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

我和妻子的结合还是比较有趣,原本我们就是老同学。那是在我刚入职没多
久的一次特别行动中,现在回想起来仍是感到真的是非常幸运,刚入职就被派入
了特别行动小组执行任务。

其实,那一次任务很是简单,没有任何危险,当然我这种刚入职的小也
是在行动的外围工作,做一下类似于打扫收尾的工作。

当时正是任务结束,被抓获的对象受损,不知是自残还是被人所伤,很
是吓人。我负责配合其他同事把人送往市医院进行医治。也就是在市医院认识了
妻子,由于事出突然,院长并没有在本市,她临时担任主治医生。我一直等到手
术结束,当时有些疲惫的她扶着额头从手术室出来,由于一直加班的缘故,她竟
然有些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医生,你没事吧?」我赶忙扶着她来到座位上。

她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摇了摇头,摘下口罩后,我终于看到她的容
貌,干净精致,虽然说不上特别的漂亮,但是那一双严肃的大眼睛却对我有着出
乎意料的致命吸引力,好似一个深不见底的神秘漩涡,令我不禁要一探究竟,只
不过这个女子看起来好生眼熟。

「谢谢你。」她对我轻声道谢。

「你……你是……」我盯着她,有些疑惑道。

「赵军……」她微微歪着头也愣愣地看了我好一会儿,最后吐出了我的名字。

「你是俞清霜?」我记忆深处浮现出一个都快被遗忘的女生。

「是我,你也来XX市了啊?」她微笑道。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记忆中的她还是一个中学小女生,个子并不高,面容
青涩,编着两根麻花辫子,衣着也有些土里土气的。而此时的她面容娟秀精致,
高挑的身材只比我稍矮一些,原本的两根麻花辫子也变成了一袭浓墨般的长发,
映衬着身上的白大褂,干练优雅的气息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虽然身处医院的消
毒水味道重,但站在她的面前,我能隐隐闻到来自她身上的淡淡幽香。

「怎么了?」她见我有些的神情,问道。

「哦,就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巧,你竟然在市医院工作。」我意识到自己的失
态,赶忙回过神回应道。

「我是在这儿上的大学,听说有几个咱们青江市的老同学也来到了这里。」

……

在这之后,我和清霜也算再次重逢,相隔这么长时间,真没有想到她会出落
得这般美丽大方,如果不是那双一成不变的严肃大眼睛,我还真不敢认她,都说
女大十八变,古人诚不欺我。渐渐地,在本市接触的时间一长,也就有了感情,
最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我们两人的工作都比较忙,医院和警局,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
任务,也永远想不到电话会在几点响起。没有人顾家,这房子也就显得冷冷清清
的,妻子比较能干,在学生时代,她的学习成绩就是名列前茅,在工作中更是刻
苦钻研医学知识,短短的时间就升到了主治医生,在本市也是小有名气,都喊她
俞主任。

妻子的工作事业蒸蒸日上,我在任职历程中也多少积攒了一些功劳,但
对于家庭来说,总要有人做出一定的牺牲,毕竟以后有了孩子谁来照顾,总不能
两个人都忙个不停。

原本妻子打算自行降职,但她行医水平精湛,医院内部就不允许她就这么放
弃大好前程,而且小有名气的她坚决遵守行医原则,类似私下收红包等行径绝对
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所以需要做手术的一般也都喜欢找她开刀医治。

这样一来,我只能放弃生涯,转职到局内网警办公室。起初妻子是无论
如何也不答应,她更不希望我做出牺牲放弃好不容易在界获得的功劳,我也
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勉强说服她。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顺手摸过枕边的手机,进入我们网警内部的工作群,查
看起其中的聊天记录,我翻了几页,终于看到正在聊天的内容。

「终于加完班了,成功捣毁一个传播儿童淫秽的网站,已经查获其IP,
接下来就是那边的事了。」

「累死哥了,还别说,看了一晚上的,我都快萎了。」

「鄙视你,连小孩都不放过!」

「滚,老子办的是正事。」

「对了,刚刚让查的网站你们看了没有。」

「我看了一点点,里面居然还有本市医院的人。」

「我去,谁啊?」

「好像是一个吧,没仔细看……」


市医院的?这几个字眼映入我的眼帘,我不由来了几分兴致,身为一名
网警,对于观看很多事物早已产生免疫,几乎天天都要接触这些东西,看到
就头疼甚至心生厌恶。

「会是我认识的吗?」我暗暗嘀咕着,顺手发了一条信息,问了问那个
网址。

以前和妻子恋爱的时候,经常借着办案的由头悄悄溜到市医院,就为了和她
见一次面,不过她工作太忙碌,我在市医院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旁观和走廊的公共
椅上度过的,所以与医院内的碰面比见到妻子的时间要多得多,所以有一些
我也是熟悉的。

网址很快发了过来,不过连带着一些同事的调侃也随之而来,这些家伙都知
道我妻子是市医院的主治医生。

「赵哥,别跟我们说你真认识啊。」

「是啊赵哥,万一是熟人,这就不太好看了。」

「XXX ,你傻啊,就算是熟人,难道你还要找到对方说『哎,美女,我看过
你的片』?」

「哈哈哈,你这货太逗比了!」

我按照这些牲口们说的下级链接找到了那个视频,标题是「XX市医院骚货小
」。

很普通的标题,几乎每个网站里国产板块都有许多类似这样的标题,
什么教师、空姐等等,更有相当一部分完全是借一个噱头自导自演的,给自己的
女友、妻子,甚至找个妓女玩cosplay 的也是大有人在。想到这儿,我刚提
起来的兴致不由低了下来。

不过守着有些冷清的卧房也睡不着,我伸手点了那个视频,缓冲速度很慢,
就像挤牙膏一样,百分之二三的转圈圈,一个时长仅仅三分钟的小片缓冲居然要
如此之久。

可能是长时间撑着的胳膊有些发酸的缘故,疲劳感渐渐袭来,手机也滑落在
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感到了一丝冷意。

「唔。」我揉了揉双眼,原来在睡梦中又蹬了被子,而自己则缩成了一团。
妻子在身边的时候,我每次蹬被子她都能察觉到,然后非常小心地帮我盖上。

我摸了摸床上,把手机取来,已是凌晨一点多了,也不知道妻子什么时候能
回来,手术是否顺利。不过让我有些欣慰的是,网页内的三分钟视频已经缓冲完
毕。

我点了一下视频中央的播放键,「啊啊啊」,一个女人的声,不,确切
来说,应该是一个女孩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这声音颇有一定的力。

画面中,这女孩跪在床上,长长的白大褂半披在她那纤弱的身上,正被一个
略显肥胖的男人用后入式着,看周围的场景应该是在一家宾馆的房间。

女孩纤细的娇躯粉嫩诱人,后面的男人时不时地抬起一只手拍在女孩挺翘的
雪臀上,每拍一下,女孩都是发出更大的「啊」的一声喊叫。这男人的面部虽然
打着马赛克,但不难想象他在女孩时脸上露出的得意神情,据说男人在
时拍女人的内心更有征服感。

紧接着男人又把手伸到女孩的位置,撩开了披在她身上的白大褂,顿时
露出了女孩已初具规模的,经验告诉我,这女孩应该挺年轻的,大概也就是
大学刚毕业,24岁左右。不过女孩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面容,再加
上是侧面的固定拍摄角度,我也认不出这女孩究竟是不是是医院的小。

「嗯哼,骚货,爽不爽?」视频中的男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声音不大,但从
声音来判断,这男人的年龄应该不小了,至少在四十岁左右,明显的老牛吃嫩草
啊!

「啊啊,好爽!」女孩着回应道,竟然与我和妻子调情的话如出一
辙!

但是妻子的反应应该是被动的,究竟爽不爽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了,虽然在
一起那么多年,但每次我是否真的满足妻子,我也不清楚,说实话,她给我
的感觉有些模糊朦胧。

「叫爸爸!」视频中的男人命令道,可被的女孩这次没有回应,不知是
不是害羞不情愿的缘故,就算是调情,毕竟也多少带有些侮辱性质。

「骚货,快叫爸爸啊!」男人对女孩默不作声的反应有些恼怒,一把扯住女
孩的头发向后拉了一把,力度有些大,直接把女孩的头颅拉到自己的面前。

这时,我终于看清了女孩的面容,不过这已经是视频的终点了,我赶紧按了
一下暂停键,由于这小片是手机拍摄的缘故,并不十分清晰,但已经足够我认出
这女孩的的确确是市医院的!竟然是真的!并不是cosplay 之类的扮演游戏!

这小我并不是太熟,前些天去医院的时候还见过她,并与她攀谈过两句。
小长相甜美可爱,尚在实习期内,和妻子所在一个工作楼层。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按理说我不该产生这种心里,毕竟我和
这小还算不上什么朋友,仅仅是见过面而已。还是说她和妻子是在一家医院
工作,多少也是同事的原因?可她这么年轻,长相也属于漂亮类型的,为什么会
跟一个老男人呢?

二奶,小三?还是这老男人真是她的另一半?她就喜欢大叔类型的男人?有
一瞬间,我突发奇想,这老男人会不会也是市医院的某个医生呢?

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困意再次袭来,睡梦中,我又看到了刚才视频中的场景。

「骚货,快叫爸爸啊!」脸上仍然打着马赛克的男人淫笑道,在他身前,是
那个披散着头发的小,正翘着雪臀被男人一下下狠狠地玩弄着。

她微微抬起头颅,模糊中,我看着她红润的嘴唇张得大大的,似乎被干的很
舒服。

「骚货,我让你叫爸爸,叫爸爸!你哑巴了吗?」男人伸出一双魔爪狠狠地
抓住小的两瓣,我似乎能看见那双魔爪,在那两片雪白上留下的深红色
手印。

而在两瓣中间,一条泛着淫亮乌黑的长鞭在纵横驰骋,看不清到底有多
长,但是很粗,这种充实感似乎让前面的小感到十分的满足。每一次的出入
几乎都能翻动蜜穴里的两片饱满嫩肉,原本的粉色正变得鲜红诱人,犹如盛开的
娇艳花朵。

只是,这美味的鲍鱼为何看上去这般熟悉?

「哈哈哈,老子的功夫如何?是不是很厉害?」男人疯狂的大喊道,的
动作越来越快,简直要把可怜的小的全身贯穿。而我就一动不动地站在床边,
看着这出戏。

她还是不吭一声,默默地承受着后面的每一下重击,一双藕臂紧紧撑在床上,
我看得出她在发抖,似乎就快要支撑不住。身后的男人根本不懂怜香惜玉,他只
是在机械地发泄兽欲。

「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个空间,听上去很是刺耳。男人的手重重的拍在
了女孩的臀肉上,然后猛地将女孩的整个身体揽入怀中,两幅差别甚大的躯体就
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由于男人的双膝跪插在中间,女孩的一双玉腿只能极力
的向两边分开,以便于男人的巨根更能深入自己的蜜穴。

如果说刚才男人是一下下往前进攻,而现在则是一次次的向上顶起。他一手
按住女孩的腹部,另一只是则肆意玩弄女孩胸前的两个圆球,并时不时地拨弄着
球上的粉红荔枝。

让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的是,这小胸前的两个饱满为什么变得比之前大
了几分?

「骚货,我干的你爽吗?」

「啊……嗯,爽,很爽?」

「有多爽?是不是能干的你叫爸爸了?」

「不……不啊!」

「不什么?」男人发狠道,的速度快的令我眼花缭乱,我知道这两人马
上就要到最后的时刻。

「我……」女孩甩着头发,紧紧地后靠在男人肥胖的躯干上,显然她快被干
的不行了。

「你什么?」男人抓住女孩的一个饱满恶狠狠地问道,原本的雪白半球几乎
要被捏爆。

「我……」女孩猛地大喊一声,「老公啊!」

她喊得不是爸爸,而是……老公?!

这声音……我有些愣愣的看着女孩,始终掩盖着其面容的长发随着的落
幕,如幕布般像两边分开,她的脸正对着我!

我顿时瞪大了双眼!这清晰的容貌,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眸子,长长的睫毛上
隐隐挂着泪珠,脸颊也划过一道刺痛我心脏的泪痕。

「老……老公……」她就这么看着我,有些发白的嘴唇微微翕动。

还不及我做出任何的反应,强行搂着她的男人却有了动作。

「哦哦啊!」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对女人最后的冲击是收缩式的,
当着我的面,他射入了女人的蜜,我甚至都能看到有白色的液体,自两人交
合的部位缓缓流下,滴落在下方的雪白床单上。

「啊啊啊!」终于,女人的口中也爆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喊叫,有说不出的痛
苦,有过后的舒畅,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

「啊!清霜……清霜!」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隐约听到妻子在推我。

「啊!」我猛地睁开了双眼,是梦,一场可怕的噩梦!

「老公……你怎么了?」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撇过头去,是妻子的脸庞。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