起
!热热的揩在牝户上,桂英是感受出来的,她身子抖了抖:“轻一点……那
里给蜡烫过…奴奴怕痛!”

克廉爱怜的摸着她:“不要怕,你张大一点儿腿,为夫就可行周公之礼了!


他小心奕奕的握着阳物,就朝里塞。

刚才他将遗在牝户外,黏黏滑滑的,桂英慢慢将腿张开,他一挺,就恰
好顺势而入!

“噢哟……”

桂英只觉热棒刺入,她娇呼一声,就想夹紧双腿!

“不要紧的!”克廉初尝温柔,他一挺就将阳物全插到底,只留下两粒小卵
在牝户外面!

他只觉被紧紧的嫩肉裹着,十分受用。

“喔……噢……啊……”桂英想哼又哼不出,身子不停的抖颤,她搂得克廉
紧紧:“喔……啊……”

他忍不住狂乱起来,大力的那。

“哎……轻点……痛…痛……”桂英终于求饶了!

克廉放慢了的动作,他只觉有阵暖暖热热的液体“烫”过,他忍不
住怪叫起来:“娘子……我也没有了…噢……!”

他连连颤了几下,接着就射出。

桂英亦很紧张,她牝户的肌肉收缩,恰巧像嘴吸吮似的,将克廉的扯住
不放!

“噢……”他只觉射出来的白液,比第一次还要多。

他伏在她身上:“娘子……痛不痛?”

桂英又点头又摇头,她眼角有点泪光,这是为丧失宝而哭的!

克廉的迅速的变细,跟着慢慢的滑出她牝户。

他的带有红红的血丝,而几滴鲜血亦从桂英流出,淌在印有“百子
千孙”

的黄巾上。

她的,更明显映出鲜血的红色。

桂英轻轻推开他:“奴奴要穿衣服!”她搓了搓小腹下。

那捱完“粗棍子”,还在隐隐作痛。

“不!我还要多来一次!”克廉伸手阻止她!

“唔…不要!这会伤身的!”她想用胸兜遮着双奶:“往后的日子多着嘛!


“不!”他一手握着她的乳房:“这么滑,我喜欢摸!”手指又搓她乳尖。

“哎……噢……”桂英被他摸得两摸,又发痒,不住的往床上扭动,她
初试云雨之情后,骚味都发了出来。

而克廉这时亦看到“子孙帕”上的血了,他突然退缩身子:“给我看看
,下边伤得怎了!”

他就想扳开桂英的牝户。

“不…下面…在里面的…看不清楚的……”桂英想用手掩着,但他力大
手快,终于扒开了她的腿,只见内湿滑的嫩肉,赤红一片,但就看不到流血
的伤口,倒是他喷出来的,有些干了,沾在大腿两侧、黄黄白白的。

“哎…不要看了……”桂英扯起他,她樱唇微张,丁香半吐,就搂着克廉亲
嘴!

她贪婪咬着他的口唇,他虽是“初哥”,但吻得三几下,已懂得把舌头塞进
她小嘴内搅动!

桂英的口涎,不住的灌入克廉的口中,他下面又半硬起来了!

“娘子,我又可以来啦!”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尿急!

“噢!要尿壶……”克廉伸手到床底,就想找夜壶。

但他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

“娘子,我要到外边方便!”克廉忍不得,急忙要披衣而出。

他推开门,走出院子,站在一角撒起尿来。

突然,一股寒风卷起,将窗、门、瓦面刮得“沙、沙”作响。

克廉感到一阵冷意,他匆匆撒完尿,就想返回房。

“娘子…”就在他推开房门时,克廉被眼前的景像骇得叫起来:“白虎…白
虎!”

原来在绣榻上,不见了赤身的桂英,反而蜷伏了一只混身斑白的毛虎!

“救命!白老虎!”克廉奔向东厢。

但,庄内的人似乎都喝醉了,连高老头也不知去向。

克廉跌跌撞撞的,沿途都是酒醉、倒在地上的宾客。

“阿爹!”克廉想走向高老头的卧室时,突然被一个躺在地上的身体绊倒,
跟着,就有东西砸在他头上,他“哎唷!”的一声就昏了过去……

在新房内,桂英望着克廉离了房,就在这时,一陴风吹入房,空气中弥漫着
一些香味,她感到有些晕眩。

“娘子!我回来了!”桂英在晕眩时,看到有个人踏入房。

“你……”桂英神智仍未全失,他见这个“克廉”竟是有山羊胡子的

“你不是克廉!人来!”桂英想叫,但那汉子一跳,就扑向赤裸的她,她被
紧紧的搂住,桂英只觉混身乏力,那个有山羊胡子的一抹面孔,突然变了高克廉
一模一样!

“娘子,可不是我吗?”那个假克廉一低头,就含着桂英的奶头!

“唔……啊……”桂英无力反抗,她迷迷糊糊的叫了几个:“不!”

但假克廉的调情功夫,却是十分利害,他用口含着她的奶头,用舌头舐她的
乳晕。

“啊…噢……”桂英初试云雨之乐,她身子开始左右的扭动起来:“不…啊
……”

他除了含着她的奶头来舐之外,还用牙齿轻咬着她两粒小红豆。

“啊…喔……”桂英只觉乐不可支,她的乳头凸起发硬,淫汁又开始涌
出。

那假克廉的舌头很灵活,他吮完奶头后,舌头沿着她的乳沟滑下,舐过她的
小腹,再“钻”向她的肚脐眼。

他的舌尖绕着她肚脐绕了两绕,跟着就舐向她小腹下!

“噢…啊……”桂英想扯他的头,不许他吻向自己的牝户,但就是发不出力


他的舌头终于舐住她的牝户上了,那里又湿又黏,除了外,还有她的淫
汁!

但伏住桂英小腹下的假克廉,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异味,他双唇向着她最“湿
滑”

的地方,就大力的吮!

“啊……”她整个人抖起来。

他双唇贴着她牝户,一吹气一吸,那股“气”直透入他的,扯着她的花
心。

桂英的花心被扯向牝户口,这种快感,她还是第一次享受到。

“喔…啊…啊……”她不知从那里来的气力,竟可以抬高腰肢,将牝户更“
紧贴”

假克廉的嘴!

他一吸一扯,她的淫汁就流入他口内。

那假克廉似乎吃得津津有味,大口有口的将她牝户内的汁液吸干净。

“噢…啊…不…要…啊!”桂英突然又嘶叫起来:“啊…我…要死了…呀!
……”

原来他的舌头突然暴长,直伸进她牝户内,假克廉的舌头,竟然变长了,好
像“蛇舌”一样,直钻入她内。那长舌可以直探到底,舐向她的花心!

这种刺激,是任何女人都不能忍受的!

桂英双眼翻白,她一连打了几个冷颤。

假克廉的舌头,又一次撩过她的花心!

“啊…啊……”她只感有一阵似尿急,又不像尿急的感觉,她终于忍不住了
,那暖暖的“真阴”液,自花心喷出。

假克廉的舌头一卷,把桂英的淫汁全吞进肚内。

“小亲亲,高克廉留在你肚内的,已经被我舐得一干二净,这下子,我
就要令你怀我家的骨肉了!”他扯开袍子,就要“插”她!

“为甚么?”桂英理智未全失。

真克廉的粗长,一挺就挺到底!

“奴奴和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坏我名节?”

“哈……是你天生异禀,用你腹产子,将来必成大器,姓高的无这种福份!


假克廉的肉茎一挺,就挺了进去!

“哎哟!”桂英又再次抖起来:“你…你的东西…有刺……啊……痛……”

“哈…哈……”假克廉的肉茎,比真克廉的粗长,一挺就挺到底!

“噢!”桂英被他的“巨棒”插至泪水也涌出来!

她刚给克廉开了苞,口还是紧窄得很,这时要容纳假克廉的的粗棍,自
然是痛苦万分!

幸而她流了不少淫汁,所以虽“撑”得牝户微肿,但出出入入之后,便
也润滑无阻!

只是,假克廉的像有“刺”一样,刮着她牝户壁,这种“撩心撩肺”的
感觉令桂英死去活来。

她泪水直冒,忍不住“哎唷…哎唷……”的起来:“轻一点…哎唷……


假克廉伏在她身上,了廿多下,他突然提起她两腿,搁在肩膊上,这样
,她的腰肢就凌空抬起,亦离开床榻。

“小亲亲,我就丢了……”假克廉突然喘起气来:“这东西…赏你吧!”

他一阵,一股又浪又腥又热的黏液,就直喷她牝户深处!

桂英捱着他最后这顿“乱棍”,一下下都顶中花心,她忍不住地昏了过去。

假克廉射完精后,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哈……我借高老头媳妇的身体,
完成多年的心愿……哈…哈……”

他卷一卷衣袖,化作一道金光,直冲高家庄离去!

可怜桂英受了他的蹂躏,妙处大开,一丝不挂昏在床上!

在大厅内,高克廉醒过来了,他见到高老头,和堂叔高明,还有一众庄丁。

“克廉,你不去洞房,干吗四处乱走?”高老头含责怪之意:“刚才你踢到
饮醉的宾客,碰到了木架,被花瓶砸晕了!”

克廉摸摸后脑:“爹……新房有老虎!”他还有余悸的:“是白老虎!”

“哈……”高老头笑了起来:“你媳妇儿是雌老虎!哈……你怕甚么!”

克廉有点急了:“不!是真老虎!”他将自己去小便的事讲了一遍。

“啊,王家闺女变了老虎?”高老头急忙和儿子赶来新房,他们还叫来未醉
的庄丁预备弓矢、刀枪、火把。

高老头和克廉怕被“老虎”咬,先蹑足到新房外,用指挑穿了沙窗往内望。

房内红烛高烧,但见桂英大字形的摊往榻上,昏迷不醒……

“啐!”高老头看到媳妇的春色,他掴了克廉一下:“你跟阿爹开玩笑?”

他马上赶走伏在窗前的庄丁:“没有老虎,都不许偷看!下去!下去!”

家丁中,有胆大者已看到房内春色,多嘴之辈更笑着偷说:“哈!甚么老虎
,原来少奶奶倒是‘白虎’,的白虎呀!”

克廉一时间亦摸不着头脑,苦着口脸愕在那里。

高老头脸上突然露出悲戚之色:“都是媒婆三所害,我娶了个‘白虎’进门
,将来田里的禾谷……一定寸草不生!”

克廉呐呐的:“爹,怎么办?”

高老头咬了咬牙说:“的媳妇,你不要和她,这白虎星是不祥人…
…会害惨高家庄的!”

他面有哑色:“牝户,田里无草,今岁收成,必然不好!”

高老头突然扬手:“家丁,给我火把……让我烧死白虎星!”

克廉毕竟对桂英有合体之缘,他扯着老父:“爹,是白虎噙过桂英,但她并
不是老虎呀!”

高老头怒挣开儿子:“你…你懂甚么!”

有家丁递过火把,高老头就要踢门入新房,突然,半空中留起“霹雳”一声


跟着,有团光线从屋顶照下,吓得高家庄一干人等,四处逃窜。

“此女是我天虎星君所有,高家庄的人,假如伤害王桂英,我誓要你鸡犬不
留!”

“白老虎呀!”克廉只见到新房的门给狂风吹开,中间伏了一头白毛吊睛大
老虎!

这老虎有三个人那么长,起码有数千斤之重,作势要咬,张开血盘大口状。

高老头吓得连尿也放出来,裤子湿了一,他连爬带滚:“救命!”

而其他庄丁,很多亦屎、尿齐流,有吓至脚软不能行的,不少在大呼“妈呀
!”

克廉拚命上前,掺着老父,两人连爬带滚,才走向庄园一角。

两父子都吓得混身抖个不停:“天虎星君!饶命!你要求的,我们都答应就
是!”

那团绿光很快就消失:“高老头,你作的孽,你家媳妇,我带走了!”跟着
又一声霹雳响,将新房的瓦面震碎,跟着一团白光穿屋而去。

这几下响闹,将在高家庄中喝醉的宾客都震醒过来。

有人睁着眼,看到一团光向城外的九宫山穿空而去。

有人摸到新房前,只见绣榻空空,桂英已不知哪里去了!

吓坏了的家丁,亦聚在一起窃窃私语:“高老爷娶媳妇,但洞房第一晚,就
给白老虎衔走了!”

而高老头就不知是悲是喜!

悲的是庄上出了妖怪。

喜的是牝户的桂英,给老虎带走了,省得他“收拾”这不祥人!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