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师兄玩弄的小芳



小芳生了孩子之后,身材无法避免的胖了起来,但经过了坐月到现在差不多半年时间努力修身,基本上算是恢复了曲线,柳腰虽然不像怀孕前娇俏,但乳房却整整大了两个码,可算是有一失亦有一得。
小芳仍在放产假,但丈夫因工作时间长,经常不在家,幸好宝宝有祖父母帮忙照顾,不用上班的日子倒轻松自由,反而是在家憋久了便开始觉得生活太平静无聊,终于有一天便找了一个以前的女同学出去逛街了。
谁知大家刚见面,旧同学的男友一个电话便把她叫走了,留下小芳一个站在街头。小芳正不知该做什幺,突然手中电话亦响起来。
「喂!小芳,你在兰桂坊做什幺呀?」一个很久没有听过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咦,是师兄吗?你怎幺知道我在哪里的?」小芳问。
「啊,刚刚车子经过见到你一个人嘛!打算去那里?」师兄说。
「本来约了人见面,但给放鸽子了,正想回家罗!」小芳随口说。
「反正出来了就别回家吧,我也是一个人,等我驾车过来接你去喝酒吧!」师兄立即说。
「不用了……」小芳不想答应,因这师兄是以前中学时的学长,以前也曾想追求她,但小芳觉得他看自己的眼光总是色色的,而且听到他的声誉很差,便没有接受他的追求。谁知小芳连拒绝的话都未说完,师兄的车已经出现在她面前,而师兄亦马上跳下来开门给她。
「快点,这里不准停车!」小芳仍未反应得来,便给师兄推了上车。
「咦?小芳,这幺久没见,怎幺上面大了这幺多?是不是走了去隆胸?」师兄一见面便注意到小芳胸前,嘻皮笑脸的在说。
「别乱说!人家刚有了孩子,喂人奶乳房涨了一点吧了。」小芳已为人妇,自然不再像以前的怕羞不敢谈这些,不但和师兄争辩起来,还用劲地在他手臂打了一下。
师兄想不到小芳已结婚产子,难怪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看她着挺挺的,心中想的可是怎样才能一亲香泽。
「啊,原来小芳已有丈夫孩子,怪不得(双乳)看来大了、成熟了。」师兄暧昧的笑着说,心里在盘算要是给她那双豪乳夹着,可真了。
单纯的小芳听不出师兄语带双关的说话,只是在车中一问一答的和他闲话家常。毕竟以前是同学,到泊好车在酒吧坐好,两人早已谈得十分熟稔了。
师兄为小芳叫了容易入口的甜酒,跟着便天南地北的跟小芳胡诌,口甜舌滑的他逗得小芳十分开心,毕竟她丈夫是比较闷的人,不喜欢吵闹应酬,反而小芳在婚前很喜欢热热闹闹的一大帮人游玩,这下子倒像是一下子回到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两人边谈边喝,不知不觉已谈了两个多小时,师兄的口不停地说,酒也不停地灌,小芳也不清楚到底喝了多少杯,只知整个人越来越迷糊。
师兄见小芳眼神开始迷朦了,便从和她对坐改为坐到她身边,双手亦开始不安份,先是试探性的拥住她的肩膀,见小芳没有反抗,便大胆地隔着衣服按上了她的乳房。
「嘻……你规矩一点,别以为我醉了便欺负人啊!我未醉,再喝……」小芳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她的乳房,本能的发出,但是当一个人说自己没醉时就是醉倒的时候了。
小芳以前酒量都算不错,但没有出来玩多年,平日又不会无故在家喝酒,酒量自然是退步了也不知。加上有心人装无心人,师兄不但灌她喝了不少酒,更在她喝得开始迷糊畤不停把烈酒和啤酒交替给她喝,两种酒混起来,就是再能喝也免不了会挂掉。
小芳说完再喝一杯,便昏倒在师兄身上,而师兄的手亦从她上衣领口伸了进去,拨开乳罩在她的乳房揉捏起来,手指还不时在她乳头上打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小芳觉得自己给人抱起放在床上,以为回到家中,便什幺也不管,和衣躺在床就睡了,却想不到是师兄见她醉倒便把她带到时租酒店,正慢慢地逐步她的衣服。小芳喝了酒的身体本是热烫烫的,这样给房中冷气一吹,马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胸前一双乳头亦马上硬得凸了起来。
「噢!好冻……」小芳本能的低吟了一声,人也醒了一点,偷偷的张开眼,朦胧中见到师兄抱着自己睡在身旁,吓得她不知如何是好,为免尴尬,便马上闭上双眼装睡。在酒精的影响下,小芳觉得有一份想给人揽抱的渴求,便放软身体享受这给人拥抱呵护的幸福感觉,心想只要他一过份便装作刚醒来推开他,但这一迟疑,便使她走进了出轨的深渊了。
师兄花了这幺多工夫灌醉小芳,又怎会只是想揽揽抱抱?他右手抱着醉得混身无力的小芳,左手正熟练地脱她衬衫的钮扣,待他脱掉她的上衣之后,便扯掉乳罩,一双大手攀上了她的乳房揉捏起来。
小芳本想马上推拒,现在敏感带这样给师兄玩弄,全身立即软了,更不敢睁开眼了。师兄见她没有反应,胆子也更大了,他俯身吻向小芳的乳头,暖暖的鼻息打在她的胸膛上,弄得她痒痒的,要不是怕羞装睡,早便捉住他的手去摸自己了。
小芳结婚以后从来没有其他男人,这一下子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心情又紧张又期待,心房跳得奇快,就像是要从胸膛跑出来。反而师兄却毫不急躁,在小芳的双乳上搓玩够了,才伸到她的臀部,把她的轻轻地拉下去,一直褪到脚跟才放手。
师兄双手在小芳的大腿间来回抚摸,但又不直接侵犯那最隐秘的地方,弄得小芳牙痒痒的,下面湿了一!师兄见她动情了,便用手指从小芳阴部缝隙间抹上她的爱液作润滑,然后探到她的阴核缓缓地揉动拨弄,小芳马上感到一阵快感像电击般从腿间散向全身,就这样爽到了一次。
「好湿!毕竟是成熟的人妻,醉死了还这幺容易,等一会可乐死了。」师兄想着,他的手仍按住小芳的,用充满兽慾的眼神看这猎物。其实小芳也不算是什幺的女人,只是丈夫自产子到今一直没碰过她,受到刺激才这幺易湿,加上酒精令她神智不清,才不知羞耻的任由丈夫以外的男人玩弄。
在畅美的感觉慢慢平静下来时,小芳觉得师兄的手离开了。她正奇怪他去了哪里,便觉得一个的男人压了在身上,用挺硬的在她腿间磨蹭着。
「不好,他想要干我了……」想到真的要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进入了,小芳心里忽然感觉好害怕,知道再不可装睡了。
小芳正打算用尽气力把身上的男人推开,但师兄突然趴了在她身上,用口轻咬着她胸前凸起的乳头,一阵酥麻便从胸前两点传遍全身。「啊……天啊!」小芳微微颤抖着,乳头一向是她的弱点,给人一碰便没有能力反抗了。
小芳上面受到攻击,下面却同时感到师兄的在她口磨着,那似有似无的碰触,把小芳弄得意乱情迷,她知道自己湿湿的正等待盼望着师兄从口插进来。
「我要进来了。」师兄在小芳耳边轻声的说,然后便用手扶正往她的刺了进去。
在师兄挺进的一瞬,小芳清楚地感觉到被一股力量突破了,要不是双手拼命抓着身边的床单,她早已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了。
「完了!没有了!」小芳体内插着一根不属于自己丈夫的,心里感觉到一股伤心绝望,因为她知道以后在丈夫面前再也不一样了。
「感觉怎幺样?」师兄在小芳耳边他呢喃着。
小芳整个脸羞红了不作声,虽然是失身了,但总希望保存一点尊严。反正装睡了这幺久,再装下去也变成理所当然了
师兄见小芳像是仍醉得不省人事,便自顾自地在她身上发泄了。小芳觉得一根陌生的在她进进出出着,那一直在中磨,还不时压在阴核上,阵阵快感像涟漪一样向四肢散开,不用多久便全身一麻爽到了一次。
师兄粗黑的不停地在小芳泛着白沫的出出入入,小芳双手再次抓紧床单,咬着嘴唇忍着不出声,但最终身体仍不受控制的曲了起来,把臀部抬高迎上了师兄的,把它深深的埋入爱穴中。
一股无力感随即在小芳的小腹升了起来,不断地扩散到全身,接着便是一阵晕眩,整个人一下空了起来,竟又爽到了一次。
「啊哟!」小芳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在时不作任何反应可不容易。
师兄感到小芳有反应了,便用双手撑在床上加快速度抽送起来。小芳侧过头微微张开眼,见到师兄粗犷的在自己腿间急速的进出,也不知道是该感到羞愧还是兴奋,只有张大双腿尽量迎合。
师兄见到,便扛起小芳双脚放到肩上,双手扶着她的把她娇小的身躯抬起挂到身上,重新开始抽送起来。
「噢!好入啊!啊唷!」小芳可从来未试过这样给深深插入,子宫颈给师兄的狠狠地撞击,进出时不停扯动大小带动,快感像山洪暴发,一浪接一浪的袭来,不消片刻又全身痉挛,达到一个。
师兄感觉到小芳的不断在抽搐,知道她又爽到了,便把扶着小芳的手配合他的急速推动。师兄狂抽几十下,小芳便听到师兄口中发出一声闷响,突然停了下来,下身紧紧贴着她的,把深深埋进她的蜜穴之中,一跳一跳的,把一股滚烫的热流便灌入她的子宫中。
「噢!别射进去啊!」小芳在生完孩子后因喂人奶,所以没有吃避孕药,这一下子感觉到师兄在自己身体里射了精,才醒觉他没有戴套,但早已注满了她的,除了希望不会怀孕之外亦毫无办法了。
在连番之后,小芳无力地躺在床上,由得师兄压在她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直到原来胀得粗大的逐渐软下来退了出去,师兄才起来沐浴穿回衣服。
小芳心情十分复杂,因为是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男人侵入了身体,还被了。乘师兄不在,连澡都没洗便连忙穿回衣服离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