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夫妻

丝毫都不像是新婚夫妇,自结婚两个月以来,我与妻子连一次床第之欢都没有过。每当面对双方父母频频提出该要小孩的要求,我只能苦笑应对。
我的妻子名字叫筠筠,她有着极为出众的美丽容貌和诱人身体,你能远远地在人群中发现她的美艳。筠筠她那高挑匀称近乎168cm的身体时时散发出浓郁的。
从她一排整齐的玉白稚嫩的可爱脚趾看过去,洁白秀气的脚背一侧是精凸可爱的脚踝,她那一对修长肉感且弹实挺滑的玉腿尽显姣丽蛊惑,能勾得男性呼吸不畅。
筠筠裸露在裙外的肌肤白莹耀目犹如玉脂仙膏,那种通透的白皙是她所独有的温软玉质。你若极力控制心神,顺着玉腿往上瞧她,那里有浑圆挺翘的和幽韵撩人的腹沟深谷。
筠筠她的阴丘饱满而坚挺,地宣称着女孩的花房玉壶已经发育得甜美醇熟,急待郎君灌入乳白色的种子。
从往上移目是一片平坦皓白的小腹,难以让你置信的是有着挺翘丰臀的她,其腰肢却十分地纤细地堪称小蛮。她的并不垂坠,但胜在充实饱满恰到好处。其乳房形状翘度与弹性无可挑剔,最尤为让男人欢喜的是她那对乳头的香沁粉嫩微突,宛如婴儿微张待哺的小嘴。
筠筠那纤细的脖子处会散发出阵阵独特的诱味,当她流汗的时候就会芳馨满体地更为勾人,我想可能很多男人光是闻到她的气味就会充血勃起。她有着精美的东方特色的面庞,五官秀美而精致,灵脱娇小的瓜子脸上微翘的粉红双唇兰心欲倾,撩人心怀。她明眸皓齿和沐巧挺直的鼻子都无一不让异性神往到无法自持。
玉人的头发半披及肩,云鬓燕姿,带着一点点自然卷与棕褐色,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她秀美的睫毛长长的,那双灵俊杏朗的大眼睛总是迎视着别人贪赞的视线,筠筠对自己的美貌是那样自信满满。此等娇姿媚态的她只让旁人不禁地由衷称叹——此女本应天上有,不知为谁落人间。
她整体的气质是那样的丰韵,如果非要从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只能说筠筠腿部略微肉感以至于过溢而些许清纯不足。但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来说,你还能要求什么呢?以至于每次逛街,我能时刻感受到其他那些男人要将她生吞下肚腹的炙热——如果眼睛就可以的话,我想筠筠她没有一刻不是被喷满湿漉漉的浓厚。
筠筠是维纳斯,性的女神。
我五年前遇见她时,她才十八岁。自我看见她第一眼就立即被她那白皙如洁皓的肌体,鹤傲出尘的美貌深深俘获。我使出浑身解数追求女神甚至不择手段,爱情的路上不敢丝毫懈怠,经历了诸多曲折反复直至得偿眷属。
故事要从我认识她差不多满一年时说起。
起初,我与她的进展非常不顺利,追求她的男人太多了,我只是众多竞争者中处于十分劣势的一位,身材矮小的我甚至从未敢直接向美丽的她吐露心迹。我保持着一种不近不远的距离,假扮成筠筠的蓝颜闺蜜,努力赚取着一点零星的好感和信任。
在追求她的日子中,我与形形色色认识她的男人们一起,默默忍受着她白皙美体引致的勾人。略有不同的是,路人对她的是暂时的,经过了也就淡化了,而我在与她时刻的接触中不断深化这种欲念。
从她耳鬓头发肩膀脖子散发出来的淡淡汗香中,从她不经意摇曳的肉体曲线中,心底的渴求在不断堆叠,以至于最终压垮了理智——而凭心说,事前我并没有丝毫她的打算,这一切真的是计划之外的失控,一场事故。
为了创造更多与她在一起的时间,我想帮筠筠她改善居住环境。当时的计划基调也是采用一直以来的温和方式——首先让她从刚参加工作单位分配的集体宿舍搬到环境幽雅的小区租房中来,再继续慢慢的交往加深彼此感情和信任,直至水到渠成最终我也能搬进公寓与她同居。
但打开那间70平米的公寓大门,当筠筠走进去的那一刹那,我就完全失控了。她最初只是以为只是向来温和的我所开的一些朋友之间有关嬉闹的小玩笑而咯咯大笑着。直到发觉我表情阴沉恐怖,大力把她压按在床上生疼,双手疯狂的撕扯她的衣袜时,筠筠才明白我的意图。
当她黑被撕出一个个破洞,纤薄的被我整个扒下来挂荡在足踝上,露出她诱人深谷和浑圆的修长时、当她上衣与乳罩被整个掀起,弹跳出那一对白兔般抖动的乳房,当白皙的玉乳上那粉嫩微翘的乳蔻被亵玩时,她才开始尖叫和捶打。
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鼻子中只闻得到比平时更浓郁的肉味和淡淡咸味,我的迅速充血爆涨,直挺挺地怒吼着。我迫不及待地蹬脱自己的裤子的举动把筠筠吓得哭了起来,夺眶的泪珠遍布她秀美的双颊,那对大而明亮的眼睛愤怒而惊恐地看着我,哀求着我住手,我的脑仁顿时紧张得嗡嗡作响,甚至一度有些耳鸣。当时满脑子只有这样一种想法,一种本能——如果我不彻底占有她,我将永远失去她。
“对不起,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爱上你了,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太了。”
我一边喘气一边对压在身下的女孩说情爱,一边摸索着用对准了她的。
但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当我刚刚用滚烫的抵住她细嫩的时,立刻伴随着强烈的大脑痉挛了,白色浓稠的不可控制地喷得到处都是,那痉挛的快感让我差点晕了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因为紧张,更因为她玲珑的美丽五官和水嫩的肉体所带来的那些慢性与急性折磨。一股股大量乳白色的带着刺鼻的腥骚味道喷满在她一双玉腿之间,顿时筠筠的和上都糊满了乳白的秽物,它们顺着黑色粘粘糊糊直往下流。
“快放开我!好恶心,你真恶心!你现在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吧?!男!”筠筠虽然惊恐未定,但也明白我泄精了,被糊满男人的她感到黏滑腥臭,几欲作呕。
我恐惧地抱住筠筠美丽的脸庞试图亲吻她的眼泪,说一些无用的道歉的话和爱她的话来安抚,但筠筠她只是不停的推我并尖声哭吼着那些要我立即滚开的言语。
无奈之下,我心中更坚定了刚才的念头,我必须侵犯她占有她。我不停创造着一些无意义的话题拖延着时间祈祷着自己不争气的快些恢复气力,我眼冒欲火地死盯着筠筠她细致的脖子,那哭泣而微微抖动的双肩双峰,还有那被我撕坏的和裸露在外的稚嫩玉足,迫切地从这些画面中汲取兴奋的养料。
她开始急匆匆地擦拭,整理衣物,起身就要离开,表情厌恶态度坚决,我想她离开后肯定会立即报警!我堵住了门不让她走,拉扯之下还未等完全恢复,就再一次扑向她。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因为之前我未遂的,筠筠已然彻底失去了对我的一切好感和信任,她此刻内心中仅剩下极度的恐惧和不安。她的这种心理直接地体现在她反抗的剧烈程度上。她不停的激烈尖叫和踢打,为了制止她的反抗,我只差没有直接的动拳殴打她,为了她我用尽了男人的所有力气和手段去维持她张开双腿的姿势以便于插入。
搏斗中,我把筠筠的头死压在枕头上,一只手反扭住她的双手,用膝盖强力分开她的双腿,用重新坚硬还挂着些许残丝的,从她背面股间阴部反复刺探着她的真实方位。她臀部到玉腿部分的黑已经被我完全撕成飞絮,只有一双玉足还穿作黑色模样,稚嫩勾人。
“求求你,停手!别这样好么?我不会报警的,求求你放开我。”感到即将被破瓜的筠筠内心恐惧无比,她在身下泣不成声地做着最后的哀求。
没有丝毫性经验的我记不清当时做了多少次努力,才最终找对位置。当我感觉顶住的地方很柔软和细嫩时,便用力刺了进去,刺入的整个过程中筠筠都爆发了持续的嚎啕和挣扎,她没有丝毫快感。而我已然顾不上这些,我必须得一意孤行,一路到底。
当我最终挺刺的时候,我只听见她不停的嚎着,疼疼疼。她的实在是太紧了,连半丁点的爱液都没有,好在我钢棒一般炙热的上还残留着方才的一些残精可稍作润滑。
“快出来,拔出来啊!我好疼。”胯下的女孩哀嚎不已。“呜呜,求求你,别进去了,求求你。”
我费尽了力才将(我的很长)慢慢插进筠筠的玉穴,插入的整个过程我丝毫没有预想中的舒服和愉快,她实在太紧了,我每一寸的深入都伴随着与腔内肉壁干燥的摩擦所带来的疼痛感与筠筠她更加歇狂的哭泣和剧烈挣扎。
每一厘米的占有都伴随着一场战斗,她的激烈反抗是暴风雨式的,我几乎要从她背上被甩下来!但终于,我将长长的完全插入了她的身体,那是一个以前完全未知的温暖空间,筠筠玉的腔肉紧紧勒住着我的亲吻,微微地抖动和痉挛着。
“呜呜呜……快拔出来啊!我不要……”身体深处被侵犯的筠筠匍匐在床上抽泣不止,她终于不再像一匹野马一般妄图甩我下身。
“我要和你,我要占有你,我真的好喜欢你,我第一次见你就想和你了。”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压着女孩辛苦地喘息着,为了确认战果,我挺直了腰腹让深深咬合进筠筠她温软的玉壶。
待深深插入后,我前端依稀触碰到一个软软的肉壁,我猜想那就是子宫口,所谓女人的花心。我一边缓缓滑动研磨亲吻着她的花心,一边期待着身下女孩儿的是否能更湿润一些。
“谁来救救我!求求你别磨了。太深了!把它拔出来好么?求求你,你顶得我里面……里面好疼。”女孩儿在我身下不停地抽泣,她乞求着挣扎着,而我只是不管不顾地强压住她挺起肏干着花蕊。
不知道研磨了多久,筠筠她的反抗才最终消停下来,女孩开始无法克制地喘息,喉音越来越急促和愉悦。直到这时我才能空出一只手来,我扳过她的脖子,用力撑开她的嘴,大口吮吸她的津液,并慢慢的还把我们口水的混合液体吐还给她强行喂下,在试探了多次确信她已然被干到有些失神而不会咬我,才放心地把舌头完全钻进她的口腔与她的细嫩舌头纠裹在一起。
“舒服么?筠筠。”我一边缓缓挺动着腰腹,一边轻舔着女孩柔巧的耳垂厮磨着询问她,而筠筠只是不语作答,“恩……恩啊……恩……恩啊……啊……额啊……不要……”
她银铃般悦耳的喉音轻轻断断地随着的交合奏响着。
渐渐地我松开了筠筠被反扭到身后的双手,改而紧紧环握住她的纤腰以控制她的平衡,因我终于开始大力挺腹。我的从她玉门中抽出些许又用力顶到最深,我的盆骨啪啪啪地撞在她浑圆紧翘的肉臀上。
渐渐地,她的身体回应了这种交流,她尽管还是一直间歇地哭泣着着,不要不要,可内却越来越火烫与湿滑多汁,此刻我们都被的快感所激荡了。我刺凸她的过程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很久,这既是因为我不久前才射过精,更是因为我此刻怀着最坏的觉悟去,去占有她,去日她,也许我会失去她。
怒号的入侵者在女孩儿一圈圈紧裹着的腔肉中间挺进穿梭,筠筠她的蜜穴分泌出愈多的琼浆,她那柔软紧致而滑腻的肉腔所带给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引得我不由加快了速度,快到甚至我用尽全身力气去肏她。听那些响彻嘹亮的啪啪声!每一次我的都重重甩到筠筠她的耻骨上。
而当我抽拔的时候,女孩最深处那些晶莹丝粘的爱浆就被大量泵出来,那些玉滑芬芳的液体将我小腹,还有大腿根部彻底打湿,凉飕飕湿答答黏乎乎的。
因被侵犯得太久,以至于筠筠的琼浆玉液被我泵出得过多,它们顺着筠筠的玉门淌满了她的大腿内侧,黏滑的爱液在声声撞击中染得床单斑斑澜澜。房间中弥漫着一股的香味,那是她玉汁的芬芳。
我感到一种深切的,无法言表的快感伴随着每一次的,它们从前端马眼处融化成电流蔓延到全身!此时筠筠已经被操干得失神,她嘴里迷迷糊糊哼着什么全然无法辨析,那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的眼睛微闭着,她眉毛微皱,之前挣扎时留下的泪痕还湿呼呼的挂在脸颊。而此时的我,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她身体里面去,融化在她心里。
销魂蚀骨的海浪越叠越高,决堤之刻,刹那仿若千年。强烈的痉挛从脑部顺着脊梁闪电般延展至,那个触电般的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两个正在一抖一抖的挤压出,我能听到腥白的从输尿管末端急涌而出的摩擦声,无比,噗呲噗呲地作响。我抱住筠筠射了好久,我将我的所有都射给她,筠筠已然失语,整个身体滚烫,白皙的显出红斑,她随着我一起颤栗,一起到达。
大量的离开了我的马眼即转瞬消失一空,我身下的筠筠翘起的整个娇臀都在不停抖动,她内壁腔肉的剧烈蠕动吮吸着我的尿道口,乳白的雄精被她吸入了宫颈,吞进一个深邃的空间。我感到了极端强烈的归属感,愉悦感,以及兴奋与平和,这一刻,我和她终于融为了一体,我占有了她。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我双手的指甲已经深深嵌入筠筠的细嫩的腰部肌肤中,她背部潮红的皮肤上留有不少抓痕,我可能太用力了,这一定会导致淤青,我感到歉疚。
筠筠双手仍紧紧抓住床单抽搐着,当我把软下来的从玉洞中拔出来时,一大股混杂着红色与乳白色的晶莹粘稠秽液喷涌而出。我看着自己挂着血丝的,惊诧至极,欣喜若狂。
我从未想过,也没敢想过如此美丽的筠筠还是一个,我甚至早做好了不是她第一个男人的觉悟。我从未敢想,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快来干我吧,快来和我!”的费洛蒙的女人,这样的她还会是一个。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筠筠的家教很严厉也很周到,从小时候起经常被我现在的岳母打骂管教。
所以一方面尽管她追求者不断,而18岁还是处子之身。(要不是有我她,这种情况可能延续一些时间)
在滑腻似酥的美筠筠体内发射完所有的后,我终于渐渐开始冷静下来,我抱着玉人轻轻抚摸着,安慰着她,祈求她的原谅,并承诺一些未来,因为我是极为愿意和美丽的筠筠结婚的。
我自视是一个偏重于精神需求的男人,青年期所设想的恋爱目标全都是那些温婉可人的知性女生,所思所想也尽是灵魂伴侣。但当我看到筠筠的第一眼时,我就彻底的背叛了我的初衷,我被强烈的冲击了。我所能感受到的只有一种压迫得让人窒息的肉体感召——我可耻地硬了,我想干眼前这个女人,想深深的插入她的身体,想舔和品尝她身体的每一处肌肤,想吞下她的口水甚至是玉门流出的爱液,我深信所有见过她的男人都会如此渴望。
筠筠是维纳斯,性的女神。
所以后来我和她确定关系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自鸣得意,由衷地对这段感情感到十分满意,而忽略了她的一个很严重的缺点——性格不好,公主脾气。她的公主脾气,倒不是指对生活水平的过度挑剔,而是有一种很烈性的男孩子气息。她很少为我考虑,脾气说来就来,一发不可收拾。在她不开心的时候,会毫无顾忌的指着我的鼻子恣意数落,让男人没有一丁点颜面和台阶。
冥冥之中她这种脾性也对我的性态度也造成了改变和影响。一方面我与她的关系总是充满了互相伤害。一方面她太过美丽极易招惹其他男人的性欲和追求。
无力护花之下我甚至开始刻意促成她性生活的滥交。
而另一方面,那次,则完全让筠筠的人生偏离了轨道,初夜强烈的给她造成了莫大的刺激和冲击。一边是世俗的传统告诉她已被玷污不再纯洁了,一边是身体在初尝禁果时感到的极度欣愉,这两边矛盾对立的感受让她迷乱不已了。
甚至给日后她甘愿被诸多男人奸污留下了伏笔。我当时始料未及地成为她第一个男人,却也没想过日后占有她花蕊的男人会如此之多。
回顾我之前追求筠筠的一年,那是与那些竞争对手艰辛角逐的一年。在那些对手中,最难缠的就是筠筠的高中同学——熊宇。尽管最终胜利者是我,但我其实并不想去回忆那些争夺中不快的细节,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处于下风。我不得不说这个高高帅帅阳光男孩般的熊宇的手段确实很高明。他灵活幽默,而我却很死板。
纵使是我和筠筠最终确立了关系,熊宇与筠筠还是保持着联系。他用那种外界看起来很恰当的距离一直维持着充当着筠筠的男性闺蜜角色,直到2年前一些原因筠筠才对他的态度发生180度的转变。从那时起,以前时常提起熊宇的筠筠才绝口不再提他,并且在我刻意聊到熊宇的时候,筠筠都回避带过。但2年前那次事件的起因是我,我也怪不得别人。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