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绿帽老婆骚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
我被公司派到深圳出差已经有三个月时间了,虽然中间抽空回家过几次,但每次停留时间都很短暂,对我和爱妻的性欲来说,匆匆几次简直是杯水车薪,根本解不了渴。因为爱妻不太喜欢“表演”,几次视频爱爱的请求都被无情地拒绝了,我只能通过A片+手撸的方式度过那些寂寞的慢慢长夜。贤者时间偶尔会发视频跟爱妻聊两句。可是爱妻在视频里总是少言寡语,并非她冷淡,她只是不习惯隔空意淫。我们在床上的时候她还是很骚的,而且我一旦插入她的蜜穴,她就会忘我到意乱情迷,喜欢我说脏话侮辱她,不但接受妓女、这类的临时赋予她的角色,还会配合我设想的一些剧情。3P、多P都表示欢迎,流浪汉、乞丐、老头···这些我加进来的任务都来者不拒,但是一旦穿上衣服,她又变成了那个保守端庄的美,165的身高,略显丰腴,圆圆的脸蛋,满满的胶原蛋白,丰唇皓齿,大眼睛,魅惑的眼神让任何一个和她对视的男人都会想入非非,更让人想入非非的是她那对34C的大奶,挺拔到直冲眼球,揉捏起来又柔软可爱。每一次我下面冲锋猛操爱妻的时候,把头埋在爱妻的一对大奶中就会充满力量,愈发坚硬,抽送也愈发猛烈。据我观察奶大的女人,一般不会太差,刚好爱妻有着雪白的大,后入特别爽,肉体撞击时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我们刚在一起那两年,只要她不来大姨妈,几乎是夜夜交欢。那时候就是单纯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单纯的已经不能让人满足,再好吃,再高级的美食,顿顿吃也是会腻的,于是我们就把小说里的很多情节加入到性生活当中,最初我以为爱妻会拒绝,没想到这激发了她的骚和贱。深入蜜穴之时,进进出出之时,我会问她,“找个人3P好不好?”
爱妻双眼迷离,积极回应着我,“好的,找个什么样的呢?”
“我在建筑工地找个民工吧,他干完了一天的活,就,还来不及洗澡,用腥臭的戳你的,他用你,就像用50块钱一次的站街,用完了还不给钱,好不好?”
“啊啊啊,好喜欢,我还要给他,用我的舌尖给清理他的沟壑和褶皱,那个气味就像夏天公共厕所里的散发的气息。”
她可真够贱的,我很怀疑她内心深处真的这么想过!于是我继续加料。
“他操完你之后,还要把你带到工地里,让那些民工兄弟享用你肉体,让他们夜夜你!”
“啊啊啊,不行了···”
在语言的刺激下,她了!湿了一床单。
但这些都只局限在我们交合的那几十分钟里,拔屌合屄之后,她又做回了贤良淑德的良家。当然,我也缺乏勇气兑现小说里的那些情节,给自己找绿帽子这件事,大多数男人都不会接受吧!
终于我提前结束了公司在深圳的项目,我决定给爱妻一个惊喜,这种惊喜就是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把她扒光,按在床上,她!当然这也是她喜欢的,算一下我到家的时候正好处在她的排卵期!排卵期的女人总有把持不住的骚,甚至在排卵期的有些女人,只要形象稍微过得去的男人稍微一撩拨就会主动宽衣解带!嘿嘿,想想都美好。
归心似箭的我踏上了回程的航班,几个小的飞行,飞机终于落地了,我亟不可待地奔向家。走到家门口,在电脑包里翻钥匙。“!我钥匙呢?肯定又被我放在行李箱了,我这猪脑子!”懒得打开行李箱,直接按门铃好了,好半天才听到里面趿拉着拖鞋往门这边走的声音,踏踏踏踏~~,门里是爱妻的声音:“这么快就送来了!”门缓缓地打开了一道缝,是爱妻,她头刚伸出来,我兴奋地把门往外一拉。!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老婆身上一丝不挂地立在门前,见到我的这一刻,她表情凝固了,直接僵在了那里,一双大挂在胸前,僵了十几秒钟后,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宝宝,外卖到了吗?”
一霎时,我怒冲天灵盖。很明显,老婆在,还引狼入室!而且他们刚刚还在战斗!虽然我们无数次地在床上编织的绿帽情节,但一时之间,我还是难以接受。我怒不可遏地往房间里面冲,老婆不顾羞耻地以赤裸之身阻拦我,但是她怎么可能拦得住我?冲到卧室里,我看到了奸夫——是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小老头,说是小老头,看面相年龄差不多在50多岁,不到60岁的样子,虽然上了年纪,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应该比较帅,双目炯炯,脸刮得干干净净,因为没穿衣服的缘故,我看到他身材不错,身上没什么赘肉,一条软下来的,不算小,硕大,整条就像一个硕大的松茸。再看床上,床单湿了一,老婆的白色蕾丝小在床尾,裆部有微黄的白带和尿液的渍,在胡乱放在床头,旁边的黑色短裤应该是老头的。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跳到床上挥起一拳照着老头的脸就挥过去,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拳头还是砸在了他的颧骨上,当我再次挥拳的时候,老婆在后面拉着了我。我再想用力扑过去,揍老头,老婆在后面死死的拉住了我。我瞬间泄了气,瘫坐在床上,老婆走到我面前,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了一件我的T恤套在了身上,遮挡住了一部分尴尬。老婆哭着试图搂我,说,“老公,是我不对,你打我骂我吧!”安慰我的同时老婆一边对奸夫说,你赶紧走吧!
这时候奸夫不慌不忙地套上了,穿上了衣服,但是他没打算走,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脸上居然带着笑容,这更激起了我的怒火,挣脱老婆的手臂想再上去揍他。老头开口说话了,“小柔,我能跟你老公谈谈吗?”然后又冲着我说,“哥们,你打也打了,你想继续打,我也挨着,但这样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我想跟你谈一谈,谈完了你再打我也不迟,你说是吧?”
“,你当着本夫还能这么从容,还跟我称兄道弟的,妈的!”
我心里想着,但此时我已经冷静了不少。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索性听他说说。
这时候,我老婆哭着说,“有什么好谈的,错都在我!你们不要说了,我来承担。”
老头示意老婆不要说了,坚持要跟我解释。
老头上前安抚了一下老婆,仿佛他才是老婆的正牌老公,看到这一出,我已经不愤怒了,麻木到无所谓了?我自己也说不明白。老头安抚好老婆,和我来到了书房。卧房们关上的那一刻,我回头看了一眼悬挂在墙上的婚纱照,上面冰清玉洁的老婆冲着我灿烂地笑着。
在书房,我们各自坐下,沉默半晌,老头先说话了,“兄弟,我不隐瞒你,如你所见,我和你太太该做的都做了,你现在想打我,都合情合理。但是请务必听我说完,说完,你想宰了我,我都没意见。”
我抬眼看看他,我知道现在打他骂他,也不利于解决问题,索性听他说吧!
老头说,“哥们,你觉得这件事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还没等我回答,老头继续说,“你发泄心中的怒火,把我和你太太都宰了?或者愤怒之下你离婚?对吗?然后你又能得到什么?坐牢,或者最后变成一个人。”
“所以,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下来。”
一个人一旦权衡利弊得失,就会被某些东西驱使,如果不权衡利弊得失,就会被情绪驱使,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人不在江湖都身不由己,比如现在的我。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这件事放在权衡利弊得失的框架里,足以说明老头是高手。
“今天你打了我,当然责任在我,但是你换个角度想一想,我觉得你不但不该打我,你还应该感谢我?”
“我特么感谢你妈了个逼”我愤怒地回他。
“呵呵”,老头冷笑着说,“不要有情绪,不要愤怒。你让人把话说完。”
“女人对性是食髓知味,尝试不同的体验,是她的权力!婚姻只是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形式而已,你扪心自问,你有没有嫖过娼?你可以尝鲜,你太太就不能吗?”
“谁告诉你我嫖过娼?”
“谁也没告诉我,是大数据告诉我的。这是个概率问题!”
被他说中了,我,确实嫖过娼。我的愤怒的火焰瞬间小了不少。
“还有,你了解你的太太吗?你出差那段时间,她的空虚寂寞谁来填补?一年两年没问题,但是长时间的亏欠,你心理上能过意的去吗?我只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帮助你滋润你的太太,这就像养花要定期浇水一样,你出差半年,家里的花花草草不浇水不也都干死了吗?滋润女人也要掌握一定的频率。你说对吗?”
其实这些话基本上都是歪理,但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尤其是对特定的人,歪理也是有效的。这些歪理对我是有效的,因为接下来老头将对我发出灵魂的拷问!我败了。
“更重要的是,我听你太太描述过你的一些言行,恕我直言,你有比较强烈的绿帽情节!只是你现在不愿意承认而已。你是受了传统的道德观和价值观的约束。那么,你是不是给自己一个机会,直面自己的内心呢?”
“我···”
老头这样一说,我竟一时语塞,我似乎被他戳中了死穴!
“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这句话老头刻意加重了语气。
“其实,有时候撸比真干更爽。”老头又压低声音带着邪魅的笑容跟我说。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感受一下这种独特的刺激的快感。”
老头的这一番话把我从愤怒的火中直接拉到了的海里。
“绿帽情节都是心理作祟,想尝试不同的快感,但是绿帽太难听,此刻我们不妨叫它开放式婚姻,我不抢你太太,但是我的加入,可以让你尝试不同的快感,不一样的刺激。你说你是不是要感谢我?”
我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但这一次的沉默更多的是想平息我心中的!
老头,真是高手。
听老头说完,我基本上不愤怒了!
“你是不是抓住了我老婆的什么把柄?你威胁她就范?”我很平静地问老头?
“天地良心,我和你太太完全是你情我愿!”老头很淡定地回答。
想来也是,不然怎么会引狼入室?
我又想了一会儿问老头,“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老头看到我已经平息了怒火,笑着告诉我,“我比你大,还大不少,但是鉴于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还是叫我哥吧,叫我钢哥就好了,我年轻的时候混过一段时间,现在做点小生意。”
后来我才知道,钢哥有那么点黑道背景。这是后话。
“哦,钢哥,我们之间什么关系?”
此时,钢哥露出了他厚颜无耻的一面,“我也算你太太半个老公,哦不,现在还不能算半个,就算八分之一个吧,但你放心不绝不会超过半个的,我在道上混的时候一向谨守诺言。”
“那么阿彪老弟,你愿意跟我分享你的老婆吗?”钢哥似乎牢牢掌握了我的心理,他知道我会同意的。
“你看着也爽,看完了干,比你那些虚假的情节更爽!”钢哥又添了把火。
我已经差不多陷入了这的海洋了。
我对钢哥说我愿意,但是条件是他不能强迫我老婆做她不想做的事情。不能以任何条件威胁她。
钢哥当然拍着胸脯答应了。
“那我可以适当地用言语侮辱你吗?”钢哥又问。
“看情况吧!”我弱弱地回答。
钢哥说,那好,那我们拥抱一下?或者握个手?
我伸出了手,跟钢哥握了握手。
“我要跟小柔谈谈。”我提议。
“没问题,我去叫她。”钢哥说完去卧房找老婆了。
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书房的门开了,老婆像犯了错的孩子,怯生生地走进来。
为了不让老婆害怕,我站起来抱了抱她,开始的时候老婆还躲闪我,我紧紧地抱住她,跟她说,“别怕,钢哥都跟我说了。”
老婆又开始哭。
我们足足聊了一个半小时。从他跟钢哥怎么认识的,怎么的,怎么欲罢不能的,老婆也算是知无不言。
有天老婆加班到晚上11点多,下班的路上肚子饿了,和同事小美在距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小巷子的路边摊上点了点烧烤,两个女的还点了两瓶啤酒,可能是工作太累的缘故,想喝酒缓解一下。
半瓶啤酒下肚的老婆突然内急,虽然老婆是个比较矜持的人,但无奈,小小的路边摊周边实在没有公共厕所,其实这样的小摊,顾客们内急都走几步到附近灯光昏暗处靠墙解决,男的走的近一点,女的不是很急的话,就再走远一点去到公共厕所解决。冰啤酒太利尿,老婆没有足够的时间走到公共厕所,找了个灯光昏暗的角落,就地解决了。裤子一脱,往下一蹲,哗哗哗,好不畅快!但是老婆的大白被旁边的一个小流氓盯上了,幽静的巷子里一个露出了大白,一同露出的还有湿湿的,骚骚的,咸咸的,嫩嫩的屄。
小流氓偷偷地摸近了,到了老婆身后,老婆刚提起裤子,就被一个小流氓从后面勒住了脖子,同时捂上了嘴,以免老婆喊出来。
小流氓在老婆耳根后压低声音说,“不要出声,出声就捅了你!”说着,拿出一把匕首在老婆脸上拍了拍了。老婆吓得浑身打颤,哪里还敢出声?
小流氓左胳膊搂着老婆的脖子,左手捂着她的嘴,右手伸到了老婆的裤裆里,刚刚尿完尿,屄还有些湿乎乎的,残余的少量尿液充当了润滑剂的作用,小流氓的中指混顺利地就插入了老婆的屄里,他贪婪地抠着。女人下身一旦失手,全身的力气至少没了一半,小流氓把老婆推到墙边,老婆的脸被挤在墙上,在腥臊的露天“厕所”上,老婆被小流氓猥亵着,抠了半天,老婆下面已经是横流了,小流氓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抽出右手,单手屯下裤子,露出了,因为小流氓你老婆略高,他弓下腰用找老婆的,对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但他不忙插入,在上画圈蹭,这是为了增强老婆的期待。在老婆就要被的千钧一发之际,钢哥适时地路过,拯救了老婆。小流氓做贼心虚,夺路而逃,老婆浑身无力站立不稳,差点倒在了尿场上,钢哥过去扶住了老婆。过了好半天,老婆才回过神来。发现倒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而且还有半截露在外面,别提多尴尬了。赶紧提上裤子谢过恩公,再三再四地鞠躬,并留了钢哥的微信。总算是虚惊一场。
这一天晚上发生的事,老婆并未跟我提及,总觉得自己的被小流氓失去了贞,愧对我这个老公。
其实我总觉得老婆对小流氓的未遂有些遗憾,才有后面和钢哥的事情。
头一天晚上惊魂未定,第二天老婆决定请钢哥吃饭,钢哥如约而至,钢哥表现得特别绅士,丝毫没有半点油腻。风趣幽默的钢哥让老婆特别有好感,况且钢哥还是她的救屄英雄。
因为我不在老婆身边,老婆又需要点安全感,所以,和钢哥三天两头地约吃饭,约喝咖啡,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其实那时候,老婆就对钢哥产生了莫名地好感。我猜如果那段时间我在她身边,我们的时候,她脑子里可能都会想象钢哥。这娘们儿真他妈贱!
两个人的关系升温是有一天钢哥突然约老婆唱K,老婆想都没想,就去赴约了,让人没料到的是,一个小包房,就钢哥和老婆两个人!开始的时候老婆非常不自在,钢哥一展歌喉之后,老婆慢慢卸下了防备,一个男人有才华,就比如唱歌好听,也是吸引女人最重要的点,钢哥的歌喉让老婆啧啧称赞。卸下防备之后就开始喝酒,几杯酒下肚,老婆可能喝多了,突然就哭了,哭了好半天,老婆问钢哥,你说手指进入,算不算?
钢哥装糊涂,“手指进入哪里?”
“就那里···”老婆羞到不行。
钢哥继续装糊涂,问号脸“哪里?”
老婆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裆部,“这里。”
钢哥这是才做恍然大悟状,“哦,那天那小子用手指进去了?”
老婆低下了头。如果不是KTV包房里灯光昏暗,肯定能够看出老婆的脸像成熟的西红柿一样红。
钢哥思考了半天问老婆,“你说手算不算生殖器?”
老婆还真天真,马上回答,“不算啊!”
“哈哈,那不就完了,所以不算!”
说着,钢哥伸出一只手指摸了摸老婆的脸说,“别多想了,喝酒。”
两个人一打啤酒下肚,老婆已经微醺了,不住地夸赞钢哥唱歌好听。
跟钢哥提出,对唱一首K歌必点曲目——情歌王好不好?
这首曲目在同事聚会唱K的场合,经常有男女同事对唱,其实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如果包房里只有一对男女,那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老婆并未想到这一点。一首超长的歌,两个人对唱之时,钢哥偶尔用手指触碰一下老婆的脸蛋儿。弄得老婆十分害羞。
可以说,两个人配合得非常完美。
不知道又是尿急还是老婆太过害羞,唱完之后老婆就往卫生间跑,这种豪华KTV,每个包间都有独立卫生间。老婆还没进门,钢哥在后面喊,“一个人上厕所很危险的,要不要人保护?”
老婆知道是开玩笑,回头说,小柔怕流氓,需要钢哥保护!
钢哥一个箭步窜到老婆身后,和老婆一起进了卫生间的门。
今晚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但是在这样特殊的空间里,两个人的暧昧就升级到了顶点,窗户纸一捅就破。
老婆还用最后的矜持抵挡,连忙推钢哥出去,钢哥死活不出去,厚颜无耻地表示是进来保护老婆的,时间仿佛回到了他们刚见面的那天晚上!老婆竟然同意钢哥背过身去,她在那里方便!只是约定不等老婆说好了,钢哥不准转身!
哗哗哗,尿液冲击马桶壁的声音,在此刻竟然有了一些的调调。
声音停止之后,钢哥突然转身,抱起老婆一直咸猪手就向老婆的下身袭来。
就向蛇归洞一样,钢哥的手指讯速地找到了老婆还在滴尿的屄,很顺利地就抠了进去,钢哥的指甲修得很干净,手技也妙。一边抠一遍对老婆说,用手指不算,小柔你放轻松···,手指不算生殖器,但是她可以另一个女人!在钢哥手指的进攻之下,老婆了,带着那天晚上被未遂的遗憾和久未浇灌寂寞之下的期待,老婆了。和那一晚不同的是,老婆这次是和钢哥面对面站立,的冲击让她失去了最后的矜持,嘴唇主动找到了钢哥的嘴唇,温热柔软的舌头伴着津液进入了钢哥的口腔,去和钢哥的舌头邂逅、苟合,两条舌头纠缠着,钢哥的手指依旧保持者猛烈的攻势!老婆缩回了舌头歪过头用舌头找到钢哥的耳朵,用嘴唇嘬住了钢哥的耳垂,舌尖在耳垂的皮肤上轻柔地摩擦,呵气如兰,暖意从耳朵直达钢哥的大,钢哥裆下铁杵挺立,真可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美人。”
老婆在钢哥耳边用慵懒的声音问,“钢哥,用手指不算,那用什么算?”
钢哥心领神会,抽出在老婆屄中的手指,在嘴里吮了一下,把老婆的淫液都吞了下去,别小看这个动作,这也是俘获女人放心的重要手段!钢哥立马把裤子脱掉,将老婆抱起来推到靠墙背对着自己,一个长且粗的仿佛被老婆的屄吸进去了一样,如果说用手指那段是前戏,那么,这场前戏实在是足够充分,多的以至于钢哥接近20厘米的没有什么难度地整根没入,老婆第一次接受这么的侵入,那一瞬间几乎快背过气去了。钢哥在后面用力地抽送,偶尔还用手掌抽打这老婆的大白,因为KTV条件有限,又不能在包房里明目张胆地做,钢哥后入式足足操了老婆半个小时!一股股射进了老婆的身体里。白色的蕾丝还挂在老婆腿上,裆部一大块黏糊糊的白带和尿液的混合物,看来今晚失身钢哥之前,老婆已经欲火中烧了,一股股的分泌物从屄里流出来。老婆从巨大的快感中恢复过来,转身更钢哥来了一个长长的舌吻,舌吻之后又去找钢哥的耳朵,声音比之前那一问更骚,更柔,更魅惑:“这样不算,只能说你操了人家。因为是我愿意的。”
说这话的时候,钢哥的已经顺着大腿流了下来,老婆扯下擦拭干净,蹲下来用嘴巴替钢哥清理软下来的大。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什么都愿意为他做。还没清理完,钢哥的又硬了。老婆用手轻拍了一下,娇嗔地说道:“坏蛋。”
面对钢哥又硬了的,和彼时彼刻两人无尽的,两个人决定尽兴!
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内,洁白的大床,一个30出头的,一个54岁的老汉,他们都一丝不挂。的小外翻着,这肥厚挺括,显得有质感,里面粉色清晰可见,外面略有些发黑,从粉嫩的里缓缓涌出一些泛着微黄的白色粘稠液体,不是很浓,也不是很浓密,因为被液体浸湿尚未干涸,黏连在一起,打成了绺。
男的快下一条紫黑色的大松茸大刺刺地爬在裆下,浓密的也打了绺子。
“钢哥,我问你,你今年到底多大了?”
“刚刚开房的时候你没看我身份证吗?我以为你不好奇呢?”
“人多,我没好意思看,好像咱俩不熟似的。”
“我啊,今年54岁,比你大22岁。”
“啊,那快赶上我爸爸大了!”
“是啊,乖女儿。”
“去去去,你个老流氓,谁是你女儿?”
“我们这样,你不怕被你老公知道?”
“我不会让知道的,再说他经常幻想着我被别人操呢,知道了更好!”
就是从这些问答中,钢哥知道了我的绿帽情节,也为后面的事情埋下了伏笔。
“女儿,咱们去洗个澡?”
鸳鸯浴,在浴缸里,老婆的两个大奶在洗澡水的水波撞击下显得特别大,钢哥眼睛都看直了!情不自禁地说,“妈妈我要吃奶!”
“乖儿子,来,妈妈喂奶。”老婆贱起来,真的是挡不住的。
钢哥捧起了老婆的,左边嘬一下,右边嘬一下。两个人在浴室里又来了一炮。
如果水浒传里说的“潘驴邓小闲”是完美情夫的标准的话,钢哥至少符合驴小闲三项,另外两项钢哥虽然也不差,但是还没到那个程度,说到这个“小”字,钢哥绝对称得上是个中翘楚,他从不嫌弃老婆身上的任何一个点,帮老婆舔屄,甚至是舔菊花,钢哥都很积极,而且钢哥的也是相当了得。所以老婆每次都很尽兴。太过尽兴,当晚老婆的屄都被搞肿了,第二天不得不请假。
两个人也临时达成了“停战协议”。
老婆跟钢哥又说了我的很多事情,导致钢哥未曾见过我,就对我了解到了不离十了。
在我出差的三个月里,老婆和钢哥的频率已经达到了普通正常夫妻的程度,俨然就是两口了,老婆也被钢哥玩熟了,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老婆被开发成了一个极骚的。
这段故事,老婆整整讲了一个半小时,我猜,即便这样,中间还有很多细节我没有掌握,还等待时间来揭开谜底。
老婆问我,“你同意钢哥的提议了?”
“同意了。”
老婆满脸欢喜,“老公你真好!”说着,上来亲了我一口,用她刚刚喊过别人的嘴,幸好此时我已经不介意了。甚至一想到这一点,竟感到有些刺激。
书房的门打开,钢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他跟我说的,在卧室守一会儿我们这边没什么事儿,他就先走了,明天是周六,他说过来给你一个惊喜。”老婆告诉我。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才想到我一路舟车劳顿,赶紧去洗了个澡,趁我洗澡的功夫,老婆把床品都换了。
我躺下迟迟睡不着,过了好一会儿,老婆也洗完澡来了,她脱得一丝不怪,一上来就搂着我亲我,从上身一直亲到,老婆的确实大有进步,害得我差点就射在她嘴里了。我连忙制止了她,老婆问我,喜欢吗?我说喜欢,太爽了。
这时我好奇地问,“我的大,还是他的大?”
老婆想了一下,可能怕伤我自尊,说,“比这个有什么意义?”于是指了指屄说,它才是这里的原住民,别人的都是短暂的租客。”
没想到老婆的比喻如此恰当,我大为感动。
提枪准备操的时候,老婆突然问我,你以前不是想看我吗?我表演给你看啊!
我说好啊!
老婆开始了她的表演,她两手托着自己的,舌尖竟然能够到自己的乳头,舌尖舔着乳头,双眼迷离,诱人。
老婆边舔边揉搓着自己的一对儿大奶,揉捏了一会儿,一只手慢慢游向了,玉指撩拨着,继续向前进发,开始撩拨,就像抚琴一样,时而轻拢慢捻,时而迅捷如急雨,被淫液涂抹,折射着灯光,光滑透亮,晶莹剔透,让人不禁想去摸一把。老婆一边,一边还把手拿上来用舌头舔上面的淫液,然后又继续拿下来爱抚自己厚厚的,中指时不时地往里抠这,抠出来的淫液就放在嘴里舔食,画面。突然我想到了那天晚上未遂的小流氓,我问老婆,那天被小流氓抠,你什么感觉?老婆抠自己抠的太投入,并未回答我,突然老婆加快了速度,淫液飞溅出来,我赶紧用嘴堵住了老婆的,也吃了不少,这里从前是只有我一个人进去过,而现在,小流氓的手,和钢哥的都先后进去过,以后还会有别人进来吗?我想应该有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老婆的屄比以前松了一点点,也有可能是钢哥的撑大了,但是操老婆还是很舒服的,老婆边被,边分享被小流氓侵犯时的内心世界,她说小流氓抠的很粗暴,后来甚至期待他的插进来,就差一步还是有些遗憾的。我问他,如果再见到小流氓,你能认出他来吗?老婆说印象不深,但是仔细辨认应该能认出来,我说,要不哪天故地重游,满足一回小流氓?老婆很惊讶我的转变,可能是被钢哥彻底打开了心扉吧!
迷迷糊糊地已经到睡到了上午11点多了,老婆正在收拾房间,准备午饭。
我问老婆钢哥几点过来,老婆说约好是12:30。
老婆今天化了淡淡的妆,一件米色的连衣裙,我在后面偷袭了一下,咸猪手直接盖在上,发现老婆没穿,再往上看,也没带,这还是不是最刺激的,最刺激的是这件米色的连衣裙材质是半透明的,从正面看,音乐看得到乌黑的和乳头。
“对了,你哪天光着去取外卖?是有什么用意吗?”
“老婆不好意思地承认,是钢哥让她去勾引外卖小哥的。”
不是自己的老婆真不知道心疼,老婆这身装束应该也是钢哥吩咐的。
钢哥12:20分就到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是老婆一上午的劳动成果。
我们简单地喝了点酒,吃饭的时候老婆已经和钢哥眉来眼去了,但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吃完饭,我们又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AV,题材都是钢哥特地选好的NTR的,也算是为我做一下心理疏导。老婆几乎全程都在钢哥怀里,两个人也不避讳我,偶尔还舌吻一下。仿佛他们才是真夫妻,我则是个客人。
钢哥和老婆咬了一会儿耳朵,老婆起身去了卧室,过了一会儿拿出了几件自己穿过原味内衣,交给了我,并嘱咐我,一会儿用得上。
老婆关掉了电视,客厅只开了射灯,大灯没有开,在我和钢哥面前把身上那件仅有的连衣裙脱掉了,就在我们面前的开始了,一边一边,时不时地用手指抠自己的逼,而后再把抠出来的手指送到钢哥嘴里,让钢哥吮吸,钢哥吸完手指,老婆又捧着自己的给钢哥吃,钢哥吃的津津有味,吃完之后,钢哥吩咐老婆,“这个给阿彪老弟尝尝。”
老婆撒娇地说,“不嘛不嘛,今天我是钢爸爸的人,今天我是爸爸一个人的。”
听得我一股热血直冲!娶此淫妇,夫复何求?
之间这时候,老婆走到钢哥面前,一只脚抬起搁在了沙发上的钢哥肩膀上,肥逼直接就对着钢哥的脸了,钢哥扭头看了看我说,老弟,现在我要吃你老婆的逼了,你兴奋吗?
“兴奋,我太兴奋了。”
于是钢哥就开始仔细地投入地舔着老婆的屄,老婆一边一边说,“爸爸好棒,爸爸舔到人家心里去了!”
很多男人都希望自己的伴侣在床上的时候称呼自己为爸爸,仿佛这样占有的快感会升级,但是碍于羞耻心,大多数女性是叫不出口的。
今天老婆这样称呼钢哥为爸爸,可见钢哥调教得成功!
我情不自禁地想伸手去摸老婆的,被老婆一把打开了手,冲着我喊道,“今天我是爸爸一个人,你只许看不许碰,一会儿让你看都看不到!”
我也只能在一旁慢慢欣赏他们的表演了。
被钢哥舔得,老婆的屄湿得一塌糊涂。
老婆下来跪在钢哥脚下,乞求道:“女儿小柔求爸爸操我!”
钢哥并未搭话,而是看了看我,对我说,为了今天操这个小骚货,我昨天没洗澡,今天上午又在健身房呆了一上午,就是为了给她一条原味的,这样吃着才过瘾。
我不禁感慨,真会玩。
说着,钢哥已经脱掉了裤子,老婆接过短裤,陶醉地闻着。然后将一条腥臊的吃进了嘴里,忘情忘我地吃着。
“其实这个时间还不够,最好是七天不洗澡。我听说你喜欢小柔被民工操,我一周不洗澡,就是为了营造工地的气息,这都是为了满足你的啊!”
我应声“诶,钢哥用心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瞄到了在老婆嘴里仅仅出的,确实像一条巨大的松茸,约20厘米长,粗度了得,跟AV里的黑人演员比也未必逊色。
老婆这根松茸吃了好一会儿,钢哥示意她停下来。
钢哥问,“小柔,现在改干嘛了?”
“小柔求爸爸操我!”
“来,乖女儿,到爸爸怀里来!”
老婆坐到了钢哥的腿上,依偎在钢哥的怀里。
我以为他们要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干呢。没行到,钢哥一个公主抱,抱起了老婆走向了卧室。
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钢哥停下转过身来,老婆说,“老公,今晚我是属于爸爸一个人的,我要被他操到,被他操到怀孕,你就拿着我的自己撸吧!”说完,老婆给我一个飞吻。
哐当,卧室的门关了,咔咔,应该是在里面反锁了。
我赶紧跑到门口,耳朵贴着门听里面的动静。
只听见里面啪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老婆的声很大,
“啊,爸爸,草死小骚货了,草死小了!啊,爸爸,受不了了。”
“啊,爸爸,啊,老公,要死了要死了。”
我一边听着声音,一边闻着老婆的原味,撸了一管,我承认自己撸,从来没有这次这样爽过。
自己的老婆在里面被人操得七荤八素,本夫我却只能在门外撸管,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复杂,也说出不出来的刺激。
他们在里面足足搞了1个小时,我撸了三管,感觉腰都直不起来了。
门开了,老婆软塌塌地躺在床上,钢哥的正从屄里往出流淌。
钢哥在床边半躺半卧着。看到这场面,又本能地翘了翘,但是它今天太累了。
钢哥说,今晚他就睡这了,当然是他和老婆睡一个房间,而我只能睡客卧。
他们两个人足足折腾到半夜。
事后钢哥跟我说,第一次不让我现场观摩,主要是刺激、激发我的,越看不到就越想看,越想看就越强烈。
老婆也被钢哥玩得越来越骚,我怀疑钢哥让她去,她都会毫不犹豫。
事实证明后面的很多事情都比还要刺激。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