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地老公

今天下午老公拿著几包东西回家,原来他买了一部手提电脑,又买了网络摄 影机与麦克风。因为他自觉自从要留要在工作后,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变得少 了,所以打算在电脑安装网络摄影机,而他就带手提电脑回宿舍。这样,我们每 晚都可以透过萤光幕见面。

我当然很高兴老公可以这么细心,和这么掛念我。不过他真的要多多学习电 脑知识,因为他在书房忙了大半个下午都未能弄好。我见他那个气馁的样子就觉 好笑,於是我决定为他打打气。

我入书房后从后抱著老公的腰,將乳房紧贴在他的背上:「老公,还未弄好 吗?」

「不知为什么,就是开不动那个镜头。」

我从后將他的头埋入我的乳沟,让一双乳房隔著t恤紧紧的夹著他的头,而 双手就从宽鬆的袖口伸入他的衣服內抚摸著他的胸腔。

「老婆,不要玩,我现在很忙。」

「你忙你的吧,不用理会我。」我一手继续抚摸著他的胸腔,我把右手抽出 来,慢慢向下伸进他的短裤中,隔著內裤抚弄老公的。不消一会,老公的阴 茎就胀起来了。

「老婆,你这样弄,叫我怎么继续?」老公停止手上的工作,边说边闭著眼 享受著。

「老公,你弄了一整个下午,不如休息一会,让我替你一下。」我的手 从內裤的底部伸进去,轻轻抓著他的,一边用指尖轻扫那里的每一寸肌肤, 又把那两颗凉凉的肉球包在掌心轻握。

「老婆,不是应该按肩膊吗?你是不是弄错了?」

「没有错,我正在会令你最舒服的地方,不是吗?」

「妳对,妳对,这里比肩膊舒服多了。」老公说。

我示意老公站起身,跟著把他的短裤拉下,看见一条巨物把內裤撑起一个小 帐蓬。我急不及待把他的內裤也脱下来,一条硬硬的肉柱就出现在眼前。我跪在 地上,先用舌尖舔他的,又將两颗肉球轻轻含在口中。之后我把舌尖向上绕 著柱身四週游走,到快要到达柱顶的时候,我又退回到。

如是数次之后,老公忍不住说:「你这样我很难受哦!现在痒痒的,快 些替我舔舔那里。」

我將舌尖从下沿著肉柱向上一挑,又刚刚碰不到他的。我怕他强来,於 是用手抓著他的底部,跟著將口慢慢移向他的。到快要碰到的时候,我 停下来,跟著用口轻轻向已经暴涨的吹气。

「噢!很痒哦!你再这般作弄我,看我接著如何对付你!」老公双手按著我 的头,跟著熊腰向前一顶。幸好我早已料到他会这么做,所以被我侧头避过了。

「你再这般使坏,我就不理你了,你自己继续安装你的电脑吧!」我说。

「不要,不要,我放手了,我放手了,我可爱的老婆,快快再来。」男人就 是如此,性慾一来,真是你要他去东就去东,要他去西就去西。

我抓著老公的,慢慢上下套弄。我特意只套弄柱身,不去碰他的, 只是偶尔向他的吹吹气,把他弄得不上不下。看著他又舒服、又辛苦的样子 真的很可笑。

这样逗了他一会之后,我就开始用手套弄他整根肉柱,原本已经胀大的 在我手中变得更大,而且越来越热。我用舌尖先在马眼上面打圈,跟著绕著 舔弄,把整个弄得湿湿的,分不清那些是我的唾液还是从马眼流出的黏液。

老公再次按著我的头,將我轻轻拉向他的,我知他现在需要一个温暖的 地方包裹著已经胀到顶点的。

我张口含著他的,用舌头绕著它四週打圈,用力吸吮几下之后,我就將 头前移,將老公的一寸一寸地塞入口中,直至整个口满满的,再不能寸进为 止。我含著老公的,紧紧吸吮著它,用整个口不断挤压它。

「噢!妳的口很暖,而且吸得我很舒服……」我斜斜的向上望,不过老公仰 著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不用看都知他现在一定舒服得要死。

我的头慢慢地前后移动,老公的在我的口中不断吞吐,我用牙齿、嘴 唇不断轻刮老公的,每当刮到他最敏感的时,老公都禁不住轻轻一 声。我时而改用舌头挑逗,时而用嘴唇吸吮,又用牙轻轻咬它,也没有忘记在肉 柱底的一双小肉球,所以我不时都会用舌尖舔弄它,又用手轻扫他的。

「呀~~好舒服!好舒服呀!老婆……」在我嘴和舌头的努力下,我感觉到 老公快要了,於是我集中套弄他的,我的头前后不停移动,而且越来越 快。到后来老公是抓著我的头,將我的口当作干起来。

他粗鲁的举动弄得我很不舒服,而且他整个人撞上来更令我的牙隱隱作痛, 於是我在他不为意时,將他的整根吐了出来。

「你弄得人家很痛,我不干了!」我抱怨著说。

「我快,你行行好,帮我弄出来好吗?」老公一面无奈。

「不要,你自己打枪罢!」我转身背著他,双手绕在胸前,装出很怒恼的样 子。

老公从后抱著我,將顶著我的股沟不断磨擦:「对不起,老婆,我以后 不会再弄痛妳了。」

「你放开我,我不要!」

他双手从后隔著t恤抓著我的乳房,用口含著我的耳垂,又用舌头钻进我的 耳內。我从他的怀抱中爭脱出来:「我都说不要,你自己打枪吧!」

他看穿我其实只是口中说不要,否则我一早已经跑回睡房了。所以他再靠上 来,双手抱著我的腰,將整个身躯贴上来:「老婆,我刚才是太粗鲁了。」他將 头从后伸前来,深深吻了我的嘴。

他一边吻著我,双手在胸前放肆了一会之后,就將左手进內裤之中,直接爱 抚我的:「妳这里原来已经这么湿了!」

我上下两个最敏感的部位都在他的手中,口又被他的嘴吸著,我们的舌头也 正在互相缠绕。我闭上双眼享受著老公的热吻和爱抚,一手伸向后绕著他的颈, 另一只手就抓著他的,轻轻套弄它。

我感觉到搓揉著我乳房的手离开了,跟著眼前一亮,原来老公伸手將眼前的 窗帘拉开。

「老公,你干什么?快把窗帘拉上!这样会给人看见。」我伸手欲把窗帘拉 上,但老公拉著窗帘不放。

「怎会有人看见呢?对面的大厦离我们这么远,不会有人看见的。」

「这不是有没有人看见的问题,就算没有人看见都要把窗帘关上,否则我就 走。」我说。

「哪到妳说走便走!」老公將我向后拉,令我抓不到窗帘,而且为了击溃我 的反抗,他將手指插入我那个已经泛滥的,一边,一边用指头挖阴 道壁。我想夹紧双脚阻止老公的挑逗,但现在整个人软软的,夹紧的双脚在他眼 中变成半推半就,反而激起他的性趣。

「不要……这样,若给……给人看见,怎……么办?」我苦苦哀求著。

「不用怕,哪会有人这么空閒,看別人在家中干什么?而且妳是穿著衣服, 我好想在窗前用手把妳带上仙境。」

我想想又觉得对,现在就算让人看见,都只是看到一个男从后抱著个女子, 而且未必看得见有一只手伸进我的裤內。

「唉!你们这些男人,就是爱这样。」

「什么!我们这些男人?」老公瞪著眼看著我。

一时说漏了嘴,我慌忙说:「住在隔邻的黄太太对我说,他先生也有这个癖 好。」

「原来如此,妳刚才把我嚇坏了。原来黄先生也有这个兴趣!」他的手又开 始在作怪了。

他再次把手伸进衣服之中,上下其手抚摸著我每一个敏感带。我们已经移到 窗前,我一手抓著窗框,一手伸后套弄他的。双眼望著街上一个个变成小黑 点的人头,又不时留意著对面大厦是否有人看到。每当被他的手指弄得舒服无比 时,我又会闭上眼,仰著头轻声。

老公突然拉下我的短裤,「不要……脱我的內裤,我……不想被……被人看 见。」我拼命拉著自己的內裤。

「不用担心,没有人会看见的。放鬆一点,放鬆一点……」

我软弱无力的手根本阻止不了老公拉下我的內裤,的终於暴露在窗 前,我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微风从窗外吹进內,轻轻穿过,滑过。

到底是是心里那股又兴奋又怕的心情?还是冷风的剌激?令在中大 量分泌。

中的手指拉了出来,一阵空虚感从传遍全身。幸好急不及待的老公 已经把我的右脚抬起,放在一张椅子,跟著他的肉柱从下向上顶在我的上, 在那里沾了点后就向內挺进。

可能这个姿势有点怪,老公得不是很快,但每一下都没有马虎,每一下 的幅度都很大,由口直插入花心,又由花心抽到快要掉出来。老公那双不安 份的手开始抚摸著我的腰肢,又慢慢向上移,不过这次他不是伸手进t恤內,而 是推高我的t恤。

他不断上上落落来来回回地抚摸我,而每一次都將我的t恤推得比上一次更 高……慢慢地,他的手已经接触到乳房底部,我知道再不阻止他,他一定会继续 向上推,把我的乳房展露在窗前。

我捉著他的手说:「不要再拉高我的衣服。」

他没有回应我,只是將手停留在乳房底部,又用虎口位轻轻逗我的乳房,弄 得我的乳房上下跳动,又把指头伸进来扫我的乳尖。一会之后,他把整只手掌伸 上来包裹著我的乳房和乳尖,手掌与手指不停和搓弄我的乳房,然后用手腕 推高我的t恤。

如果此时有人在窗外,就会看到一个女仕站在窗前,一脚著地,一脚抬高踏 著一张椅子,由於臀部微微向后翘起,所以只看到她的下身有少许黑影,雪白色 的双腿间有一条黑黑的肉柱在上下抽动,她的腰肢配合每一下插动而轻轻微扭。

女仕好像穿著一件衣服,不过已经被推高到胸口,有一对不知趣的手就在胸 口挡著美好的风光。

我伸手將t恤拉下来盖著他搓弄我乳房的手,可能他不满我如此做,於是就 突然用力抓著我的乳房,然后他的就急速向我的蜜穴,弄得我禁不住 大声起来:「呀……呀……呀……呀……救命……」

开始时真的有些抵受不住他的猛烈,且有少少痛楚。但很快就適应了, 而且快感越来越强烈,「呀……呀……老公,快……我……快到了……」不知是 否第一次在窗前,使我今天特別敏感。

可是,当快来到的时侯,老公停止抽动,將停在的入口处。一 阵强烈的空虚感传遍全身,我想將身体向下坐,好让老公的可以再次填满 我的身体。但我向下坐的同时,老公一边抓著我的臀,一边將身体下移,使我不 能得逞。

「老公,不要停,我要……」我说。老公慢慢將插进来,但顶到花心后 又停下来。

「老公,不要再玩了,快……快来干我……」老公慢慢將抽出,都快要 整根拔出来时,又停下来。

「你为什么停下来?我……要你的小宝贝。」老公再次插进来,他今次 没有再停下来,不过他插得很慢很慢。

「老公,求求你,快些狠狠干我!你现在这样令我不上不下,很辛苦哦!」

我说。

「妳这么不听话,而且刚才又作弄我,我当然要惩罚妳。如果要我加速,妳 就好好听我的话。」老公说。

「好好,我听话,你要我干什么,我都听妳话。」

「真的吗?这样妳將自己t恤拉高,我要妳整个乳房都露出来。」老公说。

露出下身我已经觉得很羞耻,但范围不算很大,对面大厦的人不容易察觉; 如果要我拉高t恤,整个雪白的躯体就会暴露出来,我很怕被人发现。

老公见我犹疑不决,便说:「妳若果不听话,我亦不会听妳的话。不用怕, 不会有人看见的。」他一下一下地慢慢著,双手捉著我的手放在衣服下襬: 「拿著它!」

我好像被催眠一样,真的拿著t恤,跟著他將我的手向上抬起。

当双手到达乳房下沿时,他放开了捉著我的手,对我说:「妳自己把t恤拉 起。」

老公现在插得不快不慢,弄得我心痒痒的。我真的需要他强而有力的, 但要这样,老公就要我在窗前服,而且要冒著被人看见的危险。我到底要怎 么办?

老公见我犹豫不决,於是加紧挑逗,他先將手移向我的,一手將我的阴 唇向两旁拨开,露出上方的小豆豆,跟著用另一只手在上面轻轻打转。

我实在忍不住了,这样不上不下的感觉太累人,不如乖乖听话,快快解决, 总比在这里拖下去好,拖得越久,越容易给人发现。於是我鼓起勇气,將t恤拉 高,把一双乳房展露出来。

「乖宝宝。」老公称讚我一句之后,就將我的t恤脱下来,將我双手放在窗 框上,然后抓著我的腰慢慢加速起来。

老公好像疯狂似的,越干越快、越干越大力,又不断说淫话:「老婆,看妳 这个,光脱脱站在窗前给男人干著。妳知不知对面很多男人正在看著妳?看 著妳的乳房前前后后拋动,看著妳这副正在发情的面孔……」

「老婆,快快爱抚自己的乳房……对!是这样……快捻弄自己的乳尖……想 著对面有人正看著妳……」

我依照老公的指示玩弄著自己的乳房,当老公要我幻想著有人正在看我们做 爱的时候,我真的跟著老公的淫念而幻想起来,內心突然有种难以形容的快感, 不其然地大量涌了出来。

一会之后,老公很粗暴地將我推向窗户,整个身体贴著眼前的玻璃,一双乳 房被压得扁扁的,而他就不断从后快速抽。

「老公,老公,对面大厦……有人……在看著……我们……哦……呀……」

我发现其中一个单位有位男子站在窗前,他的手伸进裤中不停抽动,一看便 知他正在。我想伸手遮著自己的乳房,不过整个人被压得动弹不得。

「其实他一早便看见了,这么远,他不会看见妳容貌的,我们今天就当作做 善事,让他看看罢!」老公居然不介意我的身体给外人看见,而且还在这人面前 表演春宫戏。

「快……放开……我……呀……呀……快……不行……我……不……好……

舒服……快……快些……」我开始变得语无伦次。

老公见我想反抗,於是加快著,又伸手搓揉我的,好让我被性慾冲 昏头脑。我被老公弄得兴奋无比,但每一次看见对面的男人,我又觉得很羞耻, 我只好低下头,让髮丝盖著自己的样貌,好让他看不清我的样子。

「老婆,妳看看,对面的男子正在看著妳的躯体,他是否正在想,你这 个淫妇在窗前脱得光光的,一定是到处勾搭男人的淫娃,正在妳身后干著妳的可 能就是妳的左邻右里。」

「或者他正在想,下一次干著妳的一定是他自己。他用粗壮的操著妳这 个湿滑的,他的手搓著妳的巨乳,妳的身体在他的怀內扭动,妳的沾湿 了他的……」老公插著、说著。

我居然偷偷从髮丝间看著那男子,跟隨老公的淫话,幻想著与这个陌生男子 交合著,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娃。

突然我又想起了隔邻的黄先生,想起黄先生的在我眼前著黄太太的 ,想起那天他那个大顶著我的情形,不知……不知道被他干著会否 很舒服?

「呀……呀……呀……快……要……泄身……了……」我已顾不得眼前的男 子,亦没有理会左邻右里有没有人听到我的声,我忘情地大叫,將双腿尽量 打开,好让老公可以更顺畅地进出我的蜜穴。

「我要……我要泄身了!」我身体不断抽搐,变成一个搾的机器, 不断收缩压搾著老公的。老公再多二、三十下之后就到达,將 射向我的子宫口。

完事之后,老公依然从后抱著我,抚摸著我的乳房,將它当作两团麵粉般搓 弄,又轻吻我的颈。

「老公,不要再摸了,我很累,快让我穿回衣服。」

「等多一会,他也快射了。」

我看见那男人不知何时弄来了一副望远镜,正向我望过来,那……那他刚才 已经把我的身体看得一清二楚!

为了他快些完结,我主动伸手將拨开,让中的流出来,我把手 指沾满了一些,跟著放在口中吸吮,就好像正在吸弄一条佈满的。

「为什么现在这么主动?」老公说。

「既然已经被看光了,不如快些助他完事,否则我怕又被人看见。」我说。

我的表演果然有效,不消一分钟,已经见那男人全身抽搐。之后我亦倦极, 就这样光脱脱的躺在地上休息。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