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意对待敏芙

时光匆匆,我和敏芙两人终于踏进我位在R 城的家门。 我先带她到房间放好行李,然后跟她认识家中环境,并交代注意事项。敏芙是机灵的女子,没多久就明白了规矩。休息完毕,她就准备上工。我连忙制止道:“今天暂且不必,明天才开始。”毕竟我心中想做的第一件事还没有做完呢!

我让敏芙斜倚在沙发上,卷起连身裙裙摆,浑圆隆起的腹部以下全暴露在空气中。又扳开她的双腿,使之呈“M ”字放在坐垫上,这才注意到白色几乎呈现透明,浓密的丛林与私密地带清楚可见。我掠过不理,脸就贴在庭芙的大肚子上,用舌尖温柔舔着因怀孕而凸出的肚脐,接着双手抚揉起圆鼓鼓的腹部。我缓缓施加力道,直至她发出“嗯……嗯……唔……”的轻声。

“张开嘴。”我站起身,掏出下身,塞进庭芙嘴里。 她的技术虽不如外头所谓“店”等地的小姐花招百出,但每一下都很实在。敏芙的口、舌温柔地舔弄、含吸着粗大的,最后我忍不住喷发,将浓稠的精华悉数射在她的脸上。

我蹲下身褪去湿透的,将敏芙双腿扛在肩上,然后挺起昂扬的,准备进入她的身体。 这时她却突然挣扎起来,连声说道:“不……不行……这个不行……”

我当场被泼了一桶冷水,扫兴不已。敏芙能让我摸遍全身,可以射在身上,也能当着我的面撒尿,却不许进入她的身体,这大概是她对逝去的亡夫能尽的最后一点义务。

“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干到你的。”我暗想道。敏芙的性欲其实不小,否则她不会在车上让我摸到。于是我问道:“是不是除了这个之外,别的都能做?”

“是的,就你的老二不能来。”敏芙回应道。

“哦!我知道了。”我说完就分开她的双腿,舔起她的。孕妇的阴阜比普通女性来的更大,颜色也较为深沉。又由于怀孕压迫的缘故,蜜已不能完全闭合,总是略微张开,好似等待别人的进入。我先从浓密丛林开始摩挲,时而将舌头探入内,时而在上用画圈。

“嗯……好……好……哥哥……我……我不……不行了……要……要……去……去了。

……”敏芙不停娇喘道。

“可以进来吗?”我戏弄道。

“啊……不……不可以……”她的肚子上下起伏着,胸前开始渗出乳汁,下身也泛滥成灾。我继续加强火力,一手在菊门附近轻按。很快地,敏芙的菊花开始剧烈收缩。 但辛苦了十多分钟,她仍然没有松动的迹象,于是我突然轻咬了一下肥厚的。原先一直在享受我温柔舔舐的敏芙,敏感地带遭到攻击,顿时便崩溃了。“啊~ ”她大叫一声,双腿猛然夹紧,里也射出一道。

看起来今天是不可能干到敏芙了。我心有不甘,瞄准她张开的蜜,用力将射了出去,将私密地带蒙在一片白色液体中。望向窗外天色暗了下来,心知已近晚上,我扶起软倒的敏芙说道:“好了,把衣服穿好,我请你吃饭。回来把东西整理整理,洗个澡,早点休息,明早好开始工作。”敏芙脸上尚且潮红未退,羞赧地向我点了点头。

第二天清早,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我也睡眼惺忪地爬下了床。

今天是周日,诊所依例休诊,我可以难得赋闲在家。然而,我的心情不甚好,总还为了未竟之事耿耿于怀。走到餐厅,发现餐桌上已摆好碗筷、饭菜。此时,身后传来敏芙悦耳的声音:“你醒啦!赶快吃吧!东西冷了就不好吃了!”就见她挺个大肚子,还在厨房里忙碌。

“弄得差不多就行了。对了,你吃过早饭没?”我关心地问道。

“放心,我吃过了。”敏芙拿条抹布从厨房走出来,帮我盛了碗饭,便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侍候。

我吃了几口饭菜,发现味道蛮符合自己的胃口,又多挟了几筷。不愧是主妇的手艺,比起往日自己胡搞瞎搞高明太多。“不错,不错。 敏芙,你烧得饭菜真好吃。”我边吃边夸赞敏芙。她看我吃得津津有味,脸上也泛起欣慰的微笑。

吃完饭,敏芙将餐桌收拾干净,便对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我问道:“呃……现在我要做什么?”

我想了半晌,心生一计,便交代道:“那先擦客厅和餐厅的地板吧!”擦地板其实没什么,但我有附加条件:不准用拖把拖,而是跪在地上用抹布擦。就看敏芙四肢着地擦起起地板。七个多月的硕大腹部几乎垂到地上,丰腴的双乳也随她的活动不住晃动。由于怀孕影响,敏芙擦地时双腿不能与地面垂直,而须呈八字形。如此却无意间撑开身上我特地买给她穿的偏短的浅蓝色连身裙,底下淡粉色在裙摆间时隐时现。 我之所以如此要求,便是为了这层用意。

敏芙毕竟来到怀孕后期,经常得停下动作休息,抹抹汗水并搓揉肚子。但她本是勤快的人,做起事依然认真,完全不受影响。经过一段时间努力,总算完成任务。我看她如此辛苦,体恤地倒了杯水,拿条湿毛巾让她擦汗,并将她扶到沙发,帮忙揉揉酸胀的腹部,说道:“辛苦了,你休息一下吧!”而敏芙只是喘着气,微笑点头表示感激。

吃完午饭,敏芙正在厨房刷洗锅碗瓢盆,我则站在门口看着这个的孕妇。

因为怀有身孕的关系,她的臀部比平常女子大上不少。她穿着浅蓝色连身裙,稍短的裙摆使臀部的曲线展露无疑,看着看着,我下身再度硬了起来。

我轻声走近敏芙,然后双手从后方罩住她丰满的双乳,灵巧地搓揉起来。敏芙已经习惯我的动作,照样洗着水槽里的碗盘。 我掏出挺立的,撩起她的裙摆并把下拉,然后将挤进臀沟里。

敏芙的臀部十分丰满,股沟既深且紧,她也允许我的在那里磨蹭。粗大的被两块硕大柔软的臀肉紧紧夹住,敏芙也不时夹紧。不久后我便射在她的股沟里,一股白色的浓稠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流下。

我突然想起一事:“敏芙不准进她的,却没说不许走后门啊!她的后门应该还算是地。”于是我抱住敏芙的大肚子,掀起连身裙摆,由腹底慢慢搓揉,逐渐往上刺激她敏感的肚脐,最后来到没穿的双乳,温柔地抚摸胸前的蓓蕾。

敏芙手上的动作减缓下来,享受着我的爱抚,口中发出“嗯……呜……”的娇喘。我顺手伸进,摸了一把:那儿已在不知不觉中湿透了。我继续抚玩着,对敏芙说道:“碗盘还没洗完呢!”“嗯
讨厌”敏芙娇嗔道,臀部不断晃动,却也没有阻止我的逗弄,只是默默洗着碗盘。 几分钟后,我见一切收拾妥当,便紧搂敏芙,半推半拉来到她房间。 我将她放到床上,不由分说直接褪去连身裙和,深情亲吻她丰满的双乳,吸吮硬挺的蓓蕾。手指同步探入蜜穴,规律地前后抽送着。

“嗯……啊……再……再多一……一点……好……好哥……哥……呜……啊……”敏芙渐趋被挑逗起来,秘径正一阵阵地收缩,亦汩汩涌出。我轻轻刺激敏芙的后庭菊花周围,还将一小节手指塞了进去。

“呜……啊
”受到这突如其来的侵入,敏芙不禁叫了出声,脸部表情扭曲起来。

“别紧张,放轻松。”我和言安慰道,手指又向内挺进一些。敏芙的后庭比蜜穴还紧,手指在里面进出都稍嫌困难,然而我还是慢慢地让菊花扩张到可容纳两根手指的境地。这时她已陷入迷离状态,一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捏,另一手则在我的上抚弄。

我一面耕耘敏芙的后庭,一面轻捏她两腿间敏感的那颗珍珠。等到敏芙满脸潮红,嘴巴大张,眼神迷蒙,心知时机成熟。我挪动身体,将在来回摩擦,逐渐把目标锁定在菊门上。刹那间,我用力一顶,将粗大的捅入她的后庭花,几根手指也送进湿润的蜜穴。

“呀啊痛……痛……痛啊”敏芙大声叫道,几乎快要飙泪眼;本人则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感触。 “活该,谁叫你不让我进。我只好另辟蹊径。”我说道,及手指一起前后抽送起来。

“呜呜好……好痛……啊……呜……不……不要……啊”敏芙哭道。由她双手紧抓身下床单的举动,就看出她确实很痛;可是当菊花适应后,哭泣声被娇喘声取而代之。而在到达顶峰前的最后关头,本来躺着的敏芙挺起上半身,双乳滴着白色乳汁;我也在此刻首度将射在她体内。

敏芙瘫软在床上喘着气,硕大浑圆的腹部仍上下起伏着;白浊和着与些许血丝,自蜜穴和菊花缓缓流出。我拿起几张卫生纸替她擦拭下身,温和地抚摩大肚子,问道:“你现在还痛吗?”

敏芙紧贴我的脸,在我耳边轻声道:“不会,就是孩子刚才动得厉害,还有肚子一天比一天胀了。”

就这样,我和敏芙过起名义上是主仆,实质却是男女同居的生活。白天我在诊所上班,她在家处理家务。下班后两人生活却更多采多姿。不只共同沐浴,每天还同床共枕。我待敏芙如同女友、妻子一般,她也顺服地把整个人和身体交给了我。唯独有项禁忌仍然维持:不准把放进。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