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玩起来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时间也到了晚上八点左右,而沙滩上的年轻男女随着小
招的一曲,气氛也被彻底的调动起来。
徐静静静的看着年轻的小招,眼神有些迷离,心底有股冲动想要加入进去,
举着酒杯的玉手都有些晃动。
但是作为剧组头头,她实在不好和她们玩闹太过。
她强压下心头的冲动,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餐桌旁给空着的酒杯重新倒上
红酒,顺便把剩下的半瓶拎在手上,拿到沙滩椅边上,坐在旁边看着一帮男女进
行游戏。
关尔煌偷偷收回影响徐静的异能,相对应青涩的少女,她更喜欢这种人妻少
妇。
虽然这次没成功,但是他还有办法,现在让徐静再多喝点酒。
这时候小招第二次已经转完,指针慢慢停下。
这次指针转到的却是夏冬儿,小招正要去抽签,夏冬儿忙阻止道:
「你手气太臭,我还是自己来吧,咯咯咯…」
说完便咯咯咯的笑起来,花枝乱颤,引动胸前饱满的乳肉乱抖,虽然有披肩
稍做遮挡,可里面的比基尼实在不大,那若隐若现的模样,让坐在对面的邵东眼
神有些发直。
这下张贝贝似乎也察觉到了,小手在邵东腰间使劲拧了下。
让心驰神往的邵东一下惊醒过来,只是他似乎并不太怕张贝贝,反而带点责
怪道:
「你拧我干嘛,痛死了!」
说完还使劲搓了搓腰部。
大家都坐得很近,张贝贝却不好说什么,只能赏给邵东一个大白眼,暗骂: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夏冬儿这时候已经抽出签子,只见上面写着:
「亲隔壁异性十下!」
夏冬儿心里很是平静,脸上却露出微微害羞犹豫的神色。
小招自己刚被张贝贝,心里正有气,见夏冬儿犹豫,就催促道:
「快亲啊,你选一个,关关还是秦磊啊!要不选关关吃个嫩草,嘻嘻!」
小招虽然单纯,但是这两天和关尔煌比较亲近,加上关尔煌干净帅气,好感
肯定是有的,说喜欢也谈不上,心里反正就是有点不想夏冬儿去亲关尔煌。
所以她故意这样说,其实就是抱着挤兑的想法。
不得不说在这个圈子里,哪怕小招这种刚进入的新丁,单纯那也只是相对的。
不过小招的话正合夏冬儿意思,她故意急道:
「亲就亲,不就亲十下嘛,有啥了不起的。」
说完她并没选择关尔煌,而是迅速凑到秦磊消瘦的脸颊上「啵啵啵…」的连
续亲了十下。
她深韵男人心理,虽然晚上主要目标是关尔煌,但游戏才刚开始,现在吊吊
小男生心思,等下才更好掌握主动权。
却不知她所谓小男生,也许是条大灰狼。
亲完后夏冬儿脸蛋微微发红,但是现在夜色已经起来,只有一点荧光,却并
不显眼。
反倒把秦磊弄得面红耳赤,呆呆说不出话来,脸上还沾着夏冬儿的口红印。
这也让邵东暗暗羡慕不已,如果按刚才座位也许就是自己了,他自信凭自己
在外条件肯定能把秦磊比下去。
邵东却没想到,娱乐圈从来不缺帅哥美女,夏冬儿演的虽然是学生,实际在
娱乐圈摸爬滚打好几年了,已经二十七岁了,她更看重的是利益。
如果不是为了顺利拍完后续电影,她也不会对关尔煌这么上心。
接下来大家都玩了几轮,但是都是些比较简单的内容。
邵东抽到「背着右手边第一位异性跑一圈」
背着小招跑完之后直感累,但是从那开心的笑容就可以看出,应该乐在其中。
其中夏冬儿再次中签,要求喝交杯酒,这次他选择了关尔煌。
两人喝了一杯交杯酒后,加上夏冬儿刻意拉近距离,坐在一起话倒是多了起
来。
秦磊抽到在隔壁异性身上做十个俯卧撑。
他也选择了夏冬儿,不过在做俯卧撑的时候倒是很老实,最多稍微接触到身
下的夏冬儿。
杜妙妙抽到一张要求相邻异性公主抱直到下一轮游戏结束。
在有得选择情况下,她也不好选关尔煌,自然是由自己老公韩庚抱着。
只是大家故意使坏,在下一轮游戏的时候各种慢。
杜妙妙高挑丰满,前凸后翘,身材爆好,可体重可也不轻,韩庚体力本不是
很好,一轮下来只累得手臂酸麻,气喘吁吁。
小招又被抽到了一次,运气一如既往的不好,要求喂隔壁异性一粒花生米,
还必须嘴对嘴的。
虽然老大不乐意,但是最终还是选择给右手边的秦磊喂了一颗花生,这让心
生期待的邵东心里老大的失落。
这么几轮下来,大家一下子玩开了,对于身体上一些接触已经不再那么介意。
现在只有关尔煌,韩庚和张贝贝没有被转到过,其中老实人秦磊变成几个男
人羡慕对象,直呼他艳福不浅。
尤其邵东,那酸味都快溢出来了。
这时候下一轮指针停了下来,慢悠悠的走到张贝贝跟前。
小招一下子高兴了起来,连忙道:
「贝贝,贝贝,我来帮你抽。」
她等这个机会好久了。
张贝贝一下拍掉她的手道:
「你个非洲人,算了吧,给你看看姐的人品!」
说完张贝贝迅速的抽了根签,捂在眼前偷偷看,就像揭穿底牌之前一样。
只是这一看,她脸色忽然间就变了,涨得通红,好在光线暗淡,大家并没注
意。
只是签拿在手上,却必须公布,何况还有个小招虎视眈眈盯着。
果然,见张贝贝捂了半天,没动静,小招不干了,催促道:
「你倒是快点啊,生孩子呢!」
张贝贝见躲避不过,签往后背一藏,急道:
「这根不算,这根不算,我记得这根我明明拿掉了,肯定是搞错了。」
这下大家都看出来有问题了,游戏气氛正是热烈的时候,哪里能让张贝贝耍
赖。
大家纷纷出言讨伐,其中尤其属小招最为热烈。
关尔煌心里也有点奇怪,他眼力极好,他看得很清楚,那根签并不是他做过
记号的。
而其他没做过记号的不至于引起张贝贝这么大反应才对。
他反应极快,眼力又好,黑暗的环境对他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迅速的在每
人脸上扫了一圈。
邵东脸上那一扫而过的失望马上被他捕捉到了。
按道理来说,女朋友抽到难堪的签,不应该是这样神色的!
他不好消耗大量异能强行突破邵东,去了解这么件小事,不过心里隐隐有了
一些猜测。
这时候张贝贝被大家逼得面红耳赤,但还是紧紧攥着签子不放道:
「冬儿,是不是你搞错了,把我们挑出来的签又放回去了?」
夏冬儿也不着急,慢悠悠道:
「你别乱甩锅啊,我们两一起进行筛选的,我可没乱动。
你先把签给大家看一下嘛,你这样藏着算怎么回事。」
张贝贝有点气急,把签往中间一扔道:
「看就看,反正肯定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把这种签放进去!」
见张贝贝扔了出来,大家都好奇的伸出脑袋,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签,让张贝
贝反应这么大。
「找寻一位相邻异性,以后入式进行,至少15分钟。注:女性要
出声哦!」
签字上文字很简单,但这张签上有点不同的是还有一对简笔画小人。
虽然是简笔画,但把男女勾勒的活灵活现,一个大胸女性趴在地上,撅起屁
股,而男性小人则跪在身后插入。
看到这几根签几个女的都脸上微红,而像韩庚则露出猥琐笑容,连老实人秦
磊眼神中都有些期盼。
小招经过小小的脸红后,便「鹅鹅鹅……」的爆笑起来,还指着张贝贝道:
「还好……鹅鹅……还好意思说我是非洲人。」
夏冬儿这时候也红着脸道:
「这张签我和贝贝确实拿掉了,可能不小心被混进去了吧!」
她虽然说了签是拿掉的签,但是并没表示说就不算数,她也乐得看热闹。
小招这时候起哄道:
「我不管,大家都执行了,既然签在里面就必须按游戏规则来。」
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应和,只有关尔煌和邵东秦磊没
有吭声。
张贝贝真是有点骑虎难下,干脆耍赖道:
「总之这张签不行,我再抽一张好了。」
小招立马怼道:
「那怎么行,你这头一开,大家抽到不好的签就换那还怎么玩。」
如果是平时小招也不会较真,只是晚上一开始就被张贝贝摆了一道,加上酒
精刺激,正兴奋呢,哪管那么多。
「你运气还是很好的,你旁边就是你男朋友,有什么关系,裁判裁判!你说
是吧。」
这时候徐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边上了,脸上挂着一抹醉态,双颊犹如
涂粉,那无框眼镜刚给她增添一股魅力。
见小招拉她裁决,心里也有些犹豫,这个尺度有些大了,她也不好太过强求。
正想打个圆场,忽然心里头有股很扫兴的念头闪过:
「小招说的也没错,这先例一开,那晚上这游戏有点玩不下去了,大家都这
样,那还怎么实施计划。」
她不知道的事,这是关尔煌关键时刻发动的异能起的效果。
关尔煌知道这种事情肯定要有个起头的,才能把尺度弄大,要是这样不瘟不
火,那他晚上能占到的便宜也有限。
而且第一个先例一开,后面就更难操作,他现在已经有些猜到,这个签很可
能是邵东给放进去的,他倒是打的好算盘。
徐静虽说受到关尔煌异能影响,但她心里还有些顾虑,似笑非笑开口道:
「要不这样吧,你和你男朋友背着我们做好了,衣服也不用脱,天这么黑,
我们也看不见的,小邵,你觉得怎么样。」
徐静想好了,如果邵东也不乐意,那就算了,不能太过勉强。
张贝贝原以为徐静会反对的,毕竟这尺度有点大,作为导演,肯定要稳重点
的,没想到她提出这样的说法。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时候邵东笑着说道:
「我是没意见的,毕竟我们老夫老妻了!」
「你说什么呢!」
张贝贝急道。
邵东这时候装作大度的拉了下张贝贝手道:
「有啥好怕的,我们鹣鲽情深,琴瑟调和,让这帮单身狗羡慕去。」
邵东之所以会同意他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的,这签本来就是他放进去的,被
挑出来的那些,他除了几张的没放进去,其他几乎都被他放进去了。
那些签几乎都是和相邻的人互动,自己女朋友就在旁边,不可能会去选别人,
而万一另一边人抽到,选了他,那他就赚到了,所以一开始他就上赶着往夏冬儿
身边靠。
这时候张贝贝已经到了墙角,避无可避,她见男朋友都这么说,心里抗
拒已经小了不少。
加上她晚上也喝了不少酒,想到当着别人面无,心里竟还有股隐隐的兴
奋,暗暗咬牙想道:
「反正也不是和别人做,但是你们也别想好过。」
张贝贝本就是干练的人,见避不过,拿起身边杯子,猛的一口喝干杯中红酒,
便开口道:
「你们看热闹不嫌事大,要我遵守游戏规则也行,但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第一:等下这张签还是要继续放进桶里,不管谁再抽到都得执行,不能我执
行完了,你们嫌这签尺度大,就拿掉,既然遵守规则,那就大家都遵守,凭什么
其他签继续放进去,这个签就我执行,你们说是吧。」
说着也不等别人回应道:
「第二:既然大家都公平,那我们徐导可不能置身事外,徐导接下来也要参
加我们游戏,既然大家都共同遵守规则,我们也不需要裁判了。」
说完她微微一甩马尾,坐了下来。
这下大家有些犹豫了,特别小招,她晚上对自己运气可没多大信心。
夏冬儿虽然想着调教下关尔煌,但是让她真刀和关尔煌发生关系她也不
是很乐意的。
就杜妙妙最没心里负担,她旁边是老公和关尔煌,对于她来说两个男的她都
不反感。
想到这她还偷偷瞄了关尔煌裤裆一眼,只有她才知道,里面是根什么宝贝,
不过当着老公面想再体验一回,那也不大现实的,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倒不是她多水性杨花,而是作为一个女人,在已经和关尔煌有过肌肤之亲后,
心里面对他已经没了排斥。
何况还是一个能给她带来绝顶快感的帅气男生。
几个男的虽然很期待,但是却不好发表意见,谁都不想落个好色的坏印象。
所以大家就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徐静。
关尔煌收回几女身上的异能,只留了徐静的,他知道光靠异能想让其他几个
女的同意张贝贝的提议不大现实了,只能走迂回路线。
徐静也没想到被张贝贝反将一军,微微思考起来,虽然晚上喝了酒,但是她
反而觉得思路特别清晰,不断有想法冒出,她嘴角挂着自信笑容,不瘟不火到:
「这样吧,我参加游戏这个问题不大,我同意了。
至于你说的第一条,我说个折中的,我们都是吃这行饭的,就用我们专业来
解决。
接下来抽到类似的签,如果本身是情侣或者夫妻关系的,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如果其他人,那就用我们平时演戏的方法,做做样子,但是不动真格的,你们觉
得怎么样。」
她一说完韩庚和邵东轰然叫好,这对他们两太友好了。
夏冬儿也是暗暗佩服,暗道:
「不愧是导演,这样一来照顾到大家的情面,一方面又化解了张贝贝反将,
最重要最终目的会得到更好的执行。」
她哪知道这是关尔煌暗中作怪,因势利导的结果。
张贝贝拍了身边的邵东一下,还有些不甘心道:
「凭什么我们就要动真格的呀,这样不公平。」
徐静似乎早就等着张贝贝这话,笑着道:
「是有点不公平,那这样,你们也可以演假戏,但那对象就不能找你男朋友
了,那对别人来说就不公平了。」
说完咯咯笑了起来,她平时一向严肃,倒很少有笑这么开心,只觉得一股智
商上的碾压,快慰无比。
张贝贝知道自己斗不过徐静,让她找别人做假戏,那还不如和男朋友那个呢,
反正天这么黑,别人也看不清楚。
她跺脚道:
「那就这么定了,但是你们演戏也不能太假,至少得有身体上的接触才行。」
徐静欣然同意张贝贝要求,众人则是一副看好戏表情,等待两人表演。
张贝贝虽然着同意了当众和男朋友,但是真正到了实行的时候,心
里还是有点发虚。
好在晚上沙滩虽然月光迷人,但光线除开了中间的荧光棒,并没布置其他什
么灯光。
张贝贝拉着邵东手心不甘,情不愿的背过身子,离开众人包围圈,然后让邵
东挡在身后,这才慢慢的趴下娇躯。
「你们不能过来,就呆在后面,否则别怪我翻脸。」
她还不忘威胁众人。
这时候小招不大敢瞎起哄了,她原来只是纯粹为了好玩,倒没真想发展成这
样,感觉有点对不起张贝贝,这下子有点做缩头乌龟了。
倒是杜妙妙可不怕张贝贝威胁,笑嘻嘻道:
「那至少让我们裁判去确认下到底插进去没有,别搞得你们就是做做样子!」
「我张贝贝说到做到,才不会耍赖!」
「那就赶紧抓紧时间,等裁判确定你们插进去了,再开始计算时间!」
杜妙妙也不知道晚上怎么了,也想着把水给搅混了,她偷偷望了眼关尔煌,
目光又有点忍不住瞄向他的胯下。
「也许自己心里也期待着和身边这个男生发生些什么吧!」
想到这,那熟透的娇躯微微有些发烫。
邵东这时候倒是开口,很贴心道:
「女性身体结构不同,比较慢热,总要有点前戏,要不贝贝要受伤的。」
说到受伤,还特意加重语气,似乎想表达什么。
张贝贝见邵东这样说,又羞又急,气道:
「你还真想在他们面前表演啊!我包里有精油,用那个,早点结束!」
邵东其实是想慢慢弄,顺便在几个美女面前展现下男性雄风的。
在场他最高大强壮,加上对自己本钱很有信心,只是在持久力上时好时差,
他微微有些担心,想通过前戏拖延下时间。
但张贝贝都这样说了,他却只好弯腰去拿包,不然就太明显了。
这时候大家都屏住呼吸静悄悄的尽量不影响她们,深怕刺激到张贝贝,人家
不干了。
像这样的机会还是不多的。
邵东找到润滑油后,并没把张贝贝泳裙解开,只是大手探进裙子里,然后把
张贝贝三角泳裤拨到一边。
他虽说自己花花心思不少,可也不想自己女友让人占便宜。
三角泳裤弹性不错,拨到一边后就露出张贝贝那私密地带,他把精油倒了很
多在手上,然后通通涂抹在张贝贝温热柔嫩的。
张贝贝平时为人还是很正派的,这种当众表演的事情从来没经历过,娇羞之
余又充满紧张和一点点的新奇。
邵东做好准备后,这才开始脱自己的泳裤。
他并没整件脱下,他表现欲很强,但是又要装作淡然,可以说很是闷骚,他
早就兴奋不已,泳裤里早就勃起。
这时候只拉住前面松紧带,往下扒,那直接被压倒极限后,终于脱离
松紧带,向上翘起,「啪」的一声直接拍在小腹上。
他还特意趁着机会,故意把身体一歪,好像是放下精油的瓶子,实际上等于
把整支斜对准了夏冬儿方向。
这让夏冬儿旁边的关尔煌也看见了,可以说相对普通人来说那本钱确实不小,
目测差不多十七八公分左右,不是特别粗,但也超平均标准,可以说是粗长了。
夏冬儿也是眼睛微微一亮,只是她掩饰的很好。
同样离得更近的韩庚和杜妙妙也看见了。
韩庚聚精会神想看看张贝贝能不能露出点春光,可惜邵东鬼的很,一切都在
裙子里进行,加上光线的原因,他几乎没看见什么实际的东西。
但看着一个美女趴在那挨肏还是让他很是兴奋。
见邵东那粗长的,心里发酸,充满嫉妒。
对于正常差不多都是十二三公分的一般男性,邵东也真有炫耀的资格。
杜妙妙非常淡定,见识过关尔煌巨无霸之前,她可能还会惊讶一下,现在嘛
根本不为所动,心里还觉得有些可笑。
邵东不敢转头观察别人表情,只是用沾满精油的大手在上套弄的几下,
让整支变得油光闪闪,光线虽然不是太充足,但他相信该看见的肯定都看见
了。
他这才摆正身体,一只手,掰着三角泳裤,一只手扶住在张贝贝滑腻
的洞口研磨了几下,这才对准洞口,慢慢的挺动腰部一插而入。
「嗯……」
张贝贝闷哼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她今天收缩的特别紧,
本身很熟悉感觉上也特别的粗长,让她有股子胀裂感,忍不住发出。
邵东也没想到本熟门熟路的谷道这么紧,加上精油润滑,特别舒服,这如果
动起来,他怀疑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他眼珠子一转,平稳了下呼吸,淡淡道:
「裁判来检查下,开始计时吧,省得等下说我们耍赖。」
他说这有两目的,一个可以缓缓上的敏感神经,一个也可以在美女导
演面前秀一下自己本钱。
徐静今天酒喝了不少,虽说不上醉,但行为上也放开了很多,闻言也不推辞,
迈着猫步,两条雪白大长腿带动圆臀左右摇摆。
邵东转头望向徐静本想转移下注意力,缓和下自己兴奋度。
没想到徐静虽说泳装是连体的,但是非常贴身,加上身材丰满,虽没有杜妙
妙夏冬儿那么火爆,但曲线也被紧身泳衣勾勒的前凸后翘,加上退下了平时严肃
的气质,别有一般风情。
这反而让邵东愈发坚挺,他赶紧趁徐静来到边上,把往外拔出,
只剩下留下张贝贝体内,然后把张贝贝泳裙掀起来,好让徐静能看清楚些。
徐静一来就看到这么淫糜景象,哪怕她见多风雨,但在这方面的经验却并不
丰富,脸颊如火烧。
那油光滑亮的粗壮对一个长期守活寡的30来岁女性,有着致命吸引力,
一下子竟然微微愣神。
邵东只顾着让徐静看清楚点自己本钱,却没想旁边韩庚老早找好角度,正在
那张贝贝的神秘地带。
可惜他没关尔煌眼力,只看见黑乎乎一片,不过这也给了他充分想象空间,
让他激动不已。
徐静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微微的愣神后,赶紧转身回去,只是急促脚步
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邵东看着转身后露出刀削般后背的徐静,更加激动,恋恋不舍的收回目
光,这才一手扶着张贝贝翘臀,狠狠地插了进去,也不知道心里把她想象成谁了。
只是他插得虽然用力,速度却不快,他生怕15分钟都坚持不到。
张贝贝只觉的今天感觉来得特别快,仿佛有无数的目光都盯着她,那种即紧
张又兴奋的滋味让她全身发紧。
蜜道里肉芽更是阵阵收缩,还不停吐出蜜汁,她这个时候反而希望邵东能猛
烈一些,快速一些,好让渐渐瘙痒起来的解解馋。
只是她实在不好意思这种情况下说出口,但身体已经带动小翘臀一下一下向
后迎合,幅度不大,却很密切。
杜妙妙这时候又开口道:
「要求上可是说要叫出来的,张贝贝你这一声不吭算咋回事。」
韩庚妇唱夫随道:
「小邵,你这速度不行啊,没看张贝贝都没反应。」
他看邵东的嫉妒的要命,这有机会埋汰他,一点也不放过。
邵东是有苦自己知,做这种事身理心理都很关键,他心思花花,脑子里一会
想着夏冬儿大,一会又浮现徐静后背,对杜妙妙那蜜桃般的大圆臀也是念念
不忘。
越想就越兴奋,越兴奋就越怕,可事情往往是越怕什么她就越会来找你,
这会最多才过五分钟,他已经觉得发烫,这是敏感度提高的表现,哪里还敢
加快速度。
邵东装聋作哑,可张贝贝不知道啊,被杜妙妙一激,刚好借台阶下,喘息道:
「叫就叫,怕你啊……啊……老公………好舒服………你插得好舒服……快
点……啊……」
卡在喉咙的话语舒畅的叫出来,让张贝贝越发兴奋,臀部更是不停后顶。
邵东正值敏感,被张贝贝主动一迎合,心里更加发慌,只能不着痕迹往后缩。
张贝贝浪叫了出口后也停了下来,她这时反倒希望别人能再来逼她一下,好
让他能顺理成章的出声。
她里瘙痒难耐,邵东那慢吞吞的有一下没一下的,很容易挑起女人
心底的渴望和情欲,但一旦情欲爆发,那再这样那就是折磨了。
张贝贝这时候只希望邵东能狠狠地肏她,可总是不能如愿,这让她心里发急,
蜜道里的肉芽收缩的更加紧凑,也摇得更加厉害。
邵东实在躲无可躲,他只能暗暗咬牙,舌尖顶着上颚,屏住呼吸,抓住张贝
贝的小翘臀不让她乱动,然后一下一下的插进去。
这样他至少能自己控制,不能让张贝贝乱动。
这下频率虽不算快,可每一下都很实在,加上邵东十七八公分的,让张
贝贝无比充实,酥爽。
她今天特别敏感,只了几十下,她有种快要濒临的感觉,她正强忍
着就要脱口而出的声,等待冲上高峰。
只是这时候,被紧紧包裹着的微微一跳,接着就迅速脱离她的,
快来临的被中断,让她无比空虚,狠狠向后顶去,期待能变得更加充实。
却不知邵东插了几十下后,快感越积越多,已经绷得紧紧的,加上张贝
贝越来越紧致的,让他头皮发麻,一酥,他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拔出鸡
巴,想要稍微冷却一下再次插入,反正背对着别人,应该发现不了。
他已经敏感到极致,一拔出来就一跳一跳的,稍微一碰就可能,他
正庆幸控制的及时。
没想到张贝贝,臀部忽然发力,猛的向后迎合,这下虽没有插入,却也让龟
头顶在了臀肉上,这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敏感的再也无力回天。
一旦超过了那个阈值,想要中断已经不可能,邵东暗叹一声,紧缩,想
趁将射没射这点时间,狠狠在插张贝贝十几下。
等想插入才发现,拔出来后,泳裤本来只是拨到一边,他拔出后就没再
卡着,这会已经弹回了原位,把那柔腻的包裹起来。
邵东再想去拨开泳裤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无奈的自己握着,隔着泳裤
在张贝贝的臀沟上狠狠摩擦几下,然后标射而出。
他好面子,估计着15分钟可能还没到,仗着背对大家,黑暗中也看不清,
臀部还是不停挺动着。
张贝贝和他密切接触着,那火热的透过薄薄泳裤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男
朋友射了。
虽然在的边缘忽然中断,让她内心非常焦躁,但她算是识大体的女孩,
只是默默配合。
就这样张贝贝估计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这才一缩身子道:
「好了,好了,时间到了!」
说完拿起一包抽纸,跑到一边清理去了。
众人这时候也都没再起哄,毕竟两人确实没有耍赖。
邵东背对着众人拉起泳裤,才转过身强装镇定笑道:
「我们可是都按游戏规则完成了,等下谁如果耍赖,那我们可不干。」
韩庚就坐张贝贝边上,这时候还没回来,空着一个位置,他望了眼邵东,不
屑的撇撇嘴,暗道:
「银样腊枪头,白瞎了那么好的本钱。」
但是心里不屑归不屑,这种明显把人得罪死的话他肯定是不会说的。
邵东以为没人发现他的小动作,没想到韩庚一直想着张贝贝,加上离的
又近,倒是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毕竟虽说是背对着大家,可所有人是围成一圈坐的,韩庚的角度等于就在他
们身边。
张贝贝这时已经整理好身上走了回来,一坐下道:
「再来再来,今天决战到天亮。」
说着把那根签放进桶里摇了摇,重重放在中间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