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别人参与爱爱



有几天我和妻子都在窗台上,我们始终只开着昏暗的小灯,所以后来我认为对面窗子那些男人可能是看不见的,心里的兴奋降低了。我又恢复和以前一样,专心工作,下班后才再想找一些新的玩艺,和娇妻一起玩耍。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下班时又再经过那空屋,这时突然有个人开门站出来,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较肥大的纹身男人,他伸手搭住我穿着西装的肩,说:「老兄,进来商量一下。」

我想要说甚幺的时候,已经给他拉了进去。另一个壮汉也在里面。

「你们想 」我刚说出口,那肥大的男人就说:「你的太太很漂亮,有一对大,还有在被干的时候很的样子 」

我心里开始扑扑乱跳,知道原来这两个男人真的在偷看我们,我地说:「你们偷看 」

另一个男人说:「别说偷那幺难听,你把老婆放在窗台,又开着灯,盲人都看得见!」他站起来捏着我的脸淫笑地说:「你大概也想我们看你老婆吧!」

我心里的秘密给他挖出来,开始有些羞怒,说:「是不是和你们无关,你们想怎样?」

那肥大的男人从衣袋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我看,原来是我和小慧的照片,小慧全身赤裸,和的毛毛地带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男人说:「这些照片寄到A书去登,你想会怎样。」

我有些害怕,虽然男女很自然,但小慧的给登在A书上给淫猥的男人看,对我这个有些知名度年少有为的大好青年来说,实在有很大的打击。我立即从口袋里拿出几千块钱,塞到那男人手中说:「就这样算数吧。」

那男人把钱收起来,说:「我们不要想勒索你的钱,只是你的太太实在太漂亮了,隔着窗子看得不清楚,我们想看得清楚一些。」

我软软坐下,和他们谈起话来。

原来那两人是财务公司的收数佬,不用说当然是黑社会的人物,每天蹲在那空屋里是想等那业主回来找他还钱。那肥大的叫做肥菜,另一个叫鬼秋,这种不良人物全是靠这种花名行走江湖。他们也不是每天都在那屋里,神出鬼没的,所以不是很多人知道那空屋里原来有两个男人。

我回到家里,吃完饭和小慧坐在沙发上,她突然抱着我,坐在我的双腿上,吻着我的脸说:「老公,今晚我们要不要 」

我故意轻轻推一推她,她很失望地说:「老公,你近来公司很忙吗?所以不想 」

我叹气地说:「不是,而是我们已经成了惯性,没有新鲜刺激了。」

小慧嘟着小嘴,然后突然笑着说:「老公,这几天都在窗台上,不是很刺激吗?」

我摇头说:「试过几次就不刺激了。」

我假装想一想说:「小慧老婆,我们今晚去隔壁那间空屋去?」

小慧嘤地一声说:「不要,那屋子有人怎幺办?」

我说:「空屋就是没人!那对夫妇已经逃走了。」

她还是担心说:「那有人来了怎幺办?」

我说:「我们进屋后就锁住门,不怕有人来打扰我们。」

小慧给我打动了,但她坚持要换掉睡衣,穿上短小漂亮的连衣裙的上街装束才肯和我过去隔壁。

空屋没上锁,我们进去,打开灯,小慧四处查看,确保没人。睡房里乱七八糟,床都破烂不能用,我们回到厅中,那大理石桌子相当不错,旁边有几个空的啤酒玻璃樽和烟头,我知道那是肥菜和鬼秋留下的。

小慧确信全屋没人,便兴沖沖反锁上门,把窗 拉下,然后抱着我勾着我的脖子,就在厅中亲吻起来。我扭住她的手,把她反身按在 边,说:「小女贼,竟然敢跑来人家屋里,想偷东西吗?快点趴在 上不要动,我要搜身!」

小慧知道我在玩角色扮演游戏,于是很有默契地乖乖地用双手撑在 上,任我在她后面把她的连衣裙由下到上脱掉。

我的眼睛朝旁边的大衣柜看了一眼,这个布局是我和那两个纹身汉一起想出来的。原来那天肥菜和鬼秋要我和小慧在他们面前,给他们看得清楚一点,我有照片给他们把持住,当然我有些的心理也催使我同意他们的意见。

结果他们同意躲在厅中大衣柜里,衣柜有向下的百叶扇,里面看外面很清楚,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所以小慧刚才查看全屋也没发现有两个大男人仍在屋里。

我的心又再砰砰地跳动着,虽然小慧美丽的胴体我已经看过好几次,但这次不同,因为一共有六对眼睛一起在看她。

我把她的乳罩后面的扣子解开,然后把乳罩脱了下来,十只手指就在她那对骄人的上揉搓着。我心想,衣柜里面那两个男人也看得很爽吧。

「啊 你 你这个卑鄙 搜身怎幺可以摸 摸我奶奶 」小慧故意撒娇说。

我这时也有点气喘说:「小姐,我要看看你奶罩里面有没有偷来的东西,我还要看看你里有没有东西。」

然后我故意慢慢地把她小小的沿着她那滑不留手的大腿脱了下去,我听到衣柜里其中一人沉沉发出「哇」声,我连忙自己也「哇」一声,以免给小慧发现。

我的双手已经分头行事,左手握着她的乳房捏弄着,拇指逗弄她的奶头,然后右手伸在她的阴阜上抚摸着,手指渐渐摸到她的,然后再由她温暖的孔道中间钻进去。

「啊 」小慧不禁发出声。

她很敏感又多汁的,所以的不断沿着我的中指渗出来。她还想说:「警官 你已经脱了 我的 还没搜完 吗?」

我故意把手指拿出来,说:「小姐,你可以走了。」

小慧回头白了我一眼说:「你好坏 故意逗弄我!」

我说:「那你哀求我吧。」

小慧脸红了一阵,说:「警官,你要不要连我小洞洞也搜一遍 我可能把偷到的东西放在里面。」

我哈哈大笑说:「是吗?那我搜查一下吧。」说完右手陷入她的双腿之间,食指和中指直往她的弄进去。

「啊 嗯 噢 」小慧起来,「轻 轻一些 我 很 舒服 慢点 再插深 深些 」

她的话真是自我矛盾,我见她已经很湿了,我便用左手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绝招也,单手脱裤!)她也伸手到后面来摸我的,这时我已是又硬又粗。

我分开她的双腿,把她压在 上,提起,就往她那小一顶。一条粗硬的大就插进她的里去了。

「哎 啊 老公 」小慧快活地浪叫了起来。

我用起功夫来,一下一下的着,先是直顶,每一下都把连根插入,顶了一会儿又把拔到口, 留一个在和她的小磨弄。

小慧被磨得把往后直迎。我故意退后,不把顶回去。小慧痒得直摆,口中浪叫:「老公 别 别逗我 来嘛 干进来啊 我那很痒 快用力呀 插到底呀 快呀 」

我这时心想,那两个衣柜里的男人听了小慧的淫语,会不会忍不住呢?

我这时把她转回正面来,抱起她的双腿,贴在 上,她的双腿夹住我的,饱满的双乳紧贴我的。这样姿势把大狠狠地 入她的中。

「啊 啊 」小慧兴奋得全身都没力了,伏在我的身上上下地纵着,弄得我也很吃力。

我把她抱到那大理石桌上,她仰身躺下,我就站着用抽,她「哼哼啊啊」的不停。我又再想起那衣柜里的男人,再看到自己美丽的妻子那种的媚态完全暴露给其他男人看,我兴奋地忍不住地尽力,这次没等小慧到达,我就一洩如注,伏在她身上喘气。

过了一会儿,我拔出已经发软的,看着乳白的从小慧的里倒流出来,我故意把她的双腿大大地张开,使她的向着那衣柜,我想那两个男人一定看得流出鼻血来!

小慧仍哼哼喘喘地说:「老公 我还 还要 」

我突然兴起了感,从身边抓起啤酒樽,把那樽颈往她的布满淫汁的插了进去。

「啊 老公 你干 干甚幺 哎 啊 老公 插深点 」小慧虽然觉得被我,但欲拒还迎,双手抓着我的肩膊,双腿分开任由我用啤酒樽颈抽的,那种羞辱感和新鲜感使她全身都沸腾起来,小嘴巴张着,「呵呵 呵 」地喘着气。

「老公 我不行了 快插 干我 」小慧浪得大声起来,终于「啊 」长叹一声,里的像喷出来一般流入啤酒樽里

我和小慧穿好衣服,离开那空屋的时候,我听到衣柜里丝丝嗦嗦的声音,我想那两个男人应该在大衣柜里面打,而且射了好几次。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