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的妻子

和夫正在经历地狱般的不眠之夜。
三个男人突然闯进来,被当头一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起来,嘴也被堵住了。
和夫的头剧烈的疼痛,他试图冷静下来判断事态。这时,耳边传来男人的笑
声,还有妻子千惠美的哀嚎和哭泣。和夫猛的想挣脱绳子,可毫无办法。直到黎
明都被那个声音折磨着,度过了地狱一般的夜晚。
突然,恍惚中的和夫听到耳边传来纷乱的脚步声。他朝那个方向看去。
「呵呵,夫人,让你见见亲爱的丈夫吧。」
清次进来了,接着……和夫猛地睁大了眼睛,愤怒的要喷出火一样,发狂的
看着被绳子绑住的千惠美,赤身被会田抱了进来。
「亲爱的……亲爱的……」
千惠美发出痛哭绝望的叫声。
「山口君,好久不见。你把我走私的秘密文件交给了部长,我是来为被解雇
的事来答谢你的。昨天晚上,我们已经向夫人好好道谢了。」
会田开心的笑着。和夫摇晃着全身,愤怒的瞪着会田。
「你太太的身体真是太棒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妙的女人,你独自占
有这个肉体,可是个罪恶的男人啊。」
会田把手神像千惠美的乳房,一边用力的搓揉,一边得意的说。
「昨夜你应该也听到了,你太太一直很兴奋的,你知道这个齿印吗?乔那家
伙好像很喜欢这个乳房,折腾了好久。」
「不,不是那样……请原谅我……」
千惠美的哭声突然大声起来。
「把这丰满的腿张开吧,哈哈哈。」
「是啊,夫人的这个太了。」
清次的手指的爬在千惠美柔嫩的双臀上。
「夫人的身体真让人受不了,完全看不出生过孩子。」
「独自占有这么好的女人,可真是小气鬼啊。从今以后,我们会让她哭个够
的。好女人就要共享啊,哈哈哈。」
「是啊,我会好好疼爱你的,让你老公放心吧。哎呀,槽糕,从今天起你的
老公就是我们三个人了啊!」
「所以原来的老公就在这里安心的休息吧。」
「夫人,还记得昨天我们做了多少次吗?告诉你那可怜的前夫吧。」
会田用手指抵住哭泣的千惠美的下巴,抬起她的头。千惠美只是激烈的摇着
头不停地哭。
「也难怪,我都不记得了,太失礼了,被干了无数次,已经数不清了哈哈哈。」
「那么,我们清理一下吧,夫人。」
清次把哭闹不止的千惠美拖出了房间。
会田靠近和夫,残忍的大笑着。
「哈哈哈,一开始没打算侵犯你的妻子的,但在调查的过程中,我看上她了。
乔那家伙一给我看照片,就觉得复仇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你的夫人,已经
逃不出我们的手了,放弃吧。」
会田清楚地看到和夫的全身因为愤怒而颤抖着。
「从现在开始,我打算把你的妻子改造成无法离开我们的身体。也就说要让
她尝尝被好几个男人同时侵犯的滋味。也就是说,要让也可以使用。」
会田得意的说个不停。
「现在清次他们应该在下面准备给你妻子灌肠。那么,从现在开始要让夫人
记住灌肠的滋味。一旦被灌肠,大多数女人都会变得听话。而且,也是为使用肛
门前作的准备。哈哈哈,放弃吧……灌肠,灌肠……」
会田嘲笑着绝望的和夫。
还不知道男人们在计划着什么可怕的事情的千惠美。还在因为被全裸的拉到
丈夫面前的羞耻而哭泣着。看着千惠美,清次哼着小曲,拿出一些器具摆在了桌
子上。
会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夫人,从现在开始,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把我们三个当做老公吧。最多也
就是受点罪。」
会田的手搭在哭哭啼啼的千惠美的肩膀上。
「那么,接下来要给夫人清洗,先让她感觉一下灌肠的滋味。」
「是啊,昨天半路就昏过去了,作为惩罚就是要被灌肠。」
清次拿着玻璃灌肠器,这时听到乔说:
「呼呼,孩子终于睡着了,真是难缠的小鬼。」
虽然口中有些不满,但是看到拿着灌肠器的清次:
「哦,灌肠啊!」
乔跳了起来。
「……要干什么……?」
千惠美一边抽泣着,听着那些不明所以的话,露出惊讶的表情。
「用100cc的灌肠器,从里打入药物!」
清次得意的解释。
「不,不,不要!」
随着痛苦的悲鸣,千惠美的脸被吓得近乎硬化。
「你是逃不掉的!」
会田和乔瞬间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千惠美,把她抬到桌子上,仰面放倒,两腿
弯曲到死死按住。把千惠美的隐秘部位全部露了出来。
「夫人,不听话的话可能会在亲爱的丈夫面前丢脸的,想在丈夫面前待
吗?」
两个男人在左右两边更加用力的分开千惠美的双腿,同时一点点的给千惠美
施加心里压力。
「别,别这样,不要在丈夫面前……」
千惠美颤抖的脸都吓白了。
「那么,乖乖的灌肠吧。」
男人们舔着嘴唇说。
「不,请不要……」
「不愿意的话,就到丈夫面前去灌肠。」
一直闭着双眼的千惠美,在绝望和恐怖的深渊里抽泣着说:
「不要在他面前……」
「好吧,那就说定了。」
千惠美好像获救一般,微微点了点头,红润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那就像刚才告诉你的那样,自己撒娇,求我们给你灌肠,如果不愿意的话,
你知道后果……」
「啊……」千惠美露出了痛苦又难为情的表情。
「嗯,我会按你们说的做……」
千惠美的心在滴血。
清次拿着吸满了100cc的灌肠器站了起来。
「夫人,开始吧。」
听到会田的声音,千惠美对自己说:「我,我快不行了……」害羞和恐惧几
乎让她晕了过去。
千惠美的脸像着了火一样羞的通红,微微颤抖的双腿,表达着千惠美心中的
羞耻和恐惧。终于,千惠美怀着从高处坠下的心情开口了。
「拜……拜托了……请给……千惠美……给我灌肠……」
这样说着,千惠美把羞红的脸扭向一边,肩膀颤抖的开始抽泣。
「这样啊,那就按夫人的要求给你灌肠吧。我从第一眼见到夫人开始,就想
着一定要给你灌肠。」
会田非常开心的说着。
虽然千惠美感到无比羞耻,但她不被允许沉默,要主动撒娇,发出声音,做
出反应。那对千惠美来说比死还难以忍受。单一想到孩子,就不允许她去死。拒
绝的话,就要被带到丈夫面前体验更加屈辱的。千惠美只有一条最残酷的路
可走。
清次拿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发着光亮的灌肠器,千惠美不自禁的睁大了眼睛:
「等……等一下……在那之前,请帮我……轻轻的揉一揉……」
千惠美尽力想逃避嘴管的侮辱。
「在撒娇吗?好吧,把尽量打开些,尽量露出来吧。」
清次命令着会田和乔。
在被男人们的手左右分开的双腿之间的密缝里,鲜红的花瓣的露了出来,
菊花蕾也在底部悄悄的绽放开来。男人们一边盯着迷人的肉缝,一边将
使劲朝两边掰,直到再也无法分开,完全暴露出来为止。
「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的,嘿嘿嘿,会把持不住的,真想快点侵
犯这里啊!」
「真是这样,美女的都这么漂亮啊,一想到这里要被灌肠就激动啊!」
「我要把手指根都捅进去搅拌!」
男人们就像戏弄老鼠的猫一样,对千惠美的百般品评。
清次吞了一口唾沫,用唾液沾湿了中指,轻轻触碰到了千惠美的口。那
一瞬间,千惠美的双臀被刺激的弹了起来,千惠美咬牙忍受着那突如其来的耻辱
感。
「啊、啊……不要……」
千惠美觉得无比丢脸。
「嗯、嗯……」
处的开始了。
清次用手指戏弄着千惠美的,爱抚的想要麻痹那似乎要将手指吞噬的括
约肌的本能的抵抗。由于对女人的特殊的兴趣,清次用娴熟的手法保持着动
作。
有时,用手指轻轻的揉着千惠美的,有时会用手指轻轻地怕打,有时会
忽然用手指戳着,然后用另一只手在千惠美的周围摩擦,翻弄着括约肌
上的皱褶。
「啊、那……那样……」
千惠美对清次手上的动作发出苦不堪言的悲鸣。
「夫人,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已经有感觉了吗?」
清次一边兴高采烈的注视着千惠美火红的脸,一边将指尖使劲往千惠美柔嫩
的里塞进去,直到连根没入。千惠美那棉花一般柔软的没有任何抵抗力
就被插入了。
「你的好柔软啊,真是出类拔萃!」
清次把手指连根没入千惠美的洞,像搅拌机一样在千惠美的里转动。
千惠美摇动着身体,似乎要把这讨厌的感觉从身体里挤出去。
清次充分的品味着千惠美的魅力。
「夫人,已经可以接受灌肠了吧。」
带着笑声的话语,把千惠美从梦境一样的感觉中拉回了现实。
「啊,已经,足够了……拜托了,灌肠……」
千惠美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
「嘿嘿,已经会说些可爱的话了。」
清次的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盛满100cc的灌肠器在清次手中闪闪发光。
「夫人,我期待看到灌肠后夫人哭泣的脸,而且,不知道身体会变成什么样
子哦。」
清次已经被千惠美的双臀彻底迷住了。
千惠美由于被羞辱的是排泄器官,比起被的时候表现出更强烈的羞耻感。
羞的通红的脸一边摇着,一边发出「不……不……」的悲鸣,痛哭起来。
「夫人,如果不想在丈夫面前受辱的话,就打起精神来吧。」
帮忙扶着灌肠器的会田笑嘻嘻的说着。
千惠美拼命想要把藏起来,却败给了会田的威胁。
「对不起……千惠美,太害羞了,已经受不了了……拜托……快点结束吧
……」
千惠美发出令男人感到无比甜美的声音。
「我教你体会灌肠的味道。」
清次仿佛胜利者在炫耀一般,冰冷的嘴管慢慢靠近了。
「啊,居然被灌肠了……嗯,嗯……」
尖锐的嘴管顶进了千惠美的身体里,千惠美感受到比被更强烈的打击。
感觉那细长的尖头像一个庞然大物一般。
「太过分了,不,不……」
清次慢慢开始压入液体。
「太太,现在感觉怎么样?我会让你好好品尝这个味道的。哈哈哈,我做梦
都是夫人美丽的脸。呵呵,真是个好女人啊,我要让你的身体永远无法忘记灌肠
的滋味。」
不管是继续注入液体的清次,还是压住身体的会田和乔,那的声音和高
高支起的裤裆,都表明了他们有多么兴奋。
清次像是在故意戏弄千惠美一样,巧妙地操作着灌肠器。把嘴管的前端在肛
门里来回搅动着,一点点的注入。
有时会突然停止注入,接着用嘴管折磨着。然后在用力按压,清次似乎
有一直让千惠美哭泣的执念。
「啊,饶了我吧,快点,快点弄完……」
生平第一次品尝到灌肠的恐怖滋味,千惠美无法形容那种混杂着恐怖和快感
的复杂感觉。嘴管的刺激,和液体一下下被注入体内的感觉,伴随着恐惧,让千
惠美的神经都开始麻木了。
「夫人,满意吗?」
清次故意摇动着灌肠器,戏弄着千惠美,使她发出含糊不清的悲鸣。一边欣
赏着千惠美哭泣的脸,一边把100cc的一滴不剩的注入到千惠美的体内。
100cc的生效很快,何况是完全没有灌肠经验的千惠美。很快就萌
生了便意。腹部发出羞耻的咕噜咕噜的声音,有生以来第一次灌肠的冲击,把本
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的千惠美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千惠美清醒了过来。
「嗯、呜呜……」
冷汗在全身赤裸的千惠美身上闪闪发光,注入的扰乱了肠道。急速上升
的便意把千惠美逼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
「绳……把绳子解开……让我去厕所……」
从注入完毕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越是忍耐,便意就越强烈。拼命勒紧
的口,揭示着千惠美有多么的痛苦。
「还不行,还有我,乔那家伙也还没有给夫人灌肠啊,接下来要花很多时间
灌肠哦!」
「是啊,再忍耐一下吧,灌肠这东西多忍一忍就好了。」
会田和乔笑嘻嘻的说道。
「哦,那样,请,请饶了我吧……」
千惠美用哀求的眼神看向会田。
「拜托,请放过我,不要再灌了……」
「只是清次一个人的话,不公平啊,所以,要三个人都对夫人灌肠才行。」
会田从清次手中接过吸满的灌肠器。
「不,不,求求你们……」
千惠美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100cc的就已经尝到无比羞耻的滋味,便意已经快要逼近极限了。
现在还要再经受两次100cc灌肠的折磨。
「不行啊,我们要彻底的惩罚一下夫人。这么好的,只是这种程度的灌
肠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会田凝视着已经渗出灌肠液的千惠美湿哒哒的,嘴管轻轻的戳了进去。
「你们,是禽兽……」
千惠美哭喊着,扭动着腰。
「夫人,这是第二次灌肠。」
会田的手按下针筒,立刻开始了注入。随着的再次注入,千惠美双臂柔
然的肌肉开始僵硬了。
「不、不、不……」
一边哭喊着,千惠美再次经历一遍灌肠的折磨。会田一下子把全部推了
进去。
接着,乔开始了第三次灌肠。
「啊,太过分了,你们,是禽兽吗……」
千惠美紧皱眉头,颤抖着嘴唇,哀叫了一声。
终于注入完300cc的嘴管从千惠美的体内拔了出来。乔用手指揉着,在
的功效下,便意已经达到了极限。千惠美痛苦的努力收拢被管嘴侵犯的。
「让我……让我去厕所……」
千惠美失神的叫到。
「好了,夫人,用这个东西吧。」
会田拿出孩子用的便盆。
「不要,不要……那个……」
千惠美惊慌失措的叫着,已经的走投无路了。
「啊,受不了了,让我去厕所……」
「夫人,我们要侵犯你的,知道吗?前面和后面,我们要完全的征服夫
人,明白吗?」
「啊,已经不行了,快让我去厕所……」
在眼看就要冒出来的便意中,千惠美被的恐怖突然涌上心头,但是,
她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了。
「怎……怎么办……快点,快点……」
面临崩溃的边缘,千惠美咬紧了牙关。
「所以,愿意让我们抱着夫人的,前后一起迎接两个人的吗?」
会田问道。
「我可以让你上个厕所,但如果你不愿意,就用这个便盆吧。夫人,由你来
决定。」
千惠美脑子里只想赶快脱离这种痛苦。
「啊,求求你,让我去厕所……」
「你选哪一个,夫人?」
「嗯,愿意被抱着……去厕所……」
「让我们使用你的吗?」
清次故意的问。
「是,使用……去厕所……」
即使想向厕所跑去,可现在连站起来的时间都没有了。
「夫人,如果你来不及的话,就在这里吧。」
「啊……啊……」
清次等人把千惠美拉到跟前,便盆紧贴在了丰满的双臀上。当便盆触碰到屁
股的肌肤上的时候,一下子就爆发了。
「不要看……不要看……」
哭喊着的千惠美的声音暗示着她接下来悲惨的命运。已经无法遏制的命运,
激烈的便盆底部的声响中,男人们的笑声在空中回荡着。
「这样一来,夫人就属于我们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