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套套

我人生第一次在网上跟陌生女人约会,发生在我们学校的机房里。当年OICQ盛行的时候,我的好友栏里经常有很多陌生人,因为当时我们玩QQ一般都是不需要验证就可以加的。我当时随便打开了一个女人的头像,然后发了一个视频请求过去,几秒钟后,那边竟然露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像。从镜头里看去,她非常美,美到让我心跳加速,如坐针毡。我渴望可以飞到她身边,跟她共度良宵。让我更意料不到的是,仅仅聊了一个下午,她就要请我去她家里玩耍。如果放在今天,我可以断定这是一位性工作者,但那时的北京,尚未兴起,楼凤都还在上学,天上人间刚开业不久,本科还都只为军级以上干部服务; 清纯如我,就这样毅然踏上了人生第一次寻欢之旅。

这个女人住在一个年代久远的老北京筒子楼里,我拐弯抹角,半天才找到她的住所。敲了半天后,她才给我开门。我走进屋里,警惕地审视周围环境,做好随时鼠窜的准备。她长得很漂亮,有点像张柏芝。我心跳加速,不知所措。她对我宛然一笑,就像一位看透小男孩心思的大姐姐,让我汗毛竖立。我僵硬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嫖客,等待着民警的到来。片刻后, 她用言语打破沉默,说道:你看上去挺年轻的,听说还搞乐队。我说:瞎玩而已,不过我们马上就要参加北京高校的一个音乐节,到时候你可以过来听听。她说:算了吧,我可没那闲功夫,姐姐可没你们大学生那么闲。 我说:那我送你一张我们乐队录制的CD吧,就当我给你的礼物。她说:好吧,明天正好也是我生日,就当是生日礼物了。

我们一边听CD一边聊天,每当听到新的歌曲,她总会报以惊讶加掌声。 她说我写的歌很好听,我自豪的说我还签了唱片公司,很多歌手都有唱我的歌。 她说今天算是遇到才子了,冰箱里有啤酒,我们一起喝个痛快吧。我自觉酒量对付女人应该没有问题,便豪爽地跟她畅饮。几瓶啤酒下肚,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醉意盎然。我知道这是她在给我的机会。于是我把她抱到了卧室的床上,吻她。她的嘴里有很浓的烟味,而且抽的是跟我宿舍哥们抽的同款骆驼。 我是第一次亲吻这种口腔,闭上眼,感觉就像在亲吻寝室那哥们。于是我赶忙睁眼,用美丽的视觉冲淡我内心的呕吐感。

我正准备长驱直入,她突然一把推开我,起身说:等等,我去拿个。我当时有些懵:由于我跟忱忱从来没用过,因此这个事物对我来说有些陌生。之所以从未让忱忱怀孕,是因为我每次体外射出时间把握得近乎完美,以至于女友送给我“外射小王子”的外号。当然,我本人并非无知到没见过安全套的程度,但我从看见这个橡胶材料构成的瘪气球时本能地就产生心里排斥。这种先入为主的心理暗示导致我至今只要带了套子几乎没有办法正常行事,这或许也是一个被女友在床上宠坏的男生的悲哀。

我勉强答应了她的要求,然而当我撕开封皮,把套拿到手里一瞬间,就立刻傻了:我不知道该从哪边卷进,又该从哪一头套入。在我后来的人生中,关于安全套两边该套哪头的纠结一直伴随着我,以至于我只要脑中一想这个问题就立刻。面对我的困惑,这位姐姐很细心地帮助我撕开封袋,拿出来,小心翼翼地将正确的那头对准我的那里。刚刚戴上,我感觉自己就软了一半,但由于开始坚挺地比较充分,表面上看上去并没有明显变化。她敞开腿暗示我速度进入。接下来的事情都还算顺利,插了半天之后,她看上去很满足。然而完事后发生了一件让我始料不及的事情:当我拔出自己的丁丁后来,低头发现套套不见了。

开始我想隐藏这个尴尬,但是她很快就发现了端倪,责令我立刻找到那个“消失的套套”。我抓耳挠腮,心急火燎,怕她愈发责备,但结果事与愿违,翻遍了整张床,连套套的影子都没有。正当我心中琢磨着如何向她道歉之时,她突然说了句“等等”,然后半蹲下来,用手指扣向自己的洞洞里,寻觅了半天,掏出了那个失而复得的套套。原来方才她将套套交给我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将套套带反,然后由于活塞运动过于猛烈,套套反向作用力下留在了她的体内。

发生了这种事情,尴尬的情绪在我们相处过程中蔓延。我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再面对她那张美丽的脸。于是在度过了一个难熬的无性之夜后,我在次日清晨从她家抱头鼠窜,逃之夭夭。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天我从她家离开后乘坐公交车的一路景色,那时北京的公交还是那种老式的铰链式长体身,我坐在窗前,眺望着清晨雾蒙蒙的大栅栏,前门,德胜门,觉得自己仿佛从另一个世界走了出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