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堕胎手术

今天好像特别的兴奋,我只是揉搓了几下她的丰乳,整个人软绵绵的往后靠
在了我的身上。
「浩哥,不要,很痒的。」戴璇璇害羞地小声说道。
「怎么啦,又不是第一次摸,怎么还会痒呢?」我嘴角勾起了坏坏的笑容回
到。
确实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经常有亲密的接触,而偷偷袭击她的丰乳当然成为
我生活之中的一大乐趣。
「不是,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如果她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就麻烦了。」
戴璇璇看着躺在床上待产的人,语气中透露出担忧。
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经过了这么多次的刺激体验,我似乎很享受这种
感觉,越是刺激越是兴奋。
我不但没有听戴璇璇的话,反而另外一只大手也往戴璇璇裤裆里探去。
「啊!」当我的手触碰到了她下阴那刻,轻叫了一声。
「恩?小姐,你叫我吗?」产妇听到了声音,缓缓地转头看向我们。
我心跳猛地一顿加速,又惊又喜,看来真的蛮喜欢这种感觉。
还好我及时抽回了双手,差一点就被发现,衣服的背面已经因为紧张而湿透。
「没有,我不小心踢到了脚。」戴璇璇连忙解释。
范小姐好奇地看了一下我,凝视了一会,似乎在猜测我的身份,但很快就放
弃,继续闭目养神了。
那也是,在产妇里,我们都带着口罩帽子,只露出了双眼,要认出一个人是
有点难度的。
当然估计她也没有猜测或我是男是女,因为男确实少见,加上我本来就
长得清秀,所以一时辨别不出来也是正常,我也习以为常。
不过像戴璇璇胸前这么雄伟的女人,是一眼就可以判断出雌雄,但是不是谁
都有戴璇璇的资本,更多的是隐藏在宽松的衣服里,所以在产妇里是很难看出一
个的身材。
「这个人怎么有点面熟?她肚子好像也不大?」范小姐已经再次闭上了眼睛,
我看着她小声问道。
「嘘!你不记得她啊?只是没化妆而已。」戴璇璇一脸吃惊地看着我,小声
地说道。
「吓?」我又认真打量了一下范小姐的脸,总觉得有点脸熟。
皮肤雪白,凤眼柳眉,鼻子高顶,两片薄嘴唇让精致的五官更加美丽。
就算现在状态不佳,也算是明眸皓齿、冰肌玉骨。
「戴璇璇好像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不会吧?你认识她?她就是经常
出现在电视剧里哪位啦,你平时都不看电视的吗?」
我平时确实很少追电视剧,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了解,我努力回想,似乎有点
点印象了。
「我记起来了!那就是演武……」我话没说完,戴璇璇立即就用手挡着我嘴
巴,不让我说下去。
「嘘!领导说了,这是秘密,签了协议的,不能公开。」戴璇璇紧张地小声
说道。
我恍然大悟,确实遇到了些有名望的人,也会有特殊处理,明星也是会生病
的,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健康权,我们也有义务保护他们的健康与私隐不给损害。
「奇怪,怎么跑来我们医院了?不是应该去高级一点的地方吗?」我好奇问
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
「不对啊!这里是产房,她不会是!?」我双眼瞪得大大的,一脸不相信的
说道。
「嘘!她是来引产的,胎龄已经过了人流时间了,必须引产了。不要乱说出
去,要不我就麻烦了。」
「我说柳护长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啊?」我有点不解点问道,因
为这些比较重要的人物一般都是领导层亲自照顾的,例如柳青媚。
「怎么啦?你是觉得没资格吗?「戴旭旭盯了我一眼,不满地说道。
不是,不是,只是好奇,只是好奇。 我打哈哈解释道。
「哼!」戴璇璇看我一脸敷衍的样子,接着解释道:「她就是之前医闹那家
人的那位明星亲戚啦,你们把人家亲戚都打伤了,柳护长负责那位老人家,而我
负责照顾她啦,算是赔罪。」
「吓?还有这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柳护长没有告诉你吗?」戴璇璇满脸好奇。
「没有啊!」我心里暗想,为什么柳青媚不告诉我这件事,但戴璇璇却解答
了。
「可能柳护长觉得你又经历了银行的事情,就不想麻烦你了吧,让你休息一
下,而且似乎也谈妥了,好像是柳护长未婚夫亲自出脸去谈的,他可厉害了。」
戴璇璇说完,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
我心中立即升起了醋意,不满地说道:「怎么样?你也想做人家未婚妻啊?」
戴璇璇听了我的话,不但不生气,反而嘻笑起来,说道:「浩哥,你吃醋了?」
其实我自己都分不清,是因为看到戴璇璇对她加赞有佳而不爽,还是听到柳
青媚的未婚夫很厉害而不爽。
总之心里就是不舒服,立即扯开话题,指着范小姐记录,对戴璇璇说道:
「你看她产程是不是过长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其实边说边查看范小姐的记录,突然发现整个产程有点过长了,现在还没
动静。
「恩,我也担心到时候她有动静的时候,就因为时间太长而没力气,所以想
着要不要先帮她破水。」戴璇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恩,我觉得可以,要不让我来吧。」
「你?可是——」戴璇璇有点为难。
「可是什么呢,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我不等戴璇璇回答,就已经带上
了手套,推着屏风过去了。
毕竟我在办公室也待了好些日子了,总感觉心里痒痒的,不想颓废了我的技
术,刚好柳青媚不在,可以大显示身手。
戴璇璇连忙跟随,先一步对产妇说道:「范小姐,因为时间太长,一直没有
反应,所以我们将采取一些手段,促进胎儿排出。」
范小姐似乎对胎儿两个字特别敏感,立即露出了厌恶的表情,说道「请不要
对我说胎儿两个字,明明进来时候说可以做人流或药流,但是现在居然说要引产,
我都怀疑是不是你们技术的问题。」
戴璇璇见她脸色不善,连忙解释道:「范小姐,这事情,之前主任也解释过
了,因为你的月经本来不准确,按你说的最后一次月经,其实那时候已经怀孕了,
是先兆流产出血,按先兆的胎龄,做人流是不行的了,只能做引产了。」
「哼!我本来也不想来你们这里,要不是你们主任说……」范小姐话突然停
顿了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算了,按你们说的做,总之,事后按你们主任说的医嘱用药,知道吗?记
得!」范小姐最后两个字特意提高了音调,那才是最重要的时候。
我心里也是疑惑,什么医嘱用药?但是却没有出声,一来是我本身不是负责
她的,二来是我不想给她认出我是男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戴璇璇点了点头,回道:」好的,范小姐请你放心吧,如果有点不舒服请对
我们说,我们要开始了。」
戴璇璇刚说完,我就把中间用布做的屏风从床尾推到了床中间,正是范小姐
腰部的位置,让布挡住了她的视线,避免看到我们操作而紧张。
我站在床尾的位置,用手慢慢的指示范小姐屈膝打开双腿,然后开始褪下她
的裤子。
其实我心里也是有私心的,一来我真的想再练练手,二来能亲自脱下一个经
常在电视上看到的明星的裤子,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我心里多少有点小兴奋,伸出了颤抖的双手,慢慢的从裤头开始,拉下了她
的裤子。
乌黑修正的毛发,毛发下被两边小山丘包在中间的深红色裂缝,修长的双腿,
白皙滑润的皮肤,曲线分明的双足,的确有做当红明星的本钱。
如果不是戴璇璇在,我估计我会用手从她的足部一直抚摸到大腿内侧,去感
受一下这个不知道多少人喜欢的。
我打开了无影灯,针对这范小姐的下阴,而戴璇璇正站在一旁,一直留意着
范小姐的情绪变化,有什么异动都能立即安慰她的情绪。
我两根手指慢慢撑开了她的大,露出里面深红色的嫩肉,看到了凸出来
的小阴核,阴只撑开了一点点。
我知道她是有点宫缩乏力了。
戴璇璇用咨询的目光看向我,想让我给予她答案。
我点了点头,戴璇璇立即就明白,对着范小姐说道:「范小姐,的确有点乏
力了,我们先帮你破膜,看看能不能增加刺激。」
范小姐没有出声,因为有屏风的原因,我也看不到她是不是在点头表示肯定。
但是从戴璇璇转身拿工具的情况看来,是没有拒绝,而且她还想亲自破膜。
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浪费,没等戴璇璇把工具拿来,两只手指就往她穴
口里探去。
虽然隔着手套,但还是能感觉到里面的温热,因为怀孕的原因,这个时候的
特别的松弛。
手指继续往里面探出,触碰到了一阵似乎包裹着液体的膜,估计这就是羊水
膜了。
我心想着,不知道她的粉丝知道我把手指直接插到了自己偶像的里会有
什么感觉。
戴璇璇看到我把直接插件了范小姐的,估计知道我想亲自破膜,拿起工
具小跑过来,不满地推了我两下。
虽然带着口罩,但是明显能从她弯成了镰刀的眉毛下的严厉眼神感觉出责怪
的意思。
戴璇璇在工作上还是比较认真的,她对我未经她同意乱行操作非常不满。
毕竟现在这里的话事人是她,我怂怂肩,无奈让出了位置。
戴璇璇立即接替了我,弯腰挺臀,手指一样打开了范小姐的,露出了穴
口,准备破膜。
顿时又没事可干的我,只能看着戴璇璇干活。
这时候的她正聚精会神,和平时小孩子气的可爱样子完全不同,看得我心里
痒痒的。
我以前说过,认真工作的女人是特别,但看到她翘起来的丰臀,立即想
起了刚认识她时候的事情,大手忍不住抚摸起她的翘起来的丰臀。
本来正聚精会神的戴璇璇,当然感觉到臀部的异样,立即转过头来,用责骂
的眼神盯了我一眼。
我以笑应对,同时举高双手,假装妥协,但身体却慢慢的挪到了她的臀部后,
正对着她。
眼看戴璇璇拿起工具,往范小姐伸去,心里暗笑,知道是时候了。
我双手直接固定她的腰部,撑起早已经高举的,往她臀部顶去。
很揉很有弹性,现在这个感觉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侵犯她的臀部时候一
模一样。
戴璇璇当然知道我又在搞小动作,但是已经操作了一半,不能停止,又再回
头盯了我一下,似乎是在告诉我「等下有我好受」。
我当然不等她,因为我现在就想好好感受。
我看了看房门已关,大胆的脱下了裤子,露出了充血膨胀的,上已
经渗出了几滴液体。
我连忙在戴璇璇的裤子上擦了擦,然后连同她的裤子也拉到了膝盖的位置。
雪白红润,肥厚丰满的臀部立即露了出来。
戴璇璇再次转过头来,这次眼神里充满了惊讶,估计没想到我这么大胆,可
惜她的手已经带着工具伸进了范小姐的,到了关键时候,不能阻止我了。
我对着她笑了笑,立即用在她丰臀上的皮肤摩擦,清凉滑润的感觉,从
上传来,非常舒服。
坚硬的在她充满弹性的臀肉上乱戳,这感觉一点也不比她的丰乳差。
不过就这样乱戳还是不满足我,往臀部下边的双腿只见的缝隙伸去。
戴璇璇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手指停在了范小姐的里。
因为我粗壮温热的已经在她间不断的摩擦。
不断在她的间摩擦,毛发和粗糙的给我带来了刺激的痒痒的感
觉。
不一会儿,戴璇璇的双腿又颤抖了一下,整个居然都湿润了。
「戴璇璇怎么今天变得这么敏感了?她不会就这样了吧?」我心里暗想,
不至于这么快就有感觉吧。
不过有了淫液的润滑,我的就更加舒畅的在间来回摩擦,但是却犹
豫着要不要插进那个神秘的洞穴。
最终,我还没有进入这最后的一步,毕竟那是她的第一次,我不想就这么随
便在这里就完事。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戴旭旭手迅速动作,把范小姐的羊水膜破掉,透明
的液体从她口里汹涌而出。
「呼……范小姐,有……有感觉就告诉我们。」戴璇璇终于顺利破了范小姐
的的羊膜,但还被我的摩擦着,只能在床尾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艰难地询问。
「呼……有点感觉了。」没想到效果这么明显,范小姐立即就有感觉了。
「我带你去产间吧。」戴璇璇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立即回答,用力把我往后
一推,重新穿上了裤子,准备把范小姐带过去。
引产的人其实和生孩子的过程是一样的,只是一个在注射了某种液体后把未
成熟的胎儿排出,而后者排出的当然是活生生的婴儿,都需要经过一样的临产过
程。
我无奈地也穿上了裤子,配合的把屏风推开,收拾好东西,看着他们离开。
这时候的戴璇璇满脸通红,总感觉她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异,双腿紧贴而行,
似乎有什么不舒服一般,但她已经带着范小姐离开去旁边产间临产,我只能带着
满腔的浴火先行回家。
柳青媚也没有回来,整个房子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经过刚才的心里非
常饥渴,但是找不到发泄的方式,直到在卫生间发现了些有趣的东西。
「这是谁的内衣裤?」我本来想进去卫生间,用自己的左右兄弟帮小弟好好
解决,却看到了一旁的衣服。
医护人员其实很多时候会有突发任务,估计就是突然接到任务,而忘了处理。
我翻看了一下,是一套纯白色的短袖圆领连衣裙,收腰的装饰带子就还放在
旁边。
白色花边内衣裤和肉色的估计就柳青媚所有,因为戴璇璇丰满的罩杯,
我是能辨认出来的。
我拿起了白色花边文胸,在鼻子上闻了闻,汗水与奶香的味道传来。
估计她平时工作也是比较繁忙,当时应该是满身都是汗吧。
接着又拿起了白色的,发现正中的位置干枯了的液体印迹。
「这是汗迹还是什么?」我非常疑惑,于是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同样是汗水的味道,但是夹带了处子的芳香,一时分别不出到底是什么。
又闻又摸了柳青媚的内衣裤后,我拿起了她的白色,想起了她修长的双
腿。
想着想着,就把细腻的肉色套在了自己的上来回摩擦,并且把黑色
的放在鼻子前,呼吸她残留下来的处子芳香。
因为有过身体的接触,我脑海中已经幻想出了她穿着这套黑色内衣裤和白色
出现在我身前的样子,虽然这和平时影片里的那些衣服不同,但却是平
时最常看到的普通内衣打扮,反而更加的真实。
当我鼻子闻着柳青媚的,正套着肉色在内回套弄之时,突然传
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难道柳青媚回来了?又是关键时刻被破坏了!」我无奈连忙把内衣
裤和袜子放回原位,假装身事情都不知道的走出了卫生间。
「璇璇?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帮范小姐在引产吗?」回来的人原来是戴
璇璇。
戴璇璇满脸通红,秀发已经被汗水打湿,双腿有点颤抖,似乎非常难受的样
子。
「浩哥,我有点不舒服,所以让其他同事了,先回来了。」
我听到她说不舒服,立即紧张起来:「哪里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这个……算了,没事,我休息一会就好。」戴璇璇有点为难的说道,之后
就不再理会我,自个回了房间。
我看到戴璇璇难受的样子,出于职业的敏感,认为她身体确实有不妥,于是
跟了进她房间。
只见戴璇璇回到房间后,立即躺在了床上,一手捂着自己的下阴,双腿不断
相互摩,小脸通红,表情却又点痛苦。
「璇璇你这是?」我看到她这个样子,有点惊讶地问道。
啊!浩哥你这么进来了!快出去! 戴璇璇紧张地回到。
「不是,你这是怎么了?」戴璇璇现在其实有点像影视作品里误用了后
的样子,但身为专业医学人员的我,当然知道那只是夸张的手法,现实中不可能
存在。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戴璇璇又羞又惊地说道。
「你不说,我帮不了你啊?」
「我……我感觉我下边有点不对劲,就是……就是一阵,一阵地抽搐,不对,
是……是抽动。」
「抽动?」
「恩,就是……就是感觉,感觉肚子会突然蹦得紧紧的,一阵阵的,而下边
一直,一直在做收缩的样子,就像……就像生孩子一样。」
「啊?你怀孕了?」
「不是啦!我说的是感觉!」戴璇璇红着脸,大声提醒到。
「我帮你看看吧。」我担心地说道。
「可是,可是那里。」戴璇璇有点犹豫。
「摸到摸过了,你还害羞什么。」我直接走到她身前,让她曲起双膝,双腿
打开暴露出,并且褪下了她的牛仔短裤放在旁边。
雪白丰满的双腿本来就吸引人,再加上双腿间乌黑的森林,森林下神秘的小
溪,形成一幅美丽的春色图。
戴璇璇下阴确实是有一阵阵的抽到,这也奇怪,不想正常的生理反应。
戴璇璇没有阻止我,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当我用手指撑开她的大
那一刻,还是打了个激灵。
原本粉嫩的唇肉现在变得有点充血通红的样子,而且像活起来一样,不断的
抽动。
整个好像一开一闭,就像嘴巴一样,想把所有东西吞咽进去一般。
有点像临产时候的宫缩,又有点像女性时的活动,总之是不太协调,
这么奇特的画面我闻所未闻。
「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药?或着吃错什么东西?」我疑惑地问道。
「没有啊。」戴璇璇挺着高耸的,穿着白色的T恤平躺在床上,屈膝撑
开双腿,把下阴暴露在我面前。
「那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像……好像是你乱摸我之后。」戴璇璇又想了想,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没关系吧……」语音刚落,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难道是因为我身上沾上了那个原液,不小心弄到她阴部上边?
这个药物的具体生理药理作用我是不太清楚的,只知道它能促进新陈代谢,
增加肌力活动,能促进宫缩,用在产妇上可以促进产程发展。
对了,现在她的样子,确实像宫缩,不过又有点不对劲,难道还有其他我不
知道的作用?
「浩哥,我现在很难受,怎么办。」戴璇璇脸变得通红,呼吸急促,高耸的
不断高低起伏,双腿一阵阵的颤抖,眼泪已经从眼角留了出来,应该真的非
常难受。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解决,因为这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无奈说道:
「我帮你揉揉。」
正如人在肚子痛的时候,会揉肚子;牙痛时候会揉脸颊一般,我只能试下帮
她揉一下,没想到还真的起来作用。
我的用大拇指在她里的嫩肉上轻轻揉搓,原本一阵阵的抽动,真的有所
减轻。
「好像……好像有点作用,浩哥你怎么知道可以这样的。」戴璇璇长吐了一
口气,似乎刚才难受的感觉有所缓解。
我哪里知道这方法有用,任谁身体上哪里不舒服,第一时间也是试着去揉一
揉吧。
「我也不知道的,只是随便揉了一下。」我停下了动作,也是一脸茫然。
「啊!又来了!」戴璇璇肚子突然一紧,双腿一抖,下阴又开始一阵阵的抽
动。
我连忙又用拇指在她间不断揉搓,戴璇璇再次缓了过来。
就这样,戴璇璇平躺在床上,打开双腿,任由我的手指不断揉搓她间的
嫩肉。
估计没有人想到戴璇璇这样的大美女也有拜托男人帮自己揉搓下阴减少难受
感觉的一天吧。
戴璇璇闭着眼睛,好像非常享受,本来对于我来说也是非常的感觉,但
是人的手总会累的。
我十指都已经轮流揉搓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了,但是一停下来,戴璇璇就会恢
复原本的状态,无奈只能一直坚持。
「恩……恩……」戴璇璇闭着双眼,发出一阵阵低声的。
我不知道她自己有没发现,她现在完全是在享受,而我的十指,似乎都已经
麻木了,但是戴璇璇好像乐在其中,双腿之间还分泌出了许多的淫液,这或许可
以叫指交吧。
因为产妇和卫生间的事情的刺激,其他我心里早已经饥渴难耐的,但总是关
键时刻被打断,内心那团欲一直没有发泄出来。
现在只能用手指帮戴璇璇解决,而自己的问题却没有办法解决,心里也是非
常郁闷。
我双手实在是又麻又累,无奈再次停止了揉搓。
戴璇璇应该也是感觉到我停了下来,立即说道:「浩哥,怎么停了?一停就
不舒服了。」
果不其然,刚才的情况又开始发生。
我心里也是来气,这是什么鬼机理,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啊!
自己的也是涨的不舒服,干脆脱下了裤子,直接用再她间摩擦。
「恩!就这样,舒服!」不知道戴璇璇有没发现我把手指换成了自己的,
但显然也是用效果的。
难道是下阴刺激?而不是揉搓?我内心不断盘算着,同时不断在她
间摩擦。
「恩……恩……」戴璇璇再次发出了低声的,虽然下半身不再抽动,但
是从她高耸的还是随着急促的呼吸快速起伏。
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因为下阴的刺激,有一点是肯定的。
自从我换成了来刺激她的,就开始泛滥。
我的上已经布满了她的淫液,双腿上的液体顺着皮肤,流到床单上,打
湿了一大篇。
戴璇璇闭着双眼,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晕,高挺的鼻子已经不能满足急促
的呼吸需求,只能小嘴微张,增加空气的摄入,而舌头确是有意无意的舔着自己
的双唇。
整个人即享受,又显得非常,看得我也是欲火焚身,确实是忍不住了。
我嘴巴立即印上了她的双唇,两人就像干柴遇上烈火,立即激吻起来。
戴璇璇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而我的大手也盖上了戴璇璇的丰满反而乳房,疯
狂的揉搓起来。
「恩,浩哥,呼……我爱你。」戴璇璇动情地说道,言语之中呼吸非常急促。
「恩,我也爱你。」我也没多想,反应性的就回到了,只想赶快再进一步。
本来就在她间不断摩擦的,开始往阴穴方面探索而去。
「嗯!」戴璇璇突然身体颤抖了一下,因为我的已经顶住了。
「浩哥,我是第一次。」戴璇璇微微张开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恩,我也是第一次。」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戴璇璇微微一笑,双手用力把我搂在怀里,软绵绵的丰乳压在我的胸膛上,
但是还能感觉到她不断加速的心跳。
上的就像个前锋,所以冲进了紧密的、湿润的通道,慢慢的撑开了
原本紧闭的通道。
这感觉确实是很奇妙,就像敏感的感受器,不断给我内心带来刺激的快
感。
戴璇璇进抱着我,双手紧抓着我背上的衣服,似乎有点紧张。
「恩!」随着我一寸寸的推进,戴璇璇忍不住发出了低声的。
我虽然声称是也是第一次,其实也是久经人事了,坚硬的犹豫粗壮的巨
龙,冲破一重重的云层,直冲九天之外。
差一点!
还差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
「要全进去了!」我突然开始提醒道。
「恩」戴璇璇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腰一直,臀一挺,如龙破云霄,一层意思不凡的膜,就这样被冲破。
「啊!」戴璇璇双眉微皱,十指就算隔着衣服,也在我背上挂出了一道道红
痕。
这一刻一阳补一阴。
这一刻一凸合一凹。
这一刻我整根都包裹在她湿润紧密的里。
两人的身体就像互相融合在一样,她得到了我的满足,我得到了她的温暖与
紧密。
当然如同分离后的再会,才会显得更加有意义。
我慢慢的抽出,然后再一次挺进,缓慢地一进一出起来。
「啊!」戴璇璇显然不能像刚才一样低声了,强烈的刺激让她情不自禁
的叫了出来。
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其他,我的能明显感觉到戴璇璇的一阵阵收
缩,似乎有固吸力在一样,不断吸着我的。
奇怪的事在于,在我们交合之后,戴璇璇再也没有刚才的奇怪生理反应,也
没有难受了,只剩下阴穴的一阵阵收缩,显然是在享受。
「还痛吗?」我温柔地说道,同时继续在她下阴一进一出的。
「恩……呼……还好。」戴璇璇似乎不敢正视我,红着脸,害羞地说道。
「那我加快一点速度了。」
「什么?等一下……啊!」没等戴璇璇回应,我就加快了地速度。
戴璇璇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忍受着下阴传来的一阵阵刺激。
「啊……啊……恩……啊!」戴璇璇不再矜持,而是放声的起来。
的声音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我不断地用力,两人顿时都大汗淋漓。
我索性把自己碍事的上衣,连同戴璇璇衣服也一起脱掉,两人立即赤裸坦诚
相对。
戴璇璇丰乳没有了文胸的承托,往四周扩去,但还是形成了高耸的山丘,双
颗粉红色的裴蕾就像毅立在山丘顶端的双塔,坚挺笔直。
我正想把之含在嘴中享受一番,但戴璇璇却已经搂着我的脖子,红着脸,双
眼充满爱意地看着我,说道: 吻我。 感情是的基础,有了感情的,
与单纯的性刺激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充满了幸福与满足,与单单的过后的遗憾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因为我
当然满足的伴侣的要求。
不过,在与之嘴唇双吻之时,我的大手还是袭上了戴璇璇丰满的双乳,毕竟
我们手掌凹下去的动作似乎也是为女人凸出来的所准备的。
戴璇璇的丰乳非常柔软与滑润,在我的手掌不断揉搓下不断的变成各种形状。
的当然没有停止,一进一出,五慢六快,七深八浅,九不能停,十
分满足。
我用力浑身解数,理论与实践相集合(av与曾经的相爱经验集合),就是
为了能让戴璇璇的第一次留下深深的一印象。
「恩……啊……恩……呼……」戴璇璇显然也是非常享受,初经人事的她,
哪里是我这个有丰富经验的人的对手。
「舒服吗?」我看到戴璇璇这么享受的表情,立即调戏道。
「恩……浩哥你好坏!」戴璇璇红着脸,象征性地捶了我胸膛一下害羞地说
道。
「不说就是不舒服罗。」我假装不满地停下了。
「不是啦!」戴璇璇羞滴滴地说道,同时不断扭动自己的蛮腰,似乎在催着
在她身体内的坚硬再次动起来。
「那舒服吗?」我坏坏地勾起了嘴角,说道。
「舒……舒服!」戴璇璇害羞地闭上了双眼,低声地说道。
「好的,那我让你更舒服一点。」我撑起了自己的双身体,双手固定她的蛮
腰,猛地用力往里顶去。
「啊!」戴璇璇大叫一声。
我笑了笑,固定这她的腰部,向她的发起了猛烈的冲击。
每一次的冲击,都像要冲到最深处一般,肉体间强烈的碰撞不断发出「啪啪
啪」的声音。
「啊!啊……啊!」在我疯狂地下,戴璇璇不断大声的。
现在的我犹豫打桩机一般,不断地在她的下阴里耕耘,整张床也跟着我们不
断地摇晃。
在我们之时,没留意到门外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影。
没错,因为事出突然,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关好房门,情到浓时更加不会注
意周围的情况。
「第一次,我要射进去。」
恩! 戴璇璇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没想到戴璇璇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或许也是她的第一次,想整个仪式都是
完成的吧。
精子代表着是生命的气息,只有注入摇篮之中,才能孕育天地之灵,才是交
合的终极意义。
「我!」我感觉上一股暖流就要汹涌而出,立即加快了的速
度。
戴璇璇没有回到我,但我能感觉到她阴穴之中的抽到,而我的也到了最
坚硬之时。
龙火,水火既济。
在我喷尽了最后一滴之时,我整个人虚脱地派在戴璇璇身上,胸膛立即
又传来了软绵绵的感觉。
戴璇璇紧紧把我抱住怀里,任由我把留在她的体内。
就这样两人紧紧地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再已经变成软绵绵的样子,
终于缓了过来。
我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抽出了还逗留在戴璇璇里的。
已经分不清是还是淫液,遍满我们双腿、床单之上,那一丝丝的鲜红显
得特别耀眼。
我会心地笑了笑,对着戴璇璇说道:「我先去洗洗,你没有不舒服了吧?」
「好像真的没有了。」戴璇璇有气无力的说道,现在的她好像只想安安静静
的大睡一场,不过显然是没有了一开始的不舒服感觉了。
我拿起衣服,吊着布满各种液体,软绵绵的,裸着身体就往卫生间走去。
「砰!」好像物体间碰撞的声音传来。
「谁?」我疑惑地看了一下大厅四周,空无一人,就继续往卫生间走去。
显然已经体力虚脱的我,头脑是一遍空白的,根本不想太多。
我走进了卫生间,再次看到了柳青媚的衣服,白色的图案休闲上衣,粉红色
短裤,还有一套黑色的蕾丝内衣,突然想起了我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
我拿起了黑色的蕾丝内衣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股清香的舒服味道,让我非常
陶醉。
这么美好的东西,当然要玷污一下。
我拿着黑色的蕾丝和内面,在我充满污物的的摩擦了一番,把
污物都擦干净。
心想着,柳青媚最后还是要洗干净的,一定发现不了,然后满足的洗干净身
体,带着浑张的脑壳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睡了之。
一直到晚上,饭菜的香味把饥饿的我交醒。
我往厨房走去,果不其然,是柳青媚回来了,正在煮饭。
只见她穿着白色的悠闲短袖上衣,已经可以看到黑色的内衣轮廓,配上粉红
色的短裤,没有了平时成熟的味道,却更添了青春的活力。
其实柳青媚在我们面前是长辈、是上级,但实际年龄也不是特别大,不过她
身上的衣服似乎有点眼熟。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