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归是骚啊

天泰酒店的一间包房内,王志刚正在给他大学的死党陈明接风,这次陈明从省里下放到了市上任公安局长,两个要好的兄弟又可以经常在一起了,所以都很是兴奋。柳淑云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两个大男人红着脸脱的只剩下一件衬衫,领带歪斜着,明明人都已经有些晃荡了,偏偏精神却异样的亢奋,相互把着对方大声的述说着一些陈年旧事,那股热情劲让柳淑云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多余的。

陈明这个人柳淑云接触的比较少,原因是因为陈明一直在省里工作,印象中是个长相普通,性格大大咧咧的家伙。但通过老公柳淑云了解到他这个兄弟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别看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实际上在省里背景很硬,王志刚这些年升迁速度这么快和他这个兄弟也脱不了关系。所以即便坐在那里很不自在,但柳淑云依然不敢怠慢,不停的给两个男人添着酒。

“呵呵,老哥,我真羡慕你这捷克。” “咋的了?”王志刚今天很高兴,没少喝,现在舌头也有些大。 “你看嫂子,人漂亮,还这么贤惠,所以……我……我说你有福。来,为了嫂子,咱再干一杯。”

听陈明夸奖自己老婆,王志刚很是满足,的确,娶了柳淑云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得意的几件事之一,所以毫不犹豫的端起杯子一口喝尽。柳淑云听了陈明的话却没多少高兴的感觉,反而脸上白了白:“陈局真会说话,都老太婆了,还什么漂不漂亮的。”

“嫂子你别那么客气,王哥是我大哥,你别叫什么陈局陈局的,要不我可生气了。”陈明听了柳淑云的话,脸上有些不快,柳淑云也是聪明人,赶紧笑着跟着王志刚一样叫了两声兄弟,这才让陈明再次高兴了起来。其实这也不怪她,女人是很少能明白男人之间的那种兄弟之情的。上大学的时候,陈明性格比较内向,虽然是官家子弟,但平时少言寡语很少有朋友,所以一直是同寝室的王志刚在照应着他,两学四年一起经历了不少事儿,有哭有笑。

在陈明心中一直把王志刚当做自己的亲大哥看待,哪怕彼此身份悬殊。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陈明早已经不是那个孤独内向的青年,两人联系的时间也比较少,但彼此心中那份情谊却并没有丝毫褪色。柳淑云不了解这些,也不知道陈明有些执拗的性格,所以才会弄出了点小尴尬,再加上夹在两个男人之间一直插不上什么话本来就有些憋屈,现在两个男人倒是继续聊的火热,柳淑云心里可就有些不自在了,顺带还埋怨着丈夫不关心自己。

正在这时,柳淑云包里的手机响了,心里有气的她也没多想顺手拿出来接了电话。 “喂!谁啊?” “哟,宝贝儿,怎么了?好像挺生气的呀!谁惹你了?”电话里传来的调侃声立刻让柳淑云有些慌乱,小心的看了看老公和陈明见他们没有注意到自己,深吸口气冲着老公说了声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你要死啊,这时候打什么电话,不怕我老公发现呀?”轻轻的关上门,压低着嗓子,柳淑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贼。 “呵呵,宝贝儿别那么生气嘛,我可是知道你现在在哪的哦!也知道这会儿就算给你打了电话也没事的。”

“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电话里情人调笑的意味越发的浓烈,那一声声的宝贝儿叫的她脸红心跳,虽然喝得并不多,但身子却也开始发热了起来。 “嘿嘿,你转过头看看。”

柳淑云霍然转过身,惊讶的发现不知何时林岳已经坏笑着站在她的身后,惊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说完她才注意到林岳居然少见的穿着一套,胸牌上明明白白写着天泰两个字。

“原来你是……”柳淑云和林岳虽然床没少上,但说实话她对于林岳的了解并不多,或许说她了解林岳的身体甚于了解他这个人更为准确。在柳淑云话未说完的时候,林岳已经一把搂住了她,充满热力的大嘴霸道的覆盖了上去,柳淑云慌乱的想要抵抗,但情人灵巧的舌头却先一步伸入了她湿润的小嘴。

一个突然的吻打乱了人妻今晚本就不平静的心,一双大手也悄悄的探到了她丰隆的臀部用力的揉捏了两把。总算柳淑云还记得一门之隔的地方,丈夫就坐在里面才没有继续堕落下去。

“不要,会让人看到。”好不容易挣脱林岳的双手,娇喘着想要脱离他的怀抱,柳淑云的心底忽然有种不舍的感觉。她的犹豫正好满足了林岳的期望,这些日子他虽然没少干这个熟妇人妻,但他当初的报复心理远不止此。

一直以来,他都有个愿望,就是在怀中这个丰满骚浪的女人的老公面前狠狠的一次,而今天就是个难得的机会,虽然不可能真的在他老公面前操她,但在离她老公不远的地方和她做上一次,也可以稍微的满足林岳那黑暗的念头。于是林岳没有丝毫犹豫的将柳淑云拖入了隔壁的包房,在她的惊慌失措中一把撩起了她的裙子把手伸入了进去。

柳淑云从来不知道自己能湿的这么的快,捂着嘴满脸绯红的看着林岳得意的从她的胯下拿出湿漉漉的手指。这一刻,柳淑云彻底的抛弃了隔壁的丈夫,在林岳拉开拉链拿出那已经胀大的家伙时,她的一条丰满的大腿也已经火热的抬起搭在了林岳强健的腰胯上,一边用从未有过的骚媚眼神注视着情人,一边用另一只手自己撩起了裙摆拉开了湿透了的露出散发着骚味的阴穴,放开自己捂住嘴的手无声的说了两个字。 “操我!”

眼前美妇从未有过的浪荡让林岳激动难忍,在那艳红小嘴还未闭合的时候便用力挺动臀部,深入的穿刺和火热的胀满带动着柳淑云火热的,为了掩盖那一声声难忍的,在林岳插入的瞬间她便主动的吻住了他的唇,滑腻的小舌不断的穿梭,和他的舌头交互勾缠,一双手也牢牢的搂住了情人的脖子,像是恨不得整个人都融化上去一样。

虽然听不到人妻熟妇那诱人的和浪叫,但林岳依然很激动,柳淑云从未有过的浪样让他很有成就感,而且一想到墙那边就坐着她的丈夫,林岳更是难以自制的加快抽动,奋力的索取。

王志刚还不知道就在他身后的那面墙后,刚刚还在自己面前的娇美妻子此刻正被一个年轻的男人用火热的像钉子一样钉在墙面上。就在柳淑云拿着电话刚刚出门后,陈明忽然提起了秦梅。

“你怎么知道的?”有了那天的事,一提起秦梅王志刚就有些不自然。 “呵呵,其实她的情况我一直都知道一些,只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所以从来也没在你面前提过而已。”

陈明说的很随意,但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王志刚的脸。当初秦梅和王志刚这一对在大学里也算是男才女貌,很受关注,而陈明作为王志刚的身边人当然更了解两人以前爱的多么的深,又离别的有多么的苦。

“呵呵,过了这么多年,物是人非还有什么可想的。”王志刚这句话倒是发自心底,所以回答的也很坦然,只是笑容里略略有些苦涩,有些事有些人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忘记的。但就和他说的一样,这些年过去了,自己有了亲爱的家人,而秦梅也有自己的家庭,各有各的生活,唯一能有的便是基于从前的感情而祝福对方,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他帮秦梅一家,也只是出于当年的交情希望他们能过的好一些而已,并没有贪图什么。

“也是,都这么多年了,只是可惜她嫁了那么个混蛋。”陈明默默喝了口酒,他清楚王志刚的为人,而且也知道他帮秦梅的事儿,今天提起秦梅只是为了给这位很重感情和念旧的大哥提个醒儿,不要为了帮秦梅而误了自己的前途。

“那家伙……唉……不说了,我以后绝不会再帮他什么。”长年的默契让王志刚明白陈明是为自己着想,上次的事情就在单位闹了一阵,也让自己的名声跟着受了些牵连,如果不是秦梅亲自上门求情,王志刚是说什么也不会轻易放过的。

见王志刚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陈明也点到即止不再说下去,两人换了个话题接着喝。而墙那边林岳已经将柳淑云整个抱起,让她的两条腿缠在自己的腰间做着最后的冲刺。

的兴奋和在丈夫身边让情人操弄的快感让柳淑云的很快便到了,强忍着后的酸软鼓起剩余的力气紧紧搂住情人迎候着那股火热的到来。林岳也知道这里不比在他家床上的时候,也不再忍耐,重重的来了几次深入之后双手紧紧的搂住柳淑云肥硕的臀肉用力的顶住她。

“骚货,我。” “射吧……射……射给我……”耳边传来男人压抑的低吼,柳淑云晕浪浪的回应着,同时夹紧了自己内的肉壁。接着便感到一股烫烫的东西喷入了自己的深处,爽的她身子一阵阵颤抖,拼命咬着牙才没有叫出声来。

“嘿嘿,原来在你老公身边这么刺激。” “讨厌,这时候别提他,赶紧让我下来。”原本还在享受着情人怀抱的温暖和后的余韵,林岳的调笑让她这才想起自己的老公,赶紧用手拍打着情人的肩膀低声说道。林岳也没再纠缠,在别人老公的旁边了他的老婆这已经让他很满足了,于是轻轻的放下了柳淑云。

方才短暂却激烈的交合让柳淑云落地时差点腿一软倒下去,幸好林岳及时扶住了她,被人干成这样让她不敢再看林岳得意的样子,赶紧接过情人递来的手纸在胯下骚处擦了擦,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裙在情人揶揄的目光中轻轻打开门像贼一样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等柳淑云忐忑的回到隔壁包房时,两个男人的醉态让她略略放下了提起的心,一想起刚才自己的大胆整个人就又有些发软,看来自己是真的没救了,竟然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

离开酒店,扶着老公坐上车回家的时候,柳淑云透过车窗望着夜幕下灯红酒绿的城市默默出神,而在她短裙中那隐秘的地方,一缕温热的液体偷偷的滑出她的体内。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