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小保姆


我们家保姆是爸爸在的时候在农村老家找来的,说是老家一个大爷家的儿媳妇,叫符彩华,25岁,结婚2年还没有孩子,因为结婚时这个大爷家借了不少的钱来给彩礼娘家,所以结婚以后她丈夫在家里待了半年多就开始外出打工挣钱还债,前年爸爸回老家探亲的时候大爷找上门来,想让我爸给他媳妇找个工作,天天在家也不是个事,因为彩华上过中专,正好那时候我家以前的保姆准备辞职回家带孙子,我爸爸就给彩华带到我们家做保姆了,彩华这人,162的个头,不胖不瘦的身材,有点婴儿肥的脸,看起来是那种可爱型的女人,前两年没往想过异性方面的事情也没觉得有什么,最近这段时间没事就观察一下她,老是幻想着和她发生点什么。

因为我家住的是别墅,我跟妈妈妹妹都住楼上,彩华一人在楼下住,每天晚上吃完饭我都会多在楼下留一会装作看电视,看着彩华收拾东西,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彩华在家穿的都比较宽松,偶尔弯下腰就能看到她那对丰满白皙的都能让我兴奋一晚上。我在彩华眼里可能就是一个小孩,她也没把这些细节太放到心上。有一天晚上,我上楼之后没有进房间,在楼梯口等了一会,观察到彩华收拾好家务准备去洗澡了,我的计划就开始了。在彩华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我硬着头皮冲进了厕所,装作愣了一下捂着肚子说:“彩华姐,不好意思啊,我楼上的马桶不冲水了,我着急上厕所,没注意到你还在这里”,彩华也是愣了半天,有点没反应过来,然后急忙用手遮住她的春光,披上浴巾说:“没事,我已经洗好了,你赶紧上厕所,别憋坏肚子了”然后就从厕所出去了,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羞意和脸上的一抹红晕,或许是洗澡洗的脸红?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第一次看到女人的全裸身体,虽然细节没有看清楚,但是对我来说也已经足够了,我反锁了厕所的门,拿起她刚换下的和刚到鼻尖细细的嗅着那一抹淡淡的味道和上些许的骚味,我右手握住我的开始疯狂的想象这彩华在我身下的样子,然后就满足的射了好多,我用彩华的擦干净我的之后推门出去了,这时的彩华已经穿好睡衣在客厅沙发上喝水玩手机了,听到我出来了,赶紧关切的问“有没有好一点啊?要不要吃点药”我我说“没事了,可能是因为放学的时候同学请我吃了根冰淇淋,到家又吃了热饭的原因,不用吃药了”我坐在彩华的侧面,她听到我说没事了就吐了一口气,我斜躺在沙发,看着她穿着一个简单的背心,里面没有穿内衣,他喝水的时候抬起胳膊啊我就能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还有点粉红的奶头,好想上去吃上一口,想着想着我的又恢复了活力,挺了起来…我为了不让彩华有所擦觉就赶紧找个借口上楼了,从那晚之后我对彩华的身体越来越渴望了。终于有一天,我等到了这个机会。夏天雨水比较多,一到晚上雷鸣电闪的,以前妈妈在家到了这个季节我都会缠着妈妈陪我睡,两个妹妹还有时嘲笑我胆小。现在妈妈经常通宵加班不知道几点能回来,我对雷声确实有点恐惧,我就赤脚跑到了1楼,敲开了彩华的房门…

彩华睡眼朦胧的看着门外的我问:“小北,这么晚了你怎么不睡觉?出什么事了吗?”我说:“彩华姐,我害怕打雷,我妈还没回来,我自己不敢睡…”胆怯着低着头,彩华笑了笑说:“怪不得暖暖满满经常笑话你,一个男孩子怕什么打雷啊,呵呵,那今天你跟我一起睡吧。” 我性奋极了说好,然后一头就扎进了彩华的被窝,彩华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也一起躺进了被窝。我抱着彩华开始装睡,彩华也抱着我睡了,我慢慢的往下面动了一点,脸正好能对着彩华的胸,然后慢慢的贴了上去,不停的轻轻摩擦,彩华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没有任何反应,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奶头再慢慢变硬…我呼吸越来越重了,我的手有些颤抖的贴在了她的胸上,贴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丰满的魅力。我没敢有进一步的动作,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彩华已经不在床上了,我看着我的正怒气腾腾的翘着,我就想赶紧去厕所撸一发。出了彩华的房间,我试着叫了一下她,没人,应该是出门买菜去了,我就去了1楼厕所,发现洗衣筐里有两条,有一天是昨天的,能看出来上的分泌物有点干了,还有一个上面的分泌物还很新鲜,应该是彩华早上刚换下的,我偷笑,彩华是不是昨天没睡着。因为是周末的原因,难得的碰到妈妈在我起床之后还没有去公司,妈妈穿着睡衣,略显疲惫的从楼上下来。因为穿的是吊带睡衣,漏出的肌肤,然后洗洗端详了一番,感叹妈妈保养的真好,皮肤也好,最主要的是妈妈的胸还是那么挺拔丰满。我看妈妈已经走到楼下,上去抱住妈妈给妈妈一个早安拥抱,但是忘记了我从彩华房间出来的目的了,还处于挺拔状态。我抱住妈妈的时候不小心蹭了一下妈妈的肚子,也不知道妈妈的反应,我也当作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说:“老妈,今天怎么能看到您这个大忙人了?”妈妈说:“最近一直处理一个爸留下的案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天天陪着你们兄妹…”“没事的老妈,我已经是个大男孩了,我会照顾好妹妹的”“傻样吧,大孩子还像小时候那样害怕打雷啊?”妈妈你爱的点着我的鼻子说。“啊?你怎么知道啊?”“昨天晚上回来看到你房间没人,我就各个房间看了一下,看到你在你彩华姐房间睡,你彩华姐被我惊醒了给我说你怕打雷要跟她睡,是不是啊?”我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一低头发现虽然没有那么挺了,但还是把睡裤顶出来一个包,我赶紧跑去厕所,到了厕所拿起彩华早上刚刚换下的,闻着上面不但不骚还有点淡淡的清香的爱液,我在厕所里面疯狂的撸着,妈妈就在客厅,跟平常撸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有一种异样的刺激…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