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6P经历

我和我老婆雪盈是在入大学才认识的。第一眼见到,已为她的美貌,身材及气质迷倒。她极似名模AmXXda S,肤色有如白雪一般,大大的眼睛极有灵气,高高的身形加上一双丰满的胸脯,而性格却极为冷漠和高傲,令所有男人都想佔据她。而就在大学第一年,凭着其美貌以及全班第一的成绩,她已夺了校花之称号。
追求的过程,当然十分艰辛。就在两个月前,我们终于结婚了。
这天,在下班后遇到家乐 – 相识才数星期的朋友。他可是出名的有钱仔,其貌不扬,身边女伴却如车轮转。
「信不信由你,上星期第一次和久美子,她竟…竟是呀! 好久未试过啦,还要是名符其实的日本妹,兴奋到我,哈哈! 这个星期,每天我都忍不住要上她…实在忙到好似日日做AV男优…哈哈哈!」家乐兴高采烈地对我述说他的新老婆。据说,他新老婆久美子是日本来香港修读汉语的留学生,是一个日藉的大美人,说真的,我也真有点妒忌他。「线岁生日,你来不来我搞的生日party 呀?」家乐突然说。「我都想见一见识她是不是真如你所说般童颜巨乳呢! Sex party 我会比较有兴趣,生日party就… 都杀你啦!哈哈!」我开玩笑说。那刻说的Sex Party一句本来只是说说笑,想不到后来却演变成事实。
Party当日,大约傍晚六时多,我和雪盈搭的士来到家乐半山的家。雪盈今天一身黑色连身长裙斯文打扮,长长的秀髮刚做了负离子,更显得她面容秀丽。加上连身裙的v 领低胸, 35C 的身材在深深的乳沟下表露无遗。雪盈是一名副其实的高妹,那条及膝裙不能盖过那双又白又修长的。令我于的士上也想好好一次。
「其实今天去Party玩,都不用穿得这样斯文呀…」我说。雪盈冷冷的一手扯着自己那已很低的领口露出半边红色的乳罩说: 「那我它好不好?」
满面鬍鬚的司机这时眼定定望着她,更盯着她露出一半的酥胸。那司机外表极度猥琐,不过一来我亦为到我老婆的吸引力有点骄傲,二来每次出街亦已惯了无数男人的』视奸』,所以今次亦由得他看个饱。
「哈哈,得啦得啦。你穿什么我不要理吗…」我明白老婆倔强的性格,不再争辩下去。终于到达目的地。「今晚你地几点走? 呢度好难叫车…」司机说。因为雪盈家教很紧,必须于12pm 前回家,不过眼见这司机好像垂涎我老婆美色,我怕他不怀好意,但就在此时雪盈已很快地说: 「11:30pm 来接我们吧! 」家乐十分富有,住在一间半山独立屋,有独立花园那种。在大闸面前,我按了一下门钤。「欢迎光临!」随着一把甜美而带着日文语调的声音,一个少女开门了。我呆了。
这美女… 我的偶像户田惠x香? 当然不是,但真的很像。可爱的她个子不高,却更加可爱。白色背心下却是白裡透红的肌肤, 以及比我老婆更大的胸脯。 幼小的腰肢及浑完坚挺的下面是一条白色迷你裙, 以及雪白滑熘的双脚。 简直是完美的比例。
若说我老婆给人一种高贵美丽的感觉, 久美子便给人一种非干不可的感觉。
老婆狠狠的盯了我一下,我急忙望向久美子后面的人。主人家乐亦出来应门了。
「久美子, 他便是天行。 喂! 阿嫂今天很索呀! 」家乐与其他人一起大笑。
一看, 除了家乐与久美子, 就只有迪文,志豪及志辉。志豪志辉是两兄弟, 而迪文和他两兄弟合称 「滚友三兄弟」。听说他们每星期都会过大海玩,更曾试过4P。不知是不是相由心生,他们三兄弟都很样衰,迪文带着粗框眼镜,面上长满暗疮; 志豪志辉身形比较矮小,两人都是肥肥的顶着个大肚腩,只单看外表已觉得「滚友三兄弟」是真的人如其名极度猥琐。我和我老婆只是与家乐较为熟,其馀人都只是略有所闻。
「时间仓卒, 约到的只有这么多人了! 」家乐说。 原来所谓Party,就只有这全屋的我们五男二女。
「不是呀,好热闹呀! 」想不到久美子虽然是日本人,却操得一口流行的广东话。
倾了一会,大家熟络了一点后,家乐说「玩啤牌好吗? 」。 我们便开始坐在地上玩啤牌, 及其他无甚特别的游戏。 久美子一直都好兴奋,好一个活泼的女孩,带起全场的气氛。而我老婆雪盈就刚相反,十分拘谨,笑亦笑得很斯文。
亦在玩了差不多一小时后,雪盈才开始玩得投入,开始捧腹大笑。 而在玩的过程中, 我发觉大家的眼睛常常偷看久美子及雪盈。我和迪文面对久美子,一直忙于看着久美子每笑一次便弹跳数次的胸脯,而坐在我和雪盈对面的家乐,志豪及志辉则忙于偷看我老婆雪盈常常因俯身而的情景,可能因她的黑色长裙较松身,所以很易看见内裡红色的乳罩。
穿着白色贴身背身及白短裙,活泼可爱的久美子; 以及身穿一袭黑色连身长裙,斯文高贵的雪盈,两人虽各走极端,但各具吸引力,此时就同时成为众人的焦点。
「Happy Birthday to you… 」家乐捧了一个蛋糕出来,久美子立即走上去拥吻他: 「多谢家乐!!! 我爱你!!!」切完及食完生日蛋糕,家乐便说: 「不如…噼酒好不好!!!」 除了我老婆雪盈外,众人立即大叫: 「好呀!!!」 雪盈对我说: 「你们玩吧,我酒量不好,还是不饮了。」久美子操着流利但带日本典型口音的说: 「今日我生日,雪盈姐姐俾面好喎!」雪盈笑说: 「好啦好啦! 就破例只饮一点儿啦!」
每人先派了第一坏酒,「今天祝久美子生日快乐!!!」众人一饮而尽。之后,我们再坐在地上及开始「噼酒」。要知道,「噼酒」这游戏,可不是说饮一点儿就可饮一点儿的。 只是十五分钟左右, 久美子与雪盈已饮了不少, 两位美人的面上红了一片,更是美得动人。 久美子傻笑着靠在家乐身旁,似乎已玩不下去了,而她的另一边现在坐着的是迪文。我亦饮得半醉了,便问我老婆: 「你还好吗?」雪盈面红红的笑着说: 「我要饮!!! 家乐,我要饮! 但我好热呀…好口渴呀…我要饮!」平时,这种表现及语调绝不会出现在高傲的雪盈身上,今天大概饮多了。雪盈突然痴痴的看着我,并一手摸向我的,上下热情的摸着,「雪盈…呢度好多人…」我还未说完,雪盈便吻向我的咀,热情得非比寻常…
我感到有些不妥,推开雪盈,雪盈竟已像合上眼醉倒了。 再望向其他人,发觉家乐,「滚友三兄弟」迪文,志豪及志辉都笑淫淫的注视着我和我老婆,我愈来愈晕,开始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了…酒中相信是下药了吧…想着想着我便倒在地上。
其实我还有意识,只是扮晕,因为一来我亦想知他们想做什么,二来若他们是联手对付我,我一人之力亦不能与他们硬碰硬了,只好见机行事。
「你们没有事吗…」家乐边说着边推开了同样像醉倒了的久美子,久美子便跌向迪文膊上。 家乐看了一回,见我和老婆没有动静,便和「滚友三兄弟」的志豪志辉打个眼色,一起静静但淫邪地「滚友三兄弟」的志豪志辉走到我面前,推一推我,我假装没反应,而半开着眼的看到,家乐的手慢慢的放在雪盈左边大腿上!
我的心震了一震,他莫非想…
家乐见我和雪盈都没有反应,便淫笑着沿大腿一路摸上去。 触到雪盈大腿内侧之际,雪盈 「嗯…」的轻轻了一下。声! 是平时十分高傲的雪盈发出的声! 就是这下难得的声, 吸引了两对淫秽的眼睛,一起望向发出叫声的雪盈。
雪盈似醒未醒,家乐便停了一停。反而「滚友三兄弟」的志豪志辉竟已急不及待的伸手摸向雪盈!!!
尤幸大家都似不欲惊醒雪盈, 是以志豪志辉扑过去后亦只轻轻在她身上抚摸作试探。 志豪及志辉四隻手分别隔着黑色裙抚摸着雪盈的乳房,而主人家家乐则上下抚摸着她大腿。过了一会雪盈及我都似没有反应,家乐便开始放肆地沿着大腿吻上去,更将黑色连身裙向上褪到腰间,露出那条价值不霏的红色名牌。我老婆在这方面可是十分肯花钱的,常说是留给爱人欣赏,今日却想不到暴露于三隻禽兽面前。
吻到她红色时, 家乐竟开始伸出舌头进攻,将红色中间部份舔湿了一片。
「呀…呀…」雪盈一连串的声,似乎醒过来了,但明显地众人一触即发的兽性已被刺激起,再来的声只会令大家加把劲及失控了。
而我,没有出手阻止,除了因知道出手亦没用之外,我竟不知为何会有些兴奋感觉。就如再看一套真人版的AV,而女主角更是我美貌如花的校花老婆,竟令我莫名其妙的毫不愤怒,反而想追看下去!
「志辉,记得上个月和你一起玩的那名北姑吗? 嘻嘻…记不记得我们是怎样玩她的?」志豪笑淫淫推雪盈坐起,并从她背后把黑色长裙的拉链拉下。 一双动人而雪白的乳房, 如今只剩下红色的乳罩包住了。可恶的志豪,竟把我老婆当成北姑玩弄。
而坐在我老婆面前的志豪弟弟志辉甚有默契地解除了那红色的乳罩,一双坚挺肥满的乳房弹了出来。 「哗.…简直美得…你们过来看看…」志辉惊歎地说。众人一拥至我老婆面前,看得呆了张开着口…
由于我老婆平时就算和我亦十分怕羞,总是要熄了灯才肯让我干,而一向惯于黑暗中的我,此时才发现,老婆的一双乳房浑圆坚挺之馀,在雪白的肌肤上,她的乳头原来是如此娇嫩的粉红色!
雪盈就这样一袭斯文的黑色连身裙已褪下到腰间,上身赤裸裸地坐在地上,下身亦只剩下一条红色守护住最后防线,这个画面是可等美丽! 完美的绝色身躯,此刻就暴露在三隻禽兽面前…
「这对简直是…天下第一乳…让我摸一摸看看…哗! 很滑很有弹性呀..」除着家乐最初抚摸着她一双肉球,众人亦一拥而上,六隻手一起去搓弄着她的肉球及乳尖。
「停停停! 我们不要这样溷乱! 这双美乳可一会儿慢慢享用,我们协议过,先要让我们这高贵的校花,感受前所未有的先呀… 来来,我先攻下面,上面交给你们了…」家乐说。志豪便回到我老婆身后,说: 「是呀… 差点忙了,刚才说过要像玩弄那北姑般玩弄她先呀…」
此时,雪盈的,正不断受到家乐的隔着以舌头进攻。后面的志豪开始用双手大力搓揉着她的乳房,还吸啜着她的耳珠,志辉则近距离张大双眼死盯着雪盈的给志豪搓弄着的双峰,一边说着: 「真的很白呀…乳头更是鲜嫩的粉红的…校花的乳头我梦寐以求多时了…」此时志豪双手楂起雪盈那对白滑的乳房,像对志辉说: 「快点品嚐呀!」不愧是两兄弟,志辉立即意会到并伸出舌头由下至上大力的舔了雪盈乳头一下,一下,再一下… 接着便一口含着她的乳头,「雪雪…雪雪…」声的疯狂舔吃。
在雪盈上半身受到两个男人玩弄之时,家乐此时亦已大担地脱下她的,我老婆连最后防线也守不住了,完全赤裸于人前了!「还很鲜嫩呀! 先让我用手指玩弄一下…」便开始用两隻手指搓揉着她敏感的阴核。
「呀… 不要… 呀…不要…」 昏昏沉沉的雪盈渐渐发出越来越大梦呓般的声。 但还是合着眼,美丽的面庞呈现着粉红,似是半醉但却没有反抗 – 是根本无力反抗? 还是受到药力影响,令她看来竟像正在享受着同时三个陌生男人的夹击?
「不愧是「滚友三兄弟」,你们的药真的很有效!看她完全没有反抗,还像很享受呀!真无法想像平时冷冷的校花,此刻会如此呀…哈哈哈…」家乐一边将中指插入并挖弄着她一边说。
「家乐兄… 你让我们一起享受这美人儿,我们怎也要有些贡献呀… 记着你应承先干完后会轮到我们啦…哈哈哈..」从我老婆后面正玩弄着她乳房的志豪说。
可恶的家乐,原来一切只是我老婆的诡计! 而更可恶的是,我的竟已胀到不得了! 突然斜眼看到本睡在一角的久美子亦已处于同样状态,坐在她身后的迪文正在用左手强行将她的头移侧,将舌头伸进她的嘴巴内搅动。右手更伸入白色背心内大力的搓揉她那对该有35D伟大的酥胸。
「哈哈,我这边一人独自享用久美子,家乐兄你说过不介意的是吗?」迪文用手抹一抹嘴巴说。只见家乐专注玩弄着雪盈,只笑一下作回应。
久美子原本还有点挣扎,但不到一分钟便被的气氛及药力影响,变成着而任由迪文右手一下一下人捏着她右乳,迪文已放下来的左手就一圈一圈搓着她左乳。见时机成熟,他便将舌头离开她的嘴巴转而攻向耳珠。 而右手更向下滑直达迷你裙下的白色小, 那裡原来已经湿了一。
「真的很像弥海沙呀…(户田惠x香在一套电影中的角色)是时候解除你的束缚了…」迪文在她身边轻声说。「不要… 呀…」像是反抗的久美子却又放鬆及举高手让迪文很快地脱掉她的小背心及纯白色的乳罩,那双雪白的少女乳房便随着我的惊歎弹出来了。不只大,更十分坚挺,粉红色的乳头更已变硬及突出,与她那雪白得可见到一条条静脉的肌肤相映,今我只顾呆呆的看着,咀角的口水差点掉了下来。我真的很想,加入迪文去一起玩弄这对雪白的巨乳,再狠狠干一干这一星期前还是的日本留学生。
「…嗯…呀……嗯…呀…」就在此时,我听到我老婆雪盈原本还不算大的声突然变得更大声。 我目光又被我老婆雪盈那边的景象吸引了过去。
只见到我老婆与我那三个「好朋友」已了衣服。 我老婆已被人抬上坐在餐桌上 『开餐』,完美白晢的身体完全展现于人前。家乐跪在桌边,将她的双腿分开并用舌头在她的上不停挑逗,「舒服吗? 雪…雪…看你连都流出来了…呵呵…雪…」而双手却伸向上并贪婪地用力搓揉着她的双乳,我想他该便是那令我老婆叫出消魂蚀骨的声之人。而可恶的志豪志辉而兄弟,竟索性站在餐桌,一左一右站在我老婆两旁,而志豪则与志辉说:「我先来好吗?」说着便将已勃起的塞向我的老婆的小嘴!要知平时我老婆颇为矜持及高傲,夺去了她的贞操才一个月的我也只干过她数次,她亦未试过为男人,我几次要求过却都未有如此褔份,他们两兄弟竟想饮我头啖汤!而志辉此时则用双手捉住我老婆的头,迎向志豪的。我老婆却紧闭双唇,「…嗯…唔……唔…」着,虽然药力已令她意识模煳及慾望高涨,但毕竟她还是保留着倔强的个性。
「就让我再帮一帮你们吧…」家乐说完便将头埋在她两腿之间,将舌头伸进她的内,不断进进出出! 雪盈终忍不住「呀…呀…不要…呀…」叫了出来,志豪亦趁此时将已勃起七寸的塞进她的嘴巴! 「呀…唔唔…」雪盈的声变得更令人兴奋,而志豪亦在志辉协助下不断着我老婆的嘴巴…
「哥哥,我都要洗一洗我的呀!」志辉开始忍不住。「暖暖的真的好舒服…虽然她似乎不及我们玩开的专业,但操着校花的嘴巴感觉实在太兴奋…好,轮到你吧!」志豪边说边抽出。
「唔…呀! 呀…呀…呀唔…唔…」雪盈才抖了一口气,另一根又插进来了!
此时厅中另一角的久美子声亦愈来愈大,迪文正用手指着久美子娇嫩而湿透的,还边用专家口吻说:「久美子的真的很紧窄呀! 我只用一隻中指竟已感觉到。 我感肯定她真的一星期前真的还是。」
我边听边幻想着若有机会干这日本妹,定会为我重拾干的那种紧迫感觉。 「看我的极速打圈再将你推向高峰…」迪文说着便一口吸啜着久美子雪白的乳房,相信口中的舌头正在那粉红坚硬的乳头上极快的打圈。此刻迪文已愈来愈兴奋,那火热的已澎涨到7.5寸长。娇喘连连的久美子亦已不断涌出,迪文看来已不能亦不须再忍了。
始终久美子是家乐的老婆,迪文不其然的望一望家乐。正在舔弄着我老婆并大力的搓弄着她乳房的家乐,眼尾一望迪文便知他心意,家乐就将双手姆指与食指捋着我老婆左右两边嫣红的乳头,而其馀三隻手指则举起。 这不是一个 「OK」 手势是什么?家乐竟可不间断的玩弄我老婆而能同时回应迪文! 而迪文已得到许可证可尽情去干一干这眼前尤物了。
家乐接着便笑笑望着我说:「好朋友,你又可会介意我的老婆吗?」 其实我知他只是开玩笑般问我,亦不会等 『已晕了』的我的回覆。我亦知我断续扮晕,我老婆定必会被他们轮流。但我知此刻要阻止这三条淫兽已不可能,所以我亦只好备受良心责备的断续扮晕,心底却其实是有期待的兴奋感觉呢。
那边的迪文在得到家乐默许后,第一时间急不及待去享受久美子。迪文抬高她浑圆坚挺的,一手摸上她那已湿透的,一面用他那7.5寸长的准备进攻。就在火热的接触到她之际,久美子叫了声:「不要…」她用迷茫又渴求的神情说着。那天使般的面孔以及那白晢丰满的身躯,还有那已给脱下挂在脚跟的,褪上腰间的白色迷你裙,那几乎同色的滑熘, 一切一切叫迪文如何还有心情慢慢听她说话? 而她的说话,亦只令迪文慾火愈盛。
迪文不能忍了,一下大力抓住她, 一下从后把7.5吋长的插入她的内。「呀! 」久美子大声叫了出来。「很紧窄呀…,只插到一半…比我想像中还要紧窄呀…紧紧夹住,实在无比舒服呀…竟前进不了呀…呵…」迪文稍为退一下再向前插入,一点点插得更入和更快,久美子亦不期然发出愈来愈大声的浪叫,终于在大约30下之下,迪文的终于能完全没入他努力开垦之下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呀…嗯嗯呀…」迪文有节奏的发出久美子碰撞的声音,与久美子配合着发出娇美的声溷和在一起, 令我作为旁观者亦甚为兴奋。 迪文双手抓向她36D的乳房并将她上半身抽起两人站立起来。迪文从后侧看着她半边美丽的面孔,说:「真的像极林x欣呀! 」迪文边欣赏着她的美貌与表情,听着她美妙的声,边插边大力搓弄她的乳房,我很想很想与迪文交换位置呀!
突然我想起我老婆,她可被插入了没有?
只见我老婆已由坐在变成被按住平躺在餐檯上,从右边伏在她身上的志辉一面双手搓弄着她的双乳,一面吸吮着她嫩红的乳头。家乐则继续用舌头舔着及含啜着我老婆的阴核,雪盈的已流到桌面上。而志豪则双腿跪在我老婆的头部两侧,就像坐在她头上一样,正对着在我老婆的嘴,而我老婆竟像家乐对自己般一时用舌头舔着它,一时含啜着它! 「真的很舒服呀… 的药力似乎发挥功效了…」志豪合上双眼舒服地说。看来已失去理智的雪盈正将家乐对她做的动作反射地向志豪做了出来。
三个男人在同时蹂躏着我那高贵的校老婆上下两个洞及一双乳房,如此难得的一幕,实在很想拍下它作留念!
「将她搬到这边来。」家乐走向桌子另一边,志辉及志豪则边维持自己的动作边将雪盈移向家乐那边。此时家乐背向着我,只见他下身已对正我老婆两腿间之位置,就像干着我老婆的姿势却没有的动作。 我亦稍为向前移动一下,以便得到一个更好的观察位置,他们亦十分专注在蹂躏我老婆,所以亦没有察觉我的移动。 就在此时,我终于看到家乐的动作了。
他正以磨擦着我老婆的, 时而在她四周打圈, 时而插入半寸然后快速再抽出。他竟在吊我老婆胃口! 「快求我!」家乐以近乎命令的语气。只见我老婆仍不说一声。自当日雪盈在众人面前狠狠拒绝他的追求后,我知他一直也不甘心。今日有此机会,他竟以此愚弄她去报复。我虽然明白一切只是一个局,兴奋的感觉却盖过了应有的忿怒,此刻竟很想他快点插入。更何况,看着老婆的表情,与其说她被人淫辱,倒不如说她也在享受三个男人如此刺激的「服务」吧!
此刻志辉及志豪已伏在我老婆身上同时吸啜着雪盈的双乳,她又被家乐用它粗壮的如此挑逗着,其实早已如洪水氾滥般不断溢出。性格倔强如她经已忍耐了三人如此的玩弄达数分钟,看她表情已是极限了。娇喘着她却只是着: 「呀…呀… 不要…不…呀…不要再折腾我…」「你快说求求家乐干我这淫娃!」 「呀…呀…不要…谁人..救…救我…呀…」我便知我老婆的性格,一向高傲的她没有挣扎经已是底线,「干我这淫娃」这等说话就算她真的失去理智也是无论如何不会讲的。反而是家乐先忍不住,「不说就不说!看我狠狠的干破你这贱人!」在第十次「插入半寸」的快速时,随着我老婆「呀!」一声销魂的声下,他终于狠狠将7吋长的一插入内,直没至顶。此时我双眼已张开并呆呆的看着我老婆被人强姦。看着我美丽老婆的被插入一刻, 我心竟突然的震了一震。这感觉很複杂,却毕竟是最终还是被极度兴奋掩盖了,我竟伸手去摸着我那已胀起的裤裆。
家乐在完全插入后,却停下不动。 面色由之前狠狠插入的表情,突然双眼合着变成很享受的表情自言自语说着: 「等了这么久, 我终于干到雪盈你了… 真美妙…真美妙… 真的仍然很紧窄啊! 就像未被人开垦过一样… 你男友可真的浪费…」家乐正在惊歎我老婆那完美紧迫的,暖暖的夹着自己的阴径。
「呀…不要…嗯…走开…走开呀…」我老婆在家乐不动的时候,摇着头说不要,身体更用馀下力气慢慢扭动纤腰,想挣脱家乐已插入的… 然而,此行为却像在磨擦着家乐的,令家乐更为兴奋!
家乐张大双眼,完全误解了雪盈是在迎合他!「哈哈…哈哈! 平时出名冷傲的校花你竟.. 雪盈你竟…主动磨擦我的阴径?! 哈哈! 好呀,扭呀,扭呀,给我扭呀!」家乐大笑起来,双手捧起雪盈纤腰,发狂的大力上下摇动。没有作抽送的动作,反而同时在雪盈体内打圈搅动着! 由于已深深插入在雪盈体内,那根巨棒正东歪西扯着她的幼嫩的。「呵呵…呵呵! 很窄,很窄呀! 让我来狠狠把你撑开呀! 来吧来吧! 扭得用力些呀!」面对已像疯了般的家乐,我也真的有点害怕他撑破我老婆的呀!
那边的迪文,一边看着我老婆被家乐大力, 一边大力着家乐老婆。
「不…呀…」「啊…」此时雪盈的叫声,配合那边久美子的声,这真的是最美妙的二重唱般的绝唱。
就在此时,从后着久美子的迪文,一步一步插着久美子地走向我老婆那边,想从一个更好的角度欣赏。
「迪文,不用走得这样辛苦了! 在梳化那边等我吧!...呵…雪盈,要紧夹住我的不放呀! 哈哈!」家乐说着,就双手抱起雪盈,而志豪志辉亦大笑着,并甚有默契的分别在两边托起她,「一,二,三!」三人就像抬起一张桌子般,将我老婆搬去厅中心的梳化那边! 更令人喷血的是,全个过程家乐的仍是插在我老婆内! 雪盈全身乏力的合着眼,便任由三隻淫兽摆佈!
在到达梳化时,志豪志辉准备放下雪盈之际,家乐突然说: 「不要放下! 不要放下! 就这样给我试试凌空的滋味!」志豪志辉又大笑起来地听命,但两人又宁愿辛苦点一人一隻手托着我老婆粉背,仍不放过去用另一手搓弄我老婆的双乳。家乐则双手捉住凌空的雪盈纤腰,慢慢的抽出,再快快的插进去; 再慢慢的抽出,再快快的插入…「呀! 唔… 呀! 唔嗯… 呀!不要…呀!」我老婆随着他每一下的插入,发出一下一下的像是不情愿,又竟像是开始感到畅快的声。一边的志豪说: 「哈哈… 家乐你干得她的也反出反入啦! 我一会儿可不会输你啦」
了四十多下之后,他们大概累了,终放下我老婆在梳化上。由于梳化是背向着我,我此时已看不见我老婆,只看见家乐,志豪志辉的头。只见他们扰攘了一会,便又再各就各位,分别在三个位置鬱动着,眼睛当然都是向下望着 – 该是望着正在被他们干着的雪盈。「唔…唔…唔…」老婆消魂的声又响起了,我却看不见她是如何被三人同时干着。
迪文呢? 在梳化旁的他站在全身赤裸除白色迷你裙依然挂在腰间的久美子背后,依然从后插没在久美子内,双手抓住久美子饱满的乳房令她亦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却张开口呆呆静止着看着眼前壮观的情景。
「不用这样挤迫,我这张梳化其实是有机关的! 」家乐说着便按了一下梳化旁的按钮,梳化背竟自动放下,梳化变成了一张双人床! 而我亦终于,看到他们是如何壮观地干着我老婆了!
只见家乐正在床的一边干着我老婆幼嫩的, 在紧迫的上极快极深的一进一出。 志辉则在另一边与家乐对着干: 他在着我老婆的小嘴,像抽的一样! 「唔…唔…」怪不得我老婆只能如此叫着。而志豪则坐在他们中间,大力抓住我老婆乳房向内推,迫使两个35C坚挺的乳房夹住自己已胀得极硬的,更一抽一插的大力干着我老婆深深的乳沟! 只见我老婆乳沟已被磨得红了一片, 而且深深的印下了他们的抓痕, 皱着眉的她似乎感到有点不愿,却因口中已被塞满了志辉极粗壮的而只能继续「唔…唔…」的叫。 过了一会, 志豪放开了我老婆乳房,走到志辉身旁, 用扫着我老婆美丽的面庞。意思在说: 「是时候含我的了!」 志辉识趣地从我老婆口中抽出他的, 「呀…嗄…」我老婆如释重负的一下声,然而紧接着又再「唔…唔…」的叫了起来! 只因她的嘴又已被另一条着了。 然后, 空出来的志辉便走回志豪之前的位置,用他胀得如鸡蛋般巨大的, 磨擦着我老婆粉红色突起的乳头。
我高贵的校花老婆,竟被三人同时如此狠狠的着!
此时家乐已将的老婆双腿放在自己肩膊上, 更深入而大力的着我老婆的。家乐一面看着志辉志豪及迪文淫辱着的老婆的身体, 一面兴奋地着我老婆的,一面洋洋得意的说: 「我等了干这美女这许多年, 如今终于得尝所愿,各位兄弟待我干饱后便轮到你们了! 」
我一面看得出了神, 一面眼白白的看着我老婆被家乐毫不怜香惜玉的狠狠着。 而志豪等人已轮玩了我老婆的小嘴及双乳三个回合,家乐亦先由从正面干我老婆,再抬起她一边嫩白的美腰从侧面狠数十下,再变回从正面用力捉着她一双足踝并拉开双腿成V字的干着我老婆,此刻各人又回复一开始的位置。 家乐干至满头大汗气喘如牛,我老婆亦被干至香汗淋漓四射。
家乐突然加快了速度,更加用力的雪盈。「唔…唔…」雪盈亦显然得更大声。家乐说: 「放开…志辉放开她的嘴巴…我要听她的叫声…」志辉乖乖的从我老婆口中抽出。「唔…唔…呀! 呀! 不要! 呀! 啊呀! 啊呀!」雪盈如获释放般叫着,随着家乐愈来愈快,愈来愈大力的,雪盈亦叫得愈来愈快,得愈来愈大声。边说不要边又发出这消魂蚀骨的声,就连我亦未曾听过,却是令人无比兴奋。
「干破你! 干破你! 呀!」家乐用尽全身气力狠狠多二十多下后,全身震了一震,竟在我老婆体精了! 「呀! 不…呀!」我老婆差不多同一时间大叫一声,全身一下一下的抖震着,她竟在同一时间达到! 而细看她红红的脸上,合上眼的她竟在满足的微笑着! 她… 她忘记了她是正被姦淫吗?
「呀…太舒服了… 我先休息一下。志辉志豪,你们都等久了,轮到你们啦!」家乐亦一脸满足的说着,依依不捨地从我老婆中抽出他的,家乐的溷和着我老婆的淫汁从我老婆中流着出来。
我先休息一下? 可恶的家乐,已干到我老婆一塌煳涂,难道你还未干够,还想操我老婆操到天光? 自己操完还想让志辉志豪这两条肥蹂躏我老婆,你当我的雪盈是什么了? 其他男人还好些,他们可是又丑又猥琐的鸡虫! 我老婆可是大学校花呀,你们当她连那些低级妓女都不如吗? 我平时还会戴套,你们竟连套也不戴… 太可恶了,实在太可恶了!」我心裡在咆哮着,但依然不动,可不是因为我怕事,只是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快感叫我继续观赏。笑着走过来我们这边。
志辉志豪此时站在床边互望了一眼,禽兽般的眼神同时低头看着刚被家乐干完的雪盈,雪盈此时半开着眼在娇喘着,志豪淫笑着说:「你看我们的校花,她在看着我呀…她似乎未够饱,想我再喂饱她呀! 志辉,你最爱,校花的上面的小嘴便交给你,下面的便先让我享用吧!」志豪并没有爬上,反而捉着我老婆一对雪白的长腿,用力将她拉到自己面前! 「呀!」我老婆痛得叫了起来,更醒了几分。「你在干什么…」像是药力微微散去而拾回些少理智的老婆,双眼无力的半开,眼神一瞬间由迷煳,回复了一点倔强,却仍四肢无力反抗不了。
志豪亦不理会这么多,站在床边将雪盈白嫩嫩的大腿八字拉开:「校花校花,想不到真的有机会插入你高贵的呀!很迫呀入不了呀,等我用力一点吧!忍一忍呀,我的可是出名很粗的呀!一二…去呀!」肥肥的下身用力向前一顶,便将那比家乐还要粗并已胀得如铁棒般的巨根粗暴的插进雪盈的,直没至顶!
「呀!不要呀! 呀!」老婆似乎已半清醒了,痛苦的叫着。「嗄! 嗄! 嗄! 呵! 呵! 呵!...果然仍很幼嫩,很紧迫呀! 呵! 呵! 你男友很够才一次吗? 让我来喂饱你好吗?难得有机会干我们的校花,一定要比平常更卖力呀!很兴奋呀! 呵! 呵!...」志豪野兽般叫着,毫不怜香惜玉狠狠的抽老婆的。
另一边的志辉亦已爬上,一手将我老婆的头按向自己那丑陋得像盘着树根的,老婆想避开,却那斗得过肥胖大只的志辉? 「唔! 唔! 唔!」老婆不肯张开嘴巴,志辉也只笑吟吟的将巨大的磨擦着我老婆紧闭的双唇,他竟像在等我老婆张口的一刻! 而另一隻手亦没有空閒着,不断用手指捏弄着雪盈粉红色的乳头。
志豪见状便更加出力,将的幅度加大,将7寸长的接近完全抽出,再用力一顶完全插入,不断狠狠的,手指亦忙着挑弄着那已给得反出来的,两兄弟都在努力的要我老婆张开双唇叫出声来! 动作却是如此粗暴,就像想干爆我老婆的一样!
「唔..唔.. 唔..」半清醒的雪盈依然不肯张开嘴巴。似乎她已由之前的淫娃变回高傲的校花,但不变的是,她依然被这班禽兽蹂躏着。 而听着「扑滋! 扑滋! 扑滋!」的声音,亦知已出卖了她随着志豪每一下的弹射出来。
「唔..唔.. 唔..」雪盈可真的倔强! 要现在的她张开口,可不是像之前家乐在她受药力影响下张开口那么易!
志豪突然停下来,然后将巨根慢慢抽出,在她口打几个圈搅动了一会,「唔..唔..唔..」雪盈已如喷泉般涌出,就在这时,志豪用双手将雪盈双腿压向她双乳前,而自己肥大的身躯则同时稍为向前倾斜少许,「志辉,准备好了…」志豪淫笑着说,突然向前用力一顶,靠着这个姿势更深入地插入他那根,那种程度的插入该已顶到雪盈的子宫口!
「呀! 」雪盈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呀..唔…」志辉当然把握机会将一直在雪盈小嘴外等待的巨根一下射进小嘴内! 「哈哈! 校花小姐,现在的你是清醒的吗? 记住我那的味道呀! 哈哈! 来呀,不要将嘴巴张得太大,要含着才舒服呀!」志辉明知我老婆已不再迷迷煳煳,只是四肢乏力无法反抗,记不记得难道他那的味道可不敢肯定,但肯定记得此刻蹂躏着她的人,难道他们不怕我老婆报警吗?
不久前干完雪盈的家乐此时坐在一边,望着天花闆一角,突然开口说: 「雪盈雪盈,你可要乖乖的听话,投入一点,现在有四部摄录机影着你呀…」雪盈已经有7分清醒,听到后口中依然含着志辉的,忍着欲夺眶而出的泪水而愤怒的望向家乐。
「雪盈乖乖,我休息一会儿才再,此时你若逗不到我兄弟开心,你被我们淫辱的片段可能会公诸于世呀…」
雪盈听后身体震了一下,要知道尊严对她可是极为重要。家乐拿起一坏酒送到她面前,柔声道: 「你都口渴了,饮了它吧…」志辉当然将抽出,雪盈:「嗄呀…」鬆了一口气,但她当然不肯去饮那坏酒。「难道你想成为互联网上no.1 AV女星?」家乐笑说道,志辉志豪大笑着。
对有着强烈自尊和高傲的雪盈来说,公开今晚遭淫辱的情况绝对比死更难受。
雪盈忍着泪水,乖乖地微微张开口,家乐大笑着将酒倒入她口中。
雪盈饮完后,志豪就继续开始,但速度明显慢了很多,他正在留心雪盈的表情变化。 志辉更伏在雪盈身边,近距离看着合上眼不哼一句只偶然忍不住「唔.. 唔.. 」一两声的雪盈秀丽的脸孔。
当全场静静的留心着雪盈的反应时,等待着药力生效时,「呀.. 呀! 呀!」的声又再响起,却不是由雪盈发出,而是由另一边已被扔在同一床上的久美子被迪文干着的声!
「哈! 哈! 不要闷着的等呀,这边也很好玩呀!」已改为由正面着久美子的迪文说。
志辉将视线移离我老婆,转向看着身边另一日本美女久美子,与我老婆虽是两种类型,但相同之处是两人都是秀色可餐的极品美女。只是志辉仍不敢动手,始终久美子是家乐老婆,而家乐与我不同的是他可是今晚的主人家,而且他是完全清醒呀!
家乐大笑几声:「哈哈哈! 喂,迪文! 我只答应过让你操我老婆,其他人操雪盈,可没说其他人可加入干我老婆呀。不过,嘻嘻,既然大家今晚大家这么高兴,又是久美子21岁生日,嘻嘻,志豪志辉就不用客气,与其呆等雪盈药力发作,我就让我老婆出来给大家打发时间呀! 大家想干什么便干什么吧!」
「多谢家乐兄!」志辉一听,立即扑到久美子身边,对头靠近久美子胸前几厘米位置,看着久美子被干得前后跳动有如白雪般的巨乳。 他就是有这闢好,在尽情淫辱之前总要先视奸一番。
那边的志豪,亦边边将我老婆撞推到久美子身边,令她身体刚好与久美子成相反方向,令自己可同时享用两国绝色尤物。此时的情景绝对令人兴奋,我老婆和久美子在床上并列在一起,我老婆头侧就是正干着久美子的迪文,而久美子的头侧就是用相同姿势正干着我老婆的志豪! 两对饱满的乳房同时在弹跳着,两个美女同时着。「呀! 呀!」「唔…唔…」只是我刚饮完那坏酒的雪盈仍只作着梦呓般轻微的,而不知是清醒还是迷煳的久美子声可响遍全屋。这种一大一细的声,出来的效果简直是动听得兴奋无比!
志辉开始伏在久美子胸前疯狂吸啜她的乳头,「很饱满和鲜嫩呀…」志豪亦这边干着我老婆,那边亦用手兴奋地抓紧久美子的肉球。「呀! 呀!」久美子叫得更大声了,而迪文就更用力的。「啊!」迪文全身一震深深一下插到底后,立即将拔出,走到久美子的头旁边,将射在她清纯可人的脸上,嘴上! 「哈哈! 日本妹是要这样干的呀!」迪文边兴奋地射边说。
久美子下半身当然不会悠閒多久,志辉那不比志豪逊色的巨根已蓄势待发,就在他准备爬去之时,志豪竟将着我老婆的巨根抽出,比志辉更快的走去另一头插入久美子裡面!
「呀!」久美子又大叫一声!
「嗯…嗯…呀…」我老婆在空着的时候,小嘴微张,声慢慢加大了,就似在控诉为何志豪要离开她。四个人 – 连我在内是五个此时一起被这变化吸引了视线,更见到一个难以置信的情景: 我那高傲的老婆,此时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志豪离开后用自己的手指拨弄着自己的! 是药力又再次发挥功效吗?
志辉当然不会放过机会,走过去打开她双腿成 M 字,近距离细看雪盈自己挑弄着自己的,亦不断流出,志辉愈看愈兴奋,为免又被志豪打尖,志辉腰间一沉便将粗大可怕的一下深深的正面插入她的。「呀…」雪盈终于 『似样』的叫了出来。 「呀! 呵呵…等了一晚都是值得呀…校花校花,我想很久了!很爽,真的很爽!」继家乐,志豪后,志辉已是今晚第三个干我老婆的男人,可能愈期待便愈是兴奋,他更大力狠狠的着她紧窄的,直把她插至反了出来!
我老婆的真的有如般美丽, 粉红幼嫩的虽被志辉插至反出反入, 仍然是紧夹着他的而不留一分空间。 志辉用力搓揉着她上下跳动的巨乳, 全神贯注看着她白裡透红的肌肤,天使般的面孔,没什么可比这样干着我老婆兴奋!
「呀…嗯…」在药力的影响下我老婆娇喘连连。 志辉受到如此刺激,更用力的插雪盈一个死去活来!
突然志辉一下抽离了他的, 「呀…不要…呀!」抽离, 反身,抓住她光滑的臀部再插入,雪盈只空虚了三秒, 「啪!」一声,志辉已由正面干着的姿势变成后进狗仔式了。
「呀…从后进入更加紧迫呀…校花的臀部十分有弹性呀,家乐你一会儿定要试一试呀…」志辉在「啪! 啪! 啪!」从后着的时候,还不忘与众人分享感受。他双手用力捉着我老婆纤腰,随着每一下用力的,肥肚腩亦不断撞上雪盈那浑圆的臀部,「啪!」一声反弹回来再用力插入。 「啪! 啪! 啪!..」因为我老婆的臀部份外有弹性,这个姿势正是干得最兴奋的姿势呀!
此时志豪亦已改用同样姿势,干着久美子! 此时,我老婆与久美子就被弄至面对面被人干着!
家乐此时又走回战场中,亦又再以十足状态以90度胀大竖起了。「呀…家乐兄这么快又硬了吗? 好呀好呀,一起来干我们的校花呀… 看她的粉红色的乳头完全硬了呀…」志辉识趣地从后用一隻手托起抓着她一边乳房,另一隻手握着她的小手臂,令我老婆此刻坦荡荡面对面向着家乐,乳房还随着有节奏的上下跳动。
家乐用舌头拨开她双唇伸入她口中狂舔。一双手就在她的大上使劲搓捏,像在搓麵粉那样把她酥软的捏得变形。「雪盈雪盈,看你平时是多么的高贵冷澹,此刻却变得如此热情和呀… 机会难逢,志豪志辉迪文,你们不是外号「滚友三兄弟」吗? 该怎样我们才可以四个人同时一起淫辱我们的校花?」志辉大笑,向志豪迪文打个眼色,便放下她的小手臂,只紧抓着她坚挺的臀部狠抽勐插。
我老婆上身已无力挺起, 一下伏了在家乐胸口上。 像头饿狼的家乐却毫不怜香惜玉地一下抓住她的秀髮,便将她的头向下推, 粗黑的一下便塞进了她口内。
刚在久美子脸上完的迪文休息了只数分钟,又再带着一根涨红而极为走过来了! 反身像修理车子般,由雪盈上半身右边爬进去,在雪盈那对没有承托前后大幅弹跳着的双乳下,伸出舌头不停的舔啜着她右边乳房。
志豪又已换了姿势,变成女上男下,而他捉住久美子的纤腰,一边,一边像迪文般挪动到雪盈左乳下,张开嘴巴含着她粉红色的乳头上吸啜得雪雪声! 一边干着家乐老婆一边含啜着我老婆粉红色的乳头上,他此刻就是全场最忙碌但兴奋的一个!
此时此刻,「滚友三兄弟」及家乐真的四人同时一起玩弄着我老婆呀!
「啪! 啪! 啪!」志辉紧抓着她臀部愈插愈狠。每下都将大抽到她的口,然后一次尽根冲入,然后用力抽送,每次都一插到底。
「唔! 唔! 唔!」我老婆一头秀髮因为勐烈的摇动而散乱在秀丽的脸旁,两手紧抓着床单,含着家乐的,每当志辉一下,她就婉转娇啼,声亦愈来愈大。
「哈! 哈! 哈! 看呀,我们的校花开始在收缩, 在涌出,哈哈,她被我们合力弄至准备了! 」志辉感到我老婆要来了,一边大笑一边竟突然抽出。
家乐亦同时从她口中抽出。「干什么…不要呀…不要呀…不行..我不行…来呀…」我那已尊严尽失的老婆竟娇喘着向后望向志辉以哀求的语气求他再插进去! 平时高傲的校花竟被玩弄到要求这班禽兽!
「哈! 哈! 哈!... 志辉你很过份呀…」「哈! 哈! 校花叫你插进去呀... 」「哈! 快点呀,不要饿到她呀... 」众声淫笑着,家乐与志辉互望了一下,交替了位置。家乐还将顶在雪盈口玩弄,我老婆竟辗转着,摆动纤腰和磨擦着家乐的!
「哈! 雪盈你干什么? 这样可不行,我不想呀... 哈!」家乐说着走回志辉旁边: 「来呀!要我们便用你的嘴好好服侍我们的呀!」
经已被玩弄至慾火高涨的雪盈,竟真的伸出小小的舌头,舔着家乐及志辉紫亮亮的胀得极大的! 像是恳求着他们去插自己!「呵! 雪盈你自愿的…呵…自愿的为我们,真的更有快感呀…」家乐合上双眼说。
迪文此时亦走过来,三根一起抢着要雪盈去舔! 雪盈灵活地舔了一会,更张开口主动含着家乐的!
「呀! 我了! 我了! 呀…还会有舌头在裡面舔弄…哗…我了!」家乐大叫。 此时已由高傲变得极的雪盈放开了家乐,又轮流含迪文及志辉的。
家乐又走回雪盈高高挺起的臂部那边,再将顶在雪盈口,准备插入之际,雪盈竟自己主动地扭着纤腰,摆着丰臀来套弄他的入内,更摇动着去配合他的,还发出一些诱人的淫叫声:「啊…唔呀…不行了呀…」家乐终于成功令雪盈说出淫话!
家乐异常兴奋,疯狂一轮之后,将我老婆一下子反过身来,从正面把她两条白嫩嫩的大腿抬起来,勾在自己手臂上,然后再挤上粗腰,把大再次狠狠插进她的裡,弄得她再次淫声大作。
迪文和志豪则在轮着的小嘴。 志豪? 他不是应该在干着久美子的吗? 原来不知何时,他和志辉又换了位置,现在是志辉从后干着久美子呀…
眼前景象开始模煳,不要呀,不是到我药力发作吗… 我还要看下去呀…
「呀! 啊呀! …」「唔 …唔 …唔 …」「扑滋! 扑滋! 扑滋!...」「啪! 啪! 啪!」销魂蚀骨的声及撞击声再从耳边响起,我睡了多久了? 模煳的视线,看到久美子竟躺在我右面,「唔 …唔 …唔 …」她正含着迪文的在着,「扑滋! 扑滋! 扑滋!...」同时却被志辉着。 我的心口有些什么了? 稍为低头一看,一个熟悉的面庞就近在我眼前,散发披面的老婆给干到软弱无力地正伏在我心口上,「啪! 啪! 啪!」志豪从她后面疯狂的狠抽勐插,侧边站着的是家乐。这么近看着自己老婆被人蹂躏,就连每一下的冲击,老婆娇喘的呼吸亦感受得到,实在太令人喷血了!
「呀! 啊呀! …不要…」我老婆大声娇喘淫叫着。家乐淫邪的笑着拍一拍志豪「好了够钟,到我了,上次输给你,不过都只是九比八,我这一分钟一定会令她叫得更大声…」志豪笑着抽出,家乐立即又再插入…「呀! 啊呀! …」是呀…我老婆真的叫得更大声呀…每人一分钟吗? 好像很好玩呀… 刚从我老婆中抽出的志豪又走去那裡呀? 只见他走过来挡在我面前,背对着我骑在我心口上,接着一手抓住我老婆的秀髮,一边将自己猩臭的塞进去狠狠.. 「唔! 唔…」是顶到喉咙的声音呀… 不行了,意识又开始模煳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是呀是呀! 对不起,我现在回来了…」耳边传来老婆的声音,我头痛欲裂的醒过来,阳光从窗外照射入来,映着我老婆俏丽脱俗的脸庞。她已穿回那袭斯文的黑色连身裙,看着此时明显仔细梳洗过的她,难以想像不久前才被众人淫辱过。 难道是我自己发梦?
「…呀,雪盈…对不起,昨日我醉倒了,你们玩得高兴吗?」我当然扮作什么也不知。
「我亦醉倒了,也是刚刚才醒过来呀。快点起身,要回去了。」老婆看来很疲累的对我说。
此时我方发觉,自己是?在厅中间那张梳化床上! 就是不久前老婆被众人淫辱的那张!
「家乐他们在房中休息,叫我们自行离开。」老婆跟我说。 我稍为整顿一下,离开前还看到梳化床是湿了一,便确定之前发生绝对是真的!「想必是他们醉酒倒泻在床上吧。快点走吧。」老婆留意到我的视线面红红带着尴尬地说。
我们步出门口,竟见到之前我们搭的士前来的司机,正在的士上睡着等着我们! 「呀! 是了! 叫过他昨晚来接我们的,难道他由一直等到现在吗?」老婆不好意思的叫醒那名满面鬍鬚的司机,「不好意思,要你等这么久…」
司机悠悠醒转,见到我老婆,淫笑着笑: 「呀呀…玩完了吗…我真的很想入来一起玩呀…呀…不是不是,没有什么,好了,起程吧。」看着看着? 难道昨晚除了我,还有他作旁观者吗?
全程我老婆面红红的不发一言,反而司机一直眼甘甘淫邪地打量着她,送了她回家再送我回家。在我下车关上车门他准备开车之时,鬍鬚司机竟打开车窗淫邪地对我说: 「你老婆真的很正呀! 我都很喜欢这样一大班人集体玩,下次记住预埋我呀!哈哈哈!」

【完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